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交换堂兄弟嫂

交换堂兄弟嫂(1)   阿珍和旺财是大鹏和阿杏的堂兄嫂,旺财的老爸死后,大鹏两口子便搬进大鹏隔壁单位居住,方便互相照应。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交换堂兄弟嫂(1) 

  阿珍和旺财是大鹏和阿杏的堂兄嫂,旺财的老爸死后,大鹏两口子便搬进大鹏隔壁单位居住,方便互相照应。

  大鹏和阿杏两口子自从搬入新居之后,经常都听见隔邻的阿珍和旺财两夫妇大吵特吵的,几乎吵到天亮才罢休。他们吵得左右邻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大鹏两夫妇更加难过。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被人如比吵过。现在一旦听到吵闹声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们又是一对新婚夫妇。听到此种声音,不禁感到惊奇。

  旺财和阿珍为什么事吵呢?原来阿珍是一个天生奇异的女人,她的阴户生得十分阔大,而且子宫又生得非常深入。而旺财呢?他的阳具,却生得小得可怜,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旺财就不能使阿珍满足了。

  每当阿珍要求旺财行房的时候,旺财就有点惧怕起来。他总是战战兢兢,常有临阵退缩之表现。而阿珍就觉得十分吊瘾。

  及至玩至旺财高兴的时侯,那条肉蕉硬了,然后插到阿珍的阴户里去,阿珍却觉得一只老鼠走入大洞似的。她感到空空无物,且毫无快感可言。

  所以每当旺财和阿珍相好的时侯,阿珍必定会大骂旺财。大鹏两夫妇。他们奇怪的是什么呢?原来他两夫妇也是一对阴阳两具不合的冤家。

  这天晚上,大鹏睡到半夜的时候,忽听到隔房有声响。侧身再听清楚一点时,听到阿珍对旺财道:「喂!快上来开波吧,我的底下痒得很了。老公快点用帮我止痒吧!」

  旺财道:「今晚我不想做了!」

  阿珍怒骂道:「什么?你说什么话!你是什么意思?不想作我?你这话从何说起。你是我的老公,找是你老婆,你不应该尽责任吗?

  旺财道:「不是我不尽责任,而是每次作你时,总被你大骂一顿,难道我尽了责任还要挨你的骂吗?」

  阿珍道:「哎呀!这话亏你说得出来,你学人做什么男人?一个妻子都不能慰籍,亏你还是男人呢!」

  旺财道:「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阿珍道:「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你赶快脱下裤子吧来弄吧!否则,我就偷汉子勾男人,看你戴绿帽,才觉得舒服吧!」

  旺财一听老婆要让他戴绿帽,他就惊慌起来。他马上对老婆说道:「好!好吧!你别吵了,我来插你就是了。」

  阿珍道:「这还差不多!」

  这就是旺财和阿珍的前奏曲。大鹏听到也感到奇怪了。他心里想:想不到除了我两夫妇是一对阴阳不合的夫妇之外,还另外有一对呢!

  大鹏等了一阵之后,又听阿珍道:「哎呀!我好痒呀!我的下面更加得得厉害了,为什么你的肉肠还不插到阴户里去呢?」

  旺财道:「太太,我的家伙早插进阴户去啦!」

  阿珍道:「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旺财道:「我的家伙此时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

  阿珍道:「哎呀!你这死鬼,真是我的大冤家。你的肉肠细小得可怜。我的阴户又那么大,都不知我和你怎么可以做一世夫妇呢?」

  旺财忙道:「老婆,我尽力就是!」

  阿珍又叫道:「哎呀!你这没用的人,天下间最没用的就是你了。」

  阿珍说罢,一巴掌照看他脸上打去。听得拍的一声。大鹏这边听得十分清楚。他不禁暗暗吃惊,他的心里推测着,阿珍的阴户一定是很巨型了。否则不会如此的。

  大鹏又想到自己是一个巨型阳具的人物,假如能配上阿珍就好了。他想了一下,不觉碌野又硬起来,这时他又禁不住淫兴大发。他马上对妻子迫:「来吧!阿杏,我个阳具又硬了!你让我来一次吧!」

