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女公安局长之警界兰心】 (第二十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女公安局长之警界兰心】 (第二十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皇家警民
2021/02/20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16,926

  前言:本章无肉,剧情文就是难写啊,得把情节交待清楚了,否则就全乱了。
江如兰联手方溢,一步步紧逼王送,而王送也肯定会报复江如兰,下章会尽量多
加肉戏。

           ***  ***  ***

               第二十二章

  贾利民早上来到公安局之后,直接就去了江如兰的办公室,昨天晚上他应邀
参加了市里一帮领导搞的那个党校同学联谊会。在会上自然有那么一批人轮流对
他做了不少工作,这也是去之前意料之中的事,不过他还是要把这些所见所闻向
江如兰做个汇报,然后再研究一下应对之策。可等他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外,连敲
了几下门,却丝毫不见反应。贾利民奇怪了:难道江如兰还没来上班,不会吧,
她一向都是以身作则,从不迟到的啊!

  又到下面派出所做突击检查去了?可要是那样,她应该也会事先通知自己的,
哎,看样子只能下午再来找她了!

  他正准备先回自己的办公室,可刚一转身,却看见江如兰和吴瑛一起从电梯
里走了出来,两人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两张俏脸上都是春风满面,显得非常
开心的样子。

  哟!这是有什么喜事啊,好久没见她心情这么好了。

  贾利民心里嘀咕着,不过他也没多想,就叫了声:「江局」

  江如兰正和吴瑛说的开心,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一抬头正好也看见了贾利
民,她立刻本能的意识到自己身为局长和下属这么手挽手有些不妥,赶紧把胳膊
抽了出来,不过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对贾利民打着招呼:「早啊,老贾」

  贾利民也知道在文山江如兰和吴瑛的关系最为密切,可以说亲如姐妹,表现
的亲近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见到她今天这么心,于是也不想扫兴,就用一
种轻松的语气,打着哈哈说:「我说来办公室没人呢,原来江局和小吴一起出去
了啊!」

  江如兰一边径直走了过来,一边回答着:「没有,早上我陪小吴一起去看了
看杨烨的伤势,把时间耽误了,直到现在才来办公室,倒让老贾你等我了」

  她边说着话,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先进来再说吧」

  江如兰招呼着贾利民,吴瑛见这情形,知道他们肯定有什么事要商量,便小
声对江如兰说着:「那!江局,我先忙去了,有事您再叫我」

  江如兰点点头:「好的,你忙你的事」

  说完话,嘴角便微微一扬,似乎在冲着吴瑛笑了一下。吴瑛会意,也把那一
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轻眨了两下,两位美女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传递过来的嗳味感
觉,心里都是暖洋洋的,情绪也越发的好了。

  进了办公室,江如兰先请贾利民坐下,然后自己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办公桌
上的文件之类的物品,然后拿出茶叶准备给自己和贾利民各泡杯茶,却没想到今
天自己和吴瑛同时迟到,没人提前烧水,所以这茶是泡不成了,她只好打开饮水
机,倒了杯白水给他:「对不住了,老贾,今天来晚了,来不及烧水给你泡茶了」

  贾利民接过水杯:「你客气什么呢,我要想喝茶也不到你这来啊!」

  江如兰仍然带着些歉意:「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样,昨晚和那帮
人酒喝得怎么样,他们对你做什么工作了」

  贾利民喝了口水:「还能怎样,一帮人都在关心我呗,多少年原地踏步,他
们都看不过眼了,纷纷热心给我出主意想办法呢」

  江如兰和他开着玩笑:「看来你这帮同学对你还是很念旧的,怎么样,他们
给你出的是什么主意啊」

  「教我怎么才能当好官,怎么才能爬上去啊,那规划局的老孙两杯酒下肚,
直接和我说了,说我贾利民是会做人,可不会当官,这做人和当官可大不一样。
就像我搞刑侦一样必须要有个诀窍。我就向他请教这个诀窍是什么了。」贾利民
把昨天晚上所经历的过程原原本本向江如兰讲述起来,江如兰饶有兴趣的听着
「哈哈,老贾你也真有一套,就和他们这么唱和有声了啊」

  「那是啊,我得把他们这帮人的底给摸透了,自然的就得表现出对他们的套
路很有兴趣的态度了。」贾利民又喝了口水,继续说着「那老孙见我一副很感兴
趣的样子,觉得我上道了,就开导起我来了。他说了,这当官的诀窍说起来简单,
就是一句话,那就是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太绝对了,自己给自己留有余地,这样不
管将来发生什么,都可以左右逢源,也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江如兰听了这话,倒也明白其中意思:「他这是拿话点你呢,让你在处理这
次我们抓捕这帮打手的时候留点余地,别太较真了」

  贾利民也笑了:「就是这个意思,否则他们眼里怎么能看得上我这个落后分
子的」

  江如兰知道贾利民这话既是自嘲但也含着些怨气,这些年他确实也受了不少
委屈,活没少干,但一直得不到提升,任谁也会有不开心的。

  她安慰着贾利民:「老贾,你别这么说,这么多年的贡献,我心里都明白,
放心吧,是金子总会闪光的,我理解你的坚持,也请你放心,总有一天会给你个
说法的。」

  贾利民摆摆手:「江局,我也说心里话,自你来文山市局,咱俩也处了大半
年了,职务上你是正局,但私下里,我比你年长,叫你声妹妹也不为过,如果说
以前我确实有些怨气一直在心里出不来,我承认是有一部份是职务上原因,但更
大一部份,却是对此前市局的风气不满意,具体你也懂的,可自从你来了以后所
做的工作,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我之所以决定全力支持你,跟着你干,也是从你
这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们当初从警校毕业后,走上公安工作时的那份初心,所
以你也不用安慰我什么,至于什么说法也没那么重要,我都四十大几了,也无所
谓那些个虚名之类的,我就一句话,江局你放心,在扫黑除恶这方面,我是责无
旁贷的全力协助你,同样的吴誉,唐堂还有其余一些老刑侦,也是这个态度,我
们绝对跟着你干到底」

