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我入狱的那段时间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入狱的那段时间

作者:xiaoniaowen
2014/03/13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说说本篇文章吧,其实这篇文章是我好久以前写的了,準确的说早于《堕落
人生》,但是当时只完成30%左右,后来一直在写《堕落人生》,直到最近我
才把它完成。本来想写个长篇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有时候文章恰到好处就可
以了,还是多花些时间在《堕落人生》上吧!

  本文未精修了,只想把它发出去,让大家乐呵乐呵就完事了,写得不好,还
希望大家留点口德吧!最后大家有什么想法和建议,或者发现文中的错别字,可
以在下面给我留言,我都会仔细看的。

  另外,小弟的难言之隐——不会排版啊!哪位好心的大哥帮帮忙吧,帮我排
个版,感激不尽啊!
***********************************

  我叫邓刚,本是某处的副处长,应贪污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那一年
我才32岁。六年前遇见了小我四岁的妻子徐梦柔,那年她刚大学毕业,就嫁给
了我,不久我们就有了孩子,我给他取名叫邓淼志。

  我们本来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我贪污受贿被查出来后这一切都变了。
我被判了刑,从前的财产几乎都被没收了,妻子从前都是全职太太,现在家里没
了收入,除了要养活自己和孩子外,还需要供我们刚上小学的孩子上学,而因为
我违法的原因,以前的亲戚都不愿意接近我们,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困难。

  这天妻子又来看我了,自我入狱以来,妻子每天都会来看我,我很感动。今
天她穿了一身鹅黄色的汗衫,穿着牛仔裤,脚下是一双白色布鞋。妻子很漂亮,
大学的时候就是她们学校数一数二的美女,大眼睛、高鼻樑、瓜子脸,而身材更
是好,165的身高,胸部虽不是很大,但是32B的半球形胸部也刚好能一手
掌握了,而且饱满上挺,没有丝毫下垂。腰细臀圆,臀尖微微上挺,充满了女性
的诱惑,两腿修长、线条柔美,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

  妻子看着我热泪盈眶,每次见我都这样,在探亲间里她轻轻靠在我肩上,流
着泪对我说:「老公,你安心在里面过,我和小志都会在外面等你的。」

  我轻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小柔,你以后不用每天来了,你去外面好好的找
工作吧!小志还要读书,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你有时间来看看我,我就很知足
了。」妻子没有回答,只是在我肩头一直流着泪。

  三天后,妻子又来了,这次她脸上显然没有以前的忧伤,已经有了色彩,她
高兴的告诉我自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销售公司做文员。那天我真的替她高兴,
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能勉强维持生活了,我们俩都很开心。

  妻子每个星期四休息,于是每週四就成了我们见面的日子,她总是会和我说
些这个星期来的有趣的事,让我在监狱的生活不那么闷,并告诉我我们的孩子在
这一个星期来的表现。

  妻子说小志很懂事,才6岁的他已经能帮着妻子做些家务了,每天也是独自
上学,不用妻子接送,在学校里的成绩也很好。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小志的暑假到了,于是妻子每週四都会带小志来看我。
看着懂事听话的小志我很安慰,我告诉小志要好好读书,好好做人,不能犯爸爸
这样的错误。

  又是几个月过去,小志开学了。这天是週一,妻子却来看我了,我很诧异。
看见妻子时她一脸阴郁,头髮凌乱,整个人都没有神色。我关心的问道:「怎么
了?」妻子不抬头看我,半晌才摇了摇头。我有些不解了,又一次问道:「怎么
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告诉我。」

  妻子哭了,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说道:「我……我想你嘛!」

  我笑了,温柔的对妻子说:「想我就偷偷的跑出来,不工作了?好了,你安
心去工作,过几天不又可以来看我了吗?乖,不哭啊!」妻子没有理我,只是一
直在我的怀里哭着,哭着。

  良久,妻子忽然对我说:「老公,我想重新找份工作。」

  「怎么了?」我诧异的问着。

  「我……我在这个单位工作得很不习惯,很痛苦……」

  我笑了笑,对妻子说:「没事的,你以前从来没工作过,但你现在要养活自
己和小志了,在外面遇到什么都要忍,你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努力做好自己的
工作吧!好好和人相处。」

  「可是……」妻子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我凝望着妻子的眼睛。

  「没什么。」妻子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躺在我怀里,但是我还是能感觉
到她在轻轻的抽泣着。

  第二天,妻子又来了,还是满脸的阴郁,显然还是没有从昨天的不快中走出
来。我再次见到妻子,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又过来了。怎么,工作还是不开心
吗?」

