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行者】1-2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行者】1-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行者】

作者:passer_by
2021/3/9:首发SexInSex
字数:11000

             第一章:露水鸳鸯

  刘鲲鹏在28号机上使劲的砸着键盘,再使点劲就能把塑料拍碎了。尽管已
经凌晨一点,他却越砸越来劲,一边砸一边问候着对手的女性亲属,满口污言秽
语让网吧里的大部分非正常人类都听不下去。网管已经几次过来提醒,要不是这
小子交了一个月的长包费用,他都要忍不住要叫人来给拖出去了,“妈的,没见
过这么没素质的。”他恨恨的朝里面瞪了瞪眼。虽然整个网吧的人加起来估计也
没几个有素质的。

  这是一家脏,乱,差全占的黑网吧,大小不一的显示器,地上随便乱放的主
机,人坐上去咯吱响的椅子,满屋子的烟味能让外面刚进来的人直接窒息。不过
在三和这种地方就算再落后再违和的东西,只要够便宜也有的是大神们光顾。老
板是这里混街面的青皮,人称猴哥,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只知道姓候,听说这一
片的网吧都是他一个人的。猴哥不常出现,工商局或者文化稽查大队来网吧要罚
没主机,他都是统一回复“人不在”,要搬什么尽管搬走。他要出现就是网吧里
出现了了不得的大事。比如几天前一个小子在网吧被人捅了十几刀,喷了一地的
血,网管兜不住了,一个电话过去,猴哥就出现了。

  终于,刘鲲鹏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嘴里长长的吐出“我操……”两个字,
瘫倒在椅子上结束了这一局LOL。他满足的拿起桌子上的清蓝矿泉水,俗称三
和大水,两块钱一大瓶,狠狠的灌了自己几口。朝网管这边喊道:“网管,给我
来两根烟。”网管不情愿的拿了两根红双喜送了过去,刘鲲鹏从兜里掏半天掏出
一个钢镚. 他点上一根烟,把双脚放在电脑桌子上,狠狠的吸了一口,闭着眼睛
把烟从肚子里过了一回又吐出去。

  很快他这个不通风的角落就烟雾缭绕,远远看去,连人都是若隐若现。回头
看了看四周,他快速的打开了一个网站,随即页面上弹出了一大片的广告,穿着
暴露的女荷官陪玩之类的页面乱弹,不过不妨碍他的兴致,他快速的拉到页面下
方,一个个小电影预览就出现了。91大神力作,台湾XX新作,一个个辣的眼
睛生疼,他随手打开一个视频就美美的欣赏起来。

  随着这几年电子设备的日新月异,国人的拍摄水平直追岛国,尤其是居家自
拍,大胆豪放接地气,比岛国的千篇一律套路更来劲更有感觉。刘鲲鹏看到爽处,
手伸进裤裆一通撸动,一点也不在乎隔壁正一脸嫌弃的大哥,视频里的视讯小妹
正拿着黄瓜在卖力的捅着自己,白浆从口上浆糊一样的涌出,糊了一屁股缝叫的
那个喋啊。

  “操……!不痛快!”刘鲲鹏烦躁的站了起来,又点上一根烟。隔着裤子可
以看见裤裆里面一直到膝盖上面像藏了根警棍,隔壁的老哥吓的以为刘鲲鹏嫌他
碍事要找麻烦,慌忙抱头不敢瞎张望了。这家伙,虽然一副痞子相,但架不住那
气势和身板啊,公狗腰黑熊背一看就是个能打能杀的主。拿过身旁的迷彩旅游包,
他在包里翻找起来。一会儿掏出一叠红红的百元大钞,怕不是有好几千块。这是
上个月拿到的工资,他在一个建筑工地做日结,两百一天,足足做了一个月,刨
去基本的生活费,剩下还不少。至于找个正式工作,三和人那是不可能的,这辈
子不可能一直打工,再说了就他小学毕业的文化水平没有啥正经公司会要他。他
把钱塞进裤兜,也不点,把电脑屏幕一锁从网吧后门钻了出去。

