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乱伦的一家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会打手枪,还是在妈妈未洗的内
 
 
裤上打手枪。我想我已经有点**,每次我看到有关**的新闻和故事时,我都
 
 
会很兴奋。
 
 
我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姐姐和妹妹四个人,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姐姐结婚
 
 
搬去夫家住。
 
 
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或着穿紧身的原
 
 
子裤(注:即裤袜),整个**都挤现出来,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尤其是我家
 
 
里的女人,其实她们的**和**我都有摸过。
 
 
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从小看着她发育成长,然后**和**都圆大起
 
 
来,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身裁都不能掩饰,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
 
 
廓。
 
 
或许我是她哥哥,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经常随意张开大腿,露出内裤,
 
 
露出**,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有时看到
 
 
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我就会色色地盯着她,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
 
 
地摸她的身体,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上去。
 
 
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妹妹的身裁很好,她的皮肤很细腻,**虽然
 
 
不大,但**嫩滑,**上还只有稀稀松松的短汗毛。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只
 
 
有一些尿味,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还有滑腻腻的
 
 
白带,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
 
 
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和**,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
 
 
每次都会看到她在**。妈妈今年三十多岁,身裁还保持得很好,虽然两个肉球
 
 
有点下垂,但看起来还很有弹(xing),真想去捏弄一下她。她**的阴毛很多、很浓
 
 
密,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yin)荡呢?
 
 
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样子真得很(yin)荡,两眼眯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唇,
 
 
发出唔唔声,左手捏着奶头,右手伸下去挖**,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然后手
 
 
指就塞进**里的洞洞,我看得很兴奋,**顿时全硬了,我就把**干脆拿出
 
 
来打手枪,真想冲过去就干进妈妈的**里。
 
 
就是这样,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我便老是想着要去干女人的小
 
 
穴,于是开始计划起来。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等妈妈和
 
 
妈妈会看到,其中一盒讲儿子奸(yin)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
 
 
在房里慢慢看。
 
 
我每晚还会放两颗安眠药在牛奶里,然后才给妹妹喝,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
 
 
边,揭开被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
 
 
穴,但都是隔着睡裙弄她。我见她没有反应,就放胆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来,伸
 
 
手去摸她的**,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看着她两粒奶头都发硬,然后用口去吸
 
 
吮。
 
 
接着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把她两腿掰开,她整个**就暴露在我眼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是处女,所以那**只是一条直线,好像夹得很紧,**
 
 
上很少阴毛,而且胀胀的,我用手把**那隙缝张开,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再
 
 
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妹妹有了反应,**渐渐湿了。
 
 
我把脸哄在她的**前,闻到轻微的尿味,又用两只手指把她的**打开,
 
 
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有点咸味,我越舔她的**就越湿润。当我舔舐她的
 
 
阴核时,她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奸(yin)
 
 
着。我这时忍不住把**拿了出来打手枪,(jing)液还射在她的**上。
 
 
接着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yin),有次还尝试口角,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
 
 
把鸡把弄进她嘴里,虽然她睡着不会**,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就这样过了
 
 
不久,我再偷看她洗澡时,已经看到她开始**了,还懂得摸她的(yin)穴和搓弄阴
 
 
核。我知道她开始对(xing)有兴趣,看来奸(yin)她的日子就快来到。
 
 
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了。那晚我又喂两颗安眠药给妹妹,刚开始的时
 
 
候,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yin)、舐她的**,妹妹的(yin)水很多,湿得整个**都闪
 
 
闪发亮,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那时我的**已经完全硬了,我用**去逗弄妹
 
 
妹的**口。「妹妹,这次算对不起你了。」我自言自语,之后就忍不住把**
 
 
(cha)了进去。因为她的(yin)水很多,所以很滑,我控制不了,就把**一(cha)捅进了她
 
 
的**里。
 
 
「哇塞!干泥马的臭穴,真爽呀!」我不禁骂了一句。
 
 
妹妹还是个处女,**很狭窄,给我这样一干,就痛得醒来,看到给哥哥干
 
 
着,很惊惶地说:「哥哥,你在做甚么?!我很痛呀!」
 
 
「亲妹妹,我很早就想干你的臭(yin)穴,哇塞,干起来还很爽呢。你看你的(yin)
 
 
水都流出来,还在装纯情!痛一会儿就没事,等得再多干你几下,保证你会爽歪
 
 
歪!」
 
 
「不要!我是你的亲妹妹,这样不行的!」
 
 
「好小妹,反正你的处女身迟早要给别人,不如给哥哥爽爽!」我说完就没
 
 
理她,奋力干她三十多下,然后把(jing)液全射在她的(yin)穴里。妹妹前两天才完了月
 
 
经,所以还是安全期。
 
 
完事后,妹妹哭了起来,我一边跟她说对不起,一边用手去摸她两个肉球,
 
 
还捏弄她两颗奶头,把奶头都弄硬起来。
 
 
我对她说:「妹妹,干你的**真是很爽的,反正这房里只有我和你,你的
 
 
**给我干反了都没人知道。妈妈又要上班,我又很闷,忍得很辛苦。你的**
 
 
都已经全湿了,还扮甚么清高?女孩子第一次当然会有些痛,但不必害怕,给我
 
 
干多几次你就会觉得兴奋,肯定比你自己摸**好玩。」
 
 
妹妹没作声,我们就相拥而睡直至天亮。妹妹可能怕事,第二天没有告诉别
 
 
人。
 
 
就这样过了两天,到第三晚半夜,我又去弄妹妹,那晚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有
 
 
意,睡裙都卷到腰上去,还像大字形那样睡,从肉色的内裤外,可以隐约看到她
 
 
的阴毛和(yin)穴,我用鼻子去闻,有一种特有**的味道,我看到内裤上还有点水
 
 
印,哇塞!还没干她就这么湿了,看得我的**立即硬了起来,我不管太多,慢
 
 
慢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把她那双腿掰开,她整个**果然都全湿了。
 
 
我心想我做这样大动作,妹妹没理由不醒来,一定是在暗示我可以干她的小
 
 
穴,我就用手指把她两片**撑开,一股(yin)穴的味道散发出来,我用舌头去舐她
 
 
的**和阴核,妹妹全身颤动一下,发出唔声,把(tun)部轻轻挺起来。妹妹的**
 
 
流出很多(yin)水,有点咸味,还滑腻腻的,我吃下不少。
 
 
「哼,妹妹动情了,等哥哥来满足你吧!」
 
 
我就把妹妹双腿扛起来,**对准她的(yin)洞就(cha)了进去。妹妹「啊」叫了一
 
 
声。现在她一定是醒了。我把**就这样(cha)进去干她,心理觉得很兴奋,她的小
 
 
穴又湿又滑又暖又窄。我还用嘴去吮啮她的乳头,妹妹用牙咬着下唇,发出「唔
 
 
唔」声,很是兴奋,脸上都现出(yin)荡的表情。我就一边干好一边咬她的乳头。
 
 
妹妹忍不住叫了起来:「唔……噢……亲哥哥……啊…大…力点……啊……
 
 
哎哟……!」
 
 
我就狂(cha)她三、四十下,(jing)液全灌在她的小洞里。
 
 
之后妹妹也没作声。我就对她说:「妹妹你说干**是不是很好玩呢,尤其
 
 
是自己的亲人,我们这样就是**。我平时都有去召妓,但干那些妓女没有干你
 
 
这么兴奋。哇,如果我把妈妈的(yin)穴也干了,我就更兴奋了。」
 
 
「哥,你第一次(cha)我的**真是很疼呢,不过这次就不同,我很兴奋。」
 
 
「那当然,看你的(yin)穴全湿我就知道!我帮你舐穴时你的(yin)汁都流了很多出
 
 
来,我想你一定是喜欢哥哥好好地干你一番。」
 
 
「哥,我刚才的感觉真爽,从来没试过。我要你以后都要干我。哥,我现在
 
 
又想要了。」
 
 
「真是有(yin)母必有(yin)女,如果你想要给我干,就先含我的**吧!」
 
 
妹妹用嘴含着我的**开始吸着起来,我就用手指去逗弄她的**,稍逗弄
 
 
一会儿她的**就湿了,我用中指(cha)在她那小孔里,又用拇指去捏她的阴核,双
 
 
指齐下,看妳会不会爽死?等一下我再用**干破你的**,等你以后都心甘情
 
 
愿给我干。
 
 
虽然妹妹还不太懂得含**,但她很努力地吮舐着,我的**全硬了,她的(yin)
 
 
穴也已全湿了,正是干她**的时候。
 
 
「妹妹,看不出你天生(yin)贱,给我逗弄几下已经(yin)水长流,把我整只手都弄
 
 
湿了。」
 
 
「哥,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以前没试过给人干,也不知道是这么好玩的,自
 
 
从看过那几盒a片录像带,就开始懂得手(yin)和造爱,而且每晚都会做(yin)梦,梦见
 
 
给人家吻**舐乳头,原来是你在弄我,你不怕我告诉妈妈吗?」
 
 
「怕甚么?我看妈妈也是很想找个男人来干她的(yin)穴,我偷看她洗澡时都见
 
 
她用手指去挖**,有一次还见到她用手电筒(cha)进**里,看来只要想想办法还
 
 
能连妈妈都干了。」
 
 
「哇,哥哥原来你这么(yin)贱的,每天都偷看我和妈妈洗澡!」
 
 
「如果不是这么,你那有被干得这么爽呀。你看你的(yin)汁都把床弄湿了。」
 
 
妹妹也看得脸红耳赤,但她还是张开双腿,我把**挺起对准她的(yin)穴慢慢
 
 
(cha)了进去。妹妹眯起眼睛,样子很(yin)荡,我开始出出入入地(cha)着她,双手还去摸
 
 
捏她胸前两颗梅子。我爽死了,干自己的亲妹妹真是很有舒服感。
 
 
「哥,大力(cha)我,我很痒呀,呀!……别停,啊!……啊……啊……噢……
 
 
快点……!」
 
 
「好妹妹,你的洞洞很狭窄,很多(yin)水,好滑。啊!不行了,我要射了!!
 
