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女友出墙长篇集:《镜花水月》(12)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写在发表最新的故事之前

有大大建议我一章一章来发
其实知道自己的文章并非每段都有肉戏大战
还是想要更多的描写人物在真实之中的真实情感为主
不过!
接下来就一章一章发吧,作为一个尝试

********************
前文 (第1章~第11章):

http://www.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36464&extra=page%3D1

********************

(十二)

大学生实习的其中几天,会有学校教授前来事务所拜访,而学生们必须上台报告截至目前为止所学。事务所里的实习生们一大早便到事务所内紧张兮兮的準备着报告,报告之中,大部分人信誓旦旦说会再回到这里上班,有几位人则坦言自己可能无法胜任律师工作。报告结束后,学生们与老闆、教授在事务所门口、写着巨大事务所名称的墙壁前合照。

「你有听说吗?小范的事情。」我与鼎益在旁看着学生们开心得比着手势合照,鼎益用手肘撞我的胸口,说八卦般的口气。鼎益是我大学时期的隔壁班同学,我们当时总共有四个班。

小范正在帮学生们拍照,他是晚我与鼎益半年进入事务所的,说起来虽晚半年,但我们仍算是同届的新人。

「什么事?」因为太阳的关係,我瞇起眼睛才能看清楚小范的背影。

「那个那个啊!小范吃了其中一个女学生。」鼎益对我使使眼色。

「什么!」我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鼎益,学生们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毕竟他年纪跟他们比较接近。」

「哪一个?」我由衷发问。

鼎益快速的指了一位女学生,然后马上把手放下,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

合照结束,实习生们排好队向今天参与的前辈们一一道谢。我在小范与女学生之间打量,他们的互动似乎没有特别之处,甚至可以说是特别不熟识,听过八卦之后,我反而觉得他们的举动欲盖弥彰。

「真好啊,可以嚐嚐女大生的滋味。」我要走回门口时,另外一位实习生看着我说。他与学校的实习生不同,他是準备要成为正职律师助理的实习生,两个月前刚应徵上,同时也是我以前在大学时的学弟。鼎益在一旁示意他小声一点。

「你不是也刚毕业不久吗?」我问。

「我又不像学长,可以交到班花当女友。」学弟向我挑眉。

「欠揍吗?」我捶了他肩膀一拳,难掩心中的得意,走回办公室。

走回座位,我便拿起手机传了八卦的内容给琳君,并附上一个捧腹大笑的贴图。我与琳君现在的联繫方式,比起传讯息聊天,更像是互相留话,对方都会在不定期的时间才能回覆。

我起身走向茶水间,準备装咖啡,茶水间却传来学弟与鼎益的讨论声。

「就是这一个、就是她!」学弟说。

「奶子这么大吗?真的吗?」鼎益的声音传来。

「没错没错,以前我们班都叫她『法律乳神』!」学弟夸耀般地说着。

「那他胜过小范啦!」鼎益说。

「对啊,那对奶……」学弟说到一半,忽然住口。

我走进茶水间,看了他们一眼。只见学弟拿着手机,似乎正在展示什么给鼎益看,但此时他们俩皆异常沈默的看着我。我若无其事的走到咖啡机前方,将马克杯放到机器底下。

「奶子…不错…」学弟亦故作镇定,缓缓地把话说完。但我猜他想说的原句并不只是这样。

「嗯。」鼎益简短附和,便离开茶水间。学弟紧跟在他之后。

他们一离开,我心中涌起複杂的情绪。我想,他们讨论的十之八九是琳君,而听见别的男人用那些字眼形容我的女友,我不知是否可以感觉骄傲?或是应该更多的感到愤怒与不屑?毕竟,能够与外貌姣好的女人交往,多少会使得男人心中升起一股无可救药的胜利感。

