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优衣库脑补剧情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又是一时兴起,写一个和大家分享分享,本来想插图片的,但视频大家都看

过了,我就不多说了,下麵两个版本的剧情。

  PS:我觉得这个视频确实是精彩的自拍,品质挺不错,也不是那种固定起脸

都卡看不到的自拍,请问各位大大,有没有和这个一样精彩的自拍或者偷拍啊,

推荐推荐呗,谢了。

***********************************

第一种可能:

  靠窗的位置上,阳光透过一面晶莹剔透的玻璃,射进淡雅的咖啡厅 。

  淡金色的温度懒洋洋的照在一头微捲的粟色长髮上,正好抵消了屋内过剩的

冷气。桌上那杯加了冰的拿铁杯壁凝出滴滴水珠,两根纤长的手指正夹着杯中的

吸管,无聊的搅动着冰块。

  「嗡~」

  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余艺拢了拢俏脸上的发丝,幽幽的吸了一口咖

啡,不满的情绪明显的刻在了皱起的柳眉间,一双大眼睛充满了失望:「哼,这

到底算什幺意思,说好今天陪我买衣服的,居然又跑去打球。」

  她嘟囔着,下意识抹磨动银牙把吸管咬扁,不料嘴巴离开咖啡杯时尴尬的拉

起一缕银丝,像是才做过什幺羞羞的事。她保持着这个姿势,连忙抓向包包的位

置,因为腰身的扭动,短小的白色T恤被提高了不少,纤细光滑的小蛮腰都露了

出来。

  「小艺。」伴随着一个有些熟悉的男音,一张纸巾先于余艺拿包的手递了过

来。

  余艺抬头眯了男子一下,发现他正瞄着自己雪白的小腹,于是也不接他的纸

巾,而是赌气似的直接用手腕擦了嘴角,然后把头转向另一边。

  男子轻笑了一声,自觉的坐到了余艺身边,也不觉得尴尬的又帮她擦了擦尖

巧的下巴:「小艺,真是巧哦,没想到在这 遇到你了。」

  「我不认识你。」余艺往 面挪了挪,皱起玉雕般的琼鼻,依旧没有回头。

  「哎呀,还在生我的气呢?」男子一点也不生疏,抬手便搭上了余艺柔弱的

肩膀,靠过去说道:「都过去几个月了,你原谅我吧,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个朋友

吧。」

  余艺微微动了一下肩,也没甩开那只手,她转过来又喝了一口咖啡,才回应

道:「我也不是小心眼,早就不生气了,但是分手那天我就说过了,以后我不认

识你。」

  从余艺并不抗拒的语气中,男子听出了门道,他爽朗的一笑:「那好那好,

我们现在重新认识吧,我叫侯天旭。美女,初次见面,交个朋友要赏脸的吧。」

  侯天旭伸出手去,余艺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下,还是把手递

了过去。

  「哇唔,美女你的手还是那幺嫩啊。」侯天旭摸着余艺的手,却直勾勾的盯

着她可爱的眼睛。

  余艺忍不住笑了,抗议道:「什幺叫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好吗。」

  侯天旭这时换上一个嬉皮笑脸的表情:「哦哦,对对对,我第一次摸到皮肤

这幺好的小手。」

  被夸得美滋滋的,余艺抿了抿嘴,看着前男友还是这幺个德行,被现任男友

放鸽子的郁闷一下子打消了不少,她娇嗔起来。

  「起开,谁要给你摸了。」

  侯天旭拉着余艺柔若无骨的嫩手扣在掌心,见她嘴上说着不,却并没有将手

收回去,于是更进一步的挪了挪身子,几乎和余艺贴坐到一起。

  他放肆的闻了闻余艺的头髮,一边蠢蠢欲动,一边在她耳边说道:「小艺,

你是不是心 还有我啊,这 可是我们以前开房之前常来的地方。」

  余艺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丝丝红晕透了出来。

  「胡说,才不关你的事呢,我只是…在等我男朋友。」

  「哦?他什幺时候来呢?」

  「他来不了了,」余艺没好气的说,「本来说好要去买衣服的,结果又跑去

打球。」

  侯天旭听到这句,更加放肆起来,表面上却还淡定得很:「真是的,这幺漂

亮的女朋友,居然还敢放鸽子,你看我以前给你拎包提鞋什幺的,是不是什幺怨

言也没有啊。」

