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妈,您人设崩了!】20-21 纯爱,母子,姐控,熟女人妻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妈,您人设崩了!】20-21 纯爱,母子,姐控,熟女人妻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妈,您人设崩了!】

作者:臀控
2020年12月4日首发于禁忌书屋
字数:10117

***********************************
  PS:内群已更新至47章,可私信!!!

  感谢点赞留言的朋友,每条回复都会认真看。
***********************************

                (20)

  吃完饭,许麟独自出了门。

  心情极佳的许麟哼着歌,轻快的骑着车,快到校门口时,前面缓缓驶来一辆
崭新的奥迪A8,许麟感觉有些熟悉,似乎是每天送柳新月来上学的车,缓缓错过
时,他悄悄往车窗里打量了一眼。

  一张美伦如幻的白皙精致侧脸映入许麟的眼帘,乌黑如墨的秀发盘成一个端
庄的发髻,挺翘的琼鼻,丰润的嘴唇涂着一般人驾驭不了的大红色口红,一身青
色的旗袍包裹着凹凸诱人的身躯,待许麟想要细看时,车子已经快速略过。

  许麟只觉的一阵口干舌燥,半饷才回过神来,喃喃道:「那是柳新月的妈妈
吗?」

  来到教室,想到刚刚看见的美妇,许麟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新月的侧脸,心里
叹道:「还真挺像。」

  柳新月从许麟进门就一直用余光偷偷打量着许麟,察觉到许麟的目光一直盯
在自己脸上,她心下有些欢喜,可是当着这么多人,又有些害羞,转过头狠狠的
瞪了许麟一眼,顾颖也察觉到了许麟的目光,也狠狠白了他一眼。

  「这柳新月瞪我就算了,顾颖也冲我翻白眼是啥意思?」一进门就被人嫌弃
的许麟摸了摸鼻子走回座位。

  朱文杰等许麟坐下,贱贱的捅了捅许麟的腰间:「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
仍需努力啊。」

  许麟一瞪眼「哥哥这叫欲擒故纵,你懂个屁。」

  朱文杰一脸不屑的撇撇嘴,刚想嘲讽,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便秘的说道:
「我妈问你怎么都不来家里玩了,还问我是不是跟你吵架了。」

  许麟脑海里浮现出一张严肃与温柔并存的美艳俏脸,眼里有些欢喜还有一丝
古怪,故作镇定道:「你没跟肖阿姨说我最近要补习吗?」

  「说了,怎么没说,就是说了这个,最近我的日子更不好过了,看见我就念
叨,说许麟成绩怎么怎么好,还去补习,我怎么怎么样还天天玩电脑,烦死了,
有时候我都怀疑你是她儿子还是我是她儿子。」朱文杰一脸愤愤的抱怨。「对了,
我妈还说让你这周末去我家吃饭。」

  许麟的眼里闪过一抹怪异,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你跟肖阿姨说,我星期
六去。」

  朱文杰奇怪道:「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妈虽然严肃了点,但是对你可都是笑
脸相迎啊?」

  「哈哈,有吗?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许麟打了个哈哈,撇过头,脸上露出
一丝苦涩。

                ——

  一整个白天,课余时间,许麟都在微信上撩拨着柳新月,偶尔也会得到回复,
可是每当许麟提出想跟她单独聊天的时候就没了下文。

  「哒,哒,哒,,」

  当一阵高跟鞋踩在过道里的声音响起,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许麟伸长了脖
子,盯着门外。

  当一身连衣裙的孟萱从门口走了起来,许麟呆了,淡黄色的圆领连衣裙,身
材高挑而丰满,胸前的豪乳高高的挺立,随着走动颤巍巍的抖动,裙摆堪堪遮住
膝盖,遮住了浑圆的长腿,露出光滑白皙的小腿,乳白色的高跟鞋包裹着小脚踩
在地上发出一声声让人心潮澎湃的声响。

