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极品空姐完作者不详

二十六岁的裴莉是个一七五公分高的美女,不但曾当选校园美女冠军、更是个国际航线的知名空姐;我认识她已快二年,但面对开朗大方、健美好动的她,我却始终只能偷想着她而不敢造次,因为,她是我好朋友的女人!
  
  她在三个月前已成为伟益的新娘,但我还是不能忘怀,毕竟,她是我活到三十五岁所遇见过最美的女人,尤其是她那双修长、白嫩的玉腿和那对浑圆、坚挺而硕大的双峰,更是让我为之魂不守舍。
  
  其实,在艳丽而高大的裴莉面前,我一直都有自卑感,因为我只有五尺高,还是个其貌不扬的瘦皮猴,但因为与伟益熟识的关系,就在我们的保龄球队于高雄打完赛程的当晚,我们和伟益他们夫妻巧遇在同一家餐厅,他们是随伟益的父亲招待美国客户来的,而他们一行人马上要兼程赶往屏东,但因裴莉略感不适,所以想留在高雄的饭店休息,因此,伟益匆匆托咐我护送裴莉回那家饭店后,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餐厅;伟益根本没料到裴莉和我下禢的是同一家饭店!
  
  我和周胖子一起陪裴莉回到了饭店,肥周和伟益算是死党,裴莉当然更加放心!当她有些惊喜地知道,我们的房间就在她脚下的十楼时,她大方地开了瓶XO,与我们小酌起来,我们还怕她身体不舒服,但她却淘气的笑道:「我只是不想在这种台风夜还大老远的跑去屏东,无聊透了!」
  
  没错,强烈台风似乎就要登陆,天黑时便已风狂雨骤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裴莉起身脱掉了一直罩在身上的貂皮大衣,霎时,我和肥周都睁大了眼睛,老天!裴莉身上竟然只裹着一件袒胸露背、开着高衩的紧身黑丝绒晚礼服,她那硕大的双峰几乎要完全裸露而出,谁都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戴乳罩,一对漂亮而明显的小圆点傲然凸显,而晚礼服的肩带是由精致的不锈钢链子所担任,那与她的项链及闪闪发光的长耳坠是一个系列的、还有她镶银边的三吋高跟鞋!
  
  当她再坐回沙发时,整只白嫩而修长的右大腿由衩顶完全地露出;哇塞!我整只鸡巴都硬了起来!我看着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脸蛋说:「哇!裴莉,今晚妳好美!」
  
  她睇着我笑道:「有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但肥周也说:「不、不!今晚妳连发型都特别漂亮!」
  
  是的,今晚裴莉将一头长发盘结在脑后,但刻意掉落一些发辍,那使她益加显得佣懒、性感而妩媚;她高兴的问我们:「真的很好看呀?」
  
  肥周说:「嗯、很有格调、很有味道!」
  
  我则赞道:「就像是个性感女神!」
  
  她咯咯低笑起来说:「你们两个大概喝醉了!」
  
  我想裴莉知道我们炙热的眼光从未离开过她丰满的胴体,但她好像并不在意,依旧和我们聊得非常开心。
  
  如果不是伟益的**,我和肥周绝对舍不得离开裴莉的房间,但裴莉怕说实话会惹伟益生气,并没说出我们和她在房里喝酒,只说我们球队也住在同一家饭店,不料,伟益竟然说要打**到我房内找肥周,我们这才匆忙的赶回楼下房间;伟益只是交待我和肥周台风已经登陆,他们被困在半路上的一家小旅舍,万一停电时,他要我们上楼去帮他照顾裴莉;当然,我和肥周立刻满嘴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时肥周被强拉到队长房里玩扑克牌,而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裴莉,立即又跑回去找她,顺便告诉她伟益在**中交待我和肥周的事,而裴莉只是笑着说:「只是下雨而已,不像有台风呀。」
  
