掙扎的慾望7

小说名:现代美女 时间:2019-7-17 / 15:59:52 作者:唯美小说 字数:5961

收藏本网址发布页5mm6.com,获取最新及备用网址页面

第七節    淫賤比賽

    轉眼間,又過去了兩天,一天下班劉總把小玉叫到辦公室,向往常一樣讓小

玉把衣服脫掉,光溜溜的帶出了辦公室:" 老于在停車場的汽車上等著妳呢,現

在跑過去。我馬上跟過去,如果我到了車子上,妳還沒有到,我就送給妳一個終

身難忘的小驚喜。" 小玉自然不想知道那個所謂的驚喜是什麽,看了看仍然不時

有人走動的停車場,為難的請求道:" 劉總……能不能等一會兒……現在,還有

很多人呢。" 劉總根本不理睬小玉的請求:" 我數三下,如果妳還沒有消失在我

的視野�……" 小玉看到懇求沒有希望,不再和劉總糾纏,飛快的消失在走廊的

拐彎處。小玉通過消防專用樓梯下到一樓中廳,但中廳�卻不斷有下班回家的同

事走過,小玉正在等待機會時,看到劉總從電梯�閑庭信步般走了出來。小玉知

道不能再等了,突然她看到樓道�的一個窗戶竟然是直接開向停車場的。小玉心

道:天無絕人之路。也不顧不上自己就這樣跳出辦公大樓是否會被安保攝像機拍

到,直接跳了過去。

    一來到停車場,小玉便看到了劉總那輛奔馳商務車停在停車場的正中央,而

此刻停車場上竟然一個人也沒有,小玉立刻抓住這個機會飛快的跑到了汽車旁邊,

拍打著車門,生怕不知道什麽地方會冒出一個人來看到自己。

    老于打開車窗:" 母狗怎麽這麽沒禮貌!主人還沒有上車,妳怎麽能上來呢?

    " " 可是……" 小玉正想說明理由,突然通過停車場入口處的轉彎鏡看到一

群人正要拐進停車場,而老于還在壞笑著等著看自己的好戲。

    小玉知道自己又上當了,卻沒有任何辦法,衹得鑽到了汽車底下想躲起來,

盡量把身體蜷縮在車軲轆後面,心�緊張的祈禱不要被別人看到我這個一絲不掛

的淫女。過了一會,劉總邁著四方步來到汽車旁邊,看了看躲在車底下的小玉,

問道:" 母狗,為什麽不上車呢?" 小玉眼珠一轉,已經明白了劉總的意思:"

主人沒有上車,母狗不敢上車的。" " 哦?我看妳是想知道我給妳的驚喜是什麽

吧?" 小玉雖然憤怒,卻衹得配合著劉總說道:" 是的,小玉非常期待劉總的驚

喜。" 此時,劉總已經打開車門,大笑著上了車:" 哈哈哈,上來吧,母狗,讓

我給妳驚喜。" 怕被別人發現的小玉迫不及待的鑽進了車�,卻發現汽車�除了

劉總和老于之外竟然還有一名司機。

    那名司機小玉認識,人們都叫他李壯,是個粗魯、下流卻異常強壯的家夥,

曾經在軍隊偵察連服役,後來因為作風問題被開出了軍籍,現在被劉總雇來給自

己開車加保鏢。小玉一上車李壯賊光光的眼神就沒有從小玉的身上離開過。

    " 阿壯,這妞不錯吧。" 劉總捏著小玉的乳房,對司機說道。

    " 恩,不錯,劉哥好眼光。" 李壯奉承著,也伸出手想捏小玉另一邊的乳房,

小玉想躲,但李壯猛的一伸手,把小玉整個乳房都抓在了手�,嚇得小玉一聲尖

叫。

    " 阿壯,妳先把她捆起來,我要給他個驚喜。把她下面礙眼的毛都剃掉。"

劉總竟然拿出了一個男人刮胡子用的剃須刀。

    " 不要!不要給我剃毛!我老公會發現的。" 小玉慌忙掙扎著。但軍人出身

的阿壯三下五除二就把小玉捆了起來。

    小玉上半身被捆的結結實實,下半身小腿和大腿被捆到一起,膝蓋中間被支

起了一根鐵棍。她看著劉總把白乎乎的泡沫塗抹在自己恥骨上,拼命想把雙腿合

起來,但一個弱女子的力量怎麽能和鐵棍相抗衡,小玉很快就被累的氣喘籲籲了,

更何況老于的手指還一直在小玉的小穴中口挖。

    " 劉總,啊……求求您,不要剃我的毛,哦……我沒辦法向老公交代的。"

