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衫曾风流 倚天屠龙记外传

小说名:武侠美女 时间:2019-9-10 / 18:07:26 作者:唯美小说 字数:7440

收藏本网址发布页5mm6.com,获取最新及备用网址页面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船上的六人除了殷离昏迷不醒外,其余的五人都相对不语,各自想着各人的心事,波涛轻轻打着小舟,只觉清风明月,万古常存,人生忧患,亦复如是,永无断绝。

忽然之间,一声声极轻柔、极缥缈的歌声散在海上:“到头这一身,难逃那一日。百岁光阴,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却是殷离在睡梦中低声唱着小曲。

张无忌心头一凛,记得在光明顶上秘道之中,出口被成昆堵死,无法脱身,小昭也曾唱过这个曲子,不禁向小昭望去。月光下只见小昭正自痴痴的瞧着自己。

谢逊忽道:“这波斯小曲,是韩夫人教她的,二十余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在光明顶上也曾早已听到过一次。”

赵敏问道:“老爷子,韩夫人怎么会唱波斯小曲,这是明教的歌儿么”

谢逊道:“明教传自波斯,这波斯曲子跟明教有些渊源,却不是明教的歌儿。这曲子是两百多年前波斯一位著名的诗人峨默做的,据说波斯人个个会唱。像韩夫人这等绝色美人,唱这优美动人的小曲真是绝配”

张无忌、赵敏、周芷若等都是一怔,心想金花婆婆相貌丑陋,从她目前的模样瞧来,即使再年轻三四十岁,也谈不上绝色美人四字,鼻低唇厚、四方脸蛋、耳大招风,这面型是决计改变不来的。

赵敏笑道:“老爷子,我瞧金花婆婆美不到哪里去啊。”

谢逊道:“什么紫衫龙王美若天仙,二十余年前乃是武林中第一美人,就算此时年事已高,当年风姿仍当仿佛留存唉,我是再也见不到了戴绮丝的美貌容颜”

赵敏道:“戴绮丝那便是韩夫人么这名字好怪”

谢逊道:“她来自波斯,这是波斯名字。”

张无忌这才想起前日在小屋中义父叫紫衫龙王为,不禁大吃了惊:“她是波斯人么”

谢逊奇道:“难道你们都瞧不出来她头和眼珠都是黑的,但高鼻深目,肤白如雪,和中原女子大异。”

张无忌越不可理解,便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呢难道是她毁容了”

赵敏急不可待地说道:“老爷子,你别卖关子了,把韩夫人的故事从头至尾说给我们听罢。”

原来,紫衫龙王原名戴绮丝,是中国和波斯女子的混种,在二十年前,她父亲死了,她便回到中土明教,阳教主十分欢喜,受她为义女。她容色照人,明艳不可方物,在明教中深受大家喜欢,尤其是男人更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他们无不为黛绮丝之美色所动心。但是黛绮丝对任何男子都是冷若冰霜,丝毫不假辞色,

过了半年,有一天海外灵蛇岛来了一人,自称姓韩,名叫千叶,是阳教主当年仇人的儿子,上光明顶来是为父报仇。当年他父亲败了后,曾约定将来其后人来报仇,如何比试,要他子女选定。这韩千叶便要和阳教主同入光明顶的碧水寒潭之中一决胜负。碧水寒潭冰冷彻骨,纵在盛暑,也向来无人敢下,何况其时正当隆冬

这时候,黛绮丝主动提出她要替阳教主去比武,她水性极好,在教中谓称紫衫龙王,则此出战的信心十足。阳教主见她显是满有把握,便答应了她。

黛绮丝那日穿了一身紫色衣衫,她在冰上这么一站,当真胜如凌波仙子,突然间无声无息的破冰入潭,那韩千叶见到她入水的身手,脸上狂傲之色登时收起,手执匕,跟着跃入了潭中。

