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被迫夺舍的悲催人生】(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日光美少女
2021/3/3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492

  第八章:妹妹,从今天开始做我女朋友吧

  张喜面露喜色,赶紧跑去开门,果然就看见贝贝拧着小手、含羞带媚的站在
那里,他连忙一把把她拉进屋里并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他直接把小萝莉按在门上,抱住她一顿猛亲,直到两人吻得喘不
过气来,他直接开始脱她的衣服。

  「啊~不要在这~」贝贝尖叫一声按住衣服,虽然已经和他「负距离」接触
了好几次了,但毕竟年纪还小,少女的矜持让她对张喜每每做出的一些出格的行
为又爱又怕。

  张喜没理会她的反抗,很强硬的把她剥的身上只剩一双白色半透明的长筒丝
袜,他双手抓着小萝莉光溜溜的、肉肉的小屁股,开始用嘴去品砸她娇粉色的晶
莹乳尖,他甚至可以清晰感受到乳尖下面、女孩胸腔里的砰砰心跳。

  贝贝眼神迷离、小嘴微张,小手无力的扶着张喜的头,在他的发间轻轻的抓
着,双腿甚至已经有些站不住,身体的重心都放在自己翘臀下面张喜托住自己的
双手上。

  张喜吃了一会小萝莉最近明显又发育了一些的乳儿,把两只小樱桃都吃得有
些充血,才飞快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戴好套子,直接叫贝贝像树懒一样抱在自己身
上,托着她的小屁股摆了一个高难度的火车便当位,细长的小弟弟深深插入湿淋
淋的小妹妹,乍一进入就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

  贝贝紧窄的小穴在失去处女之后,经过几次仓促的交媾已经适应了肉棒的侵
入,不再感到那么疼痛了,而是每多一次性爱,都能得到更多甜美的快感。她被
心上人今天的粗暴和冲动所影响,也放开了许多,两条粉腿缠着张喜的腰,纤细
的手臂用力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窝,肆意的发出酣畅的娇吟。

  没过多会,张喜的手就有些吃不住力,改为把贝贝的白丝小脚架到自己肩上
,他抱着两条丝袜粉腿,手上敏感的神经可以清晰感受到丝袜腿的绝妙触感。然
后他让贝贝背靠在木门上承担大部分重力,挺动猿腰往斜上方去冲刺。

  贝贝每被张喜顶一下,都会发出一声小女孩特有的嘤嘤的甜腻声音,要么是
小鼻子里发出「嗯」的一声,要么是小嘴微张发出「啊」的一声,不断被自己小
穴里的触感刺激的往后仰脖子,鸽乳颤巍巍随着胸脯的一挺一挺。

  她的两只小脚的脚背刚好夹在张喜的耳后,丝袜细腻酥滑的触感蹭的他痒痒
的,抱着白丝粉腿的大手用力的抓捏,隔着半透明丝袜可以看到贝贝幼嫩的肌肤
上多了很多淤红手印,张喜却毫不怜惜的狠狠地继续蹂躏着它们,并偶尔转头在
纤细的小腿上用力的咬一下。

  两人不管不顾的激烈性爱没有持续多久就以贝贝先顶盔卸甲、张喜后抵死猛
射而结束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消耗了两人大量的体力并出了一身的汗,做完
之后都暂时感到乏力了。

  张喜抱着贝贝来到沙发上,把她搂在怀里宠溺,这才看到她粉背上雪白娇嫩
的肌肤,刚才在木门上蹭的都快要破皮了,他心疼并内疚的亲着她的小脸说对不
起,贝贝看见心上人在乎自己的样子,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两人在沙发上稍作休息,就又来到张喜的卧室,在他的床上用男上女下的传
统体位又来了一次,这一次是两人初尝禁果以来时间最久也是质量最高的一次,
当最后两人纷纷高潮、浑身酥软的赤裸抱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时间都要凝固在这
永恒的一刻了。

  因为贝贝晚上还要回家,两人也没敢太过温存,他帮她穿好衣服,用纸巾擦
干她白色长筒丝袜上两人流下的体液和张喜的唾液,并叮嘱了一些回家后如果遇
到父母盘问的应对话术,就送她回家了。

