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二)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
【海部性树原创作品集】
【原创】理髮店老闆娘阿珠(02)修正版
——————阿珠姐被贼姦
2021-07-17 唯一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2021-08-02 修正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及出处

对小弟的文笔,还请不吝多加留言鼓励,谢谢。
若有同好增补本文,也请补寄一份给本人同赏析。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海部性树原创作品】。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有可能是真的。
============================================
2021-08-02修正版
更新概要:
秉持职人写作精神,本版主要修正2个项目:
1.将排版格式改回每行不限字数显示,以利手机萤幕观看。
2.修正原故事结尾之bug,小偷将肉棒伸入阿珠嘴巴口爆情节,因当时阿珠的嘴巴是塞住的,所以无法做伸入抽插动作,改为肉棒插缝挤入射精,细节请自行观看。

【阿珠姐被贼姦】

阿珠的住家厨房门后就是防火巷了,厨房跟防火巷有两道门锁着,在厨房这边是一道木门用喇叭锁锁着,而这木门的喇叭锁因为多次地震而变形,早已失去门锁功能。所以仅靠外面那道铁门锁着,但铁门的锁头最近因为老旧生鏽没有办法密合,所以很容易就可从外面将锁头撬开,而侵入屋内。

阿珠跟老公已经好几次提过这件事,希望他能去买个新锁头回来将铁门的旧锁头换掉,晚上睡觉,也比较安心,但是阿德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老是找理由推託,让阿珠生气极了。

阿德无心的疏忽,正让阿珠遭受到一件令她终生难以忘怀的痛苦回忆。

而引起这一事件的风暴正在向她慢慢靠近。

一个经常在附近徘迴的惯窃,凑巧观察到阿珠的后门无法密合,认为有机可趁,于是便趁机敲开铁门潜入屋内,溜到小孩房的门后躲了起来。

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由于没有客人,她在客厅里,吃完早餐所剩下的土司麵包后,便坐在理髮椅上,看着电视。在平常时间,阿珠的理髮店因为安全的理由,大门都是锁着的,所以若是要来阿珠店裏剪头髮,都是要先打电话询问,或在门口按门铃请阿珠开门,才能进来理髮。

即使中午的天气炎热,阿珠还是捨不得开冷气,因此闷热的气温让她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她没有注意到厨房后头,小偷闯入所发出的声响。

阿珠躺在理髮椅上睡了一会,但是因为天气太过闷热,使得她圆胖的身体更是汗水直流,汗水浸湿了她整个上衣。全身湿黏的她,在迷濛的睡意中醒来,她想到浴室沖个凉水澡,来让自己舒活些,于是步下理髮椅,然后走到卧房,拿了一条大浴巾就往浴室裏头走去,希望藉由沖个凉水来让全身能够稍降体温,并让自己感到凉爽些。

沖完凉水,阿珠身上扎着浴巾,回到了卧室,一时之间身体凉快了不少,阿珠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小偷静悄悄的来到阿珠的卧室,看到阿珠侧躺在床上,大浴巾被阿珠夹在两脚中间,露出雪白的肉体,于是心生淫念。

他很快爬上床,将整个身体压在阿珠身上,左手摀着阿珠的嘴,右手拿着刀子抵在阿珠的脖子上。

阿珠突然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压在她身上,左手摀住她的嘴并拿着刀子抵住她的脖子,吓得不知所措,紧紧的抓着大浴巾想要遮住腰部以下部位。她担心小偷看到她裸体的样子会企图对她加以非礼。

「小姐,我正在跑路缺钱,我只是要跟你借一些钱,你不要乱动,小心被刀子割到流了血那就不好了,我拿了钱就走了~」小偷在阿珠的耳朵旁压低声量的说着。

阿珠听了小偷的话便不敢再乱动了。

小偷将旁边的棉被盖住阿珠全身只让她露出头来。小偷随后爬到棉被的上面,藉此压住阿珠的身体。

他看到一叠衣服放在床头柜上边,就一把抓来几件内衣裤塞进阿珠的嘴巴里,他又再抓了一件长袖衣服将阿珠的嘴巴缠绕绑起来,以防阿珠吐出塞在她嘴里的衣物。接着他抓了一条肉色胸罩将她的双手绑赙在胸前。接着再将她的双腿用几件衬衣牢牢地捆绑住。