不料碧水寒潭这一战,结局竟大出各人意料之外。韩千叶虽然败了,但黛绮丝却求阳教主饶韩千叶不死,并留他在明教养伤。

黛绮丝伤了韩千叶,心生歉疚,于是便每日前去探伤,病榻之畔,因怜生爱,从歉种情,等到韩千叶伤愈,竟然赢得了黛绮丝的芳心。

这一天,黛绮丝又去韩千叶的房间里去给他送药。韩千叶的伤势基本痊愈,已经可以自由下床行走。黛绮丝见状赶紧又将韩千叶扶上床去,并端起药汤,用小少将汤药一口一口地喂进韩千叶的嘴里。

那韩千叶从小就在父母的严逼下习武,整天就想着这位父亲报仇,洗刷韩家的耻辱。二十多岁了,除了他娘以外,他还没和别的女孩说过话,此刻这个倾国倾城的武林第一美女竟在就陪在他身边,悉心照料他,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他痴痴地盯着黛绮丝的俏脸,越看心中越是欢喜,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抱住这个近在咫尺的大美人,美美地亲一亲她。

黛绮丝被韩千叶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脸上泛起了一阵桃花般的红晕,害羞地低着头,轻声说道:“你干吗这样看着人家呀”

韩千叶不禁赞叹地说道:“你长的真美呀我韩千叶何德何能,能蒙姑娘你这样照料我,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黛绮丝温柔地看着韩千叶,说道:“你现在这样都是我害的,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韩千叶不是傻瓜,他从黛绮丝的目光中看到了一股柔情蜜意。终于,他忍不住伸出双臂将黛绮丝一把搂进怀里。

黛绮丝感到十分吃惊,但也并没有怎么反抗,反. 海上大雾,直至阳光出来方散。张无忌他们所乘坐的小船向西北划去,他和谢逊、周芷若、小昭四人轮流划船。一连数日,一叶孤舟,不停的向西北划去。

当小舟快要靠近灵蛇岛时,张无忌忽然望着远处叫道:“瞧,瞧那边有火光。”

各人顺着他眼光望去,只见西北角上海天相接之处,微有火光闪动。

谢逊虽无法瞧见,但心中一震,猛地“啊哟”一声,叫了起来,说道:“甚灵蛇岛火光炷天难道他们要焚烧韩夫人”

说话之间,小船离灵蛇岛更加近了,只见岛西一排排的停了大船每张白帆上都绘了个大大的红色火焰,帆上都悬挂黑色飘带。

张无忌道:“波斯总教劳师动,派来的人可不少啊。咱们划到岛后,拣个隐僻的所在登6,别让他们见了。”

刚划出三四丈,突然间大船上号角连鸣,跟着砰砰两响,两枚炮弹打将过来,虽然没有击中小船,但也激起两条水柱,将小舟几乎便要翻转。

张无忌无奈只好小船靠近波斯大船,只见船上一干人个个黄碧眼,身材高大,均是波斯胡人,那流云使等三使却不在其内。

小昭向张无忌使了个眼色,两人便跳上大船去,趁机抓住了的那个波斯人。船上数十名波斯人登时大乱,纷纷抽出兵刃,围了上来。这些人虽然均有武功,但与风云三使相去可就极远。

暂态之间,海旁呼喊声、号角声乱成一片。其余波斯船只靠了过来,船上人便欲涌上相斗。

张无忌提起那波斯领,跃上横桁,朗声叫道:“谁敢上来,我便将此人一掌劈死。”

这时候,风月三使都赶上船来。辉月使见来人是张无忌,脸上一阵红晕,但随即又板起脸喊道:“姓张的小子,我们已经放过你们了,你们怎又来自找麻烦诸宝树王全在这里,你快放了我们平等宝树王,便可赦免你的罪过。”

谢逊对张无忌说道:“波斯总教教主座下,共有十二位宝树王,身份地位相当于中土明教的四王。这平等宝树王位列第六,身份远位居三使之上咱们千万不能放了他,他现在是我们手上最好的棋子”