  然后脱掉鞋子,斜倚在床背上看电视;那撩人的姿势霎时又令我想入非非……但这次我无法逗留太久,因为,裴莉正被萤光幕上的情节吸引住,聊了几句之后,我只得万般不愿地跑去看肥周。
  
  然而,大约十点时,强烈台风声势惊人地登陆了,没多久之后整栋饭店便陷入漆黑之中,真的停电了!我们耗了一、二十分钟才从柜台拿到腊烛,等烛光燃起时,大赢家阿亮立刻被拉回赌桌,而我赶紧拿着二根腊烛跑楼梯上楼;我可是一时一刻都没忘记裴莉。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十六岁的裴莉是个一七五公分高的美女,不但曾当选校园美女冠军、更是个国际航线的知名空姐;我认识她已快二年,但面对开朗大方、健美好动的她,我却始终只能偷想着她而不敢造次,因为,她是我好朋友的女人!
  
  她在三个月前已成为伟益的新娘,但我还是不能忘怀,毕竟,她是我活到三十五岁所遇见过最美的女人,尤其是她那双修长、白嫩的玉腿和那对浑圆、坚挺而硕大的双峰,更是让我为之魂不守舍。
  
  其实,在艳丽而高大的裴莉面前,我一直都有自卑感,因为我只有五尺高,还是个其貌不扬的瘦皮猴,但因为与伟益熟识的关系,就在我们的保龄球队于高雄打完赛程的当晚,我们和伟益他们夫妻巧遇在同一家餐厅,他们是随伟益的父亲招待美国客户来的,而他们一行人马上要兼程赶往屏东,但因裴莉略感不适,所以想留在高雄的饭店休息,因此,伟益匆匆托咐我护送裴莉回那家饭店后,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餐厅;伟益根本没料到裴莉和我下禢的是同一家饭店!
  
  我和周胖子一起陪裴莉回到了饭店,肥周和伟益算是死党,裴莉当然更加放心!当她有些惊喜地知道,我们的房间就在她脚下的十楼时,她大方地开了瓶XO,与我们小酌起来,我们还怕她身体不舒服,但她却淘气的笑道:「我只是不想在这种台风夜还大老远的跑去屏东,无聊透了!」
  
  没错,强烈台风似乎就要登陆,天黑时便已风狂雨骤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裴莉起身脱掉了一直罩在身上的貂皮大衣,霎时,我和肥周都睁大了眼睛,老天!裴莉身上竟然只裹着一件袒胸露背、开着高衩的紧身黑丝绒晚礼服,她那硕大的双峰几乎要完全裸露而出,谁都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戴乳罩,一对漂亮而明显的小圆点傲然凸显,而晚礼服的肩带是由精致的不锈钢链子所担任,那与她的项链及闪闪发光的长耳坠是一个系列的、还有她镶银边的三吋高跟鞋!
  
  当她再坐回沙发时,整只白嫩而修长的右大腿由衩顶完全地露出;哇塞!我整只鸡巴都硬了起来!我看着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的脸蛋说:「哇!裴莉,今晚妳好美!」
  
  她睇着我笑道:「有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但肥周也说:「不、不!今晚妳连发型都特别漂亮!」
  
  是的,今晚裴莉将一头长发盘结在脑后,但刻意掉落一些发辍,那使她益加显得佣懒、性感而妩媚;她高兴的问我们:「真的很好看呀?」
  
  肥周说:「嗯、很有格调、很有味道!」
  
  我则赞道:「就像是个性感女神!」
  
  她咯咯低笑起来说:「你们两个大概喝醉了!」
  
  我想裴莉知道我们炙热的眼光从未离开过她丰满的胴体,但她好像并不在意,依旧和我们聊得非常开心。
  
  如果不是伟益的**,我和肥周绝对舍不得离开裴莉的房间,但裴莉怕说实话会惹伟益生气,并没说出我们和她在房里喝酒,只说我们球队也住在同一家饭店,不料,伟益竟然说要打**到我房内找肥周,我们这才匆忙的赶回楼下房间;伟益只是交待我和肥周台风已经登陆,他们被困在半路上的一家小旅舍,万一停电时,他要我们上楼去帮他照顾裴莉;当然,我和肥周立刻满嘴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时肥周被强拉到队长房里玩扑克牌,而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裴莉,立即又跑回去找她,顺便告诉她伟益在**中交待我和肥周的事,而裴莉只是笑着说:「只是下雨而已,不像有台风呀。」
  
