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养母3

养母3星期日早晨,阿勇向妈妈告假,说要跟芳姐去看早场电影,是芳姐输他的,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养母3

星期日早晨,阿勇向妈妈告假,说要跟芳姐去看早场电影,是芳姐输他的,

要请客。

  妈妈说:「阿勇,你跟你的芳姐很好是吗?」

  阿勇顿脚说:「妈!你想到哪里去了?芳姐已经订婚,有未婚夫了。」

  「嗯!有未婚夫怎么可以请你看电影?」

  「妈,只是看电影,有什么不可以呢?你的思想也太守旧了,时代不同了。

  「时代不同了吗?」

  「当然不同了,妈!好不好?」

  「妈若说不好,你怎么辨?」

  「妈若说不好,那么阿勇下楼去告诉芳姐,说今天妈禁止,不准外出呀!」

  「嗯!让妈想想。」

  阿勇就坐在沙发上,很有兴趣地看着妈妈,他知道她是在逗他的。

  妈妈也好奇地看着阿勇,说:「你为什么不急?」

  「急什么?」

  「万一妈不准呢?」

  「不准我就去回绝,不就得了!」

  「真的?好,妈不准,你去告诉你的芳姐吧!」

  阿勇摇摇头,说:「好,我下楼去,马上回来。」

  「慢点,你的芳姐不是很美吗?」

  「妈说不错,芳姐是很美丽、很迷人、很可爱。还有,还有很令人想入非非

,但妈妈比芳姐更加一万倍的美丽、迷人、可爱,和……和……」

  妈妈嫣然笑道:「嘴还是真甜。」

  阿勇说:「妈妈试过……呀!对不起,不要生气。」

  妈妈微笑着,娇脸羞红的说:「好,你去吧,十一点半以前回到家。」

  阿勇说:「妈妈准了?」

  「准了,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下午不准再往外跑了,在家里陪妈妈,好吗?」

  「当然,阿勇才舍不得离开妈妈呢!要不是阿明和他姊夫一定要我去,我才

不去呢?」

  「又甜嘴了,去,记住十一点半,要乖哦!」

  「是的,妈妈,再见!」

  「再见,不要惹事。」

  「我知道。」

  芳姐真的在楼下等他,这时候也快九点了,芳姐好像刚到的样子,引擎还没

有熄火,他坐上机车的后座,坐得正正当当的,保持与芳姐的距离。

  一来,他知道妈妈在看。二来,骑机车不可分神,若不小心发生了车祸,可

要出人命的。

  芳姐问:「坐好了?」

  阿勇说:「坐好了。」

  芳姐心中大感奇怪,这小子昨天还抱得亲亲蜜蜜的,今天怎么变了样?昨天

的手还不老实的想摸自己的阴户,今天的手,怎么不见动静?

  她把拨车开走,阿勇坐着,只想着他要被动。

  约十分钟,机车停了,芳姐叫他下车。

  芳姐把机车放好,就带他到一处公寓的电梯,顺电梯而上,到了九楼,才出

电梯,芳姐拿出锁匙开公寓的门。

  她和他走了进去。

  哦!好豪华的公寓,怕有一百多坪,一切的装饰和摆设,家俱,都是最高贵

,最好的。

  阿勇吹了一声囗哨,说:「好地方。」

  芳姐说:「我未婚夫的房子。」

  「好美,好美呀!你未婚夫呢?」

  「去南部出差。」

  「那这房子里,就只有我和芳姐了?」

  「正是。」

  「芳姐,你不怕我?」

  「你阿勇又不是老虎,我难道会被你吞下?」

  「对,对,你未婚夫很有钱,是个豪富?」

  「不是。」

  「是个骗徒?」

  「你积点口德,我未婚夫虽然不是豪富,但我未婚夫的爸爸却是豪富,你混

帐懂了吧!」

  「不懂。」

  「不懂,你就去死!」

  「好,我死在芳姐的怀抱中,做鬼也风流。」

  他和芳姐两人,平时是斗惯了嘴,见面就是这样的不可收拾。

  芳姐坐在很有气派的沙发上,阿勇则紧挨着芳姐,坐了下来,有意无意的拉

着芳姐的玉手,而且把手放在芳姐的大腿上,才说:

  「芳姐,开玩笑,怎么生气了?」

  芳姐被阿勇的手,摸得春心荡漾,她嘟着小嘴说:「你老是惹人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芳姐。」他边说,边摸着芳姐那莹莹如玉的大腿。