  出了网吧,跳过边上的污水坑,钻进一条黑咕隆咚的小巷,刘鲲鹏把自己的
小兄弟放了出来,对着黑暗处就是一通快速撸动,衣服的摩擦声呲呲作响。突然
地下传来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哥们,看着点啊,别他妈的往有人的地方喷啊
。”一瞬间,吓的刘鲲鹏萎了下去。定睛一看,原来这巷子还有大神已经占了窝,
这不,一位瘦的只剩下半层皮的老哥,卷着张破被单正优哉游哉的躺着呢。

  急忙把小兄弟塞了回去,拔腿就跑,太丢人了。这回他直奔龙华方向而去,
路边的台阶上时不时出现一个裹着一条破床单的大神在瑟瑟发抖,刘鲲鹏摸了摸
兜里的那叠票子加快了脚步,他决定今晚好好的去去火。虽然附近也有妹子,但
刘鲲鹏嫌太脏,村里那些个站街的,一天到晚怕不是几十上百的肉棍子出入,更
别说红姐和高傲妹之类的名人。他觉得生活什么都可以将就,就这事不能将就,
宁可少吃几顿也不能委屈自己,其实出来卖的,哪有干净的,也就是图个心里安
慰,真真是应了那句——“积起赌,省起嫖!”

  很快他就出了村子到了镇政府附近,这里已经有点大都市的气息,林立的高
楼总算有了高大上的感觉。一连钻了好几条巷子,发现平时能把人拖进门的妹子
们全都熄灯歇业了,眼看着再转下去都要三点了,他决定去最后一个地方看看,
要再找不到就只能找个没人的巷子再将就着撸了。

  三五八拐的转过一条小巷有一个小卖部,刘鲲鹏进去敲了敲玻璃柜台,里面
的马扎上躺着个大妈,懒洋洋的问:“买什么?”刘鲲鹏犹豫了一下说:“……
有妹子吗?”没错,就是小卖部里找妹子。这里他曾经被一位老前辈带着光顾过
一次,用老前辈的话说就是虽然价格高,但是附近可都是高素质的上班族,妹子
的水准可比里面那些万人敌高太多了。大妈警觉的看了看没回答。刘鲲鹏赶紧说:
“上个月我和徐标哥来过的。”大妈早就记不得他这号人,不过徐哥是常客,既
然能报出姓名,估计确有其事。“这都这么晚了,我问问啊!”大妈找手机打电
话。一会儿问:“去什么地方,你留个电话吧,一回姑娘来了联系你。”刘鲲鹏
一愣,上次徐哥带他出来玩开了个钟点房,不贵也得几十块,不过今天他没预算
这笔钱。他平时都是直接去妹子的地方爽上一炮就走人,睡觉更是网吧,影吧凑
合着过一夜,这不能找了妹子去路边滚石板吧。

  “来了再说吧,我在这等着,给挑个水灵点的啊。”刘鲲鹏假装老成的拿出
手机,看大妈在那打完电话。一会儿,从里面的弄堂里出来两妹子,一边走一边
打趣着,路灯下,其中一个妹子长发,细腰,齐逼裙,身高近1米7,看的他眼
珠子都要登了出来。甭管长相怎么样,光看身材就够他撸上一管。另一个短发,
短裤,白T恤,略矮了点,太远看不见相貌。

  妹子来到小店前,瞟了一眼刘鲲鹏,估摸着这就是她们的恩客了,一股熏人
的香水味刺激的刘鲲鹏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大妈冲着他说就剩这两小妹了,你
自己看着挑一个,刘鲲鹏就着灯光,仔细打量起来,一边思考该怎么又能省钱又
能让自己快活。他先是看那个长发细腰妹,结果一阵失望,长的尖嘴猴腮的,一
看就没啥兴致了,虽然比村子里的妹子要强上那么点也好不到哪去,还好那妆化
的还没把自己整成是唱京剧的,就是皮肤有点黑,乍一看还以为是越南妹呢!接
着看了看边上不起眼的妹子,不料却有惊喜,稍微有点圆脸,难得的是白白净净,
居然还戴着一副眼镜,微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我去,刘鲲鹏顿时就不淡定
了。初中的时候自己心目中的班花女神就是戴着眼镜还有两颗小虎牙,虽然两人
相貌差距甚远,但刘鲲鹏看见虎牙就感觉人都酥了。他毫不犹豫的就朝着虎牙妹
比划了一下,妹子很自然的靠了过来,双手挽住了刘郎的胳膊。顿时刘鲲鹏感觉
自己就像牵着女神班花那样一阵说不出的痛快,他立刻决定晚上去开个房,一炮
是远远不够的,起码要五次。