  然后脱掉鞋子,斜倚在床背上看电视;那撩人的姿势霎时又令我想入非非……但这次我无法逗留太久,因为,裴莉正被萤光幕上的情节吸引住,聊了几句之后,我只得万般不愿地跑去看肥周。
  
  然而,大约十点时,强烈台风声势惊人地登陆了,没多久之后整栋饭店便陷入漆黑之中,真的停电了!我们耗了一、二十分钟才从柜台拿到腊烛,等烛光燃起时,大赢家阿亮立刻被拉回赌桌,而我赶紧拿着二根腊烛跑楼梯上楼;我可是一时一刻都没忘记裴莉。

  
  我回到裴莉漆黑的房间时,她如获救星般的跟着我亦步亦趋,黑暗似乎使她变得非常胆小、脆弱,高了我一个脑袋的她,紧紧地挨在我身边,时而拉着我的手、时而由后面扶着我的肩头,一付深怕我会将她弃之不顾的模样,即使我已点好腊烛,她还是不安地偎着我;老天!我不但闻到了她的发香,也偷偷地享受着她温暖、硕大的双峰贴靠在我脑后的爽快,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小奶头的厮磨!
  
  我想哄她躺回床上,但她坚持没电不敢睡觉,而她也不想到楼下去,因为我们的队友她认识的没几个,最后,我搬了张单人沙发,和她一起坐在阳台的落地窗前,看着被强台肆虐的大街,那呼号的疾风骤雨和乒砰不绝的碰撞声委实吓人!
  
  而裴莉挤进了我的怀里,她好像真的很害怕,身躯竟然微微颤抖着,我趁机搂住她的肩膀说:「傻瓜!怎幺怕成这样?」
  
  她嘤咛道:「人家从小就怕黑嘛!」
  
  我轻抚着她的香肩说:「要是一直停电妳怎幺办?」
  
  她整个身子倾靠在我臂弯里说:「我不管,那你要整晚都留在这陪我!」
  
  这时第一根腊烛已烧光,房内又陷入一片漆黑,我骗她说:「没腊烛了,怎幺办?」
  
  她缩在我怀里说:「你在我就比较不怕、你不能离开我。」
  
  我就着夜光,仔细地端详着裴莉,而在黑暗中的她,看起来更加显得性感动人!
  
  我让裴莉挪身坐到我前面,也就是让她坐在我的两腿之间,她紧靠着我,我由后面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肩头,单人沙发变得拥挤不堪,而我俩也到了耳鬓厮磨的状况,我试探着用嘴唇碰触她的香肩、再舔着她的后颈轻声说:「妳好美啊!裴莉。」
  
  她轻喟道:「可是伟益从来就没赞美过我。」
  
  我放胆地舔向她的耳根说:「那是因为他已得到妳了,才会不再珍惜。」
  
  裴莉幽幽的说:「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得到了便不再稀奇!」
  
  我啮着她的耳朵说:「不见得如此,如果妳是我的女人的话,我一定把妳捧在手心当宝贝!」
  
  这时我的右手开始爱抚着她的香肩,而左手由她的柳腰往上滑到了她的左边乳房下,喔、真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盈地将那浑圆硕大的肉峰捧在手上……我用指尖去探索奶头的位置,而裴莉竟然没有拒绝!
  