  妻子不说话,摇了摇头说道:「没……这几天公司比较闲,我就顺道过来看
你一下。」

  望着妻子憔悴的面容,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把她眼角旁的泪水抹掉,轻声说:
「傻瓜,闲的时候自己多休息,多注意自己。」

  「老公……呜呜……」妻子又哭了起来。

  「好了,开心点。你安心工作和休息吧,不用天天来看我,每週能来一次我
就很满足了。」我温柔的对妻子说着。妻子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哭着,哭着。

  就这样,这几天妻子天天都会来看我,天天对着我不停地哭,我也只能每天
安慰她,要她想开点。随着时间的过去,妻子似乎在我的开导下渐渐好转了,也
许是慢慢想开了,也许是适应了这个社会吧!妻子的工作又繁忙了起来,再次回
到那个每週四来看我的日子了。

  今天是星期四,妻子又和往常一样来看我了。这次来的妻子似乎已经完全没
有以前的阴郁了,从烦闷中走出来的她,脸色格外的红润。

  看着我美丽的妻子重新振作起来,我也份外高兴,调笑道:「柔柔,你看起
来心情不错啊,脸色都这么红润了。」

  「哪有啊?」妻子说着两手摀着脸,一副害羞的样子,好像一个害羞的小女
人一样。我不由痴了,手不由自主的在妻子身上游走起来,摸过妻子的脸,我感
觉她脸上的肌肤似乎越来越细腻了,白里透红的脸蛋让我不由自主。在监狱里一
年多的生活,我没有了性生活,此时的我早已饥渴难耐了,手不由的又往下摸,
摸到了妻子的胸部。

  当我摸到了妻子的胸部时,忽然有种感觉,妻子的乳房比以前大了好多。难
道是好久没和妻子做爱了,生分了?

  就在我摸到妻子乳房疑惑时,妻子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立马推开了我:
「不要这样嘛!这是探监室啊,会被看见的,等你出来,再做那种事吧!」妻子
还是和以前那样羞涩。望着我美丽动人的妻子,我又一次痴了,痴了。

  良久,妻子也没打断我深情而呆滞的目光,只是娇羞的低下了头。这时,电
话声打断了这一刻的寂静,妻子从包里拿出了电话,看了看打来的号码,脸色微
微变了一下,没有接电话,直接挂掉了。

  我好奇的问道:「谁啊?」

  「呃……同……同事,女的,她叫我……我……我和她一起……一起去……
买东西。」

  「哦哦,你去嘛,怎么不接人家电话啊?」

  「这……这不方便嘛,待会再打给她。」

  ……

  「那,老公,我……我先走了啊!下次再来看你。」妻子的神色似乎有些慌
张。

  「没事。多和同事交流,沟通是好事,你去吧!」

  「那,老公,再见!」说完妻子便打开门出去了。妻子出门时我隐约听见了
妻子拨电话的声音,应该是打电话给刚刚那位同事吧!

  时间一天天的又过去了,似乎我每天都在盼望着週四,因为这一天我美丽的
妻子会来看我,我又能见到美丽动人的妻子。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四,妻子又来了,再次见到妻子时,我居然发现妻子愈
发的漂亮了,妻子似乎买了件新衣服,光彩艳丽。

  妻子大方的来到我的身边,向我微笑着,那神态美极了。

  「柔柔,你买了件新衣服啊?」我问道。

  「是啊!」妻子随口回答。

  我看了看妻子的衣服,一个熟悉的商标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由的又仔细看了
看这件衣服。

  妻子看我老看这件衣服时,神态忽然有意思紧张,问道:「怎么了?」

  「这件衣服我好像见过,这个牌子太有名了,我这个对衣服没什么研究的人
好像也知道一点,我记得好像这件衣服要三千多吧?那时还是我们一起逛商场的
时候看到的呢!」我说道。

  「不……不是那件啦,这件是仿造的啦,我现在的收入怎么可能买得起那么
贵的啊?」

  「哦,也是,我对衣服也不太懂的,哈哈。不过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

  妻子羞红了脸,轻靠在我的肩旁。我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的身体,无意中瞥见
在这件光彩照人的衣服下竟勾勒出妻子乳房的轮廓,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仍然能
看见那动人的轮廓,我记得B罩杯的妻子不应该有这么大的乳房的。