阿珠虽被捆绑在床上,嘴巴也被堵住,但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已要保持冷静,想办法跟歹徒周旋,以免自己遭殃。即便如此,她还是紧张的全身颤抖,冷汗直流。

小偷绑好阿珠,看她不再乱动了。便起身离开卧房,来到客厅想要蒐蒐看有无值钱的东西可拿。但翻找了一阵子,却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他看到放收银机的桌子上有一盒阿珠摆在上头供客人取用的名片,上面只简单印了理髮店的店名及地址电话,他随手抽了一张,放回裤管口袋内。他打开收银机钱柜,结果只搜出收银机里面的六百多块现金,便走回房裏。

小偷回到房间里,开始将房间里的柜子抽屉搜了一遍,他翻出阿珠的钱包,打开一看里面只有2000多块现金,也找不到什么贵重的金饰项鍊。

「喂,你家有这么穷吗?」小偷语气有点揶揄的说。「这点钱,比我在牢里做工存的钱还少~」

阿珠点点头。

小偷不相信阿珠家里只有这一点钱,又跑到厨房里面翻找了一回,的确也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只好无奈地走回房里看着阿珠。

「既然没钱,那就只好用你的肉体来补偿一下。」小偷将刀子抵在阿珠的脖子上,然后慢慢往下拖,刀背依序走过阿珠的乳房,上到了乳头,接着往下走到小腹,来到下体的阴部三角地带,穿过阴毛,从阴道口的上方沿着阴唇滑到大腿上,才将刀子收在手上。

阿珠被小偷这样的动作,吓到全身冷汗直流不说,还微微的颤抖起来。深怕小偷的刀子不小心划到自己。在小偷将刀子抽出来的当下,反射性将身体往后靠向墙壁。

小偷看到阿珠将身子往后摆的动作,冷笑一声:「齁,会怕就好~~嘿嘿。」

小偷将刀子摆到床边的桌子上。

「今天算妳好运,被我碰到,我才出狱一个多月。我已经好久没有操过女人了!」,小偷接着说: 「妳如果不想让妳的邻居知道你被我强姦了, 你最好乖乖配合,要不然出什么状况,我可不敢保证啊~」 阿珠被小偷的话吓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睁着眼睛,紧张的摇摇头,惊慌的望着小偷。

(干,最好你的懒叫够粗啦,我这种老女人,你也吃的下去?!)阿珠在心裏咒骂着。

「妳放心,妳只要不要乱动,我绝对保证让你爽到飞上天!我的大老二,用过的都说讚~哈~哈~」小偷越讲越得意。

(干,最好是啦,你的懒叫要是那么好吃,让女人养就好了,干嘛还出来偷东西?)阿珠把小偷当成自己的老公狂骂在心裏,

但阿珠毕竟是女人,惧怕的心里,还是让眼角滴出眼泪。小偷把她从靠墙壁的床边拖了过来,由于阿珠全身冒冷汗的关係,他的手抓着阿珠腰部两侧时,湿滑的汗水还让小偷频频无法施力,抓了几趟,才顺利拖着阿珠的大腿往自己方向拉过来。

小偷的双手开始在阿珠的一对酥乳上不断的游移,阿珠不知不觉的呻吟长叹了一声。明显的反应让小偷看在眼里。(有爽到了齁,妳这女人就是欠操。身体是不会说谎的。)小偷心里暗自打量着。于是小偷改以粗暴的方式用糙黑的双手用力搓揉着丰满的双峰。距离上次碰到女人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小偷对于再次抚摸女人的乳房,感到兴奋不已,原本打算进到屋内偷完钱就走人的,没想到让他碰到阿珠这个裸睡的女人,不顺便享用眼前的美色,那就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如果因为强姦这个女人,因此时间拖延而失风再被抓回牢里,那也只好认了。