  许麟还是第一次见孟萱穿连衣裙,平时她都是一副正装的打扮,显得知性优
雅,此时换上淡雅色的连衣裙,更多了一分少妇的风情和妩媚,俏脸上不同于往
常的白皙,而是白里透着红,虽然距离较远看不真切,但是许麟还是觉得她脸上
的晕红应该不是化妆化的,因为化妆画不出这么自然的美。

  「嘿,许麟,你说是不是蒙牛她老公回来了?看那脸上白里透着红,十有八
九是被滋润过了。」朱文杰偷偷摸摸的凑近许麟说道。

  听到胖子的话,许麟内心一紧,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感觉像是属于自己的东
西被别人夺走了一样,心情瞬间无比糟糕。

  朱文杰奇怪的看了看许麟说道:「喂,我说蒙牛,你脸色那么难看干嘛?」

  「朱文杰!」一声清脆的冷喝,「你要是不学,不要打扰其他同学。」朱文
杰连忙缩回了脑袋。

  许麟闻声盯着孟萱的俏脸,拼命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些什么,可是看了半天,
什么也没看不出,反而被扭过头的柳新月逮了个正着,许麟脸色一苦,「唉,这
么多天估计白哄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

  许麟出声想喊住柳新月,可是张了张嘴巴却没叫出声,「被抓了个正着,还
怎么解释?还是等她气消一些再说吧。」

  许麟起身烦躁的踢了踢桌脚,背着书包骑着车出了校门,在校门口发了一会
儿呆,也不知道今天应不应该去孟老师家里。

  许麟正发愣呢,一道黄色的身影骑着小电驴径直从他身边略过,他犹豫了一
下,骑着车追了上去,打算问清楚,奋力追赶到孟萱身边,试探性的问道:「老
师,我今天就不去了?」

  「……」孟萱以为他是在门口等着自己,然后死皮赖脸的跟着自己回家,没
想到他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凤眼略带疑惑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许麟心里一阵发酸,不甘心的又说了一句:「您老公回来了?我就不去打扰
您了?」

  「……」孟萱又瞟了他一眼,还是没有说话。

  许麟看着她娇艳的脸庞,迷人的身段,想到她就要投入别人的怀抱,虽然那
个人是她的老公,但是心里还是一阵扭曲,再加上她爱搭不理的样子,嫉妒心让
许麟一下子爆发了,快速蹬了几脚在孟萱面前停了下来。

  「吱——」,孟萱一个急刹车,差点摔倒,俏脸生寒,骂道:「你不要命了。」

  许麟脸上闪过歉意,可是一想到老师就要投入别人怀抱,他就冷静不下来,
拉着脸道:「你是不是今天不想让我去。」

  「你有病啊?」孟萱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也拉起脸:「你爱去不去,反正你
也不是奔着学习去的。」

  「是不是你老公回来了,所以不想让我去。」许麟气急的质问道。

  「你有病吧?谁跟你说我老公回来了?」孟萱被他气昏了头,不假思索的反
驳道。

  「啊——」许麟一愣「你老公没有回来吗?」

  「有病,让开。」孟萱寒着脸冷喝一声。

  「噢噢,这就让开,嘿嘿。」许麟转悲为喜,满脸都是牙齿。

  孟萱只觉得莫名其妙,不再看他,板着脸骑了起来。

  许麟在原地尴尬的摸着鼻子,心里暗骂死胖子多嘴,让自己陷入误区,急忙
骑了起来,跟上孟萱。

  孟萱板着脸,从后视镜看到许麟又跟上来,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老师,我来我来。」楼道里,许麟抢在孟萱身前按下电梯键。

  孟萱对他的死皮赖脸也是无可奈可,冷冷道:「我好像昨天说让你今天不用
来了?」

  许麟站在孟萱身后,眼神贪婪扫描了一遍丰满的肉体,才讪笑道:「您是不
是记错了,您不是说让我明天别迟到吗?」

  「我说的是让你以后不用来了。」孟萱转过身寒着脸盯着许麟。

  「哦,那我听错了,哈哈。」许麟躲避着她的视线,打了个哈哈。

  「那你现在听清楚了?」孟萱的目光追逐着他的眼睛。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快进来吧老师。」许麟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
样,一脚踏进电梯里,并朝孟萱挥挥手。

