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小娘子

小说名:古典美女 时间:2019-9-10 / 18:20:15 作者:唯美小说 字数:9081

收藏本网址发布页5mm6.com,获取最新及备用网址页面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自听闻唐家小娘子被仇员外派人掳走后,彭梓祺就时刻不挂念着她的安危心急火燎地就想去救人,夏浔抵不过彭梓祺的执拗,又偶遇纪纲和高贤宁,四人就凑在一起想办法。

只见纪纲四下看了看,低声音道:“那歹人强掳民女,十之八九,是谋其。既然如此,要引他入彀,就须投其所好,攻击短处。我的意思,可往其他府县,使重金聘一位青楼中才貌双全的姑娘,扮做投亲靠友的村姑,到这蒲台县里招摇过市,那歹人只要见了,自然生了念,只要他一出手…”彭梓祺一听就有些不忿,道:“此事十分凶险,那姑娘岂肯答应?”纪纲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此事如此重大,岂可实言相告之?”彭梓祺有些不悦地道:“这样的话,不就是利用她了?万一有个闪失…”纪纲不以为然地道:“彭兄弟,婆婆妈妈,如何做得大事?那样的女子,做的本就是皮生意,有个闪失…呵呵,她又能失了甚么东西?”夏浔缓缓开口道:“引蛇出动容易,如何捉贼捉脏?”纪纲微笑道:“杨兄所虑甚是,所以行此计,最最紧要处不是引蛇出,而是如何拿贼擒脏。故而,若行此计的话,我须先赶去青州核桃园见一个人,得此人相助,这一计方才可行。”彭梓祺道:“等不及了,说不准等见到青州那人,唐家娘子已经遭了那仇秋的侮辱…”纪纲道:“那依彭兄弟的意思咱们该怎么办?莫非你已有了合适的人选?”彭梓祺红着脸蛋道:“我…我男扮女装,不行么?”纪纲和高贤宁齐刷刷地看向彭梓祺,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直直的鼻梁,小巧的嘴巴,白的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精致,还要可人,这时羞晕晕,婉若两瓣桃花,这样的美貌少 年要是换上女装…“行!当然行!”纪纲和彭梓祺立即点头如捣蒜。

四人一拍即合,于是彭梓祺便化名村儿,一名外来的娇俏村姑,在大街上那么一晃,果真被那熏心的仇员外看重“如愿以偿”地被掳进了仇府的“美人窝”中,仇员外听闻小美人已经到手,便马不停蹄地向内屋赶去…***    ***    ***    ***再说另外一边“豪客来”县中数得上号的大客栈,每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此时,豪客来的一间上房中,纪纲和高贤宁两人正在低声交谈着什么,只见两人脸上都是一副怪异的表情。

只见高贤宁眼珠滴溜一转,脑袋凑向纪纲鬼鬼祟祟道:“纪兄啊,不知你看出来了没?”纪纲心中咯噔一下,故作不知地镇定道:“看出什么?”高贤宁呵呵一笑,道:“纪兄咱都是明白人,况且我相信纪兄这几年书也不是白读的,眼光自然锐利地很。那彭公子,我看是个西贝货吧,你要真跟我说她是个翩翩美男子,我是断然不会信的,就这小模样,京城最红的兔儿爷也比不上啊!”纪纲听后哈哈一笑,拍了拍高贤宁的肩膀道:“高兄果然跟我是一类人啊,不错,那彭梓祺肯定是个绝世美人,这么一来,还真叫个女扮女装了,哈哈!”高贤宁颔首道:“不过这真可惜了,这么个美娇娘去勾引那仇秋仇老头…唉,白菜叫猪拱了,真是可惜地紧。”纪纲听闻,不心生一计,悄声道:“高兄说的对极了,这么好的姑娘,可不能让仇老头糟蹋,不然让我们这些才俊如何自处呀?我们可得『帮帮』她,可以这般这般…”两人嘀咕了一番,只听高贤宁惊呼一声,道:“这,恐怕不太好吧,太对不住夏公子与彭姑娘了,我看他们俩郎有情妾有意的,可不能被我们这般做法给破坏了呀…”纪纲不以为然道:“怕什么,那夏浔不也大大方方地把彭姑娘给送出去么,再说了,那勾引的法子,还是彭姑娘自告奋勇提的呢,我们只是再加把火而已,况且若是事成了,那以后,我们还用得着羡慕那些达官贵人的娇美妾吗?”高贤宁一拍手掌,道:“好,就依你的,呵呵,彭姑娘,你可是要多些时候,等到我们来『救』你呀!”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间房里的夏浔正在担心彭梓祺的安慰,忽然隐约听到隔壁房中两人的笑声,不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还道是两人对这次营救唐家娘子胜券在握的自信的笑声,也没太往心里去,只是想着成功之后被捧为英雄的一幕,不又有些自得起来…***    ***    ***    ***画面又回到仇员外的“美人窝”。