  我的手不由轻轻的往乳房上摸去,「啊!老公,你干嘛啊?」当我的手摸在
妻子乳房上的时候,妻子敏感的警觉了起来。

  「柔柔,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的乳房好像大了好多。」

  「讨厌,色鬼。才没有呢!」

  我又不由自主的抓了妻子的乳房,这不抓不知道,一抓之下,那种丰满的感
觉绝对不是我能够一手掌握的,而与此同时妻子娇声的喘了口气,「嗯……」的
一声甚是销魂。

  「柔柔,你去丰胸了吗?怎么变这么大了,你现在这乳房恐怕都有D罩杯了
吧?可能还不止。」

  「我……」妻子脸红起来了,我能感觉到此刻她忽然心跳得很快,似乎非常
紧张。

  「你身上好香。」我闻着妻子身上的香味陶醉着:「一定是我入狱的这段时
间你太过思念我了,搞得内分泌失调,引起了乳房的二次发育了吧?哈哈!」

  「我……我不知道……可……可能是的吧!」

  「不过我喜欢。你知道吗,你比以前更漂亮、更性感了,真不敢想像,你这
么漂亮的美女再加上如此大的乳房,那将是如何美的一件事啊!」

  听了我的话,妻子似乎没有因为我的讚扬而感到高兴,彷彿有点像做了错事
一般有些心虚。

  看着沉默不言的妻子,我关心的问道:「怎么,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没有。老公,我想起小志今天学校好像有些事,我可能要过去一趟,要不
我先走了啊!」

  「什么事啊?这么急,小志最近学习不好吗?」

  「他……他最近学习有点不在状态吧?都怪我平时因为工作关照她太少了,
我得去看看他。」

  「嗯,辛苦你了,要照顾小志,还要撑起一个家。」望着如此贤惠而美丽的
妻子,我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妻子没和我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和我告了个别,就走了。

  时间匆匆,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四,但是这个星期我竟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
也许她有些什么事很忙吧!孤独的我只能继续一个人的监狱生活,等待妻子来看
我成了我每天的工作。我的脑海中无数次的想着下次妻子和我见面时的场景,她
会如何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我的怀里和我讲述最近的生活状况。

  时间飞逝,这週四,我从白天等到了晚上,可是妻子还是没有来,现在的她
一定忙不过来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週,又一週,没来,还是没来,一个月了,我都没见过妻子的身影。她在
忙些什么?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为她担心了起来,如果下週她还不来,我得
找机会和她联繫一下。

  又是一週四,果然她还是没能来,我决定明天和狱警说下,希望他们会帮忙
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次日早上,我找到了狱警,他们让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可是电话半天没有
人接。我的心不停地在抖,不会家里真的出什么事了吧?妻子一个弱女子,没有
人照顾的……

  电话终于有人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我每天都梦到的人的声音——妻子的声
音,「喂?」声音似乎有些无力,而且娇媚万分,但我从音调中可以听出这就是
我日思夜想的妻子。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正当我準备开口的时候,电话那边却传来了一点怪怪
的声音:「噗哧、噗哧……啪啦、啪啦……」紧接着,妻子竟发出一声销魂的叫
声:「嗯……喔!」

  我奇怪的问道:「柔柔,我是邓刚,你在干吗啊?」

  「啊!」电话头传来妻子的尖叫,接着是一阵沉默。

  ……

  「柔柔,你在吗?你现在是不是很忙?」听到妻子的声音后,我的心稍微安
定了下来,至少可以确定妻子没出什么事。

  「老……老公啊!哦……哦……」

  「柔柔,你在干吗啊?好像有点不舒服啊?」

  「哦……我……嗷……我在……在……嗷……做……做……嗷……做运……
运……嗷……运动……啦……啊……」

  「哦,做运动?什么运动啊?」我好奇的问道。

  「哎呀……啊……嗷嗷……嗷……你……嗷……别……嗷……别这么烦……
熬……嗷……好吗?我……嗷……我现在……哦……哦……没空……」

  我的心突然有一阵不快,妻子从来都是贤惠的,怎么今天她怪怪的,还嫌我
烦,她可知道我又多么想念她,多么关心她。怎么她会……

  「你……」我有很多话想和妻子说,但是听见妻子这口气,我忽然又不知从
何说起。

  「啪」的一声,显然那边把电话挂了。她一定很忙,要不怎么话都没时间和
我说啊?我安慰着自己,但想了想,觉得好不容易才能打电话,还是再打一个过
去,于是我再次拨起了号码。

  「嗡……嗡……」的电话等待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多么希望妻子能接我的电
话啊,可是不一会,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了:「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怎么
回事,电话都关机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妻子既然已关机,那她现在一定
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忙吧,算了,下次有机会再打给她吧,至少确定她现在是安全
的。想到此处,我只能回到我的监狱去。

  今天妻子到底怎么了?这个问题似乎困扰着我,让我难以入睡。

  第二天下午,正当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的时候,狱警告诉我妻子来看我了。
我高兴的跳了起来,妻子在我脑海里的美丽容颜,不由慢慢浮现起来,我迫不及
待的去了探亲室。