  贾利民的这番肺腑之言,倒真是让江如兰深深的感动不已,她明白,贾利民
确实和许智龙那些人不同,虽然以前看起来他为人有些圆滑,有些过于明哲保身,
但那些只是假相,在内心里,他仍然是热血未泯,只是碍于形式,让他这腔热血
无从施展,从而甘于沉沦,如今自己的到来使得贾利民看到希望,重新燃起了他
的斗志,他才会重新振作起来,才会如此不计回报的支持自己。

  江如兰暗下着决心:自己决不能辜负贾利民等人的信任,一定要彻底斗倒王
送,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所有支持自己,相信自己的人,为了大家共同的
心愿,必须还文山一片朗朗晴空。

  「老贾,你的心意我明白,那下面你觉得应该如何应付这些文山帮呢?」江
如兰知道贾利民肯定早有主意。

  「江局,我的意见这次公安局必须强硬起来,不给任何人面子」贾利民也果
然不出江如兰所料,已经是成竹在胸。

  「哦!老贾你详细说一下想法」江如兰对贾利民的这个态度很感兴趣。

  「好的,江局,那就先说说我的考虑吧,首先就是王送一伙如今的气势太过
嚣张,可以说他们在文山市内外的各种所作所为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我们
市局如果不对公开站出来坚决的对他们进行打击,那只会助长王送的气焰,让他
更加猖狂,另外经过前一个时期的内部整顿,现在我们文山市局全体干警此时正
是上下一心士气高昂,迫切希望能够有大显身手的机会。

  所谓气可鼓而不可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主动出击,正好可进一步激
发全局上下的工作热情。所以此时对王送这样的黑恶势力进行全力打击已经是势
在必行。」贾利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感觉有些口渴,拿起水杯刚想喝水,却发
现杯子已经空了,贾利民正准备自己再去倒杯水。

  江如兰拦住了他:「别倒了,我给你泡茶吧!」

  说着话,她打开门,看着对面接待处那坐着的吴瑛,问道:「你那有开水吗」

  「有的,刚烧开」吴瑛把热水壶给递过来了,江如兰接住后,道了个谢。回
了办公室,给自己和贾利民各泡了杯茶,虽然手里在忙个不停,但她的头脑里却
一直思考刚才贾利民所说的话。

  「老贾,你说的没错,现在是到了和这些黑恶势力包括他们背后的关系网彻
底摊牌的时候了,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做了太多的准备,就像你刚才说的,市
局内部经过前期的整顿,已经基本把那些立场不坚定的人员调离了关键位置,他
们现在既掀不起风浪也无法再通风报信。所以王送只能想别的办法,通过外部渠
道试图再在我们公安局内部建立新的关系网搞。

  而他的这番举动也恰恰说明他已经开始在焦虑,我们此时就应该继续加大对
他的打击力度,给他施加压力,让他更加心慌。所谓忙中出错,他越是急就越容
易露出破绽。」江如兰一边把泡好茶的茶杯递给贾利民,一边赞同的对他说着自
己的意见。

  「是的,江局,看来你我的意见是完全相同了,昨天我们那个成立专案组的
人员名单,你觉得还有问题吗?」贾利民感觉到现在江如兰已经是完全成长起来
了,越来越具有领导者的风范和沉稳,他感到很欣慰。也因此更加希望能够尽快
开展下一步的行动。

  「嗯,我觉得你们提出这些人员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可靠,专案组成立之后,
就由你和吴誉共同牵头,直接对我负责就行」她顿了一下:「另外,我再加个人
选,把杨烨给算进去,让他有个多历练一下的机会。」

  贾利民一听就笑了:「这不会是早上你去看他时候,小杨和吴瑛一起给你做
工作的吧,所以才临时加的人选」

  江如兰倒也爽快,直接承认了:「我是让他俩给磨的没办法,本来吴瑛也想
加入的,那我是坚决不同意,但做为交换条件,只能同意把杨烨给算进去,不过
他也是个好苗子,让他有机会尽快成长起来,也是桩好事,对吧」

  贾利民点了点头:「这点我承认,小杨是有股子冲劲,人也机敏,就是稍有
些莽撞,让他多经历些事,对他成长是有帮助的,不过进了专案组,我得磨磨他
的性子,否则我怕他冲动起来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行吧,我也和他说过了,要绝对服从命令,他也做了保证。」江如兰见贾
利民同意杨烨加入专案组心里也是满意。

  「不过,老贾你还是别和那些文山帮关系搞僵了,能敷衍就尽量敷衍,他们
要问怎么处理那帮打手的,就说是我不给面子。所以放不了人,把责任往我这边
推,这样你开展工作就会方便的多」江如兰又想了会,对贾利民做了一番交代
「这个我明白,你的意思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不过江局,我觉得你既然
做了恶人。

  那些文山帮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公开和你过不去,或明或暗的,他们都
会找你麻烦给你添堵,你可得做好应对的准备」贾利民虽然同意江如兰的办法,
但还是提醒她要小心下面将会遇到的种种状况。

  「这个我明白,反正迟早也得和这帮人有个正面交锋的,早一天晚一天也无
谓了,我知道怎么办」江如兰坚定的回答着。她早就想明白了,是该到了向所有
人展现自己强硬果决的一面的时候了。

  就这样几天之后,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市政府会议室里也正在同往常一样召
开着市政府领导班子每周工作例会。坐在会议桌中央的是常务副市长尹一舟,因
为市长石亚楠去了香港,而她不在的期间,文山市政府的所有工作就交由身为常
务副市长的尹一舟进行主持,今天这个会议也不例外。当然今天列席会议的除了
他之处,其余几个分管各项工作的副市长和市里主要部门的领导也一个不少的全
部参加了。大家分别坐在会议桌的两侧。

