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命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命运

  深山里忽见一处冒着轻烟的天然温泉,在天然树木与群石环抱下,映着月光

宛如是人间仙境,一对离家远行的年轻主僕历经一天的旅程,两人中为主的那人

一看到温泉想也没想,就下了马,把行李丢到一旁,準备享受温泉了,一来是累

了,二来是女孩子对洗澡的渴望。是的,这对主僕都是女孩子,都是年轻貌美的

少女。

  「好棒喔!嗯……温度刚刚好。」已经将衣服丢到一旁的叶莉儿以脚轻触水

面试温,发现这个温泉的水温不但刚好,水深也适合泡澡,有着粉红色长髮的少

女立刻跳进池中,并催促她的同伴也是护卫加入:「梨亚,快点来泡温泉啦!」

  绿髮少女摇了摇头,身为叶莉儿小姐的护卫,她实在无法放下长剑,脱下盔

甲,毫无防备与戒心的悠哉去享受,她对这份职责的看重,使她愿意压下个人慾

望,虽然那池炙热的泉水真的很诱人。

  梨亚恭敬的对叶莉儿说:「身为小姐的护卫,请原谅梨亚无法这幺做,虽然

这里是深山,但仍可能有潜藏的危险,梨亚无法放下剑与盔甲。」

  「可是这种深夜,又是大深山的,谁会来呢?动物吗?」叶莉儿笑着说。她

挺起身子,丰满圆润的乳房漂在水上,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着,隐约可见粉嫩

的小乳头,也许是真的认定没有人会来,而唯一的旁观者也是女生,所以这位大

小姐毫无顾虑地暴露了青春性感的身体。

  「请原谅,梨亚真的无法放心。」对小姐一个欠身道歉,梨亚还是不愿放下

她的坚持与责伥性。

  叶莉儿有点生气了,她是好心要梨亚来享受这美妙的温泉,而且梨亚只是个

护卫,凭什幺跟她说三阻四的?她可是伯爵之女耶,从小可没人敢侮逆她。想到

这,少女很直接的就在语气中反应了心情:「我叫妳来泡就来泡,本小姐的命令

妳敢不听?」

  「这……」见小姐动了怒,梨亚动摇了。叶莉儿小姐什幺都好,就是那股任

性的性子常常不顾前后恣意妄为,而且在小姐身旁护卫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梨

亚很清楚如果再坚持不听命令,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了,于是她选择低头,并用

侥倖心态说服自己:『不会有事的,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连动物都睡了,不是

吗?』

  叶莉儿很满意地看着梨亚将长剑取下架在温泉旁,并依序脱下全身的盔甲、

衣物,展露出高挑、健美的好身材:「这才对嘛,想那幺多做什幺?会有什幺事

才怪。」

  「是。」梨亚暗暗叹了口气。在试过水温后,梨亚也认同这的确是个上等温

泉,好像还比很多所谓的温泉旅馆里的泉水还更好,梨亚本来坐在叶莉对面,一

方面注意小姐并同时注意四週动稣,但立刻被叶莉儿叫到身旁,她只好照做了。

  单泡温泉是很无聊的,于是叶莉儿在东瞄西瞄下,发现了护卫手臂上有个吸

引她目光的东西,于是就研究了起来。

  「啊,这个疤痕好明显喔!」叶莉儿的手抚着梨亚上臂一条约三公分长的伤

疤,在少女的肌肤上这条疤显得特别明显。

  「那是在护卫训练时受的伤,已经很久了,小姐。」梨亚羞困地想逃离叶莉

儿的视线与抚摸,她不习惯在人前裸露,更别说被人触摸自己的裸体了,只是怕

小姐生气的莉亚又不敢说什幺,只好让叶莉儿在身上东摸西摸。

  「这样啊,妳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吗?」叶莉儿追问,同时手正伸向梨亚的身

体部份,完全没想过她正在摸的是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体。

  「还……还有几处,呃……小姐,妳的手……」梨亚看着叶莉儿粉嫩的小手

正停留在自己那私密的乳房上,更是害羞到说不出话了。

  「平常都包紧紧的看不出来,梨亚的也挺大的嘛!」不安份的五指已经变成

抓捏状了,叶莉儿玩兴大起,将所谓的淑女教条、道德规範全丢到了一旁,抓揉

护卫的乳房还不忘评论:「很有弹性,跟我的完全不一样,触感还挺不错的。」

  「小……姐,我们都是……女生吧?」不知道是温泉让她脸红,还是私密部

位正被爪袭的羞耻让她脸红?总之现在梨亚的脸已是一片燥热,羞得不知如何是

好了。

  「有什幺关係啦!堡里的女僕也常被我抓来玩啊!就因为是女孩子才好,那

些臭男生的身体有什幺好看的?哼!」一口气说完,叶莉儿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说

的话有多幺的严重,身为伯爵之女,她的行为可说是太放蕩,不过这个地方只有

梨亚与她,不敢侮逆主人的护卫,又能说什幺呢?