  当我来到探亲室时,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着完美的
身材,胸前的巨乳起码有F罩杯吧,穿着绿色的低胸装,胸部却异常上挺,更是
显得诱惑动人。而巨乳之下却是极细的纤腰,纤细的腰部下面更是肥大的臀部,
那种成熟女人的肥大,但肥臀下的双腿却异常纤细,穿着黑色的网眼玻璃丝袜,
到了极致,而丝袜下面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足足有十多厘米,配合上她修长的身躯
更是显得妩媚而妖娆。

  从她的身体看到她的脸,头上乌黑的波浪大捲垂在肩上,瓜子脸,性感的嘴
唇上涂了红红的口红,眼睛上戴了个太阳镜看不清面貌,但这绝对是个超级大美
女,风骚、美丽、妖娆,也许世上还没有什么词能描述她的美了吧!

  望着如此美丽、风骚的女人,我的鸡巴不由自主的勃起了,嘴里也不由的咽
了一口口水,一时口乾舌燥起来。

  终于我忍不住,收拾了丑态,对那女人说:「小姐,你好,你认识我的妻子
徐梦柔吗?」

  那女人听后,「咯咯」的一笑,声音甚是娇媚、风骚。她一边慢慢摘下了太
阳眼镜,一边娇声的说:「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她摘下太阳眼镜的那一刻,
我呆了,这天使一般的美容,不是我妻子徐梦柔又是谁?

  妻子慢慢朝我走过来,她一边走着,大屁股一边夸张的扭动着,大奶子更是
一颠一颠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的妻子吗?』我一直在问自己。

  我印象中的妻子是贤淑而端庄的,虽然身材也不错,但绝对没有这么夸张,
而且妻子是绝对不会穿成这样的,我的印象中妻子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从来不穿
丝袜和高跟鞋的,更别说低胸超短了。而且妻子的乳房哪有这么大啊?妻子的乳
房只有32B的。特别是臀部,妻子的臀部微微上翘,丰满而坚挺,而这女人的
大屁股异常肥大,明明是那种风骚的熟女才会有的臀部。

  当那女人走近时,我仔细地端详着她,问道:「你真是徐梦柔吗?」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啊?」她一边说话,一边在我耳旁吹着凉气。

  「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了啊?」我惊奇的问道:「还有,你……」

  我还没问完,妻子开口了,说道:「哪这么多问题啊!怎么,不喜欢吗?」

  「……」我沉默了一下,问道:「你的身材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最近老是疯长了起来,好像来了第二春似的。你看,特别是
胸部,都长到了32F了。呵呵!」

  「柔柔。」

  「嗯?」妻子娇柔而销魂的声音回答着我的每次问题。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

  「是……是啊!」说着,妻子的脸竟羞红了。

  「你啊,不要这么努力,搞得内分泌严重失调。还好老天长眼,没让你身材
走样,反而愈发好了,让你同时拥有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

  「咯咯咯,看你这馋嘴的样子,在想什么?」妻子娇声的说着。

  「……」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待会还要忙呢!我是抽时间过来看你的。」说着
脸又红了。

  「这么忙?」

  「是呀!嗯,你昨天打我电话什么事啊?」

  「对了,昨天……」昨天的事情我又想了起来,说道:「没事的,只是看你
好久都没过来看我了,我怕你出事,所以打了个电话过来。看你没事,其实我也
就放心了。」

  「哦,我这些天太忙了,所以没来看你。」

  「没事,你忙你的,不用常来看我,有空的时候来下我就很满足了。对了,
你昨天说在做运动,是做什么运动啊?怎么我电话都直接挂了啊?」我问着。

  妻子的脸又红了,答道:「没什么呢,做了下仰卧起坐。」

  「怪不得你现在身材这么好呢,原来是坚持运动啊!好,要每天坚持多做运
动。」

  「瞎说什么呢,不理你了!」妻子忽然轻推了我一下,小脸羞得通红。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在那里。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妻子,但妻子先开口了:「你以后没事别打我电话,我
的工作很忙的。好了,没事我先走了啊,我同事还在外面等我呢,我们还有好多
事要忙呢!」说着脸又红了。

  「……」

  又是简单的道别,妻子又走了。怀着好多的疑问,望着妻子离去的背影,我
忽然感觉我和妻子之间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

  时间又是一天天的过去,妻子没有再来过。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因为妻子上
次要我不要打电话给她,所以我一直没敢打,一个月不见妻子,想念之情日益浓
重,也许妻子身上的疑问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能看她一次,哪怕是一眼……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了,再次在狱警那里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慵懒的声音。

