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又名贞芸劫)(二十)(上)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云中仙
2021/5/19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1808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又名贞芸劫)(二十)(上)

       第二十回 教姐妹共效 三姝献媚 奉痴男巨物(上)

  话说太尉府衙内别院内,灯火通明,众女争妍,将东京第一花太岁高坚高衙
内围在垓心。林娘子并锦儿任这淫厮手按后脑,各自跪他胯间,舌手并用,用尽
浑身解数,将奸夫那根骇人已极的赤黑巨屌舔吮撸套得好似擎天伟柱一般狰狞可
怖,早把拯救亲夫一事先行置之脑后,只想让奸夫先尽兴爽够,若今晚诸女共效
仍不能让他大爽一回,当真是百悔莫赎了!故而将小手、香舌、芳唇发挥得淋漓
尽致,在大屌上挥洒自如,灵动已极!

  高衙内当真是兴奋得欲焰升腾,深知今晚一战实是非同小可,绝不可掉以轻
心。他虽自诩床技天下第一,又学得调阳固精之术,但真要以一敌九,要她们个
个满足,也绝非易事!何况九女之中,母女三姝并锦儿俱是绝色美人儿,尤其李
贞芸与林娘子都是绝代尤物,莫要一不小心,未等到李贞芸前来便先行爽出,不
能攒精续力,爽肏她母女三花,那就忒丢人了!当即不住挺屌仰天哈哈淫笑,双
手稳稳按实胯间舔屌二女后脑,以压稳早已兴奋不堪的狂乱心神,凝神聚气,运
使「调阳神术」,任胯下大屌勃胀至最大最硬之态,显得傲然生威,雄浑阳气畅
然外放!

  若贞和锦儿被那雄浑阳气一熏,如闻春药一般,绯脸更是红如艳李,更加放
开手嘴,迷乱般争着服侍巨屌,已然方寸尽失,小嘴吸龟吮屌声顿时「滋滋」大
作,爽得高衙内呲牙咧嘴,纵声淫笑,以分神守阳!

  若芸仰躺在大塌椅上,见那龙枪被姐姐美美吮得有如巍峨巨杵,其上香津密
布,青筋爆现,又是醋意微生,又是欲火难耐,不由足尖踮起,粉臀凌空,双手
掰开羞跨,令羞处那淌汁美鲍尽现奸夫目前,娇躯轻轻款摆,口中喃喃呻吟道:
「老爷!贱妾要……贱妾还要嘛……」

  秦儿宛儿正各出一只手揉抚高衙内鼓胀大阳卵,另一只手却为他按摩阔肩熊
背,朝儿也正蹲在若芸脑后,用双手为她按揉丰乳,见此情形,竟齐声娇呀道:
「衙内,陆夫人端的挨不住了,要了她吧!」

  高衙内见若芸如此淫浪,不由大喝一声,巨屌只一抖,若贞锦儿只觉小嘴如
中电击,掌心更是一阵烫麻,再也拿不住那神物,纷纷「啊」的一声摔开手去,
却听那淫厮笑道:「林夫人,你妹妹先自挨不住,你看如何是好?」

  林娘子这才发现亲妹已摆出淫荡之极的姿态,羞处大开,微肿鲍唇正如待哺
儿唇般张合不休,任淫水汩汩淌流而下。她知妹妹想要之极,不由心生怜惜,便
用左手掰着若芸殷红左膝,令锦儿右手掰着若芸右膝,将她羞跨大大掰开,右手
牵过奸夫屌根,令巨龟抵住爆张开来的湿屄肉唇,抬眼冲高衙内柔声道:「好老
公,您现下这活儿忒过庞大,万万轻些,莫要弄痛了芸儿……」

  一番话感动得若芸眼角落泪,高衙内点头嘉许:「本爷理会得!」言罢扎一
腰马,双手分握若贞和锦儿一支丰奶,巨屌在林娘子小手牵引之下,借秦儿宛儿
在后推臀之势,缓缓迫开鲍唇,却一股脑送入凤宫,直送至林娘子握屌右手手缘
紧贴亲妹湿浪阴唇,刹时便肏得若芸阴肉爆绽,阴肌极致扩张,张口高声浪叫,
淫水奔腾而出。

  林娘子左手力掰亲妹左膝,直瞧得芳心剧颤,竟也羞吟出声,右手死死握紧
那粗赛女腕的硕壮屌根,只得任奸夫力揉豪奶,紧张嗔叫道:「哎呀,衙内轻些,
莫肏坏了家妹!」

  高衙内正要卖弄淫威,震慑人妻,只「嘿嘿」一笑,双手如虎爪般握实二女
两只美乳,提臀抽屌,借若贞小手拉阻之力,巨龟外抽,伞帽刮翻阴壁,直抽到
只余整颗庞大龟头饱夹屄中,又由秦宛二女推臀助力,一股脑送入凤宫。如此反
复施为,直肏了近百抽,由先缓至快,由轻变重,「沽叽」肏屄声中,巨龟一计
计命中靶心,若非若贞右手阻隔,只怕已然撞入花心!