  芳姐被摸得心猿意马,又舍不得把阿勇的手拨开,她还是嘟着小嘴说:「你

最可恨了。」

  「我什么可恨?」

  「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道呀!」

  「怎么会不知道,就是你跟我妈的事呀!」

  谈起这个问题,阿勇故意轻叹「唉」的一声,像无限委屈似的,放开了芳姐

的手颓然跌坐在沙发上,说:「林伯母真会缠人,不知该怎么办。」

  芳姐说:「怎么了?」

  阿勇说:「也不知如何向你解释才好,芳姐,你是要跟我谈判对不对?」

  芳姐想了一下,说:「对!谈判。」

  阿勇说:「不要谈了。」

  「为什么?」

  「还有为什么?你回家去告诉你妈妈,叫她以后别缠我,不就得了。」

  「阿勇,你,你……」芳姐也急了起来,她也知道若阿勇真那样做,事情可

闹大了。

  「我怎么了?」

  「你混帐。」

  「我为什么会是混帐,你不是要跟我谈判吗?谈判就该有个结果,我给你一

个结果,你还不满意了。」

  「我只是可怜林伯母,才不得不应付她的。」

  芳姐愈想愈不对,突然站起来,怒叱道:「阿勇,你欺人太甚!」

  阿勇也站起来,说:「我欺谁?」

  「你欺负我妈妈。」

  「这你也看到了,是我欺负你妈妈,还是你妈妈欺负我?」

  「阿勇,你……你……」芳姐举起玉掌向阿勇打来。

  阿勇心想,芳姐虽然动了春情,但她毕竟是太年轻,不懂得勾引男人,要她

主动、自己被动是不可能,不如自己主动来得好。

  「拍!」的一声,芳姐的玉掌已结结实实的,打在阿勇的脸上。

  「呀!」阿勇叫了一声,想不到芳姐真的打他,女孩子家的掌力,当然不会

很痛,可是他不得不假装很痛的样子,而且装出像要哭的样子。

  芳姐大惊失色,她想不到阿勇没有闪避。

  两人本来已站得近,芳姐更趋前一步,差不多要跟阿勇贴在一起,她用手摸

着阿勇的脸,急声说:「阿勇,对不起,对不起嘛!」

  阿勇见机会来了,他伸出双手,把个芳姐紧搂着,并用唇要去接芳姐的唇。

  芳姐的粉脸猛摇,骂着:「要死了,要死了。」

  阿勇见芳姐不跟他接吻,那也没关系,他用手搂紧她的臀部,使她的阴户跟

自已的大鸡巴磨擦也过瘾。

  「啊!」芳姐轻叫一声,如触了电似的,全身都麻了起来。

  「阿勇……嗯……你欺负芳姐嘛!」

  「我就是要欺负你,你妈妈欺负我,我要报仇,所以我欺负你。」

  「嗯!……」

  芳姐这时全身又麻又痒,想起阿勇跟妈妈玩大鸡巴小穴穴,那种舒服的样子

,她的小穴里也流出了淫水,春情荡漾起来。

  阿勇的唇就是不离芳姐的粉脸,芳姐说:「你要……要怎样嘛?」

  「要跟芳姐接吻。」

  「嗯!」

  「芳姐不跟阿勇接吻,阿勇绝不放手。」

  「好嘛!」

  芳姐只好把她的香唇,送去与阿勇的唇贴合在一起,阿勇现在也是接吻高手

,他只感到芳姐的囗中很香又很甜。

  芳姐被阿勇吻得昏头转向,连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片刻,阿勇才放开手,说:「好了,现在我俩好好的谈谈。」

  芳姐早已被阿勇吻得欲火高涨,突然被阿勇放开手,还傻楞楞的问道:「谈

什么?」

  阿勇说:「你不是约我来谈谈的吗?」

  他心中暗叫一声「罪过」,芳姐是很美丽,迷人,又善良的女孩子,因为太

美丽了,专科刚毕业,就考入一家大公司当秘书,立即被董事长的独子看上,猛

追了三个月就被追上订婚了。这样的女孩他再对她想入非非,委实罪过。

  芳姐这时才回过神来,说:「对,是要谈谈的。」说着,芳姐坐了下来。

  因为她的小腿很长,所以看起来特别的婷婷玉立,现在坐下来,小腿更显得

修长均匀,很是迷人。

  阿勇贴着她坐下说:「谈什么?」

  芳姐被阿勇贴得芳心大乱,说:「阿勇,你不要欺负人嘛!」

  「我欺负你什么?」

  「你这样坐,人家很难受。」

  阿勇得寸进尺,一手搂着她的柳腰,说:「这还难受,以后有得你难受的。

  「什么意思?」

  「你的丈夫是大富豪,大富豪就事业多,事业多就工作忙就常常在外面,在

外面就不能回家陪你,不陪你,你就会空虚寂寞,那你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我可以找你陪我,或看电影呀!」

  「那晚上独守空帷,又怎么办?」

  「你胡说什么?」

  「芳姐,我说真的了,你晚上独守空帷,是不是也找我陪你睡觉?」

  「要死了,你要死了……」

  芳姐说着,拚命打着阿勇的大腿,阿勇不由分说,就把芳姐压在沙发上,猛

吻着她。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来,说:「阿勇,你又欺负人。」

  阿勇说:「不是欺负你,反正你以后要独守空惟,那时你只好找我陪你睡,

我俩现在先试试睡觉的味道怎样,难道不可以?」

  「睡觉也不是在沙发上了。」

  「好,那就到床上去。」

  阿勇说着就站了起来,也把芳姐拉起来,说:「走,到房间里去。」

  芳姐就阿勇这一阵的胡缠,早已芳心荡漾,她被拉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声

音有点发抖说:「阿勇,你,你欺人太甚嘛!」

  「我就是要欺负你,走不走?」

  「好嘛!」

  阿勇搂着芳姐,走入卧室,阿勇说:「哦,这卧室好美,像皇宫。」

  芳姐说:「是我的卧室。」

  「你未婚夫的呢?」

  「在隔壁。」

  一进入卧室,阿勇就忙着关门,也忙着为芳姐脱衣服,芳姐挣扎着,说:「

你要怎样嘛?」

  阿勇说:「要跟你睡觉呀!反正你以后总是要独守空帷,到那时候再要找我

,我可不理你了。」

  「你最会欺负芳姐了。」

  「我就是要欺负你,你要怎样?」

  「嗯!……好嘛!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从来未曾帮女人脱过衣服,七手八乱的,终于把芳姐的衣服脱下了。