  孟萱站在电梯外无语的揉了揉眉间,迈入电梯。

  门前,孟萱从包里掏出钥匙,许麟几乎贴着她站在身后,生怕她一进门就把
自己关在门外。

  「咔擦」孟萱刚推开门,就被许麟顶着走了进去,差点摔倒,急忙扶着墙,
「许麟……你干嘛?」孟萱猛的扭过头瞪着许麟。

  「呵呵,我不是怕您把我关在外面吗?」许麟干笑两声。

  「我有允许你进入我家吗?」孟萱板着脸质问道。

  「嗅……嗅……」「好香啊老师,您炖汤了吗?」许麟一边吸着鼻子,一边
自顾自的换好鞋,轻巧的绕过孟萱走向厨房。

  「……」孟萱感觉自己的拳头像是打到了棉花上,看着他走了进去,一脸无
奈的弯腰换了鞋,走了进去。

  「嘶——溜……嗯,味道真不错。」孟萱刚走到厨房就见许麟正拿着一把调
羹试着味道,她翻了个白眼走进去,蹙着好看的眉头嫌弃道:「赶紧出去。」

  「遵命老师。」许麟朝孟萱灿烂一笑,走了出去,挺直腰板坐在餐桌前等着
喝汤,不消片刻,孟萱端着一个小碗走了出来,「咕嘟——」许麟咽了口唾沫,
站起来伸手想去接她手中的碗,不料孟萱斜向一步轻巧的绕开许麟,自顾自坐了
下来,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用调羹舀起一口煲的浓白的鸡汤,轻轻吹了几下,而
后慢慢送入红嫩的小嘴内。

  「咕嘟——」许麟喉咙一阵蠕动,又吞了一口唾沫,也不知是对鸡汤吞口水,
还是对老师红嫩嫩的小嘴,不甘心的问道:「老师,我的呢?」

  「呼——呼——」孟萱仿佛当许麟不存在,轻轻嘟起小嘴吹着滚烫的鸡汤,
慢慢的把整个汤匙含进小嘴里,而后喉咙缓缓蠕动。

  许麟刚想自己走进厨房装一碗,可是看到孟萱诱惑的喝汤动作,眼珠转了转
重新坐了下来,跪在椅子上,俯下身子近距离看着老师喝汤。

  孟萱吹气的时候,许麟也跟着吹气,孟萱吞咽的时候,许麟也跟着吞一口唾
沫。

  孟萱白里透红的俏脸更添一抹羞红,嗔道:「你有病吧。」

  许麟继续趴着,眯着眼微笑不语。孟萱一翻白眼,决定不理他,又舀起一勺
鸡汤轻轻吹了起来,「嘶溜——」许麟满足的闭上了眼,喉咙一阵蠕动,「咕嘟
——,啊,,,香!」

  孟萱看着空空如也的汤匙一阵发愣,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麟得意的笑了笑,瞥见老师手上的汤匙太残留着一点鸡汤,又低下头张开
大口,像孟萱喝汤时一样,把汤匙整个含进嘴里嗦了嗦。

  孟萱愣愣的看着他把自己用过的汤匙含进嘴里。

  「咕嘟——」许麟嗦着汤匙,发出一声响亮的吞咽声,而后直勾勾的望着孟
萱,低声暧昧道:「果然,汤匙的味道都这么好。」

  「啊……」孟萱瞬间面红耳赤,惊呼了一声,触电般缩回了手,汤匙掉在桌
上发出一声脆响。「你,你无耻。」孟萱有些结巴了,虽然早已跟许麟突破了很
多不能突破的底线,可是像这么直白的调戏还是第一次。