  ……

  时间一转眼又来到了5月,由于张喜和小汐连续多次的霸榜年级前两名,徐
老师动用了一点关系,直接让他俩被特招进本来要考的、家附近的重点高中,于
是两人一下子就可以不去学校了,但看着贝贝幽怨的小眼神,还是每天都陪她上
学,只是不用再去攻克那些早已做烂的题海,直接预习高中知识了。

  这样一来张喜和小汐的单独相处变得多了起来,两人获得了学校批准的特权
,可以不用上课和随时离校,于是他们俩就经常在上课时间找个学校里没人的地
方看书和交流感悟,小汐惊讶的发现张喜的预习进度比自己要快很多,这让一直
内心对自己聪明脑袋隐隐有所骄傲的她备受打击。

  两人学累了的时候也会开点小差,没有主题的瞎聊一会,小汐也越来越发现
这个男孩真是远超年纪的成熟,性格也让人可以信赖。而张喜和小汐越来越熟悉
了之后也渐渐发现,她不再保持那一副校园高冷学霸女神的范儿,而是越来越像
原来那个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rua的傲娇妹妹了。

  他们有时候也会走出学校去逛书店:买几本高中的练习题,有时也会看看闲
书,张喜喜欢看《时间简史》《失控》这种偏科普类的书,妹妹则喜欢一些名着
,多数是语文书或语文拓展阅读上节选过片段,她想看看全书的那种。

  中考或高考前的毕业班里,总会充满了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的气氛,这让两
人的「逃课」行为有种脱离苦海的爽快感,也让其他同学羡慕嫉妒恨。就如吕贝
贝同学,自从得知张喜和小汐免考录取的消息之后,就隔三差五莫名其妙的发点
小脾气,大概自己怪自己不争气。

  这点同样表现在她和张喜的「偷情」之中,有时候两人好不容易找个机会、
衣服都不敢脱的刚刚开始活塞运动,贝贝就忽然有些委屈的抱怨自己学习有多辛
苦、每天有多可怜……这就会让最初急色的、只想啪啪啪的张喜一下子冷静下来
,开始一边操她一边安慰她,显得有点忙不过来。

  到了5月20日这天,张喜早上刚进教室,就被一个隔壁班的戴圆眼镜的自
然卷小萌妹叫出去了,然后……就被表白了,他自认自己的水平无法让还未成型
的后宫再添新成员,就忍痛拒绝了这个人生中的第一次「被表白」。谁知到了第
一节课上课前,他的「同桌」又递给他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当然不是我们可能已
经被遗忘的孙晓树同学,而是他霸占的这个座位的原住民少女)。

  然后到了中午放学时候,他和小汐、贝贝一起走出学校,一个同年级的高个
黑长直女孩拦住了他们,然后叫张喜到一边说几句话,他们认出这个女孩是学校
里的风云人物(长得好看、人缘好、学生会干部),女孩对张喜说她知道他已经
被保送了,自己也会上那个学校,希望两人到了高中后可以成为「好朋友」。

  张喜有点受宠若惊了:初三的女孩子们都这么放飞自我了吗?我什么时候变
得这么招风了?

  小汐和贝贝今天全程目睹张喜同学连续被告白三次,心态有些不好了,于是
在回家的路上各种指桑骂槐、各种阴阳怪气,给张喜整得又好笑又无奈,但他也
没解释太多,带着她俩回家吃午饭。吃过饭后,他看钱芳去厨房洗碗了,就对刚
刚坐到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个女孩说:「你俩在家原地等我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小汐咬牙切齿的说:「你要是说去买橘子,我就打死你!」

  张喜神秘一笑就出了门,半个多小时后回来,任凭小汐和贝贝怎么问,他都
没说买了什么。然后和她们下楼后,忽然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盒子,在两个小萝莉
饱含不安和期待的眼神中,从盒子里拿出一个造型优美的白金戒指,抓起小汐的
右手把它戴到了无名指上。

  然后,迎着贝贝闪着火苗的眼神,又从盒子里拿出第二个一模一样的戒指,
戴到了她右手的无名指上……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后,他展开双臂,等着两个小萝莉乳燕投怀,然后他就会
一左一右搂着她们,一脸深情的说:「你们来的都正是时候……」

