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姊姊之性感三角裤

从小父母常忙于事业对于我甚少看管,幸好有大姊的照顾所以我才能无虑的成长,因此在我的心里大姊不但是我的姊姊,甚至也能算是我半个母亲。直到我考上大学的前一年,大姊才因为结婚搬出去住。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从小父母常忙于事业对于我甚少看管,幸好有大姊的照顾所以我才能无虑的成长,因此在我的心里大姊不但是我的姊姊,甚至也能算是我半个母亲。直到我考上大学的前一年,大姊才因为结婚搬出去住。

一年后我考上了大学,而父母申请移民加拿大的资格也审核通过了,我因为要上大学所以没跟父母一起移民,所以家里头就空荡荡的剩下我一个人。然而此时却传出姊夫因为经常熬夜工作,而身体出了毛病住院的消息裬褖裮褉,住院没多久便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了一间公司及房子给大姊。

此时在加拿大的父母,便要大姊把姊夫留给她的房子租人,大姊则搬回家里跟我住,姊弟俩能一起作伴,在生活方面也能互相有个照应,大姊也毅然地同意了。就这样我跟大姊,又回到以前那段无话不谈的日子,大姊也渐渐把姊夫去世的事情给遗忘了。

在我青春期的那一段日子,大姊正就读大学,浑身散发青春气息的她,自然而然也就能为我迷恋的对象,每天总期盼能早些回到家,看着她。

而今她已经是个二十四岁的少妇,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魅力。肌肤白嫩、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腰、浑圆的屁股,胸前挺着一对大奶子,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都有了,娇美的脸蛋儿更是整天笑吟吟的,一说话,便露出一对酒涡儿,使得我更是为她深深地着迷着。

记得那天我因为和同学聚餐,所以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我怕开门的声音会把大姊给吵醒,所以我开门时便尽量的放低声音。

当我经过大姊的房间时,轻轻地将她半掩着的房门推开一条缝,我发现大姊还没有睡,点着床头灯正聚精会神的坐在床上看书。因为她是背对着房门,所以并没有发现我,我见大姊看得很入神也没有打扰她,便轻轻的走回自己房间。

回房后我习惯性的打开我上锁的秘密暗柜。

『啊!』我发现我暗柜里的东西已经被移动过了,长久以来,暗柜里面的东西摆放位置我都一清二楚。现在却发现东西的位置不但有些不对,而且似乎少了些东西。我马上查看了一下,『糟了!…我的日记…不见了!』

这个暗柜是我从小摆放一些私人物品的大木箱子,国小时候放的是漫画书,到了国中时开始接触色情书刊以后,我就上了锁,并且也交代经常帮我收拾房间的大姊,不可以偷看我的私人收藏。

这些年下来暗柜里头的东西不断的更换,青春期以后有一次不小心偷看到大姊洗澡,从此我便开始迷恋起大姊的身体,除了收集了为数不少的乱伦小说、录影带、光碟,甚至还有好几件换洗后放在浴室里的性感内裤,此外我还写了一本日记,并把平时自己对大姊的性幻想通通写进了日记里头。

刚开始我也相当的生气,本想就冲进大姊房间去质问她,为何要偷看我的暗柜,可是慢慢冷静下来之后,心想!反正大姊看都已经看过了,我就这样直接去质问她,也只是把我们姊弟俩的关系弄得更尴尬而已。姑且就先装作不知道好了,先观察看大姊的反应再说吧!

于是我走出房间,再蹑手蹑脚地回到大姊的房门口,从门缝中透出的灯光可以知道她还在看书,而且在看的可能就是我那本,对她充满性爱欲望的日记。此时我脑海里迅速地活动一番,很快的我便想出一个办法来了。

我轻轻的走回到客厅,先是把大门打开接着又关上,让大门发出关门声响,也让房间里的大姊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就在我把门〝碰〞地一声关上,同时我发现大姊房间的灯光也突然熄灭下来。如此一来我就更能肯定大姊刚刚正在偷看我的日记,于是我故意来到大姊的房门口,推开房门轻轻地喊她一声。

「大姊!…」大姊假装睡着没有回应我。我心想,我那本日记此时应该是被大姊给藏在棉被底下了吧!