我拿起手机,点开琳君的个人网页,最新的动态是一张摆满了文件资料的办公桌照片,看来是她在办公室的座位,文字说明写着「每天都要加油唷」。我用拇指往下滑动手机页面,再下一张是从某个高楼落地窗往外拍摄的蓝天白云,接着下一张是同一个位置拍摄的夜景,再下一张是一瓶摆在桌上的红酒的照片。继续往下滑动,是一张琳君穿着蓝色削肩洋装、似乎正将长髮撩到耳后而不经意看着镜头的照片,拍得相当自然轻鬆,她嘴角微微上扬,似乎下一秒就会开玩笑又淘气的捶打拍摄者一般。

出了社会开始工作以后,已经很少看见琳君穿着洋装了。大学毕业时的谢师宴上,琳君穿的就是这件蓝色洋装。因此刚看见这张照片时,我还以为是她放了旧图,但仔细一看照片背景,却可以看出虽然同样是饭店餐厅,但并不是谢师宴时的那一间。

页面再往下滑,便是之前网球拍的照片,但不同的是同一篇动态中又附加了另外一张照片,照片内容是一杯摆在白色木桌上用玻璃杯装着的冰凉果汁,我认出玻璃杯上的标誌是最近刚开幕的蔬食果汁店,店内装潢新潮乾净,是年轻族群总是大排长龙的名店。

果汁照片的标题写着:「好好喝呀,感谢招待」我点开照片,下方朋友们的留言纷纷表示欣羡之情。

我心往下一沉,原来我们已经是连行程都不互相知会的阶段了吗?我必须透过网路上的个人页面才能知道她的生活情形。但我随即也想到,前几天与前辈一起去居酒屋时,我也丝毫没有想过要向她报备一声。

我又打开了琳君的个人相簿,并没有发现里面有任何一张可以让人一眼就看出她丰满上围的照片。心中不禁微微感到奇怪,难道刚才鼎益与学弟并不是在看琳君的照片吗?那么他们口中的「法律乳神」又是谁呢?

「今晚一起吃饭吗?」我传了信息给琳君,按照我们近期的相处模式,她八成要过一阵子才有空回覆吧,于是便把手机收回口袋。

我回到座位上,发现几位男助理们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怀着不安,我试着以不被发现的方式偷听说话内容,却被鼎益发现我正在偷瞄他们,挥着手叫我加入他们。看来似乎不是「法律乳神」的相关内容。我抬头看看四周,律师们还在门口跟教授们说着客套话,于是我便快步走到小团体的圆圈中。

「看不出来这么骚。」有人用邪恶的口吻说着。

「小范你这家伙满行的嘛。」鼎益用手肘推着小范的背。小范拿着智慧型手机,位在圆圈的中心点。

我定睛一看,原来小范正在展示他与实习生的亲密合照,其中不乏两人衣不蔽体的照片,但大多数的照片中,小范仅露出部分的脸或上半身,实习生倒像主角,被大家看个精光。

「有没有影片啊?」学弟不怀好意地说,大家转头以眼神嘉许他的提问。

「没有那种东西啦!」被大伙儿称讚与揶揄许久的小范笑着说。

看完最后一张照片,大家边说着低级的笑话边一哄而散,我看见实习生们从门口排着队走进室内,方才系列照片中的女生排在队伍之中,正在与身旁的朋友聊天。

「你这家伙,可要对人家负责啊。」鼎益拍了小范的肩。

「尽量啰。」小范对鼎益摆了个轻浮的表情。

我笑着摇摇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机,琳君依然没有回覆。

接下来的一整天,琳君都没有回覆。但我知道,前几週忙碌时的我也是这样对待她的,因此并没有感觉到特别恼怒。

不过基于对两人感情的现况并不安心,心里难免持续地感到难以释怀,今日已经无心加班到太晚。天黑之后,我草草把工作收尾离开事务所,在百货公司打烊前,匆忙挑了一条新的项链,又到夜间花店买了一小把玫瑰花束。