彭梓祺没受什么罪,仇员外的狗腿子花小鱼也知道凭这姑娘的花容月貌,很快就能成为老爷的爱宠。虽说她来了就得长住地下,永无再见天的机会,可是吹枕头风与地上地下无关,在上就能做了,因此捆绑她手脚的绳索都是柔软的布条,生怕勒伤了她娇的肌肤,影响了老爷采花的兴致不说,还多得罪了她一重。

仇秋的“美人窝”建在地下,入口在书房里。推开装了书的那排书架,就是一个秘密通道,就通向仇员外的“美人窝”,彭大美女就被关押在那里。

彭梓祺虽身为彭家这个豪门的千金,却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子,从小苦练功夫,彭家的绝技五虎断门刀深得其髓,一身武艺不可小觑。

常年练武使她的身体充柔韧,尤其是一双修长的美腿,韧而有力,可以想象要是在上乐时被那么一夹,绝对没几个人能受得了,更难得的是,彭梓祺并没有因为艰苦地练武而使皮肤变得糙,反而是越练越水,越练越白净,白里透红的俏脸一捏都能出水,任谁看了都心动不已。

这还不算,彭梓祺自己的另一个部位特别地自豪,那就是她的一双天足。众所周知,古时的女人都是要足的,而彭梓祺却因练武而逃过一劫,不同于三寸金莲那种畸形的美,她的脚的确是天生丽质,大小适中,白细腻,温润如玉,丝毫没有练武所留下的茧子,就像上好的白瓷雕砌的一般。能把这么一对美足捧在手里恣意爱怜,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不管他有没有恋足癖。

彭梓祺被捆住后,试了试绑住手脚的绳索,有把握运力挣开,便放心地任由他们摆布。不久,仇员外就兴冲冲地闯了进来:“小美人儿呢,我的小美人儿在哪?”“哈哈哈哈…”一看见彭梓祺,仇员外心花怒放地道:“小美人儿,咱们又见面啦。”彭梓祺一听到仇秋那令人作呕的笑声,心生厌恶,索把眼睛一闭,把头转向一边。

仇员外一看,还以为这小娘子已经任命,不由得心花怒放“嘿嘿…”地着手向彭梓祺走去。

彭梓祺正闭着美眸,听着那重的息声越来越近,心中天人战着:“那个老鬼就要摸到我身上了,我要不要反抗呢?不能给他白占了便宜啊。”“不行,我一还手不就陷了吗,到时候救不出唐家娘子,夏浔他们也有可能会给搭进去,那就太得不偿失了。”思来想去,彭梓祺最终决定先忍一时,看看状况再说。

这个念头刚定下来,彭梓祺就感觉到一对糙的大手按上自己坚的酥。

“唉,我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家,就要被这么一个肮脏伪善的老头给侮辱了,不管了,只要能救出唐姑娘,不触及我的底线,就再捱些时间吧。”仇员外的安禄山之爪狠狠地握住了彭梓祺那柔美的房,感受着那惊人的弹,那随着慢慢用力而微微变形的的触感,仇秋的呼吸越发浑浊起来。他一边捏,一边观察着彭梓祺的表情,发现除面色有些红润外,依旧是一副双眼紧闭,银牙暗咬的忍耐神情,就更加放肆起来。他的大拇指和食指隔着衣服找到了彭梓祺慢慢立起来的小巧头,用力地一捏,把两颗处女头捏扁。

“嗯…”随着自己感的头被羞地捏扁,彭梓祺不由自主轻哼一声,脸上泛起红晕,柔美的身子一僵,然后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

“处女!绝对是处女!哈哈,真是个感的妞啊,这次有的玩了。”仇员外喜不自。

仇员外把彭梓祺的衣服得皱成一片,领口大开,一眼就能看见里面薄薄的粉红色的亵衣。

彭梓祺秀发散,红晕颊,紧闭的双眸轻轻地颤动,实在是美不胜收。她的樱口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打开了一丝隙,透过两片粉的瓣,她娇着。