  林娘子见高衙内一边揉玩自己大奶,一边任大阳卵被秦宛二女捏玩,竟无丝
豪退缩之意,肏得淫威大盛,水花喷得她右手尽湿;又见若芸一边受朝儿捧揉双
奶,一边在诸女亲眼目睹下挺屄挨肏,刺激得失声般浪吟,绯脸抽搐扭曲得不成
模样,显是舒服难耐到极点,不由连连替亲妹告饶:「冤家,好老公,求您轻些
嘛……您这般厉害……家妹她,她如何受得了……求求您,缓些嘛,别太重了
……芸儿她,会受不了的……」

  高衙内却更是肏得若芸浪花飞溅,淫笑道:「林夫人,你自然知道的,你妹
子此刻正爽入骨髓呢,你也想要了吧!」言罢,左手竟探入那天蚕羞衣,直接捏
耍她奶肉!

  若贞娇羞,将酡脸撇了开去,嗔道:「讨厌,奴家才不想要呢,只是怕芸儿
被您弄坏了嘛……坏淫虫,您再不拔出来,妾身便拉它出来了……」

  高衙内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本爷拔它出来,你便知底细!」蓦地里将大
屌猛然拔出,龟帽刹时刮翻阴肉。

  只听若芸浪叫道:「别,别拔出来,求你!要丢了,丢了,丢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猛烈阴精如喷泉般狂喷而出,林娘子并锦儿猝不及防,
俏脸刚要躲开,便被若芸这剧烈潮吹喷得满脸都是,双双娇声惊呼!若贞又羞又
急,见妹妹仍潮喷不迭,右手忙用力拉过巨屌,令巨龟堵住喷潮阴洞,用力将奸
夫大屌又送回亲妹浪屄深处!

  高衙内淫笑道:「怎样,我说拔不得吧!」左手姆食二指倒掐若贞坚硬奶头,
不顾林娘子右手阻止,在秦宛二女相助下又是奋力提臀抽屌,全根拔出之际,所
带出的阴精似比上回更加猛烈,又喷了若贞和锦儿一脸!若贞羞不可耐,又羞又
气,惊呼声中,忙又用右手将巨屌送了回去。

  如此这般地送屌堵洞,再刮屄抽屌,反复七八回,竟带出七八股猛烈阴精,
阴水喷得林娘子和锦儿狼狈不堪,脸上身上俱是阴精。到第十回时,林娘子再忍
不住,右手将屌根狠狠送入,令巨龟抵实亲妹花心,惊叫道:「冤家,大淫魔,
别再拔了,求您了!!」

  高衙内呵呵一笑,左手松开林娘子丰奶,勾起她下巴,色色地道:「不拔时,
须娘子替你妹妹挨肏!」

  若贞羞得低下头去,见亲妹早已爽得全身不住抽搐颤抖,气若游丝,不由紧
张得右手死死握捏屌根,蚊声道:「捏死您这大鸡巴,坏屌儿,肏得家妹这般难
过……哼,替就替,妾身应承你便是……」

  却听若芸哆嗦娇喘道:「呃~呃~姐姐不忙……等一等……呃~我听衙内说,
只有姐姐,能让他尽根享用,是也不是……嗯~」

  若贞与奸夫含情对视一眼,一时芳心窃喜,梨涡生花,脸酝幸运喜色,喃喃
地道:「他也这般对我说过,不知真假……他那坏家伙太过粗长,一般女子承受
不了,也是有的……」

  若芸幽幽地道:「姐姐,怪不得他这般喜欢你……我见他肏其他女子,便是
李夫人,也是不能尽根而入的……姐姐,我求你一事好么……」

  林娘子不知她所言李夫人是谁,只觉情人只能尽根享用她一人,莫名生出幸
福之感,周身情欲如火,半晌才回过神来道:「好啊,什么事?」

  若芸一咬下唇,缓缓地道:「我也要他尽根而入……姐姐,求你松开右手,
要他全部肏进来吧,我要和你一样……真真正正,真真正正做一回他的女人…
…」

  若贞惊诧不已,右手却握得屌根更紧了,急道:「那怎么行!他那活儿,忒
过长大了,便是锦儿也承受不了的!芸儿,姐姐是后位子宫,方能承受,你若是
前位子宫,会受伤的……」

  高衙内也道:「陆夫人,万事不可勉强,莫要伤了你……」

  若芸打断他们道:「我偏要勉强!姐姐,求你了,帮帮我!帮帮我!」

  林娘子见妹妹媚眼中全是相求之意,若不答应她,只怕她会伤心欲绝,便又
与高衙内相视一眼,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衙内,你也答应奴家,小
心施为,不可过于造次,万莫伤了家妹!」言罢,原本始终掰着亲妹左膝的左手
顺她大腿滑下,直抚至若芸与奸夫交合之处,拇食双指掰上亲妹滑腻之极的两片
大阴唇,用全力向两旁一分,将蛤瓣分开至极,右手牵送屌根,冲奸夫羞道:
「衙内,我姐妹深宫,俱都便宜您了,便是我们自家男人,都从未享用过那处的
……」