  他拉起虎牙妹就走,长发妹子瘪了瘪嘴独自回去,大妈也缩回了她的马扎上,
至于后面鲲鹏哥和虎牙妹是什么业务,大妈的皮条费用怎么算估计她们另有结算
方式。

  虽然天气已不是很炎热,但刘鲲鹏呆在网吧已经个把星期没洗澡,身上一阵
阵的馊味熏得虎牙妹差点背过气去,但是妹子没有嫌弃,做这一行的什么男人没
见过啊,上次还听一个姐妹说碰到一个七十多岁的大爷呢,满身的狐臭味,洗了
几次都能把人熏吐,别看人精瘦,手段还不少,手,脚,嘴,屌,一通齐上。不
过人家出的起钱,几叠票子往桌子上一放,妹子撅起屁股就来者不拒了,别说是
大爷,就是大狼狗也可以随便捅。那姐妹把所有的手段都使了一遍,爽的大爷差
点就回不过气了。

  一边走一边和妹子谈天说地,别看刘小狼今年才二十有五,来了这三和才短
短不过半年,不过实战经验可真不少,这半年来一分钱也没剩下,上几天班有点
积蓄就去照顾一下失足妇女,大半的生活费都给了广大妇女同胞们,所以这事儿
门清的很。这些个妹子啊要是不先谈好什么项目,碰到猴急的初哥啊裤子一扒就
开干,那些几个月没碰女人的二愣子三两下还没尝到肉味就完事了。呵呵,自己
才不会这么傻,今儿个自己已经箭在弦上,要是放一炮,估计撑不了10分钟,
难得碰上个看对眼的怎么的也得撒欢了玩她个够本。

  妹子装着小鸟依人样,笑嘻嘻的靠着刘鲲鹏,一口一个哥哥把鲲鹏叫的喝了
蜜似地。刘鲲鹏想了想说,你把你会的招式说给我听听,把哥伺候舒服了钱不是
问题,他把场面话先放的山响。眼瞅着时间不早,妹子怕出什么意外,这单生意
跑了就这一天又过去了。妹子说:“包夜600,一次200(几年前的价格),
不过今天太晚了,包夜费却不能少,明天早上可以多陪你几个小时,大哥你就包
个夜把,你想小妹怎么伺候都可以。”刘鲲鹏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打了个响指,
说了句唯一会的英语,“VERY GOOD!”

  两人就近找了个小旅馆,包夜八十元,刘鲲鹏没有身份证,他的身份证早就
卖了,也许他现在挂着某某贸易公司董事长的头衔呢。老板哭着脸说,最近查得
严,一律要身份证。还是虎牙妹拿了身份证开了房间,刘鲲鹏瞄了一眼身份证,
上面写着赵艳妮,1989年8月12日。广西****。押金什么的当然是刘
董事长给了,两人就像是亲密的情侣,手挽手上楼进房。

  八十元的小旅馆,条件可想而知,不过两人不是来感受豪华的,就算里面啥
都没有也不要紧,有个能运动的空间就行。虎牙妹先熟门熟路的进了浴室,一会
儿已经脱的光溜溜的向刘鲲鹏招招手让进来一起,刘鲲鹏搓搓手,三两下就扒拉
下自己的衣服跳了进去。

  “妹子,可以啊!”刘鲲鹏盯着妹子胸前的一对大灯赞不绝口,刚才没注意
这妹子居然还有这么傲人的资本,两个奶脯如汽球一样爆的滚圆。妹子毫不扭捏,
大方的托起一只说,想吃就吃呗,刘鲲鹏低下头就含住。妹子把调试好的热水冲
刘鲲鹏头上淋了下来,水花四溅中,刘鲲鹏吃的咂咂有声。