心想女友大概还没吃晚餐,于是便顺道在百货公司的地下美食街买了海南鸡饭与一小块巧克力蛋糕。等待餐点的同时,我又打了一次电话。

「喂?」才响了三声,琳君便马上接起。

「还没吃晚餐吧?我等会儿买过去给妳。」我说。

「啊…你要过来吗?」琳君问。

「是啊,妳该不会还要开会吧?」我问。

「没有啦。」琳君回答。

离开百货公司,到了琳君公司楼下将机车停好之后,我抬头看了一眼摩天大楼。一楼大厅的出入人潮零星,看来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下班离开了,就连大厅内为了节省电力,也仅剩下管理员的座位有日光灯照着。

我拔下机车钥匙,走向门口,忽然一台深蓝色的进口跑车启动,发出嚣张的引擎声,我吓了一跳,汽车忽然又开启大灯,那光线照的我双眼发昏,我朝向贴得漆黑的挡风玻璃瞪了一眼,逕自离开。

「我到了,现在上去找妳啰。」我传完讯息,便走到管理员桌前登记。

「您好,我要到14楼寿险公司。」我说,拿出皮夹中的身分证。

「请问要找哪一位呢?」身材肥厚的秃头管理员抬头问。

「是寿险公司的张琳君小姐。」我回答,试着表现出诚恳的模样。

「请问您是?」管理员谨慎地问。

「我是她男友,来送晚餐给她吃。」我举起右手的塑胶袋给管理员看。

管理员一脸多疑的挑起单边眉毛,但仍低下头拿起电话拨打分机号码。我吃了一惊,毕竟大楼中不知道有多少分机,管理员大叔竟然有办法马上背出琳君的号码。

「张小姐,您有访客。」管理员说了我的名字,确认无误后他便指着电梯的方向示意我可以通行。

电梯抵达14楼打开门后,发现原来连这儿走廊的灯也都关的差不多了。我拉开玻璃门,走进办公区,办公室非常大,少说一次也能容纳上百人的规模,我循着还亮着灯的区域,走到琳君背后。她就坐在窗边倒数第二个位置,落地窗外的霓虹灯闪烁着。

「真是认真。」我看着琳君埋首于文件中的背影,出声说。

琳君彷彿吓了一跳,站起来转身看我。

「花?」琳君惊讶地看着我手上的玫瑰花。

「这几天妳辛苦了,宝贝。」我说,把花束与晚餐放到她旁边的座位。

琳君用力抱住我,并把自己的嘴凑上我的,她先亲吻着我的上嘴唇、再来是下嘴唇,接着伸出舌头,我们的舌头交缠着,唾液从我的嘴角流出、弄湿了下巴。同时,琳君先是用双手抓着我的衬衫背后,又将手缩回我胸前,放在我的皮带釦环上。

我本想发问为何会有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表现,但又并不想打断现况,于是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把右手放在琳君的背上,左手轻放在她的腰间。琳君离开我的唇,垫起双脚将额头贴上我的肩膀。

「想要。」她说,似乎感到羞怯。

「在这里吗?」我惊喜地问。

琳君微微点头,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此时我才发现她满脸通红的喘着气。

我隔着白色衬衫抚摸着女友的胸部,并一边与她缓慢而深情地亲吻着,我俩都不自觉得发出深沈的呼吸声,渴求着对方。我一颗钮扣一颗钮扣的依序解开,紫色蕾丝胸罩包覆着琳君丰满傲人的上围,这件胸罩似乎是新的,因为我并未看过,胸罩中央处挂着一颗小小的水钻,就在两边乳房之间晃啊晃的,晃得我心痒难耐。

敞开了琳君的上衣,我珍惜般的捧着、抚摸着她的乳房下缘,也就是被胸罩包覆起来的部分。而此时,琳君自己解开了制服灰裙,裙子沿着双腿一落而下,我这才注意到原来她今天没有穿丝袜。

紫色的内裤和上围的胸罩是成套的,内裤上缘缝着细緻的蕾丝花纹,下腹部与耻毛若隐若现,就在蕾丝网格的中心点,同样有一颗水钻晃蕩着。我微微的弯曲膝盖,左手探入琳君的双腿之间,琳君配合的把双腿微微打开一些,穿着黑色跟鞋的脚用内八的方式弯曲,鞋底在大理石地板刮出沙沙声响。我缓缓转动指关节,中指首先感受到了她的股间早已湿漉漉的,几乎可以想像那部份的布料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好湿。」我下意识地说出口。

