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恶魔的道具(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嗡嗡嗡…

吵屁啊!只不过是上个网就在叫啥鬼啊!妈的!今天心情已经很差了,一大早就被林琦涵这贱人呛,只是长相好看而已,还以为自己是谁啊?再加上今天下午英文老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一看到我就是一阵狂骂,更靠夭的是,等一下房东还要来收房租。

一想到这,我忍不住踹了一下这台吵得要命的电脑。

没想到,这一踹之下,电脑突然发出如同恶魔一般的尖啸声,同时,原本的以白色为基调的网页瞬间被黑色和红色给取代,换成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网站。

「魔界拍卖网?」这是啥?新噱头吗?不过排版方式实在是有够平板的啊。

「耶?」才随便点一个东西进去,我的目光却马上就被吸引住了,不过不是因为网页或商品的内容,而是在「专业外送员」这几个字的下方竟然有一排正妹的图片,而且每个都穿着性感的小恶魔装,露出火辣的身材,也就是说只要我买了他们的产品就可以指定其中一人送货来我家,没错吧?

那……就选这个好了,我按下一名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的图片,年龄相近一点的我会比较不紧张。

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我的电脑萤幕中冲了出来,吓得我连人带椅地摔在地上,仔细一看,那个身影竟然就是我刚刚所选的女孩,不过身高小了好几号,只比我的手掌大些,还抱着一个比她身高还高的槌子。

「呵……呵呵……这算诈欺吧……」我被吓得有点语无伦次。

「什幺?」眼前……应该是恶魔的女孩说。

「没事,妳可以说明一下现在是什幺情况吗?」稳住情绪后,我问。

「我不懂你的意思,不过这个是你所买的『不公正的法官』,请确定。」说完,她就将手中的槌子递到我眼前。

接过槌子后,我问:「这个是做什幺用的?」

「你没看说明就买了喔?只要用这个槌子对着目标搥下,就会对目标这十分钟内对你所做的事情进行审判,并给予永久性的惩罚,而且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惩罚是理所当然的,从以前就是如此,当然,审判的结果绝对会偏袒你,像是如果有人打你一拳,可能就会被判天天被你殴打。」

「好强啊。」这何止是不公正而已啊。

「你满意就好,那幺请付三十万魔币。」

「什幺是魔币?」这要钱?

「你也太夸张了吧,连这都不知……等等!这里该不会是人界吧?」她突然紧张地问。

「是啊。」

「不好意思,请当作没这次的交易吧,把东西交回来,我们不能把东西卖给人类。」

「不要。」这玩意可是个好东西,我还要用它来报复林琦涵呢。

「这可由不得你!」话还没说完,她的立刻化成利刃,并往我飞了过来。

「是吗?」我朝她敲下槌子。

这时,槌子突然发出低沈的声音:「妳犯下了『诈欺』与『意图伤人』两条罪状,判妳不得违抗他的命令,且不得伤害他。」

声音一结束,女孩也同时停下动作,说:「把东西还来!」

「不要。」我回答。

「是吗?那也没办法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我还有问题要问。」

「什幺事?」她歪着头问。

「先回到原先的问题,什幺是魔币?和灵魂有关吗?」这可得先搞清楚,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死掉。

「魔币就是魔界的通行货币,与灵魂的关係不大,不过因为近年天上的家伙势力很强,所以取得灵魂的管道减少了,所以灵魂的价码很高。」

「总之不会夺走我的灵魂吧?」这才是我真正在意的地方。

「恩,在天界的规定下,我们不能用这种方式获得灵魂。」她点头。

「好了,要问的问完了,我想想还有什幺要妳做的?」虽然小了点,不过也还是个美女,不做点色色的事情好像说不太过去呢。

「算了,妳先回去吧,这东西的钱要记得帮我出。」我下令。

确定女孩离开后,我才去打开小套房的门。

「怎幺那幺慢啊。」门口一名打扮得相当流行的美女一边抱怨,一边走进我的房间里。

是的,这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女子正是我的房东,这整栋公寓都是她父母留给她的遗产。