  会议开始后首先由几位副市长分别就各自分管工作方面的上周落实情况和本
周安排情况进行了汇报。尹一舟随即也根据大家的发言做了几点总结,他特别强
调现在的工作重心除了必须全力保障文山物流区枢纽各大工程的建设按时完成并
保证质量之外,另一个重点就是正在进行的东郊新区的征地和改建工作,分管领
导要切实负起责任,积极深入一线,全面掌握进展情况,加大协调力度,确保征
地工作的顺利实施,不能有丝毫的拖延懈怠。

  这边尹一舟正说的起劲,可下面前来参加会议的几个文山本地领导却好像没
怎么认真听他说话,而是彼此间不停地互相交换着眼神,最后把目光都集中在土
地征收办公室杨主任那里,大家都在给他使眼色,但杨主任的神色却有些犹豫,
两个眼珠也在一直转个不停,他好像在考虑着什么,而不经意间他眼角的余光却
又时不时的来回扫视着坐在他斜对面的江如兰。

  他这种异样的举动立刻就让江如兰发觉了,其实今天一进会议室,江如兰就
凭借着身为刑侦人员那种独有的敏感察觉出在场的这几个文山本地领导神态有些
不对劲。他们一直都在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的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还总是来回不停
的打量着自己,可一但对上自己的目光,他们却又马上避开,这些异常的行为不
由不让江如兰心生疑虑,她想起了贾利民之前对自己所做的那番提醒「难道这些
人打算就这样在市委开会时公开对自己发难?」

  江如兰心里一下闪过了这个念头。

  「我得小心一点」她随即就给自己发出了警告,于是在接下来的会议进程中
表面上虽然江如兰好像一直在专注的倾听着几位副市长的发言,还不时的做着记
录,但实际上她却在时刻关注着这几个表现异常的文山本地领导的神态。心里更
是不停的在盘算着如果这些人真的打算和自己过不去那又要用什么办法来应对他
们。

  也正是因为她的警觉性很高,所以杨主任表情一有变化,江如兰马上就察觉
到了。

  「看来这次对自己发难的挑起人就是他了」江如兰心里想着。

  「只是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找麻烦,而且看这情形杨主任只要一
带头,随后就会有一帮人给他帮腔」江如兰想起了当初在公安局开会时那几个副
局长一起抱团给自己难堪的场景,「这次我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谁要敢挑衅,
就必须坚决回击,一定要在气势上镇慑住他们。」江如兰打定了主意。

  她刚刚想好对策,那边的杨主任经过一番犹豫之后,到底还是经不起其余几
个同伙的目光催促,只得坐直了身体,昂起了头,摆出一副蓄势待发,准备发言
的模样。他的这番动作也引起了正在讲话的常务副市长的注意。

  「我的讲话就到这里了,下面参会的各位同志还有什么问题要提出就请发言」

  尹一舟结束了自己的讲话,但又看了看杨主任,那意思:你有什么想说的就
说吧而杨主任既然已经下了决心,也就直接发言了:「尹市长,各位领导,刚才
您做的那个总结讲话,提到文山下面的工作重点除了保障物流区那几个大工程项
目的完工之外,就数东郊新区的征地最为重要,而做为这次征地的主要负责单位,
有几个问题,我也必须提一下」

  尹一舟听到他这话,和其余几个副市长互相看了一下:「老杨,有什么话,
你就直接说吧,市里各部门的领导都在这听着呢」

  「那好,尹市长,我就说了,首先这次东郊新区征地的规模是很大的,时间
也很紧迫,市委把这个任务交到我牵头来负责,这个担子不可谓不重,所以为了
能够尽快完成这个项目,我们几个负责部门经过再三研究后报请市委批准,把这
个项目交给了对这种工程有着丰富经验的银沙湖集团来负责推进,而他们对此也
极为重视,可以说为这个项目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进展也不可谓不快,可谁
也没想的,本来一切顺利动迁工作,现在却遇到了意外的阻力,而且这个阻力还
来自市里的某些强力部门,这就让我很不能理解了。如果任其发展下去,那么这
个项目的延期甚至就此停工都将是不可避免,那这不是要和刚刚尹市长您所提到
的现阶段市政府工作重点相违背了吗,那么我们这些执行市政府决策的部门还如
何进行工作。各位领导你们应该重新有个指示吧」

  杨主任这话刚说了一半,所有人已经都明白他这话是冲着公安局来的。大家
纷纷转头看着江如兰,江如兰因为早有准备,此时也是毫不迟疑,她不容杨主任
把话说完,立刻插言道:「对不起,杨主任,我打断一下,第一,我先表明一下
态度,我们公安局一直以来对市委所强调的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来开展一切工作的
这个指示精神都持完全赞同的立场。我们也愿意为文山的经济发展尽到自己的一
份力量。第二我也希望杨主任能够尽快完成东郊新区项目,完成市委所赋予的任
务,为文山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但刚刚杨主任所提到某些部门对他们所推进
的项目产生了阻力,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必须要代表公安局对此做个说明。那
就是目前在东郊新区的动迁工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而现在杨主任正好提到,
那我也就借机直接把问题说清楚,也请在场的领导能够重视这些问题。不能说为
了抢工程进度,就对由此产生的不良影响忽略无视了吧。」

  说到这里,江如兰顿了一下,她看了看常务副市长的反应。而尹一舟听了杨
主任和江如兰分别的发言,心里明白看来双方这是要针锋相对了。杨主任那边代
表的自然是文山本地派势力,算是一群地头蛇。这江如兰则是从省厅空降下来的,
虽然没听说她有什么强力背景,但石亚楠似乎和她关系很是不错,再加上公安局
局长这个职务也是位置重要,因此也不是能对她太轻视。