我不动声色的回到房间,拿出了换洗衣服就到浴室里头洗澡。我平常洗澡的时间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而其实我进了浴室并不是真的要洗澡,而是要给大姊有时间能把日记给放回暗柜去,因为我猜想,她大概也会怕我洗完澡后发现日记不见了,若是等到明天可能就来不及了。

我把水龙头打开,发出水声并故意碰撞出些声响,表示正在洗澡,而其实我正透过浴室的房缝,观察着大姊房间的举动。果然一会儿,大姊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手上拿的正是我的日记。当她从我的房间出来并回房以后,我才离开浴室回自己房间。第一件事当然是打开暗柜看看,果然,日记已经放回来了,但显然放得很匆促连位置都放错了。

这一夜我没什么睡,心里左思右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很明显的,大姊也肯定会装作没这件事,而且我的日记虽然没有每天都写,但是这些年下来也是厚厚的一本,尤其这阵子大姊搬回家住以后,我对大姊成熟的肉体,更已经是到了无法自拔的迷恋程度。

也因此日记的后半段所写的,全是我如何偷偷地在大姊背后窥视她,如何渴望能抚摸她丰满的胸部及浑圆的屁股,甚至我在什么时间偷窥着她洗澡、换衣服,或是我偷拿她刚换下的内裤或丝袜打手枪的总总事情。

但我猜想大姊应该是还没有把日记看完,于是我作了个假设,她可能会趁着我不在的时后再过来拿。为了能证实这一点,我在日记上头摆了一根阴毛,然后再锁上暗柜,如果明天那根阴毛真的不见了,那就表示她真的有再来拿过我的日记。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我才入睡。但是在进入梦乡前,我又想了一个更大胆的计画。

第二天仍如往常一样,大姊叫我起床,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显然昨晚一夜没睡好,双眼都是红丝,还不停地打着哈欠。梳洗过之后我就出门到学校去了。

大姊自从跟姊夫去世后,就接掌了姊夫留下来的那间公司,这一年公司的营运状况也大致稳定。工作间大姊也不乏有追求她的人,可是大姊大概是因为姊夫去世不久的缘故,所以一直也没有再交男朋友。

由于昨晚发生的事情,让我一整天都没什么心情听课,到了下午我照往常一样打了一通电话到大姊公司,但是公司的人说她今天没到公司。我想她大概急欲想把昨天没看完的日记给一次看完,所以才会没去公司上班吧!

傍晚,我回家后大姊正在厨房煮饭。

「姊!妳还好吧?今天怎么没去公司?」

「噢!…大姊…今天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大姊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洗过澡之后迫不及待的回房打开暗柜,果然!日记本上的那根阴毛已经不见了,大姊果然有再来拿过了。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我收藏大姊的那些性感内裤,好像都变干净了,而且整整齐齐的折好,叠成一叠,我拿起来看,上面还有些微微的余温,好像刚从烘衣机里面拿出来一样。

「咦!怎么…」大姊显然把那些内裤都洗过了,而且不自觉的用女人的本能把它折叠好了。这样一来…莫非!大姊并不反对我拿她的内裤打手枪,而且好像还有默许的意味。

于是我打定了主意,正式开始我的第二个计画。

当晚,我便在日记上写着:

「最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经常都没什么心情听课,心里头老是想着大姊,而且只要依想起大姊的身体,我的心就像是快发疯了一样,好想能亲亲大姊迷人的小嘴,恣意地抚摸大姊那对丰满的乳房,尤其是看到大姊穿着短裤露出那双修长美白的大腿时,更是有股冲动的就想把脸,埋进大姊的双腿之间,尽情地去舔吮大姊那光洁无毛、白皙饱满的阴户,让大姊能尽情地享受我唇舌在她阴户上的服侍!」