 
啊……啊!」我把(jing)液全射在她的(yin)洞里,然后我们就像夫妻般抱着睡到天亮。
 
 
我对**的感觉很强烈,其实干**的感觉和打手枪没有太大分别,**就
 
 
行了。但是如果被自己干的是自己的亲妹妹、亲姐姐、甚至是妈妈,那种感觉就
 
 
特别不同的!看到妹妹给自己干的(yin)荡样子,就知道世界上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
 
 
给男人干。妹妹本来是个普通女孩,给我逗弄起她的**,都(yin)贱起来,看来以
 
 
后再少干她两回都不行。
 
 
但是我现在有又新目标,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妈妈。一来她已经单身十年,
 
 
有没有给其他男人干过我不知道,就算有也不会多。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会每天
 
 
洗澡都躲在浴室里**呢?二来其实妈妈的身裁很好,乳丰(tun)圆的,只是**有
 
 
点下垂,但对于三十几岁的女人来说,都算保养得很好,她穿起紧身衣服,整个
 
 
身材都展现无遗,尤其是穿原子裤,(tun)部圆大,前面的阴部也突了出来。在家里
 
 
经常看到她**,看到她的内裤包着胀胀的(yin)穴,中间还有凹进的小缝,真是很
 
 
想去摸她一把。她的身裁给个正常男人看到**都会胀起,更何况我和她日夜相
 
 
处,她还每晚洗澡给我看,你说如果那个不想去奸(yin)她都不算是个男人。
 
 
所以我开始计划怎样可以引诱妈妈给我干,一定要软硬兼施才行。开始的时
 
 
候,我等她完澡就立即走进浴室,用妈妈刚脱下的内裤打手枪,还要故意没把浴
 
 
室门锁上。妈妈有一次觉得奇怪就来偷看我,我故意把**挺起给她看,我的鸡
 
 
巴足足有六寸长,我知道她是看到我在打手枪的。
 
 
又过几天,是个公众假期,妈妈来我房里时,我装没睡醒,还在梦中把**
 
 
摸大给妈妈看到,我偷偷看她眼睛盯着我的大**足足有两分钟之久,她还看得
 
 
用手去摸她的**。我心想,(yin)贱妈妈终于现形了,她的(yin)水都滴在地上。我知
 
 
道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很快我就可以一尝干自己亲妈妈的滋味。哈!哈!
 
 
哈!
 
 
根据我分析,妈妈看到我用她内裤打手枪没说我,就是暗示我可以舐舔她的
 
 
(yin)穴,再在我房里盯着我的大**,还去自摸**,可想而知妈妈的(yin)穴实在很
 
 
想给**干,只是碍于道德上不可以给自己的儿子干。我想,妈妈最近一定很痛
 
 
苦,想干又没有**干,我得要快点帮她一把!
 
 
就在第二天,妈妈放假,我故意提早回家。当我开门进屋时,没见到妈妈,
 
 
只听到她房里有声音,房门没上锁,妈妈一定没想到我会早回家,我悄悄推开房
 
 
门,竟然见到妈妈背着我卧在床上,看着那套限制级**影带,她没穿衣服在自
 
 
慰着,左手捏着乳头,右手中指(cha)在**里,还发出**声。哼,干你臭穴的时
 
 
候到了!
 
 
当时我整个人都很兴奋,**全硬了。心想,这个时候去干妈妈是最好的时
 
 
机。我立即把衣服全脱了,再抚弄自己的**几下,静悄悄地溜进房里。妈妈可
 
 
能是太投入在**,所以没发觉我已经站在她身后。电视屏幕上正播着那**影
 
 
带,那个儿子正干(cha)着自己妈妈的**。
 
 
我心想这次死就死吧,于是叫了一声:妈妈,接着就整个人压在妈妈身上,
 
 
双手抓住她的手,说:「妈妈,我真的忍不住,给我干一次吧!」
 
 
「儿,你干甚么,不行啊,你疯了吗,我是泥马妈,这样不行啊。」
 
 
「妈,我真是忍不住了,**全硬了。」我没理她,用腿把妈妈双腿撑开,
 
 
**对准她的(yin)穴一下就(cha)了进去。
 
 
「啊!……你真坏,坏儿子,妈妈你也要干,你真是**,快抽出来。」
 
 
我没理她,用力抽(cha)着她,我要妈妈很快到达**,让她享受一下。因为妈
 
 
妈的(yin)穴都湿了,所以抽(cha)她的时候还发出「唧唧」声。她的(yin)穴是宽了一点,
 
 
但是还很好干,很滑,我干她几十下,妈妈挣扎一番,已经不作声,双手双腿都
 
 
软了,但是她的(yin)穴还很湿,还抽搐着,很快就有了**,她的(yin)穴一定是饿了
 
 
很久。
 
 
我把妈妈双手放开,她没反抗,我用双手去捏她的两个**,用嘴去吸着她
 
 
的乳头,两颗乳头都硬了起来,我继续用力抽(cha),她的(yin)穴很滑很暖而且还很紧
 
 
很窄,妈妈咬着下唇眯起双眼发出唔唔声。
 
 
我想把她弄得更兴奋,就挺起身,把她双腿弄到前面,我就像掌上压那盘继
 
 
续抽(cha)妈妈的(yin)穴,这样的招式可以(cha)得更深入,妈妈啊啊地叫着,我再(cha)她三
 
 
四十下,我也**射出(jing)来。我知道不能射在妈妈的**里,就抽出来射在她的
 
 
肚皮上。
 
 
过了一会儿,妈妈突然掴我一巴:「坏儿子、**,妈妈你也干,你还是不
 
 
是人,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呜……呜!」
 
 
「妈,对不起,我别恼我,我知道是我错,**不如,但我真的忍不住,我
 
 
整天都想干女人,也没心思去读书,你又经常穿那么少衣服,妹妹又和我同一间
 
 
房间,我半夜起床看着妹妹打手枪,我真是忍不住了。」
 
 
「坏儿子,你千万别去弄你妹妹,给我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忍不住就
 
 
去召妓吧,也不用把妈妈都干了。」
 
 
「我也有召妓,但干的感觉真的很不同。你和那些妓女不同嘛。我知道不能
 
 
干妈妈,但只要我们都高兴就行了,我们不说有谁会知道。刚才你也有**,我
 
 
看你自摸几次都没有这次那么激。其实你的(xing)欲很强,常常想给人家干,只要我
 
 
们放在世俗的枷锁,放开怀抱,而我每次都戴套套就行了。」
 
 
「还有下次,你别发梦,你这坏儿子!」
 
 
我见她还要骂我,就抢白她说:「你也别装蒜,刚才**时那个(yin)样子,大
 
 
家心照不宣,如果你以后不给我干,死守寡,我就找机会**妹妹,一不做二不
 
 
休,然后离家出走,等你全都失去,我是做得出来。」
 
 
见妈妈犹豫一下,我立即说:「妈,你已经守寡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你很辛
 
 
苦,你就把我当成爸爸,白天我做儿子,晚上我做你老公,好不好?」
 
 
我见妈妈态度软化了,我就伸手去摸她身体,另一只手去摸捏她的乳头,接
 
 
着说:「现在这个时代都没所谓了,你看那盒影带里,那个妈妈给儿子干得很爽
 
 
啊,我**足足有六寸长,一定可以给你很多欢乐,而且米已烧成饭,你都给我
 
 
干了,时光也不能倒流,不如放开怀抱,开开心心给我干更好。」我说完就伸舌
 
 
头去吸着她的奶头。
 
 
「唉!真是没法,但你一定不可以去弄你妹妹。唉!谁叫我荡妇守不了寡,
 
 
唔……噢…看不出你这坏孩子还真带劲,刚才把我干得都出不了声。」
 
 
「妈,我帮你抹掉肚皮上的(jing)液。」
 
 
「不行!我要你把那些(jing)液吸干净!」
 
 
「不要吧……好吧」我说完就真的去把自己留下的(jing)液舔进嘴里,味道像蛋
 
 
白。我在舔(jing)液时,妈妈一边笑嘻嘻。我一直往下舔去,舔到她的阴毛,然后我
 
 
用舌头去逗弄她的**隙缝,妈妈的**和妹妹不同,她有很多阴毛。
 
 
「别舔那里,很脏的,那里是小便的地方,还没洗干净,你不觉得腥臭吗?
 