  尹一舟很快就打定了主意,既然今天的这场交锋与已关系不大,不如就来个
两不得罪,任由他们去折腾。

  「江局长,既然你都说的这么直接了,那就请你说得再详细一点,这样也方
便市委能够对你提出的问题做个进一步的研究。」

  他这么一表态,另一边的杨主任坐不住了:「尹市长,刚才是我先发的言啊,
江局长有什么话,也得等我说完再说吧」

  「杨主任,你所要提出的问题的和江局长所说应该是同一件事吧,这样的话
也没必要分什么先后,先听江局长说一下,然后你再说嘛,何必这么争抢」坐在
会议桌右侧头一个位置上的方溢突然发言。他也看出来今天有人要找江如兰的碴,
自然也就不能坐视。虽然刚恢复工作不久,但他仍然是副市长,照样是领导,所
以他一但说话,杨主任也只能服从,于是便悻悻然的不作声了。

  江如兰见这架势,心里明白常务副市长态度貌似中立,但实际上还是有些偏
向自己,而方溢更是完全站在自己这边。

  这下她就更有底气继续发言了:「其实自从东郊新区动迁工程开始以后,我
们公安局就持续接到大量群众举报,举报银沙湖集团在动迁过程中所采取种种方
式都涉及违法,就此公安局也曾对银沙湖集团提出过几次警告,但我们前期还是
更多考虑到要服从市里经济发展这个大局,并不想过多干涉东郊新区项目的实施
过程,因此更多对银沙湖集团采取敦促的方式,希望他们能改正自身的错误。可
没想的是,银沙湖集团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侵害群众利益,我想
在场的各位领导也应该对上周在东郊老街那场冲突有所耳闻吧,当时有人组织大
批社会闲散人员对不愿意听从他们摆布的老街居民进行暴力威胁,从而激起了公
愤,导致双方发生激烈冲突,虽然因为我们公安局及时出警最终没有酿成严重的
伤亡,但还是不少老街居民在冲突中受伤,像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恶劣行为,
我们公安局势必要有所行动的。也必须给群众一个交待。如果说因此造成停工,
我认为这首先应该要从银沙湖集团那边找原因,让他们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江如兰这一番话直接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银沙湖集团自身。表示公安局只是
依法行事,并非故意和谁过不去。可以说讲得非常有理有据。

  尹一舟和方溢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在赞许江如兰真是会说话,而那个杨主任
却沉不住气,他反驳着:「江局长,你可能有些言过了吧,我们在座的负责过土
地征收或者动迁项目的领导都应该知道,这种项目实施起来,会遇到形形色色的
人和事,很多别有用心的人还有可能借机提出过份要求,进而无理取闹也是经常
的,因此有时候迫不得已采取一些特殊办法也是在所难免。上周老街发生的冲突,
究竟是什么原因,不是还没具体报告呢,而且据我所知,你们公安局拘留的人当
中并没有银沙湖集团的员工。也就是说该集团并不是冲突的参与方,那么因此把
动迁工程给停下来那就不合适了吧」

  「杨主任,正如你所说的,我们在现场确实没有抓到参与冲突的银沙湖集团
的员工,但这可不并代表他们集团就可以置身事外,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有证据表
明,该集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王炳当时就在现场,并且就是他在策划指挥了这
场冲突。只不过当时让他给跑了。我们现在正全力抓捕王炳,只要他一归案,相
信很多事实就会水落石出了」江如兰对于杨主任的挑衅毫不示弱的回击着。

  「江局长,我还是那个意思,你们公安局怎么处理案件是你们的事,但在你
们没有掌握切实证据之前,这东郊新区的动迁工程不能停,否则的话我们这几个
负责部门之前和银沙湖集团达成的协议岂不是成了空话,我们不能出尔反尔吧」

  杨主任见江如兰如此不给面子,不禁有些上火。他的话语开始变得硬强,而
其余几个之前怂恿他发难的同伙也纷纷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给他帮腔。

  「这不是出尔反尔,而是纠正错误」可没等江如兰再和杨主任交锋,一旁的
方溢却抢先替她回答了。

  这倒是杨主任没想到的,面对身为副市长同时也是曾经的文山帮老大,杨主
任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错误,这怎么能算是错误呢」

  他喃喃自语似的回答着方溢。

  「杨主任,我觉得你坐在办公室里了解的情况也只能是片面性的吧,你如果
能够去东郊新区现场去看一下,看他们是如何动迁的,恐怕就会得出和现在完全
同的结论。实话和大家说吧,自从上周听说发生冲突之后,我是亲自赶到东郊实
地了解过当时的情况,结果让我很震惊啊,我都不敢相信光天化日之下就会发生
那么严重的暴力冲突,那么多居民被打得头破血流,这简直就是黑社会的所作所
为。

  因此我认同江局长的意见,我们不能因为经济要发展就可以漠视因此带来的
一切不良后果。东郊动迁工程必须停工,直到解决银沙湖集团所存在的问题之后,
才能考虑工程的恢复。尹市长,你觉得怎么样」方溢发表过意见,也不再看杨主
任的反应,转而向尹一舟征询着意见。

  尹一舟明白方溢这是替江如兰解围。

  「行吧,方市长既然提出这个意见,我们就暂时这么办,具体情况我会向石
市长汇报,最终东郊动迁工程到底如何还是听石市长决定。今天会议就先到这里
吧」尹一舟做了个和事佬,宣布散会。杨主任等一帮人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各自收
拾东西准备离开。江如兰也松了口气,她本想向方溢道个谢,可转念又想起这段
时间市里流传的自己和方溢过于接近的风言风语来了。

  「还是和他保持些距离吧。」江如兰提醒着自己。

  「我得快点回公安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抓到王炳,掌握切实的证据来
查处王送,否则这些和王送有勾结的文山帮肯定还会没完没了找自己的麻烦」江
如兰怀着这重重心事离开了会议室,但在出门前她还是有些不自觉的回头往会议
室内扫了一眼,而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眼,江如兰立刻就发现了方溢也正在看着自
己,而且他那眼神中明显带着一种嗳味的情愫。江如兰赶紧转过头,自顾自的走
了。

