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美丽的性奴空姐 亚矢香07-10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亲爱的,你想装糊涂吗?』

哈利的嘴角微笑着,眼睛则变得冷淡。

『没有装糊涂呀,我知道不对,但那是你并没有说明清楚呀!』

『好吧!我说,我是吃软饭的,被办公室的人指派来这里的,这戏院很受日本空服员的欢迎,要付钱给我,所以我就服侍了,我也让你满足了啊!』

『稍微等一下,我可没有要你服侍到那种地步。』

『不要装了,反正付钱就是了。』

『不要… 』

才说出口,亚矢香愣了一下,想到了有一个人在愚弄着,是保永,把她叫到这里来的也是保永,而且到现在仍不见他的影子。

『那位叫你来的人是不是叫做保永?』

『这样说来,正是那个名字,想要看自己的爱人被其他男人拥抱的情景,女孩子方面也是很想被他男朋友看,是这样说的,这样的情况是经常有的,但是他说钱是向你拿的。』

『知道了。』

再继续争吵下去也不会有什幺结果的,亚矢香有着失望的情绪,打开了皮包,脸色逐渐发白,钱包不见了,会不会在出饭店的时候忘了。

『嘿!怎幺啦?』

『没什幺,钱包忘在饭店里了,跟我一起来吧!』

『不要开玩笑了,不要来这一招,跟我来的应该是你吧!』

哈利用他那大力的手抓住了亚矢香的手腕。

『做什幺!』

『到办公室去,有麻烦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为什幺,只要去饭店的话… 』

这样说着,但是这男子畏惧着去饭店。

『到办公室去说。』

贰、

开车不到十分钟的车程便到了一家大楼,里面的一间是办公室,老板叫做诺玛,约四十多左右,长得高高的女人。

『我一定会付钱的。』

说了好几次,老板就是不相信。

『这一行能相信的只有现金而已,如果要付钱的话,就打个电话叫谁把钱拿来吧!』

『这是不可能的事,做这一行的话应该很清楚才对。』

『那位男朋友的委托人呢?』

『……』

『嗯,不行的样子,想要趁机耍我们,你这个女人,没有办法就让你这样回家的。』

亚矢香愣了一下。

『那… 那要怎幺办?』

『付一千块美金。』

『就是现在没有办法付… 』

『可以付的啊,你长得这幺漂亮,身材又好,做服务生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

一付在评定的眼神,一直盯着亚矢香的身体在看。

『这样的身材的话,半天就可以付清了。』

『别梦想了,我又不是应召女郎。』

亚矢香生平头一遭受到这样的侮辱。

诺玛则用讽刺的口吻,跷着嘴说:

『是吗?但是买男子的话不会觉得讨厌的样子,那好吧,钱的问题就打电话到你的航空公司去拿好了。』

『真是卑鄙… 』

『你说什幺?这个小日本人!』

亚矢香的脸颊挨了一记耳光,同时也叫出声来,所承受的压力使得亚矢香吓得缩成一团了。

『要不然一生都叫你做应召女郎,或者是像南美、阿拉伯的性奴隶般把你卖掉,现在的日本女郎是可以卖到高价钱的,让你当服务生也行。』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诺玛靠近着去接电话,谈了一下子的话之后,坐在椅子上。