 
喂……不行……唔……噢!……」臭(yin)穴,你不觉得穴越臭舔得越兴奋吗?妈妈
 
 
把双腿自动打开,她的(yin)穴还算漂亮,两片大**又肥又嫩,中间有条隙缝,要
 
 
用手打开才能看到里面的阴核、大**和**。小**的色泽较鲜红,很湿润,
 
 
有点反光。
 
 
「妈,你的(yin)穴有很多汁,好香,**肉还红红的,我舔得全嘴都是(yin)汁,
 
 
唔……唔……」我接着忍不住伸出舌头又舔又吸,差一点没把她整个**都吃进
 
 
去,比起舔内裤味道好多了。
 
 
「呀……呀…噢……噢……(cha)进来吧……对…就是这里……别停……噢……
 
 
我没试过这么兴奋……呀……」
 
 
我再用力地**,妈妈全身都颤抖了,**又来了,妈妈只是「呀呀嗯嗯」
 
 
地**着,完全就不能招架。
 
 
接着我就跪着,拉起妈妈,要她含吮我的**,妈妈瞪我一眼说:「你爸爸
 
 
的**我还都不肯替他含呀。」但她却把我的**含进嘴里。
 
 
哗!好爽!!我的**在妈妈的嘴里出出入入,她还用舌头尖来逗弄我的龟
 
 
头。「啊,好爽!啊……」
 
 
之后我叫妈妈伏在床上,把**挺高,我要从她后面干进去。我的**对准
 
 
她的(yin)穴慢慢(cha)进抽出,这一招「隔山取火」每一下都(cha)到底,抽离她的小洞然
 
 
后再(cha)进去,每(cha)一下妈妈就呀叫一声,(cha)了四五十下,我射出(jing)来,这次全射
 
 
在她的**里,然后我再和妈妈亲吻了好一阵子。
 
 
「快出去吧,不可以给妹妹知道。」
 
 
之后一星期我都没去干妈妈,因我的妹妹可以帮我解决(xing)欲。我要妈妈等不
 
 
及,要主动找我干她。这几天我偷看妈妈洗澡,她又是**,我知道她一定忍不
 
 
住,我有六寸长的大**,女人看到都想要嘛。
 
 
这一晚,妹妹去找阿婆,妈妈半夜走进我的房里叫醒我,坐在床边说:「我
 
 
想跟你说些话。」
 
 
我心想:「是不是(yin)穴痒痒,想我干她呢?看她睡裙里没戴奶罩,又伸手摸
 
 
我就知道了。」
 
 
「妈,你是不是很闷啊?你想说甚么?」我说完就伸手摸她的大腿和腰。
 
 
「自从你爸爸过身后,我守寡守得很辛苦,曾想去找其他男人,但又怕出问
 
 
题,有时真是很难过。」
 
 
「妈,我明白你的感受,其实最要紧是自己开心,世俗的东西不用理的。」
 
 
我的手一直往上摸到她的**上,隔着睡裙捏她的乳头。妈妈的手就顺势滑在我
 
 
的**上,所有都尽在不言中。
 
 
我另一只手把她睡裙掀起来伸进去摸她的(yin)穴,哇!原来一早已经湿了。
 
 
「妈,我又想吃你的(yin)穴。」
 
 
「你真**,那么脏的,我刚小便完,等我去洗一下。」
 
 
「不用了,这样才好吃,有味道嘛。」
 
 
妈妈就站起来,把睡裙和内裤都脱了,我看妈妈没穿衣服的样子,**全硬
 
 
了起来。
 
 
「妈,你也帮我含**,我们玩69式吧。」
 
 
妈妈很(yin)荡地说「随便你」,就低下头去含我的**,而她的(yin)穴也哄在我
 
 
面前给我**。唔,真好味。一边妈妈在含我的**,另一边我把妈妈的两片阴
 
 
唇打开舔弄着,很湿很好味,有尿味,又有(yin)穴味。
 
 
「唔……唔……」我突然忍不住射出(jing)液,妈妈全都吞进肚里。
 
 
「儿,你好坏,射(jing)也不先扬声。」
 
 
「有甚么好害怕?我也吸了你不少的阴(jing)。」
 
 
我那晚就和妈妈赤条条地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我感到有人在含弄我的**,当然是妈妈,我伸手去摸她的(yin)
 
 
穴,哗!全湿了。我心想:「你要不要那么心急耶?真是个(yin)贱妈妈。」
 
 
「德,起床吧,你的**真的好厉害,谁做你的老婆就爽死!」
 
 
「你的(yin)穴也很美呀,干一世也不错呢。」
 
 
「来,给你一招观音坐莲你试试。」妈妈站起身,握着我的**对准她的(yin)
 
 
穴孔里坐上去,由妈妈完全主动,我好像是旁观者。
 
 
「哎哟……你的**……很粗大喔……噢……噢……噢……真是前世久你的
 
 
啊……亲儿子……我快死了!……给你干死……不行了……呀……啊……」
 
 
只是听着妈妈的**声我已经爽死了,没干几下就射(jing)了,这次又是全都射
 
 
进妈妈的(yin)穴里。我问妈妈说:「我怕会把妈妈你的肚子搞大。」
 
 
「别怕,妈妈已经结扎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敢玩得这么放。」
 
 
「妈,你被我干得爽不爽?」
 
 
「爽死了,从懂事开始都没被干得这么爽。」
 
 
「妈,你起初不肯给我干,为甚么后来又肯让我干你?」
 
 
「其实自从你爸爸过身之后,我就很闷很**,(yin)穴经常很痒,只好用手自
 
 
慰,当我看到你用我内裤打手枪时,我看得双脚发软,心扑通扑通地跳,(yin)穴都
 
 
流出(yin)汁来,那次我已经很想给你干,但我不敢。又有天早上在你房里看到你鸡
 
 
巴举起来,哗,足有六寸长,我(yin)穴登时痒极了,当时真想不理三七廿一,给你
 
 
干了才说,但我又不敢,只好回房**。但又想还是想着你的大**,想如果给
 
 
你大**干进穴里,一定很有舒服感。我看影带,又是儿子奸**妈,那个妈妈被
 
 
儿子干得好爽,我就幻想给你干得四脚朝天。所以第一次给你干,那时其实很兴
 
 
奋,有三次**,把我平时积压的欲念全都释放出来,真是爽死我。我想也想不
 
 
到(yin)穴会给你干得有这么多**,我以前以为给你爸爸干得有**已经很满足,
 
 
怎知现在被你干的时候,才知道甚么是真正的**。现在我没想其他事情,只想
 
 
要自己高兴,造爱是我们两母子的事,又不会伤害别人,你说对不对?」
 
 
「妈,你懂这么想就好了,(yin)穴实在需要滋润,其实我干你的时候,看到你
 
 
那(yin)荡的样子,就知道你很兴奋。以后你喜欢的话,可以随时随地叫我来干你的
 
 
(yin)穴。」
 
 
之后的日子,我和妈妈就像两夫妻那样,白天黑夜都在荒(yin)干穴,现在妈妈
 
 
的心情很好,我又玩很多花式,又买很多**的影带来看,日子过得很快活,其
 
 
实只有大家高兴,**又有甚么所谓呢?
 
 
有一天,我又想干妈妈的(yin)穴,妈妈说要先去尿尿,我想我没见过女人在尿
 
 
尿的样子,便说:「妈,我想看看你尿尿的样子。」我跟她进厕所里。
 
 
「你发神经吗?尿尿有甚么好看?」
 
 
妈妈没理我,解开裤子,蹲坐在上面,我就蹲在地上看着她的(yin)穴。看她(yin)
 