  她的这种态度让看方溢看在眼中,心里未免有些失落,其实刚才散会,他就
想过去和江如兰说说话,可同样的,现在市里的这些流言,方溢也不可不有所耳
闻,同样他也要避嫌,所以虽然内心十分不舍,可他也只能能目送着江如兰的背
影渐渐远去。

  「哎」方溢在心里发出着叹息「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和这位美女公安局长
好好聚一聚啊。」

  随着市政府此次工作会议的结束,时间已经到了上午11点,各个部门的领导
纷纷离开市政府上了自己的专车,赶回各自的单位,而此时整个城市也正好迎来
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间段,市区几条主干道上的车流量也开始明显的增多起来。

  尤其在是位于市中心的光华大街上。更是人来车往,显得十分的喧嚷。

  这里是文山市最繁华的黄金商业路段,原本就是商场店铺林立,而近年来随
着文山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各类实力雄厚背景复杂的大公司和国字头的央企,银
行更是纷纷选择此处作为落脚文山的总部所在地,这也更加带动了光华街周边地
价日益攀升,用寸土寸金来形容也不为过,与这一切相对应的,能够在光华大街
上占有一席之地,对于任何一个有志立足于在文山寻求发展的公司来说,那都是
一种实力与地位的像征。

  因此几年来经过各大企业的精心营造,如今的光华大街两侧一栋栋造型各异
的现代化高楼大厦是鳞次栉比,让人目不瑕接,它们共同组成了一座座地标,向
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展示着现代化大都市繁荣景像的同时也在炫耀自身所拥有的
着财富和权势。

  而做为文山本地私企中的一个标杆,银沙湖集团的总部大楼也就理其当然的
坐落在光华街上,高达三十六层的银沙大厦拔地而起的雄伟气势足以让所有接近
它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并因此产生某些敬畏的感觉,而这
些也真是这栋大厦的主人「王送」所希望达到的效果。此刻的王送正陪同着另一
个大概50多岁,身材不高的男人步出银沙大厦的正门。

  「王老弟,请留步吧,送到这里已经够可以的了」对方回过头客气对王送说
着。

  「许董事长,您这话说的就见外了。你我相识虽然时间不长,但不要说您在
业界的地位,那怕就从年龄上来论,您也比我长这么多岁,我对您恭敬一些也是
应该的」王送摆出一副谦恭的态度,竭力博取着对方的好感。

  「王老弟真是客气啊,现在年轻一代的企业家普遍作风都比较张扬个性,像
你这样还愿意遵从传统的可不多了」看得出许董事长对王送的态度也很是满意。

  「那里,那里,说来惭愧,小弟是农家出身,自小受条件所限,没读过多少
书,只是在村里乡间受了些长辈的教诲,后来机缘凑巧,做起了生意,幸有了点
成就,但却从不敢忘本,因此对传统礼仪还是时刻牢记的。」

  王送明白,越是许董事长这种上了些年龄的人,越会对遵守传统的人有好感。

  因此他是尽捡这方面的话说。

  果然许董事长心情更好了:「王老弟就冲你这个态度,贵集团和我们财团的
合作,在我个人这方面是完全认可的,不过接下来,还得按程序,交董事会审核
一下,但我可以对你透个底,只要你能尽快把文山东郊新区的规划中对于贵集团
有那些优惠待遇的条款拿出来,财团董事会通过这次投资就不会有问题了。」

  许董事长的这番话一说出来,王送不由大喜过望。他这段时间如此卖力的去
推进东郊新区动迁,目的就是想为了在下面的城市规划中占到先机,能够在前期
就把地价给炒上去,但他的财力却难以支撑如此大规模的开发,所以必须拉到投
资方,借用金融资本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标。所以他近期一直在寻找具有雄厚
实力的资本财团进行合作,如今眼看目标就要实现,怎能不开心。

  王送正想再说几句好话,对许董事长献献殷勤,突然他手机响了起来,王送
拿起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心里不由一惊。

  许董事长见状,问了一句:「怎么了,王老弟有什么急事吗?」

  王送只能说了声「抱歉,有个朋友临时找我。」

  许董事长看看他的神色:「那好吧,既然王老弟事情繁忙,也就不必再送了,
你我就此别过,下面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沟通就行」

  王送连连点头:「一定,一定,许董事长慢走。」

  他回头示意跟在身后的业务部经理丁澜代替自己送客人下了台阶。

  一边又接通了电话:「杨哥,出了什么事吗,这么急忙火缭的。」

  他询问着。

  电话里传来了杨主任那略带慌乱的声音:「老王,这下麻烦了,东郊新区的
动迁工程要停工了」

  这句话一出,把王送吓了一跳,许董事长刚刚才和他说过这次协商的投资协
议能否达成就看东郊新区规划中对他的集团优惠政策力度有多大,可如今这本来
交给他进行的动迁工程一但真的停工了,那些投资方立刻就会觉察出这是一种不
利的信号,从而影响他们愿意进行合作的信心。不行,这动迁工程决不能停下来。

  「杨哥到底什么情况,你们不是商量好了,今天开会的时候,集体对公安局
施压的吗,怎么又出这种事了?」王送也有些沉不住气,他询问着杨主任。

  「哎,别提了,今天一开会,我们就对公安局提出质问了。并特意强调要是
他们不让步,下面工作没法干,谁知江如兰那女人特别的强硬,她是寸步不让,
弄得我都下不了台。」说到这里杨主任顿了一下。他大概觉得承认自己被一个女
人给搞这么狼狈,有些丢面子。这才又解释道:「其实要是光她,倒还好办,谁
知那个方溢也站出来给这女人帮腔。要我看,还是上次他被停职的时候,咱们的
做法得罪他了,所以怀恨在心,一直在等机会呢。虽说现在他势单力孤,不比以
前了,但毕竟职务还在,要是真和公安局联起手来,成心给咱们做梗。还真是麻
烦了,老王,你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事」