我故意将大姊阴户光洁无毛的秘密写上去,目的是让大姊知道我经常偷窥她洗澡的事情不是假的,也能让她知道我对她身体并不陌生,等写好之后我一样放上一根阴毛再锁上。

第二天我刻意地早起,然后算准大姊进我房间的时间,接着我设法让肉棒勃起并将它裸露在内裤外面,然后在用被单给盖上。不一会儿,大姊果然进来我房间了,照惯例她会掀开我的被子叫我。

我闭上眼睛装睡,听着大姊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果然她一把就掀开我的被单,我闭着眼睛想像她此刻的表情。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大姊一直都没再有任何动作,五分钟过去,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缝偷看,我发现大姊就像中邪似的直楞楞的盯着我的肉棒发待。

我心想,成功了,但是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我故意翻了个身,此时大姊才像大梦初醒一样匆忙又把我身上的被单给盖上。

「小…小俊…起床了!」大姊的声音细得跟蚊子一样,我不禁暗笑,这样叫人怎么叫得起来呢!

但最后我还是假装睡眼惺忪的翻身醒来。

「大姊!…早啊!」

「…嗯!…早!…你该…起来了!」大姊好像还没回过神来。

我故意随手就要把被单给掀开,大姊一看见我这个动作,仓皇地迅速回过身子,实在好不自然,但此时我却觉得如此戏弄自己心爱的大姊有些残忍,就匆匆起身把衣服穿好。

晚上我借故到八点多才回来,为得也是要让大姊能有更多一点的时间去看我的日记。

我回来后大姊正在洗澡,我赶紧回房打开暗柜,果然大姊已经看过了我那些新的告白。另外我更发现我收藏的那些内裤上,有一件我从来没看过的款式,我心里直噗通地跳着,拿起来仔细一看,哇!是件几乎完全透明性感的黑纱内裤,上头不但有些濡湿的痕迹,更有一股浓郁的气味,这难道是特地大姊送给我的,我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看来大姊不但默许了我拿她内裤打手枪的举动,而且更提供新鲜刚换下的性感内裤给我,这个突破简直太棒了。我冷静了一下再仔细看看大姊还有没有再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后来在日记封面的夹页里面让我发现了一张字条:

『小俊!大姊真的好矛盾唷!心里渴望你能看到这张字条,但是却又不希望你太早看到,因为大姊的心理还没完全调适好。』

『唉!…首先要你先原谅大姊,大姊不是有意要偷看你的日记,一开始是你一直不肯告诉大姊,你在学校到底有没有交女朋友,原本大姊只是想从你的房间里,找出一些类似情书或照片之类的东西,但没想到却在书桌抽屉中发现了你暗柜的钥匙!』

『大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了你的日记,大姊真的被你给吓到了,没想到你一直不肯交女朋友,竟然是因为你一直在暗恋着大姊!』

『小俊!你也知道自从你姊夫死后的这些日子,大姊就都没再交过男朋友。爸妈移民国外大姊搬回家住的这段日子,有你的陪伴大姊也着实很开心。在你的日记里看到你是如何地迷恋着大姊,大姊非但没有一丝反感,反而还很高兴,从小大姊就开始照顾你长大,看着你一天一天的成长,大姊心里竟也不自觉地喜欢着你,后来大姊惊觉自己怎么能对你产生出爱意,才决定嫁给你去世的姊夫!并把心中对你的爱意给深深掩埋起来!』

『但是在看过你的日记后,大姊心中那股深埋的情感又被你给掀了出来,大姊也爱你!但毕竟我们是姊弟,大姊也不是个老古板,知道感情不是伦理道德能约束得住,大姊此时的心好乱,小俊!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就暂时装做不知道好不好?大姊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大姊答应你,会尽快的把心理建设好,到时大姊就能完全的属于你了!』

『你说你经常偷窥大姊洗澡,那想必大姊的身体早就都被你给看光了吧!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大姊就先从穿着开始改变吧!希望你看到大姊大胆的穿着后,不要问也不要太吃惊,静静地看大姊会适时的给你福利的!』

