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花都龙奇谭】第一章 双姝争艳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花都龙奇谭】第一章 双姝争艳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花都龙奇谭】

作者:唯我独淫
2021/02/26发表于:SexInSex
字数:6000

             第一章  双姝争艳

  欢迎来到神奇世界!

  大家好,我叫龙皓云,将来必定成为海王的男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从小便拜师学艺,修习天下第一神功——八荒六合
唯我独淫功,光听名字就知道屌炸天,就问你服不服?

  我妈名叫白语薇,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受到传统文化熏陶,温婉娴雅,秀
外慧中,上大学时遇到我爸,被他的才情吸引,最后理所当然地走到了一起。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我八岁那年,老爸去美国出差,遇到恐怖袭击,不幸遇
难。妈妈得知消息后,伤心欲绝,准备自杀殉情,幸好被及时拦了下来。然而福
无双至,祸不单行,几个月后,外公、外婆驾车时发生车祸,没有抢救过来。

  重重打击之下,妈妈病倒了。家庭温暖是妈妈的心灵寄托,如今家破人亡,
妈妈就好像缠绕在枯树上的藤蔓一样,生机即将断绝。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妈妈
在重病之中,似乎想起了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于是病情逐渐好转,最终恢复正
常。

  从那以后,妈妈将全部身心寄托在我身上,不管吃喝拉撒,还是衣食住行,
全都照顾得妥妥帖帖,甚至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托关系成为我们班的英语老师,
整天跟我黏在一起,一度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恋子癖。

  小学毕业时,我的淫功已经打好基础,师父告诉我,如果想更进一层,必须
百无禁忌,以童男之身,跟妈妈阴阳双修,在此之前不能泄精,否则前功尽弃,
只能永远当小瘪三。

  不管糟老头子是否忽悠我,反正我对妈妈垂涎已久,正好借此机会,完成夙
愿,哇哈哈哈……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我的大雕早已饥渴难耐!

  回家以后,我不停地进行试探,没想到妈妈竟然拿出一堆资料,娇羞地给我
补习生理卫生知识。

  What the fuck?

  她指着书本上的裸男裸女,虽然满脸通红,但还是口若悬河,不时蹦出几个
淫秽的字眼,像什么阴茎、龟头、精液、手淫、高潮之类的,更是让她连耳根都
红透了。

  「妈,你到底想干啥?」

  「你刚进入青春期,有恋母情结很正常,妈妈怕你误入歧途,所以找到这些
资料,想让你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需求,免得以后做事太冲动。」

  「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更冲动。」

  妈妈看到我胯下的大帐篷,竟然没有大发雷霆,反而柔声安慰我:「如果你
实在胀得难受,那就自己解决一下吧,但是不要做得太多,免得伤身子。」说完
便跑回自己的卧室,并将门紧紧反锁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破功夫,不但要以童男之身修炼,还要跟自己妈妈乱伦才能
更进一层,关键还不能强来,什么强奸啊、下药啊都不行,非得妈妈心甘情愿才
行。

  我顶你个肺,糟老头子你不是在玩我吧?

  此后三年,我便跟妈妈开始了拉锯战,对于我的言行挑逗,妈妈见招拆招,
防得滴水不漏。但是,嘿嘿嘿……防守总是被动的,迟早会被攻破,只是苦了我
的小兄弟,每天都硬邦邦的,好像随时都会爆炸。

  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每天除了练功,就是挑逗妈妈,偶然间,竟然发现
了她的破绽,嘿嘿嘿,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那是个炎热的下午,我出门准备去师父那里练功,走到半路发现手机没拿,
于是原路返回。刚走到门口,由于常年修炼,耳力异于常人,竟然听到里面传来
一阵压抑的呻吟声。

  莫非……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到妈妈的卧室前,轻轻推开房门,只见
妈妈躺在床上,雪白的玉体未着寸缕,星眸半闭,左手拿着我昨晚换下的内裤,
一边嗅闻上面的气息,一边揉搓自己的小穴,水滴状的美乳高高耸立在胸前,随
着身体不停晃动,两颗红彤彤的葡萄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咬两口。

  「啊……嗯……龙儿……龙儿……妈妈不行了……妈妈要去了……啊……要
去了……」

  妈妈右手的动作陡然加快,不一会儿便全身紧绷,达到了高潮。

  亲眼看到妈妈自慰,我终于忍无可忍,三下五除二脱光身上的衣服,走到床
前,淫笑道:「妈,你已经爽过了,能不能帮帮我?」

  「龙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妈妈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跳,睁眼看到我
的大鸡巴近在咫尺,连忙将眼睛闭上,拉过旁边的薄毯包住自己,急声道:「你
快出去!呜呜呜……妈妈没脸见人了。」