  她顿了一顿,又羞道:「奴家那处只给过您一人,深知其苦,便如处子开苞
一般……您可千万要厚待家妹,万万轻些,一经得手,不得抽送她深宫伤她…
…她若叫疼,奴家便用手掐您根处,您便不得造次!」言罢,右手缓缓松开屌根。

  高衙内见林娘子意允,如何不喜,巨龟紧顶花心,早已痒得难过。见她右手
松动,当即冲秦宛二女叫道:「秦儿宛儿,还不助我为二少奶奶深宫开苞,更待
何时!」秦宛二女当即应诺,小手各自助力推臀,助高衙内巨龟缓缓迫开若芸花
心,肏入子宫!锦儿历来不满二小姐害大小姐红杏出墙,竟也出左手探至高衙内
臀沟处,为他推臀送屌!

  若贞左手二指全力掰开妹妹羞屄,以免她那处夹得巨屌过紧。见妹妹痛得银
牙咬紧,螓首乱摆,却始终不肯示弱叫疼,右手不由又握住屌根阻挡。却见若芸
向她连连摇头,示意不要阻止,只得又松开手,冲她言道:「妹妹,不要强忍了,
痛就叫出来……」见她一脸坚强之意,只能柔声安慰道:「妹妹,你再忍忍,这
深宫交合,就如新婚破处一般,一会儿就好……一会就好……」

  此时若芸宫颈已被奸夫巨龟迫开,小半巨龟已深入子宫,痛得她白眼乱翻,
香汗如豆,若贞忙道:「妹妹,算了,至此为止,让衙内拔出来吧!这样太伤身
子了!」

  若芸哪里肯依,猛然提起肥臀,浪屄向前疾送。林娘子见妹妹小腹已出现巨
龟轮廓,似听到「噗」的一声,忽觉掰唇左手已触及奸夫小腹阴毛,知道男人已
然尽根而入,破了亲妹子宫!忙抽开左手。果听若芸再忍不住,放开喉咙浪叫道:
「啊~好了!停!停!不要再肏了,到此为止!!啊,好痛啊!!」

  林娘子喜极而泣,揉身爬上案几,双膝跨跪亲妹腰侧,双手抱住若芸螓首,
香臀却正好后耸于高衙内目前,轻轻吻了一口亲妹额头,垂泪道:「妹妹,你终
于成功了!衙内终于,终于也能尽根享用你了!你放心,就与处子新瓜初破一般,
过一会儿便舒服了……」

  若芸也是亲情流露,与她抱头而泣,双峰与姐姐那傲硕丰乳相互叠压,不由
抱着姐姐喘息良久。只觉那巨屌捅得腹内越来越舒服,落泪而笑道:「妹妹觉得
子宫里好象多了一个大家伙,肚子里胀胀的,好难过,又好舒服哦!」她却不知,
她与其姐不同。她是前位子宫,强自深宫开苞,实已令子宫位移,犯下交媾大忌。
虽然往后可与男人享用深宫交媾的极致甘美,却再不能怀孕生子了。

  林娘子也破涕而笑道:「是啊,姐姐当初也觉如此。你放心好了,只要有了
第一次,便同处子破瓜一样,以后深宫便可以任衙内享受用了……那滋味,那滋
味别提多舒服了,你和陆谦,永远也享受不到的,也只有和衙内才能,嘻嘻…
…」正说时,忽觉高衙内双手把上自己肥臀,正恣意把玩享受自己臀肉,方想起
此刻这淫厮仍深媾着亲妹,自己却趴在她身上,将大白屁股耸给奸夫,令他饱览
自己股间羞处,不由羞得抱紧身下亲妹,香臀扭捏着抗拒摇摆。

  高衙内见她姐妹和睦,重归于好,正自欢喜,却见若贞撅起个靓美大白腚,
丰臀臀沟间只夹有一根比小指还细的透明天蚕丝带,那丝带早深深陷入浪湿幽壑
之中,肉欲撩人之至,令那粉嫩羞处香艳得无以复加,当即双手恣意揉耍香臀,
心知马上即可双飞这对人妻姐妹,大屌儿竟在若芸深宫内硬胀难当,勃大到极限!
忙向若芸急使眼色。

  若芸立时会意,只感深宫几乎要被撑爆,难过已极,不由哭嗔道:「姐姐,
他欺负我!大鸡巴,大鸡巴快把妹妹撑坏了……子宫受不住了,好姐姐,你帮我
对付他,好不好?」言罢,大长腿猛然抬起,紧紧圈夹住姐姐柳腰,让她再也无
法逃离!