仇员外哪能经得起如此惑,一只手仍旧不放过对彭梓祺娇头的蹂躏,一只手摸上了她的粉脸,仔细地磨砂着。那妙不可言的触感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描述,仇员外迫不及待地把手指滑向了彭梓祺的樱,粉红色的两片瓣轻轻地呼着香气,晶莹透亮,而有弹。

他用两手指夹住一片嘴拉扯后放开弹回,这时彭梓祺就会难熬地低低呻一声,果真是气回肠,把仇员外的心都叫醉了。他得寸进尺地把一胖胖的手指伸入彭梓祺的小嘴里,随着那口的香津搅动。

彭梓祺正暗自忍耐,被这突如其来的玩握紧了粉拳,但最终还是慢慢地松开。

这时仇员外变本加厉地伸入了两手指,夹住了彭梓祺的小香舌左右传动,时而夹出嘴外仔细地欣赏那醉人的粉,时而伸出厚厚的大舌头狠狠一然后重重地一,两人下巴上沾了彭梓祺亮晶晶散发着香气的口水。这番动作得彭梓祺身体颤动的幅度更大,不知是情不自,还是因为初吻被夺而气得发抖…仇员外的舌头一路向下,过彭梓祺雪白的粉颈,留下一个个鲜明的吻痕,然后撕开一大片衣领布片,出感的锁骨,然后大口大口地舐,口水一路留下,直到浸彭梓祺粉红色的亵衣,隐隐可以看出两颗羞立被亵玩多时的头。

“他们怎么还不来…再用不了多久,我的上身就玩被他彻底玩遍。夏浔,你这混蛋到底在哪!”彭梓祺羞急地想着。

彭梓祺肯定是要失望了,因为她等不到夏浔他们的接应上身的衣物就已经被仇员外狠狠地撕开。欺霜胜雪的上半身体彻底暴在空气中…

(二)

“哼…嗯…嗯…”仇员外的“美人窝”里传来阵阵腻人的娇声。只见彭梓祺赤着上半身,雪白的双臂被一柔软的布条绑在身后,身子不由自主地直,樱桃小嘴难捱地微张着,杏眼有些离。这一切动作都来源于正伏在她身前恣意舐她感头的仇员外。

“嘿嘿…小美人…你这对宝贝真甜呐,怎么吃都吃不够。”说着便重重在一颗红肿充血立的头上弹了一下,坚的房起一阵令人炫目的波。

彭梓祺的身子随之像触电般得地轻轻一颤,忽地感觉有一股温热黏稠的体自下体的羞处出,沾了薄薄的亵,一股女特有的人气息悄悄地弥漫开来,因为练武的缘故,彭梓祺的粘比同龄女子更稠耿浓,味儿也更夹杂这处女的熏香与女特有的体味,令人醉。

这味道刚一散出来就被仇员外闻到了。他上瘾般地闭上眼睛深深了一口,随即亵地道:“味儿真香啊,你的汁肯定很稠吧,定能拉出一条长长地的银丝,亮晶晶的…哈哈。”彭梓祺听闻愈加地感到羞,第一次痛恨自己练武把身上的味道练得这么勾人。

只见仇员外的双手在彭梓祺的铜体上四处游走,得意地道:“小美人不要着急,待我把你身上密处好好爱抚一遍再来探索你的水帘,哈哈。”“现在么,先让我来看看你的腿,喔,真弹手啊,把子也了吧,多碍眼呐。”彭梓祺紧紧地咬着下,心里思量着:“怎么办,他要我的子了,唉,小不忍则大谋,再撑些时候吧,只要保住处女身,其他都好说,先配合他一下也无妨。”想罢,便顺从地抬起浑圆结实地股,让仇员外轻易地了子,此时,彭梓祺身上只剩下乐一条粉的亵以及一双小巧的金缕鞋,亵上面明显有一道圆形地痕,浓烈地女下体气息夹杂这处女的幽香扑面而来。