『另外你喜欢用大姊穿过的内裤打手枪,大姊知道了也很兴奋!你之前收藏的那些都旧了,大姊送一件比较新、比较性感的给你,是大姊刚换下来的,以后大姊每天都会准备一件新鲜的给你,希望你会喜欢,。偷偷告诉你,大姊在脱下内裤前,正穿着它手淫,不要笑大姊!你有你的渴望!大姊也有自己的欲望!」

看完了大姊留下的字条后,我兴奋的心情非笔墨可以形容的。我连忙走房间想看看大姊改变后的穿着,可是当我走出房间时大姊却还没有洗好。

「姊!妳洗好了吗?我也急着要洗啦!」『急着要洗!』其实是暗示着大姊,我急着想看她改变后的穿着。

「好了!…好了啦!」大姊一边说一边走出浴室,她身上穿的衣服马上就让我舍不得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大姊的身上仅套了一件白色的小可爱,而下半身更是只穿了一件白色内裤,而她身上那些未干的水滴顺着身体流下,几乎就把她全身给湿成了透明。两颗红嫩的乳头顶着小可爱,清楚可见,而下面的白色内裤也因为腿根处的水渍渗透,把光洁无毛饱满的阴部给显露了出来。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大姊这样的穿着。

「小俊!…都说不许你这样看了…」大姊的脸庞红通通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洗澡后的热气未散,或者两者都有吧!

在我进浴室之前给了大姊一个会心的微笑,暗示她我看过她字条上的留言了。看来大姊真如字条上的留言,开始调整她的心境及穿着了。

进了浴室我脱掉身上的衣服,正要往洗衣篮里丢的时候,突然看见洗衣篮的最上面大剌剌的摊着一件苹果绿颜色的蕾丝内裤,由于太明显了,让我不用低下头就可以看见,在中间棉质的部份上,有着一滩乳白色的黏稠物,为了判别那是不是冷洗精,我拿了起来闻了一下,一阵淡淡的甜骚味扑鼻而来。

我想大姊一定早就预料到了。我会发现她留在日记里头的字条,而在我看字条的同时她一定也在浴室里头手淫着,而这滩乳白色的黏稠物一定是大姊手淫高潮后的淫水。大姊刻意地把它摊出来让我看一定有她的目的。

但我此时已经是处于箭在弦上的地步了,我连忙将内裤拿起来将那滩乳白色的黏稠物完全地舔入口中,浓稠中带有一丝甜意、一抹骚味,我舍不得一口吞下,含在嘴里用舌尖细细地品尝着,同时我掏出胯下早已肿胀许久的肉棒便开始打起手枪来了。

也许是今天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太兴奋了,肉棒才套弄没几下便有射精的感觉,我急忙用内裤包裹住龟头套弄,接着就在内裤刚刚沾着乳白色的淫水的部味射出精液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发现大姊已经回她房间,但是在浴室外头的地板上却有一滩跟刚刚大姊内裤上相似的淫水,于是我趴下身去闻果然是大姊的骚水味,难不成大姊刚刚竟也在浴室外偷窥我打手枪、洗澡…。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回房后又拿出日记本,本想留几句话给大姊谢谢她今天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却发现夹页里又有一张心的字条,上面写道:

『小俊!相信你刚刚有拿大姊留在浴室里的内裤打手枪了吧!用大姊刚手淫完的内裤打手枪,感觉好吗?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内裤上的那滩淫水?那是大姊刻意让它流在上头的,刚刚大姊在浴室里手淫的时候,心里突然想起你在日记上写过,你很渴望能吮舔大姊的穴穴,于是大姊把手淫高潮时喷出的淫水,都喷在内裤上头,让你能先一步吃到大姊的淫蜜,熟悉大姊穴穴里头那股骚浪的气味。』