 
穴微微张开,从阴核下面的小洞里喷出尿来,最后尿水还在她(yin)穴上滴下来。妈
 
 
妈用中指摸捏阴核,又慢慢(cha)进那**的洞里,我看见妈妈的脸又是很(yin)荡的样
 
 
子,还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唇,我看得很兴奋,整个**都硬起来,有个冲动想伸
 
 
出舌头去吃她的(yin)穴。
 
 
「唔……帮我舔……我很痒啊……」
 
 
我把她整个(yin)穴都舔了,又逗弄她的阴核和小(yin)洞。
 
 
「啊……好爽啊……弄进去……噢……我快死了……吸那豆豆……是是……
 
 
是这里……啊……」
 
 
虽然有股尿味,但我连她的(yin)水一起吞进肚里,倒是很好味。
 
 
「噢……别停……哎唷……啊……呀……噢……」妈妈兴奋极了。
 
 
「妈,我想干你。」
 
 
「好吧,快来满足妈妈吧。」
 
 
「唔……噢……用力干……呀……坏孩子……噢……快给你干死……」
 
 
「干妳娘的……(yin)穴……臭穴……唔……干爆你的臭穴……噢……噢……干
 
 
死你……想我大力干你……就快叫我老公吧。」
 
 
「噢……啊……啊……你这孩子……真坏……唔……老……老……公……干
 
 
破我的……(yin)穴吧!」
 
 
我看见妈妈的样子真的很(yin)荡,平时看你一本正经的,原来干起来会这么风
 
 
(sao),这么(yin)贱。
 
 
「呀……呀……(yin)妇,噢……不行了……要射出来……噢……」
 
 
就这样过了四年,妹妹也已经嫁为人妇了,但还会不时的约我出去偷情、干
 
 
穴,她说给我干的感觉始终是不同的,多很多**。而妈妈这个荡妇就更厉害,
 
 
自从我干过她的(yin)穴,解放了她心里的道德枷锁,释放隐藏在身体里面的**之
 
 
后,差不多每晚都主动找我去干她,我当然还和她玩很多花式。妈妈根本没当我
 
 
是儿子,而是老公、情人,我们一起洗澡,半夜一起睡觉,妈妈也知道我连妹妹
 
 
都干过,但现在她那么钟情我的**又怎会怪我呢?所谓「肥水不流别人田」,
 
 
我们闭门一家亲,真是不枉今生。
 
 
本来以为故事就此结束,怎知最近我还连姐姐的(yin)穴也干了。
 
 
事情是这样的,姐姐最近发现姐夫找个姘头,她很愤怒,结果带着孩子回到
 
 
娘家来住,那孩子只有三岁。姐姐和我睡在同一间房里,我睡上格床,她睡下格
 
 
床,孩子就跟我妈妈睡,害我没法去干妈妈。
 
 
至于姐姐,她最初两星期都哭着睡去,根本没留意我在偷看她。她的身才比
 
 
较浑圆、丰满,两个**足足有36寸d杯,有个小肚腩,**也相当圆大,真
 
 
像日本肉弹「松板季实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过孩子,姐姐特别有女人味。
 
 
这一夜姐姐还没睡,我就坐在她身旁,问她说:「姐姐,为甚么你回娘家这
 
 
么久,心情还未平复?」
 
 
「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其他人……我憎恨你姐夫,不是因为他找姘头,而
 
 
是他竟然……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有关系,就是说他们**。他妹妹才十五岁哇,
 
 
呜……呜……你姐夫(xing)欲很强,差不多每晚都要,连我大肚的时候他也要干我。
 
 
我不肯,只肯让他用手弄,最初还可以,但过了一个月他就说不用我了,他**
 
 
就行了。怎知道有一晚我半夜见他不在房里,我走到他妹妹的房门口看到他和妹
 
 
妹两个正干着。当时我很震惊。
 
 
「我还听他们在说话:『哥,你不怕嫂嫂知道我们的事情吗?』
 
 
『不怕,你嫂嫂睡得像死猪般,我一有机会就过来干你的(yin)穴,看你这么(yin)
 
 
荡,就知道你等我等得很心急呢。』
 
 
『你还这样说人家,你连你妹妹都**了。你知道吗,第一次被你(cha)进我的
 
 
**里,真是痛死了,痛得第二天都走不了路。』
 
 
『处女第一次一定会这样的,但之后你不就每次都有**,你真是天生(yin)贱
 
 
女孩。』
 
 
『哥,别说了,我现在很想你干我,快(cha)进来吧!』
 
 
接着,我就看到你姐夫把他妹妹的双腿托起来,把大**(cha)进她的(yin)穴里。
 
 
呜……真是没天理,他连妹妹都干,那个(yin)荡妹妹又风(sao)得可以……呜……我以
 
 
后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呜……呜……我忍他几年,这次真的忍不住才搬回娘家
 
 
来住……呜……」
 
 
「别伤心吧,姐姐,这种人不必为他流泪,既然姐夫这么坏,就想个办法去
 
 
报复他吧。」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姐姐的身体,从她背部一直摸到她的**,
 
 
她还未察觉,只是哭着,我就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大腿内侧,直至摸到她(yin)穴那
 
 
里,她才醒觉。
 
 
「你干甚么?发神经吗?」姐姐想推开我,但给我握住,我的手继续搓挖她
 
 
的**。
 
 
「姐姐,我是为了帮你忙,姐夫这么(yin)贱,他做初一,你就做十五,你想想
 
 
他妹妹的臭穴给你老公的**干,怎么可能忍他呢?」
 
 
「就算报复,我也不会和你做这种事嘛。」
 
 
「你错了,他们两兄妹都做出这种事,和我做又怎么不可以,等他感受那种
 
 
滋味。你找个普通男人来干你,姐夫他又怎会心疼呢?我真心帮你,我也要负起
 
 
千古罪名呀,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要还姐夫一点颜色?」
 
 
我感觉姐姐的态度已开始软化,我一手伸去摸她的两个奶球,又搓弄她的两
 
 
颗乳头,另一手伸进她的睡裤里逗弄她的**。
 
 
「不行,别,不要,会给别人发现。」
 
 
「别怕,怎么被人发现呢?你看你的(yin)穴都流出(yin)水,还在装清高呢。」
 
 
我把姐姐推在床上,掀开她的睡衣,把她睡裤和内裤都扯脱下来。姐姐虽然
 
 
有反抗,但让我抓住她的双手,我用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已经全硬了。
 
 
「坏蛋,你这坏弟弟,**,放开我,啊……
 
 
我没理会她的哀求,我看到她两个大**在左右晃动着,就用嘴去**她的
 
 
奶头,姐姐两颗蜜枣又大又黑。我伸手去摸她的**,(yin)水荡漾,我吸着一会儿
 
 
就用脚强把她双腿分开,好像第一次奸(yin)妈妈那样。
 
 
「别,不要,我们是两姐弟,不行的。」
 
 
「姐姐,姐夫也是这样嘛,他连妹妹都干了,还不止一次,你怎么哑忍他这
 
 
样做?」说完我就把**顶住姐姐的**口。
 
 
很明显姐姐已经放松了,只是还在哭叫着:「呜……呜……不要啊,我以后
 
 
哪有面目见人呢,你放过我吧。」
 
 
「姐姐,我已经忍不住了。」到这个时候,我甚么都不理了,顺势一挺,整
 
 
根大**(cha)她的(yin)穴里。
 
 
「噢!……啊……没天理的……呜……呜……你简直不是人……姐姐你也强
 
 
奸,呜……」
 
 
「对不起,姐姐。」我口里虽这么说,但还继续**她那两颗蜜枣,**在
 
 
她(yin)穴里出出入入地干着,我这么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
 
 
我要她很快就得到**,于是继续抽(cha)她。
 
 
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着嘴唇,(yin)穴的(yin)水都给我搞
 
 
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起来,她开始**起来。所谓「天下女
 
 
人一样(yin)」,把她干几下,她甚么枷锁都可以打破。
 
 
我再狠(cha)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全身发浪起来,(yin)穴紧紧夹住我
 
 
的**,还不自觉地挺起(yin)穴,让我可以(cha)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我
 
 
一边吸着她的蜜枣,一边用力(cha)她的(yin)穴,姐姐完全被我征服。
 
 
「啊……唔……唔……」
 
 
「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yin)穴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
 
 
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我的**,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cha)在里面不抽出
 
 
来。姐夫为甚么那么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
 
 
「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
 
 
「别难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
 
 
极了,把(jing)液全都射进姐姐的(yin)穴里。
 
 
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么可以射在里面,我会给你害死
 
 
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
 
 
「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么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
 
 
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么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
 
 
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
 
 
奸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甚么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
 
 
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
 
 
姐打开长住在家里,看来没有机会了。
 
 
有一天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
 
 
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
 
 
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着我亲吻起来。
 
 
「唔……唔……唔……」
 
 
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
 
 
「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
 
 
妈妈**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龟
 
 
头,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
 
 
「妈,让我吃你的(yin)穴吧。」
 
 
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
 
 
「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
 
 
妈妈的(yin)穴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
 
 
和大小**,一直吮到菊门那里。妈妈坐起身来,对准我的大**坐了上去。
 
 
「啊……好大的**……噢……」
 
 
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yin)荡地叫起来:
 
 
「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
 
 
我感受到妈妈的**,(yin)穴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接着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喂饱妳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
 
 
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垫高,等她的(yin)穴抬得高高,我(cao)起大**,
 
 
慢慢(cha)进她的(yin)洞里,看着她的**缝被我的大**撑开,又看见大**在抽(cha)
 
 
她那(yin)穴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
 
 
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
 
 
(cha)我的(yin)穴吧。」我看到妈妈的(yin)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猛(cha),把妈妈
 
 
干得欲生欲死。
 
 
「哎唷……**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
 
 
每(cha)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于我有一阵酥麻的感觉,浓(jing)就射
 
 
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yin)穴里。
 
 
「噢!真是很久没这么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
 
 
宝贝儿,对你的大**,我真又爱又恨。」
 
 
「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cha)
 
 
在里面真是爽死了。」
 
 
「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冲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
 
 
离婚,我真不明白。」
 
 
「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甚么都没所谓。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
 
 
她了。」
 
 
「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甚么,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
 
 
大了。」
 
 
「知道,亲爱的妈妈。」
 
 
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姐,为甚么又哭了?」
 
 
「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
 
 
「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
 
 
「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宁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
 
 
「姐夫这么坏,我们要还以颜色。」
 
 
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上摸她。
 
 
「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yin)穴已经很久没爽
 
 
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进去,其实我也很爽。」
 
 
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yin)穴又夹得紧
 
 
紧,把我**包得很爽。」
 
 
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吸着她的蜜枣,
 
 
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着就吻到她**那里。
 
 
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里,很脏的,啊……哎哟……喂……」
 
 
「姐姐,你那**很美耶!鲜红色,大**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
 
 
呢!」
 
 
「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里…很香,真**。」
 
 
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和阴核,整个(yin)穴浸满(yin)水,姐姐又是个荡妇。
 
 
「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
 
 
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放正位置,就(cha)将
 
 
了进去。
 
 
「哎唷……很大的**……噢……用力(cha)……」
 
 
「噢!好爽,(yin)穴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
 
 
我用力地抽(cha)着。
 
 
「啊……啊……啊……」
 
 
「臭穴,你这(yin)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啊……」我
 
 
终于发射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会打手枪,还是在妈妈未洗的内
 
 
裤上打手枪。我想我已经有点**,每次我看到有关**的新闻和故事时,我都
 
 
会很兴奋。
 
 
我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姐姐和妹妹四个人,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姐姐结婚
 
 
搬去夫家住。
 
 
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或着穿紧身的原
 
 
子裤(注:即裤袜),整个**都挤现出来,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尤其是我家
 
 
里的女人,其实她们的**和**我都有摸过。
 
 
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从小看着她发育成长,然后**和**都圆大起
 
 
来,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身裁都不能掩饰,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
 
 
廓。
 
 
或许我是她哥哥,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经常随意张开大腿,露出内裤,
 
 
露出**,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有时看到
 
 
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我就会色色地盯着她,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
 
 
地摸她的身体,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上去。
 
 
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妹妹的身裁很好,她的皮肤很细腻,**虽然
 
 
不大,但**嫩滑,**上还只有稀稀松松的短汗毛。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只
 
 
有一些尿味,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还有滑腻腻的
 
 
白带,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
 
 
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和**,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
 
 
每次都会看到她在**。妈妈今年三十多岁,身裁还保持得很好,虽然两个肉球
 
 
有点下垂,但看起来还很有弹(xing),真想去捏弄一下她。她**的阴毛很多、很浓
 
 
密,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yin)荡呢?
 