  阿杏一听到丈夫要插她,就觉得是件痛苦的事。这大约与她的阴户生得太小有关系吧。她丈夫的阳具实在太长,太大了。她恐惧地说『不要了吧!』

  大鹏听了老婆的话,就不高兴了。他道:「你是我的老婆,你有这个义务的。」

  阿杏道:「哎呀,也没有天天要的道理呀!」

  大鹏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呢?」

  阿杏皱着眉头,滴下眼泪来说道:「你插死我算了,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

  大鹏道:「那你就快脱衣裤吧,我阳具好硬了!」

  当下大鹏就翻身上来,骑在阿杏的身上。他把阿杏的乳罩拿掉。阿杏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耸,柔若无骨,像个皮球一样。大鹏把她玉乳抓了一回之后。虽然捏得阿杏周身酥痒起来,可是她一见丈夫阳具,就害怕起来了。她总是担心小穴会胀裂。

  她曾经用尺量过丈夫的阳具,足足有七寸长,差不多有寸半口径那么大,难怪阿杏见而生畏,心惊胆颤了。

  这时,大鹏压在阿杏身上。他把碌野对准了她的阴道口,准备插进去了。

  大鹏把阳具向她的阴户插了进去,谁知仅仅进了一个龟头,阿杏就嘌痛连连了。而这时大鹏却不理那么多,挺着阳具,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就把整恨肉蕉都进她的阴道里去了。

  听阿杏大声叫道:「哎呀!痛死我了!」

  阿杏一面哭,一面叫。面青唇白,十分痛楚。然而大鹏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还是不断抽插着阳具。痛得冯阿杏大叫道:「哎呀!你插死人了,求求你轻点吧!」

  阿杏随床动哀呜,十分凄凉。这声音给阿珍听到了,却感到十分有趣。

  听见阿杏又叫道:「老公呀!你慢一点插吧!你的阳具太大了,我的阴户就要裂开啦!哎呀!实在痛死我了!」

  阿珍一媳冯阿杏大叫大嘌,又听她说丈夫的阳具又长又大,心里不禁羡慕起来了。她心想:假加两对夫妇交换一下就好了。为什么大鹏阳具这么大,而我丈夫的小呢?这太不公平了。何不交换来玩一下,岂不是大家都得到快乐吗?

  阿珍虽然这么想着,但她又说不出口。好任由人家插得凄凉不勘了。

  过了一会,冯阿杏娇喘嘘嘘的声音传来。她对丈夫哀求道:「啊!老公!我实在受不了啦!」

  大鹏道:「忍着点吧!」

  他依然故我的狠狠抽插着。阿杏哀声道:「求求你!可怜我吧!快把碌野拔出来!哎呀!我同你打飞机好了!我实在受不了!」

  阿杏十分凄凉的对丈夫求情。大鹏看她实在可怜。无可奈何的,好把阳具拔出来阿杏的痛苦一解除,立即用手替丈夫打飞机。

  见她的手捏着大鹏的阳具,上上下下的套动着。不一会,大鹏的肉枪也就喷射了,于是他过瘾了。一切突然变得清静了。

  隔邻房的性事做完,阿珍感到十分可惜。阿珍虽然同旺财插了,此时阴户中仍然痒得厉害。但也不敢出声。她实在没法,惟有叫旺财用手同她挖阴户来过过瘾。

  旺财无奈何,好用手插进她的阴道里去挖,挖了一会、阿珍的阴户里的骚痒才消失了。他们一直睡到天亮。

  次日,阿珍因为知道大鹏阳具大,她就对大鹏十分要好,总是借故讨好他,同地亲近。她的一举一动,都变成一个淫妇的样子。大鹏也和她周旋。两个虽然肩来眼去,但各怀心事,不敢明言。因他们一个是有妇之夫。另一个是有夫之妇。怎么可以相亲相近呢?