  遇到这种情况,傻子才会出去。我赶紧爬上床,将妈妈抱进怀里,一边上下
其手,一边胡说八道:「妈,求求你,救救我吧!如果你再不跟我阴阳双修,我
马上就要死翘翘了。」

  妈妈从薄毯里探出头来,眼角犹自挂着泪珠,关心道:「你说的……是真的
吗?你师父当初可没说练功这么危险。」

  「妈,你要相信我,我怎么会骗你?」我知道妈妈心里已经接受了,只是还
需要为自己找个借口,于是一边满嘴胡话哄骗她,一边慢慢拉开薄毯,露出她曼
妙的玉体。

  「龙儿,只要跟妈妈那……那个,就能救你了,是吗?」

  「是啊,妈,求求你成全我吧。」

  「那……那你来吧。」

  妈妈认命似的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胸口急剧起伏,而我则好像
听到仙乐一样,立即一个饿虎扑羊,将妈妈放倒在床上,手握肉棒,找准洞口便
向里冲。

  「啊……痛……龙儿……你……你轻点……妈妈很久没做过了……」

  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让我丧失了理智,竟将学到的淫技忘得一干二净,幸
好妈妈的呼痛声惊醒了我,连忙低下身子,吻住妈妈的樱唇,同时运转淫功,双
手到处抚摸,寻找敏感带,肉棒则借助淫液的润滑,慢慢钻进了小穴深处。

  「啊……好深……顶到子宫了……」

  「哦……好紧……妈妈……你夹得我好爽……」

  我和妈妈同时呻吟一声,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女人的小穴各不相同,有的深,有的浅,有的松,有的紧,所以肉棒并不是
越长越粗越好,只有长短粗细恰到好处,才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爱不释手。

  嘿嘿嘿,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我默运淫功,根据妈妈小穴形状,调整肉棒的长短粗细,使两者完美契合。

  「咦,龙儿,你的那个怎么还会变?」

  「哇哈哈哈……这就是八荒六合唯我独淫功的神奇之处了,妈妈,好好享受
吧!」

  我开始挺动肉棒,由慢到快,在妈妈的淫穴里不断摩擦,不管是隐藏的G点,
还是其它深沟险壑,通通都能刺激到。

  妈妈空虚许久,哪受得了这个,开始的时候还能咬牙坚持,不一会儿便沉溺
其中,欲罢不能。

  「啊……龙儿……好舒服……吻我……妈妈……妈妈想亲你……快……快亲
亲人家……」

  我再次低下身子,与妈妈唇舌相交,妈妈紧紧地抱住我,双腿盘上我的腰,
好像无尾熊一样。两具饥渴的肉体互相碰撞,打破禁忌的枷锁,母子交奸的背德
感在心中仿佛鲜花般绽放,无与伦比的激情迅速积累,在刹那间宣泄而出。

  「喔……龙儿……妈妈不行了……要……要高潮了……啊……泄了……泄了
啊……」

  「啊……妈妈……我……我也要射了……我们一起去吧……」

  我和妈妈紧紧相拥,随着身体一阵颤抖,同时达到了高潮。我一边抚慰正在
享受余韵的妈妈,一边加紧运转淫功,阴阳双修。

  「嗯……好舒服……」妈妈悠悠醒转,玉面潮红,眼角含春,娇媚地横了我
一眼,轻哼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嘿嘿嘿,妈,我还没出力呢,你说能满意吗?」

  「嗯……怎么还这么硬?小坏蛋,你想弄死人家吗?」

  「我怎么舍得呢?」

  「那你快拔出来,再来一次的话,妈妈会坏掉的。」

  「可是,我胀得好难受呢!」

  「那……那妈妈用嘴帮你吧。」

  我的肉棒沾满淫液,没想到妈妈并不嫌弃,竟然主动提出帮我口交,简直令
人难以置信。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我慢慢挪到床边,妈妈随即跪坐在我双腿之
间,右手握住肉棒,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微笑道:「龙儿好臭呢,但是妈妈喜欢
哦!」说着双手并用,唇舌齐动,在我的龟头、阴茎、睾丸上舔含嘬吸、吞吐摸
揉,技术十分专业。

  「妈,你怎么这么熟练?」

  「还不是因为你!小坏蛋,妈妈知道逃不过你的魔爪,所以……所以偷偷练
习过。」

  典雅知性的妈妈,赤身裸体地跪在我的胯下,明明一副温柔婉约的模样,却
说出如此淫言秽语,种种反差极大的画面接连冲击着我,差点让我激动得当场离
世。

  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眼神突然变得黯淡许多,幽幽叹道:「龙儿,你
是不是觉得妈妈很淫贱?」不等我矢口否认,自己便已陷入回忆之中,慢慢说出
了心底隐藏多年的秘密:「从小到大,妈妈一直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可
是……可是有时候,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总会冒出一些……一些可怕的想法。呜
呜呜……那些想法……那些想法让妈妈觉得自己十分下流。」