 
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样子真得很(yin)荡,两眼眯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唇,
 
 
发出唔唔声,左手捏着奶头,右手伸下去挖**,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然后手
 
 
指就塞进**里的洞洞,我看得很兴奋,**顿时全硬了,我就把**干脆拿出
 
 
来打手枪,真想冲过去就干进妈妈的**里。
 
 
就是这样,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我便老是想着要去干女人的小
 
 
穴,于是开始计划起来。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等妈妈和
 
 
妈妈会看到,其中一盒讲儿子奸(yin)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
 
 
在房里慢慢看。
 
 
我每晚还会放两颗安眠药在牛奶里,然后才给妹妹喝,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
 
 
边,揭开被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
 
 
穴,但都是隔着睡裙弄她。我见她没有反应,就放胆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来,伸
 
 
手去摸她的**,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看着她两粒奶头都发硬,然后用口去吸
 
 
吮。
 
 
接着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把她两腿掰开,她整个**就暴露在我眼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是处女,所以那**只是一条直线,好像夹得很紧,**
 
 
上很少阴毛,而且胀胀的,我用手把**那隙缝张开,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再
 
 
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妹妹有了反应,**渐渐湿了。
 
 
我把脸哄在她的**前,闻到轻微的尿味,又用两只手指把她的**打开,
 
 
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有点咸味,我越舔她的**就越湿润。当我舔舐她的
 
 
阴核时,她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奸(yin)
 
 
着。我这时忍不住把**拿了出来打手枪,(jing)液还射在她的**上。
 
 
接着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yin),有次还尝试口角,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
 
 
把鸡把弄进她嘴里,虽然她睡着不会**,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就这样过了
 
 
不久,我再偷看她洗澡时,已经看到她开始**了,还懂得摸她的(yin)穴和搓弄阴
 
 
核。我知道她开始对(xing)有兴趣,看来奸(yin)她的日子就快来到。
 
 
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了。那晚我又喂两颗安眠药给妹妹,刚开始的时
 
 
候,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yin)、舐她的**,妹妹的(yin)水很多,湿得整个**都闪
 
 
闪发亮,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那时我的**已经完全硬了,我用**去逗弄妹
 
 
妹的**口。「妹妹,这次算对不起你了。」我自言自语,之后就忍不住把**
 
 
(cha)了进去。因为她的(yin)水很多,所以很滑,我控制不了,就把**一(cha)捅进了她
 
 
的**里。
 
 
「哇塞!干泥马的臭穴,真爽呀!」我不禁骂了一句。
 
 
妹妹还是个处女,**很狭窄,给我这样一干,就痛得醒来,看到给哥哥干
 
 
着,很惊惶地说:「哥哥,你在做甚么?!我很痛呀!」
 
 
「亲妹妹,我很早就想干你的臭(yin)穴,哇塞,干起来还很爽呢。你看你的(yin)
 
 
水都流出来,还在装纯情!痛一会儿就没事,等得再多干你几下,保证你会爽歪
 
 
歪!」
 
 
「不要!我是你的亲妹妹,这样不行的!」
 
 
「好小妹,反正你的处女身迟早要给别人,不如给哥哥爽爽!」我说完就没
 
 
理她,奋力干她三十多下,然后把(jing)液全射在她的(yin)穴里。妹妹前两天才完了月
 
 
经,所以还是安全期。
 
 
完事后,妹妹哭了起来,我一边跟她说对不起,一边用手去摸她两个肉球,
 
 
还捏弄她两颗奶头,把奶头都弄硬起来。
 
 
我对她说:「妹妹,干你的**真是很爽的,反正这房里只有我和你,你的
 
 
**给我干反了都没人知道。妈妈又要上班,我又很闷,忍得很辛苦。你的**
 
 
都已经全湿了,还扮甚么清高?女孩子第一次当然会有些痛,但不必害怕,给我
 
 
干多几次你就会觉得兴奋,肯定比你自己摸**好玩。」
 
 
妹妹没作声,我们就相拥而睡直至天亮。妹妹可能怕事,第二天没有告诉别
 
 
人。
 
 
就这样过了两天,到第三晚半夜,我又去弄妹妹,那晚妹妹不知道是不是有
 
 
意,睡裙都卷到腰上去,还像大字形那样睡,从肉色的内裤外,可以隐约看到她
 
 
的阴毛和(yin)穴,我用鼻子去闻,有一种特有**的味道,我看到内裤上还有点水
 
 
印,哇塞!还没干她就这么湿了,看得我的**立即硬了起来,我不管太多,慢
 
 
慢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把她那双腿掰开,她整个**果然都全湿了。
 
 
我心想我做这样大动作,妹妹没理由不醒来,一定是在暗示我可以干她的小
 
 
穴,我就用手指把她两片**撑开,一股(yin)穴的味道散发出来,我用舌头去舐她
 
 
的**和阴核,妹妹全身颤动一下,发出唔声,把(tun)部轻轻挺起来。妹妹的**
 
 
流出很多(yin)水,有点咸味,还滑腻腻的,我吃下不少。
 
 
「哼,妹妹动情了,等哥哥来满足你吧!」
 
 
我就把妹妹双腿扛起来,**对准她的(yin)洞就(cha)了进去。妹妹「啊」叫了一
 
 
声。现在她一定是醒了。我把**就这样(cha)进去干她,心理觉得很兴奋,她的小
 
 
穴又湿又滑又暖又窄。我还用嘴去吮啮她的乳头,妹妹用牙咬着下唇,发出「唔
 
 
唔」声,很是兴奋,脸上都现出(yin)荡的表情。我就一边干好一边咬她的乳头。
 
 
妹妹忍不住叫了起来:「唔……噢……亲哥哥……啊…大…力点……啊……
 
 
哎哟……!」
 
 
我就狂(cha)她三、四十下,(jing)液全灌在她的小洞里。
 
 
之后妹妹也没作声。我就对她说:「妹妹你说干**是不是很好玩呢,尤其
 
 
是自己的亲人,我们这样就是**。我平时都有去召妓,但干那些妓女没有干你
 
 
这么兴奋。哇,如果我把妈妈的(yin)穴也干了,我就更兴奋了。」
 
 
「哥,你第一次(cha)我的**真是很疼呢,不过这次就不同,我很兴奋。」
 
 
「那当然,看你的(yin)穴全湿我就知道!我帮你舐穴时你的(yin)汁都流了很多出
 
 
来,我想你一定是喜欢哥哥好好地干你一番。」
 
 
「哥,我刚才的感觉真爽,从来没试过。我要你以后都要干我。哥,我现在
 
 
又想要了。」
 
 
「真是有(yin)母必有(yin)女,如果你想要给我干,就先含我的**吧!」
 
 
妹妹用嘴含着我的**开始吸着起来,我就用手指去逗弄她的**,稍逗弄
 
 
一会儿她的**就湿了,我用中指(cha)在她那小孔里,又用拇指去捏她的阴核,双
 
 
指齐下,看妳会不会爽死?等一下我再用**干破你的**,等你以后都心甘情
 
 
愿给我干。
 
 
虽然妹妹还不太懂得含**,但她很努力地吮舐着,我的**全硬了,她的(yin)
 
 
穴也已全湿了,正是干她**的时候。
 
 
「妹妹,看不出你天生(yin)贱,给我逗弄几下已经(yin)水长流,把我整只手都弄
 
 
湿了。」
 
 
「哥,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以前没试过给人干,也不知道是这么好玩的,自
 
 
从看过那几盒a片录像带,就开始懂得手(yin)和造爱,而且每晚都会做(yin)梦,梦见
 
 
给人家吻**舐乳头,原来是你在弄我,你不怕我告诉妈妈吗?」
 
 
「怕甚么?我看妈妈也是很想找个男人来干她的(yin)穴,我偷看她洗澡时都见
 
 
她用手指去挖**,有一次还见到她用手电筒(cha)进**里,看来只要想想办法还
 
 
能连妈妈都干了。」
 
 
「哇,哥哥原来你这么(yin)贱的,每天都偷看我和妈妈洗澡!」
 
 
「如果不是这么,你那有被干得这么爽呀。你看你的(yin)汁都把床弄湿了。」
 
 
妹妹也看得脸红耳赤,但她还是张开双腿,我把**挺起对准她的(yin)穴慢慢
 
 
(cha)了进去。妹妹眯起眼睛,样子很(yin)荡,我开始出出入入地(cha)着她,双手还去摸
 
 
捏她胸前两颗梅子。我爽死了,干自己的亲妹妹真是很有舒服感。
 
 
「哥,大力(cha)我,我很痒呀,呀!……别停,啊!……啊……啊……噢……
 
 
快点……!」
 
 
「好妹妹,你的洞洞很狭窄,很多(yin)水,好滑。啊!不行了,我要射了!!
 