  贝贝当胸一拳打断了他的「名场面」幻想,小脸气得通红、杏目圆睁,娇声
怒骂道:「你个鬼东西在想屁吃啊!!」

  张喜又看向小汐,她也是一脸的羞愤,四目相对,她「哼」了一声,晕着小
脸把头扭到了一边。

  好嘛,哼哼怪再次上线,惹不起惹不起……之后两个小萝莉气呼呼的不让张
喜跟着她们,自顾自的回学校去了,张喜远远的吊在后面,心中却是一阵阵窃喜
:起码她们没有把戒指退还给我……

  从这天之后,张喜再和小汐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总是一个眼神交汇后就变得
羞不可抑,要不是张喜总是厚着脸皮叫她,她估计甚至不敢再和张喜一起「逃课」
了。在一次去书店回来的路上,过马路时候张喜忽然抓住了她的小手,然后就再
也没放开过。

  小汐微弱的反抗无果后,就含羞任他去了,冰凉的小手被攥在他燥热的大手
中,她感觉一阵温暖融化了自己心头某个被遗忘的冰冷角落。

  张喜的心中其实也很紧张,导致自己捏着小汐小手时,手心都出了一些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汐才是他的「初恋」,因为贝贝对他来说,最开始只是接
近小汐的「工具人」,然后他无耻的利用了贝贝多年来对李俊鸿的朦胧感情,擅
自把她加入了自己的「后宫计划」,并因为自己的贪婪窃取了她宝贵的处子之身。

  只有小汐,是自己从最开始夺舍陈凡后,真的把她当做妹妹来看待,然后慢
慢对她产生强烈的保护欲,最后以李俊鸿的身份,一天天慢慢的让保护欲变为占
有欲,然后再变为了混杂着一丝亲情的浓郁爱恋。

  他也成功的从最初彼此关系的陌生,通过努力和朝夕相处,让小汐一天天的
快乐起来,并对他打开了少女如诗如梦的心扉。

  所以他对小汐的情感是最特别的,他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他要和别人分享自
己的秘密,那个人一定是小汐。他现在也越来越「怕死」,他倒不完全是害怕再
换身体,他怕的是如果再一次横死后,换到身边的人身上就间接「杀」死了他们
,如果这个人是小汐、是贝贝,哪怕是钱芳她们,他都会无法接受、无法原谅自
己,给自己心中留下永恒的遗憾。

  是的,对于他来说,这遗憾一定是「永恒」的,除非他最后变得无情冷血,
麻木不仁,那样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就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也就是另一种形式的
「死亡」了。

  「哎,你发什么呆呢?」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两人坐在图书室靠窗的
座位上,小汐伸出小手在眼神空洞发愣的张喜眼前晃了晃。

  张喜从最近总是出现的、患得患失的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见对面小汐妹妹
出落得越来越美的脸上,一副关心的表情,他露出会心的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然后拉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着它放在桌上,然后继续的翻书。

  小汐紧张了看了看四周,发现视野中没人才没把手抽回来,但感觉到对面男
孩越来越过分的对自己冰凉细嫩的柔荑抓、揉、捏、捻、抠手心、在手背上摩挲
、十指相扣……她本来就有些羞涩的小脸变得越来越红,芳心乱得根本就看不进
去书了。

  张喜很享受和妹妹之间的这种又纯又暧昧的小动作,如果说和贝贝之间是欲
大于爱,那和小汐之间就是爱大于一切了,他有时也会偷瞄她桌子下面浓纤合度
的白丝粉腿,或从她短袖校服衬衫的袖口处看偶尔露出的、里面细嫩的白肉。但
不会像对贝贝那样一见面就恨不得把她就地正法,他不想急功求进来破坏和小汐
之间这种美好的感觉。(贝贝抱着皮卡丘哭晕在床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时间到了六一儿童节这天,初三学生当然不会放假,但这天正是小汐的生日
,她作为团宠般的存在,一大早就收到了徐老师夫妇、钱芳、贝贝和张喜准备好
的生日礼物,徐老师夫妇分别送了一台新电脑和一部新手机,钱芳送了一个名牌
书包,贝贝送了一件漂亮的小裙子,张喜则送给她一个又丑又土的电动玩具……