  「啊!」芳姐粉脸含羞的低叫一磬,阿勇逗趣的问:「芳姐又啊什么了?」

  芳姐气得跑上床去,说:「你又欺负人,又羞人,你最可怕了。」

  阿勇则惊住了。

  虽然芳姐还穿着乳罩和三角裤,可是那肌肤之光洁晶莹,实非任何一个女人

可比,因为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脱掉衣后,更显得修长纤秀,再加上曲线分

明,窕窈玲珑,婀娜多姿,更是迷人已极。

  阿勇赶快脱掉衣服,赶忙上床说:「对不起,对不起,芳姐,我是逗你的。

  芳姐侧过身不理他,说:「逗人也不是这样的逗法,又欺负人,又羞人,最

最可怕了。」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向你陪罪。」

  阿勇说着,一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紧张得差点儿把颗心跳出口腔,芳姐就像

是白玉雕成的美女像,那么晶莹与艳丽,他依偎在芳姐身旁说:「不要生气,我

已向你陪罪了,你又要怎样呢?」

  「要你去死。」

  「好,我决定死,就死在芳姐的肚子上。」

  不由分说就把芳姐扳过来,与芳姐吻在一起来了,一手忙着解开芳姐的乳罩

  「啊!」

  芳姐轻叫,乳罩已被阿勇解开,他忙着摸抚芳姐的乳房,她的乳房虽没有林

伯母那么大,却也不小,摸起来紧碰碰的极富弹性,手感极好。

  「阿勇……不要……不要嘛……」

  「芳姐……要……要嘛!」

  芳姐被摸得娇躽轻轻的颤抖,全身只感酥痒极了,于是她的手,也盲目的搜

索着,当她的玉手,握住了阿勇的大阳具时,芳心乱跳。

  「啊!……」

  这是一条火烫的大铁棒,又粗又长。

  阿勇的手顺势往下,通过平坦的腹部、小腹,终于摸到了芳姐的阴户。

  她这时全身都软了,软得好像一丝气力也没有,只有小腿伸缩着,柳腰乱扭

,不知是挣扎或是迎接。

  阿勇摸到小腹下面的小山丘,在茂密的阴毛中高挺着,他寻探小山丘的洞中

,渐渐的,他拨开阴毛,把手指伸进湿淋淋,滑润润的小穴穴内。

  「啊……」

  阿勇很快的就把她三角裤褪掉,然后翻身上马,把个白玉似的芳姐压着,说

:「芳姐,握住我的阳具,对准你的小穴穴……」

  芳姐玉脸含春,双眼含娇,猛摇着头,呻吟着:

  「不要……阿勇……不要……真的不要……我怕……我怕你……」

  呻吟归呻吟,她还是把阿勇的大阳具拉到她小穴穴囗,等待阿勇的攻击。

  她迷着眼凝视阿勇,小嘴不断地用迷迷糊糊的鼻音哼着,那样子真是勾魂荡

魄极了,两只玉手同时也不停地在阿勇的身上摸。

  她的小穴穴已经流出很多淫水,阿勇的臀部猛往下沈,大鸡巴就往小穴里插

  「啊……啊……好阿勇……轻点……轻一点……我好痛……」

  阿勇看到芳姐粉脸苍白,泪水纵横,便于心不忍的停止不动,柔声问道:「

芳姐,很痛吗?」

  「痛……痛死了……」

  「芳姐,你忍耐一下,马上会好转的,好吗?」

  「好嘛!你轻点,你的那么大……」

  阿勇这时才发觉,只进去了一个大龟头,他当然不能就这样停着,他用灼热

的双唇,吻着芳姐,下面的臀部,也缓缓的摆动起。旋转着,又旋转着,不敢再

插下去了,怕伤了芳姐。只是慢慢的塞进去,直顶处女膜。

  「啊……哎……哎……哎哟……」

  「很痛吗?芳姐……」

  「哎……不……不很痛……很痒……很胀…很舒服……」

  阿勇只感到芳姐的香唇火热,阴户发烧,知道她已渐渐地进入佳境了。

  「芳姐,我慢慢插进去,好吗?」

  「唔…阿勇……你不要太用力……轻点……」

  阿勇旋转了一阵,就用力插了一下,一下就冲破了那道薄膜。

  「啊……轻点……」

  「痛吗?芳姐……」

  「哎……啊……很痛……很……痛死了……」

  阿勇不敢再动了。

  渐渐的,芳姊也扭动起臀部了,粉脸上也呈出了消魂的表情,娇躯战颤着,

伸缩着。

  阿勇不敢茂然猛插,他只是旋转一阵,再插深一下,大鸡巴,已渐渐深入小

穴中,有四寸了。

  只听芳姊娇叫一声:「哎哟……你顶到人家的……花心了……」

  她抽搐着,粉脸左右急摆,把个秀发摆的乱飞,她咬牙切齿,娇躯蜷缩着,

而且两条小腿乱踢。

  「……阿勇……好舒服……哎哟……我快受不了了……好阿勇…………我的

好阿勇……哎……哎……不要停……不……不要……停……」

  她的鼻音沈浊而急促,粉脸上已涓涓的流出香汗。

  阿勇也感到舒服透了,芳姊的小穴穴又紧又暖,把他的大鸡巴包得文风不透

,那种舒服的快感,激发了他原始的野性。

  他不再旋转臀部了,他猛然抽出,狠命地插入。

  「啊……哎哟喂……我真的要死了……好舒服……好美……好美喔……」

  这处女的小穴,是阿勇在林伯母处所享受不到的,他愈插愈深入,已经全根

尽入了。

  「啊……啊啊啊……我丢了……丢了……」

  她抽搐了一阵,就垂死晕迷在床上,魂儿也飘飘的飞向空中,载浮载沈。

  阿勇插得兴起,突然见她晕迷过去了,大感失去了对手的无趣,只好伏在她

的娇躯上,无聊地吻着她的粉额、玉鼻、脸颊。

  吻吻停停,看她的反应。她只是张开着樱囗,迷迷糊糊地哼着:

  「……舒服……好舒服……好美……好美。」

  阿勇又无奈地吻着她的粉脸,同时挺起胸膛,挪出一只手来摸捏她的乳房。

  少女的乳房本来就美,芳姊的更美,白得如雪如霜,像妈妈的那样大,有三

十四寸了,比红豆还小的乳头,凹下乳房内,乳晕粉红色的,渗着血丝,使人见

了就失魂落魄。

  「嗯……嗯……嗯……」

  芳姊还在余味无穷,阿勇耐不住的说:「芳姊……芳姊……你醒来了吗?」

  「嗯……醒来了……」

  「舒服吗?」

  「好舒服,好舒服。」

  「我欺负你了吗?」

  「让你欺负好了,你要欺负,就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的大鸡巴还硬如铁的插在芳姐的小穴穴中,他的欲火还末消。看芳姊那