  若贞大吃一惊,忽感奸夫已用手拨开她浪壑中所夹天蚕丝带,一只手掌已抚
上她那淫水潺潺的汪洋羞屄,心知不妙,忙抬起螓首,刚想要起身,却被妹妹双
手紧紧缠抱住,不由羞急道:「好哇,你帮他欺负姐姐,不来了!他既已享用了
你那深宫,用你便是,与我何干嘛……你们!你们!……」忽听亲妹「嗷」的一
声浪叫,又听见「啵」的一声重响,知道奸夫已将巨屌从亲妹屄中拔出,马上就
要转而对付自己,知道大事不妙,忙急嗔道:「老爷不要,不要啊!求求您,大
屌儿此时忒大了,饶了妾身吧!」

  若芸却抱着她粉颈抿嘴笑道:「姐姐,今晚他双飞你我姐妹美事,大局已定,
生米快成熟饭了。衙内成天茶饭不思,就想着双飞我们两个人妻姐妹呢,等这一
刻,已等了好些时日了……现下他终于要得偿所愿,适才兴奋得大鸡巴快把妹妹
那处撑裂了,不知道多想要你呢!姐姐,你适才说过,我深宫新瓜初破,要衙内
不得抽送的!妹妹能得他尽根,已心满意足了,只好求姐姐替我挨他抽送了…
…」

  高衙内手抚若贞浪屄,也纵声淫笑道:「是啊林夫人,天可怜见,本爷欲双
飞你姐妹双花,夜夜做此春梦,等这一日,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今日终于能够圆
此美梦,不如现下就成全本爷吧!」

  「衙内别摸那里了,好多水啊……坏妹子,原来是你,是你和他一起算计你
亲姐姐,不来了……衙内,不要啊,先饶了妾身那处吧……」林娘子羞处被奸夫
抚玩,羞急难当,肥臀乱摇,想到他那活儿刚从妹妹羞处拔出,定然大得空前绝
后,威风不可一世,而她姐妹立时便要被这登徒子的庞然大物强行双飞,彻底背
德乱伦,芳心不由「咚咚」乱跳,竟被刺激得如欲火焚身一般。忽觉臀峰被他双
手拿实,再也动弹不得,臀瓣更被他全力分开,带着亲妹淫精浪水的火烫巨龟已
然顶实她那湿软宝蛤,这巨龟大如人拳,果是早到最佳状态!

  「啊~不要,不要啊!求求您了!天啦,好衙内,饶了奴家吧……我们是亲
姐妹,又都是有夫之妇,不能被您,被您同时一起糟蹋了啊,这是乱伦啊……」

  「哈哈哈,林夫人,大龟儿都进去一小半了,你还犹豫什么,就成全了本爷
双飞你姐妹之福吧!」

  她深知再难逃脱,不由抱紧身下妹妹,不屈般将肥臀翘得老高,只觉羞屄湿
得不成样子,淫水如开闸洪水般汹涌泛滥,不住浇灌巨龟,口中羞泣道:「罢了
罢了,妾身成全您便是……便替妹妹应承您一会儿……只一会儿……老爷,好官
人,好相公,您的大鸡巴,大鸡巴忒大了,求您轻点……」

  「太棒了!终于能尽兴双飞你姐妹了!陆夫人,抱紧你姐姐,别让她跑了,
本爷这就喂饱了她!」

  若芸「咯咯」娇笑道:「老爷放心,我姐姐跑不了的,今晚我们亲姐妹两个
有夫之妇,任您尽情享用便是。」

  只声「扑滋」一声,这花太岁借秦宛二女推臀之势,大屌已尽根而入,直爆
深宫!林娘子刹时趴倒亲妹怀中,姐妹四乳重重挤压一处,爽得抬首浪叫,阴精
狂丢而出!

  「啊!!~好深啊!怎么一下子,全进来了!天啦……丢了,丢了啊……哦!~~」

  高衙内只觉巨龟被若贞深宫狠命夹吮,一大股汹涌阴精烫得龟肉酥麻爽适之
极,不由一把拉起软倒在地的俏锦儿,将她抱入怀中,也不顾锦儿扭躯反抗,强
行手抚浓黑湿地,嘴吮秀挺双峰,志得意满地一边把玩锦儿香身,一边纵屌爆肏
起林娘子来。

  正是:姐妹情深桃源会,二乔娇吟柳眉颦。骨肉恩泽雨露均,芳心共醉碧罗
茵。

             ****************

  话说若贞若芸这对人妻双姝均乃当世绝色,竟被高衙内尽兴双飞,成其胯下
玩物,圆了他谋划已久的姐妹双飞之梦。这登徒淫棍野心颇大,想到今晚双姝之
母李贞芸若履约而至,他便能三飞她母女三花,畅亨齐人艳福,如何不教他兴奋
若狂!他再也无所顾忌,如中春毒一般,大开大合,虎虎生威,狂猛肏干!直肏
得「啪啪」小腹撞臀之声大作,林娘子如鸣天籁般放声叫床,淫水失控,喷涌不
休。而怀中俏锦儿虽仍做困兽之斗,也已软若无骨,无力反抗,只得仍他抠逼抚
穴,狂吮双峰,一时也是春吟不绝,淫水尽出,淋了这花太岁一手。