「抱歉抱歉,那幺这次多少?」我问。

「还是一样七千。」她理所当然地说,妈的!这样一间小套房竟然一个月要七千,要不是离学校超近,我才不会租这里,对了,乾脆来试试这槌子。

我将钱交给她后,趁她数钱的时候朝她敲下槌子。

低沈的声音再次响起:「妳犯下了『进行不公平交易』这条罪状,判决妳的财产全都转到他名下。」

「恩……我来这里干嘛?」眼前的女子问。

依照这判决,我和她的关係应该已经逆转了,所以说……

「妳应该是来交房租的吧。」我说。

「啊!这个月我还是没办法……」她低声说。

「妳自己说说看,妳已经欠我多少房租了?」我板起脸反问,因为我也不知道她的记忆到底被改成怎样。

「九万八……」十三个月的份啊,和我住的时间一样啊。

「妳看,都快十万了,这次真的不能再让妳欠下去了。」

「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没有钱啊,可不可以再通融一次?」

「嘛,我也不是没同情心……这样好了,我派工作给妳来抵销房租如何?」

「是什幺工作?」

「也不是什幺困难的工作啦,只不过是要妳好好利用一下女性的优势而已。」我坐到床上说。

「变态!」她生气地大叫。

「怎样?不要吗?那就把身上的衣服还来,然后滚出这间公寓!」没搞错的话,她身上的应该也是我的财产才对。

「呜……我做就是了……」

「要做就赶快把衣服脱了!」我命令。

听到我的话后,她也只好慢慢地将上衣及裙子除下,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纤细的腰身以及包覆在胸罩下的丰满胸部。

「怎幺停下来了,还有内衣勒?」

「呜……」她低着头将身上最后一道防线脱去,这样一来,她胸前那对目测约有D罩杯的乳球及被稀疏阴毛所覆盖的私密部位就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了。

太刺激了!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实际的女体说。

「再来自慰给我看吧。」

「不要……那样太丢脸了……」她带着哭腔说。

「妳要直接给我插,我是也无所谓啦。」我摊手。

她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按照我所说的话,蹲下来,拨开两片白嫩的贝肉,用右手轻轻搓揉藏在其中的小豆。

没多久后,她右手的动作逐渐加大,嘴里忍不住轻哼起来,下体也泛起淫靡的水光,看来似乎已经可以了。

「自己上来吧。」我将裤子脱掉后,躺在床上说。

听到我的话后,她走了过来,将已经溼润的小穴对準我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下去。

「喔!好爽!没想到妳的小穴那幺紧。」这种温暖又紧緻的包覆感,打手枪时完全没得比啊。

「恩~~~恩~~~喔~~~」她一边轻吟,一边套弄着我的肉棒。

「再快一点,大声一点。」

「喔~~~啊~~~喔~~~啊~~~啊~~~」她加快了上下起伏的速度,同时,她胸前那对肥嫩的白兔也加大跳跃的幅度,带给我强烈的视觉刺激。

「喔~~~喔~~~啊~~~喔~~~」她大声呻吟着,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足……算了,不如再试一次这道具好了。

我拿起放在床边的槌子敲下。

「妳犯下了『强姦』这条罪状,判妳必须成为他的性奴。」

低沈的声音一结束,她马上就又加大的抽插的幅度,强烈的快感从肉棒直窜上来。

「喔~~~好爽~~~啊~~~啊~~~主人的肉棒~~~喔~~~啊~~~好、好粗~~~啊~~~啊~~~」

「喔~~~喔~~~插到底了啊~~~啊~~~喔~~~母狗的小、小穴会~~~喔~~~啊~~~啊~~~会坏掉啊~~~啊~~~」

「母狗!我的肉棒舒服吗?」

「舒服~~~喔~~~母狗最、最喜欢~~~喔~~~主人的大肉棒了~~~啊~~~喔~~~」

「好爽~~~啊~~~喔~~~请主人用强壮的肉棒和~~~喔~~~啊~~~喔~~~和满满的精液~~~呀啊~~~灌、灌满~~~母狗淫蕩的小穴~~~啊~~~啊~~~」

「好!我等下就射给妳!」

几分钟后,我的肉棒已经到了极限边缘,随时都可能迎来人生第一次的内射。

叩叩!

靠!是谁啊?

「不行了……要射了啊!」我大叫。

「喔~~~喔~~~主人的精液进来了~~~喔~~~啊~~~啊~~~好烫~~~啊~~~我、我也要高潮了……啊啊啊!」

到达高潮后,原房东小姐,我现在的性奴软软地倒在床上。

「我直接进去啰!」门外清脆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是亚莹!被她发现就麻烦了啊。

果然,门一打开,我就看到她那总是挂着活泼笑容的可爱脸孔,不过我现在却开心不起来,怎样?要用吗?可她是我少数的好友啊。

就在我脑中的思绪乱成一团的时候,亚莹笑着说:「真是的,才刚放学就急着跟性奴玩啊,小心会肾亏啊。」

「才不会啊!」我笑着反驳,还好没事。

「我要去买东西,你要一起去吗?」她无视我继续说。

「好啊。」回答她后,我转过头说:「等一下把我射给妳的精液吃掉,然后去洗澡,我回来时,要看到妳在我床上。」

「你这样太严格了吧。」

「会吗?」

「算了,这也不是我该管的。」

和亚莹一起到夜市吃了点东西,回来后,我坐在电脑前,让原房东小姐蹲在我的跨下前帮我口交,她动作顿顿的,或许她是第一次口交吧,不过我之前也没有被口交的经验,所以不是很清楚。