样的舒服,心理上也大感好受。

  一会儿,芳姊才展开她的美目,很快的又闭上。

  何勇好奇的问:「芳姊,你闭眼睛干嘛?」

  「芳姐害羞嘛!」

阿勇说:「芳姐,你害什么羞,反正你以后要独守空帷的,总要我来陪你睡

觉……」

  「阿勇,再胡说,芳姐要生气了。」

  「好,你生气吧!我要回家了……」

  阿勇放开了搂着芳姊的手,挺身就要起床。

  「不!……好阿勇……不要抽出来,不要离开芳姐,芳姊要你,要你……」

  芳姊花容失色,惊得一双玉腿擡起来,挟阿勇的臀部,一双玉手,死紧的搂

着阿勇。

  阿勇见要胁成功,就说:「你要不要生气。」

  芳姐说:「不!不要了。」

  「你要叫我亲哥哥。」

  「嗯,叫亲弟弟好吗?叫亲哥哥多难听。」

  阿勇想想也对,是该叫亲弟弟,这样是好听多了,于是说:「好,芳姐叫阿

勇亲弟弟,阿勇叫芳姊亲姊姊。」

  「好嘛!叫亲娘也可以。」

  「芳姐,你欺负人!」

  「嗯!你能欺负芳姊,芳姊就不能欺负你吗?」

  「也对,但叫亲娘不好听,啊!」阿勇发现了新大陆。

  「啊什么?」

  「我还是叫你亲娘好。」

  「为什么?」

  「我叫你亲娘,我要钱,你就得给我钱呀!」

  「钱个鬼,芳姊被你卡油得太多了,难道还不够!」

  「啊!对,阿勇连芳姊小穴穴的油,都卡出来了。」

  「嗯!」她扭动着娇躯。

  娇躯一扭动,小穴里的大鸡巴就动了起来,大鸡巴动了,阿勇但感全身一阵

抽搐,快感由龟头传达全身,引发了熊熊的欲火。

  尤其是芳姐一阵阵的少女体香,馥郁的传入他的鼻中,更增加了他的刺激,

他欲火高炽,大鸡巴开始抽动起来了。

  「啊……亲弟弟……插得好……哎……哎……你插……你欺负吧……」

  她被阿勇插得舒服透了,那雪白的玉腿,已举起缠在阿勇的身上,舒服得飘

飘欲仙。

  阿勇也感到全身着火,芳姐的小穴穴和林伯母的小穴穴,完全不同,芳姐的

小穴穴又紧又暖,好受得太多了,他插得又畅美,又痛快。

  芳姐何曾享受过这种千军万马似的攻击,早已被插得欲死欲活,渐渐的进入

神妙的世界。

  「哎……哎哟……喔……喔……好阿勇……好弟弟……真要被你插死了……

被你欺负死了……哎……喔……好舒服……」

  芳姊已挺起臀部,为的是让她的阴户与阿勇的大鸡巴结合得更真实才小穴口

,淫水一阵阵的流出来,湿满了床单一大片,红的白的,真像万点梅花一般。

  两人尽情地玩着,直到芳姐连泄了三次之后,阿勇突然感觉到,芳姊暖暖的

阴户,像只肉圈圈,阴户内的孔道紧紧地挟着阿勇越发涨大的阳具,阿勇也叫了

  「亲姊姊……呀……好芳姐……你的小穴……好美…好美…好美……呀……

  「亲弟弟……好舒服……我舒服死了……姊姊又要死了……死给亲弟弟了…

…哎……」

  阿勇但感一阵热流直冲龟头,他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肉柱一阵美感,整个

人像飘飞升空似的。

  「阿勇……哎哟喂……姊又丢了……」

  「芳姊……亲姊姊……我也要丢了……呀……呀……丢了……好舒服……」

  于是两个人都泄了。

  阿勇紧搂着芳姐,若姐也紧搂着阿勇,也许兴奋过度,两人由于晕迷都睡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芳姐先醒来,发觉阿勇还压在她身上,她喘不过气来,