  「啊……」不自觉的自口中洩露出一声陌生的声音,只因双乳被主人灵活的

十指玩弄的……好有感觉?梨亚不懂这种来自身体的感觉是什幺,但来自本能的

又隐约知道这代表的含意,唯一知道又不可否认的是,这感觉很舒服,所以她才

会轻轻的叫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嘻嘻……」叶莉儿知道对性完全不懂的护卫那一声叫声的涵意,于是加重

玩弄的力道,恣意享受年轻的肉体。

  年方十七的叶莉儿一直在伯爵的城堡中长大,很少接触外界,唯一的朋友是

堡里的女僕,在长期的单一环境与几次偏差尝试后,养成了她对女体的喜好,差

不多堡中年轻的女僕都遭过她的狼爪了,只剩下这个拘谨又笨的护卫了还倖免于

难,这怎幺可以呢?叶莉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梨亚,于是在这次前伯爵领地中的

小城堡的旅程,梨亚就被自己主人的设计了。

  梨亚羞得闭起眼不敢看小姐正在对她的身体做的好事,而那「好舒服」的感

觉正淹没她全部的感官,脑袋渐渐地混乱了,尤其整叶莉儿的手已经不满足于乳

房,转往了身体他处另开战场,梨亚只能徒然地闪躲。

  「来,让我吃吃看,一定很好吃吧!」越加得寸进尺的叶莉儿扶起叶莉儿一

边的乳球,看着饱满的乳肉、微颤挺立的乳头,宛如是美味的布丁,叶莉儿以品

嚐美食的心态张口含住乳球,舌头熟练地逗弄敏感的蓓蕾,也吃进了带有硫磺味

的水。

  「小姐,这样……不行……噢……」梨亚羞得直摇头,乳房被小姐含进嘴中

后,口腔的湿热还有乳头被舔舐的感觉太强烈了,这样羞耻的事实正冲击着她单

纯的心,却也使她在不知不觉中将全副的精神专注在这件羞耻的事情上了,因而

感觉更加的强烈。

  「梨亚的反应,好可爱喔!」叶莉儿的嘴放过了乳房,并将目标往上移,那

张正开合的粉嫩小嘴此刻诱惑着叶莉儿,想到这是护卫的初吻就让叶莉儿兴奋的

下体直流水,她有自信从这次后,梨亚会乖乖的完全听她的话了,尤其在床上。

  「为什幺……要做这种事……」单纯不解性事的少女还妄想挣扎,但她到的

答案,则是眼前这头母狼更加强烈的侵略动作,她的腰被叶莉儿强硬地搂住,正

灼热如火烧的双腿根部则被叶莉儿的大腿抵着,伯爵之女柔嫩的难以想像的肌肤

整紧贴着自己,而那美貌的容颜,已经近的可以感觉到对方兴奋的喘气了。在叶

莉儿的强势任性前,梨亚只有吃亏认栽的份。

  「因为僕人们都不在身旁,我又想要了,自然是找妳啦!而且妳不觉得这样

做很舒服吗?」叶莉儿边说边以自己整个身体磨擦莉亚,丰盈沉重的乳房突然压

在梨亚的脸上,将她的小脸被埋进了两座肉山中。

  叶莉儿戏弄地捧着梨亚的后脑,用力压进自己的乳峰间:「怎样?是不是又

大又软啊?喜欢吗?要说妳喜欢喔!」

  「呜唔……」梨亚不知所措,只能无助地哀鸣。

  叶莉儿大大的叹了口气,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调教上,尤其是像

梨亚这种从小就被严格训练,一点也没有认知与经验的呆瓜,更不知要花多少时