  妹子把刘鲲鹏全身淋了个通透,挤了一捧的沐浴露打算给好好洗一洗。这小
哥哥长的不算差,一身的腱子肉,就像一只蓄满力量的小豹子,难得碰上个年轻
有活力的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不是。摸索的到胯下的时候小妹摸不下去了,这哪是
正常人该有的尺寸啊,手臂儿粗的那话儿,怕不是有七八寸长。不对不对,小妹
自认也阅人无数了,但这样尺寸的家伙还是第一次见着。她也只是偶尔听一些姐
妹说起过那些非洲来的的黑哥身上才有这样的家伙,别看那些黑哥看着光鲜,其
实都是在自己国家混不下去了才来广州打工的,说白了还没国内这些打工仔有钱
呢。可惜现在这世道不知道怎么了,听说还有女大学生倒贴给这些黑哥,就为了
尝尝那大家伙呢。

  小妹握住堪称巨物的大棍子,低头确认了一下是不是抓错了,只见这大棍子
因为太过长硕,居然不是正常往上翘,而是像一把弯刀那样,整根微微往下垂。
从中部开始稍微向左边弯曲,就像,就像一根牛角,小妹这样想着。尤其是黑的
透红的棍身上蚯蚓似的血管看上去,看上去有点恐怖……俗话说的好啊,一雁、
二黑、三紫,不行不行,这家伙会要人命。

  小妹用两只手圈住龟头,已经在比划着自己有没有这么大的容量,又跃跃欲
试别人倒贴钱都要试试的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爽利。她就着沐浴露把包皮往后给
撸了下去,这些个打工仔啊,经常是十天八天不洗澡,龟头下面的沟沟里都臭的
像咸鱼烂了那样的味道。一次她碰到个三十多岁的大哥,据说还是个工程队的监
理呢,一个项目完工,老板请客,全队人员一人一个小妹,这些人连身上都带着
石灰粉的味道,那家伙拿出来翻开包皮,里面像裹了一层牙膏一样,那两个蛋袋
上洗的时候用手一搓,就像搓了一个松花蛋。

  就这样她还不是把他给洗干净口了一管,还别说,那大哥看上去晒的黑炭头
一样,底下那话儿可真是白净,人也难得的温柔,一看就是个有文化的……期间
大哥还和她聊起自己为了赶一个工程,在工地上已经日夜加班两个多月,咳!大
家生活都不容易啊,那一晚大哥足足在她身上扑腾了5个多小时,而她也想让两
个多月没吃过荤腥的大哥尽兴,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姿势主动换花样……

  小妹想的入了神,手上不经慢了下来。刘鲲鹏以为小妹是被自己的巨物给吓
到了,示威一样的顶了顶说:“怎么样,妹子,哥这家伙少见吧?”小妹回过神
来:“大哥啊,你这是怎么长的啊,这都快赶上驴啦!”小妹一边说一边左右晃
了晃巨棍“哟,你还见过驴的家伙啊。”刘鲲鹏打趣说。没想到小妹还真的点了
点头嗯了一下“在老家的时候,去学校的路边就有个养驴的,有一天一只驴子就
站在圈子外面,那根东西露出来,就像你这根一样………”小妹笑了起来,因为
她觉得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刘鲲鹏也笑了,他觉得这个小妹很有意思。

  小妹嘴上说话,手上没停,很快长棍上涂满了泡沫,双手搓着上下滑动发出
啾啾的声响,刘鲲鹏爽的倒吸着凉气,手上用力把小妹往下按。妹子撒娇说:
“急什么啊,这都还没洗干净呢!”,刘鲲鹏赶紧扯过边上的花洒,把自己冲了
冲,一只手扶住大棍子就往小妹嘴边凑。妹子检查了下他龟头下的冠状沟,确认
干净了。也不矫情,一口就咬住了。