  余艺想起以前和侯天旭在一起的日子,脸上的红晕又添了几分。

  侯天旭轻轻环住余艺,手臂已经和她腰上露出来的雪腻肌肤贴在一起,曾经

舔舐过的细腻让他回味无穷,他试探的开着玩笑:「要不报复报复他,给他带带

绿帽子吧?」

  余艺也没挣扎,只是转过来笑着捶了侯天旭一下:「混蛋,你说什幺呢,我

可不是那种女孩,啊。」

  侯天旭突然手上用力一收,几乎将余艺完全揽进怀 ,他径直的封住余艺的

小嘴,将她压到玻璃上,完全没有躲闪的余地。他的舌头轻车熟路的探进余艺只

抹了淡彩的红唇 ,勾引着那条细滑的小香舌,不到十秒的追逐与闪躲之后,两

条久违的舌头就再一次纠缠在一起。

  「嗯…嗯嗯!」

  余艺睁大了眼睛,双腿蹬了几下,侯天旭却扳住她的翘臀,让两人死死贴合。

  强势的深吻让余艺感受到前男友的热情,直到感觉到怀 的娇躯若柔软了许

多,侯天旭才放开余艺,咬着她的嘴唇,将她的舌头吸了出来。

  两人又是一阵激烈的吮吸,直到余艺再没有一点儿反抗,侯天旭才环住她的

脖子,轻薄的蹭着她的脸颊,在她耳边吹气:「小艺,其实我一直在想你,我发

现我爱的还是你啊,我和现在的女友做爱时,满脑子都还是你淫蕩的样子,把她

当做你我才能干得她嗷嗷叫呢。」

  余艺的小嘴还长着,俏脸含春,侯天旭亲昵的表白弄得余艺有些意动。

  侯天旭用力在她的臀瓣上一抓,余艺嘤咛了一声,无力的挣扎开来,迷茫的

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你忘了我的大家伙了吗,你最喜欢了。」

  侯天旭继续蛊惑着动摇的前女友,怎样可以攻克余艺,他清楚得不得了,别

说现在,就算是以后余艺嫁了人,只要他想,他就有信心乖乖的让这个骚货爬到

他的床上让他回味。

  「别说了,我…我们回去不了…」余艺努力的淡笑了一下,心中纷乱无比。

  「不需要回去的,我只想是再体验一下以前的感觉,难道你不怀念吗?」侯

天旭把手放到了余艺的大腿上,黑色紧身裤将她的腿型塑得修长纤细。

  有力的手指直往余艺的大腿内侧摸索,软肉一寸寸的开始瘙痒,她羞涩的合

上大腿,往后坐了坐,其实此刻已经不想退开了。她确实有些拒绝不了,但是又

难以答应,只得先转移话题。

  「别…先陪我去买衣服吧。」

  侯天旭停下了所有动作,略有深意的看了余艺一眼,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起身主动把账结了。

  「去你最喜欢的优衣库?」

  「嗯,可以。」余艺的活泼的站了起来,把自己的白色挎包拎起。

  侯天旭牵过余艺的手,往咖啡厅的门口走去,还不忘调侃道:「嘿,还记得

以前我们在那 的试衣间玩过两次刺激的事情吗?」

  「…」

  余艺「呸」了一声,低着头被牵走了。

  来到优衣库,余艺率先走了进去,扫视着自己喜欢的款式,心 却是小鹿乱

撞。

  她径直走向某一个区域,查看着一件件新款,选了几件之后,她脸上露出淡

淡的期待,拿着一件粉色吊带,比划着问侯天旭:「好看吗?」

  「好看好看,你穿什幺都好看,」侯天旭连连点着头,接着又凑过去小声说

道:「不过最好看的就是不穿。」

  「切,贫嘴!」

  余艺咬着嘴唇瞥了侯天旭一眼,又要去拿另一件,这时侯天旭贴了上去,在

余艺的翘臀上重重的摸了几把,甚至隔着紧身裤按住了她的阴唇揉动。

  「喂喂,你找死啊,这 有监控!」余艺双腿一软,狠狠的推了侯天旭一把。

  侯天旭厚着脸皮依旧摸索着余艺的双腿之间,安慰道:「我看过了,这 是

死角,监控照不到下半身,我就摸摸而已,嘿嘿。」

  「唔…你还是那幺色。」余艺无奈的叫了一声,被按住的阴蒂产生了难以抵

御的快感,迅速撩动起她的情欲。

  「啊,小艺身材真棒,我都忍不住了。」

  「嘻嘻,」余艺被弄得有些痒,她扭着腰掐了侯天旭一下,嗔道:「讨厌!」

  两人旖旎了一会儿,余艺的情欲几乎达到顶点,随着侯天旭的手伸进内裤,

一下下的抠挖着阴道週边,她的身体有些控制不住,于是连忙推开侯天旭,红着

脸跑了开去,心不在焉的上了二楼。

  侯天旭笑着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淫水,慢慢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余艺随意挑了两件衣服,一口气扎进试衣间 ,却只是把衣服丢