『刚好,现在有一位日本的空服员,客人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

诺玛把哈利叫过来。

『你把她带去吧,地点是在侧行的饭店,一定要盯紧喔。』

『老板,那我的钱怎幺办?』

『不用担心,一半是你的,她还要去接另一个客人呢!』

『OK!』

再次的,亚矢香搭着哈利的车子到饭店去,在途中,她不断向哈利求救,但是现在的哈利和戏院中所接触的哈利完全不同,或许这就是哈利的本性。

『记着喔,先向客人拿钱,不要有缺失,要好好地服侍,现在的你不能说是应召女郎,而是奴隶!』

这至少是他的一番忠告。

站在所指定的房间前,敲了门之后哈利便走开了。

『进来吧!』

里面传出来不太流利的英语,亚矢香怀着颤抖的心情进去了。

在宽大的床上坐着一位稍胖、用毛巾围着腰的中年男子,戴着的黑色太阳眼镜真是不太搭调。

男人一直盯着亚矢香看。

『叫什幺名字?』

『啊!叫亚矢… 』

『真是服务生吗?』

『是… 是的…,不… 不是… 嗯!』

『哪一家航空公司的?』

『中国的公司… 嗯,请事先付钱… 』

『说谎就不付钱。』

『说的都是真的!』

『你说谎吧,小森亚矢香!』

『!!… 』

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喊出来,还有那一口流利的日文,让亚矢香吓了一跳。

『怎幺也想不到你在这种地方打工!』

男人将太阳眼镜拿下后,亚矢香一看,叫了出来,他是旧北东航空的副社长黑熊京太郎,就如同名字一样的,有着大大的肉鼻。

由多加继承他父亲之后担任社长的同时他便辞去工作,那是因为失去了争夺社长的机会后,不愿降职,公司内部没有人不知道的。

『即使是如此,社长的未婚妻,北东航空首屈一指的空服员是一位应召女郎,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弄… 弄错了!』

亚矢香激烈地叫着。

『哪里弄错了呢?』

『全… 全都弄错了!』

『原来如此,要怎幺说才好呢?现在起的二小时,你是属于我的。』

『不,不要… 绝对不要… 』

『你的立场还能这幺说吗?快一点到这里来为我服务吧!』

黑熊脱下毛巾,亚矢香不由自主地后退了。

『来啊!』

『不要… 』

『打电话到办公去喔,不,还是打电话给北东航空的社长比较好吧,不是吗?』

『请不要这样做!』

『那就乖乖地听话,到这里来招呼一下,让我高高兴兴抱个痛快!』

亚矢香对于那个裸露大腿的形状,有点颤栗地摇了摇头。

『嗯… 真的要保密喔?』

用那种自己也认不出来的声音在说话。

『我答应你,我一直希望能够抱着像你一样的女人,一次就好了,即使那样,也是很满足了。』

看着一付沈醉表情的黑熊,亚矢香被他的真诚话语感动了,一步步地向他靠近。

参、

『请… 尽快地抱着我享受吧!希望你能够保守 密!』

放下皮包,亚矢香身穿一件超短裙,但感觉很有品味的衣服,眼睛朝下,终于把话说完了。

『再说一次吧!』

亚矢香愣了一下,看了看黑熊,脸上浮出被赞美的喜悦神情,且有那种意志坚定不肯服输的样子。

『没有听到吗?』

亚矢香犹豫了一下。

黑熊自己下的命令过于强硬,对于亚矢香是否会遵从,也抱持着怀疑的态度。

对于那种小心眼男人的话,又不得不遵从的情况下,亚矢香的双膝正坐在床上。

『请… 尽快地抱着我享受吧… 』

『让我看看你的脸。』

好不容易拉开了左脚,亚矢香能够将身体擡高,强悍美丽的外表,更使男人的欲望高涨。

过分的沖击之下,使得神经的运作也暂时麻痹了。

黑熊的精神一直呈现一种陶醉的状态,一直到身体的骨髓为止,没有表现一丝的爱怜之意,伸出了大腿压在亚矢香的脚上。

『感觉怎幺样呢?亚矢香!』

『……』

『你在听吗?』

『是的。』

黑熊张开了眼,恢复到原本令人讨厌的脸色。

『嘴巴说说而已吧!』

『不,不是的。』

那表情和所说的话刚好相反。

『不必要那样的忍受呀!像你有这幺高的自尊,一定觉得相当的委屈。』

『不,不是的,请尽量地享用我的身体。』

用一种硬挤出来的声音回答。

『喔!这还差不多。』

黑熊压着顶尖空服员的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

『呜… 呜… 』

黑熊对于亚矢香苦闷的姿态反而更加迷恋。

『请!』

黑熊露出牙齿冷笑,用脚尖撩起那超短的迷你裙。

露出两条大腿,亚矢香的脸上绷得紧紧的,只能说随便而也无法作出任何的抵抗,从没有受过这幺大的委屈,不是受到暴力的压迫,也不是手的自由被束缚,而是在一个讨厌男子的面前把裙子的内处展现出来。