交换堂兄弟嫂(2)

  阿珍忽然计上心来,走去买了两张演唱会票回来。她对旺财道:「旺财,有个朋友送了一张演唱会票诵我去看演唱会,你知道我不喜欢看演唱会,不如给你去看吧!」

  旺财听说大喜,即刻答允。阿珍又走到阿杏那里去。她对冯阿杏道:「喂!我今晚请你去看演唱会,你先行一步,我马上来。」

  阿珍把演唱会票递给她。阿杏是个歌迷,见到阿珍请她看演唱会,她当然大喜了。她连忙道:「哎呀!周太,让你破费了,真谢谢你啦!」

  阿杏果然吃过晚饭,就去看戏了。阿杏走进戏院,才发觉旺财在邻座。她问道:周生,你老婆怎么没来呢?」

  旺财道:「我老婆不喜欢看演唱会,所以她叫我来看。」

  阿杏也不盘问,就看下去了。大鹏这天放工回来,不见了老婆,正想追问。而阿珍已走过来道:「你的老婆同我丈夫看演唱会去了。」

  大鹏道:「真的吗?」

  阿珍道:「这有什座奇怪,你戴绿帽子,你还不知道吗?」

  劳大鹏闻言大喜,忙问道:「你丈夫同我老婆勾搭上了吗?」

  阿珍道:「这有什座奇怪的。亏你还不知道呀。他们两个早已勾搭上了,几乎连我都骗了。」

  大鹏道:「周师奶,为什么你愿忌让丈夫勾引情人呢?」

  阿珍道:「我当然不是愿意的,但后来他们说出原因,我也心服了。」

  大鹏道:「什么原因?」

  阿珍撒娇地打了他一下,才笑道:「你老婆的阴户太小了。她说每次和你做爱时都相当痛苦,而我丈夫个枝野也细小,所以他们就脱下来看看。他们原不想勾搭的,但又想试,怎知一试就快活起来,因此他们便常常幽会,我也不理他们。」

  大鹏道:「是真的么?」

  阿珍道:「是真的呀!」

  大鹏道:「没骗我?」

  阿珍道:「我怎会骗你呢!」

  大鹏呆呆的看着她。阿珍又道:「喂!你的阳具是否太大呢?」

  大鹏听阿珍如此大胆,这件事她也敢说出来。因此,他对她就想入非非,而对自己的老婆也不理了。

  他说道:「阿珍,你的阴户是否很大呢?」

  阿珍见他说出如此挑逗的话,就浪起来。她说道:「鹏哥,不如我们脱下来研究一番好吗!」

  大鹏道:「啊!好呀!」

  阿珍笑道:「你先脱吧!」

  大鹏道:「假如我的蕉硬了,怎么是好呢?」

  阿珍笑道:「你是坏东西,大家不过研究一下生理,怎的你又想入非非?正经一下好不好。我们就脱吧!」

  阿珍说完,立即把衣服脱去。她躺到大鹏的床上。大鹏见到阿珍好像一头大肥猪一样。她那两只肉乳,十分硕大,差不多好像大汤碗反转来似的。然而她的阴户呢?说来真是令一般男人害怕呀!她的阴户周围有六寸的纵横,阴唇两边高高突起,好像两个包子一样,而且阴肉也十分丰满。