『刚刚大姊躲在浴室外偷看你,大姊看到你毫不犹豫地就将内裤上那些淫水给吃了进去,大姊好兴奋呀!感觉就好像你已经在直接吸吮大姊的穴穴一般,看到你把我的内裤套在肉棒上打手枪,就好像你的肉棒已经插在大姊的小穴里头,一前一后的干着大姊!那个时候大姊好想敲门进去,让你直接亲吻我的骚穴,把肉棒直接插进大姊的浪穴里干唷!不过大姊都忍住了!忍不住的是在你射精在大姊内裤上的那个时候,大姊也把淫水给喷在浴室外的门口了!你要是喜欢吃大姊的淫水,又不嫌脏的话,就把大姊流在地板上的淫水舔干净吧!』

『另外,大姊想跟你借你收藏的光碟,你也知道大姊结婚不久你姊夫就去世了,大姊对那些做爱的技巧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大姊想跟你借摆在最上头的这片光碟看,学学里头的技巧,好吗?如果你答应的话,那你就把光碟放进光碟机里,我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会出来看,不过,你要答应我,你千万不要出来,老话一句:大姊会尽早调适好自己的!』

我看了一下放在最上头的那片光碟,上面写了一推看不懂的日文,唯一明显的是标题的四个大字:『姊弟乱伦』。看到大姊这么快就进行第二步骤的调适,我知道我性福美满的生活离我不远了。

等十二点一到,我听到客厅里的电视被打开了,大姊果然出来看光碟了!我忍不住地偷偷打开房门,探头看了一下,只看见大姊身上没穿内衣,一对丰满的乳房赤裸裸地挂在她胸前,而下半身仅穿着那件白色的内裤,她半斜倚在沙发上,双手各自在胸前的山峰及白色色内裤里头搓揉着,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萤幕里头的火热画面。

我看了一会儿,心想:大姊不想让我去打扰她,那我就别打扰好了,不然一个差错那我们这辛苦经营起来的默契,就全给打翻了!我看我还是回房睡觉好了,回房后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看时钟已经三点多了,客厅电视的灯光也熄了。

感觉到一股尿意便想上厕所,在经过客厅时我突然在桌上发现一张字条上头写着:

『今天好累!相信我一定会睡到不醒人事,怎么吵也吵不醒的!可是…如果有太激烈的事情发生,我大概也是会被惊醒的!』

哇!大姊会睡到不醒人事,这不是直接表明我可以去她房间了,上完厕所后,我迫不及待地走到大姊的房间,刚走进去就发现床头上正亮着一盏晕黄的小灯。

往床上一看,哇!大姊身上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内裤褪到了膝盖处,丰满的乳房颤巍巍地躺着,平坦的小腹下接着一处饱满丰腴的阴户,白皙无毛的阴户就像是刚出炉的馒头,说有多饱满,就有多饱满。也不知道是录影带的效果,还是希望我进房来的渴望!大姊的阴户上及腿根处,就像是被洪水泛滥过后一样沾满着黏答答的淫液。

眼前大姊这副诱人的玉体,早已使我冲动得不可抑止,肉棒不听使唤的撑了上来,我心里七上八下不断地盘算着,该如何着手?我想即使我现在就上前干大姊,相信大姊也不会责怪我的。

但是我站在大姊的床前思考了很久,大姊留在客厅的纸条虽然有写着,我做什么事她都不会醒来,可是上头也没写明我可以干她呀!细细一想大姊留字条的涵义,应该是希望我能一步一步来,先熟悉她的身体才是吧!

想通大姊的暗示后,我看着大姊胸前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双乳,便迫不及待地伸出手轻轻地抚玩着大姊的乳头,「嗯!~」大姊轻嗯了一声,但是她并没有醒来,于是我更大胆地将整个手掌,贴在大姊的乳房上面上下的揉捏抚弄。

「嗯!~嗯!~」听到大姊不断的发出舒服似的嘤咛,但却没有睁开眼睛。

我便清楚地知道,我刚刚猜测一点也没错,现在的大姊只是在装睡,她既然同意我进房玩弄她的身体,我就干脆玩个够吧!于是我毫无顾忌地大胆爱抚起来,一手不断揉捏着大姊的乳房,另一只手往下贴在她阴唇上抚摸着。