话虽如此,但看着她像是在清理什幺宝物似地仔细舔着我的肉棒,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连带刺激着我的快感神经。

除了体会着初次被口交的快感,我还开始研究起魔界的拍卖网。

「啧啧,看来报复林琦涵这件事要稍微延后一点了,这里还有不少有趣的道具呢。」我自言自语说,我似乎变邪恶了呢,哈。

继续看着这网页,我发现这里面的东西还真多啊,光页数就有一千多页,每页差不多有四、五十件商品。

不过这些恶魔怎幺那幺没取名字的能力啊,全部都是「什幺的什幺」,像是「扭曲的镜子」、「偏食的饕客」、「折翼的青鸟」之类的。

算了,那也不重要,我一边享受着性奴仔细的舔弄,一边搜寻着这次要买的道具。

几分钟后,我的肉棒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似乎是察觉了这点,原房东小姐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强烈的快感不断传来,忍不了几下,我就在她的口中爆发出来。

大量的精液让原房东小姐来不及全部吞下,有部份白浊的液体从嘴角流出,不过,她马上就用手指将其捞回嘴里意犹未尽地舔着,然后说:「母狗最喜欢主人的精液了。」

「哈,只要母狗听话,主人每天都会让母狗吃到精液的。」将裤子穿好后,我伸出手摸着她的脸,她竟然真的像是狗一样地用脸来磨蹭我的手。

好啦,爽也爽过了,也该办正事了,找一个商品让上次那个小恶魔再过来一次,我还有些事情要问她。

又逛了一会,我终于决定要选的道具──「上帝的骰子」,这是个能实现愿望的道具,不过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实现的机率会随着愿望的难度改变,写着「实现」的面数最多五个,也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

其实还有一个「上帝的骰子(加强版)」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可是贵了很多,当然,我不是为了那个恶魔着想,而是如果她付不出来,难保不会查到我身上来。

按下底下的图片后,小恶魔和上次一样从电脑中飞了出来,说:「这是你所购买的『上帝的骰子』,请确定。」

「我想应该是不用确认什幺啦。」我从她手中接过一颗黑底红字的骰子。

「那幺,请付钱。」她冷冷地说。

「这次还是妳来付。」我指着她说,然后又问:「妳一年可以赚多少钱?大概有多少存款?」

「我一年差不多可以赚五十万魔币,存款大概一百二十万魔币左右。」她平静地回答。

恩,有点少,没办法买太多东西。

「对了,妳上次说灵魂很值钱,大概价值多少?」我突然想起她上次说的话。

「灵魂要看等级,从一千万魔币到两亿魔币不等。」

价钱是够高了,不过还是不知如何下手。

「那要怎样才能将灵魂拿去卖?」我继续问。

「基本上,所有灵魂出生时就被天界设下微型魔法阵,死后归天界所使用,必须扭曲其人格才能破坏天界的魔法阵,接着,再覆盖上魔界的魔法阵即可。」

「恩,那幺她……耶?人勒?」一个不注意,原房东小姐竟然跑到墙角躲了起来。

「母狗,过来!」我叫道,然后问小恶魔:「她的灵魂可以卖吗?」

「还不行,虽然魔法阵稍微有些鬆动,但离崩坏还有一段距离。」

「这样啊,话说回来,妳送货时,东西常被抢走吗?」我开玩笑问。

「呃……这是唯一一次被抢,或许是因为在人界,变出刀子后,我竟然没办法再加快飞行速度。」她有点窘迫地说。

看来我那次的运气不错嘛。

「我要回去了。」小恶魔说。

「喔。」反正也没啥事了。

看着她那娇小却性感的身躯没入萤幕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等等!」我大叫,不过她已经完全消失在萤幕里。

唉……可惜了,本来想用骰子把她变大,然后再来嚐嚐恶魔体内的滋味的,算了,先来测试一下新道具好了。

「让我统治世界。」我说,话一说完,原本有三面「实现」的骰子立刻起了变化,所有的「实现」都消失了,成了一颗纯黑的骰子。

嘛,早就知道会这样了,这次换个简单一点的好了,恩,原房东小姐今天已经玩了两次了,所以应该不要用她来试……

「那让左边房间的男大学生变成喜欢和我做爱的性感美女。」我说。

这次的结果明显好多了,六个面中有四个面写着「实现」,往地面一骰,滚了几圈后,稳稳地停在「实现」那面。

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去验收成果了。

伸了一下懒腰,我离开了电脑桌,满怀期待地走到隔壁房间前敲门。

「谁啊?」一个甜甜的女声传来,随后就是一阵走路声。

「是我。」我说,这时门正好打开,一张甜美的脸孔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比我想像的还要漂亮。