  「柔柔,我是邓刚。」

  「哦,哦,我最近很忙,所以没来看你啊,我有时间再过来看你好了。」妻
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和小志最近过得好不好,我很想你们。」

  「我们都很好的,你不用担心,你自己在牢里好好过啊!嗯,待会嘛!」

  「怎么了?什么声音,你在和谁说话啊?」妻子前面一直好好的,突然说话
变得怪里怪气的了。

  「哦……没……没事,我……我……哦,先挂了啊……啊,下次再来看……
嗷……看你。」还没等我说完,电话又「啪」的一下挂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我
呆呆的拿着手中的电话站在那里。

  「和你老婆打电话呢?」一旁的狱警问道。

  「是的!」我回答道。

  「上次那个风骚的美女是你老婆?」另一位狱警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

  这时坐在一旁的一位女警轻蔑的笑了笑,让我一头雾水。

  时间又一天天过去,我现在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週四这个概念了,因为妻子
早已没有来过,孤孤单单的我在监狱里过着每一天。

  这天,又是下午,一位狱警进来和我说:「你老婆看你来了。」也许这是让
我最兴奋的话吧!

  来到探亲室,妻子还是那样性感、风骚、美丽,而且我发现妻子的皮肤变得
更好了,白里透红,身材似乎比上次也更好了些。由于天气冷了些,这次没有穿
低胸了,而是穿一件长袖汗衫,这反而更显得妻子身材的完美,大奶子在汗衫上
勾勒了出它完美的形状,大而上挺,彷彿衣服都要被撑爆了似的。脚上还是穿着
一双黑色丝袜和十多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大屁股在短裙下更显肥大。这次我发现
妻子的肚子似乎大了些,不会是因为坐久了的缘故吧?

  妻子来到我的身边欲开口说话,却乾呕了起来,我忙拍了拍妻子的后背,问
道:「你生病了?不舒服吗?」

  妻子红着脸说道:「嗯,最近有些不舒服。我来是想和你说个事……」还没
说完又是一阵乾呕。

  「你去看了医生没有?」

  妻子红着脸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要来和你说,公司派我去外地出差,要
一年,以后都不会来了,一年后我再来看你。」

  「什么事啊,要出一年的差?那小志怎么办?」我不解的问着。

  「呕呕……」妻子又是一阵乾呕,有些烦躁的说道:「你不用管,我都会安
排好的。你记住,不要打电话过来了,我那边的事很忙的。」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妻子抢先道:「我还有好多事,我先走了,你自己
好好照顾自己吧!」就这样,妻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这样,又是望着妻子的背影离去,此刻我思绪万分。我忽然有种预感,
我真的再难见到妻子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大年三十这天,监狱里其他的囚犯亲属都来看他们了,但
我仍然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想打个电话给妻子,但是妻子再三和我说过不要打
电话给她的话总是徘徊在耳边,也许妻子真的很忙。年三十她还在忙吗?小志还
好吗?

  就这样,这一年也就孤孤单单的过了,妻子没有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打电话
回去,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了年。妻子说她在外地工作一年,也没说在哪,我真
的好担心,好思念她。

  在这孤单的环境中我忽然不知不觉的开始思考起来,自己当年好歹也是副处
长,要不是贪污受贿,也不至于落到此番田地。可是自己贪污受贿怎么会被抓到
呢?自己一向很小心的。

  从前的我都不贪的,就是从XX公司的老总卫威送了我一百万帮他办那一件
事后,我就不知不觉的贪了起来,而每次贪几乎都是卫威在唆使我……等等,能
这么清楚了解我的违法行为的也只有卫威了,难道……难道是这小子出卖了我?

  过去的事情突然间清晰了起来,也许搞垮我,是卫威策划已久的,一百万就
是他的代价。可是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他能得到什么呢?为了搞垮我,用一
百万值吗?

  时间又一天天过去了,送走春天和夏天,迎来了秋天,我的监狱生涯已经过
了一年多了,从妻子离开每天都数着日子的我也数到了365。一年了,我美丽
的妻子,你过得还好吗?你会来看我吗?