  一个拍一下后背可以到处爬的、丑丑的、不知什么物种的小怪物,还发出难
听但有点搞笑的声音,看起来丑萌丑萌的。

  贝贝看到这个玩具都惊呆了,并放肆的嘲笑张喜的品味实在是感人,小汐却
捧着它陷入了失神,然后用带着激动和不解眼神看着张喜,心中乱成一麻。

  张喜笑而不语,他之所以送这个,是因为它本身就是陈凡计划今年要送给小
汐的礼物:这是当她很小、父母还在时买给她的一个玩具,她莫名其妙的喜欢它
连睡觉都要放在枕边,也经常和哥哥一起玩这个,这个玩具陪她度过了幼年最开
心的一段时光。后来玩具坏了陈凡试着修了一下没修好,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小汐因为这件事还哭得很伤心。

  等到大了一些陈凡以为她早就忘了这个,但有次他偷看小汐浏览记录时,却
发现她在搜这个东西叫什么、哪里可以买到,他这才意识到这个东西可能对小汐
来说是类似安慰物之类的存在。他也试着在淘宝找了但没有找到,然后就被张喜
夺舍了,张喜费了不少功夫,还是在闲鱼看见一个人在卖一箱半旧的玩具,他私
信对方描述了下这个东西的样子,然后确定对方有这件玩具且品相不错,他才用
几乎整箱玩具的价格买回来,又精心的翻新了一下包装好。

  所以这件事对小汐来说就太神奇了,她喃喃的说:「怎么会……你怎么知道
我想要这个?」

  「嘿嘿,我会读心术呗!」张喜得意一笑说道:「当我握着你的手,就能猜
到你在想什么?」

  见小汐一副不信的样子,他说:「不信你就试试,把我给我,我就知道你现
在想什么。」

  小汐犹犹豫豫的伸出小手,张喜一把拉过,一手握着,另一只手在上面轻轻
抚摸,然后身体过电似的抖了一下,神神秘秘的说:「你现在非常感动,想献上
一个香吻!」

  「哼!去死!」小汐羞怒的用力踩了一下他的脚,然后抽出小手「哒哒哒」
的跑远了。

  张喜和贝贝面面相觑,贝贝忽然妩媚一笑,把一缕秀发别到耳后,然后把小
手递过来,说:「大神棍,也帮我看看,看我现在是不是……想打死你!」

  三人笑闹着到了学校,度过普普通通的一天,晚上三家人又聚到一起给小汐
准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趴体,感动得她趴在徐老师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又过了几天,距离中考已经不到一个月了,学校又一次新的摸底考试,张喜
向小汐建议不参加考试一起去逛图书城,把一脸幽怨的贝贝丢在学校,一大早两
人就坐着张喜约好的顺风车走了。

  两人一起坐在后排,张喜当然又拉起了她的小手,车开了一会儿,小汐忽然
发现这好像不是去图书城的路,而是一直开往城外,她疑惑的看着张喜,问:「
我们不是去图书城吗?」

  张喜拨了拨她蓬松的空气刘海,笑道:「嗯,不去图书城,去海边给你过生
日。」

  「你怎么知道……」

  「你哥以前告诉我的。」

  小汐再次凌乱了,心说我哥到底和你有多深的交情,真想看看你俩的聊天记
录都聊了什么……

  为什么说今天是小汐真正的生日呢,因为首先她是个超生儿童,直到三岁之
前都是黑户,直到要上幼儿园了,才找关系交罚款入了籍,所以身份证上的公历
生日是随便写的,从小到大家里给她过得都是农历生日,也就是今天。

  「你怕不怕我把你拉到外地卖了?」张喜逗她说。

  「哼!你敢!」小汐傲娇道。

  ……

  这一路车程不短,一路上张喜其实都是有点心惊胆战,真怕自己在高速上说
挂就挂,还把小汐牵连上……而小汐一坐车就犯困,没过多久就开始打瞌睡,最
后挺不住直接歪在了张喜肩膀呼呼大睡起来。

  张喜轻轻抚着她的头调整了一个她更舒服的姿势,然后就搂着她纤弱的肩膀
,享受车内这段温馨美好的时光。通过后视镜还偶尔能看到司机大哥投来艳羡的
眼神,他当然……吓得够呛,提醒他好好看路!