  我在裴莉耳边说道:「妳的乳房摸起来弹性好棒!」
  
  她将整个身子往左倾倒在我身上,脑袋枕着我的左肩,眼神迷离地凝视着我说:「今晚陪着我好不好?阿风。」
  
  我侧首凝视着裴莉,老天!她是不是在要求我陪她一整晚!?这算暗示还是挑逗?妈的!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急!必须再确定……或是试探一下──裴莉是否真的想让我上她?
  
  我定定地望住她,企图能看到她的心灵深处……而她如梦似幻的眼神并没有逃避,她回应着我的凝视;好吧!我自忖着──成败就在此一举!
  
  我盯着她的双眼,缓缓地把脸凑近她,同时我一手将她的不锈钢肩带往外推,使它滑落在她的臂弯上、一手则用力握住她接近全裸的豪乳搓揉起来,然后我用嘴唇磨擦着她的嘴角说:「告诉我,裴莉,妳愿意……让我吻妳吗?」
  
  她瞇着双眼梦呓似地呢喃道:「噢、阿风……我不是都已经让你……这样了吗?」
  
  我立即含住了她微张的下唇吸啜、舔舐起来,霎时裴莉浑身颤慄、亢奋地扭动不已,她热烈地与我拥吻──一次又一次的──我们彼此贪婪的吸啜双唇,连牙齿都不放过!
  
  我俩的舌头纠缠不清、舌尖不断的翻转、不断的互呧!
  
  喔!爽死我了!裴莉温润而湿滑的舌头整片溜入了我的咽喉,那幺贪心、狂野而火热!

  
  我尽情吞咽着她甜蜜的唾液,然后,我更狂暴地报答着她,噢!我的舌尖在她的喉咙里乱闯乱躜,第一次尝到了真正接吻的美妙滋味,我们奔放的喘息声与咿唔不明的模糊话语,使我们的热吻超过了十分钟,最后,我俩的牙齿碰撞、磨擦在一块,而裴莉吃光了我给她的每一滴口水!
  
  当我们的唇舌终于分开时,裴莉的晚礼服已退到腰部,她的上半身完全赤裸裸的,一对又圆又挺、光滑白嫩、充满弹性的大奶子,骄傲而饥渴地震颤不已,「喔、真棒!裴莉,妳的奶子好大、好美!」
  
  我忍不住的赞美道,而裴莉主动的抓住我的双手,将它们带领到她的胸膛上说:「喔、阿风……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的身体吗!?……来吧!阿风……来吻我的乳房!噢……阿风…………我愿意让你玩个够!」
  
  我握着她的硕大双峰说:「噢!裴莉,没错!从我第一次看见妳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想玩妳了!」
  
  她耸身坐到我的小腹上,右手环抱着我的脖子,脑袋倒悬在椅背外喘息着说:「啊、我知道!阿风……我知道你常常在偷瞄我……我知道你老早就想……玩我了!」
  
  我没否认,我拧捏着她那对硬凸的小奶头说:「对!裴莉,我想妳这对大波都快想疯了!」
  
  她把胸膛耸高在我的下巴处说:「那幺,你还在等什幺呢?」
  
  就这样,我飞快地让裴莉一丝不挂,然后从她的右乳房开始吻起,直到她呻吟着从沙发上翻滚到了地毯上,不停地喘息着……我饱啖了她的每一吋肌肤,她41DD-23-34的一流身材,毫无保留地任我吻舐、吸吮、咬啮、啃噬,她修长完美的一双玉腿让我爱不释手、而她漂亮而淫水泛滥的小浪穴,我更是吃了又吃!
  
  我整得裴莉浑身发抖、香汗淋漓,不时发出痛快的低嚎与浪叫,但不管她如何求饶,我硬是让她无处可逃!
  
  我连她紧密的肛门都不放过,老天!我多幺乐于听着她哼哼哈哈、唧唧哦哦的呻吟声,还有那忍受着被慾火煎熬的嗥啼!多幺荡人心弦的曼妙胴体啊!
  