小玉祈求道。

    劉總卻依然漫不經心的進行著下面的步驟,逐漸把泡沫塗勻:" 剃毛很舒服

的,閉上眼睛享受吧,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 小玉無奈,衹得閉上了眼睛,

她不忍心看到自己的陰毛被刮去。

    劉總拿起剃須刀,一點點仔細的刮著,小玉衹感覺鋒利的刀片輕輕撫摸著自

己的下體,斷掉的毛發一點點震動著,帶來一絲絲舒服的感覺。隨著剃毛的經行,

一直被老于和司機挑逗的小玉竟然舒服的哼哼了起來:" 嗯……哦……" " 哈哈,

這婊子發情了!" " 剛剛還大喊著不要,現在竟然舒服的哼哼,真是太賤了!"

突然,小玉下身一涼,泡沫和陰毛殘渣都被衝洗幹凈,緊接著自己的恥骨上就被

拍了一下,劉總道:" 好了!刮完了,自己欣賞欣賞吧。" 小玉睜開眼,衹見自

己精心梳理過的柔順陰毛已經不見了,自己的下陰已經變得潔白光滑,由于剛剛

刮過,還帶著一絲粉紅,煞是誘人。

    " 怎麽樣?喜歡嗎?" 事到如今,說不喜歡又能怎麽樣呢?小玉回答道:"

喜歡,謝謝樓總親自為賤奴剃毛。" " 哈哈哈,好!去了舞會要給我好好表現!

    "

    夜總會很快就到了,劉總和老于把肉棒從小玉體內抽出來,穿好褲子,解開

捆綁小玉的繩子,丟給她幾件衣服,說道:" 跟我走。" 小玉根本沒有時間擦拭

流著精液的下陰,衹得用麻木的手腳穿好衣服,快步跟了過去。小玉直接被帶到

二樓包間,劉總和老于慢慢挑逗著小玉看一樓舞臺上的表演,並不著急玩弄,好

像在等人一般。

    果然過了一會兒,一個陌生的男人走了進來。劉總和老于起身迎來上去,小

玉也趕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盡量不讓來人看出自己的異常。

    眾人客套過後,劉總指著小玉對陌生男人說道:" 趙哥,這就是我說的那個

妞,叫做小玉。騷的不行,今天特地給哥哥帶來玩玩。" 老于也添油加醋的說道

:" 您別看她張的這麽文靜,其實是個比婊子還要賤上好幾倍的母狗。" 小玉沒

想到劉總竟然把自己作為討好別人的禮物,但被劉總和老于這樣一說,對語言羞

辱極度敏感的小玉感覺自己的慾火又被調動了上來。

    被稱為趙哥的人好像不是很領情,冷冷的問道:" 妳說……她比婊子還賤?