  「呐!看!」许麟咧着嘴冲孟萱灿烂一笑,「老师我有牙齿的。」

  「你简直无赖,无耻,下流。」孟萱胀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得。

  许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拿起掉在餐桌上的汤匙舀起一口汤,一脸满足的喝
了起来。

  「你……」孟萱张了张嘴又闭上,气鼓鼓的起身走向沙发。

  许麟快速咽下口中的鸡汤问道:「诶……老师,您不喝了吗?」

  「喝你个头,气饱了!」孟萱冷冷的说了一句,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看着孟萱小女孩赌气般的模样,许麟忍着笑,端起碗也坐到了沙发上。「呼
——呼——」「嘶……溜——啊……太好喝了。」

  孟萱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手握着遥控器心不在焉的不停换着台。许麟紧跟
着她挪动了一下屁股,「嘶……溜」,孟萱烦躁的扔下遥控器,瞪着许麟嗔道:
「快点喝,喝完赶紧走。」

  许麟无比陶醉的眯起眼咽下鸡汤,说道:「那可不行,您还没帮我补习呢!」
孟萱猛的拉下脸,冷冽道:「你的目的是来补习的吗?」

  许麟仿佛没有看见她脸上的表情,笑眯眯的说道:「我可是提高了二十几分
哦,怎么了不是来补习了?还有就是,我不是来补习的?是来干嘛的?」

  「你……」孟萱脸上满是羞恼,「那我现在不想帮你补习了,你赶紧走。」

  「可是您忍心看我被英语拖累成绩吗?再说了,我别科的成绩都不错,就是
英语不好,您面子上也不好看是吧?」许麟冷静的分析道。

  孟萱怔了怔,自己的初衷不就是帮他提高英语成绩吗?不对,差点被这小混
蛋绕了进去,她猛的反应过来,说道:「可是你现在有学生的样子吗?」

  许麟闻言不但没有不好意思,低下头先喝了口鸡汤,才悠哉悠哉的说道:
「不怪我。」

  孟萱脸色瞬间无比难看,深呼吸了一下,强忍着动手的冲动,语气冰冷的质
问道:「那是怪我吗?

  许麟轻轻放下碗,面不改色的直视老师的眼睛,低声道:「怪你太美。」

  怪你太美……孟萱瞬间面红耳赤,这个理由让她既欣喜又觉得荒唐,偏偏又
有一种小鹿乱撞的感觉,一肚子的怒火不知道该怎么发出了,,有些慌乱的避开
了许麟火热的视线。

  许麟坐进了一些,轻轻拉起老师的手,轻吻了一下。「呀——,你干嘛。」
孟萱触电般缩回手,羞恼的瞪着许麟。

  「嗤嗤……」许麟忍着笑,缓缓凑近她的脸庞。孟萱想躲,可是又不想在大
男孩面前认输,强撑着板起脸,可是嘴巴却不利索,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你。你……你要干嘛?」

  许麟的鼻尖几乎顶在她鼻尖上,暧昧的说道:「您知道您有多美吗?特别是
现在,脸红的样子,美到让人窒息。」

  孟萱颤抖着声音说道:「许麟……你别太过分了。」

  许麟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坏笑,「叭——」的一声,在老师的柔软的嘴唇上亲
了一口,痴迷的望着她的眼睛道:「早些我以为你老公回来了,你知道我那时候
的心情吗?我嫉妒的要发疯。」

  孟萱在他放肆的亲吻下怔住了,惊讶的微张着红唇,露着一抹洁白的贝齿。

  「我知道您会说你老公回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心
里很难受,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当我知道他没回来的时候,我又很开心,
可是开心完,我又难受了,因为我知道他迟早会回来,早几天和晚几天的区别,
我很嫉妒他,我……」

  「别说了!」孟萱猛的大声叫道。

  许麟脸上露出倔强:「我要说,我……」

  「我让你别说了。」孟萱猛的推开许麟,眼里泛起水雾。「你有什么资格嫉
妒他,我是你的老师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
什么?」