  喔!刘鲲鹏一个哆嗦,身子往洗漱台上一靠,舒服的闭上眼睛。想着身下的
女人,眼镜都还没拿掉,刘鲲鹏感觉就想征服了曾经的班花,兴致格外高涨。他
双手捧住妹子的脸颊前后运动起来,啾啾声中妹子被插的口水不停滴了下来。一
不小心一下子捅的狠了,妹子发出“傲”一声惨叫,躲到一边一阵干呕。刘鲲鹏
刚刚有点感觉,赶紧就着口水自己撸了起来,妹子好不容易回过气来,撒娇的嘟
起嘴吧表示不干了,老刘好话哄了一箩筐,才继续上阵。这回可不敢玩深喉了,
她用两手握住大棍子,熟稔的反方向像拧衣服一样同时转动,一般男人可玩不了
这个,没这本钱能两手抓。刘鲲鹏不但能两手抓,还能留出一小截正好舌头伺候。
“喔…………”鲲哥顿时舒服的喊出声来,这妹子超极品,力道刚刚好,舌头软
绵绵的又软又专往痒的地方扫。

  尤其是舌尖还不住的往龟头前端口上钻,才几下就感觉全身一阵麻,就像过
了电一样,然后嘴唇裹住整个龟头,舌头又像搅拌机那样围着那头部顺时针逆时
针的转动。才几分钟明明还没到憋不住想射的那感觉,大兄弟却一阵抽搐忍不住
了。小妹正玩到把包皮拉到底,牙齿轻啃着沟子呢,忽然感觉手上的巨物一阵膨
胀。“不可能这么快把!”,她正疑惑着拿出来看看,只见一股股果冻样浓的精
华劈头盖脸的喷了过来。吓得她赶紧闭上眼睛,在惊叫声中,刘鲲鹏嘶哑的命令
“抓紧,快撸”。妹子赶紧双手握紧大棍子使劲套动,这一通好射,妹子的头发
上脸上喷的全是白乎乎的精液,而且几个星期的库存,真是浓的像浆糊那样把眼
镜都都糊住了。

             第二章:乐极生悲

  凌晨6点,天还只有蒙蒙亮,三和派出所的警备室里电话

  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值班民警曹钰刚刚处理了一起丈夫醉酒强奸老婆的报
警案,和衣躺下不到半小时,催命的电话就来了,他骂咧咧的诅咒“扑街的,死
人了也不用这么急啊。”

  他打着哈欠拿起电话,传来的是110调度中心的严肃指示“接报警,镇政
府边上的小凤仙旅社有人在旅馆内死亡,请辖区派出所即刻出警,保护现场,现
情况不明,请等侯刑警队到达”。曹钰顿时一个激灵,还真让自己的乌鸦嘴说中
了,真死人啦。他慌忙按下出警警铃,同时不忘给上面带队的副所长打电话,副
所长姓王,叫王勤政,50多岁的退伍转业军人,在派出所一干就是15年没挪
过窝。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要知识没知识,要人脉没人脉,混到退休善莫大焉。

  王所长没有别的嗜好,工作更是兢兢业业,基本上他带班的时间就守在自己
的办公室寸步不离,一接曹钰的电话也是一个鲤鱼打挺从休息的沙发上弹了起来,
虽然年过半百,但是年轻时的底子还在,腰腹上没有啤酒肚,一口气跑上3公里
脸不红气不喘。一边找鞋子一边指示:“一组人员不够,你马上让预备组也集合,
3分钟后出发。”

  两组十几个人,两辆警车塞的满满的开了警报呼啸而去。离接警8分钟已经
到了小凤仙旅馆楼下,一伙人下了车,王所抬头看了看周围,指示:“一队,去
两个人到后门,二队留两个人守前门,里面的人不准走掉一个,有可疑人物靠近
的直接先扣下,其他人跟我进去。”大伙都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这个王所
什么都好,就是老把部队的那一套用在派出所,这死个人而已,用得着这样又是
警戒又是看谁都是可疑人物的。再说了,这都过去多少时间了,就算是凶杀案,
凶手早跑了。

  王勤政把大家的举动看在眼里,无奈的摇摇头,率步先行进了旅馆。刚一进
门,就见楼梯口有人冲他招手,一边喊:“警察同志,这里这里。”一行人赶紧
上了楼,王勤政快步到了那人身边,打量了一下问:“什么情况,你是这里的老
板?”