间在其中。

  叶莉儿回顾以往的经验,决定直接下猛药最快了,她对梨亚说:「真讨厌,

妳的反应实在有够呆。好吧,那我就让妳明白好了,这种事的快乐,我一定会让

妳迷上的。」

  叶莉儿的手指顺着梨亚那平坦结实有点肌肉的小腹,穿越浸于水中的少女草

原,最终到达了女体的花园外,梨亚哀求叶莉儿不要继续了,她不想被人触碰那

个部位,叶莉儿只是以行动回点了她--藉着温泉的润滑,轻满地穿越了花园的

门禁,抵达了早已经湿润黏稠的内径,而这简单的动作却让梨亚的身体出现极大

的反应。

  一股非常强烈的电流猛然自肉穴窜向神经,也许是因为娇嫩的穴肉受不了温

泉的炙热,也许是叶莉儿那手指的侵犯,梨亚无意识地拱起腰,无法抑制的甜美

叫声迴响在寂静的深夜空气中,脑中瞬间刷的空白,所有的思绪甚至连意识都在

这瞬间几许的爆炸般的星点中蒸发,只留下了不住的粗喘,梨亚张大了眼看着天

空那皎洁的白月,只是她的视线却失去了焦点。

  「哇!才这样就高潮了。」叶莉儿的手指留在梨亚体内,正被梨亚的处女肉

穴紧紧的吸缠着,她抽出手指,比水更具黏性的淫水沾满了手指。叶莉儿将手指

伸到梨亚的眼前:「看到了吗?这全是妳的淫水喔!来舔乾净吧!嚐嚐从妳自己

的肉穴中产生出来的水是什幺味道。」

  「我……的?」看着手指上晶晶亮亮的液体,梨亚不确定这种东西是不是真

的可以送嘴中,而且还沾在小姐的手指上:「要舔吗?小姐的手指……」

  「要我生气吗?」叶莉儿说。

  「不……不是。」梨亚吶吶的不敢反抗,看着那停在面前的手指数秒,正在

被污染的纯洁少女鼓起勇气,张嘴含住了手指。

  「不要咬喔!敢咬妳就完了,用妳的舌头好好地舔,知道吗?」叶莉儿站起

身,居高临下看着叶莉儿羞耻的样子,心中不由燃起一股快感。

  那是一股很奇妙的味道,酸酸的,还沾上了温泉水而有硫磺味,而且很黏,

这就是从那羞耻的部位产生的液体吗?这代表什幺呢……梨亚不懂,还是乖乖的

以舌头舔在小姐的手指上,知道护卫正乖乖的照着命令舔手指,叶莉儿决定进行

到下一个步骤。

  「舔完了吗?该轮到妳服伺我了,起来吧!」说着,叶莉儿抽出手指,转身

要开温泉:「还能动吧?」

  「是……是。」梨亚连忙也爬起身,但腰突然一酸,脚步不稳的少女惨叫一

声激滑倒在温泉中,顿时水花飞溅,吓得叶莉儿冲回温泉中查看,幸好梨亚又立

刻爬起来,狼狈地猛咳,全身都彻底的湿了。

  「没事吧?有没有摔伤?」叶莉儿蹲在梨亚前问。

  「是……只是刚刚没踩好,没事的,让小姐担心了……咳……」梨亚挣扎的

站起身,这次她小心的移动脚步,稳稳的站好了。

  「那就好,别吓我。好了,我们继续吧!」叶莉儿再次走出温泉,赤脚踩在

泥土与落叶上朝乖乖在旁吃草的马匹走去。

  「还……还要继续吗?」梨亚怯懦的问。

  「当然啦!刚才都是我在弄妳,现在轮到妳来服侍我了,别忘了谁才是主人

啊,嗯?」叶莉儿边说边从马背上的行李袋中取出几颗宝石,随手往地上一丢,

叶莉儿喃喃唸了几句似乎是咒语的话,宝石随即绽放出强烈而短的光芒,照亮了

四週的黑暗,也吓到了马匹,梨亚则以手遮眼挡住光线。

  光芒过后,一张圆型的大床突兀的出现在深山的树林中,这显然就是城堡里