  「妈,你压抑太久了,从今以后,做真实的自己吧。」

  「可是,那样的话,你会不会觉得妈妈是个坏女人?」

  「怎么会呢?妈,我永远爱你!」

  「嗯,龙儿,妈妈也爱你!」

  我动情地将妈妈拉到床上,摆出69式,施展唇舌功夫,与她互相取悦。

  「啊……龙儿……你的舌头……好厉害……嗯……啊……妈妈……妈妈又要
去了……啊……」

  「妈,别光顾着自己爽,我也想射了。」

  妈妈立即含住我的肉棒,而我的舌头早已钻进她的小穴,一边感受对方的情
绪,一边控制节奏,不一会儿便同时达到了高潮,随即默运淫功,将泄出的阴精
转化成真气吸入体内。

  妈妈含住我射出的浓精,爬起来跪坐到我身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螓首微
仰,小嘴半开,接受我的检查。

  「喝了吧!」

  「嗯!」

  「什么味道?」

  「有点腥臭。」

  「好喝吗?」

  「不好喝。」

  「喜欢喝吗?」

  「喜欢!」

  「哇哈哈哈……」

  激情过后,我与妈妈相拥躺在床上,互述衷肠,从此心心相印,再无隔阂。

  在暑假剩余的时间里,妈妈似乎完全打开了封印,对于我的要求来者不拒,
跳蛋、自慰棒、情趣制服都是小儿科,捆绑、滴蜡、灌肠、SM照样亲身上阵,
勇于尝试。我将毕生所学在妈妈身上全都施展了一遍,只不过妈妈玉体娇贵,再
加上我对她的怜惜,所以一切都是点到即止,并不会玩得太重口味。

  经过我的调教,妈妈已经完美融入自己的角色,在外面是品貌端庄的大家闺
秀,而在我面前则是言听计从的淫娃荡妇,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在任何时间、任
何地点玩弄她,不管是车震、打野炮,还是电影院、KTV,只要是你能想到的,
都没有问题。

  嘿嘿嘿,这么刺激的事情,怎么能不尝试呢?只要不让人发现,妈妈就不会
觉得难堪了,说不定还会很享受呢!

  跟妈妈胡天胡地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师父果然没有骗我,停滞三年的功力真
的更进一层,更神奇的是,妈妈竟然越变越年轻,仿佛回到了二十五六岁,本就
匀称的身材变得更加完美,前凸后翘小蛮腰,肤白貌美大长腿,害我每天都要在
她身上多射好几次。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师母打电话通知我,说师父快挂了,让我赶紧去准备后
事。于是我立即动身,赶到了师父那里,只见师父赤条条地躺在床上,瘦成了皮
包骨,师母衣衫半解,骑在他身上,一边上下耸动,一边轻轻啜泣,画面十分诡
异。

  「师父,你不是快挂了吗?怎么还玩观音坐莲?」

  「哈哈哈,为师纵横花丛,只爱你师母,就算死,也要死在她的肚皮上。」

  「佩服,佩服!」

  「小子,为师时间不多了,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向你师母交代清楚,有什
么不明白的,你就问她吧。」

  「是,师父。」

  「为师可以瞑目了。」

  师父说完最后一句话,头一歪,嘴角含笑,与世长辞。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师母竟然翻身下床,趴在师父的尸体旁,屁股高高撅起,回头催促道:「皓云,
操我!」

  「师母,你不是开玩笑吧?」

  「快点,运转淫功,与我阴阳双修,等会再跟你解释。」

  想到师母绝不会害我,当即脱光身上的衣物,催发体内真气,没想到肉棒刚
碰到师母的小穴,便感到一股寒气从里面冒出来,冻得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师母,你的小穴怎么这么冷?」

  「我天生就是九阴玄冥体,本来活不过十八岁,幸好遇到你师父,凭借他深
厚的内力,与我阴阳双修,才算保住了性命。只可惜,他不是九阳之身,并不能
治好我体内的寒毒,而且还受到反噬,以致如今这般下场。」

  「我靠,那我以后岂不是也会像师父一样?」

  「师母怎么会害你?正因为你是九阳之身,你师父才会收你为徒,一是传授
衣钵,二是为我治病。他自知大限将至,担心以你现在的功力,不但治不好我体
内的寒毒,反而会伤到自己,所以临死之前,将全身真气输入我体内,助你一臂
之力。」