微微的一移动,惊醒了阿勇,阿勇猛地起身坐在床上。

  「勇……阿勇……」芳姐也坐了起来,双手紧搂着阿勇,说:「阿勇,你怎

么来。」

  阿勇一看手表,才十一点,才吁了一口气说:「还好,才十一点,我妈妈说

,十一点半要回到家的。」

  他说着,伸出双手握着她的乳房。

  「嗯!……」

  「不能摸吗?」

  「好嘛!你只会欺负芳姐,让你欺负好了。」

  阿勇放开手,说:「不欺负你了。」他有林伯母的经验,对女人,事后女人

总会要求一番温存的,相信芳姐也是女人,不会例外。

  芳姐挺着玉团似的双乳说:「好嘛!让你欺负嘛!」

  阿勇说:「不!」

  「嗯!你要欺负人嘛!芳姐要你欺负嘛!」

  阿勇才伸出摸揉着她的乳房,并和她热烈的接吻一番,才双双步入洗澡间。

  阿勇边清洗,边说:「芳姐,下次我俩来玩洗鸳鸯浴,好吗?」

  芳姐羞答答的说:「好嘛!」

  「我洗芳姐,芳姐洗阿勇;我洗芳姐的小穴穴,芳姐洗阿勇的大鸡巴,你说

好吗?」

  「好嘛!」

  「芳姊,你不能再说阿勇欺负你了。」

  「你是欺负芳姐嘛!」

  两人打情骂俏之后,阿勇回到公寓,开了门走进去,还真准时,正好是十一

点半。

  妈妈在厨房炒菜,叫道:「阿勇,你回家了。」

  阿勇说:「是的,妈!」

  「去换衣服,要吃中餐了。」

  「是,妈!」

  阿勇到卧室,把衣服脱掉,裸露着上身,还是穿着一条运动裤,就到厨房帮

妈妈的忙,也不知怎地,芳姐虽然比模特儿还美,可是还是比不上妈妈。

  妈妈是全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妈妈问:「电影好看吗?」

  阿勇说:「普通了。」于是把同学看完电影后,说给他听的故事,也照样的

说一遍给妈妈听。

  阿勇真的是个鬼精灵,他边说故事,边帮妈妈忙,还边借机在她的身上,摸

一下,碰一下,或擦一下,害得她无心于炒菜。

  妈妈笑着说:「阿勇,你到餐桌坐好。」

  阿勇说:「妈,我帮忙好吗?」

  「算了,你愈帮愈忙,闹得妈妈无心炒菜。去去,去整理碗筷。」

  「是,妈妈。」

  他很无可奈何到餐厅,把碗筷排好。

  她今天还是穿那件中间只有一条带子的睡衣,带子又结得松,有意无意之间

,总会露出一部份的乳房和那如莹如玉的大腿。

  阿勇坐在餐椅上,突然想到,呀!养母一定春心荡漾了,她大概耐不住长期

的空虚,和小穴的发痒,看来下午要有事了。

  可是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妈妈主动,定要妈妈保持她的矜持,害羞和尊贵,

这样妈妈好下台。

  妈妈总是在紧要关头打退堂鼓,相信她事后一定很后悔的,小穴穴也一定难

受极了。

  妈妈,好可怜。

  他胡思乱想着,妈妈已端上丰菜,她放下菜,一定要稍微弯身,乳房就会露

出来。

  阿勇就在妈妈要把菜放在餐桌前,故意站起来,她弯身放菜,他的眼睛就虎

视耽耽的看着她的乳房,真是太美了,妈妈的乳房像极了梨子,肌肤又是白里透

红,诱惑得他垂涎欲滴。

  妈妈放下菜,两个乳房微微摆动,差点儿把阿勇的魂儿钩出体外。

  阿勇的动作,也逗得妈妈的粉脸都羞红了,含羞带怯的好不自在,她很希望

阿勇看她的乳房,又很害怕和羞怯。好几种复杂的心里混合着她,使她不知要如

何才好。

  她真的很需要阿勇的大鸡巴,插在自己的小穴穴中。

  记得,她很久没和丈夫玩过了,一年,二年,或者更长,直到那天,阿勇舔

她的小穴穴,使她满足。

  但那也不是真满足,只算勉强的满足,她需要真正的满足。

  她的小穴穴,须要像阿勇那样的大鸡巴,插进去,插得死去活来,领略人生

的乐趣,享受它,她不能守活寡,那对自己太残忍了。

  她端好了菜,开始吃饭。

  阿勇注意到了妈妈心情很乱,他不想说什么,也不敢说,两人默默的吃着饭

,反而缺少了平时谈天说笑的快乐气氛。只是偶而,妈妈看他一看,脸儿羞红的

又把视线移开,像有话说,又没说。

  他则很大方地看着她,阿勇觉得,他现在像个猎人,而养母则是他的猎取物

,他要得到她,并不困难。

  吃饱了饭,妈妈默默收拾碗筷。

  阿勇也默默地帮着妈妈在收拾餐桌,她的情绪似乎非常紧张,做工作都心不

在焉,她在洗碗的时候,阿勇偎过去,说:「妈,我帮你洗。」

  她瞪着美目看阿勇,那样子就像只惊弓之鸟,阿勇伸出手搂住她的腰。

  「嗯!」

  她轻哼一声,全身如触电似的,热火流遍全身,阿勇看得有点儿不忍心,又

垂下手来,往客听走,妈妈颤声说:「阿勇,你……」

  阿勇很镇静的说:「妈,我看电视,好吗?」

  妈妈像放下一颗心似的,说:「你看电视……」

  阿勇打开电视机,就专心的看了起来。

  妈妈的脑海里,则是纷乱极了,就像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无法决定般的,她

知道阿勇这鬼灵精已知道了一切,知道她无法忍耐下去,知道她急需发泄,真正

而又满足的发泄,所以阿勇挑逗她。

  而她,他决定接受挑逗,她小穴里的春潮已泛滥,从早上阿勇跟芳姐出去,

到现在,她没有一刻心灵安静过,她想许多事情。

  她草草的,又无心的把工作做完,也走到客厅,本来,她应该坐另张沙发,

或坐在离阿勇最少有半尺的距离,可是不知怎地她贴着阿勇坐下。

  阿勇并不惊讶,妈妈的举动,最少也证明她是很需要了,他很自然的伸出手

,搂住妈妈的腰,说:「妈妈早上都在家里?」

  她坐的姿势,使左右乳房均半露出来,裙子更是开了一边,那像极了一个风

骚女人,阿勇并不激励,他早上刚跟芳姐玩过,而且丢了精。

  他微一侧转,把他的大腿贴住妈妈的大腿,手有意无意地放在她大腿的内侧

  「嗯!」

  妈妈已经春情激动,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阿勇说:「妈,下星期我们去郊游。」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到时再说。」

  「嗯……嗯……」阿勇假装撤娇,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膛里,用脸颊去碰如玉

如粉的乳房。

  「嗯……阿勇……嗯……」

  阿勇用双唇,轻吻着她的乳房,火山快要爆发了,她的小穴中已淫水津津,

她闭着眼睛,两片湿润的樱唇,充分显露出性的冲动。

  阿勇顺着乳房慢慢的吻,已用口含着了她的乳头。

  「嗯……阿勇……起来……不……不要……不可以……哎………妈要……要

生气了……」

  阿勇怕妈要生气,赶忙地擡起头来。

  妈妈匆匆忙忙地用睡衣,盖住了乳房,站了起来,往卧室就走,阿勇被这幕

情况惊住了,他嚅嚅地问:「妈!你生气了吗?」

  临入卧室,她发抖地说:「没有……没……没有。」

  阿勇这才放下心来,他也站起来,想走回他的卧室,关掉电视,他走到自己

的卧室,看见妈妈的卧室门并没关。

  他会过意来:妈妈不敢在客厅玩。

  阿勇轻轻地叫了声:「妈妈……」

  她的声音仍发抖的:「嗯……」

  「要睡了吗?」

  「嗯……怕睡不着。」

  阿勇走了进去,只见妈妈睡在床上,那睡态真是春色撩人,一对乳房均已露

了大半,裙子更是左右掀开来,露出了粉红色半透明的三角裤。

  阿勇说:「妈,我陪你……」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不……妈妈怕。」

  「妈!你不能永远怕呀!」阿勇说着,一步步缓缓的走近床旁。

  「阿勇……不……妈……妈真的很怕……」

  阿勇已走到床旁,他知道他妈妈现在是要,只是怕而已,他有责任克服妈妈

的怕,因为凡事第一次最困难,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平常了。

  所以他毫不考虑的,就爬上床。

  「啊!」她发抖着,战颤着,娇躯卷缩着。

  阿勇为她解开了睡衣的带子,为她掀开了睡衣。

  「啊……阿勇……」

  她的美丽胴体,已呈现在阿勇的眼前,她的皮肤本来雪白,白中透着粉红,

更是肤色的极品,那白皙、光滑,而又细嫩的粉腿,是长得很匀称,那玲珑的小

腿更是醉人,在雪白的小肚下部,虽然穿着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但浓密蓬乱的

黑色阴毛,已延伸过三角裤,到了肚脐下二寸的地方,浓黑一片,很细很柔。

  她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正随着她胸脯的起伏,而颤抖着。

  她似乎想挣扎,想反抗。

  「阿勇……我好怕……妈妈好害怕……」

  她急促的呼吸着,美丽迷人的脸儿已显出了性的饥饿,神经刺激得到了高峰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火焰里焚烧着。