张无忌便向辉月使提出三条放人的条件,归结起来就是:中土波斯明教从此一家亲,赦免黛绮丝并立刻放人,先放他们走再放波斯人质。

妙风使大骂:“胡说九道胡说九道”接着,便欺身上来,像张无忌进攻。

张无忌将那个平等宝树王交给小昭看管,然后便主动迎敌,几个回合下来,便已略占上风。

流云使见妙风使敌不过张无忌,便上前帮助妙风使共同战斗。那辉月使虽然不想伤害张无忌,但处于她所处的立场,加上目睽睽之下,只好也上前进攻张无忌。

忽然间小昭“啊哟”一声惊呼,张无忌起头来,只见风云三使押着一人,走了过来。那人佝偻着身子,手撑拐杖,正是金花婆婆。

流云使停下手来,冷笑一声,用生疏的汉语说道:“哈哈,你们不说我倒还不知道,这个丑女人原来就是黛绮丝”说完便站起身来,左手一探,已揭下了金花婆婆头上满头白,露出乌丝如云,又从她脸上揭下了一层面皮下来。

张无忌等看得清楚,所揭下的乃是一张人皮面具,那之间,金花婆婆变成一个肤如凝脂、杏眼桃腮的美艳妇人,荣光照人,端丽难言。

原来黛绮丝装的极好,波斯明教的人并未认出她,本已将她放了,放那大火是他们总教的一个普通的仪式。但谢逊、张无忌并不知道这些,竟然以那火是要烧死黛绮丝,回到灵蛇岛反而是画蛇添足,弄巧成拙帮了倒忙。

流云使现金花婆婆便是黛绮丝,正是他们此行来要寻找的圣女,而她已经嫁人,早已不是处女,按照波斯明教的惯例,当然是要将她焚烧祭天。但眼下平等宝树王被擒,他们了人质的安全,只好面前答应了张无忌的三个要求,可是私下却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密令手下人提前在张无忌他们逃跑的路线上埋伏好,将他们包围起来。

黛绮丝被流云使放了,便来到张无忌他们的小船上,张无忌也和小昭抓着平等宝树王回到小船,将一页空小舟绑在船尾,便缓缓离开灵蛇岛。

大约走了四海里,见波斯明教的大船已经模糊远去,才将平等宝树王放到船尾的那页小舟,放他离开。人也都松了一口气,甚至这一着险棋庆倖。

但是,很快他们便现不妙了,前方突然出现了几条波斯船,左右也6续出现,后放得大船也赶了上来。他们才意识到上当了,可惜时已晚,他们被重重包围了。

张无忌连连拍自己的脑门,懊恼自己怎如此轻敌,现在陷入了被动,他现在也是在想不出什好的迎敌策略,只好无奈地说道:“看来我们只有一拼了”

黛绮丝轻轻地摇了摇头,便问小昭说:“小昭,你现在还是处女吗”

小昭害羞地低着头,小嘴轻轻地张开,但什也没说,便又轻轻合拢了。

赵敏笑着看了张无忌一眼说道:“小昭早已经.殷离敷了波斯人的治伤药膏之后,仍然烧不退,呓语不止。她在海上数日,病中受了风寒,那伤药只能医治金创外伤,却治不得体内风邪。张无忌心中焦急,第三日上遥遥望见东海上有一小岛,便吩咐舵工向岛驶去。衆人上得岛来,精神爲之一振。那岛方圆不过数里,长满了矮树花草。张无忌看到殷离的得上情人不见好转,便对大家说到:“殷离现在一直昏迷不醒,这里离中土少说也有一月的路程,海上颠簸,也缺乏足够的草药,我们最好现在这里先休息几日,等到殷离脱离危险醒过来后,我们再啓程吧”

此议一出,人人赞成,眼见小岛上山温水清,也无凶猛兽,这些日子过的惊心动魄,也该停下来休养休养。

张无忌请周芷若、赵敏看护殷离,自己要去寻觅草药。一路分花拂草,但岛上花草与中土大异,多半不识,张无忌越寻越远。

这时候,赵敏也追了上来,问张无忌道:“你找到草药了吗”

张无忌无奈地摇了摇头,反问道:“我不是让你和周姑娘照看殷离吗你怎麽也跟过来了”

赵敏小嘴一撅,说道:“你也知道那个周芷若把我当死对头,总把她师父的死怪罪在我头上,我跟她在一起没有话说,你没见她看我的那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

张无忌突然又说道:“难道你和周姑娘真的不能友好相处吗我真希望你们能冰释前嫌”