「嗯!~啊!~嗯!~嗯!~啊!!」大姊呻吟的声音愈来愈淫荡,让我差点克制不住就要抬起她的双腿,狠狠的把肉棒干进她的小穴里面。

「啊!~啊!~不要…不…啊!~」随着我将手指插进大姊的阴道口,大姊嘴里像是发呓语般的哼叫着,但眼睛仍然没有张开来。

看到大姊这般配合地,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我兴奋极了,我拉下挂在大姊腿上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由于灯光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于是我索性起身将床头那盏晕黄的灯转到最亮。

「哇!好美呀!」如此近距离看见大姊的穴还是第一次,我忍不住呢喃地念着。

大姊似乎有听到我的赞美,从她丰腴的阴唇中间缓缓地冒出一股淫水,大姊大腿自动地又分开了些,同时用她白皙无毛的阴户,对着我的脸挺了两下,聪明如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大姊的意思呢!

我低下头先在刚刚冒出淫水的丰腴阴唇上亲吻了一下,大姊「嗯!~」轻嘤了一声,同时白皙无毛的阴户又朝着我连挺了好几下,这动作也让我明白,大姊是如何地渴望我舔吮她的穴,于是我将嘴整个贴进濡湿的阴唇,用舌头卖力地顶开阴唇中间那条裂缝,接着我用吸吮的方式,将包夹在大阴唇里头的小阴唇给吸了出来。

「啊!~啊!~~啊!~好!…好!…」大姊终于忍不住地连声赞好。

我一边不断地舔着大姊的大小阴唇,依法炮制地用嘴唇将大姊那躲在阴唇顶端的阴蒂,也吸得冒出头来,见阴蒂冒出头后,我转移阵地嘴唇全力地吸住阴蒂,同时用舌尖快速地滚动着它。

「啊!啊!啊!~好棒!好棒!…再吸…别停下来…」这会大姊终于忍不住说出话了,但是双眼依旧紧闭着。

我更加卖力的用唇舌服侍大姊的小穴,过了一会,大姊开始有了动作,她的两只手拉住我的双手往上,示意着我握住她的双乳,我也开始轻重不一地的揉捏起来,大姊的手转而往下用力地扶住我的头不让任意乱动,同时她挺起下体开始扭动了起来,下体配合着扶在我头上的手,控制着我嘴唇吸吮的位置,一下子阴唇、一下子阴蒂,有时兴起连她的小屁眼我都能舔吮到。

就这样我舔了快20分钟后,大姊的身体突然地一阵僵直,她屁股高高地往上抬起,接着又狠狠的放下,此时我的嘴正被她紧紧地压在她的阴道口,她泄了!大姊的小穴终于达到高潮了,我感觉到大姊的小穴里头不断的挤压着,每挤压一下从阴道口便就溢出一股淫水喷进我的嘴里,后来量实在是太多了,我吞咽不及的淫水便从我的嘴角旁流出,没一会就把整片床单都浸湿了。

我的唇舌满足了大姊的欲望,可是我可就惨了,胯下那股熊熊的火棒仍硬挺着。但见大姊似乎已随着高潮的余酝沉沉地睡去,最后我只好无可奈何地在大姊嘴上亲吻了一下,就回房去睡了。

睡梦中我被一阵抚弄给吵醒,睁开眼时我先看看手表,早上七点了。再看看坐着床边的大姊,而她的手此时正握着我的肉棒。

「啊!小俊!…你…你不准醒来…你现在是在做梦,懂吗?你正在做一场感觉很棒的一场春梦!知道吗?」迷糊中我终于听懂了大姊的意思,于是我又闭上了眼睛,任由大姊的摆布。

多美好的一个周末早晨啊!