  王送听了这话,心里也有些发毛,他一直就担心方溢会和自己过不去。而现
在果然来了,他公开给江如兰撑腰,那对自己的威胁可太大了;「杨哥,你在那
呢,要不我去找你,咱们见面详谈一下?」听到王送要见自己,电话那边,杨主
任犹豫了一下:「这!老王,我现在不方便啊,最近这段时间,你我都要避个嫌
什么的。所以还是暂时别见面的好,这样,我这边再找找市委那边几个熟人商量
一下办法。老王你也找找看还有什么别的渠道或者人脉能帮上忙的。我们分头使
劲,一定把这事给解决掉,你看行吧?」

  他一说这话,王送就明白了,现在情况不明,这杨主任就开始要以自保为主
了「妈的,真是见风使舵」虽然在心里骂了一声,王送还是不能得罪对方「那也
行吧,就请杨哥多费费心,要是有什么需出钱的地方,直接说一声就行」

  他仍然表现的很大度,对付这种贪官,许诺给他好处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果然杨主任听到钱,心情又好了不少:「老王你也不用客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一切尽力,对了,还有个事」

  杨主任又想到了什么,口气一变,有些急切了:「你让老二多加小心啊,今
天我看江如兰那意思,全是针对老二,公安局对他是展开全力搜捕。你得赶快把
那些对老二不利的证据都处理掉」

  他提醒着王送。

  「有这事啊,多谢杨哥关心,我一定注意」王送其实早知道江如兰要抓王炳,

  这种消息张建自然会及时通知他。但他还是领了杨主任这个人情,谢了对方。

  「老王你知道怎么办就行,那我先挂了,有事再联系」杨主任不想再多说下
去,「好的,杨哥你有事先去忙。」王送答应了一声,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之后,王送稍一沉思,也没转身再进银沙大厦,直接吩咐一声秘书,
备车,出发去千龙公司,如今面对方溢联手公安局共同针对自己的局面,只有再
去找裴宏悦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能联系到石亚楠,而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
裴宏悦对自己指点了几次。王送觉得这人的眼光颇有独到之处,一些本来认为很
棘手的事,他都能应对的非常恰当,因此这次王送也想再听听他的意见。

  王送的车在市区东绕西拐,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这千龙公司的办
公地点和位于光华街上豪华气派的银沙大厦不同,它位于距离市四中学不远处的
一幢不起眼的写字楼里面,门外的招牌也显得平平无奇奇,一般人很少会注意这
里。

  王送等司机把车停好后,自己下车带着个跟班直接进了千龙公司大门,此时
正值中午,几个前台都去换班吃饭了,只留下一个值班的,一见王送来了,连忙
问好:「王总,您怎么来了,我去通知裴总」

  王送非常和气的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和老裴也不是外人,自己进去就
行了」

  那前台也知道他和裴宏悦关系不错,也没再去通报,只是说了句:「那你请
进吧,裴总应该在会议室呢」

  王送点点头迈步进去后,直奔会议室。之前他来过不止一次,因此倒也熟悉,
果然一进会议室,就看见裴宏悦正和几个员工围坐在一起吃着工作餐。

  王送打了声招呼:「裴总,吃饭呢」

  裴宏悦一抬头:「哎哟」

  了一声「老王你怎么大驾光临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这也没个准备,失态
了啊」他赶紧找纸巾把嘴和手都擦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迎接王送。

  「你是刚吃完饭就到我这来了」他看王送的神态有些不同往日,心里明白肯
定是出事了,但却故作茫然的询问着。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向你裴总求教来了」王送也不客套,直接说了来意
「那,我们去办公室谈,这里不方便」裴宏悦往外让着王送,两人一前一后去了
他的办公室。他们刚一出会议室,围坐在里面吃饭的员工中,立刻有两个人抬起
了头,看了看王送的背影,又互相对视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吃起了饭。

  王送跟着裴宏悦进了他的办公室,回头让跟班在外面等着,又反手关上门,
裴宏悦明白这肯定是有什么要事相商,他还是不动色,只是请王送坐好,给他倒
了杯饮料,「王总见谅,我这条件简陋,比不得那些实力雄厚的大公司,也没什
么好茶叶,就不献丑了,请你喝饮料吧」

  「没事,没事,老裴你甭客气,倒是我对不住了,冒味前来,打扰你用餐了」
王送因为马上有事要向对方求教,因此表现很是客气。

  「哎,大家是不外人,小事也就无所谓了。说吧,王总此来有什么见教的」
裴宏悦说话倒也干脆。

  「说来惭愧啊,为兄最近是时运不济,这不又碰到难迈的坎了」王送叹了口
气。

  「不会吧,老兄你现在不应该是正风生水起的大展鸿图的时候吗?」裴宏悦
显得很惊讶一样说着「前天那个红象资本的许董事长也到了文山,听说正在和你
进行接触,你们双方不是要合作搞东郊新区的开发,这都是好事啊,怎么这一转
眼又遇到坎了」

  「唉,就是这东郊新区的事啊许董事长人是来了,谈的也是不错,但他们和
我合作的前提是我得保证新区那边开发必须能拿到政府那边重大优惠政策才行。」

  王送回答着裴宏悦。

  「那也没什么啊,市政府几个重要部门对你不都是一向高看一眼的,再说你
又帮他们完成了东郊动迁这棘手的工程,他们给你优惠也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
可担心的」裴宏悦还是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和王送说着话。

  「不是这么简单,现在东郊动迁要停工了,具体情况这两天可能就要公布,
这许董事长还在文山呢,要是让他知道停工的事,那就会怀疑我在市政府那边
不再到受重视,能不能拿到优惠也成了问号,这合作的事就麻烦了」事到这里,
王送也就全都直说了。