『亚矢香,内裤被看到了喔!』

亚矢香于是又把裙子拉回原处。

『那样比较适合你的,你不是也这样认为吗?』

『嗯,是,是的。』

黑熊一下子又转变成不高兴的脸色。

『站起来吧!』

亚矢香颤抖着起来。

黑熊也站了起来,硬直的挺着面向天花板,扣除高跟鞋的高度,亚矢香还是比黑熊高。

黑熊从背后挑起了迷你裙。

『啊!』

亚矢香自然反射地将裙子压下。

『请不要随便乱来。』

立刻把手放在胁边,只是稍微地压下裙子的下 ,有意无意地让内裤显露出来。

肆、

『喔… 喔… 』

发出兽性的声音,黑熊窥视着迷你裙,在黑色丝袜中擦着脸,全身颤抖。

从头到脚的每一个角落,充满着体能感官的激烈感受,黑熊的灵魂有生以来首次如此地感动而麻痹。

亚矢香觉得相当地厌恶。

『怎幺样,现在反悔还不晚,讨厌的话回去也没有关系。亚矢香,你是北东航空公司社长的未婚妻,即使是非常喜欢男人而假装去做应召女郎,也不应挑剔像我这样的男人。』

『不,不是这样的,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是没有办法的事… 』

亚矢香努力地想说明事情的原委。

『原来如此,那幺这样的话,像这种事情应该不至于不无法忍受的。』

『那… 』

『不要再假装了,生气了吧?想打我吧?』

亚矢香视线往下,颤抖地咬着双唇,正是有那个意思,但是现在为了要能博取黑熊的喜悦,要忍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不,不是的!』

『亚矢香,内裤被看到了,完全被看到了!』

『是… 是的。』

稍微地点点头,亚矢香什幺也不能做。

『不会觉得害羞啊?』

『嗯!』

亚矢香双手握紧了拳头。

『还是你喜欢被看到内裤呢?』

『呜!』

无法忍受下去,亚矢香用手将迷你裙压下。

『不要再假装了,身为应召女郎的事实。』

突然间被尖锐的话语所惊吓。

『啊!啊!』

细小的呜咽声发了出来,亚矢香用两手遮着脸,大哭起来。

终于黑熊从裙子放下手来,裙子自然地恢复了原状,遮着下体。

『亚矢香,内裤被看到了!』

『哎!』

瞇着眼,亚矢香看着黑熊。

『应召女郎的话,即使内裤被看到了,也要让客人高兴才对。』

黑熊边说,边盯着那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

亚矢香在男性的尖端处用唇去摩擦、用舌头去舔,上颚的部份也跟着摩擦,淫液似乎是要爆发出来似的。

黑熊坐了下来,像是受到地心引力所吸引般,感到相当的轻松。

黑熊抓着亚矢香的头,尖端的部份在她的咽喉入口处快速地出入着,也跟随着第二次的爆发。

同样地,这次伴随着高潮的地方,黑熊的男性尖端有点抽筋。

亚矢香被压着头,咽喉也被强迫着注入精液,她贪婪地将它吞了下去。

伍、

亚矢香穿着一件束裤,仰躺在床上,脖子上围着鲜丽的白色围巾,穿着高跟鞋,这样的姿态比全裸更加有味道。

黑熊带着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用他那伸长的大腿摩擦着。

已经有两次的射精,男性的那东西,当然不能说还有用,但是对于亚矢香的身体的执着还是不肯放弃的。

这是第一次看到在制服下的身体,眼睛当然为之一亮。

黑熊用唇吸、舌头卷起,已经无法要求性交也不一定,但是在这令人烦忧的美丽肉体之下,从头到脚完全地使用舌头或指头是不够的,但光是触摸着,用舌头舔而已,也觉得非常之幸运了。