赵敏诡异地笑着说道:“呵呵,我知道你在打什麽鬼主意,你一直以来都对周芷若念念不忘,前几天你还看了、摸了她的处女,你一定又是色心大动,想娶她作老婆吧”

张无忌被赵敏说中了心思,红着脸支吾道:“我我是很喜欢她这个你也也知道呀”

赵敏满脸失望地问道:“那我呢你喜欢我吗”

张无忌一把抓住赵敏的纤纤玉手,说道:“我当然也喜欢你呀这麽长时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赵敏接着又问道:“那我和周姑娘你更喜欢谁呀”

张无忌尴尬地笑着说道:“都喜欢,都喜欢”

赵敏没好气地说道:“你呀,真是贫嘴我不准你这样含糊其辞地回答”

张无忌想了想,便在赵敏耳边轻声说道:“我喜欢周芷若清纯的样子,我喜欢你骚媚的样子,如果在床上的话,我想我会更喜欢你一些的”

赵敏脸色通红,柔声问道:“我真的很骚吗”

张无忌点了点头说道:“是呀,你那小里流的水水,味道更骚,不过我喜欢”

赵敏俏脸含笑,说道:“你说的我可不信,我看你现在是不喜欢我了,很长时间都没碰过我了,我看你是有了周妹妹,把我早忘了”

张无忌急忙喊冤道:“你也知道,最近接连遇到一连串的危险,再加上周围老是有人,我也没机会呀”

赵敏低着头,接着说道:“你太偏心了,送给我的那根木棒,也要回去送给了别的女人,害得人家天天晚上都骚痒得不行,好难受呀”

张无忌怜惜地吻了吻赵敏粉色的脸颊,说道:“敏敏,真是委屈你了,等回到中土后,我再给你做一根。我知道你的小想要被大插了,现在这荒岛四处无人,义父和芷若他们也离这里很远,就让我用大好好满足满足你”

说完,他把赵敏压在地上,一边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一边在她粉嫩的脸上不停的亲吻着。

赵敏皱着眉头,不断喊道:“张无忌,不要在这里弄,光天化日的,多羞人呀”

张无忌也有半个多月不知的滋味,前几日虽然小昭临走前曾经用嘴帮他舔过,但那毕竟不是温热湿滑、紧窄又富有弹性的小肉穴,此刻温香在怀,他的早已硬得一塌糊涂,岂能放过赵敏他将嘴唇在赵敏的脸上狂吻着,双手也隔着衣服抓着她那丰满坚挺的双峰不断地揉搓。

赵敏嘴里虽然说不要,但刚被张无忌亲吻抚摸,小里边已经感到湿润了,而且越骚痒,她双手紧紧地勾住张无忌的脖子,闭上双眼,轻啓两片湿润欲滴的嘴唇。

张无忌也毫不客气,他一口吻住赵敏的双唇,顿时感到一片柔软,伸出了舌头,贪婪地吮吸着赵敏口中的津液。

赵敏也“嘤咛”一声,忘情地吮吸着张无忌的舌头,吞咽着他的津液,香舌跟她的舌头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张无忌迫不及待地一把扯去赵敏的外衣,使得她上身只剩一件小肚兜,她雪白细嫩的粉脖、圆润的香肩露在外边,那对浑圆白嫩的丰乳也鼓涨涨地呼之欲出。

那件小小轻薄的肚兜根本无法遮盖赵敏那丰硕的,被高高地撑起,肚兜得上方和两侧都露出了一小片白腻的嫩乳,而肚兜的顶端则是两粒明显的凸点,肚兜得下边露出的是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纤细的柳腰盈盈可握,在下边便是一件小小的亵裤将小丘般的包裹着。

张无忌惊奇的现,赵敏的那件小亵裤中间竟然是镂空的花纹,使得那黑红色的若隐若现,几根微卷的阴毛钻了出来,而小亵裤后边的布特别少,将大半个浑圆的翘臀露话说小昭回到波斯总教转眼已六年了。前四年还能听到一些中土明教和张无