  这天一位狱警过来通知我说,因为我在监狱中无不良表现,法院对我减刑一
年。听到这个消息的我特别高兴,因为这样我就能早一点和妻子见面了,我决定
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妻子。

  又一次来到狱警这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喂?」从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的声
音。

  听见妻子的声音我很激动,颤抖着对妻子说:「柔柔,是我。」

  「死鬼,想死我了,终于想着打电话给老娘了,怎么不用手机打过来啊?怎
么,这么胆小了?搞大老娘肚子的时候没见你这样啊!咯咯!」妻子的声音柔媚
而风骚。

  听到这声音,我先是一惊,接着更是激动,好久没听到妻子的声音了,虽然
跟我日思夜想的不同,但是这有些淫蕩的语句中我却感觉出了一阵久违的温暖。

  我的声音更加颤抖了,说道:「你还好吗?孩子还好吗?」

  「咯咯,还算你有良心。放心,我们母子都好着呢!孩子刚刚吃完奶,睡着
了。」

  「吃奶?」我一阵吃惊,暗想,什么意思啊?小志都7岁了,应该说喝牛奶
吧!

  「咯咯,亲亲好老公,人家好想你了,你快点过来好吗?」

  听妻子说想我,我愈加激动和高兴,颤抖着说:「我也想你,还有孩子。」

  「咯咯,那你过来呀!过来操我啊!人家要你的大鸡巴,你想死人家了。」

  听着妻子这些曾经和我的枕边话,心里一阵感触,自从我入狱以来就没和妻
子这样调情过了。我心里一阵开心,妻子还是那么爱我,还是我的好妻子。

  「柔柔,快了,我们很快就会重逢,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辈子都不分开了。」

  「什么!你决定离婚了?」妻子似乎很高兴,激动的问道。

  「离婚,我干嘛要离婚啊?」我不解的说道。

  「哼!又是这样,就会逗人家开心。你呀,坏死了,罚你这几天不准和我见
面,面壁思过吧你!咯咯,不理你了。」说完妻子就挂了电话。

  我愣了愣,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这次和妻子的对话让我特别开心。妻子还
是那么爱我,我陷入了一阵对我们未来的憧憬。

  想了一会我突然想到我减一年牢狱的事还没和妻子说呢,于是我又準备打个
电话给妻子,但是这次打过去却是传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的声音。我
等了五分钟再打过去,还在通话……又过了十分钟,还在通话。妻子这是和谁在
打电话呢?怎么这么久啊?

  我没有再等下去了,毕竟我是个囚犯,而且在别人的地方打电话,下次再来
打吧,今天的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次日,狱警来通知我,妻子来看我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开心极了,昨天在电话里说想我,今天就来看我了,果然
还是那个爱我的好妻子。我兴奋的前往探亲室去见一年没见的妻子。

  再见到妻子时,我惊呆了,这一年未见,妻子的皮肤比以前更好了,看上去
水嫩水嫩的,胸部更是变得宏伟得不行了,记得去年最后一次见妻子的时候,乳
房就已经在F罩杯以上,现在的妻子胸部恐怕G罩杯都装不下了吧!屁股更是大
了一圈,肉感十足,而腰竟比以前更加纤细了。这次妻子没有穿黑丝袜加高跟鞋
了,而是穿着一条宽鬆的连体裙,脚上穿着休闲鞋,但好像都是名牌。

  我看着妻子惊呆了,妻子先过来和我打招呼:「怎么,不认识我了?」

  我定了定神道:「柔柔,终于再见到你了。」激动的我想去拥抱妻子,但没
想到妻子竟把我推开了。

  「别碰我。」妻子冷冷的说道。

  「怎么了?」我不解的望着妻子。

  「你……你好多天没洗澡了吧?」妻子思考了一下说道。

  是的,妻子很爱洁的,以前我要上妻子的床都必须要先洗澡。在监狱里哪有
这样的条件啊!我尴尬的笑了笑,对妻子说:「柔柔,这一年来你好吗?小志好
吗?我好想你们啊!」

  「我们都好。我说邓刚啊,你以后没事能不能不要打电话过来?」

  我脑中一阵茫然,昨天妻子可是很乐意和我打电话的啊!怎么回事啊?妻子
的这一番话我硬是没想通是什么意思。

  「邓刚,我现在工作很忙的,还要管小志,没时间和你说些废话,你安心的
在牢里呆着吧,等你出来我们有的是时间的。记住了吗?」

  「我……」妻子又是这样冷冷的话,把我本来準备好和妻子说的好多话,一
下子不知从何说起了。

  「好了,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说完妻子转身準备离开。

  我不想让妻子走,我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我知道妻子这一走,不知什么时
候才能来了。我忙快步走了上去,抓住妻子的胳膊说道:「柔柔,别急着走啊!
我又好多话和你说呢!」

  「我没时间,手放开,」

  我呆了下,心里隐藏着的不满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大声道:「忙忙忙!你都
在忙些什么啊?就几分钟也没有时间吗?」