  她,就在我的摆布之下,彻底失去了自制,不停演出淫贱的姿势,喔!我爱死了她每一次的蠕动、摇晃、翻转和激情扭滚的体态;啊!这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了,我正玩弄着我梦寐以求的超级尤物、让她欲生欲死、六神无主!
  
  但无论裴莉怎幺哀求,我就是不马上让她得救,我迫使她在我的凌虐下连续崩溃了两次!两次我都吃光了她漫溢的淫水,我想,裴莉一定已经明白──我不只是想玩她而已、我还想要把她变成我的性奴隶!
  
  果然,聪明的她已经改口叫道:「哦,我服了你了!哥……你好会玩女人喔!哥、我是你的了!喔、哥!快来肏我吧!我愿意什幺都听你的!」
  
  裴莉扶着落地窗,半趴半站,我抓着她高抬的臀部,命令她把双脚尽可能的张开;她太高大了,我必须降低她下体的高度才肏得到!当我八寸长的大香蕉才刚顶入她的屄里,裴莉立即回头望着我轻呼道:「喔、好大、真的好大呀!」
  
  我才肏进了三分之二,她又哼着说:「噢、怎幺这幺长呀!?啊……插到底了!喔、喔……噢、噢!到底了!真的……插到底了!喔……哥、大鸡巴哥哥!」
  
  我实在太意外了!我没料到裴莉的浪穴居然这幺紧密而狭窄,抽插起来非常舒服!看来她还没被比我大的鸡巴肏过,否则,她不会如此敏感和惊奇,那不像是为取悦我而装出来的;那幺,伟益的鸡巴应该不如我了!?其实,我们这些朋友也都知道,早在伟益之前,裴莉便叫别的男人开过苞了,而且她的入幕之宾还不止一、二个!难道她从未尝过大家伙?
  
  不过,我并不急于求证,我有把握就在今晚,可以让裴莉把她的性史一五一十的全告诉我!对于一个已经出轨的女人,我绝对懂得如何逮住她的弱点;现在,我先试试她能浪到什幺地步再说!

  
  我腰一沉,狠狠地顶住她的阴核即再也不动,她等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催促我说:「哥,你怎幺都不动呀?」
  
  我抓按着她的肩膀说:「摇啊!裴莉,浪给我看!快摇动妳的屁股!」
  
  她嘤咛着左右摇摆、前迎后挺起来,速度也逐渐加快,到最后她她整个身体趴得笔直、与她撑在玻璃窗上的双臂成为水平状,而她的脑袋深垂,嘴里发出一连串痛快的呻吟,而我紧紧控制着她激烈扭动的腰肢,死命抵住她淫荡而不断求欢的臀部,哦──真爽!多幺美妙的浪屄、我可以感觉到她膨胀的阴蒂,疯狂追寻着我僵硬的龟头,而每一次的接触都让我们产生快乐的颤抖!
  
  然后,裴莉随着大量涌出的淫水,大喊道:「喔、噢!我……快要……来了!」
  
  她双腿发软、跪倒在地板上,我握住滑出来的鸡巴,再接再励插了进去,而这回裴莉被我当成了母狗,她用狗趴式承接着我强力的抽肏,她亢奋的呻吟慢慢变成了闷声的哀哦,原来,我整个人覆盖在她身上压着,双手搂抱着她的豪乳搓揉,而我不断冲刺的屁股,将她逼的连脸蛋都挤歪在玻璃窗上,她毫无空隙可以闪避,只好让我继续的猛烈冲击,我舔着她的后颈部说:「喜欢我这种干法吗?宝贝。」
  
  她努力地想转过头来,但却只能斜瞥着我说:「噢、你好狠啊!喔、阿风,你好强、好狠唷!」
  
  我得意的告诉她:「这才叫狠吶!」说着,我一手紧抓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头发,用力地往后猛扯,她的半边脸全贴在玻璃上,无论她如何挣扎,已被我冲肏到连肩膀都挤靠在窗户上,她的身体根本没转寰的余地!
  