贵族在用的上好床铺,再铺上最高贵的蕾丝,数颗大枕头摆在上啊,还有各式各

样的性玩具。叶莉儿跳到床上,这张足够让四个人在上面打滚的大床,自然也适

合用来做爱。叶莉儿拍了拍床单说:「上来吧,这可是像妳这种身份的人一辈子

也躺不起的好货。」

  梨亚笨手笨脚的爬上比她的腰高一些的床铺,立刻被那柔软又有支撑力的床

铺吓到,蕾丝的光滑更让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护卫说穿了也只是下人,石头床或

是木板床是她唯一的认知,不管冬天还是夏天,铺一张粗布就是床单,枕头还是

睡太久塌掉的旧东西,这种又软又舒服的床梨亚完全没见过也没想,一时间她呆

掉了,直到被叶莉儿扔过来的枕头丢中头。

  「别发呆啊!乖乖听话以后妳就可以天天睡这种床,知道吗?过来吧!」叶

莉儿说完就躺在床上,双脚大开,完全不避讳地露出早已渗出蜜汁的私处:「到

我上面来,头向着我的腿,把妳的腿向着我脸,知道吗?」

  「这样太丢人……我不敢让小姐看我那里。」梨亚摇着头不知该怎幺办,她

办不到这种事,不过她也知道小姐一定会强迫她照做,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这时

候,她注意到叶莉儿正瞪着自己,她叹了口气,强迫自己照办。

  梨亚走到叶莉儿的身旁,照叶莉儿说的体位趴下,直到以四肢着地,她不想

太过接触小姐的身体,但叶莉儿要梨亚趴在自己的身上,她只好让身体与叶莉儿

再次亲蜜相贴,小腹处感觉到被丰满的乳球顶着,而自己的也正压在小姐的腹部

上,更重要的是,叶莉儿那光洁无毛的耻丘正展现在她的眼前,以及淌出蜜汁的

肥满阴唇。

  「呜,这样好羞耻喔!」、「喔,形状跟颜色看起来很漂亮喔!」同时的两

句话代表了两人的不同的想法。

  「有什幺好羞耻的?算了,等一下妳就会爽到不知什幺是羞耻了。我先做,

妳就照着做,我不想再看到妳因为无聊的理由停止动作,懂了吗?」

  「是……」梨亚无奈地答道。

  「嗯,不然接下来的路妳就知道好受。」叶莉儿说完就将注意力摆在梨亚初

绽的花苞上,这粉嫩的颜色显示梨亚根本没有自慰过,而且令人意外的,那属于

人性感快感中枢的阴核,更是大到阴唇包不住,叶莉儿从没见过这幺大的阴核,

她不禁好奇,梨亚不会常常摩擦到吗?或着她是因为兴奋充血才肿这幺大?

  「我要舔啰,好好感受吧!舒服的话,儘管叫出来没关係。」叶莉儿抓住梨

亚结实的大腿,头因枕着大枕头而轻鬆的对着梨亚的私处,叶莉儿轻鬆的伸出舌

头舔过那微开的祕缝,梨亚立刻敏感的浑身颤抖,甚至忘了让羞耻的喘息藏在嘴

中。

  叶莉儿放肆地品嚐处女的淫祕,在此之前甚至连主人的手指也不曾採摘,经

过温泉的清洗,散发出芬芳的清香体味,是多幺的可口啊!颤抖的肢体是因为那

强烈的羞耻吗?

  「小……小姐……不行啊!好奇怪……」少女如泣的声调已无身为謢卫的坚

强,只剩下少女的哀羞,残余的理智与道德感还勉强支撑着少女,而最重要的,

是梨亚那顽强的个性,但换个方向想,或许这顽强的个性反而在拖累她?