「是你啊?进来吧。」看到我时,她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侧过身体,好让我进去,这也让我注意到她那几乎就要爆出T恤的巨乳。

等我坐在她米色的床上后,她语带挑逗地问:「你今天过来找我做什幺啊?」

「收房租。」在她眼中,我和她的关係应该是接近恋人,至少也会是个好友,还是不要一开始就提做爱比较好。

「恩?房租我不是付过了吗?」似乎是因为和她预想的不同,她歪着头问。

「这次是收身体上的房租啊。」我向坐在床边书桌前的她说,结果还是一下就绕回做爱了啊。

「讨厌,你很色耶!」她一边叫着,一边打我,不过当然是完全不会痛。

「怎样?妳不想要吗?」我问。

「唔……我、我……」她手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脸则是红了起来。

「怎样?要还是不……」我话还没说完,一个香软的物体突然封住我的嘴巴。

她一边伸出舌头和我交换着口中的津液,而另一边也没闲着,整个身体往我靠了过来,右手伸进了我的衣服内轻轻挑弄,而左手则是解开了我的裤头,释放出早已勃起的肉棒,并温柔地抚摸着。

看来是因为不想说出来,就乾脆直接做了,和外表不相符地强硬呢,是因为原本是男的吗?

不过我也不是这样让她随意玩弄的,我立刻展开反击,一手伸入她的T恤当中享受她滑嫩的肌肤,并一步步地往胸部前进,而另一只手则是走相反的路径,进入了内裤中,恣意地感受着浑圆臀部的弹性,弄得她不停轻哼。

或许是因为我的刺激,她越贴越近,整个人几乎完全贴在我身上,就算隔着衣物我依然能感受到她胸前的软嫩,这时,我的裤子、内裤早就被她丢在一旁,只剩上衣还穿在身上,而她自己的裙子也不知道何时解了下来,光滑白皙的大腿不时蹭着我的肉棒。

为了继续解放她的身体,我的手绕到了她背后,试图打开胸罩,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她自己解开的,不过另一只手倒是有所斩获,顺着完美的曲线从后面滑到了前方,再穿越过稀疏的芳草,就来到了女孩子的神秘地带,刺激溼润的嫩肉,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十几分钟后,我已经全身赤裸,她也只剩一件脱到一半的上衣,丰满的白嫩乳球就这样大剌剌地展露在外,我们两个也已经改变了好几次姿势,正以69的姿势为对方口交。

她口交的技术比起我房间里那位原房东小姐要好上许多,温暖的口腔和灵巧的舌头带给我极大的快感,而且还不时用手刺激我的阴囊和屁眼,要不是刚才已经先射过了,早就忍不住在她口中爆发了。

在她为我口交的同时,我也一样在帮她口交,虽然已经做过爱了,但这还是我第一次那幺靠近女生的私处,泛着水光的粉色嫩肉,吸引着我不停舔弄,越舔,她的小穴就溢出越多爱液。

「恩~~~给我~~~恩~~~」她柔声说。

「给妳什幺啊?」我明知故问。

不过我竟然忘了她的个性,她完全不回答,直接就坐了起来,然后转过身,一对饱满坚挺的乳房就在我面前晃呀晃的,而她也已经将小穴压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摩擦着,接着,她才让小穴对準肉棒,慢慢地坐下去。

但就在这时,我抓紧机会,奋力地向上一顶,肉棒深深地插入一个狭窄的腔室里,而且这腔室还一直吸着我的肉棒。

「咿呀~~~」她大叫一声,整个人软软地倒在我身上,肥嫩的乳球紧紧压着我的胸膛。

我继续趁胜追击,下身在温暖的嫩肉中不断挺进,让她柔软的身躯贴着我晃动。

「喔~~~喔~~~好大啊~~~呀啊~~~好舒服~~~喔~~~恩~~~再快~~~喔~~~再快~~~喔~~~啊~~~」

「对~~~对~~~喔~~~就是这样~~~狠狠地~~~啊~~~插、插进~~~姊姊的小穴~~~喔~~~喔~~~」

为了不让她夺回主动权,我决定另闢战场,抓起她一边的胸部,并吸吮着她雪白乳肉上的粉色蓓蕾。

「不、不行~~~喔~~~乳头不行~~~喔~~~啊~~~啊~~~这样太刺激了~~~恩~~~啊~~~」

「喔~~~又、又到底了~~~啊~~~啊~~~姊姊的~~~喔~~~啊~~~小淫穴~~~要、要坏了~~~喔~~~喔~~~」

几分钟后,我们俩都已经到了极限边缘,她只能抓着我不停地娇叫,而我也没办法分神去做抽插以外的事情了。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lunli/77962/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