  「我知道!我……」

  「你知道个屁!」孟萱气急之下爆了粗口。「你才几岁?你现在应该把心思
放在学习上来,而不是,,,我跟你只会是师生关系。」

                (21)

  许麟倔强的反驳:「我不管什么狗屁师生关系,我只知道我喜欢你。」

  「呵——」孟萱冷笑一声,讥讽道:「喜欢?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先不论
我们的师生关系,也不论我已经结婚,我大了你十岁,怎么?你要娶我?」

  「我……」许麟张了张嘴。

  「怎么?说不出来了?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孟萱双手抱在胸前
缓缓说道。

  许麟张了几次嘴,却都发不出声音。

  「你还小,成年人的世界你还不懂,等你进入社会慢慢你就懂了,成年人的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一个家庭的组建也不两个的事。」

  许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或许根本就反驳不了,默默的低下了头。

  孟萱眼里闪过一抹心疼,但是并没有去安慰他。

  半饷,许麟抬起头,带着希冀的问道:「那您喜欢过我吗?」

  面对许麟满是希冀的眼神,孟萱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坚定的摇摇头,轻轻吐
出两个字:「没有。」

  许麟不相信,他不相信老师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脸愕然叫道:「不可
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只是个小屁孩,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孟萱看着许麟针
锋相对。

  「可是你为什么愿意跟我那样?」许麟两眼通红,还是不相信,心里还有一
丝侥幸。

  孟萱撇过头,不去看他通红的双眼,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心软,「你想多了,
我只是可怜你。」

  我只是可怜你……

  许麟浑浑噩噩的从孟萱家里出来,满脑子都在回荡着这句话。

  许麟没有选择回家,因为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他现在颓废的样子,特别是妈妈,
她不想让妈妈担心,他独自来到江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可怜我,呵——」「噗通——」,「可怜我!」「噗通——」「我不用任
何人可怜我。」「噗通——」

  许麟不断拿起地上的石头用力扔进水里,仿佛在发泄心里的不满。

  一个小时后,许麟定下了扔石头的动作,两头撑在身后看向被落日的余晖染
得通红的天空。

  「其实她说的对,她凭什么喜欢我?看脸吗?」许麟自嘲一笑,脸上满是苦
涩。

  「嘿——,小伙子,干嘛呢?」粗犷的声音打断了许麟的多愁善感,转头望
去,只见一个中年大叔穿着工装骑在电动车上,露着一口大黄牙正着冲自己笑。

  许麟挤出一抹苦笑,颓废道:「失恋了大叔。」

  「嗨,失恋正常,可别想不开啊,哈哈哈。」虽然许麟感觉大叔好像在嘲笑
自己,但是他没有证据,因为老师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不至于大叔,刚下
班啊?」

  「对,刚下班,又赚了200 块今天,哈哈哈。」

  「您收徒弟吗?我跟您混怎么样?」许麟笑着回了一句。

  「那可不行,小伙子还是要好好读书,将来赚大钱才不会被女孩子甩,现在
这个社会靠脸可吃不了饭,哈哈哈,先走了小伙子,赶紧回家吧,不然家里人该
担心了。」

  许麟笑着跟大叔道了再见,陷入了沉思。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许麟起来拍了拍屁股,捡起地上的石头,用力甩向湖中
间,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自语道:「那个大叔说的对,有本事才不会让人可怜,
见鬼的可怜。」

  「咔擦。」许麟刚推开家门,妈妈的房门就在第一时间打开了,不等妈妈说
话,许麟就笑着说:「妈,以后我回来您就不用出来了,早些休息吧。」

  阿里娅怔了怔,感觉儿子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也没有多想,欣慰的点了点
头,还是问道:「吃过了吗?」

  虽然只是喝了一点点汤,但是许麟还是不舍得再折腾妈妈,笑着点点头说:
「吃了。」

  「嗯,快去洗澡睡觉吧。」阿里娅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许麟痴迷的望着妈妈的背影,满足的笑了笑。