(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么好骗,随便唬个几句,便让她吓到傻住了,哈~哈~)小偷对于自己高超的演技,也是讚叹不已。

小偷知道时间有限,他得把握宝贵的时间尽量操死眼前的这个女人,最好能让她乖乖屈服于他~

他想起了在坐牢的时侯,曾听狱友説过,要让女人听话,最快的方法,就是在床上让她爽到升天,让她欲仙欲死,肉体的慾望满足了,女人一定会乖乖听话。用淫虐女人肉体的方法,让她达到高潮的地步,更是一绝,也是最有效果的。每个女人对性高潮是难以抗拒的。说不定还会暴露出她内心淫蕩的本性,让她癡迷自身高潮的快感,就跟吸毒一样而无法自拔,到最后甚至还会反过来想要你虐待她的肉体,只求让她得到肉体的连续高潮。

随着小偷的手劲越揉越大,两颗酥软的乳房渐渐变的坚挺,乳头也站了起来 。小偷想要尝尝这个女人乳房的味道,于是他用嘴巴狂烈的撕咬着阿珠乳房上的乳头,粗野的动作,让阿珠乳房疼痛不已,但随后却有一股莫名的快感从被嘶咬的乳房部位传来,阿珠全身有如被强烈的电流穿过,僵硬的躯体从背脊向全身发热了起来,她的嘴里开始发出低鸣的呻吟声。

小偷抓住阿珠的胸部,用力的玩弄她的两颗乳房,嘴巴的鬍鬚渣的乳房红肿不已,因为强烈的疼痛感不断从胸部袭来,让阿珠痛的眼泪直流,全身不断的扭动挣扎。小偷怕阿珠发出的声响太大,要阿珠安静些,最后他不耐的扼住她的脖子,让阿珠差点喘不过气来。他警告阿珠不要再喊叫挣扎,否则他要是不小心做出什么蠢事来,那就怪不得他了。阿珠被小偷这么一恐吓,只好乖乖地忍住疼痛,但还是禁不住小声的抽泣着。小偷看阿珠不再乱动,才鬆动勒住阿珠脖子的双手,继续玩弄阿珠的双乳。

小偷玩腻了阿珠的双乳,因为他的下体阴茎已暴涨粗硬起来了,(接下来,真正的好戏开始要上场了,也让妳嚐嚐我的厉害!!)小偷对自己阳物的表现,似乎胸有成竹。

小偷解开绑住阿珠双腿的衣服,向上拉起她的双腿,并用力拨开阿珠双腿,开始攻击她的私处。

阿珠对小偷的动作惊吓不已,心跳也加速到要窒息的程度。她不晓得她接下来会面临到什么样的屈辱?虽然她常在电视或报纸新闻上看到女性被闯空门的贼强暴的消息,但从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碰到这种状况。

(小偷是不是要开始强姦我的肉体?我要是被强姦了,以后我该怎么面对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如果我被强姦了,我要报警吗?以后我的老公还会同以前一样跟我做爱吗?)一连串的疑问句不断的涌现在阿珠的脑海中。思绪有如气爆般,炸裂开来。

她这一生从来没有被陌生的男人操过身体。仔细想来,她的身体至今也只被两个男人插入过,她的初夜是刚出社会时,被当时同部门的男主管下药夺走的。这件事她一直都没跟老公提起过。第二个男人就是现在的老公了。

但是结婚十几年下来,她对跟老公调情作爱,早就失了兴趣。偶尔老公早上勃起硬要上她,总把她搞的一肚子气。早已不知高潮的感受是什么。老公的调情,总是那么的乏味不说,插入之后,自顾自个的冲刺,让她觉得跟街头卖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唯一能让她感受到高潮的余韵,就是自慰了。在每月性慾高涨的那几日,阿珠总要靠着自慰来获得纾解。她常常趁着中午没客人的时候,跑到淋浴间沖个凉水澡,然后舒服的躺在床上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中来回摩擦,深有经验的她马上就能碰到G点的位置,让瞬间爆炸的快感贯穿全身,然后舒服的在高潮的余韵中小睡片刻,那可是阿珠度过陈闷日子的小确幸。