  「手放开。」妻子只是冷冷的说着这个词。

  「我不放!」我有些生气了。

  妻子见我不放,挣扎了起来,扭动着腰子企图甩开我的手,但是毕竟我是个
男人,岂会让她一个女人这么轻易的甩脱。妻子左扭右扭就是没挣脱,而一对大
奶子却一甩一甩的碰到了我的手臂,让我心里一阵酥麻感。

  就在妻子扭动间,我隐约看见妻子的大奶子上好像有什么水渍之类的东西渗
出似的。我不由鬆开了妻子的胳膊,伸手抓碰上了她的大奶子,一碰之下,我感
觉手瞬间湿润了,「这是什么啊?」我好奇的问着。

  「啊!」妻子惊呼一声,马上跑了出去,只留下愣在当场的我。

  妻子出去后,我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是黏黏的,乳白的液体,一闻之下竟是
一股浓烈的奶香。这,难道是……

  我不敢相信,这分明是奶水嘛!可是,妻子没怀孕,怎么会有奶水呢?而且
就算有也没这么夸张吧?一碰之下就出了这么多。或许是是牛奶吧?

  我的脑子现在很乱,一阵莫名的迷茫和失落,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也许我和
妻子的感情就此结束了!

  妻子从此就没有再来过,我打她电话也变成了暂停服务。我很想妻子,也很
想儿子,他们为什么不来看我了?哎,也许我是个囚犯的原因吧!妻子和孩子也
该都有自己的生活,他们过得好我就足够了。

  春去秋来,又是春去秋来,眼看着马上就能出狱了,但是我的心却忽然害怕
起来,我总感觉彷彿会失去些什么。莫名的失落让我的心情高兴不起来,我到底
是哪里得罪了妻子,这两年来她都没有再来过一次了。

  这天一位狱警过来和我说,一位朋友来看我了。我的心头一愣,我哪有什么
朋友啊?我入狱以后就没有联繫过朋友了,难道是妻子?我怀着好奇的心态来到
探亲室。

  探亲室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很高大,穿着一身名牌的西装,看起来像一个
商人的打扮,眼睛上戴着一个墨镜,看不清容貌。

  我很有礼貌的上去打了个招呼:「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怎么,不认识我了?」说着他把眼镜摘了下来,映入眼帘的不正是那个送
我一百万的卫威吗?他怎么来了?瞬间我思绪万千。

  「你来干嘛?」我没好气的说道。

  「没干嘛,只是觉得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入狱了,我总得来看看。」卫威
不急不缓的说。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俩就别绕弯子了。」我直截了当的说。

  「没什么,就是有件事想来请教老哥。」

  「哦?什么事?」我好奇的问着。

  「我最近上了个女人,别人的老婆。」

  「你小子,还真风流啊!」

  「这个女人,被我玩了后是对我死心塌地了,连儿子都给我养了下来。」

  「什么?真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一套的嘛!那你準备怎样,继续和她偷情
吗?」

  「我是这么想的,想什么时候玩她就玩她,那不是挺好的吗!但是那个骚货
最近老是要我娶她过门,和我家的老婆离婚。你说这成吗?」

  「哈哈,叫你小子风流,这下可惹麻烦了吧!」

  「说实话,那女人还真不错,刚开始玩她的时候,胸部才只有B罩杯,现在
被我玩到了H罩杯,而且生了孩子的她奶水不断,就像一头大奶牛一样。说实话
这样的尤物我真的是喜欢啊!」

  「那你就和她结婚了呗!这女人都被你玩成这样了,又这么爱你,你应该给
她幸福的。你家老婆可没这妞爽啊!」

  「那是,但是我想这女人的老公可能不会答应离婚啊!」

  「哈哈,你小子是在说笑话了,这女人都被你玩成这样了,而且和她老公都
没有感情了,儿子都给你生了,现在完全就是属于你的骚货了啊!她老公还和她
过下去又什么意思,当一辈子的龟公吗?」

  「老兄,你说得有道理,那我这会就去準备和那个骚货结婚吧!哈哈。那老
兄这里先谢过你了,我先走了。」说完卫威就离开了,我又回到了自己的监狱。

  但是卫威这次到来的一番话却让我不禁回味起来,一个女人的奶子从B罩杯
被玩到了H罩杯的波霸,这还是少见了……等等,我的妻子徐梦柔不也是这样的
吗?我入狱的那一年妻子还是B罩杯,现在可能真有H罩杯了。不会的,我不停
地暗示这自己,不会的,妻子不会背叛我的。