    " 老于連忙答道:" 當然,當然,您可以親口問她。" 趙哥走到小玉面前,

挑起她的嘴巴:" 他們說妳比婊子還賤,是真的嗎?" 小玉雖然感到萬分羞辱,

卻不敢反抗劉總、老于的意思,內心的慾望也被勾引了起來:" 是真的,我比婊

子還賤。" 趙哥卻不依不饒:" 嘿嘿,妳說自己比婊子賤妳就比婊子賤嗎?這要

比一比才知道!" 老于連忙叫了兩個妓女過來:" 趙哥說的對,讓她們比一比就

知道了。" 小玉慌了神,她怎麽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要和妓女比賽淫賤。

    劉總沒有給小玉驚詫的時間,表情嚴肅的說道:" 妳如果輸了,我保證所有

認識妳的人都會知道妳的所有事情!" 小玉連忙答道:" 啊,不要,我不會輸的。

    請劉總放心。" 劉總從皮包�掏出一疊人民幣摔到茶幾上,對著進來的兩個

妓女說道:" 這是一萬塊錢,妳們贏了就是妳們的。妳們要是輸了的話,今天晚

上接的所有客人都不能要錢。" 其中一個妓女是領班,知道劉總是這�的大主顧,

不敢得罪,而且獎勵實在是誘人,便答應了下來。

    老于獻媚道:" 趙哥,您說讓她們怎麽比啊?" 趙哥大手一揮:" 妳們跳個

脫衣舞給我看看。" 小玉雖然小時候學過跳芭蕾舞,大學�還登臺表演過,但脫

衣舞從來沒有跳過。小玉正在發愁怎麽跳的時候,兩個妓女對趙哥說道:" 老板,

我們先跳吧。我們跳完,您一定不想再看別人跳了。" 小玉急忙閃到一旁,雖然

趙哥可能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妓女跳得好,但小玉也不願意自己先跳這種讓人害羞

的舞蹈。

    兩個妓女用房間內的音響設備放出熱辣的蹦迪音樂,兩人隨之起舞。她們彼

此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撕扯對方的衣物,一會兒熱吻,一會兒對這男人們搔首弄

姿。兩個人不斷發出誘人的呻吟,一開始她們彼此把對方當作鋼管跳鋼管舞,後

來又好像兩個正在做愛的男女舞動出淫穢的動作。

    小玉雖然覺得兩人的動作不堪入目,但想到自己也要跳出這樣的舞步,還是

強迫自己去看。兩人的動作是那樣的熱辣粗獷,小玉不禁覺得自己的性慾被挑逗

了起來,特別是想到自己的目標竟然是跳出比這兩人更淫蕩的舞蹈來,她不禁更

加的興奮。

    兩人身上的衣物越來越少,不一會兒便衹剩下兩條小內褲了,她們卻不把內

褲脫下來,而是不斷的挑逗著眾人。但她們的小聰明好像沒有得逞,本來興趣盎

然的趙哥,看到妓女的不斷挑逗後,臉上慢慢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妓女都是察言觀色的高手,看到自己的顧客不高興了,急忙把內褲脫下來,

草草結束了這場舞蹈。

    兩人剛剛跳完,趙哥用手指指著小玉道:" 該妳了!" 小玉雖然害羞卻也不

敢怠慢,她深吸一口氣,在音響上放出柴可夫斯基《天鵝湖》舞曲的序曲部分,

隨著悠揚的音樂響起小玉仿佛回到了幽靜的練舞房,四肢自然的伸展開,展現出

女性的優柔之美。

    音樂想起舒緩而傷感,充滿了溫柔的美和傷感,小玉的舞姿也緩慢深沈,上

衣緩緩的被脫下來,像一片飄零的葉子般掉落在地上。兩個被乳罩托起的肉球緩

緩顫抖著,仿佛在訴說著舞者內心的悲傷與羞愧。小玉的眼神好像一潭深不見底

的湖水,�面包含了受人欺淩的苦澀,與飽受淩辱的痛苦。

    這正式小玉內心的寫照,她被迫每天受人姦淫,現在被迫為眾人跳脫衣舞,

心中的悲哀全用都舞蹈表現了出來。

    這獨具特色的脫衣舞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興趣,連兩個不斷嘟囔著詆毀小玉

的妓女都目不轉睛的頂著小玉的身軀認真觀看。

    音樂慢慢變低、幾近無聲,小玉突然毫無先兆的脫下了短裙,出人意料的是

�面竟然沒有內褲,依然濕潤的小穴與有些紅腫的後庭毫無掩飾的暴露在眾人面

前。

    就在這一剎那,原本低沈的樂曲猛然拔高,小玉的動作也迅速改變,整個人

顯得熱情洋溢。臉上的表情變得歡樂與享受,小嘴更是微微張開,發出歡愉的呻

    這也是小玉真是的想法,雖然受人淩辱,但自己得到的快感也是無與倫比的。

    雖然被迫跳脫衣舞,但自己酷愛暴露的變態需求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更何

況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輸,想到這點,小玉更是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全身心的