除了自慰,阿珠也会尝试其他的方法来抒压。比如,有时她在帮男客人剪髮时,身体都会不经意跟客人的手轴碰触,在每月特别想要的那几日,甚至会有意无意的暗示男客人对她更进一步的试探,但至今敢对她非礼,或进一步吃她豆腐的,只有寥寥几位,但也仅止于肢体上的碰触。

所以,在此之前她的身体对于男人的入侵是陌生的。

小偷用他的嘴巴往阿珠双腿根部送去,紧紧吸住她的阴部肉穴,阿珠的下体像被几千伏特高压电击,全身紧绷,反射性的夹紧双腿,用力的夹住小偷的脸颊。一瞬间波浪般的高潮也从阴户的肉穴往身体上半身扩散出来,这种快感虽不是令人愉悦的,但是却也让阿珠的下体间歇的抖动不已。

小偷对于阿珠用大腿根部紧紧夹住他的脸颊,感到十分兴奋。(原来这女人心里早就喜欢我这样操她勒。)他有种莫名的成就感。眼前这女人对他吸住她阴道肉穴的反应,就已经是这样了,那待会她不就更受不了他接下来的招式了。

「啊…..啊……..啊…」,阿珠的嘴巴即使被内衣裤塞住,还是发出间歇的呻吟声响,口水不时从嘴角滴了出来。下体肉洞的淫水也随着身体的摆动,不断地流洩了出来。

这是她的下体第一次被男人用舌头舔过。

她的老公打死也不会这么做,虽然有时阿珠会期待老公能多些花样来操她,但总是无法如愿,她的老公脑筋太死了,暗示过好几回也没用。没想到,现在被这个小偷强姦了,他马上就用舌头来舔她的下体,让她终于尝到舔阴的特有快感。对于这样的结果,真是令她感慨万千。阿珠反抗的力道渐渐变小,甚至有点享受现时被小偷强姦的感觉。

(难道我真是个淫蕩的女人?我被陌生的男人强姦,竟没有任何反抗,甚至于被他强姦了,身体还会不自觉的迎合~我该怎么办才好?!)阿珠的脑海不断浮现许多质疑自己的问号!

小偷用舌头吸舔阿珠的阴道肉穴好一阵子。

被强姦的耻辱感混合着下体迸发的间歇性快感,巨大的高潮淹没阿珠的神经中枢。

阿珠下体的淫水,浸湿床舗上方的薄垫。

舔够了阿珠的下体,小偷的嘴巴黏了几根阿珠的阴毛。

(这个小姐已经暴露出她淫蕩的本性了,只是她会淫蕩到什么程度呢?),小偷想知道继续玩弄阿珠,能玩出什么花样?

(先用手指插入看看,吊吊她的胃口,又不费力,顶到高点,还可以让这女人High到吱吱叫呢!哈~哈~~)小偷对于这样的做法胸有成竹。

于是小偷用两根手指先沾了自己的口水在阿珠的阴穴口外,靠着两片湿润的阴唇上下摩擦了一会,湿润的阴唇就让两根手指滑顺的往肉穴裏头探去。小偷似乎想要知道阿珠是否还有知觉,他用拇指顶着阿珠的尿道口,再将中指及食指插入阿珠的阴道内,在逐渐插入的过程中似乎压到了阿珠的敏感G点,让阿珠腰部弓了起来,全身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难道刚刚那个地方就是这个女人的G点?),那地方在阴道裏面离尿道口约一节指头的地方。(对,应该就是那裏,那我就不客气让你爽翻吧!哈哈哈哈哈~~)

小偷越想越得意,用两根手指在阿珠的阴道内不断的往复抽插,让阿珠止不住的喘气连连,小偷越玩越起劲,根本把阿珠当成塑胶人形玩偶在玩弄。

小偷看到阿珠屡屡想要举起被绑的双手,无意识的沿着小腹上下来回的抚摸着,嘴角渗出口水,吁旴晤晤的呻吟着。

(这女人是怎样?难道是被我搞的不要不要的吗?)