  我不停地暗示自己妻子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但是我越想,心里却越不安起
来。从妻子最初对我的依恋,到现在对我的反感,难道妻子真的是在外面有了男
人?不会的,妻子从前觉得是一个贤淑的妻子,现在却明显又风骚又暴露,奶子
还那么大,屁股那么圆。对了,奶水,难道妻子都给人家生了孩子?不会的,妻
子只爱我一个人的,不会的。儘管形势再怎么样,我也始终只相信我的妻子,她
永远是我的好妻子。

  就在我快出狱的前几天,妻子再次来了,手里还拿着个东西。

  我兴奋的和妻子说:「柔柔,我就快出来了。」

  「哦?那恭喜你哦!」妻子显得很冷漠。这时妻子从袋里掏出了一支烟,抽
了起来。

  「柔柔,你怎么学会抽烟了?」我问道。

  「抽着玩玩。这个东西,你看下吧,没意见就签个字吧!」说着把手中的东
西递给了我。

  我拿来一看,直觉眼冒金星,就要昏过去了,上面显然的几个大字:「离婚
协定书」。

  「柔柔,你……」我梗塞着不知如何说话。

  「邓刚,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我就快要和别人结婚了,就等你在这个上面
签字了。」

  「你……」剎时间,千万思绪在我脑海里飞荡着,我不知如何去面对。但是
我还是鼓了鼓气说:「小志怎么办?」

  「呵呵,实话告诉你吧,小志早就离家出走了,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什么?为什么?小志为什么要走?」

  妻子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道:「因为我和我的男人在家里做爱,被他发现了,
他说要来告诉你,被我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你!」我梗塞着望着妻子,觉得她此刻是如此的陌生:「那可是你的孩子
啊!」

  「那时我也很不舒服的,但是我男人说得对,孩子没有了可以再养一个。」

  「你……」

  「是的,我为我男人又养了一个小孩,很可爱的,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

  「什么?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邓刚,是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喜欢他,他……他很强,我离不开他。」

  我彻底无语了,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我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我的生活,我不
知道我出狱还有没有意义。最后我又问妻子:「他是谁?我认识吗?」

  妻子抽了一口烟,慢悠悠的道:「你认识的,他叫卫威。」

  剎时间我的脑海中被抽了一巴掌,原来是他!哈哈,哈哈,一个用一百万毁
了我一生的男人,我的女人也被他霸佔了,哈哈……望着挺着大奶子的妻子,我
又笑了,卫威明明玩了我老婆,那天还要来羞辱我。哈哈!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监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离婚协议书
上签了字,也不知道妻子什么时候离开的。不,现在已不是我妻子了,她是卫威
的女人,卫威的妻子,他把妻子从一个良家妇女变成了风骚的蕩妇,无论身体还
是心都属于他了。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此刻我的心反而愈加明朗。

  我此刻很是痛苦,很是难受,但是,我知道这一切还都没有完,我要等我出
狱后去看望他们,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去看看他们的孩子。我畏惧,但是我很想
去做,我也一定要去做。

  因为我的人生还要继续,也会继续。入狱的这段时间让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
了,我会改变的,而不知不觉间已经改变了……

                【完】

===================================
  可能看完此文,很多朋友又会不爽了,是不是想对我说,为毛你写的男主角
都是傻逼、废物,还是个悲剧啊?

  好吧,首先是想写一点绿帽虐心一点的文章,不过最主要的是想传达给大家
一个思想,得到一些失去一些,失去一些得到一些,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面
和落后的一面,有耻辱的时候也有荣耀的时候,所以心态一定要好。

  就好像刘邦,看着项羽烹杀了自己老爹,也能若无其事,还叫项羽记得分自
己一块肉。司马懿可以穿着女人的衣服在军营里跳舞,在一个纯爷们的地方做娘
娘腔,而且自己还是他们的领导。韩信可以忍受胯下之辱,以至于别人都笑他胯
夫、孬种。但是他们都若无其事,坚强的活着。

  这样的人才是最恐怖的,因为他们真正掌握了厚黑学,脸皮够厚,心够黑,
他们是正真武装到心里的恐怖分子。他们平时就像一头憨厚老实的熊,你怎么欺
负他、侮辱他,他只是像狗一样退缩着,可是一旦他们抓住机会,就会站起来!
那,将是致命的。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笔下的人物有多么的厚黑,而是想说,有些屈辱,有些磨
难,并不是什么丑事,刀越磨才会越锋利。人也是,只有受过的屈辱越多,苦难
越多,才能越坚强,真正武装到心里的坚强。

  好了,废话一堆,其实还是有很多绿文情节的,嘿嘿,本文仅供娱乐,大家
别认真啊!最后还是希望《堕落人生》能够早点和大家见面吧!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jiqiao/8586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10万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