  那人正是小凤仙旅馆的老板,忙不迭地给大家散烟,王勤政大手一挥给挡了
回去,大声说:“带路,说说怎么回事。”老板赶紧前头带路,边走边说:“我
真是倒霉啊……”还没说下去。王勤政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说重点。”然后,
停了一下问“没有惊动其他人吧。”老板一肚子的牢骚被堵在嘴里。赶紧组织了
一下语言:“没有,没有,哪敢让人知道啊。大概3点左右,来了一男一女开了
一个房间,在5楼5112,5点多的时候女的跑前台喊我救命,说是男人突然
抽搐像是羊痫症发作了。我赶紧跑上去看怎么回事,发现男人躺在床上,脸色铁
青已经断气了。”王勤政脚下没停,继续问:“谁报的警,那女人在哪里。”老
板身体虚,一口气上五楼有点喘不过来,破风箱一样:“我。我报的警,女人我
给关房间里了。”大伙很快上了五楼,老板前头带路,直奔案发房间。一大群人
把走道挤的满满当当,王勤政冲老板点点头说:“开门”。老板拿钥匙哆嗦着开
了门,却不敢再进去了。王所长把他划拉到边上:“小曹,你带老板再了解一下
详细情况,啊乐你和我进去,不要碰任何东西,其他人门口待命。”

  推开房门,一股精液混合着体液的味道扑面而来,大伙都不约而同捂住了鼻
子。王勤政挥了挥手赶跑这令人作呕的气味,探头朝里面看了看,不到20平米
的房间一目了然。首先映入眼睑的是窗户下面地上坐着的一个女人,一张一米二
的木质床上,裸身躺着一个男性,估计就是死者。

  所幸女人衣物倒是穿戴好了,可能是求救的时候穿的,此类涉及男女的命案
很多都是发生在男女欢爱的时候,最尴尬的就是警察进去的时候女性一丝不挂,
神志清醒的当事人还好,有时候碰到情绪失控的,光着身子往警察身上扑的都有。
派出所出警很少像电影里放的那样带着女警,试想一个光溜溜的女人往身上扑,
警察也HOLD不住啊。

  王勤政大步踩了进去,赵艳妮显然还处于失神状态,抬头木然的看着靠近的
警察,突然大叫:“警察同志,不是我,不是我啊。”“阿乐,你带她出去,找
个地方问问情况。”老王打量四周吩咐着。后面跟随的警员王振乐赶紧上前拉起
她,一边安慰:“警察会调查清楚情况的,你先不要激动,现在先和我讲讲发生
了什么。”一边牵着赵艳妮出门,眼神扫了一眼床上,“我草!”王振乐突然爆
了一句粗口。

  赤条条的一具尸体,叉着双腿仰躺在床上,任何人第一眼看过去都是先看到
关键部位,只见那男尸胯下那条阳具,虽然已经像一条死蛇一样歪在大腿边上,
但是还是足足有12厘米以上的长度。乌黑的表面粘满了白白的斑块,软布袋一
样的阴囊上更上一大坨白色。可能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久了,白色斑块呈结痂状
态。任何男人都会马上脑补当时的画面,女人以女上位的姿势,淫液喷涌而出,
涂的男性下身白花花的一片。尤其是尸体全身乌青,面容狰狞,双手死死抓住两
侧床单,就像,就像在极度快感中突然咽气。

  王振乐吸了一口凉气,幸好,赵艳妮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不然估计就算
做她这一行也要脸红。这时王勤政咳嗽了一声,王振乐立刻缩了一下脑袋,拉着
赵艳妮出门去了。王勤政仔细看了一下尸体,打算打开窗户看看外面的情况,突
然又把手缩了回来,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也跟着出了房间。

  外面的警员都探头探脑观察房内情况,老王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沉着脸教
训:“都稳重点,个个都不省心。”大伙赶紧都目不斜视站的笔直。“老板呢?”
老王问,一个警员指了指一个房间,老王背着手对王振乐说:“跟我来。”王振
乐赶紧拉着赵艳妮跟上,背后笔直的警员们立刻又垮塌了下来交头接耳。