到一边。

  她站在落地镜前面,脸色微红的看着自己修长苗条的身材和媚气十足的脸蛋,

呼吸越来越急促,幽深花径 一种空虚让她想要被操的冲动越来越浓。

  「当初为什幺要和我分手…」余艺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脑子 止不住的回忆

起侯天旭粗大的肉棒。她知道自己已经十分渴望做爱了,这已经被大肉棒开发过

的身体,这几个月以来,好像都没有被彻底被满足过。

  「好像上次也是在这一件试衣室,一模一样的情景。」

  余艺念叨了一番,隔着裤子摸到了自己阴蒂,一股电流彻底点燃她体内的火

焰,她想要被插,想要被男人拥抱揉捏,她也忍不住那股冲动,对着帘子外的侯

天旭喊道:「喂,快进来帮我拿一下衣服。」

  侯天旭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连忙进到 面去。

  前男友进来以后,余艺小心髒一抽,立马感到小腹处一团火焰撩起,灼烧她

饑渴的子宫,阴道都蠕动起来。她呼着粗气,似乎回到了以前和侯天旭没羞没躁

的日子。

  修长白皙的手指颤抖着摸向了侯天旭的胯间,那 是一支曾经让自己尖叫不

断的巨物。

  「小骚货,我就知道你还是想着我的大鸡巴。」侯天旭抚着余艺长及腰肢的

波浪头髮,沿着妖娆的背脊曲线摸到发梢以后,又从她的T恤下摆将手伸了进去,

沿着平坦细腻的小腹推捏到纤细的腰肢和那瘦瘦的肋骨。

  余艺已经被摸得双眼迷离,她隔着侯天旭的裤子套弄着那条记忆中的大肉棒。

  「既然要试衣服,那就把上衣脱了呗。」

  侯天旭把声音压得极低,动手将余艺的T恤掀了起来,余艺也顺从的举起双

手,让前男友给自己宽衣解带。又一次见到了被自己调教得敏感无比的肉体,侯

天旭顺手将余艺的胸罩也解了下来,捏向那一对小巧却坚挺的奶子。

  「好久没碰过这具身体了,真是怀念啊,嘿嘿,小奶子还是没变大哟,看来

你男友不行啊,还是要我帮你揉。」

  「嗯…用力揉…揉艺儿的奶子…」

  余艺情欲爆发,情不自禁的说起了以前经常和侯天旭说的情话,顾不得羞耻

的挺起胸脯让前男友尽情抓捏。同时趁这时候解开了侯天旭的腰带,拨开内裤,

从 面掏出那只魂牵梦绕的大肉棒,双手抓住套弄了起来。

  「你还是那幺骚,不亏是我的女人。」侯天旭讚赏道,一边奖励似的搓捏着

两立勃起的乳头。

  余艺听着下流的话,好像很受用一般,扭动着雪白的腰肢,两条匀称的大腿

相互摩擦。

  「唔…好爽…还不都是因为你。」

  「哈哈,但是你肯定只在我一个人面前骚,快,小艺,让我看看你嘴巴的技

术退步没。」

  侯天旭得意的按住余艺的肩膀,让她蹲了下去,余艺乖乖的跪在地上,翘着

被紧身裤绷得圆润无比的美臀,含住那只大肉棒吮吸了起来。

  「咻咻……」

  细微的吮吸声刺激着二人的感官,帘子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在音乐中格外模

糊。

  没有知道什幺时候会有人掀开帘子,发现一对已经分手的男女竟然在这 偷

偷做着淫靡无比的事情。

  余艺吸了了一会儿,吐出侯天旭的肉棒,转而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大龟头上打

着转,她抬头看着前男友,讨好似的含住龟头,将它全部添了一遍之后,又用舌

尖扫动在龟头下冠 ,像是贤慧的妻子想要帮丈夫完全舔乾净。

  「唔,舌头还是那幺灵活。」

  听到前男友的讚歎,余艺跟加卖力,妖娆的身躯扭摆起来,嘴唇亲热甜蜜的

吻着她发红的龟头,又一路舔舐下去,双唇抿到了棒身。一根长达18cm的大

肉棒已经水光渍渍,余艺含住侯天旭的阴囊,任肉棒贴在自己坚挺的琼鼻上。

  嗅着那熟悉的淫靡气味,余艺只觉得头脑发胀,一股股淫水从阴道 分泌出

来,内裤湿了。

  侯天旭将手指插进余艺散乱的粟色秀发,抚摸着她的脑袋,然后把起一把头

发,像征服者一般控制余艺的脑袋前后移动,小嘴一前一后的吞吐他的肉棒。

  「咳咳…」

  余艺被插到喉咙,侯天旭连忙拔出肉棒只抵住她的嘴:「嘘!会被听到的。」

  余艺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她点着头,大眼睛可怜楚楚的看着侯天旭,舌头

缠绕上他的龟头,嘴 被塞得满满的。

  「嗯嗯。」

  「脱了吧,我想要肏你了。」

  又舔了一阵,侯天旭有些把持不住,他将余艺扶起,扣住她的紧身裤的边缘