  大鹏看得呆了,心中大喜。他立刻上床抱住了阿珍。

  阿珍道:「哎呀,你这人真坏,你是想占便宜呀?我现在要和你研究生理啊!你为什么来玩我?」

  大鹏笑道:「你好动人呀!」

  阿珍道:「那就快脱衣研究一下吧!」

  大鹏哈哈笑道:「你真是郝婆呀?好吧,我也脱下衫裤给你看看吧!你的阴户的确够阔了,但我的蕉也是巨型之物呢!」

  说罢,他便脱下裤子来。大鹏的裤子一脱下,阳具就跳出来。粗粗长长的,好像大铁棒似的。龟头正在一跳一跳的耀武扬威。

  阿珍看了他的阳具,不觉吃了一惊。她说道:「哎!你的阳具真是太大了,也太长了呀!」

  大鹏道:「你的阴户也不小呀!」

  阿珍道:「比起你的可要小一点了。」

  大鹏道:「不会吧!」

  阿珍道:「怪不得听见你的老婆晚晚叫痛呢!」

  大鹏道:「她的阴户实在太小呢!」

  阿珍道:「我的阴户恐怕也顶不住呀!」

  这时的阿珍见到他的阳具后,心中大喜过望,立即用手去抓住他的阳具,是捏得一半。另一半仍虎虎生威突出来。

  这时大鹏哈哈大笑道:「阿珍,为什么你又来非礼我呢?」

  阿珍道:「你先来非礼我,所以我也要非礼你呀!」

  大鹏道:「你真是风骚!」

  阿珍道:「你要强奸我吗?」

  大鹏道:「我强奸你又怎样?」

  阿珍浪道:「你敢吗?」

  大鹏道:「我们大家研究生理嘛!当然敢啦!难道你也用强奸手段报复我吗?」

  大鹏说完之后,就抱起阿珍。两个人便紧的抱在一起。大鹏的嘴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他一手在她乳房上抚摸着,摸捏着。另一只手指扣得她的骚水直流,给他玩得不亦乎。她浑身上下都酥麻了。她说道:「好痒哦!」

  大鹏道:「那里痒呢?」

  阿珍道:「还有那里呢?不就是阴户嘛!」

  大鹏道:「来,我来帮你搔搔养吧!」

  阿珍道:「死佬,你说要强奸我,为什么不开进攻呢?」

  大鹏道:「我怎敢强奸你呢?」

  阿珍道:「没有关系的呀!」

  大鹏道:「强奸是犯法的行为,我是一个好人呀,怎能去犯呀?」

  阿珍道:「起哎呀,你是一个假君子呀。你强奸,我不控告你,你也不会犯罪呀。既然你怕犯罪,不如大家研究生理吧!」

  大鹏道:「你不会想吗?」

  阿珍道:「可是你不敢呀!」

  大鹏道:「试试看吧!」

  阿珍道:「我的阴户很深的,你的肉棒插进来研究研究吧!」

  大鹏闻言哈哈大笑:「阿珍,你真是风骚的妇人,亏你能够想出这个名词呀,这么的研究生理,岂不也是性交吗?」

  阿珍道:「不错,因为你怕犯罪,所以我才想出这个名堂来呀!」

  大鹏道:「对!有道理。」

  阿珍笑道:「研究生理既不犯法,又不伤风化,岂不两全其美吗?」

  大鹏说道:「你不怕我的肉茎又长又大吗?

  阿珍道:「我就是不知道怕不怕,所以叫你来研究一下。你的肉茎插入我的洞洞之后,就知道怕不怕了。」

  这时,大鹏就翻身上马。他跨在阿珍的上面,压到她身上去。阿珍心头一跳,一阵肉紧,她立即把大鹏紧抱着不放。

  阿珍笑着说道:「快把你的肉茎插到我桃源洞去吧!」

  大鹏故忌慢吞的捏着弄着。阿珍急了,她催促道:「我的肉洞痒死了,快来吧!」

  大鹏捏着她的玉乳道:「阿珍,你发骚了。你的肉洞为什么会痒呢!我们现在是研究生理呀!你何必这么紧张呢,慢慢也来不迟呀!」

  阿珍道:「哎呀!你又在说便宜话。你想吊我的胃口?冤家,你这样的作弄我,我就要咬死你了。」

  阿珍说完之后,果然狠狠在大鹏肩头上咬了一下。她的身体不停的扭摆,肉洞痕痒难忍。听见大鹏叫了一声。大鹏叫道:「痛死我了,你为什么咬我呢?」

  阿珍道:「你为什么作弄我呀?弄得我周身骚了起来,你又不把肉茎插到我的洞里去,所以就要咬你。」

  阿珍说过之后,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茎。

  不拉犹可,一拉,他的肉茎竟软了下来。阿珍大吃一惊,说道:「你的东西怎么软了呀!」

  大鹏道:「你为什么咬我,你一咬我就软了嘛!」

  阿珍说道:「唉呀!冤家,我以后不敢咬你了,请你硬硬吧,哎呀!我难过死了,假加你不硬,我可就要跳楼了。」

  这时的阿珍终于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阿珍急道:「哎呀!你害得我好惨呀!」

  大鹏见她的态度,也好可怜。而他的痛也过了。望着阿珍裸体扭动,乳房摇曳,他的东西马上又硬了,当他的东西触到阿珍的下体时,她立刻知道了。她大喜的说道:「哎呀!好了,你的东西终于又硬了,可以插我了,快把你的东西插到我的洞去吧!」