  听完了来龙去脉,我心中再无顾忌,立即将功力运转到极致,联合师父的真
气,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拔除了师母体内的寒毒之源,并且通过阴阳双修,
将寒毒转化成真气,助长我们的功力。只是寒毒在师母体内已经盘踞三十多年,
虽然已经除根,但是免不了还有些漏网之鱼,为了避免死灰复燃,以后没事便要
双修一下,嘿嘿嘿……

  师父的丧事一切从简,很快便处理完了,我和师母披麻戴孝,守在灵位前,
商量着怎么处理遗产。

  「你师父所有的钱都在这张卡里,大概有十几亿。」

  「这么多?那先买个别墅吧,我们的房子都太小了。」

  「小色鬼!」

  「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说到这里,我的鸡儿早已蠢蠢欲动,只因师母正痴痴地看着我,脸泛桃花,
眉眼含春,手指拨弄着垂在胸前的大波浪卷发,红唇轻咬,浑身散发出一股天生
的媚意。

  「受不了了,师母,老子今天一定要操死你!」将师母扑倒在地上,四唇相
接,双舌交缠,两手毫不停歇,撕破身上的衣物,扶好肉棒,找准位置便直捣黄
龙,一杆进洞。

  「轻点……小色鬼……」声音略带磁性,比二次元的御姐音更具诱惑。

  「哦……好爽……师母……你的淫穴又冷又热……好舒服……」

  「啊……治好寒毒以后……人家全身上下……都是热中带冷……以后……以
后便宜你了……」

  「真的吗?我试试!」

  扯掉身上的碎布,我与师母坦诚相见,只见师母的肌肤宛如羊脂白玉,光嫩
照人,美乳仿佛两只海碗倒扣在胸前,高耸挺拔,毫无下垂的迹象,引诱我到处
游走的双手慢慢攀上高峰,揉压挤按,不时逗弄一下峰顶紫红色的成熟葡萄,十
分过瘾。

  「啊……哦……皓云……师母……师母不行了……啊……要泄了……啊……
泄了啊……」

  师母紧紧抱住我,小穴剧烈收缩,子宫产生强烈的吸力,似乎要将我榨干。
我也不再忍耐,放开精关,浓浊的精液喷薄而出,怒射进师母的子宫深处。

  「嗯……好烫……好舒服……」师母泄身之后,瘫软在我怀里,半天才缓过
劲来。

  我挺了挺肉棒,坏笑道:「师母,我还没爽够呢!」

  师母娇媚地白了我一眼,嗔道:「让人家休息一下嘛!」说着让我坐到沙发
上,自己则跪坐在我双腿之间,唇舌交替,清理肉棒上的污秽。

  就在这时,妈妈打开了大门,走进玄关。她与师父、师母相识多年,师父去
世,她自然要来吊唁,并帮我们准备饭食。师母怕麻烦,便给了妈妈一把钥匙,
方便她进出。

  师母听到声音,身子一紧,抬头看到我脸上的坏笑,瞬间明白了我的心意,
随即身子便放松下来,似笑非笑地横了我一眼,低头继续吹箫。

  「龙儿,阿香,你们饿了吗?我做了一些饭菜,快来趁热吃。」话音未落,
妈妈走进客厅,看到眼前淫乱的一幕,羞得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嗫
嚅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没有,来得正好,嘿嘿嘿……」

  不用我多说,妈妈已经调整好状态,虽然心中仍感羞涩,但还是自觉地放好
食盒,脱光光坐到我身边,唇舌并用,从我的脸颊开始,一路向下漫游。师母在
我的示意下,也有样学样,十分卖力,似乎在向妈妈挑衅。

  两大美女服侍左右,温热咸湿的灵舌滑过我的胸口、乳头、肚脐、小腹,绕
开一柱擎天的大鸡巴,舔向大腿、小腿,然后捧起我的臭脚,将每根脚趾一一含
进嘴里,温柔吮吸,竟似有些上瘾。

  「妈,师母,你们别只舔脚啊,照顾照顾我的小兄弟。」

  妈妈和师母相视一笑,灵舌沿着小腿、大腿,慢慢舔上我的睾丸、阴茎、龟
头,随即分工协作,默契配合,一人玩肉棒,另一人则玩蛋蛋,轮流交换,永不
落空。还没等我爽完,她们又让我抬起双腿,香舌沿着会阴、屁眼打圈圈,时不
时地还会钻进里面,产生一股股电流,不停地冲击着我的中枢神经。

  「哦……好爽……妈妈……师母……你们真是太淫荡了……不行……我要射
了……」

  我站起身来,面对师父的遗像,灼热的浓精喷涌而出,激射在妈妈和师母的
脸上、身上、乳房上,心中满是玷污美好事物和践踏伦理道德的变态邪恶快感。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84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