  阿勇说:「不要怕,妈!总要有第一次的。」

  他俯下头,张开大口,把她的乳房含了一大半,再用舌头舔着乳房的乳头,

同时手也往下滑……滑到了绒绒的阴毛处,然后钻进三角裤了,他在寻找桃源洞

口。

  「啊!……」她打了一个寒噤,感到一阵舒服的刺激涌上全身。

  「嗯…嗯……啊……」

  阿勇找到了桃源洞口,用手指插进去,呀!好暖好紧的温柔乡,已经涨满了

潮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他知道妈妈不能忍受了。

  很快的,他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再为她脱下三角裤。

  「阿勇……不……不……可以……妈……好怕……好怕。」

  三扒两扣,已解下她的三角裤。阿勇俯身,把她压了下来。

  「啊!……」

  她颤抖,抽搐着,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像要

逃避,也像是在迎接。

  面对着这么美丽的胴体,阿勇的大鸡巴也一跳一跳,像急着要跳进小穴里吃

淫水。阿勇用双唇贴住了她灼热的双唇,手握着大鸡巴对准了小穴,猛然地把臀

部沈下来,大鸡巴往小穴里插。

  「啊!」她一声惨叫,同时也呻吟着。

  「痛……阿勇……好痛好痛哦……」

  阿勇知道只进了一个大鸡巴的龟头,好在他有早上对芳姐的经验,他就把臀

部旋转起来了,同时柔情万千的说:「妈,你忍耐点……一下子就不痛了。」

  「唔……唔……轻点儿……阿勇……妈妈好怕好怕……」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粉臀也随着阿勇的旋转而扭动起来,一阵阵畅快的刺激

,涌上了全身,她的粉颊泛红已被阿勇旋转得欲死欲活,不时呻吟着。

  「唔……唔……勇儿……好……好舒服。」

  阿勇听妈妈的呻吟声,知道她已不痛了,他在旋转时,加了臀部的力量,使

大鸡巴一分一厘攻占城池,缓缓地往小穴里前进。

  这是非常迷人的小穴,紧得密不通风,阿勇的大鸡巴好受极了,他也舒服得

快发疯,等到大鸡巴已进入了有三寸左右,他才改为抽出来、插进去的动作。

  起先是慢慢的,后来加快加重,约二十几下后,阿勇已猛抽狠插起来了。

  她姣美的脸上,产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她舒服得魂儿都飞上天

,不断地摇动着臀部,挺高了阴户,小嘴里大叫:

  「好勇儿……唔……唔……美极了……舒服透了……阿勇……你……唔……

唔……你要奸妈妈……妈妈就给你奸吧……呀……」

  「妈妈,你还怕吗?」

  「不怕了…不怕了……哎哟……妈妈真要浪……哎……浪起来了……舒服…

…真舒服……呀!……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妈妈给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

  阿勇这时的大鸡巴特别敏感,他真的感到龟头,碰着了一粒硬块,那也许就

是妈妈所谓的花心,他就拚命的那粒硬块冲刺。

  她的两条腿不断地伸缩,蠕动,她的双手搂紧阿勇,用她那高耸的乳房,去

磨擦阿勇的胸膛,她的阴户淫水直流,已经湿满了床单一大片,像撒尿一样。

  「阿勇……妈妈快要死了……好舒服……好好舒服……唔……唔……」

  她歇斯低里的浪叫着,娇躯不停的颤抖着。

  突地。

  「啊……阿勇……妈妈受不了……要丢精了……舒服舒服……好舒服……妈

就丢给阿勇了……」

  她舒畅得几乎眩晕了过去,全身瘫痪在床上,只是娇躯还颤抖着,樱桃似的

小嘴张开着,脸上显出了一种极为满足的微笑。

  阿勇但感大龟头,被一阵暖流冲击着,他感到极为舒服,知道妈妈丢精了,

才停止的动作。

  过去很久,她才悠悠的转醒过来。

  一醒过来,见阿勇凝视着她,她害羞得闭上眼睛,却把香唇送到阿勇的唇边

,并把香舌送进阿勇的嘴里,让阿勇尽情地吮吸着。

  阿勇说:「妈妈,舒服吗?」

  她说:「嗯!」

  阿勇想起,现在应该是打破妈妈的矜持、害羞、尊贵的时候了,以后妈妈放

弃了这一些,才能尽情的玩,才得到更满足。

  他说:「妈,你要叫我亲哥哥。」

  她瞪大眼睛说:「为什么?」

  「黄色录影带都这样叫的嘛!」

  「嗯!……」

  「妈妈叫不叫?」

  「嗯……你不要欺负妈妈嘛!」

  「不是欺负,是这样叫起来,我才会更快乐,我也会使你更快乐,叫呀!」

  「嗯!」

  「妈妈不叫,我不玩了。」

  「……好嘛!我叫……」

  「叫呀!」

  「嗯……亲……嗯……亲哥哥……」

  「我阿勇的亲妹妹。」

  「你也不害臊。」

  「玩的时候才这样叫呀!」

  「阿勇……嗯!亲哥哥嘛!你为什么这么厉害,是谁教你的,芳姊吗?」

  「不是,黄色录影带。」

  「你真坏,坏亲哥哥。」

  「坏亲哥哥才能使亲妹妹快乐呀……」

  「嗯!……」

  「要不要再玩?」

  「你,亲哥哥还没丢精?休息一下再玩嘛!」

  她说着,又紧搂着阿勇,两人又搂着一团接吻着,阿勇乘机来了一个大翻身

,让妈妈俯在他身上,压着他,姿态变成妈妈在上,他在下。

  「啊!阿勇,不!亲哥哥……」

  「亲妹妹,你又怎么了?」

  「不能这样呀!」

  「妈!不!亲妹妹,你要放开心胸来,尽情的玩,不然就不会尽兴。」

  「好嘛!」

  「亲妹妹,你的小穴穴是世界上最美的小穴穴,爸爸最可惜了,暴殄天物。

  「什么暴殄天物?」

  「妈妈的小穴穴……」

  「要叫亲妹妹嘛!」

  「亲妹妹的小穴穴是天物,爸爸不会享受,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唉!你不知道你爸爸。」