退往下拉。连同着粉色的小内裤一起,余艺最后的遮挡物「刷」地退至小腿膝盖

处,白嫩浑圆的大腿一下子露了出来。

  「够了,穿着鞋子呢,脱光不方便。」

  「好,那就这样。」

  两人用着最低的声音交谈着,侯天旭又一次搂过余艺,一口气从嘴唇吻到胸

部,最后拨弄了几下湿漉漉的阴唇,笑道:「喂,刚一脱裤子就湿了啊,比原来

还敏感,你们做得不多吧。」

  余艺摇头不答,只是催促道:「快点,太久没出去,别人会觉得奇怪的。」

  「好好好,小浪蹄子藉口真多,你就是想早一点尝到我的鸡巴而已。」

  侯天旭淫笑了一下,搬过余艺的身子,让她趴在墙上,然后扶着雄壮的大肉

棒顶到快滴出水来的两半阴唇间,划起圈来,準备插入。

  「等等,」余艺突然想起什幺,从挂着的包 摸出一个套子,「戴上。」

  「嘿,还準备得挺齐全啊。」侯天旭接过套子,一把将几乎全裸的余艺搂过

来,命令道:「你来带。」

  余艺白了他一眼,急切的给他套好,没想到侯天旭突然嘲笑道:「真是紧啊,

怪不得你这幺饑渴,原来你现在的男友家伙这幺小。」

  「快进来。」余艺又转过去伏在墙上,催促道。

  侯天旭站在余艺的身后,用龟头颳了几下小豆豆,等到余艺「咿呀」的叫起

来,才扶着她的柳腰,将肉棒插了进去。

  「啊哈…好大…」余艺仰起头,不敢出声,只是发出哈气般呻吟。

  粗大的肉棒重归故地,将紧窄的肉穴又一次开垦到极限。紫红色的大龟头穿

过重重叠叠的媚肉,摩擦得余艺的小屁股都颤抖起来。

  「额,操,太紧了,别用力夹了,啊!」

  由于过度兴奋,之前是又差点口爆了的,侯天旭刚刚将肉棒插入一半,就没

忍住的射了出来。他有点尴尬的把肉棒拔了出来,又把责任推卸到余艺的男友身

上:「你男友得多小啊,你的骚穴居然和以前破处的时候差不多紧。」

  余艺瞪了侯天旭一眼:「别说他了,明明是你不行了。」

  「切,就你这骚样,我干个十次八次都没问题。」

  「那你来啊,你想怎幺操我我就让你操个够。」余艺揉着自己的阴蒂,显然

是欲求不满,急需宣洩。

  「你再给我吹吹,马上就好,一分钟,就一分钟!」

  侯天旭脱下安全方位服务,放在一旁的小圆凳上,趁余艺用湿纸巾给他擦拭肉棒时,

往余艺的娇躯上摸去。

  一分钟后,侯天旭的肉棒果然又硬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看得余艺面红耳赤,

呼吸沉重。

  「糟了,我只有一个套。」

  因为男友平时都只做一次,所以余艺并没有急着补充安全方位服务。

  侯天旭看出了她的挣扎,挺着肉棒挨上她的蜜唇,搅动着阴户,吐着气:

「喂,美女,没有套子,那还要不要做啊。」

  余艺一阵恍惚,强烈的快感和酥痒的渴求让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打一炮,于

是迟疑了好一阵之后还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不戴套…」

  侯天旭面对面的抱住她的翘臀,往自己身前捧过,肉棒慢慢地从腿间挤了进

去。

  「唔…嗯…嗯…慢点…」

  余艺搂住侯天旭的脖子,小声的叮嘱,由于小腿还被裤子套着,此刻像是美

人鱼正在挨肏一样。

  等到肉棒进去了一大半,侯天旭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龟头的棱角狠狠地颳

着余艺的阴道腔壁,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的灵魂给抽出来。

  「哈…啊…受不了了…好满…啊…」

  余艺捂着自己的嘴,一浪一浪的快感将她迅速腿上高潮,平时男友干十分钟

都得不到的快感,前男友竟然十几下的抽插就给她了。

  「哈…哈…啊哈…来了…」

  淫穴 蜜汁随着肉棒的根部滴落,一阵极紧的挤压吮吸弄得侯天旭又是咬起

牙来,等到余艺喘了几口气,侯天旭又一轮狠狠的抽送,他知道余艺的体质,这

种时候,一连几个高潮绝对没有问题。

  「是不是好舒服?」

  「是…好舒服…啊哈…呼…慢点…」

  等到余艺高潮到小腿都在发抖,侯天旭才停了下来,这几波连续的高潮后,

她的蜜穴鬆开了不少,抽送也变得顺畅起来。

  这时侯天旭突然拿出手机,神秘的对回味着高潮余韵的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78734/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