琳君双颊绯红,几乎快要红到脖子根上,我这才看见她渐渐泛红的脖子上没有戴那条旧项链。就在我思考之时,琳君不疾不徐的解开了我的皮带釦环,让我的西装长裤也滑落到地板上,而我双腿之间的物体已胀的发疼,即便隔着四角内裤也非常明显。

我拨开一边的紫色胸罩,琳君的暗粉色乳头早已因兴奋而充血硬挺,甚至看起来也长长了一些。我低头,张开嘴用舌尖挑弄着,琳君轻轻发出呻吟,双手抱着我的后脑勺。

我伸手要去公事包中翻找保险套,却被琳君拉着,我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她却将手探入我的裤中,握住我的阳具。

「今天不用…没关係…」琳君轻声说。

「等…」我话未说完,却被她抓了我的手放回那湿透的股间,她轻轻扭动着腰、使小穴隔着布料与我的手指摩擦着。

彷彿通关密语一般,这样的举动之后,我俩再也受不了,各自一把脱了各自的内裤,露出了赤裸的下身。琳君贴近我,再次握住我充血的下体,她用四只手指圈着肉棒、小指翘起,温柔的来回搓弄着。

我不发一语,把琳君的身体转了过去。我把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而琳君便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上半身趴在窗上的姿势。她双手抵着大片落地窗、双腿伸直而中间部分毫无防备。

「宝贝,要进去了。」我说,腾出左手扶着自己的阳具用龟头在琳君湿润的穴口摩擦。

「进…来…」琳君的侧脸靠在手上,用迷濛的眼神瞟着我、哀求着。

我将阴茎插进琳君的小穴,一阵发烫的温暖瞬间包覆着我、柔软的肉壁紧紧夹着、而肉棒即便轻轻颤动也可以感受到娇嫩的阴道腔内正包围着、吸吮着龟头。因为实在太久没有与琳君做爱,加上我从未没有用保险套就插入,使得我才刚放进去就感觉到阴茎根部一阵酸麻,几乎要射出来。无套插入的快感,简直足以让人舒服得发狂。

「嗯哈……」琳君的腰与臀像波浪般扭动了一下,原本直立的膝盖不小心弯曲了一下,鞋子后方的短跟稍稍离开了地面,仅用脚尖努力支撑身体,那被阳具插入的小穴发抖着,并分泌出更多的黏稠爱液。

如果四周的大楼中有人刚好也向窗外看,定可以看到十四楼仍亮着的落地窗边,有一男一女正在做爱。

稍稍适应了琳君的小穴之后,我开始做稍大幅度的抽插,但心底仍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敏感度,深怕一不小心便会射在她的阴道中。

琳君维持着上半身趴在窗边的姿势,头部时而贴在手臂上、时而低头望向正在被插入的自己的股间。我扶着琳君柔软的腰,她蜜桃般弹性十足的白皙臀部因为我的撞击而出现了水波纹般的涟漪,我用双手的拇指抚过她凹陷的腰窝、有时轻轻的揉捏着晃动的乳房。女友轻声呻吟,她在享受性爱的时候总是如此优雅有气质,虽然过去也曾试着要她说些下流的话,但她总是认为过于羞耻而无法说出口。

「好舒服。」我说着,努力地摆动着腰,却又深怕一个不注意便缴械了。

「宝贝亲我、亲我…」女友侧过头来,率先伸出舌头,看到这娇媚的景象,我俯身向前,也伸出舌头与她热吻,并将抽送的节奏慢了下来。

「不要停…不要停…用高潮的姿势…宝贝…」琳君说。

我将肉棒抽出,琳君那泛着水光的溼热小穴随即发出空气声,似乎腔内正激烈的收缩着。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躺到有些冰冷的地板上,我马上跟进,双膝跪下并将阳具再次摆放到他的双腿之间、缓缓插入。