“好,实在是好,这样的香,等会儿非得把你的水全部干了不可。”仇员外说罢却跳过了彭梓祺的,糙的手掌在她修长雪白的美腿上捏,一路向下,大腿小腿脚踝。

“怎么忘了还有双鞋没呢,让我看看你的小脚丫吧。”手上不停,很快把两只鞋下扔到一旁,两只着着白色罗袜的小脚了出来。有股淡淡的汗味儿。

彭梓祺眼睛乎地一亮,这老东西还恋足?太好了,本小姐的脚这么漂亮,还怕不死你?就让你玩玩好了,到时候夏浔他们来了,看本小姐怎么治你,当我的五虎断门刀是白练的么。

想到这儿,彭大小姐一改刚刚的羞涩作风,变得主动起来。只见她睁开紧闭的双眸,扬起雪白优雅的玉颈,傲然地冷冷道:“来呀,来亲我的脚呀,,你难道不觉得直奔主题是件很煞风景的事么?”说罢就将双腿并拢抬高,把一对灵巧的脚儿送到仇员外面前,娇的脚趾蜷起又张开,时而像一朵盛开的牡丹时而像刚冒尖的新笋,配上那淡淡的汗味儿,与一股女人特有的温热的香,仇员外醉了。

“她竟有这么一双小脚儿,这真叫个无一处不美,老夫还真是福齐天啊,哈哈,定要叫人一起来享受一番。”想罢便拍两下手,很快就从门外走进两个男子。其中一人柔面色稍苍白,眼里有种隐藏着的深层阴郁;另一人是个彪形大汉,生的犷而壮硕,嘴的络腮胡。两人一前一后,步伐一致地进入了房间。

他们都是仇员外平时一同乐的狐朋狗,三人经常凑在一起找上十来个美女子开无遮大会,被他们糟蹋的女人不知多少。

只听那犷男子道:“还没进门的时候就问到一股极品女人的水味道,仇老大好福啊,让我来看看大哥这次又搞到怎样的娘们…”话音未落,就只见他呆立在当场,两眼死死地盯住那小巧精致的美丽脚儿,发出重的呼吸声。

旁边的柔男子虽然也是目不转睛的看这彭梓祺的玉足,但好歹还镇定些,只见他目之光道:“我对仇老大实在是佩服得无以复加,这么极品的美人都能搞到手,这么极品的脚儿,能玩上一次,死而无憾啊。”毫无疑问,这三人都是美足爱好者,浸此道多年了。

彭梓祺看到又进来两人时就有些慌乱,但随后发现他们都被自己的玉足给深深吸引后又镇定下来“只要他们不碰我那里,脚随他们怎么玩都行,顺便还能看看本小姐的美丽如何呢。”于是便装作一副羞涩的表情,娇声道:“都愣在那干什么,都捆着我了,还不敢上前么?怎么,难不成是我的脚生得不美?”那大汉一听彭梓祺黄莺一般清脆的嗓音,魂都给勾去了大半,小啄米般地点头道:“美,美…”而那柔男子则是一笑,走上前道:“姑娘之命,岂敢不从,好,就让我等好好品尝一番姑娘的脚儿!”彭梓祺听后,便向那柔男子绽放出一个勾魂夺魄的笑容,心底暗笑:“好啊,就先从你开始证明本小姐的魅力吧!”只见她轻轻地褪下白色罗袜,再高高挑起,整只玉足晶莹雪白,然而又在雪中透着醉人的红色,五玉趾,如同玉石般该纤巧处纤巧,该浑圆处浑圆,五微微弯屈的脚趾头长得很秀气,趾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还涂着粉红色的光亮的丹蔻,令人有一种想把她们含在嘴里的冲动。

玉足离了短袜的束缚更加地香热,翘美的足尖轻轻地一点那男子鼻尖,彭梓祺红着脸轻声道:“闻吧。”那柔男子已经完全陶醉了,一边深深地体会着她滑且微微的足尖点在鼻尖的感觉,一边更加深深地闻足尖的味道。他看着那弯弯趾,就如同在欣赏佳人最稳秘的羞人处一般。而那壮硕汉子则是另一番做派了,只见他一把抓住彭梓祺送到嘴边的玉足,随意地摸捏把玩起来,她那香软滑腻的玉足,顿时在糙长老茧的大手中变形,时而玉红的足尖被玩的折翘而起,时而五的手指,野蛮入五粉的玉趾隙之中。

“嗯…好奇怪的感觉…两个人的作风完全不同,这么肆无忌惮地玩我的脚…是要留给未来的夫婿的呢…”彭梓祺想到这,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身影——赫然就是那个可恶的夏浔。“哼,叫你平时那么风,去欺负人家孙家母女,这次就全当惩罚你以前的作为好了…但是,嗯…呵…呵,被两个下作之人这样的玩自己私密的部位,实在是有些不甘心…”正这样想着,那大汉已经一口含住彭梓祺的大半玉足,痛痛快快品尝起来。