  此时场面已全然失控!朝儿一丝不挂站在姐妹双姝螓首之前,却弯下腰双手
抓握着林娘子两团肥美臀肉,一边用力掰开林娘子汗臀臀瓣,推着香臀助高衙内
惬意抽送;一边探出头去,小嘴吻实锦儿红唇,刹时便与失魂落魄却仍勉力挣扎
的俏锦儿狂吻一处。

  同样不挂片缕的秦儿宛儿也是情欲大动,各自一手按揉高衙内臀肌,助推后
臀;一手抚上男人胸肌,揉握男人双乳;小嘴也不嫌着,纷纷淫乱般亲吻男人肩
肉。俏锦儿虽仍绵软无力地扭捏反抗,羞屄却受男人色手不断抠挖,也是欲火焚
身。她左手紧搂男人后腰,助高衙内抽送自家小姐,右手却早已不受控制般探入
男人胯下,胡乱揉耍那两对浑硕骇人的浑硕阳卵。

  此时众女皆已助阵,最难过的当属林娘子张若贞了。诸女中唯有她仍穿有一
件如若无物的性感羞衣,却被亲妹四肢夹缠得动弹不得,又被朝儿淫乱推臀,只
得任奸夫一计重似一计地尽根肏干,如受强奸一般,早甘美得淫水乱涌乱喷,丢
了又丢,羞处白沫堆积成团。

  她一时淫浪失控,只能坚强不屈般高高向后挺撅丰臀,不顾羞耻地昂脖纵声
春吟,方能俏俏压抑住体内春荡不堪的汹涌欲火!怎知这声音令场面更为淫乱,
众女如吃了春药般拼命相助高衙内肏她,更令她舒服得魂飞魄散,如入仙境,竟
这般任这淫徒少说抽送了七八百抽,当即丢人现眼,大丢了不知多少回少妇阴精!

  高衙内恣意享用若贞之时,若芸双手始终死死搂着亲姐雪背,双腿紧紧夹着
亲姐蛇腰,美臀凌空抬起,羞处与两人交合处贴得极紧,只感姐姐淫水多得惊人,
「沽唧」交合声中,不少淫汁爱液自两人淫乱交合处频频喷将出来,更有大量淫
水竟顺亲姐浪屄处挤将出来,汩汩淌流在自己羞屄上。羞处感知到亲姐汁水热度,
被她那汹涌汁水这般淫乱烫淋,羞得她全身失律般不住哆嗦,四肢将亲姐缠得更
紧,更令两人丰奶抵死挤压厮磨。耳中听到姐姐舒服得鹅颈高昂,放声浪叫,天
籁般动听,诱得奸夫更是卖力肏她,不由激动得双手捧住亲姐发盘,将她螓首压
下,张口便吻实亲姐香唇。

  林娘子不想竟一边挨肏,一边被亲妹热吻。她刚想反抗,却被朝儿全力推臀,
教奸夫一计尽根重炮刹时深入花房,肏得她花房紧缩,阴精大丢,全身乱抖,脑
中一片空白,不由「啊」的一声张大檀口,香舌顿与妹妹那丁香小舌缠卷一处,
再也不愿分开,与自家亲妹激情湿吻开来。

  高衙内见姐妹如斯和睦,竟互抱头颅,双花互吻,舌吻得狂浪有加,更是兴
奋得不成模样,不由哈哈放声淫笑,却有意减档降速,虽仍是回回尽根,却只缓
缓肏干林娘子,好让她与自家亲妹好生亲近接吻。双手却轻轻扳转怀中早软成一
团的俏锦儿,右手一拍香臀,示意她也趴到桌案上去,淫叫道:「锦儿,浪妮子,
水也真不少啊!你也来吧!」锦儿早已欲火炙烧,竟听话般乖乖软趴二女右侧案
上,也如林娘子般,将个美白翘臀高高耸起。

  高衙内叉立双足,将腰马扎得极稳,右手抚玩锦儿香臀,手指蓦地插入湿屄
挖弄,直弄得俏锦儿老实耸臀趴跪,春吟声不绝于耳。秦宛二女深得这花少教诲,
知他心意,各自出手探至男人臀下抚玩大阳卵,助他肏干,以弥补锦儿空缺。

  如此指奸锦儿,屌肏人妻,手屌并用,又肏了近百抽。见人妻姐妹早吻得激
情似火,若贞又临巅峰,便令朝儿移至锦儿身前,俯身用双手掰开锦儿臀峰,以
方便他右手深入指奸浪屄;自已却出左手按上若贞臀峰,用力抓揉肥美臀肉,不
由加快纵屌频速,又尽兴抽送了数十抽。

  忽觉林娘子深宫如生利爪抓吮龟肉,腰眼臀眼俱现,知她又要凶猛丢精,便
任巨龟顶实深宫不动。耳闻若贞被她亲妹吻得高声淫荡闷吟,不由仰天狂笑,左
手重重拍打臀峰;右手食中二指深挖锦儿紧夹凤宫;蓦地里全力收腰,巨龟狠刮
阴肉,将湿淋淋的骇人巨屌连根拔将出来,竟毫不迟疑,也不顾屌杆上全是林娘
子那淫沫白浆,又尽根送入她身下亲妹若芸那汪洋浪鲍之中,只听「沽滋」一声
重响,巨龟直入深宫!