大姊用手不断的套弄我的肉棒,时快时慢,逗得我就快忍不住地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一会儿我偷偷地睁开眼睛,我看见大姊反而闭上了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用她的脸颊在我的龟头上摩擦着,摩擦到靠近她的唇边时,她缓缓地伸出舌头,开始舔着龟头,接着又张开口将我的肉棒整只含进嘴里。

哇!好舒服的感觉,大姊的嘴巴像吸盘似的,在我的肉棒上下地吸吮。

「滋!~滋!~」大姊的嘴里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

一会儿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地吸进吸出,没几分钟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趁着大姊又含住我龟头时,一股滚烫的精液就这样直接射进她的嘴巴。接着我听到大姊嘴里『咕!』地一声,就把精液给吞了下去,接着大姊又在我的肉棒周围舔了干净,然后丢了一句:「该起床刷牙!洗脸了!」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由于刚刚直接爆浆在大姊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所以我赖在床上闭着双眼,回味这那种感觉,一会我听到大姊又走进了我的房里,我睁开眼一看,大姊已经换好她上班穿的ol套装。

她见我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似笑非笑地骂着:「还在回味唷!快些起床了,待会到学校迟到了!…大姊早上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所以要先出门了,早餐我给你摆在桌上,待会记得吃唷!听到没??」

「嗯!遵命!谢谢大姊的爱心早餐!」我举起手向大姊敬了一下礼。

大姊被我的动作给逗得笑开了,她脸旁那对小酒涡儿绽放开来:「噗!就你最贫嘴了!一早就逗大姊开心,待会要是我脸上的妆给搞花了,看我回来修不修理你!…好了!大姊也要出门了!你把眼睛闭起来吧!」

大姊突如奇来的要我闭上眼,也不知道是要干麻?不明究理的我依言闭起双眼,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像我脸上压了上来,接着一股湿滑柔嫩的部味贴上我的嘴,昨晚跟我唇唇相依近20分钟的部味,我当然知道是大姊的哪里。

只听到大姊柔声地说:「不准说话!眼睛不准张开!好好地跟大姊的这里吻别吧!」

这么柔情蜜意的大姊,这么香甜多汁的嫩处,我当然是马上张嘴细细地品尝了起来!

「嗯!~嗯嗯!啊!~」大姊细细地呻吟着,过了约三分钟,一股较浓稠的液体便泄入了我的口中。

只听大姊:「好了!好了!吻够了!在给你吻下去我今天都不用上班了!眼睛不准张开唷!大姊出门了!」大姊迅速地起身就离开我的房间,没多久就听到客厅大关关上的声音。

这时我才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到浴室洗了嘴脸,走到客厅后我发现我那本日记正摊开放在桌上,在新的一页上大姊留了一段话。

『昨晚那片光碟很刺激、也很好看,只是那对姊弟最后也太傻了,竟把自己的情感硬生生地压抑在心底,从此姊弟俩不见面,其实只要他们关起门不管做了什么事,也没有人会知道的,你说是吗?大姊已经想通了!那些什么伦理道德说穿了也只是骗人自我安慰的话!你说是不是?』 

『昨天半夜大姊被征服了!被小俊的嘴给征服了!感觉很棒,为了感谢小俊昨晚卖力地服侍,所以大姊决定要送小俊一个礼物,中午记得早点回来领礼物唷!』

哇塞!太棒了!大姊的想法跟身体终于都被我征服了,『关起门不管做了什么事,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不是意味着以后这个家就都只是我跟大姊的天地了吗!大姊都想好了,看来以后我可有享不尽的艳福啰!只是大姊到底是在卖什么关子呀?她要送我什么礼物?

我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透,只好带着大问号去学校发呆地听课,好不容易我熬到了中午,我飞也似地赶回家。

进门时看见了大姊的高跟鞋摆在门口,大姊也提早回来了。

经过大姊房间时,我看见门上贴了一张纸条,写着:『小俊!推门走进来,大姊要送你的礼物就在里头!』

当我推开门,一看之下不由得吓了一跳,里面斜躺着一个身上穿着一套性感情趣内衣裤的女人,正含着媚眼看着我。霎那间我以为大姊去哪找了个女人来陪我,可是仔细一看,这个身材玲珑有致、脸蛋娇艳如花的大美女不正就是我的大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miji/718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