他仔细地着一只又一只玉趾,连脚趾也绝不放过,而后还要反复地用他又又肥的大舌头,着那粉的空虚的脚底。

彭梓祺整个人一种难耐的神情“呵…呵…”地轻轻娇起来…那柔男子丝毫不着急,反而像是研究青瓷古董一样仔细地抚摸观察着彭梓祺的小脚,他将彭梓祺那美丽脚掌上的五白玉一般的脚趾头慢慢向往后拉,将纤柔白腻的脚丫扳直,使脚掌心浮出白的筋,隐隐地浮现出一种幼的粉红色。

他用食指的指甲在她的脚掌轻轻刮一条线。

彭梓祺随着他的动作“啊”地羞叫一声,全身的粉肌突然僵直,身子不由自主地立起来,小中的水汩汩地出,粉的随着的润把亵前的一小片布片都了进去,勾勒出她处女下体的完美形状。

随着叫声,彭梓祺缩紧的脚掌向反方向翘起,可爱极了。那柔男子看到彭梓祺这样的感可人,顺势在另一只脚掌同样划一下。

“呀啊…不要啦…好难过…”彭梓祺全身像被电通过似的烈颤抖着,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他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他修长的手指时而顺着彭梓祺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时而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脚心;有时拨开她的脚趾,搔着她感的趾。

“哈…哈…别划,停啦…好…哈…”彭梓祺娇俏的身子左右躲闪,呼吸越来越急促,完全没了刚刚的从容。

不多时,她的一对美足就被啃得又红又肿,是口水的雪玉足闪烁着靡的光泽。

两人终于放过了彭梓祺的小脚,那大汉擦了擦口水,意犹未尽地道:“真过瘾呐,不过,接下来,我们也该进入正题了吧?”在一旁井井有味地看了半天戏地仇员外诡谲地一笑,道:“张兄别着急,那最妙的地方还得留到最后想用,在此之前么,难道你不想让这美娇娘帮你品一品箫?”那姓张的大汉一听便蠢蠢动起来,下身的早就朝天立,一听仇员外的这个提议,幻想着这美人的小口被自己的撑,口水下的场景,竟险些把持不住了出来。

“好,就依仇大哥的,先一下这小娘们的小嘴,哈哈。不过,纵然不开她的苞,看看总是可以的吧?”彭梓祺一听他们要看自己的,登时就有些急了“这怎么成,了子,要他们忍不住该怎么办,要动手么,不行,他们三个是男人,而我只不过是个弱女子,就算是有些功夫底子,但刀不在手实力根本发挥不了三成,现在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实属不智,还是关键时刻出其不意效果最佳…”于是乎,习惯于自我安慰的彭大小姐原本绷紧的身子就又放松下来。

“张兄说的是,仇老大,就让我等开开眼如何?”那柔男子一旁附和道。

“呵呵,这就等不及了?好,那就让我们一起大眼福。”仇员外说罢,便用力一分彭梓祺的一双美腿,隔着她的亵在上了几下,使得房内的女体香更加浓郁,彭梓祺随之轻哼了几声,脸红红地看着他的动作,只见仇员外抓住她的粉亵用力一扯,少女仅存的那条丝质亵顿时化作碎片纷飞。由于双腿被大大分开的姿势,女最神圣私密的部位完全暴在三个男人炽热的目光下。

这下彭梓祺真被剥成了了一只可爱的大白羊,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不要看啦…好羞人…”彭梓祺羞地想闭合双腿,却被那张的大汉用强健的双臂死死得撑开。

彭大小姐双腿间柔美的曲线就清晰地暴在三个男人眼前了,中间出那一片片雪白的肌肤,白得耀眼,粉红娇的似乎一碰就会化掉,让人不忍碰触,那双玉腿间两瓣粉的花瓣微微颤抖着,晶莹的汁将两片花粘的滑透亮,紧绷的在暧昧的目光下泛着白色的光芒,被浓稠浸的淡褐色的菊窝一张一合,似在邀请他人的爱抚。一丛柔软细密的黑色顺从的贴上,三人猥琐的视线在颤抖的花间游移,彭梓祺被这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心慌慌的,连那原本紧闭的都开始微微地颤抖打开。

仇员外把彭梓祺轻轻抱起,摆成狗爬的姿势。

彭梓祺愈加羞涩,俏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忍不住喊出声来:“你们要怎么样嘛…这姿势好羞…嗯…放开我,别摸我那里…唔…呜呜…”话音未落,她的樱桃小口就被一条硕大黑的茎入,整个口腔被紫黑的头得的,没有一丝隙。彭梓祺使劲地摇着企图甩出那令人作呕的玩意儿,奈何尖尖的下巴被狠狠地捏住,加之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实在是有心无力。