  便在此时,高衙内只感巨龟刹时便被若芸花房死死圈夹,而锦儿嫩屄也如婴
儿吃奶小嘴般夹吮他食中双指,只见两姐妹双嘴猛然分离,三女各自昂脖,面目
扭曲变形,有如比拼般齐声高吟,叫床声却各有不同!

  林娘子悲吟道:「冤家,不要,不要拔出来啊!死了~死了~死了啊~」

  若芸浪叫着:「天啦,怎么全进来了!太深了!丢了~这便丢了啊~」

  锦儿则欢吟道:「不要挖了,好痒,好痒啊!泄了~泄了~啊」

  高衙内也未想到三女竟会一起丢精泄身,只觉林娘子臀肉拼命顶压他腹腔,
却将一股又一股烫热之极的阴精尽数疾利飙射在他腹肌之上,打得腹肌微痛,令
两人腹臀尽湿;锦儿羞屄狠狠吸吮他食中二指,阴水猛然狂喷指尖;而若芸那凤
宫却全力包夹巨屌屌头,花心吮龟,将一股热烫阴精狂洒在龟肉之上。

  高衙内龟头马眼一麻,险一险狂喷阳精。不由咬紧牙关,深抽数口粗气,堪
堪守稳精关,这才纵声大叫道:「爽,好爽快!今晚真是爽死本爷了!定要,定
要把你们姐妹三个,好好玩够,方才甘休!」

  若贞姐妹各自丢得香汁备出,全身乱颤,紧紧交颈相拥,娇喘声此起彼伏。
锦儿也是撅臀软趴案上,娇喘连连,几无一丝气力。朝秦宛三女却围着高衙内,
为他捶胸按背,揉抚阳卵,眼中满是倾佩幽怨之色。

  高衙内右手指自锦儿屄中抽出,双手按揉林娘子肥美丰臀,挺着深入若芸体
内的巨屌一动不动,以舒缓精神,休整巨屌,以利续战。众女一时休战,林娘子
趴在若芸怀中娇喘良久,终于缓过气来,却感自已臀跨紧贴奸夫腹肌,而亲妹羞
处紧贴自己屄下,可想而知,奸夫这一炮定然又是尽根爽肏了妹妹!

  她见若芸爽得魂飞魄散,眼色失神,不由有些替她担心,便任奸夫揉耍她臀
肉,双手捧着亲妹香腮,柔声道:「好妹妹,你没事儿吧?他……他是不是乘你
不备,又要了你子宫了?不好受吧?他这般坏,专门欺负我们有夫之妇,我们一
起全力对付他好了……要不我再替你……替你……」她本想说「替你挨肏」,却
羞得一脸通红,怎说得出口。

  若芸美目流转,也羞红上脸,轻声道:「好姐姐,他恁是欺负我,全部都插
进来了……也不知怎得,这一回,比上回舒服多了,只一下,我,我竟然便丢了
好多阴水,以前从未有过……我,我还是头一回被他一入深宫,便,便丢给他
……「林娘子轻捧她脸蛋,亲了一口若芸香额,一时喜上眉梢,笑靥如花,抿嘴
嫣然道:「我说过的,这深奸子宫,便如处子开苞破瓜一般,有过头一回,第二
回便舒服了,当真销魂得紧呢……」

  若芸幽幽地道:「我跟了衙内这般久,才首次得到这滋味,姐姐却早享受过
了……姐姐,我丈夫陆谦从未得到过我那里,你也俏俏告诉我,你这深宫第一次,
当真是先给了衙内么?还是,还是先给了姐夫?是不是在我家被他强奸那回,便
被他破了瓜,由此喜欢上这登徒子?」

  林娘子羞不可耐,一时大绯脸羞得鹅颈现红,又被奸夫大力揉臀,显然他也
想听她吐露真言,不由微闭凤目,咬唇嗔道:「坏妹子,又来说嘴……你明知故
问,你姐夫他,他哪里能够……是,是在你家那回,把深宫首次,给了这冤家的
……」