  星期三。

  许麟打开门,发现两天没见的姐姐正坐在餐桌前吃着饭,疑惑道:「今天怎
么又起这么早了?」

  「本小姐心情好不行啊?」许麟看着姐姐满脸笑容,也忍不住笑了笑,问道:
「是有什么好事吗?」

  许珂傲娇一笑:「哼哼,今天考完试,我就解放咯。」

  许麟有些羡慕,酸道:「有什么了不起,再过十来天我也放假了。」

  「切,那不是还有十来天吗?还有,秦姨让我放假了去上海玩。」许珂满脸
笑容炫耀道。

  许麟眼睛一亮,脑海里闪过一张美艳的脸庞,希冀道:「啊?这么好,没有
邀请我吗?」

  「切,邀请你干嘛?你长得那么丑,咯咯咯……」许珂说着说着自己一阵花
枝乱颤。

  对自己颜值有绝对自信的许麟根本不在意姐姐的调侃,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
张娇媚的脸庞上,满眼赞叹。

  「啐——」许珂笑着笑着发现弟弟一直盯着自己看,俏脸泛起两朵艳丽的晕
红,轻啐了一口,慌忙扭过头。

  许麟得意一笑,走进厕所洗漱完坐到餐桌上。

  阿里娅刚好端着粥从厨房里出来,一家三口安静的吃着早餐。

  「你秦姨让你什么时候去上海?」吃着饭阿里娅随口问了一句。

  「秦姨说让我考完试休息几天就去,说让我去她公司实习,随便陪陪她。」
许珂停下筷子,眼里闪着对大都市的向往。

  「你自己怎么想?」阿里娅问。

  「我想哦,考试完在家里陪几天亲爱的妈妈,然后就去,毕竟秦姨刚刚离婚,
我也想去陪陪她,刚好可以实习,提前适应一下上海的生活,如果录取通知书下
来,能考上复旦的话,我就直接留在上海了,毕竟跑来跑去也要花钱。」妈妈一
个人上班养着两姐弟,日子过得并不宽裕,许珂首先想到的是帮妈妈省钱。

  阿里娅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你也长大了,自己拿主意吧,有
你秦姨在我也放心,你秦姨刚离婚,你好好陪陪她吧。」

  「嗯!谢谢妈妈。」许珂说完在妈妈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哎呀,你看你,都是口水。」阿里娅嫌弃的抹了抹脸,许珂不以为意,搂
着妈妈的肩膀歪着头靠在她肩膀上。

  「没有邀请我去吗?还有,秦姨离婚了我怎么不知道?」许麟憋了半天终于
插上了话。

  「去,小屁孩懂什么,告诉你干嘛?」许珂横了弟弟一眼,接着说道:「咱
俩都走了谁陪妈妈?是不是傻?」

  「嘿嘿,也对。」许麟摸了摸鼻子,让妈妈独自一个人在家许麟也不放心,
更不舍得。

  「你要是想去,放假后也去吧,去玩玩。」阿里娅好笑的看着儿子。

  「不用了妈妈,我舍不得您,我在家陪您。」许麟突然想到,姐姐走了,家
里不就剩下自己和妈妈了吗?心里不禁一阵骚动。

  「切,马屁精。」许珂看着妈妈脸上露出一丝欣慰,忍不住酸道。

  「看你高考的份上,懒得跟你计较,等你考完,哼哼。」许麟狠狠盯了一眼
姐姐娇嫩的红唇。

  许珂哪不知道他说什么,羞红了脸,不敢反驳,连忙低下头,生怕被妈妈看
出异样。

  阿里娅还在感叹儿女的成长,并没有注意到姐弟俩之间的暧昧。

  吃完饭,许麟独自一人出了门。

  路上又碰到了每天接送柳新月的车,可是这次车窗是关上的,许麟什么也没
有看到。

  走进教室,许麟特意绕了一圈,从柳新月面前经过,轻轻咳了一声,虽然已
经做好了被柳新月嫌弃的准备,可是少女连余光都没有看自己一下,还是让许麟
有些难受。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许麟也习惯这种冷战的节奏,加上昨晚在江边和工地大
叔聊了几句,许麟无意中也想通了许多。