她抬起头,是那个野的蛮汉,她只能冷冷地看着他,充野和傲气的双眼充了愤恨。

那大汉把如愿以偿地入彭梓祺的小口后,被那热紧致的小嘴一裹,马眼立刻出些许粘,茎不由得抖了几下,眼看就要发而出,就见他快速地在自己的会处点了几下,然后深一口气,总算把那已经到道口的给了回去。

停了片刻,他准备开始送,却发现自己的被彭梓祺死死地住,根本不得动弹,望着彭梓祺那煞气人的美丽双眸,他不由得苦笑一声向着那柔男子看去,想要寻求帮助。

那姓林的柔男子似发现了大汉的窘境,哈哈一笑道:“张兄莫急,小弟自由办法让她顺从的品箫。”只见他小心翼翼地用两指撑开彭梓祺的两片,出里面鲜红的,一股靡的处女下体气息扑面而来“真浓郁啊,这味道,熏得我都快醉了。”他又伸出一只手,慢慢的翻开彭梓祺的蒂包皮,将那早已充血膨立的蒂暴出来,然后重重地一捏。

“呀!停啦,停啦…呜呜…”彭梓祺被这么一下得花枝颤,不由自主地松开了那大汉的,下体花“嗤”地一下出一股白色的粘稠体,了那柔男子一脸,一连了三次,余下的残顺着粉腻的大腿缓缓地下。

“呀,真是难得,妙,实在是妙。”那柔男子一摸脸,将那味与幽香十足的体抹进嘴里,砸吧了几下嘴,陶醉地道。

“然后么,就让我来看看小娘子的贞洁象征吧。”他把彭梓祺的花张开到最大,里面结构复杂的在羞涩地动,一张银色带孔的薄膜紧贴在道壁上,遮住了惑的子。

“太美了…”他说着就把一细长的手指慢慢地捅进了彭梓祺的花径,万分小心,没忘了仇员外不可破她身子的叮嘱。

彭梓祺感受到处女道被人侵犯,汗都竖了起来,细腻的皮肤起了细密的皮疙瘩,她又不敢太过剧烈的晃动身子,唯恐一个不小心被那手指戳破了处女膜,只能跪伏着把身子向前倾,与那手指拉开点距离。这样一来,就像是她主动含住那张姓大汉的一般,那大汉眼睛一亮,哈哈笑道:“林兄这法子真真的好,这娘们果真开始主动品老子的箫了!哈哈哈哈…”柔男子呵呵一笑,道:“张兄只顾享受就是了。”他把手指又向前一送,一下就碰到了彭梓祺的处女膜,彭梓祺真是吓坏了,只能死命地向前,几乎把那大汉的连全喊了进去,简直就是无师自通的深喉技法。

那柔男子仿佛早已猜到彭梓祺的反应,在处女膜上仔细地感受一番后,就慢慢地缩回了手指。彭梓祺发现戳在自己道里的手指好像出去了,暗自松了一口气,那卡在咽喉里的感觉实在难受,就将本来大幅度向前倾的娇身子缩了回去。

谁知刚到一半,那该死的手指又捅了进来,随之可爱的小蒂也被捏,她呜呜地闷声含着,美丽的大眼睛诉说着无尽的羞愤。

那大汉随着彭梓祺不断的一前一后也跟着动了起来,她进他退,她退他进,随着彭梓祺喉头的颤动,大汉的浑身哆嗦,这可比平常美女的多了。

不过多久,他就按住彭梓祺的头,狠狠地了几下,而那柔男子也一手按着彭梓祺的蒂,一手指抚摸着她的处女膜,频率飞快地震动。

“,了…哦哦!”“呀……了…”一股腥臭的尽数进了彭梓祺的小嘴中,大汉的慢慢的软了下来。

一丝白浊的顺着彭梓祺的嘴角靡的下。

在大汉达到高的一瞬间,彭梓祺再次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让她羞愤死的失。

她那细小的道口在道出汁的时候也打开了,一股金黄的水而出近一米远,然后淅淅沥沥地到了她的足上。

在大汉出的那一刻,彭梓祺因为精神和体双重的疲惫而瘫软下来,晕厥了。

正当仇员外三人准备再进一步给彭梓祺开苞时,门外突然闪出两个黑影直奔房内三人而来,而他们却丝毫没有发觉。

似乎,援兵,终于来了…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