  推门而入,房间里三个人,曹钰老板和一个协警正抽着烟,满屋子的烟味,
沮丧的老板正向曹钰讲述事件过程。老王懒得听他的抱怨问:“你这有多少个房
间,晚上住了多少人,监控设备都还有用的吧。”“能,能,监控都是新装的,
我这小本生意,总共也就20来个房间,晚上有人住的有12个。”老板急着想
证明此时和自己无关,知无不言。老王立刻指示:“小曹,你去每层安排一个人,
不要让人随便出入,老板,你带他去拿监控硬盘,”曹钰立刻带着老板出门。老
王冲门外的王振乐招招手吩咐:“你在这简单的记录一下什么情况,等刑警队过
来我们就撤。”

  王振乐进门,老王摸摸口袋,找了根烟出了门。做了这么多年警察,其实刚
才在现场就已经80%肯定这是一起简单的意外死亡案件,无非就是死者嗑药过
量,或者心血管有疾病等情况,玩的太嗨,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死球了。但是该有
的程序不能少,万一这里面另有隐情,那可不能在自己这里出了纰漏。

  点上烟,美美的吸上一口,老王又不放心伙计们的办事态度,往四楼走去。
屋内王振乐让协警取了纸笔,按流程开始谈话:“姓名。”“赵艳妮”赵艳妮已
经从魂不守舍状态恢复过来,能正常交流了。“哪里人”“广西XXX”“在这
做什么工作”“XX电子厂里上班”“死者是你什么人”“………是我男朋友”
“真是你男朋友?做假口供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真是我男朋友,他叫刘鲲鹏,
河南南阳人,半年前来这里打工,我们就认识了,今天我们第一次确认关系……”

  王振乐在纸上写下与死者关系:男女朋友,又在后面打了个问号。其实来这
里开房间的十有八九都是那回事,派出所一查一个准,不过谁没事天天来查这个,
大街小巷全是出来卖的,也没见哪个警察去查。

  “你把昨天晚上的经过详细说一下。”“详细经过……都要说清楚吗?”赵
艳妮小声的问。

  “当然,事情不说清楚,警察怎么调查。”赵艳妮咬了咬嘴唇,开始讲述事
情始末。

  “我们三点十分左右来了这里,进来后就开始洗澡,在浴室里他让我用嘴帮
他弄,没一会儿他就射了,警察同志,我这样讲可以吗?不用说怎么弄的吧。”
赵艳妮小心翼翼的问王振乐。她一个小姑娘,根本没见过几回警察,只求警察能
满意了快点放她走。王振乐正听的目瞪口呆,这可真够生猛的啊,上来就口啊,
他和协警打了个眼色,一本正经的说:“不行,怎么弄都要交代清楚,我们要根
据你的描述来调查。”

  赵艳妮只好低头重新开始:“我们进来就开始洗澡,他要我用嘴帮他弄,我
就给他舔,他想使劲的往里捅,弄的我很恶心,警察同志,他那根东西真的很长,
我受不了,只好用手抓着不让他乱来,结果没几下他就射了。然后他不让我起来,
要我继续帮他含着,没一会儿他又硬起来了,就让我趴在洗手台上要从后面插我,
弄了十几分钟,他插的太深了,我痛的不行,求他轻一点,他就打我,一巴掌一
巴掌的打我臀部。一边打还一边说难听的话,然后他就又射了。”王振乐拿着笔,
一个字也没写,因为根本写不下来。吞了一口口水问:“他说什么难听的话,要
交代清楚。”

  “能不能不说啊警察同志,他说的太难听了,我学不来。”

  “不行,现在他死了,他在死之前的每句话都是警察调查的重点,你难道想
今年在牢里过年吗?”