  来到座位上,跟胖子,猥琐聊天打屁,时间过得飞快,上课下课,一天时间
匆匆而过,课上许麟见到了孟萱,他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目光平淡的对上
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匆匆接触一下就移开了视线,因为那句可怜,成了许麟心
里的一根刺,他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自己不会再让任何人可怜自己。

  下了课,许麟没有回家,因为他并没有告诉妈妈以后不会去补习,所以他还
是决定两个小时之后再回家,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逛着,许麟想找个工作,因
为他想通过这个暑期来锻炼自己,他迫不及待想踏入社会,迫不及待想蜕变成一
个男人。

  许麟并没有着急觉得找什么工作,第一因为他还没放假,第二这个东西也不
是他能够选择的,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逛了半天,他随便找了家面馆,
吃了一碗面就回了家。

  许麟虽然已经跟妈妈说过,自己回来的时候她不用再出来,但是当他打开门
的瞬间,房门还是在第一时间打开了,许麟不等妈妈开口,笑着说道:「吃了,
现在去洗澡,洗了去睡觉。」

  阿里娅愣了一下,白了儿子一眼,娇嗔道:「都会抢答了?」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生的,这脑子必须跟我妈妈一样聪明。」

  「噗呲——」阿里娅没忍住,笑了出来。

  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粉白黛黑,妈妈一笑,许麟脑
子瞬间闪过一堆形容词,目光都有些呆滞了。

  阿里娅看儿子又陷入呆滞,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

  「咔擦……」正当气氛有些暧昧之际,许珂从门里走了出来,「哟,高中生
回来了。」

  看见女儿出来,阿里娅松了一口气,「你们都早点休息。」说完匆匆回了房
间,坐在床头,蹙着眉头,「怎么办?小麟看我目光已经越来越……」想了半天,
阿里娅叹了一口气,缓缓躺到了床上。

  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洒了进来,照在阿里娅的身上,仿佛给她度上了一声圣洁
的光辉。

  客厅内。

  「你干嘛?」许珂正绷紧小脸,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

  「你说呢?」许麟背着手脸带坏笑,眼神如饿狼般盯着姐姐,一步一步的逼
近。

  「啊——」许珂发出一声低呼,她已经退到了墙角。

  许麟快步上前两步伸出双手把姐姐壁咚住,缓缓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一圈
嘴唇,坏笑道:「考试考完了?」

  「废话,你,你别乱来,我叫哦。」许珂伸手按在弟弟的胸膛上。

  「吧唧——」许麟有恃无恐的用力啄了一下柔软红嫩的小嘴,邪笑道:「叫
啊。」

  「啊——」许珂像是受惊的兔子般浑身抖了抖,满面通红,结巴道:「你你
……大胆。」

  「呵……大胆?」许麟直接伸手绷着姐姐的俏脸,固定住,低下头吻上了她
的嘴角,再慢慢的吻上她的红唇,缓缓伸出舌头轻扫着洁白的贝齿和柔软的牙床,
渐渐的,舌头撬开了贝齿直入口腔,细细的品尝起来姐姐口中的香津。

  「嗯……」许珂直到弟弟的舌头闯入口中,才惊醒过来,双手抵在弟弟胸前
用力想推开他,舌头用力想把弟弟的舌头顶出口外,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样的反
应在许麟看来就像回应他的热吻一般。