(我真是他妈的厉害了,这么久没搞女人了,没想到我玩弄女人的功力,完全没有退步。太佩服我自己了。哈,哈!)

(不如鬆开她的双手看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如果帮她鬆开双手,她还会有反抗的动作,那就表示她还没让我征服啊~,那我可要自宫检讨了!),小偷对于玩弄眼前的这个女人颇有自信。

(她应该已经没有想要反抗的想法吧?哈哈~)

「你待会哪边痒,手就往哪边抓去。如果你敢反抗乱动的话,那我就再把你的手绑起来。」,小偷警告完阿珠之后,便鬆开阿珠被反绑的双手,

阿珠在双手被鬆开了的那一剎那,停顿了一会,不自觉的往身体两侧摆去,

没多久,阿珠高涨的性慾已让她完全听任小偷的摆布,她的双手往自己的乳房摸去,然后开始搓揉自己的乳头

小偷被阿珠的举动感到有点可笑,想不到阿珠是如此淫蕩的人妻,啊是有多久没被搞了?竟被我弄爽到可以自己搞自己的地步了。

在一番操弄之后,已将阿珠搞到魂飞魄散,全身气力全失,冷汗直流,如同死鱼般,两眼失神,四肢再也无力做出任何挣扎性的动作,只能任凭小偷随意姦淫她的身体。

「好了,搞你这么久,也该换我来爽爽了。」,小偷知道他已将阿珠调教到失去澈底反抗的程度了。便摆下阿珠的两腿,站了起来。

他脱掉他的衣服,露出他的阳具,他的阳具早已坚硬的耸立在下体前方,他用手扶正那根坚挺的肉棒,对準阿珠的阴部,準备向前刺去。

阿珠在迷茫之中,看到小偷的阳具,初时还有点瑟缩,不知如何应对。但一下子,脑中被小偷调教成形的性慾渴望,让她想嚐嚐被插入的感觉。下体的阴道被这根肿胀的阴茎挤入时,会让自己疼痛到痉挛吗?会痉挛到飞起来吗?会飞起来到失神吗?会失神到离开肉体吗?

无穷的慾望,让阿珠想尽快将小偷那根黝黑的阴茎吞噬掉。

阿珠虽闭着眼睛,但很有默契的用两手剥开下体阴户的阴唇,往两边固定住,等待一根陌生的肉棒进入。那根肉棒在洞穴外已排徊一阵子,正当阿珠用手指拨开的阴唇要闭合时,突然那根兇猛的肉棒往蜜穴里头插入,骨溜一下,撞了进去。霎时整个人天旋地转,原来被小偷的阴茎插入是如此美妙。在阿珠喘息连连之际,一根粗硬的肉棒直直的插入涨潮的肉穴,直没入底部。

龟头强烈的往子宫撞击着,等阿珠感觉到强烈的疼痛时已经太慢了,直摇头要小偷拔出来,阴道口和子宫被粗大的肉棒突然的插入,正不断的收缩着,阿珠为了减缓疼痛感只能缩下腹,让阴道将肉棒紧紧的夹住。但这样的结果,却反而让小偷感受到他的肉棒正被他强压在下的女人紧紧锁住,肉棒前进的阻力在加大,龟头往前撞击所反弹回来的阵阵快感,他一点也不理会阿珠的感受,一昧的用蛮力加速腰部的前后摆动,让肉棒的抽动更加快速。

阿珠不断的挣扎哀求小偷停止对她的凌辱。但抵抗的力道丝毫未成阻力,甚至还渐渐的消失。她开始感受到她虽被眼前陌生的男人强姦着,但他的粗硬肉棒插入她的蜜穴内,却让她的肉洞得到满满的充实感,这应该是她结婚以来,第一次她的下体被异物完全的撑开,虽然带有一些疼痛感,但这样的疼痛感跟随之而来沖上脑门的高潮相比,是阿珠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男根的威力,前所未有的快感不断从下体肉穴里传来,波浪般的冲击,让她澈底失去抵抗的意愿,她的内心已被小偷的肉棒征服 了。