  只听她浓浊的呼吸伴着失魂落魄的哀啼,随即,她的下巴愈抬愈高、双手胡乱的摸索、拉扯起来,她好像已被我肏昏了头,整个人似乎想要攀住落地窗的模样;我知道这种姿势让她难过极了、但是,却也使她的浪穴爽透了!「好吧!」我告诉她:「裴莉,让我教妳怎幺做荡妇!」
  
  我更加卖力地去刺戮她的阴蒂,我的顶肏速度越来越快,而她的淫水越流越多,裴莉停止了呻吟,她呜咽着低嚎道:「啊!噢!肏死我了!阿风……你是不是要肏破我的子宫呀!噢─喔─啊!」
  
  忽然,灯亮了!我停了下来,没错!电力供应恢复了,我看着趴跪在我眼下的裴莉,她丰腴而曼妙的肉体上汗水涔涔,而她蹙眉闭眼地喘息着,似乎尚未发觉灯光又已大炽,当我松开扯住她头发的左手、一面轻拍着她的脑勺说:「电来了!裴莉。」
  
  她这才像刚回过神来似的,微睁着眼帘瞥着我漫应道:「嗯……哦……我是不是……昏过去了?」
  
  这时,我才发现她左边的嘴角上,悬挂着一长串溢流而出的口涎,她脸旁的玻璃也沾满了湿粘而紊乱的唾液,连地毯都被滴湿了!
  
  我想,刚才她真的被我肏得乐昏了头!而且,我已经可以肯定,裴莉虽然够浪,但她还从没遇过像我这种尺寸的大家伙!
  
  我退出了沾满着她的淫水,却依然还硬梆梆的鸡巴说:「这样妳就乐歪了!?裴莉,我可还没开始大肏特肏呢!」
  
  她刚被我释放的身体半倚着落地窗,不过,她悽迷的眼神霎时变得明亮而水汪汪的──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直盯盯地望着我昂首傲立、坚硬怒举的弯曲大鸡巴!
  
  我看着她痴恋而贪婪的表情,我知道,我的大香蕉让她开了眼界!而且,她一定还想要的更多!不过,嘿、嘿……漫长的游戏才刚启幕而已。
  
  我快速地走回单人沙发上落坐,她才想起身,但我严厉的命令她:「不准站起来!裴莉,像刚才那样趴着、爬过来!跪着爬过来我这边。」她只停顿了下身子,但啥也没说便四肢着地,像条乖顺的母狗般一步步朝我爬行过来!
  
  我睇着她垂悬而轻荡着的那对大波、还有那双光滑、优美的修长玉腿,喔、多幺美丽的肉体、多幺漂亮的姿色!但她脸上那种甘于受辱的淫笑,虽然带着少许羞怯的表情,不过,我猜此刻的她连灵魂都肯出卖了!这放荡的美女、这大胆的淫妇,我可得好好的享受一番!她已爬到我张开的双腿之间,我指了指我僵硬的鸡巴说:「想吃吧!?婊子,要不要我喂妳吃精子!?」

  
  她仰视着我轻喟道:「哦……哥、我想吃你的大……鸡巴,求求你……给我!」
  
  我告诉她:「先从我的大腿开始舔。」
  
  裴莉立刻埋首在我的胯间,她一面舔遍我的大腿内侧、一面用她的双手爱抚着我的身躯,尤其是我的胸部及乳头,真是舒服透了!我兴奋地爱抚着她的臻首,接着她开始把玩着我的鸡巴,她双手合握住、时而轻抚、时而套弄,把我手淫的异常舒服,然后,她用她的双手和口、舌、唇、齿,还有双峰和奶头,给了我一次前所未有的空前享受,她不忘随时赞美、崇拜着我的鸡巴,每当我痛快地发出呻吟时,她总会停下来仰望我说:「哥,还要不要继续?」
  
  我凝视着她艳丽绝伦的脸庞,看着她含住或吸吮、舔舐我鸡巴时的淫猥表情,噢!这超级美女、这个我梦寐以求的一流尤物、这个比我高大许多的高贵少妇,现在已是任我予取予求的性玩具了!
  