「宝贝…高潮的姿势…」琳君双手环绕住我的后颈,膝盖轻靠在我的肋骨旁。

「喜欢高潮的姿势吗?」我故作镇定的轻声问。

「最喜欢…高潮的姿势…」

这句话像是开关,我将头埋进她的乌黑长髮中,并用手枕起她的后脑勺,开始用尽力气拼命的抽插,也不管是不是就快射出来。

「啊…啊…宝贝…」琳君勾着我的后颈呻吟着。

「我快射了…好舒服…」我在她的耳边说。

「还不行、还不行宝贝…想要…」琳君闭着双眼恳求着,小腿攀上我的后腰,两只脚板互相勾住,像是不让我逃走。

「就快要…就快要…好舒服。」我低沈的说着,一边用力的抽送着、一边却尽可能的憋着阴茎根部那股酸麻的快感。

「还不…」

女友还没说完,我便已弹开她的双手双脚,抽出阴茎、用右手扶着将累积多时的浓厚精液一股脑全射在她肚脐下方一些的无暇肌肤上。

我用力喘息着,琳君亦喘息着,她躺在地板上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双眼迷濛,像是刚做了一个梦,她盯着我刚射精完的阴茎,舔了一下嘴唇。

我凭藉直觉,试验性的将阴茎凑到她面前,果然她殷勤有礼的张嘴开始吸吮着甫射完精的敏感龟头。我感到另一阵酥麻,彷彿体内的精液都要被榨乾一般。

女友扫除完,又亲了一口,便起身用手压着凌乱的浏海。我俩相视而笑。

我张开怀抱,琳君随即投入我的双臂之中。

「这阵子,真是辛苦了。」我喃喃地说。

琳君摇摇头,伸手环抱住我的腰。衣衫不整且大汗淋灕的两人便这么在地板上坐了约十分钟之久,才起身开始穿裤子。

「对了,要送你这个东西,我都差点忘了。」我裤子没穿好,便从公事包中拿出稍早匆匆包装的项链盒。

琳君拆开礼物,拿出新的项链,感动得直向我道谢,我笑着接过项链,帮她戴上。崭新的项链安安稳稳的躺在琳君锁骨之间,闪烁着光芒。女友抚摸着项链,微微一笑又抱住了我。

「很晚了,我载妳回家吧。」我说,摸着她的头顶。

「还有些工作没做完,我晚一些坐计程车回家好了。反正可以报公帐。」琳君转身整理起桌面上的文件,淡淡地说,但随即又转头看我俏皮地眨眼。

「真拿妳没办法。」我说,上前一步又再次拥抱女友。

「看来妳真的经历了不少呢。」我接着说,把花束与晚餐从隔壁桌拿到她面前。

「我会吃的,谢谢你。」琳君亲了我的脸颊一下。

「还有蛋糕呢,妳最爱的巧克力口味。」我说,把蛋糕从塑胶袋中拿出。

「我喜欢的是草莓,笨蛋。」琳君调皮的敲了我的太阳穴。

「这是什么?」我发现桌面上的笔筒旁,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与我送的项链盒一般大小。我将它拿起打开,里头装着一条金色细链,链条很细,但仔细一看便可以发现链条本身是由星星与爱心图案组成的,可见做工之精緻。

「百货公司抽奖的赠品。」琳君说。

「看起来挺贵重的,百货公司送这么好的东西呀?」我自言自语,将链子收进盒中,放回原位。

「我送你下去吧。」琳君拨了拨头髮,试图让髮型看起来整齐些。

「不必了,妳快赶工吧。我就不害妳分心了。到家跟我说一声吧。」我说,琳君乖巧地点头。其实我明天已经答应了一早要陪大学同学一同去打网球,作为帮他出席募款餐会的代价,自从打了两次网球之后,同学似乎被建设公司的那位主管当作球友了。如果我硬要留在这里陪琳君完成工作,恐怕明天一早就要爽约了。

似乎是因为久违的温存过于激情,我一回到家、洗完澡之后,就倒头睡着。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miji/82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