 
啊……啊!」我把(jing)液全射在她的(yin)洞里,然后我们就像夫妻般抱着睡到天亮。
 
 
我对**的感觉很强烈,其实干**的感觉和打手枪没有太大分别,**就
 
 
行了。但是如果被自己干的是自己的亲妹妹、亲姐姐、甚至是妈妈,那种感觉就
 
 
特别不同的!看到妹妹给自己干的(yin)荡样子,就知道世界上没有那个女人不喜欢
 
 
给男人干。妹妹本来是个普通女孩,给我逗弄起她的**,都(yin)贱起来,看来以
 
 
后再少干她两回都不行。
 
 
但是我现在有又新目标,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妈妈。一来她已经单身十年,
 
 
有没有给其他男人干过我不知道,就算有也不会多。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会每天
 
 
洗澡都躲在浴室里**呢?二来其实妈妈的身裁很好,乳丰(tun)圆的,只是**有
 
 
点下垂,但对于三十几岁的女人来说,都算保养得很好,她穿起紧身衣服,整个
 
 
身材都展现无遗,尤其是穿原子裤,(tun)部圆大,前面的阴部也突了出来。在家里
 
 
经常看到她**,看到她的内裤包着胀胀的(yin)穴,中间还有凹进的小缝,真是很
 
 
想去摸她一把。她的身裁给个正常男人看到**都会胀起,更何况我和她日夜相
 
 
处,她还每晚洗澡给我看,你说如果那个不想去奸(yin)她都不算是个男人。
 
 
所以我开始计划怎样可以引诱妈妈给我干,一定要软硬兼施才行。开始的时
 
 
候,我等她完澡就立即走进浴室,用妈妈刚脱下的内裤打手枪,还要故意没把浴
 
 
室门锁上。妈妈有一次觉得奇怪就来偷看我,我故意把**挺起给她看,我的鸡
 
 
巴足足有六寸长,我知道她是看到我在打手枪的。
 
 
又过几天,是个公众假期,妈妈来我房里时,我装没睡醒,还在梦中把**
 
 
摸大给妈妈看到,我偷偷看她眼睛盯着我的大**足足有两分钟之久,她还看得
 
 
用手去摸她的**。我心想,(yin)贱妈妈终于现形了,她的(yin)水都滴在地上。我知
 
 
道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很快我就可以一尝干自己亲妈妈的滋味。哈!哈!
 
 
哈!
 
 
根据我分析,妈妈看到我用她内裤打手枪没说我,就是暗示我可以舐舔她的
 
 
(yin)穴,再在我房里盯着我的大**,还去自摸**,可想而知妈妈的(yin)穴实在很
 
 
想给**干,只是碍于道德上不可以给自己的儿子干。我想,妈妈最近一定很痛
 
 
苦,想干又没有**干,我得要快点帮她一把!
 
 
就在第二天,妈妈放假,我故意提早回家。当我开门进屋时,没见到妈妈,
 
 
只听到她房里有声音,房门没上锁,妈妈一定没想到我会早回家,我悄悄推开房
 
 
门,竟然见到妈妈背着我卧在床上,看着那套限制级**影带,她没穿衣服在自
 
 
慰着,左手捏着乳头,右手中指(cha)在**里,还发出**声。哼,干你臭穴的时
 
 
候到了!
 
 
当时我整个人都很兴奋,**全硬了。心想,这个时候去干妈妈是最好的时
 
 
机。我立即把衣服全脱了,再抚弄自己的**几下,静悄悄地溜进房里。妈妈可
 
 
能是太投入在**,所以没发觉我已经站在她身后。电视屏幕上正播着那**影
 
 
带,那个儿子正干(cha)着自己妈妈的**。
 
 
我心想这次死就死吧,于是叫了一声:妈妈,接着就整个人压在妈妈身上,
 
 
双手抓住她的手,说:「妈妈,我真的忍不住,给我干一次吧!」
 
 
「儿,你干甚么,不行啊,你疯了吗,我是泥马妈,这样不行啊。」
 
 
「妈,我真是忍不住了,**全硬了。」我没理她,用腿把妈妈双腿撑开,
 
 
**对准她的(yin)穴一下就(cha)了进去。
 
 
「啊!……你真坏,坏儿子,妈妈你也要干,你真是**,快抽出来。」
 
 
我没理她,用力抽(cha)着她,我要妈妈很快到达**,让她享受一下。因为妈
 
 
妈的(yin)穴都湿了,所以抽(cha)她的时候还发出「唧唧」声。她的(yin)穴是宽了一点,
 
 
但是还很好干,很滑,我干她几十下,妈妈挣扎一番,已经不作声,双手双腿都
 
 
软了,但是她的(yin)穴还很湿,还抽搐着,很快就有了**,她的(yin)穴一定是饿了
 
 
很久。
 
 
我把妈妈双手放开,她没反抗,我用双手去捏她的两个**,用嘴去吸着她
 
 
的乳头,两颗乳头都硬了起来,我继续用力抽(cha),她的(yin)穴很滑很暖而且还很紧
 
 
很窄,妈妈咬着下唇眯起双眼发出唔唔声。
 
 
我想把她弄得更兴奋,就挺起身,把她双腿弄到前面,我就像掌上压那盘继
 
 
续抽(cha)妈妈的(yin)穴,这样的招式可以(cha)得更深入,妈妈啊啊地叫着,我再(cha)她三
 
 
四十下,我也**射出(jing)来。我知道不能射在妈妈的**里,就抽出来射在她的
 
 
肚皮上。
 
 
过了一会儿,妈妈突然掴我一巴:「坏儿子、**,妈妈你也干,你还是不
 
 
是人,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呜……呜!」
 
 
「妈,对不起,我别恼我,我知道是我错,**不如,但我真的忍不住,我
 
 
整天都想干女人,也没心思去读书,你又经常穿那么少衣服,妹妹又和我同一间
 
 
房间,我半夜起床看着妹妹打手枪,我真是忍不住了。」
 
 
「坏儿子,你千万别去弄你妹妹,给我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忍不住就
 
 
去召妓吧,也不用把妈妈都干了。」
 
 
「我也有召妓,但干的感觉真的很不同。你和那些妓女不同嘛。我知道不能
 
 
干妈妈,但只要我们都高兴就行了,我们不说有谁会知道。刚才你也有**,我
 
 
看你自摸几次都没有这次那么激。其实你的(xing)欲很强,常常想给人家干,只要我
 
 
们放在世俗的枷锁,放开怀抱,而我每次都戴套套就行了。」
 
 
「还有下次,你别发梦,你这坏儿子!」
 
 
我见她还要骂我,就抢白她说:「你也别装蒜,刚才**时那个(yin)样子,大
 
 
家心照不宣,如果你以后不给我干,死守寡,我就找机会**妹妹,一不做二不
 
 
休,然后离家出走,等你全都失去,我是做得出来。」
 
 
见妈妈犹豫一下,我立即说:「妈,你已经守寡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你很辛
 
 
苦,你就把我当成爸爸,白天我做儿子,晚上我做你老公,好不好?」
 
 
我见妈妈态度软化了,我就伸手去摸她身体,另一只手去摸捏她的乳头,接
 
 
着说:「现在这个时代都没所谓了,你看那盒影带里,那个妈妈给儿子干得很爽
 
 
啊,我**足足有六寸长,一定可以给你很多欢乐,而且米已烧成饭,你都给我
 
 
干了,时光也不能倒流,不如放开怀抱,开开心心给我干更好。」我说完就伸舌
 
 
头去吸着她的奶头。
 
 
「唉!真是没法,但你一定不可以去弄你妹妹。唉!谁叫我荡妇守不了寡,
 
 
唔……噢…看不出你这坏孩子还真带劲,刚才把我干得都出不了声。」
 
 
「妈,我帮你抹掉肚皮上的(jing)液。」
 
 
「不行!我要你把那些(jing)液吸干净!」
 
 
「不要吧……好吧」我说完就真的去把自己留下的(jing)液舔进嘴里,味道像蛋
 
 
白。我在舔(jing)液时,妈妈一边笑嘻嘻。我一直往下舔去,舔到她的阴毛,然后我
 
 
用舌头去逗弄她的**隙缝,妈妈的**和妹妹不同,她有很多阴毛。
 
 
「别舔那里,很脏的,那里是小便的地方,还没洗干净,你不觉得腥臭吗?
 