  当裴莉第二次舔遍我的阴囊时,我问她:「妳常常这样帮男人口交吧!?要不然妳的技术不会这幺棒!裴莉,妳总共吃过多少个男人的屌了?」
  
  她看着我说:「喔,阿风,我从没这幺全心全意的服侍过别的男人,只有你!哥,我从未碰过像你这样神勇的男人、你到底要多久才会射呀?」
  
  我站起来转过身说:「先帮我舔舔屁股再说!」

  裴莉乖巧地扶着我的腰肢,细心而热情的舔遍了我瘦俏的屁股,当我张开双腿、扶住椅背时,她马上善解人意的吻噬我的肛门、然后,她灵活的舌头不断吮舐、呧刺着我的屁眼!我回头看着她熟练的动作,老天!我敢打赌,裴莉一定舔过不少男人的肛门!
  
  她发现我在看她时,反而更卖力的呧刺起来,妈的!她竟然用舌尖在肏我!而且,她成功地肏入了大约一公分多的深度!我爽得屁股乱摇的叫道:「噢!裴莉,妳太棒了!」
  
  她呧着我肛门,发出模糊不清的口音说:「唔……哥,只要你喜欢……我什幺都愿意帮你做!」
  
  我让她又呧刺了片刻之后,再也忍不住地转身过来,一把将她扑倒在地,我命令她:「张开大腿!婊子,我要狠狠地肏死妳!」
  
  她轻呼着说:「哦,别这幺急!哥,这次我们上床去、你爱怎幺玩我都可以!喔……哥呀!人家愿意当你的性奴隶!」
  
  在床上的第一回热战中,我发觉裴莉是个非常性饥渴的旷女,经过我一再的追问,她才说出原因──原来伟益只有一根不到四吋半长、比大拇指略粗了点的小鸡巴而已,而且,他永远无法维持五分钟以上,甚至经常在一、二分钟内便弃甲卸兵,根本是个不中用的东西。
  
  我调侃着裴莉说:「那妳干嘛还嫁给她?妳想哈死自己啊?」
  
  她嗔道:「我以为口交可以弥补一切,谁知道……他总是一射完便睡得像个死人!」
  
  我顶住她问:「那幺,到目前为止,我表现的如何?」
  
  她缠抱着我嘤咛道:「哦,阿风,你是我碰到过最大、最棒、最强悍的男人、你一次怎幺能干这幺久啊!?喔、你真的好厉害唷!」
  
  我告诉她:「我要肏妳肏到天亮!裴莉,我会让妳乐不思蜀的!」
  
  她淫媚地轻呼道:「呃、来吧!哥,随你玩个够!我已是你的了!」
  
  我吻着她问:「真的吗!?宝贝,什幺都会听我的啰?」
  
  她谄媚地说:「是的!哥哥,你要怎幺对我都可以!喔,哥哥,我什幺都愿意为你做!」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不过,我心底还计划着要让她的尊严,更彻底地在我的淫虐下瓦解;所以我只是叮嘱她道:「别忘记妳刚才说过的话。」
  
  我前后已换了六种姿势,肏得裴莉大呼过瘾,而她也用各种方式骑在我的硬屌上,企图得到高潮,但我却控制着游戏,绝不让同一种玩法超过五分钟;在这段时间里,裴莉已供述了她的一部份性史──像是她十八岁时,被她的专校教官骗去体育馆开苞、在和伟益结婚之前,已和十二个男人上过床等等,而她含过其中一半男人的屌、至于肛门则只被其中三个搞过,最精彩的是她的后庭是被一个老外开封的!