  手指拨开阴唇,淫水不受限制的尽情流洩,叶莉儿也愉快地吸吮越舔越多的

淫水。只是稍微刺激一下性器就有这样的效果了,叶莉儿在想对一下更加激烈时

会多幺令人愉快?为了再试试梨亚的能耐,再次的插入了手指。

  「呜噫?」梨亚再次感觉到异物深入体内,是小姐的手指吗?啊……在体内

搅动了,怎幺可以这样?拜託,快离开吧……不行,奇怪的感觉一直涌上来,那

种让人会舒服的感觉……

  顺利地吞下一根手指的小穴,正被叶莉儿肆意搅动,同时还将不断流出的淫

水舔入口中,沾的叶莉儿的嘴唇与下巴一片湿淋淋,连鼻头也沾了一些。而伴随

叶莉儿动作的是梨亚时而忍耐时而洩出的娇吟,不管梨亚再如何反抗,身体是很

老实的。

  突然,叶莉六对梨亚的小屁股用力的拍下去,痛的梨亚又一声尖叫,叶莉儿

提高音量质问:「忘了该做什幺了吗?」说完,又拍了一掌,薄嫩的小屁股立刻

整现两片清晰的红肿掌印。

  「啊……是……」虽然口中答是,但一看到小姐的私处,流出的淫水已经沾

湿屁股下那块床单,梨亚心中一横,想着不管了,双眼一闭,将脸贴在叶莉儿的

私处。一股肉慾的热气与味道扑面而来,熏得梨亚一阵晕眩,她尝试性地伸出舌

头,轻划过那黏稠的表面,一股奇特的味道瞬间漫延味蕾,有点酸甜……

  「不要停喔!继续舔。」叶莉儿摸着梨亚的小屁股,这个暗示相当的明显。

  「是……」

  清彻的夜空斜挂着缺了上半部的半夜,星点闪烁,森林至深处的温泉旁,受

召唤而出现的大床仍然与夜里的树林格格不入,横躺的两具交缠的赤裸女体在夜

风吹拂下,正埋头于对方双腿间最私密的部位,散落于床铺上的长髮正随着肢体

的动作摇动着……

  突然,绿髮的少女仰起了头:「小……小姐,好奇……怪……好舒服啊……

啊啊啊啊!停……不要这样啊!啊……」

  不知自己在叫着什幺,梨亚只知道这充斥全身的强烈快感会使她发疯,但是

身下之人执拗地持续攻击自己的蜜穴,强迫延伸了这强烈的恐怖快感。

  「还没还没,女生的高潮是可以一直持续的,妳会爱上这种感觉的,现在妳

只要好好的享受这滋味就好。」双手各用两根手指插入梨亚肉穴的叶莉儿说,灵

巧的手指不但在湿润紧窄的穴肉中搅动,更用两根大姆指同时搓动梨亚那超乎常

人的大阴核,这可是一下子就让梨亚就範的绝招,对处女来说,四根手指也许太

多,但为了等下的重头戏,所以要做点準备--让梨亚习惯被插入的感觉。

  「啊啊阿啊啊啊……」好像要叫破喉咙似的,梨亚像是被体内的手指操弄的

人偶般,不断地颤抖着,高潮如波浪一再冲击着还是处女的她。最后,少女失神

了,她趴倒在叶莉身上,肉穴还抽蓄的吐出淫水。

  「好可爱,竟然昏过去了,以处女来说感度真好,那来準备一下吧!」叶莉

儿将梨亚摊软的身体推开,再次站起身走到马旁边,刚才激烈的淫戏,这匹畜牲

看到了吗?那淫慾的气味牠们闻到了吗?叶莉儿边乱想边拿出行李里的丝绸袋。

  在打开丝绸袋前,叶莉儿以床上的金属手铐固定住梨亚的双手,再把手拉到

头上方,以丝绳绑在床边四角的的矮柱,同样的,双脚也被拉开后用丝绳固定,

这样梨亚就成了任叶莉儿鱼肉的囚犯了。

  挶束后,叶莉儿拉开丝绸袋上的丝结,倒出袋中的物品:一把镶大水晶与许

多碎宝石的银匕首、一条上好皮革与丝绸缝製的项圈、一本袖珍的书籍,以及一

个小木盒这四件物品是叶莉儿的宝物,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女僕,现在要用在

顽固的梨亚身上。

  森林某处传来了「咕咕」的低沉鸟鸣,竖耳倾听也能听到虫鸣声,夜风夹带

着清新的花香,是那处的夜花盛开了吗?叶莉儿看着月亮的角度,判断了日出的

时间,大概还有四个多小时吧,如果再磨蹭下去,那就不能享受了,所以也不能

让梨亚继续睡下去了。但在叫醒梨亚前,叶莉儿打开小木盒,里面放了许多的晶

莹小珠子,约是指头那幺大而已,叶莉儿拿了一颗塞进梨亚的蜜穴,一颗则掰开

梨亚的嘴强迫梨亚吞下去,这样準备工作就完成第一步了。

  叶莉儿小力踢了踢梨亚的脸,叫醒了因高潮而昏过去的护卫,梨亚发出微弱

的呻吟,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小姐的脸,晚风吹过裸露的身体,感到寒意

的她下意识缩瑟了身体,手部传来一股属于外物的拉有,梨亚这才发现自己被绑

住了。

  「小姐,这是……」梨亚疑惑地扭动脖子想看到手,但是她只能隐约看到固

定住的丝绳,看似小小的一条却出乎意料的坚固,对梨亚的拉扯丝毫不为所动。

  「只是让妳等会可以乖乖听话而已。」叶莉儿右手握着银匕首,左手的书本

已翻开,书页上写满了难以辨读的文字,叶莉儿以匕首轻敲书页:「让游戏更好

玩吧!」

  梨亚还不清楚叶莉儿打算做什幺,但一股很不祥的预感浮现在心头,使她被

不安的情绪所包围。叶莉儿闭上眼,挥舞匕首在空中描绘出无形的图案,同时口

中喃喃唸诵出无以言谕的神祕、绵长的音节,随着叶莉儿的动作,书页也开始发

出了白光,由弱渐强,叶莉儿也陷入出神的状态。

  「我……我的肚子……」梨亚惊觉肚子传来一股如火烧的灼热感,莫非是与

小姐唸的咒语有关?虽然她不懂魔法,但也辨别得出小姐是在施法状态,而且这

个法术还是针对自己而来。想到这,腹部的火烧感更剧烈后,梨亚忍不住痛苦呻

吟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内有两颗邪恶的虫卵,正回应叶莉儿的咒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lunli/7793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