投入到了舞蹈當中。

    小玉飛快的脫下胸罩,兩個肉球隨著舞蹈的動作而上下飛舞。堪比專業芭蕾

舞演員的身體不斷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無比誘人,卻不扭捏做作。小玉的把

腿左腿向後彎曲搭到自己的肩膀上,非但不在意小穴被眾人看光,反而用右腿支

撐原地轉起圈來,好像把自己的小穴展覽給別人看一般。

    小玉躺倒在地板上,雙腿伸到空中炫耀般的舞動著,渾圓的屁股隨著雙腿的

動作而顫動,水盈盈的小穴時隱時現,菊花則一直敞開著,好像要且男人們進入

一般。

    隨著音樂的激昂舞蹈也達到了高潮,小玉的身軀好像天使一般在狹小的包間

中飛舞,但這衹天使散發出來的卻不是聖潔的光芒,而是使淫蕩的氣息布滿整個

空間,讓現場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性慾高漲起來。

    樂曲的最後也是舞蹈的終結,小玉蹲在地板上,用雙腳尖支撐身體,兩條腿

打開一百八十度,雙手拉住自己的大陰唇,使陰道內景完全展露出來,腰挺的筆

直,頭卻卑微的低下。以一個極其標準的女奴問候主人的姿勢結束了整套的舞蹈

動作。

    " 哈哈哈,不錯,不錯。果然非同一般啊。" 趙哥高興的拍著手說。

    這時兩個妓女卻發難道:" 我看她跳的就沒有我們好。我們不認輸,妓女要

比就要比做愛。" 此時趙哥的帳篷已經支的老高,正想著插進小玉的洞�呢,說

道:" 那再比一場。老于妳說怎麽比?" 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在場的四個男人

——趙哥、劉總、阿壯和老于自己都想幹小玉,這場比賽既不能得罪人,又要讓

小玉有的比。老于靈機一動,跑到門外拉了兩個男性服務生進來,說道:" 兩個

妓女服侍兩名服務生。小玉服侍我們四個。首先讓自己服侍的所有人都射出精液

來的獲勝。" 沒等小玉抗議這明顯不公平的比賽,兩個妓女便把兩個男服務生按

倒在地叫道:" 沒問題!馬上開始吧。" 小玉知道抗議也沒有用,衹得急忙爬到

趙哥腳下有些著急的說道:" 趙哥,請把您偉大的肉棒賞賜給我吧。" 趙哥也不

廢話,一把將小玉推倒挺立的肉棒便插了進去,抽插了起來。

    " 啊……好大……" 小玉嘴�迎合著趙哥的動作呼喊,眼睛卻瞄向另外的三

個人,她可沒有信心,把這四個人一個接一個的搾出汁來,四個一起上才有勝利

的希望。最後小玉的目光不知為什麽落在了阿壯身上。

    阿壯雖然粗魯,卻是個有心人,對小玉這樣一個命運悲慘的女人竟然生出了

一絲好感。他知道,兩個男服務生一定會聽從兩個妓女的指示盡快射精,這對小

玉很不利。

    但小玉也有有利條件:劉總對待小玉看似嚴厲,但實際上是很愛惜小玉的,

也會盡快射精。老于陰險狡詐,但小玉輸掉這場比賽,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還會讓趙哥和劉總不高興,他也會盡快射精。衹有趙哥完全不會在意別人的想法,

任憑自己的慾望在小玉身上馳騁。

    阿壯有心幫助小玉,也深知自己持續力強,把手伸到褲襠�,慢慢打起手槍

來。

    趙哥把小玉壓在身下用力的頂著:" 啊!這小穴真他媽緊啊!我要出來啦!

    " 小玉也奮力的扭動身體縮緊陰道,大聲浪叫著:" 啊!趙哥好威猛,小女

奴受不了了,您快射出來吧。把您滾燙的精液賞賜給我這個賤人吧。" 趙哥腰奮

力一挺,把肉棒頂在小玉的最深處,發射了出去:" 啊!都給妳吧!" " 啊!好

舒服!

    " 小玉半真半假的叫著,趁趙哥射精全身發虛的時候,擺脫他的控制,爬到

了劉總腳下。

    劉總不等小玉請求就把肉棒插到了小玉嘴�,同時招呼老于、阿壯道:" 咱

們三個一起來操爆這個賤女人吧!" 兩人早已躍躍慾試,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陽

具插到了小玉體內。

    旁邊的兩個妓女看到趙哥這麽快就射了精,感到了壓力,連忙更加努力的套

弄兩名男服務生,可是兩個在風月場�工作的男人竟然對妓女不再敏感了,雖然

把自己累的滿頭大汗,卻依舊沒有射出來。

    劉總抱著小玉的腦袋喊道:" 小玉,妳個賤貨。這小嘴越來越有味道啦!"

老于接茬道:" 劉總說的太對啦,這騷女人越來越像婊子了。" 阿壯猛的一拍小

玉渾圓的屁股吼道:" 臭娘們!屁眼收緊,老子要把妳的爛屁股操爆。" 趙哥也

在一旁說道:" 太厲害啦!我的小兄弟又站起來了。我一會要狠狠的再操他一炮。

    " 小玉聽到這些語言的侮辱變得興奮起來,喉嚨、小穴、後庭又縮緊了幾分。

    " 吼!我射了!高潮吧!" 阿壯大吼一聲,把濃厚、滾燙的精液射到了小玉

的身體深處。

    " 嗚嗚!" 小玉感受著上等的精液,也達到了高潮。

    與此同時劉總也在小玉的喉嚨�放出了自己的精華:" 我也出來啦!" 老于

知道自己也該射了:" 高潮時的陰道太他媽爽了!我也承受不住了!" 老于話音

剛落,旁邊的妓女急忙叫了出來:" 射了!射了!我們這邊先完成的!" 趙哥站

起身來,一錘定音的說道:" 哈哈,小玉妳果然比婊子還他媽賤。我要再幹妳一

炮。" 聽到這話,小玉長長鬆了一口氣:" 謝謝趙哥誇獎。趙哥想怎麽幹我都可

以。啊……" 話還沒說完,便又被趙哥按在了地板上幹了起來。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