  「那姐姐的屁眼首次呢?也是被他开苞的么?」

  「嗯,也是……也是一样的……都被他,一人得了,衙内他,他真坏死了
…」

  若芸亲了亲姐姐脸蛋,双腿仍紧缠她小腰,任奸夫巨屌顶实深宫,安慰道:
「如此说来,姐夫虽破了你处子身子,却从未真正得到过你,衙内他才是你实打
实的真男人,亲丈夫,却非姐夫了,是也不是?」

  林娘子羞得声若蚊吟:「也……也许吧,我也这般想过……」

  「这就是了!嘻嘻,姐姐不必怕羞,衙内才是我们的真命天子呢!我们把身
子尽交给他,也不枉了!他肏你子宫当有多回了吧,现下妹妹也知道这滋味了,
当真舒服,不如由他先肏妹妹一会儿,再来换你,再换锦儿也来,好不好?」

  若贞一捋耳畔鬓发,莞尔道:「那有什么不好的……他那么强,姐姐一个也
应承不了啊。只是他这般飞扬跋扈,如今双飞我姐妹,快活死他了,那活儿大得
骇人,只怕我们三个也对付不了他了……」

  若芸笑道:「无妨的,一会儿李夫人也来帮我们,我们四人,再加上五个丫
头,还怕对付不了他么?」

  若贞略带惊异,奇道:「李夫人究是何人啊?她……她跟这冤家好了很久了
么?」

  若芸贴耳蚊声道:「放心吧姐,她和我们姐妹一样,也是有夫之妇。她也是
红杏出墙,背着她男人与衙内好上,绝不会将我们与衙内之事说出去的。」

  若贞羞道:「哎呀,那不是今晚我们三个有夫之妇,都便宜他了,加上锦儿
已有婚约,便是四个了……」忽儿扭回头去,冲高衙内言道:「坏淫贼,既然一
会儿李夫人要来,您今晚得享齐人艳福,好事还在后头,现下可不能,不能再如
适才那般,一股脑地猛力对付我姐妹了,不然怎能持久?求您,求您怜香惜玉,
温柔些好么?」

  高衙内正屌顶妹妹深宫,手揉姐姐香臀,听她姐妹香艳对话,心中快美得无
以复加,见林娘子扭回头媚眼相求,当即应道:「那是自然!适才确是太过孟浪
了,竟忘了细细享用你姐妹大好身子。林夫人是本爷知心人,知道今晚好戏还在
后头,要本爷不要操之过急,以免守不住精关!呵呵,不如这样,本爷一碗水端
平,你们三个大美人儿,各打五十大板,以五十抽作数,一个个轮着挨肏……嗯,
先由陆夫人挨肏五十抽,再换林夫人,然后便是锦儿!如此轮换,由楚儿计数,
只等李夫人来,再一并爽肏你们四个一回,可好?」他一边挺屌淫笑说话,一边
缓缓解开若贞背后那件天蚕连体羞衣的系带。

  若贞任他将身上最后那件薄纱羞衣尽数解开并丢在地上,也变成与诸女一般
一丝不挂,不由抿嘴一笑道:「就是麻,您既要享这齐人艳福,当然要细细品味,
哪能操之过急嘛……这还差不多……」言罢转回头去,膨硕双峰轻轻压回妹妹丰
胸,低头冲若芸道:「好妹妹,这回我们姐妹三个,定要齐心协力,让他舒舒服
服地爽够……只要我们姐妹同心,哪里还能怕他……你的腿松开为姐的腰好么,
姐姐好与你一齐应承他,放心吧,我绝不会跑掉的……」

  若芸含羞应道:「姐姐,我服侍他这么久了,都没你这般会逗他开心……好,
我们理当同心协办,让他今晚爽够……」言罢,双腿松开若贞小蛮腰,一对足尖
掂在案上,自行将羞处凌空挺起。

  若贞身子得到解放,深知适才奸夫只是暖身而已,诸女共飞正戏此刻方才正
式上演。一时欲火激荡,双手竟下意识握住了若芸那秀挺丰奶,将螓首伏于亲妹
颈下,任她双手抱着自己后脑,双膝端正跨跪亲妹腰侧,竟缓缓卖力向上耸高雪
臀,将羞处耸至奸夫目前,相距不过半尺。

  高衙内正欲挺屌抽送若芸深宫,却见林娘子摆出如此淫荡之极的姿态,不由
眉花眼笑,双手立时全力掰开她臀峰,低头细赏她浪屄春色,深嗅茉莉春香。巨
屌兑现承诺,缓缓拔出送进,温柔奸淫若芸深宫。耳听楚儿开始计数,大阳卵又
受秦宛二女用心服侍,不由兴奋地伸出长舌,在林娘子羞处重重一舔,便张嘴疯
狂吮吸屄唇蜜洞,直吻得林娘子全身欲化,浪吟不迭。