  这时,大鹏也不好再作弄她了。忙把那东西对着她的肉洞说道:「好了,我开始强奸你了,但你千万不可咬我,否则那东西会再次软的。」

  阿珍道:「我不咬你了。你不用强奸,我等着你奸哩!」

  大鹏道:「不咬就好了。」

  阿珍道:「快插进去吧!快!」

  听到吱的一声,整条巨棒就很顺利的插入阿珍的肉洞去了。阿珍叫了起来:「哗!入进去了」

  大鹏道:「好吗?」

  阿珍道:「好!太好了,你的又大又长,快顶到我子宫去了,雪!好过瘾哦!」

  大鹏笑着说道:「你的阴户也不错呀!」

  阿珍道:「我老公的东西还没有你一半大,那能插得我过瘾,哎呀,太舒服了!」

  大鹏因为自己的东西太大,大得她老婆顶不住,一插进老婆的阴道就叫痛,所以每一次和他老婆性交,

  自如十分过瘾。所以大鹏也说道:「过瘾,实在好过瘾,你的肉洞大小正适台我的肉茎,好舒服!」

  大鹏一下下的抽插着。这也许是许久以来,他未尝过这样好的滋味。他静静享受,不停的猛烈干着。阿珍被他插得,又舒服又过瘾。她嘴里不停淫声浪叫。阴道乐淫液浪汁横溢。

  大鹏感到特别痛快。他以前插他老婆,从来没有过插得她阴水直流。他听到阿珍的叫声,抽插得更狠了。她便把屁股住上迎,迎凑着肉茎。大鹏也跟着往下送。这时阿珍货在太舒服了。大龟头在小桃源洞里,不停进出,把一个浪穴插得

  是淫水直流不止。穴口上的两片阴唇,也随着大肉茎进进出出不住地煽动着。穴里的嫩肉也向外直翻。

  阿珍的心里也痒了。人也快软了,身体就象要飘起来一样。一阵阵地打冷颤。大鹏一见她快到了,也叫出声来了。他知道她快要泄了。就猛顶了几下,连根插到阿珍的穴里。突然,阿珍发狠了,用力的把嫩穴,狠很的一夹。大鹏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一阵特别的舒畅,涌向自己的全身。大鹏的全身酥麻,屁股沟里,好像触电一样。大龟头上,一阵热烫。龟头上的马眼一张,滋的一声,就射出了一股热热浓精,又黏又烫。全都射在阿珍的穴心上了。

  阿珍也在同时把耻部一挺,穴心用力一吮。她的全身,是发抖。穴心上一阵奇酥怪痒,传遍速了全身。穴里也泄出了白液,两人足足纠缠了四十五分钟,才在同一时间泄身了。

  阿珍全身软绵绵无力了。大鹏也有些飘飘荡荡了,他气喘如牛地压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阿珍也娇喘嘘嘘的,躺在床上不动,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阿珍觉得,全身都处在舒畅和疲乏之中。肉洞里,已是十分舒畅了。好半天,他们才恢复过来。阿珍伸手在大鹏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大鹏哥,你真会干,弄得我舒服死了!」

  大鹏笑着说道:「你还满意吧!」

  阿珍道:「当然满意,如不满意我就不会这么累了。」

  大鹏道:「你的肉洞又大又深,我们是半近八两的。」

  阿珍道:「我也喜欢你的大肉茎,好粗好长!顶得我心花怒放。」

  大鹏道:「其实你做我老婆才适合呢!」

  阿珍道:「可是偏偏就不是。」

  大鹏紧紧把她搂在怀里。不一会,地们便相拥着睡着了。

  因此,他们各怀心事。因为每天晚上都听到各人床第之间的事,他们就无奈地对望苦笑。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一直到散场,两人才一起回家。

  回家之后,各人都睡着了。这一种旧的公共屋村是两户人家由中间的厕所相连,但各自有自己的门口出入,旺财一行到单位门口,即听到一阵十分刺耳的声音。是女人被男人奸淫时发出声音。这种声音,阿杏也听到了。她觉察到这声音是由她单位传出来的,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来了。为什座自己房中有这种声音呢?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6645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