  
  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荷兰机长,他在飞机上的厕所里,成了第一个闯入她后门的幸运儿!我问她:「开洋荤的滋味如何?」
  
  她低笑道:「嗯,前几次比较刺激,但是……老外也没你的这幺粗长,而且,他们每次都不是很硬……也很快就射了。」
  
  我问她:「不爽妳还肯让洋鬼子玩屁股?」
  
  她不依地说:「人家有啥办法嘛!老外又特别爱搞后面,第一次差点就痛死我了!如果不是曾让二个老外干过人家的后面,我才不会懂这种玩法呢。」
  
  我调侃她说:「妳自己也很爱玩肛交吧?妳之前舔我肛门的技术可是一流的!」这回,她整个脸都红了:「哎呀!你好坏!人家那样服侍你、你还这样说……都是那个死机长,最喜欢叫人家吃他的屁眼和睪丸……你们这些男人……坏透了!」
  
  我抓狭的说:「我也把妳吃的不错吧!?」
  
  她睨着我说:「就是你那幺热情的帮人家舔那里,人家才赶快回报你呀!你还笑……」
  
  我给了她一个热吻,然后咬着她耳根说:「宝贝,现在让我给妳更大的回报吧!」
  
  从狗趴式开始,我让裴莉异常窄隘的后庭,尝到了被真正大屌闯入的滋味,她初而唉叫轻啼,继之为哼哦叹气,随后又变成高昂婉转的呻吟与哀矜的闷语,当我终于长驱直入、整只鸡巴完全没进她的屁眼时,裴莉再也忍不住地嚎叫起来:「啊……噢……喔……啊哈……呜……呜……噢……啊……肏进我肚子里去了呀!哥、喔─哥,你的龟头跑进人家肚子里了!哇!哦……呼、呼……我的肛门快裂开了……啊、啊!人家的屁股快被你撑爆了!喔、噢……哥,你要把我活活肏死呀!?……呜……哇呀!噢……哥,饶了我!求求你……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啦!哎呀……噢、我完了!」
  
  我紧抓着她的腰肢继续猛烈的冲撞,一面称赞着她结实、圆润、漂亮的臀部说:「我就是要肏烂妳的小屁股!婊子,够不够爽?说!够不够爽呀?」
  
  她开始频频回头张望,不时呼喊着:「喔!哥、爽!爽死我了!噢!我从没这幺爽过!真的!哥……今天是我这辈子被肏得最爽的一次!啊呀!哥……求求你……你干脆……肏死我吧!」
  
  裴莉的身体已被我顶到了床头,她浑身不停乱抖、不断地颠踬摇摆、激烈地扭动、起伏着上半身,她的脑袋狂晃、时而低头仆倒、时而引颈呼号,我知道她快达高潮了,我舔着她背上淌流的汗水说:「浪穴,双手扶着墙壁,我要让妳昇天了!」
  
  她马上双手撑住了墙壁,我解开她的发髻,她原已凌乱不堪的一头长发,倏地散落而下,波浪型的长发披洒在她背上,我低头吻着她的发丝,双手往下滑过她的大腿、再摸索过她浓密的耻毛,然后抵达她湿糊糊的阴户,接着我的下巴抵压着她的后背,随即我的屁股蠢动起来,展开了另一回的狂肏,不过,这次我的双手可没闲着,我的十根手指头忙着挤进她发烫的屄内,就这样,我的手指头插、揉、搓、抠、既扒又撕,几乎要把她的屄给搞烂了!
  
  裴莉爆发了歇斯底里的嘶声叫喊,在她浑然忘我的尖叫声中,我死命捏掐着她暴凸而出的阴核,令她全身不停地战慄、颤抖,直到她大量的淫水喷洒在我的双手,那温热的蜜汁持续泌流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6757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