  这般不急不徐缓慢奸淫若芸,却狂吸若贞香屄,待到楚儿终于数到五十,林
娘子已然全身剧颤,淫水喷了这淫棍一脸。高衙内拔出湿淋淋的大屌,双手松开
林娘子臀肉,她便重重趴回亲妹身上。秦儿刚拿香帕擦净高衙内脸上淫水,这淫
厮便令若贞跪起身子,双手掰开臀肉,挺屌尽根而入!这回也是轻抽缓送,由林
娘子自行耸臀服侍,左右两只色手却忙里偷闲,分别抚上若芸和锦儿的浪屄。

  待到肏够五十抽,便又拔出大屌,挺枪来到锦儿身后。锦儿等待此刻已久,
早耐不住性子,忙自行跪好,双手向后伸到臀峰处掰开臀瓣!高衙内也不客套,
当即挺屌肏入,直肏了个只余一拳在外!他今晚终于首度奸淫了锦儿,却见左边
这对人妻姐妹又开始缠搂亲吻,不由一边肏着锦儿,一边伸左手去抚摸两姐妹那
狼藉羞处。

  如此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大屌轮换肏干三女三洞,磨得愈发雄壮坚硬,粗
长无俦!高衙内得享三飞艳福,动作也愈发快了,肏到后来,楚儿再也数不过来
了,只好任他纵情狂肏. 三女少说各挨了千八百抽,只肏得她们接连丢精丢人,
叫床声此起彼伏,情欲越来越高,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场面又到了失控之境!

  林娘子又丢精多回,见她三人始终敌还过这淫魔,也是豁出去了!她此时仍
跪在亲妹身上,见锦儿毕竟房事绵弱,已然招架不住,爽得率先昏厥过去;亲妹
也是半昏半睡,也快无力招架,却又轮到她挨肏了。她似不甘服输,刚被奸夫那
湿淋淋的大驴屌如狗交般尽根肏入,便一咬芳唇,抬手便将螓首那少妇盘发解开,
令一头乌亮秀发尽数铺洒至后腰后臀。她双手趴在亲妹香肩之上,一面浪吟,一
面低头亲吻若芸乳沟,任奸夫一边大肏,一边双手轮番猛烈拍打臀峰。忽儿奋力
后耸大翘臀,撞得奸夫小腹「啪啪」作响,开始与奸夫展开激烈无比的狂野肉搏!

  此时林娘子已全然放开,叫床声大得惊天动地。高衙内也不再去肏锦儿与若
芸,只专心致志与林娘子肉搏比拼,两人片刻便交媾比拼了六七百抽,各自肏得
春情浓烈已极,交欢已臻白热化之境。

  高衙内忽闻屏风后传来一阵阵紧张喘息之声,一听便知是林娘子亲母李贞芸
来了,不由心下大喜。他要在这美熟妇眼前买弄风流手段,便令若芸双腿再次抬
起,紧紧盘夹住其姐柳腰。他却用双手按着若芸双膝,又爆肏了若贞数十下,忽
儿将大屌拔将出来,带出一股股潮喷阴精,又肏入若芸浪屄内,只快肏三十余抽,
便又手掰林娘子臀峰,爆屄肏入,少说狂抽七八十抽。一时之间,轮番攻陷姐妹
双屄,爆肏人妻双姝,直肏得人妻双花全然失控,房内春吟浪叫声荡人心魄,巨
屌每次拔出换屄之际,均令二姐妹阴精狂丢,各自潮吹喷水,口中接连告饶。

  那屏风后的喘息之声,显是越来越重,高衙内听在耳里,知道李贞芸羞得不
敢出来。忽儿淫心大动,一面手按若芸双膝挺枪双飞两人妻,一面冲屏风处淫叫
道:「陆夫人,本爷三飞你们三个,犹自不落下风,你自家男人,可有这番本事!」

  若芸气喘幽幽,早已无力招架,忙纵声淫叫道:「他,他哪有这本事!衙内,
饶了贱妾吧~啊~」

  高衙内听罢,得意道:「好,且饶了你!」力时抽出巨屌,大喝一声,挺屌
重重送入林娘子浪屄深宫!片刻便是十余抽,边肏边狰狞淫叫道:「林夫人,你
以为如何?又当如何说你丈夫?」

  若贞早已失控,全身早被那淫棍肏得布满春红,挨了这十数计尽根爆肏,竟
也放声淫叫道:「天啦!亲老公,好舒服啊!衙内最棒了!奴家那拙夫,不及衙
内万一!如何,如何能与衙内相比!啊~啊~~肏吧,肏吧,肏死妾身算了!」

  便在此时,只听屏风外「啊」的一声娇叫,随即一绝色人妇掀开屏风,乍然
现身,正桃脸绯红,不知所措般羞立当地。此女双手捏着一件淡红罗裙,凭手中
罗裙掩实丰胸,与高衙内四目凝神相对,全身上下竟只穿一件粉色贴身小衣。此
女堪称绝代尤物,不是别人,正是若贞若芸生母——李贞芸!

  有分教:贞母观春泉流下,欲逃谁知火热中。错信淫狼多便益,文君谩吁肉
相加。直到春池听情语,方知今夜是乱伦。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