 
喂……不行……唔……噢!……」臭(yin)穴,你不觉得穴越臭舔得越兴奋吗?妈妈
 
 
把双腿自动打开,她的(yin)穴还算漂亮,两片大**又肥又嫩,中间有条隙缝,要
 
 
用手打开才能看到里面的阴核、大**和**。小**的色泽较鲜红,很湿润,
 
 
有点反光。
 
 
「妈,你的(yin)穴有很多汁,好香,**肉还红红的,我舔得全嘴都是(yin)汁,
 
 
唔……唔……」我接着忍不住伸出舌头又舔又吸,差一点没把她整个**都吃进
 
 
去,比起舔内裤味道好多了。
 
 
「呀……呀…噢……噢……(cha)进来吧……对…就是这里……别停……噢……
 
 
我没试过这么兴奋……呀……」
 
 
我再用力地**,妈妈全身都颤抖了,**又来了,妈妈只是「呀呀嗯嗯」
 
 
地**着,完全就不能招架。
 
 
接着我就跪着,拉起妈妈,要她含吮我的**,妈妈瞪我一眼说:「你爸爸
 
 
的**我还都不肯替他含呀。」但她却把我的**含进嘴里。
 
 
哗!好爽!!我的**在妈妈的嘴里出出入入,她还用舌头尖来逗弄我的龟
 
 
头。「啊,好爽!啊……」
 
 
之后我叫妈妈伏在床上,把**挺高,我要从她后面干进去。我的**对准
 
 
她的(yin)穴慢慢(cha)进抽出,这一招「隔山取火」每一下都(cha)到底,抽离她的小洞然
 
 
后再(cha)进去,每(cha)一下妈妈就呀叫一声,(cha)了四五十下,我射出(jing)来,这次全射
 
 
在她的**里,然后我再和妈妈亲吻了好一阵子。
 
 
「快出去吧,不可以给妹妹知道。」
 
 
之后一星期我都没去干妈妈,因我的妹妹可以帮我解决(xing)欲。我要妈妈等不
 
 
及,要主动找我干她。这几天我偷看妈妈洗澡,她又是**,我知道她一定忍不
 
 
住,我有六寸长的大**,女人看到都想要嘛。
 
 
这一晚,妹妹去找阿婆,妈妈半夜走进我的房里叫醒我,坐在床边说:「我
 
 
想跟你说些话。」
 
 
我心想:「是不是(yin)穴痒痒,想我干她呢?看她睡裙里没戴奶罩,又伸手摸
 
 
我就知道了。」
 
 
「妈,你是不是很闷啊?你想说甚么?」我说完就伸手摸她的大腿和腰。
 
 
「自从你爸爸过身后,我守寡守得很辛苦,曾想去找其他男人,但又怕出问
 
 
题,有时真是很难过。」
 
 
「妈,我明白你的感受,其实最要紧是自己开心,世俗的东西不用理的。」
 
 
我的手一直往上摸到她的**上,隔着睡裙捏她的乳头。妈妈的手就顺势滑在我
 
 
的**上,所有都尽在不言中。
 
 
我另一只手把她睡裙掀起来伸进去摸她的(yin)穴,哇!原来一早已经湿了。
 
 
「妈,我又想吃你的(yin)穴。」
 
 
「你真**,那么脏的,我刚小便完,等我去洗一下。」
 
 
「不用了,这样才好吃,有味道嘛。」
 
 
妈妈就站起来,把睡裙和内裤都脱了,我看妈妈没穿衣服的样子,**全硬
 
 
了起来。
 
 
「妈,你也帮我含**,我们玩69式吧。」
 
 
妈妈很(yin)荡地说「随便你」,就低下头去含我的**,而她的(yin)穴也哄在我
 
 
面前给我**。唔,真好味。一边妈妈在含我的**,另一边我把妈妈的两片阴
 
 
唇打开舔弄着,很湿很好味,有尿味,又有(yin)穴味。
 
 
「唔……唔……」我突然忍不住射出(jing)液,妈妈全都吞进肚里。
 
 
「儿,你好坏,射(jing)也不先扬声。」
 
 
「有甚么好害怕?我也吸了你不少的阴(jing)。」
 
 
我那晚就和妈妈赤条条地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我感到有人在含弄我的**,当然是妈妈,我伸手去摸她的(yin)
 
 
穴,哗!全湿了。我心想:「你要不要那么心急耶?真是个(yin)贱妈妈。」
 
 
「德,起床吧,你的**真的好厉害,谁做你的老婆就爽死!」
 
 
「你的(yin)穴也很美呀,干一世也不错呢。」
 
 
「来,给你一招观音坐莲你试试。」妈妈站起身,握着我的**对准她的(yin)
 
 
穴孔里坐上去,由妈妈完全主动,我好像是旁观者。
 
 
「哎哟……你的**……很粗大喔……噢……噢……噢……真是前世久你的
 
 
啊……亲儿子……我快死了!……给你干死……不行了……呀……啊……」
 
 
只是听着妈妈的**声我已经爽死了,没干几下就射(jing)了,这次又是全都射
 
 
进妈妈的(yin)穴里。我问妈妈说:「我怕会把妈妈你的肚子搞大。」
 
 
「别怕,妈妈已经结扎了,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敢玩得这么放。」
 
 
「妈,你被我干得爽不爽?」
 
 
「爽死了,从懂事开始都没被干得这么爽。」
 
 
「妈,你起初不肯给我干,为甚么后来又肯让我干你?」
 
 
「其实自从你爸爸过身之后,我就很闷很**,(yin)穴经常很痒,只好用手自
 
 
慰,当我看到你用我内裤打手枪时,我看得双脚发软,心扑通扑通地跳,(yin)穴都
 
 
流出(yin)汁来,那次我已经很想给你干,但我不敢。又有天早上在你房里看到你鸡
 
 
巴举起来,哗,足有六寸长,我(yin)穴登时痒极了,当时真想不理三七廿一,给你
 
 
干了才说,但我又不敢,只好回房**。但又想还是想着你的大**,想如果给
 
 
你大**干进穴里,一定很有舒服感。我看影带,又是儿子奸**妈,那个妈妈被
 
 
儿子干得好爽,我就幻想给你干得四脚朝天。所以第一次给你干,那时其实很兴
 
 
奋,有三次**,把我平时积压的欲念全都释放出来,真是爽死我。我想也想不
 
 
到(yin)穴会给你干得有这么多**,我以前以为给你爸爸干得有**已经很满足,
 
 
怎知现在被你干的时候,才知道甚么是真正的**。现在我没想其他事情,只想
 
 
要自己高兴,造爱是我们两母子的事,又不会伤害别人,你说对不对?」
 
 
「妈,你懂这么想就好了,(yin)穴实在需要滋润,其实我干你的时候,看到你
 
 
那(yin)荡的样子,就知道你很兴奋。以后你喜欢的话,可以随时随地叫我来干你的
 
 
(yin)穴。」
 
 
之后的日子,我和妈妈就像两夫妻那样,白天黑夜都在荒(yin)干穴,现在妈妈
 
 
的心情很好,我又玩很多花式,又买很多**的影带来看,日子过得很快活,其
 
 
实只有大家高兴,**又有甚么所谓呢?
 
 
有一天,我又想干妈妈的(yin)穴,妈妈说要先去尿尿,我想我没见过女人在尿
 
 
尿的样子,便说:「妈,我想看看你尿尿的样子。」我跟她进厕所里。
 
 
「你发神经吗?尿尿有甚么好看?」
 
 
妈妈没理我,解开裤子,蹲坐在上面,我就蹲在地上看着她的(yin)穴。看她(yin)
 