  「哦,动迁工程要停工,这倒确实是个问题,老兄你给我详细说说吧」裴宏
悦来了兴趣,问起王送此事的原委来了。

  王送知道不能隐瞒,就把所有的情况,原原本本给裴宏悦详说了一遍。

  然后问他:「你说公安局和我过不去也就罢了,这方副市长也从中做梗,他
们可都是实权在握,我也没法正面和他们顶啊,眼看着工程就要停工,真要那样,
损失就太大了,老裴你得帮忙想想办法啊,要不和石市长打声招呼?」

  裴宏悦没动声色:「石市长在香港呢,一时半会回不来,和她联系不方便,
再说请她出面,那不明白着是在压方副市长吗,要那样的话,方副市长和你的过
结只会越来越深,所以这次还得你老兄自己来解决」

  「这话说的也是有理,那老裴你有什么高见」王送一听这话,知道裴宏悦肯
定有办法。急忙询问着他。

  「这个嘛,高见不敢当,就说我的看法,首先,你老兄这次是干了坏事了,
东郊上周那事我也听说了,虽然对付这种不听话的刺头,有时候是要用些手段,
但你这次做的事确实过份,光天化日的冲到人家老街上大打出手,这事传开了,
没人能公开给你站台是不是?」裴宏悦毫不客气的直指王送行为不当。王送听在
耳里不由得心里发堵,在文山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当他面说他的不是了。可就算再
不舒服他也只能忍着。

  「没错,也怪我最近忙着和别的公司谈合作,对动迁这块关注不够,下面人
乱来,结果搞这么大,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王送边说软话,边看裴宏悦的态
度。

  而裴宏悦根本不听他的辩解,只是自顾自的说着:「今天既然老兄你也明白
之前是办了坏事,那做为弥补,你就得再做些好事,这样一可遮人耳目,二可造
势,要知道很多时候,好名声是非常重要的,只要声誉提高了,自然就相应的会
拥有广泛的社会影响,那就算有人想和你过不去,也会有所顾虑。你说对不对」

  王送听得有理:「老裴这话不错,我其实以前也想过找什么机会做做慈善,
公益之类的,可就是不知从那里着手,所以给耽误了一直没搞,那你的意思,我
现在赶紧弄出点名堂出来?」

  「没错」裴宏悦点点头「就目前来说,你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名声不佳。这
个你承认吧!」

  王送只能点头:「这个,确实如此,可能以前我只顾着发展了,有些时候就
不能太顾及手段,所以可能外界对我评价是不太如意」

  裴宏悦盯着王送:「虽然我来文山时间也就半年左右。但就像老兄刚才所说
的,这文山上下对你的各种风评我也是略知一二,所以就目前来说,如果有什么
人或者强力机关要是铁了心针对你,恐怕这社会上只会一片叫好之声。这对你也
可以说对和你还处在合作之中的我来说,都不是好事。因此,下面我们必须扭转
这种不利的社会舆论。」

  裴宏悦这话说的有理有据,让王送无从反驳,他只得继续听着:「那到底怎
么办,老裴你就别卖关子,直说了吧」

  裴宏悦倒是不急。他拧开手里的饮料瓶盖子,喝了口水:「下面你要做就是
尽最大努力去洗清自己的名声,这首先就从扶贫做起。现在政府不是提出号召,
要求社会各界都要集中力量,帮助弱势群体,摆脱贫困吗,这不正是你的机会,
积极响应号召,在文山下岗工人或者偏僻一点农村里,找几个困难户,来个精准
扶贫,先把声势造起来,然后联系一下电视台,报纸还有门户网站,自媒体什么
的,来做个专访报道什么的,你的名声不就一下就好起来了。」

  裴宏悦说出了自己的主意,王送心里一想,这姓裴的还真是名堂不少,这办
法倒是可行:「老裴你这想的是不错,但这实施起来需要时间,要是真去搞扶贫,
没大几个月见不了效,可东郊那边马上就停工,这可不赶趟啊!」

  裴宏悦见他这么不开窍,也是没办法:「我说老兄,你绕住了,我刚才说过,
先造声势,这精准扶贫肯定要有个过程,但你可以先成立个什么基金会之类,找
几个记者做个专访,让人都知道你在做善事,名声先给传开了,自然对你的评价
也能有所好转。后面那些想帮你说话的人,自然就有理由公开撑你了」

  王送这下恍然大悟了:「你是说事情做不做以后再说,先把声势给搞起来唬
唬人是吧」

  裴宏悦一笑:「就是这意思,不过为了做得像一些,先弄个基金会,这注入
的资金数额得大一些,这样能显示你的决心和诚意。」

  王送一听要大出血,不禁有些心疼,但随即一想,反正造声势而已,就算注
入资金了,至于怎么使用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因此也就同意了:「行,但这种基
金会,我一个人搞怕是太招摇了,得找个合伙的」

  裴宏悦看了看他:「老兄还挺慎重的,不过眼前不就有个最合适不过的吗」

  王送问:「老裴您指的是?」

  「红象资本的许董事长啊,你们不是要合作吗,先通过这个基金会,把他拉
过来,和你绑在一起,这种名利双收的事,他肯定愿意。只要下面把声誉打出去
了,对他将来在文山的发展也是大有帮助的,再说他毕竟外来户,这基金会怎么
运作还不是你拿主意的多吗!」听了裴宏悦这一番指点,王送真是佩服。

  「老裴你可真是足智多谋啊,要不然这么办,这基金会你也一起参与进来吧,
反正以后你也要在文山发展的,有了机会不能拉下你啊,否则我真过意不去。」

  「这,我倒是真想加入,可问题在于,哎,不怕你老兄笑话了,我这财力有
限,拿不出钱来投入啊」裴宏悦有点为难的说着。

  「这没事,我先和许董事长那边谈一下,具体怎么合作,要是能谈成了,你
或多或少拿出点意思一下就行了,反正操作在我」王送觉得裴宏悦主意多,把他
拉进来,对于制约许董事长肯定是有利的。因此一再邀请他加入。