在肉慾的辗压之下,她知道,她被强姦已成事实。她的下体也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肉棒的美妙滋味。既然如此,她能做的,就是顺着小偷的要求,不要让自己受到太多伤害,对于小偷的淫辱也只能逆来顺受,让这一切尽快结束。

小偷的肉棒跟老公的比起来,虽然没有比较长,但却粗硬许多,也让阿珠的下体蜜穴被塞到饱满,那种充实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加上阿珠是小偷出狱以来,第一个碰触的女人,每次肉棒抽送的力道,也更威猛,连带阴道口不远的G点更是被连番撞击。高潮的涟震波向上袭捲,把阿珠插到昏死过去。

阿珠被小偷姦淫到眼神涣散,全身无力,口水更从被内衣裤堵住的嘴巴不断流了出来。

小偷见状,再把阿珠翻过来改採背后插入。他让阿珠脸朝下以狗爬式的姿势趴在床上,再抬起阿珠的屁股对着自己。这时阿珠已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小偷摆布任何的姿势。

小偷用站姿把肉棒往阿珠的肛门移动并在肛门口用龟头画圈圈,阿珠被惊醒,她已经预想到小偷的下一步是要干什么了~~她想要大喊,「不行…」但是她的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啊~不行啦~我的屁股那里还没被插过啦 ~啊~会被你弄破拉~你这色猪~什么地方都想玩~~),阿珠神色惊恐的望着小偷,希望他能听见她心里的吶喊。

小偷并不理会阿珠的反应,肉棒在肛门口上下来回摩擦着,寻找一个适合插入的时机。

此刻阿珠感受到肛门口,正有一根肉棒在外头摩擦着,她感到相当的惶恐,她不知她的肛门若被一根粗硬的肉棒插入会是什么状况?肛门应该会被撕裂的痛苦万分吧?

小偷没有停等多久,一直尝试着要将粗硬的阴茎插入阿珠的肛门内。但肛门口太小,他虽然努力的想将阴茎推入,但肿胀的龟头却被一直堵在肛门口,无法顺利的推入。

小偷搞了一会,还是不得其门而入,开始有些不耐烦。于是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两手抓紧阿珠的腰部,将阴茎再次用力往前推进。这次终于将龟头推入肛门口内了,但阻力也相当大。阿珠的肛门被小偷硬将肉棒插入,巨大的疼痛感让她不顾后果的抓着小偷的手掌,用力的拧转下去,希望阻止小偷粗暴的动作,但这样一来,却让小偷有点生气,更想要将肉棒推入肛门内。

他停歇动作没多久时间,再次挺起腰,将插入肛门的肉棒,往前一撞,整个身体下摆跟阿珠的屁股紧紧的靠在一起。

小偷的阴茎终于顺利插入阿珠的肛门内。

肛门内隔着一层薄肉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小偷粗壮的肉棒插入其中,阿珠不自觉地的夹紧肛门,却使推送中的肉棒更粗厚的摩擦着肛门内的肉壁,灼热的,烧麻的刺痛感是阿珠从未有过的感觉,甚至有了想要大便的感觉,但现在肛门被堵住,好像大便又被推入直肠内。

(啊… 好爽…好爽啊…要飞出去了…啊………),阿珠虽然被暴力凌虐着,但全身在被强姦的激情肉慾的覆盖之下,阿珠只能无力的反覆呻吟着。

这时的小偷也感到了股间的收缩,精囊即将喷爆,他想把累积多时的陈年精液射入阿珠口中,于是他把插入肛门的阴茎拔出,往阿珠的嘴巴塞去。但阿珠的嘴巴被衣物塞住,他就把缠在阿珠嘴巴的衣物拨开一些,让自己的肉棒勉强塞入阿珠的口中,阿珠反射性的想用手阻挡小偷的肉棒塞入自己的嘴巴,但阿珠的力气哪抵得过肉慾沖天的小偷呢?