 
穴微微张开,从阴核下面的小洞里喷出尿来,最后尿水还在她(yin)穴上滴下来。妈
 
 
妈用中指摸捏阴核,又慢慢(cha)进那**的洞里,我看见妈妈的脸又是很(yin)荡的样
 
 
子,还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唇,我看得很兴奋,整个**都硬起来,有个冲动想伸
 
 
出舌头去吃她的(yin)穴。
 
 
「唔……帮我舔……我很痒啊……」
 
 
我把她整个(yin)穴都舔了,又逗弄她的阴核和小(yin)洞。
 
 
「啊……好爽啊……弄进去……噢……我快死了……吸那豆豆……是是……
 
 
是这里……啊……」
 
 
虽然有股尿味,但我连她的(yin)水一起吞进肚里,倒是很好味。
 
 
「噢……别停……哎唷……啊……呀……噢……」妈妈兴奋极了。
 
 
「妈,我想干你。」
 
 
「好吧,快来满足妈妈吧。」
 
 
「唔……噢……用力干……呀……坏孩子……噢……快给你干死……」
 
 
「干妳娘的……(yin)穴……臭穴……唔……干爆你的臭穴……噢……噢……干
 
 
死你……想我大力干你……就快叫我老公吧。」
 
 
「噢……啊……啊……你这孩子……真坏……唔……老……老……公……干
 
 
破我的……(yin)穴吧!」
 
 
我看见妈妈的样子真的很(yin)荡,平时看你一本正经的,原来干起来会这么风
 
 
(sao),这么(yin)贱。
 
 
「呀……呀……(yin)妇,噢……不行了……要射出来……噢……」
 
 
就这样过了四年,妹妹也已经嫁为人妇了,但还会不时的约我出去偷情、干
 
 
穴,她说给我干的感觉始终是不同的,多很多**。而妈妈这个荡妇就更厉害,
 
 
自从我干过她的(yin)穴,解放了她心里的道德枷锁,释放隐藏在身体里面的**之
 
 
后,差不多每晚都主动找我去干她,我当然还和她玩很多花式。妈妈根本没当我
 
 
是儿子,而是老公、情人,我们一起洗澡,半夜一起睡觉,妈妈也知道我连妹妹
 
 
都干过,但现在她那么钟情我的**又怎会怪我呢?所谓「肥水不流别人田」,
 
 
我们闭门一家亲,真是不枉今生。
 
 
本来以为故事就此结束,怎知最近我还连姐姐的(yin)穴也干了。
 
 
事情是这样的,姐姐最近发现姐夫找个姘头,她很愤怒,结果带着孩子回到
 
 
娘家来住,那孩子只有三岁。姐姐和我睡在同一间房里,我睡上格床,她睡下格
 
 
床,孩子就跟我妈妈睡,害我没法去干妈妈。
 
 
至于姐姐,她最初两星期都哭着睡去,根本没留意我在偷看她。她的身才比
 
 
较浑圆、丰满,两个**足足有36寸d杯,有个小肚腩,**也相当圆大,真
 
 
像日本肉弹「松板季实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过孩子,姐姐特别有女人味。
 
 
这一夜姐姐还没睡,我就坐在她身旁,问她说:「姐姐,为甚么你回娘家这
 
 
么久,心情还未平复?」
 
 
「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其他人……我憎恨你姐夫,不是因为他找姘头,而
 
 
是他竟然……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有关系,就是说他们**。他妹妹才十五岁哇,
 
 
呜……呜……你姐夫(xing)欲很强,差不多每晚都要,连我大肚的时候他也要干我。
 
 
我不肯,只肯让他用手弄,最初还可以,但过了一个月他就说不用我了,他**
 
 
就行了。怎知道有一晚我半夜见他不在房里,我走到他妹妹的房门口看到他和妹
 
 
妹两个正干着。当时我很震惊。
 
 
「我还听他们在说话:『哥,你不怕嫂嫂知道我们的事情吗?』
 
 
『不怕,你嫂嫂睡得像死猪般,我一有机会就过来干你的(yin)穴,看你这么(yin)
 
 
荡,就知道你等我等得很心急呢。』
 
 
『你还这样说人家,你连你妹妹都**了。你知道吗,第一次被你(cha)进我的
 
 
**里,真是痛死了,痛得第二天都走不了路。』
 
 
『处女第一次一定会这样的,但之后你不就每次都有**,你真是天生(yin)贱
 
 
女孩。』
 
 
『哥,别说了,我现在很想你干我,快(cha)进来吧!』
 
 
接着,我就看到你姐夫把他妹妹的双腿托起来,把大**(cha)进她的(yin)穴里。
 
 
呜……真是没天理,他连妹妹都干,那个(yin)荡妹妹又风(sao)得可以……呜……我以
 
 
后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呜……呜……我忍他几年,这次真的忍不住才搬回娘家
 
 
来住……呜……」
 
 
「别伤心吧,姐姐,这种人不必为他流泪,既然姐夫这么坏,就想个办法去
 
 
报复他吧。」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姐姐的身体,从她背部一直摸到她的**,
 
 
她还未察觉,只是哭着,我就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大腿内侧,直至摸到她(yin)穴那
 
 
里,她才醒觉。
 
 
「你干甚么?发神经吗?」姐姐想推开我,但给我握住,我的手继续搓挖她
 
 
的**。
 
 
「姐姐,我是为了帮你忙,姐夫这么(yin)贱,他做初一,你就做十五,你想想
 
 
他妹妹的臭穴给你老公的**干,怎么可能忍他呢?」
 
 
「就算报复,我也不会和你做这种事嘛。」
 
 
「你错了,他们两兄妹都做出这种事,和我做又怎么不可以,等他感受那种
 
 
滋味。你找个普通男人来干你,姐夫他又怎会心疼呢?我真心帮你,我也要负起
 
 
千古罪名呀,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要还姐夫一点颜色?」
 
 
我感觉姐姐的态度已开始软化,我一手伸去摸她的两个奶球,又搓弄她的两
 
 
颗乳头,另一手伸进她的睡裤里逗弄她的**。
 
 
「不行,别,不要,会给别人发现。」
 
 
「别怕,怎么被人发现呢?你看你的(yin)穴都流出(yin)水,还在装清高呢。」
 
 
我把姐姐推在床上,掀开她的睡衣,把她睡裤和内裤都扯脱下来。姐姐虽然
 
 
有反抗,但让我抓住她的双手,我用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已经全硬了。
 
 
「坏蛋,你这坏弟弟,**,放开我,啊……
 
 
我没理会她的哀求,我看到她两个大**在左右晃动着,就用嘴去**她的
 
 
奶头,姐姐两颗蜜枣又大又黑。我伸手去摸她的**,(yin)水荡漾,我吸着一会儿
 
 
就用脚强把她双腿分开,好像第一次奸(yin)妈妈那样。
 
 
「别,不要,我们是两姐弟,不行的。」
 
 
「姐姐,姐夫也是这样嘛,他连妹妹都干了,还不止一次,你怎么哑忍他这
 
 
样做?」说完我就把**顶住姐姐的**口。
 
 
很明显姐姐已经放松了,只是还在哭叫着:「呜……呜……不要啊,我以后
 
 
哪有面目见人呢,你放过我吧。」
 
 
「姐姐,我已经忍不住了。」到这个时候,我甚么都不理了,顺势一挺,整
 
 
根大**(cha)她的(yin)穴里。
 
 
「噢!……啊……没天理的……呜……呜……你简直不是人……姐姐你也强
 
 
奸,呜……」
 
 
「对不起,姐姐。」我口里虽这么说,但还继续**她那两颗蜜枣,**在
 
 
她(yin)穴里出出入入地干着,我这么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
 
 
我要她很快就得到**,于是继续抽(cha)她。
 
 
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着嘴唇,(yin)穴的(yin)水都给我搞
 
 
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起来,她开始**起来。所谓「天下女
 
 
人一样(yin)」,把她干几下,她甚么枷锁都可以打破。
 
 
我再狠(cha)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全身发浪起来,(yin)穴紧紧夹住我
 
 
的**,还不自觉地挺起(yin)穴,让我可以(cha)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我
 
 
一边吸着她的蜜枣,一边用力(cha)她的(yin)穴,姐姐完全被我征服。
 
 
「啊……唔……唔……」
 
 
「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yin)穴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
 
 
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我的**,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cha)在里面不抽出
 
 
来。姐夫为甚么那么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
 
 
「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
 
 
「别难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
 
 
极了,把(jing)液全都射进姐姐的(yin)穴里。
 
 
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么可以射在里面,我会给你害死
 
 
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
 
 
「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么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
 
 
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么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
 
 
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
 
 
奸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甚么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
 
 
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
 
 
姐打开长住在家里,看来没有机会了。
 
 
有一天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
 
 
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
 
 
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着我亲吻起来。
 
 
「唔……唔……唔……」
 
 
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
 
 
「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
 
 
妈妈**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龟
 
 
头,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
 
 
「妈,让我吃你的(yin)穴吧。」
 
 
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
 
 
「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
 
 
妈妈的(yin)穴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
 
 
和大小**,一直吮到菊门那里。妈妈坐起身来,对准我的大**坐了上去。
 
 
「啊……好大的**……噢……」
 
 
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yin)荡地叫起来:
 
 
「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
 
 
我感受到妈妈的**,(yin)穴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接着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喂饱妳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
 
 
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垫高,等她的(yin)穴抬得高高,我(cao)起大**,
 
 
慢慢(cha)进她的(yin)洞里,看着她的**缝被我的大**撑开,又看见大**在抽(cha)
 
 
她那(yin)穴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
 
 
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
 
 
(cha)我的(yin)穴吧。」我看到妈妈的(yin)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猛(cha),把妈妈
 
 
干得欲生欲死。
 
 
「哎唷……**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
 
 
每(cha)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于我有一阵酥麻的感觉,浓(jing)就射
 
 
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yin)穴里。
 
 
「噢!真是很久没这么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
 
 
宝贝儿,对你的大**,我真又爱又恨。」
 
 
「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cha)
 
 
在里面真是爽死了。」
 
 
「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冲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
 
 
离婚,我真不明白。」
 
 
「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甚么都没所谓。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
 
 
她了。」
 
 
「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甚么,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
 
 
大了。」
 
 
「知道,亲爱的妈妈。」
 
 
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姐,为甚么又哭了?」
 
 
「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
 
 
「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
 
 
「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宁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
 
 
「姐夫这么坏,我们要还以颜色。」
 
 
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上摸她。
 
 
「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yin)穴已经很久没爽
 
 
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进去,其实我也很爽。」
 
 
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yin)穴又夹得紧
 
 
紧,把我**包得很爽。」
 
 
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吸着她的蜜枣,
 
 
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着就吻到她**那里。
 
 
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里,很脏的,啊……哎哟……喂……」
 
 
「姐姐,你那**很美耶!鲜红色,大**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
 
 
呢!」
 
 
「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里…很香,真**。」
 
 
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和阴核,整个(yin)穴浸满(yin)水,姐姐又是个荡妇。
 
 
「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
 
 
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放正位置,就(cha)将
 
 
了进去。
 
 
「哎唷……很大的**……噢……用力(cha)……」
 
 
「噢!好爽,(yin)穴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
 
 
我用力地抽(cha)着。
 
 
「啊……啊……啊……」
 
 
「臭穴,你这(yin)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啊……」我
 
 
终于发射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669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