  小汐一直睡到目的地,流出的口水把张喜的白T恤都浸湿了一小片,她醒来
后有些不好意思,还伸出小手帮他抹了抹。

  两人一下车,就感觉阵阵海风扑面而来,带来一股咸腥的味道,小汐兴奋的
一溜小跑到了一个临海的护栏处,然后享受的闭上双眼并展开双臂,张喜从后面
赶来站在她旁边,一只手很自然的搂住她的纤腰。

  「我好喜欢大海啊!」小汐没有抗拒他的亲密动作,对着海面大声喊道。

  「这也是我哥告诉你的吧?」她又回头看向张喜,清澈的眼中灿若繁星,说
完还忍不住笑了。

  张喜看着她可爱稚气的绝美小脸有些失神,笑了下没有回答她,转而对着大
海大喊:「陈小汐,我喜欢你!」

  小汐脸红红的,鼓起勇气也向大海喊道:「我知道啦!」

  张喜继续大喊:「陈小汐,以后嫁给我吧!」

  她脸蛋更红了,但调皮一笑,大喊:「你想太多啦!」

  「陈小汐,以后给我生猴子吧!」

  「哼!讨厌!」小汐回手给了他一记粉拳,娇嗔道。

  张喜乐呵呵的一把抱住她娇小玲珑的身躯,把她轻轻搂在怀里,小汐双手抵
在他的胸前,紧张的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两人心跳的都很快,声音也一定很大,
但都被海浪和海鸟的声音给掩盖了。

  今天天气很好,晴朗的阳光不但让这片平时并不那么纯净的海泛起蔚蓝,也
洒在小汐本来就很雪嫩的肌肤上,晶莹剔透又隐隐浮现羞涩的粉红;海边的风儿
也很喧嚣,吹散了人们的忧郁和胆怯,也吹得小汐身后长长的双马尾和耳畔的发
梢随风摇曳……

  张喜托起她清丽脱俗的绯红小脸,看着刺眼阳光下她褐色的、繁星般的眸子,
以及翕动的可爱鼻子和微张的小嘴,他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对着她的樱唇就吻了
上去。

  小汐的嘴唇像羽毛一样的柔软,张喜轻轻在上面碰了下就离开了,他既不忍
过度亵渎眼前的爱人,又因为各种与爱情有关的激素大量的分泌造成的缺氧感到
有些窒息。

  「盖章结束,以后你就是我正式的女朋友了!」他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半
认真半戏谑的说。

  小汐的眼中闪过羞意和喜色,但轻咬了下嘴唇说:「哼……那贝贝怎么办?」

  「以后你是大老婆,她是小老婆。」张喜又把她抱进自己怀里霸气的说。
(贝贝:这是人话?)

  「哼!」小汐妹妹趴在他胸口感觉又生气、又无奈、又释然、又甜蜜……两
只小手却用力的在他腋下软肉拧了起来。

  张喜夸张的大叫,然后也去抓她的痒,小汐幼嫩的痒处一被攻击,眼泪都快
出来了,连忙疯狂的反击,两人就这样从刚刚确立关系的那份令人无法呼吸的、
血液凝固的颤栗感,一下子变成小孩子间的幼稚游戏,可能,这就是青春吧……

  张喜带着小汐坐了一次快艇,吃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然后就找了一块偏
僻的沙滩,脱下鞋子,小汐靠在张喜的怀里,两个人安静的看着大海。

  「小汐酱……」张喜轻声呼唤道。

  「嗯?」小汐发出慵懒的、稚气的声音回应着。

  「如果有天我不小心死掉,你千万不要难过。」张喜把她乌黑顺滑的长发绕
在手里玩着,心情复杂的说道。

  「呸……乌鸦嘴,哪有人咒自己会死的。」小汐对「死」这个字相当敏感,
用脑袋狠狠向后撞了一下他的胸口,气呼呼的说道。

  「我是说真的……」张喜从身后紧紧搂着她,认真的说道:「如果哪天我死
了,你千万不要难过,我会很快以另一种身份来找你的……」

  「哼!」小汐一扭头在他胳膊上留下一排可爱的牙印,鼓着小脸说:「你要
变成鬼来找我吗?你怎么这么坏,想着法儿的欺负我。」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变成一个秃顶大叔来找你,你还会不会接受当我女朋
友?」张喜用下巴顶了顶她的小脑袋。