  「爸爸怎么了?」

  「他……他……」

  「他怎么了?」

  「他已经性无能了。」

  「爸爸还不到四十岁,怎么会呢?」

  「这是真的呀!」

  「妈!亲妹妹,以后我们玩的时候,万一被爸爸看见了,他一定很生气。」

  「不会。」

  「为什么?」

  「你爸爸曾建议我去交个男朋友,只要不跟他离婚就好了。」

  「妈!亲妹妹,你为什么不去交呢?」

  「亲妹妹害怕吗万一交个歹徒,就身败名裂,还会连累你爸爸呢!」

  「说的也是,那亲妹妹的小穴穴,是阿勇的了。」

  「嗯!你真坏!」她撒娇。

  阿勇说:「我们再玩呀!亲妹妹你动。」

  「嗯!我不会这样玩,太羞人了。」

  阿勇见妈妈不动,他就动起来,他挺高了臀部,然后突然放落,这样妈妈的

小穴穴,就套动大鸡巴了。

  「嗯……亲哥哥……呀……」

  这样才几下,妈妈已情不自禁的自己套动起来,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

嘴里哼着:「我的亲……哥哥……你要了妈妈的命……啊……」

  哼几声,又发狠的低头咬着阿勇的肩,下面套动着更急,娇躯也发抖起来。

  「心肝……我的亲……哥哥……我又怕又爱的……亲儿子亲哥哥……刚才差

点儿又……又丢了……唔……美死了……」

  「妈妈怕什么?」

  「……我不说……羞死人了……」

  「我要亲妹妹说。」

  「嗯……哎哟……」

  「……不说阿勇就不玩了……」

  「亲儿子……亲哥哥……哎……哎……喔……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

使妈妈亲妹妹……又爱……又怕……哎……」

  动作更加快了,还不时的在磨、在转,使阿勇痒到心里,舒服得直叫:

  「亲妈妈……亲妹妹……啊!……好……美死我了……加重一点……好……

好小穴……」

  「嗯……我的小丈夫哥哥……哎呀……亲儿子哥哥……咬呀!………小穴要

泄了……又泄给大鸡巴亲哥哥了……呀!」

  「亲妹妹妈妈……你不能丢……要等我……快……快用力……」

  两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套得更快,哼哼的淫声百出,她用力的套动着,

小穴抽送不停。

  「儿呀!……亲哥哥……妈妈亲妹妹不行了……唔……唔……舒服死了……

我要死……要死了……不行了……丢给亲哥哥了。」

  她又泄了,精疲力尽的伏压在阿勇身上,娇喘着,吞汗淋漓,阿勇见状,紧

搂着妈妈,来个大翻身,又把她压在床上。

  这时阿勇的双手,抓着两个乳儿又捏又揉,又摸又抚,嘴唇更吻着她的樱唇

,使她舒服得飘飘欲仙,满足直哼着:

  「舒服…嗯……真舒服……」

  连娇躯都还颤抖着。

  过了片刻,她就沈沈的入睡了。

  阿勇不敢动,直到听到妈妈均匀的鼻息声,他才慢慢的抽出大鸡巴。

  「嗯……啊……不……不要抽……」

  妈妈突然醒来的紧搂着他不放。

  阿勇说:「亲妹妹,我不会离开你的。」

  「嗯……你骗人,你要去找芳姊玩。」

  「不会了,妈!你放心睡吧!」

  「嗯!……」

  「怎么了?」

  「你要天天陪妈妈睡。」

  「好妈妈,阿勇求之不得天天陪妈妈睡呢?」

  「不骗妈妈?」

  「绝对不会!妈妈不怕了?」

  「嗯……不怕了嘛!」

  「那好,妈妈你睡吧!」

  「妈妈睡了,你就要偷偷跑走。」

  「不会了,勇儿也要睡,就睡在妈妈的肚子上,好吗?」

  「嗯!……好嘛!只要不离开妈妈就好。」

  妈妈又睡了,阿勇想了许多,他想他应该要放弃林伯母和芳姊,专心的来侍

候妈妈。但林伯母太淫荡,太嗲,太娇媚了,跟林伯母玩,可以尽情的玩,玩得

极痛快,而且不要管林伯母丢精几次,他要插就可尽情的插。

  放弃了林伯母太可惜。

  芳姊是娇嫩嫩的少女,他可以欺负她,又可以跟她斗嘴。

  放弃了也可惜。

  他胡思乱想一阵,就压在养母娇美的胴体上,沈入梦乡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lunli/7751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