  「行吧,我考虑考虑,你先和许董事长那边沟通一下再说。」裴宏悦总算松
了口。王送也满意了,他心里盘算一下,这事确实可行,按今天和许董事长接触
的情况,双方对彼此合作的意向度还是很高的。要是能先搞出个基金会来向外界
展示一下红象资本准备进驻文山和自己强强联手的意图,那就必定能引起文山市
政府上下一致的重视,也给他们一个信号,要真想自己不利就有可能动摇红象资
本对文山投资的信心。

  进而使得更多有意向的投资者对文山持观望态度。王送想通这个道理,不由
得又兴奋起来了,他是迫不及待的想找许董事长去谈一下这个想法了,自然也就
坐不住了。

  裴宏悦看出来了:「这事也是宜早不宜迟,老兄你赶紧回去,找几个公司高
层,先讨论一下细节,然后找那许老头去细谈吧」

  他这话,正合王送心意:「那我就先告辞了,不过老裴你接下来也想想怎么
参与这事吧,具体等我和许董事长谈完了,我们再商量」

  裴宏悦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我送送老兄,」这就样,他一直把王送送
出了公司,上了那辆黑色大奔,王坐在后座上,降下车窗,对裴宏悦连连挥手致
意,直到车开上了大路这才罢休。

  裴宏悦心里好笑:「真是个土包子,说什么他信什么,下面等着瞧吧,好戏
在后面呢」

  他拿出手机,拔了个号码:「喂,老许吗,事情一切顺利,估计他顶多明天
就会去找你,到时候你悠着点,别让他觉察出什么来。好的,就这么说了,你忙
去吧」

  放下电话,裴宏悦正准备回公司,突然大门西侧转出个人来,叫了他一声:
「叔叔」

  裴宏悦一看:「袁维,你不在学校跑这来了」

  来的正是袁维,其实他来了有一会了,因为看见裴宏悦陪着王送出来,所以
袁维当时没敢过来,一直等王送走了,外面只剩下裴宏悦一人的时候,他才叫了
一声。

  「现在不是中午吗,我吃完饭过来找你的」袁维回答着他。

  裴宏悦看了看时间,现在都过一点了:「你找我有事吗,是又没钱了?」

  他和老袁是表兄弟,因此算起来也就是袁维的叔叔,老袁平时对儿子要求较
严,袁维有些惧怕,而裴宏悦自从公司开到文山后,也经常去表哥家走动,所以
和袁维的关系倒是很好。出手也大方,时不时就会给袁维不少零用钱。这让袁维
有了资本在同学尤其是女生面前充充大款,当然这是瞒着老袁的。

  今天袁维跑来,裴宏悦就想到他是缺钱了,可再一想,除非自己主动给,否
则袁维从不会向自己伸手要钱啊,他又奇怪了,眼睛也盯着袁维看个不停,袁维
让他这么一看,心里倒发毛,一时不知说什么:「不是,不是钱的事,我,我,
我」

  我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裴宏悦更觉奇怪,想想这公司门口人多,袁维要
是有为难的事,也不好开口,便拉着袁维绕到写字楼后面停车的地方。

  「这没人,说吧,到底什么事」他再次问着袁维。

  「嗯,那好吧,叔叔,你认识教育局的人吗?」袁维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
开口了。

  「教育局?你问这个干什么」裴宏悦一听袁维的话,倒来了兴趣。

  「这个,我就实说了,其实这学期我们学校老师要评职称,我们班主任周老
师有点问题,所以我想帮帮她」袁维终于把来意说了出来。

  「你们班主任评不评职称,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好好上你的学就行,管什么
闲事」裴宏悦有些没好气:这班主任倒是有心眼,自己评职称把主意打到学生这
边来了,这是知道袁维是市长儿子,故意托他来办事啊!

  袁维听他的口气不对,心知他可能是误会了,忙解释:「不是,原因是这样
的,我们周老师确实挺好的,不过学校那边有人和她过不去,故意整她,我看不
过去,所以想帮帮她」

  「嗨!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帮人了啊,好吧,给我细说一下,到底什么
怎么回事,我看该不该帮」裴宏悦这兴致是真上来了,盘问起袁维原委来了。

  其实袁维对周丽萍的具体情况也并不了解,他只知道教务主任和周丽萍过不
去,周丽萍为此很是烦恼,而自从上次家访,两人加了微信之后,周丽萍有意无
意和他透了点想让他找石亚楠说说给帮忙的事,但袁维那里敢和老妈提这种事,
就是老爸那边他也不敢说,可他又不想在周丽萍那里丢面子,说实在的,现在周
丽萍对他一些示好的举动,也真让袁维有些想入非非,所以想来想去,他就找到
裴宏悦这里了。

  现在又一听裴宏悦的口气,袁维明白,这事看来有门,他顿时兴奋了,当然
他不能对裴宏悦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能东拉西扯一通,反正咬定就是想为班
主任打个抱不平,不愿看见她辛苦教导学生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这也是对老师
尊敬什么的。裴宏悦听得不耐烦,挥了挥手,「行了,行了,知道你小子良心不
错,尊师重道。就帮你这个忙吧,回头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教育局的朋友,让他给
你们校长打个招呼吧」

  袁维听见裴宏悦答应自己了,开心的笑了:「谢谢叔叔了,那天我请你吃饭
啊」

  「行了吧,你请我吃饭,还不是花我的钱,我告诉你啊,这事就此一回,以
后再没下次了,这别说让你妈知道,就你爸知道了,都得埋怨我。」裴宏悦虽然
答应帮袁维的忙,但还是提醒他这种事可一不可再。

  「我知道了,这次真的是特例,以后决不会有了」袁维急忙保证。

  「你赶紧回学校吧,下午还上课呢。」裴宏悦自己也有事,没心再和袁维纠
缠,直接打发他回学校。袁维一走,裴宏悦想了想,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个
老师想评职称而已,简单的很,但自己出面直接和教育局打招呼肯定不行,得找
个合适的人出面。他边想边回了公司。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doushi/86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