  「Emmm……我会买一顶假发送给你,然后介绍你和古老师成为好朋友。」
小汐说完嘻嘻一笑,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古老师就是教他们数学的那个秃顶的风趣老头,张喜有些无语,然后狠狠
rua了一顿怀中可爱的妹妹,恶狠狠的说:「你个肤浅的女人,原来只是贪图我
的美貌!」

  两人说笑打闹着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从这天起他们也算正式的确立了关系,
再单独相处的时候,自然是心安理得的亲亲抱抱,甜腻的撒下一路狗粮,散发的
恋爱酸臭气几乎让身边的人都感受到了。

  钱芳和徐老师作为家长虽然不反对这两个优秀的孩子之间的早恋,但也都私
下或明或暗的警告了他们不要做一些不合年龄的越界行为,张喜本身也没想太早
吃掉妹妹,一是她年纪还小、身体发育的也没有贝贝那么成熟,二是他最近的不
安感越来越强了,害怕万一自己刚夺了妹妹的贞洁就换了马甲,对她来说实在不
太友好。

  被两人的甜蜜炸弹伤害最大的就是贝贝,而且她还面临着马上中考的巨大压
力,每天都憋了一股怨气却无处发泄,最可恨的是每天临睡前张喜也不微信联系
自己出来玩亲亲了……终于有一天她情绪爆发,忽然哇的一声就哭得停不下来,
哭到嗓子哑才被张喜和小汐勉强哄好。

  然后他们两个就注意了很多,一方面不再猛撒狗粮,另一方面两人分工合作:
张喜负责心理建设,哄贝贝开心帮她缓解压力;小汐负责指导学习,灌输考试技
巧,就这样一直到了中考。

  两天半的考试一结束,贝贝就趁着父母白天都去上班,把张喜单独叫到家里,
两人一个是想找途径发泄这段时间的致命压力,一个是最近腻着小汐却吃不得、
攒了满管儿的性欲,在贝贝家里玩得那叫一个天雷勾地火、良将遇良才,做到最
后贝贝的小嫩穴都有些肿了,张喜也感觉身体被掏空。

  就这小萝莉还痴缠着要再来一次,张喜吃不消连连摆手,还吓唬她下面肿了
还做的话很快就会变成黑木耳,这才算作罢……

  漫长的暑假就这样来了,张喜的幸福生活也正式开始,他带着小汐和贝贝每
天到处疯玩,也常常因为外面太热躲在家里,白天的时候贝贝的父母都不在家,
就成了三人的快乐小世界。

  张喜也终于在贝贝家的沙发上,实现了自己「左拥右抱」的美梦,霸气的把
两只萝莉都抱进了怀里,虽然身上被掐的挺疼的,但心里却美出了泡泡。

  幸福时光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如果不出任何意外的话,张喜就已
经把自己的后宫计划实现了一半,但一切的如果,也只能是如果……

  这天张喜的便宜爹李峰忽然回到家,说自己为了庆祝儿子初中毕业又被保送
上了重点,特意抽出三天时间作为父子之间单独的「亲子time」,第一天,
他带张喜去买东西,花了十来万买了一堆东西回家。

  第二天,他开车带张喜去市郊的俱乐部骑马射箭,然后在高速上遇到前面车
骤停,被一辆渣土车追尾了,张喜在后座直接被压成肉饼……

  「我操!妈的!又挂了!亲子time个蛋!好特么疼!浑身骨头都碎了!
谢特!法克!」张喜黑暗中还一直骂骂咧咧,然后一身冷汗的惊坐起来。

  宽敞的卧室,馨香的气味,铺着紫色缎面被子的大床,一回头,就看见一个
貌若仙妃的女人秀发散乱的酣睡在一旁,那张美艳的脸虽然没像平时一样戴着眼
镜,但也令他立刻就认了出来……

  「徐老师?!」张喜心中一惊,这次他以最快的速度定位到自己夺舍的对象。

  「我变成隔壁王叔叔了!?」

  ……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86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