  许麟火热的舌头上下飞舞,勾缠住姐姐的丁香小舌浅嘬深吸,越吻越激烈,
许珂渐渐的无力招架,身子一阵发软,无奈之下伸手搂住了弟弟的脖子止住要软
倒的娇躯。

  「滋滋滋——」安静的客厅,舌头交缠的声音让气氛无比暧昧。

  半饷,两人缓缓分开嘴唇,一缕暧昧的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嘴唇。

  「呼……呼……还不松开我?」许珂低着头不敢看他,无力的锤了一下弟弟
的肩膀。

  「再亲一次。」

  「不许……唔……」许麟再次吻住姐姐,强势而不失温柔,由浅吻变为深吻,
仿佛要将对姐姐的爱意全部宣泄出来。

  许珂脸红的不成样子,一副娇柔无力的模样低声道:「可以放开了吗?」

  「嗤……」许麟得意的嗤笑一声,「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平时的凶劲呢?」

  许珂还是不敢看他,羞恼的拧了弟弟一把,咬了咬银牙嗔道:「看你得意多
久。」

  许麟紧紧搂住姐姐的细腰,宣誓般说道:「我有预感,我要得意一辈子,这
辈子你都别想跑。」

  许珂低着头,嘴角露出一抹极美的浅笑,嘴里轻「呸」了一声,没有说话。

  许麟一脸满足的搂着姐姐,也没有说话,对姐姐他是爱多过欲,虽然反应也
很强烈,但是却不会有那么强烈想要占有姐姐的冲动,他更享受这种跟姐姐之间
那种亲情夹杂着爱欲的感觉。

  安静的客厅内,许麟突然问道:「什么时候去上海?」

  「秦姨给我订了星期天的票。」

  「这么急?」

  「嗯,我自己要求的,秦姨对我们这么好,她现在心情不好,我想早点去陪
陪她。」

  好一会儿,许麟才轻「嗯」了一声,他虽然不舍,但是也没有多说,毕竟这
些年,秦姨对姐弟俩就是当亲生子女一样看待,「等我一下。」许麟说完松开姐
姐走进房间。

  许珂疑惑的靠在墙上,不知道弟弟要干嘛。

  姐弟俩口中的秦姨,名叫秦霜,跟阿里娅同岁,两人是大学同学,当时并称
复旦两大校花,如果说阿里娅是雪山上的白莲,那么秦霜就是热情的玫瑰,为人
大方开朗,脸上总是带着迷人的微笑,家里是上海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大学毕
业后就被家族安排嫁给了一个大家族的纨绔子弟,俗套的家族联姻,秦霜虽然一
万个不愿意,可是却没法忤逆家里的意思,后来因为不能生育,夫妻俩貌合神离,
终于在上个月离了婚。

  「呐,给你。」许麟从房间里出来,手握着一个小纸包。

  许珂疑惑的接过,慢慢拆开,一张张红色的老人头露了出来,「哇——,你
哪来这么多钱?」

  「这是我存的压岁钱好吗?三千块。」许麟眼里闪过一丝心疼,这可是他从
小存到大的压岁钱啊。

  许珂两眼冒出小星星,可是马上又瞪起眼,拧住弟弟的耳朵,娇嗔道:「上
次让你借我一百块买裙子,你说没钱。」

  许麟拍下她的手,拉着脸道:「你还敢说,你都买了多少裙子了,就知道买,
也没见你怎么穿,今年夏天我给你算算啊,单单短裙都买4 条,还没算上衣和内
衣,每次都从我这里扣钱,我要是不藏的紧一点,这点钱早就被你扣完了。

  许珂被弟弟训的垂下了脑袋,几乎陷到了饱满的酥胸里,红着俏脸,不好意
思的说:「人家忍不住嘛。」

  「忍不住买也就算了,可是你看你买的,就说那条鹅黄色的短裙,去年夏天
买的,到今年两个夏天就见你穿两次,白色那条也就穿3 次,还有……」许麟正
义愤填膺的数落着,突然感觉姐姐的眼神越发古怪了起来。

  「那啥,没事了,我先回屋了,您也早点睡啊。」许麟用上了敬称,一脸讪
然边说边退。

  「许麟……」许珂满脸通红,咬着银牙瞪着弟弟低骂道:「你这个大变态,
你……」

  「拜拜——」「砰」许麟快速窜入门内,反锁住门才松了一口气,这下暴露
的太彻底了,把自己早就打姐姐主意的意图给暴露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8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