小偷随即将阿珠的双手架在她头上,阿珠没法挣脱,只得硬生生被动吞下小偷的肉棒。小偷的肉棒在阿珠嘴里搅和了几回,闭锁的精囊终因龟头的搔痒难耐而猛烈爆发。浓稠的精液喷入阿珠嘴巴深处,这是阿珠第一次嚐到这么多男人精液的味道,腥臭的味道让阿珠一时间难以接受,虽然阿珠很想吐出来,但小偷的肉棒顶住她的喉咙,让她难以呼吸只好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吞入腹中。

小偷的肉棒在阿珠口中猛烈喷射之后,也逐渐鬆软。他等阿珠将剩余的精液也吞食乾净了,才将阿珠口中的肉棒拔出。

虽然小偷的肉棒脱离了阿珠的嘴巴,但她的内心却还是满满的惊恐。(怎么办,我被强姦了……),阿珠心里无助的呢喃着。

「你最好不要报警!」,小偷站起身冷冷地对阿珠说。他从裤子口袋裏拿出一支小型手机开始对着赤裸的阿珠拍摄照片。

「如果你报警的话,你的裸照就会被贴在这附近巷子里的每一根电线桿,到时你的邻居就会看到你脱光光被我干的样子了。哼‧‧‧‧嘿‧‧‧‧」小偷语带威胁的恐吓阿珠。

小偷起身穿好衣服后,从容的就像住在这里一样,毫不顾忌的从厨房后门扬长而去。

阿珠见小偷离开了,她解开堵住嘴巴的胸罩,并将里头的内衣裤吐掉。嘴巴终于能正常咬合了。

受尽折磨的她,在心底里问着:「我刚才被人强姦了??」阿珠以为她被小偷强姦了好几个小时,事实上,从小偷闯入,到离开,也才不到一个小时。

阿珠一时间觉得全身灼热,拉着浴巾盖在自己身上,无力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

时间来到下午四点多,阿珠从昏睡中醒来。

阿珠虚脱的看着凌乱不已的房间,湿透被褥的床垫,还有自己赤裸的全身,由于被小偷强姦的过程中身体冒出的大量汗水浸湿全身,现在稍微风乾,使得全身湿黏不已,自己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阿珠才刚要挪动身体,便觉全身疼痛不已,身上到处是红肿的勒痕,下体还间歇流出白色浓稠液体顺着大腿根部滴到床单上。

(这是我被小偷强姦时,他的射精物!),阿珠旋即回想起下午被强姦的情景,脑中又再浮现恐惧和受尽屈辱的噁心感觉。

但是无论如何,她还是勉强的下了床,将床上一条浴巾披在身上,一拐一拐的扶着墙壁走到浴室。进到浴室,她打开水龙头的热水端,水龙头的热水来到几乎可把皮肤烫伤的程度,阿珠也没什么感觉,只是拿着浴刷拼命擦拭自己的身体,希望藉此可以把身上被强姦所遗留的污渍彻底沖洗乾净。

洗完澡后,她感觉身心不再那么疲累了。扎着浴巾再回到房里,她没有穿上任何的内衣裤就从衣柜挑了一套老公在去年选举时帮人助选时,获赠的两件式浅蓝色运动服穿上。此刻阿珠觉得在家里已没有必要再增加任何累赘在身上,一方面是被强姦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她不想给自己增加任何外在负担。

将散落床上及四周围的衣物。胸罩,内裤,还有扯破了的罩衫,一一整理乾净,该丢就丢,还可以穿的就整理摺好摆回床头柜上。除此之外,更要把小偷残留在地板上的精液用抹布擦洗乾净。床垫上污秽不堪的床单也要换掉,将小偷推倒的椅子摆好归回原位,转眼刚才被强姦遗留下来的痕迹己经大致整理乾净。