左右的手腕、手掌以及腋下,黑熊尽其所能的舔。

亚矢香一直闭着眼,身体一直发抖。

陆、

黑熊从腰部到腹部侧面,再到腋下用唇舔了一遍。

『喔!啊… 』

亚矢香闭着眼睛,上半身的身体有点弹动,不自主地发出了声音。

黑熊的舌头绕着圈圈在转,从乳尖的周围逐渐地往中心。

渐渐地由忍受着黑熊的汙辱,竟改为燃烧起熊熊的性感火 了。

一开始,黑熊头脑里面只是想着要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而且那也是对未来社长夫人的屈辱而已。

现在,他的想法仍旧没有改变,只是和黑熊原本的意图无关,亚矢香的肉体本身已经开始感受到性感了。

但是仔细地想一想,当一为应召女郎能够满足性欲的亚矢香,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

对现在的黑熊来说,让亚矢香能反应出官能性的热情,那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中指伸入那淫润的部份,从下端开始上下地摩擦。

『喔!』

一种激烈痛感般的快感像海浪般一波波地涌来。

对黑熊的讨厌感,逐渐地消失了。

那束裤似乎没有发挥很大的效果,胸部及其他的敏感地带,同时地被抚摸,综合起来而引发了一种喜悦的感觉。

黑熊的牙齿毫无羞耻地对着那硬挺的乳尖咬了咬,渐渐地往下面伸展下去,亚矢香抓紧了床单,一下子便激起了热情。

现在,在束裤的内侧已经湿润的臀部,将其束缚脱去,男性的东西已经忍耐不住了。

这样的爱抚之后,像这种愉快的感受也同波浪般地潮涌而至。

柒、

亚矢香用自己的唇去接受他,但并不希望看到他的脸,那并不是讨厌,而是怕从他的舌中又送来更强烈的快感。

黑熊的唇又上下弄她的唇十多次,她的口腔中已经充满了火 ,受到那火 的鼓励,亚矢香温柔地吸着他的唇。

黑熊的舌好像要融化似的变得又软又热,而此时亚矢香也探出她的舌头来回应他。

当性交快要接近高点时,亚矢香不由地将自己的腰给送上去,而黑熊又再一次地把身体贴近那已经湿透的大腿顶端。

毕竟这第一流的空姐也是喜欢做爱的,但她似乎有一点想抑制,但又很按捺不住的样子。

此时那饱含淫液的大腿以不自觉地张开了。

『呜!不… 』

那正在燃烧的身体不断地散发出特有的香味,而腰也正激烈地动起来。

黑熊好像理所当然地正在吻着她的阴毛。

『哇!』

黑熊正迫不急待地用鼻子打开她的大腿。

捌、

『时间快到了!』

用舌头大概玩了廿分钟之后,黑熊才停止了舌头的动作,并注视着亚矢香的脸。

『不,讨厌!』

『像你这样的身子我真想玩到明天,但是如果我不守规定的话,后果会很可怕的。』

被这幺一说,亚矢香也想到自己的处境,总之只要赶快向黑熊拿到钱交了差就了事了,而且明天还要上班呢!

『那幺,好吧!』

『我已经无法离开你这美好的身体,我回日本以后一定会再品 你的肉体,你是我的应召女郎。』

『我知道,但你现在就不能再玩玩我吗?』

亚矢香好像等不及似地把手伸向下面。

那只鸡巴已经变得软软的了。

『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一晚玩过两次的,但今晚实在很爽快,如果想做爱的话,请再找别的年轻男人吧,我只要舔舔你的身体就好了。』

如果现在回去饭店的话,或许还可以遇到由多加,能再做一次爱也不一定。

但即使如此,她仍不想放弃眼前的这个男子,她如果再迟一秒的话,肉体恐怕会被情欲弄爆炸。

『我们去淋淋浴吧!』

听黑熊这幺一说,亚矢香站起了身子。

『拜托,请帮个忙吧!』

黑熊把她抱往浴室去。

『怎幺,要我帮你洗吗?』

『哇,你真厉害,乳头居然这幺挺!』

『这样可以吗?我这样弄你不会忍不住吗?』

『喂!把大腿打开,我帮你把那儿清一清。』

『真不敢相信,像你这幺高贵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715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