忌的事,可是后来也都没了消息,小昭曾派了许多人前去打听,终于在两年后传

回了消息。

流云使:教主,根据探子回报,中土以改朝换代,新起的君主听说是明教的

人但不是张无忌,更听说新君主诛杀明教徒甚众,中土明教已渐式微。至于张无

忌现隐居于大理的荒山中。

小昭:这好把你们都辛苦了,那三位要接我位的圣处女可有消息

辉月使:再过一年便是期限,听说都有不错的成绩。但是教主通常都是等上

一位教主仙逝后方推选,教主你

小昭:我意已决,等三位圣处女回来我就传给他们其中之一。你们下去吧

等到下属都退去后,小昭的脸上便流露出焦躁难安的神情,这些年来他始终

未忘情于无忌,前些年上能听到他的消息,现在听到一国之君可能会危及到他,

心中的不安怎能轻易消去他再三思量,终于站了起来,向屋内走去。来到了一

处较偏僻的房前,他敲了敲门后,开了门进去。屋内坐了一位中年妇女,虽已有

三十出头但肤如凝脂,容貌艳丽比起二十年华的小昭也不多让。原来便是黛绮丝

,只见黛绮丝眼中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黛绮丝自觉毁了女儿的一生,回转波

斯后极少和人接触,都躲在屋中,而小昭忙于教务和心中一点点怨意所以也不常

来问候他。而今天居然来了。

黛绮丝:看你眉头深锁一定和张无忌有关吧

小昭一惊:他他已经不是明教教主了,而且隐居在山中,但还是有人不

放过他。你怎么知道一定和他有关

黛绮丝:知女莫若母,你这两年为了他晚上都睡不好你当我不知道吗你想

去找他

小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黛绮丝:思念的煎熬我知道,但你不妨再多等一年。等卸下教主之位在去不

更好

小昭:我怎能何况我在这也没有用

黛绮丝:可是你一见到他,你还能忍住而且还要再离开回来一次

小昭:所以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

禁不住小#  ..昭的请求,黛绮丝和总教的宝树王终于答应,小昭母女两人就于第

二天动身前往寻找张无忌。

年关将近,在张无忌的宅中,也正准备着。这时张无忌以和赵敏结成夫妻,

而周芷若碍于誓言无法和张无忌成亲,但一职和他们夫妻一起生活,而赵敏会容

纳周芷若是有原因的。原来张无忌所练的九阳神功虽然光明正大但他曾修习圣火

令神功,却也种下一祸根,九阳神功阳气旺盛甚于常人,所以在行房之际也较常

人来的持久,原本这也不是坏事,但圣火令神功却是旁门左道,使的张无忌心魔

暗生,使得张无忌有时难以克制真气流动,丛生非周芷若和赵敏两人轮流无

以抵挡。

这一天赵敏和周芷若要到城采办年货,张无忌本想跟去但被二女笑着拒绝,

又想周芷若九阴真经已有小成在加上赵敏当万无一失,所以也不再坚持。他们两

人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忽然张无忌又听到脚步声,心想二女不会如此快回来,以

为来了敌人,便奔到屋外窜上树端等待,只见远远有两人走来,一人身穿紫衫,

另一个人穿白衣,瞧那身形应该是两个女人,武功到也不弱,不一会已快到屋前

,张无忌凝神一看正是小昭和黛绮丝,高兴的忘了形从树端直冲而下,身体一动

便看到金花分上中下三方打到,忙使千斤坠,又有金花迎面打来,空中无可藉力

,只得左脚往右脚一踏使出武当梯云纵,又窜上丈许才缓缓落下。小昭急忙奔上

去握住张无忌的手。

张无忌:好哇一见面就试我功夫来了。

黛绮丝笑着说:真抱歉,我以为是和你为难的人呢怎么连自己家也不呆,

跑到树上当猴子呢

张无忌:我也以为是外人,哪之倒是你们小昭你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小昭红着脸,低下了头,只不说话但眼泪却一滴滴的掉到地上。

黛绮丝:这可奇怪了,没见到吵着要见面,见到却不说话了。

张无忌忙把两位请到屋内,冲了壶茶给他们。

张无忌:敏妹和芷若下山采买需要的物品了,大概两天就回来了,你们可别

忙着走啊。大家久不相见得多聚聚才行。

黛绮丝:只怕他们吃醋呢你小子好大的福气居然想齐人之福。说着眼往小

昭看去。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