  “不,我不想坐牢,我说。”赵艳妮顿时吓的面无人色把什么都说了:“他
一边打我一边说,操,真紧,水又多,没想到妹子这么爽,夹的这么紧,哥的大
鸡吧爽不爽,过瘾吧,你看都浆糊一样了。我不回答他就打的越用力,我只好说
插的爽,他就很高兴,抱着我的腰猛插,大概弄了几分钟他就又射了。”

  “这个过程中你都是自愿的还是在他的强迫下做了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王
振乐继续问。

  “自愿的自愿的,他没有强迫我。”赵艳妮彻底清醒过来了,要是说是被强
迫的,那警察就会可能以男性强奸女性,女性反抗杀害男性去调查,那自己就真
的说不清了。

  “你们在这期间没有戴安全套吗?”王振乐又问。

  “没有……他是我男朋友,我这几天也是安全期,我不想第一次就让他不高
兴。”

  赵艳妮自己都觉得奇怪,刘鲲鹏从后面插他的时候没戴套,她也没要求他带
上就让他长驱直入了。她打算能骗就骗,如果警察查不出她卖淫的事实,起码村
里不会传的人尽皆知,不然回老家都不好嫁人。

  “好的,继续”王振乐也点上一根烟,翘好二郎腿。眼前的女子虽然称不上
花容月貌,但也算是青春可人,尤其是戴着眼镜,一副学生妹的样子,把自己的
性爱经过和别人娓娓道来,这要是在其他地方可真没这样的待遇,甭管是真是假,
先听她扯就是了,反正后面是刑警队接手。

  他今年刚退伍回来,通过家里的关系分配到派出所,其实文化水平就是初中
毕业,高中文凭都是买的。在部队年年送礼,每次送的都是去银行里特意买的贺
岁金条,一送就是几万。不过不亏,当兵有工资,把一年的积蓄省下来家里再贴
一点正好送礼,自己一分钱都不用花。都说当兵苦,别人不知道,他当了七年兵,
就头两年比较辛苦,后面提了干就天天吊儿郎混日子了。你看混完回来就能安排
工作,比什么研究生都靠谱。边上那协警就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法律本科。
想就业还要先考公务员,现在公检法起步都要研究生,本科的只能报个记录员,
还是几百号人抢一个岗位。现在他是正式在编的公家公务员,工资一年十几万,
要地位有地位。那个政法大学本科的是临时工,工资一年三万八,还没任何福利,
在单位还不是被谁都呼来喝去,别人连个名字都懒的问。

  他看了看只有几个字的问询记录,那几个字实在不堪入目,手一挥把纸笔递
给协警“我来问,你来写。”协警犹豫了一下,低声说:“这不合规矩吧。”

  “屁的规矩,你来写。”协警犹犹豫豫的接过纸笔。

  赵艳妮继续讲述:“他射完了也不拔出来,从后面紧紧的抱着我,捏我的乳
房,用好大的力气捏,就像要把人捏爆才舒服,我的胸口被捏的都乌青了。”她
一边说,一边把手捂住胸口,王振乐不由自主的看向她的胸部,突然发现她居然
没穿胸围,可能是事发突然,来不及穿戴,胸口两粒明显的突起特别让人想入非
非。这时他听见边上的协警咕噜一下吞了一口口水,两人大眼瞪小眼,一阵心照
不宣。

  “后来他要帮我洗澡,让我靠墙站着,蹲在我的身下把我一条腿提起来,拿
水龙头冲我的那里,还把手伸进去掏他自己射进去的精液。”赵艳妮越讲越自如,
开始还磕磕碰碰感觉难以启齿,开了头反而无所谓了。

  “洗干净后,他说我那里是他见过最漂亮的,要好好尝一尝,然后就把我按
在墙上舔了起来,一边舔一边还要我用手把那里掰开让他看。弄了几分钟我累的
站都站不住了,央求他到床上再弄,他不肯,要我先给他也洗干净,还一定要用
嘴来洗,我只好帮他舔干净,结果他又硬起来了。”

  “从始至终你都是被动接受吗?你说他是你男朋友,你对他的行为一直是保
持抗拒心理还是这中间你与他是两情相悦的。”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协警问了一
句,王振乐偷偷的竖了一下大拇指。看看,人家政法大学本科生问的就是有水平
啊,如果是他来问肯定会直接问:你有没有来高潮呢?俗了,太俗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85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