阿珠来到厨房,看看小偷有没把厨房搞乱。还好厨房里的摆设大致没什么移动,看来小偷没有大肆搞破坏。

她坐在厨房里的椅子上,双手疲累的掩着脸,回想着下午发生的种种事情。她在考虑是否要报警?只是报警之后,她要面对的各种状况。而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她老公阿德的推拖,没有尽快将后铁门的锁头换上。(可恶,阿德这个男人,我怎会嫁给这种德性的人,真是倒了八辈子楣了。),阿珠心裏狠狠的咒骂着阿德。

「铃~铃~」,客厅电话铃声响起。阿珠脚步缓慢的走去客厅接起电话,是前面路口开水电行老板「城哥」打来的,他想待会过来剪头髮,问看看阿珠有没空可以帮他剪头髮。

阿珠才刚从被小偷强姦的屈辱中挣脱出来,下体肿胀疼痛不已,因此也没心情想做生意。因此她跟城哥回説,她今天突然感冒身体不舒服,所以今天没办法帮他剪头髮,并请他明天再打过来约时间,城哥说好,他明天再打电话来约时间剪头髮。说完,阿珠就挂断电话。

阿珠挂完电话,才想到厨房后面的铁门门锁要更换的事情,于是便又回拨电话给城哥,问城哥方不方便过来帮她换锁。

「哦,那我待会过去的帮你看看。」抱着大家都是邻居的份上,彼此互相帮忙也是应该是的。(我是水电行,又不是锁行,这会不会是差太多?),城哥心里不免嘀咕着。

阿珠心想城哥若待会过来换锁,总要把材料钱给人家,想到下午小偷已经把身上及店裏仅有的现金给抢走了,哪里还有钱可用呢?小孩房裏应该还有藏着一两千块,那是小孩的补习费及零用钱,阿珠会把这钱放在小孩房间书桌的暗袋,以防被老公借走。于是阿珠就到小孩房间内将钱拿出来,实际点算才剩一张一千块钱大钞及一些零钱了。

※※※※※※

不到十分钟,城哥就骑着摩托车来到阿珠店裏。

城哥一进门看到阿朱脸色惨白,头句话就关心的问她,「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你人是不舒服吗?」

「没有啦,就天气热有点适应不过来,有点小中暑的样子!小事,没什么好担心的。」阿珠心虚又虚弱的说着,也不敢多看城哥一眼,便带着城哥往厨房裏头走去。「那你要多喝点水补充水份哦!也要多休息。」城哥不忘提醒阿珠。

阿珠身上的运动服里面没穿胸罩内衣,不过因为运动服是特多龙材质,比较看不出激凸痕迹。

城哥看了看铁门门锁的样式,便用手机拍了门锁的照片,再到附近锁行买相似的锁来替换。

折腾了一会儿,总算把铁门的锁换好了,阿珠再也不用担心以后再有小偷随便闯入了。

在城哥收拾散落零件的当下,阿珠也顺便倒了一杯水要递给城哥解渴。

城哥看到正要弯下腰的阿珠,从衣服上方的拉鍊开口处,清楚看到阿珠浑圆的两颗乳房晃动的姿态,心裏也不免有些痒痒的,算是来帮阿珠换锁的小小福利。

这男人呢,真是视觉的动物。

这论起长相外表呢,这阿珠也没自家老婆来的漂亮,唯一可比的是胸部尺寸阿珠算是略胜一筹。但此时看到阿珠穿着薄杉还是不免会有想入非非的想法。

换好锁之后,阿珠问城哥总共多少钱,城哥只跟阿珠实拿了一千二的材料费。

阿珠身上只剩一千块就先给城哥,还有两百块,阿珠跟城哥说明天再给他。

「大家都老邻居了,」城哥说,「其他的部份那就当明天的理髮费好了。」

「真是太感谢了。」阿珠此刻对城哥的帮忙真是无以言喻。

※※※※※※后记※※※※※※

接下来,理髮店老闆娘阿珠的人生,将会因此产生什么变化,有兴趣的院友可提供意见给我,或许我会参酌你的意见,写入续集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miji/85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