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极品家丁之因果循环】第20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大春袋系我
2021年6月2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5665

  不要以为是太监了,更新一直很稳定,只不过是在群里,因为定制文的约稿
较多,所以也很少上线,不过还是会关注和留意读者的评论的,再重新一下,这
部作品不会太监。

  正文:

               第二十章

  心中计较着权衡得失的塔塔儿有了计较,而另一边的徐芷晴却是仍深陷苦思
中。

  随后塔塔儿出声道:「我突厥金刀可汗想要邀请徐军师到草原一聚,此前是
误杀军师的随从乃是误会,望军师见谅。」

  睿智的徐芷晴才不上当,只见那人刚说完,就招呼众马贼一涌而上。形势危
险至极,徐芷晴也是果断,手中连弩急发,又是一连激射把剩下的短箭射完,又
射杀五人后连忙从怀中拿出一套短箭急忙装填。

  而藏在车厢中的洛凝也是趁势射中几人,然后按照徐姐姐的交代急忙从脚边
拿起短箭装填。

  而两位娇滴美人的努力也到此为止,随着已冲至身前的一个马贼怪叫一声,
一把扑倒徐芷晴,剩下的人也是顺利制住准备以刀自绝的洛凝,两位美人双双被
擒。

  随后以绳紧紧困住二人。洛凝与徐芷晴被五花大绑,手脚不能动弹分毫,口
中也是塞住布条,不能咬舌自尽,等待她们的就是无尽的凌辱。

  被绑住的两位美人双双丢在车厢中,在被绑绳的时候全身上下被那些猥亵的
大手揩油不停,丰乳肥臀被一阵亵玩让她们羞愤不已。

  不过众人也没有把她们就地正法,因为这里离贺兰山太近,避免枝外生枝,
到手的肥羊先弄回据点再慢慢享受也不迟。

  留下一人急忙处理厮杀痕迹和尸体,那队马贼急退而走。一双通红的眼眸在
远处草丛中目睹一切,然而等到马贼退走后仍是毫无动静,就静静寂伏在那半人
高的草丛中。

  在贺兰山以北百余里的一处山坳中,一个简陋的山寨火光通明,被俘获的徐
芷晴与洛凝二人并未松绑,却像阳澄湖的大闸蟹一般被五花大绑着,因为手脚都
被严实的绑着,只能跪趴在泥泞的地面上。

  双腿被用棍子卡住岔开不能合拢,两个丰挺的翘臀肉臀高高翘起,娇柔细嫩
的两美如牲口般的待遇,如此羞人的姿势就是在以前相公的床第嬉戏也仅有几次,
如今却是两个被绳子勒出丰满圆弧的肉臀整个原形毕露,除了隔着一层薄如蝉翼
的裤子在遮挡着最后一层底线,就连那最为贴身的亵裤也是纤毫毕现。

  旁边就是众多马贼在饮酒吃肉,嬉笑怒骂声此起彼伏,正好坐在两边的胡须
大汉正用那淫邪兴奋的目光不时打量着那两个高高翘起的丰满肉臀,时不时就是
用那满是油光和酒水的粗糙大手一把掌重重地打在那诱人犯罪的肉臀上面,只打
得两个肉臀泛起阵阵臀浪,那臀浪泛起的旖旎风光让众人口干舌燥,而被亵玩虐
打着屁股的两头母畜猎物因为口中被塞住腥臭的布条而只能呼喊不清的呜咽,含
羞欲毙的她们泪水止不住的从眼中流下滴落在地上。

  因为说的是突厥语,所以洛凝并不知晓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不时淫邪的
目光打量她和徐姐姐的眼神就知道定然是商量着如何亵玩二人而已。

  另一边的徐芷晴身为军师多年来一直在抗击突厥入侵的最前线,自然精通突
厥语,也知道他们所说之事何为。羞愤得满脸通红。「我用十头牛换那个奶子大
的女人一个晚上,今晚就让我射满她那骚穴,保管让她生三五七个大胖娃儿。」

  「去你娘的,十头牛就想快活一晚上,我他娘的出二十头牛,看我今晚不把
她干到晕过去就再送二十头。」

  「那个奶子小点的虽然可惜,但是也够用,我也出二十头牛,不,再加五头
羊,今晚归我了,今晚就干她,若是她明天能站起来我再送十头羊。」

  「我加十五头羊」

  「你他妈的,我出二十头,今晚就要狠狠肏死她,什么大华女人这么精贵,
让我们弟兄白白折损了那么多人,我大哥也死了,看我不肏死她。」

  「你少来吧,你大哥死了,他那些财产和女人不都归你了,白捡便宜还装惨。」

  「我去你娘的。」

  「哈哈哈哈哈」

  众人在用牛羊的数目决定竞价自己和洛凝妹妹的身体归属,徐芷晴听得是又
气又愤。

  这时已饮饱吃足的塔塔儿一锤定音道:「她娘的吵什么,今晚都不用争,人
人有份,我草原的好儿郎们,今晚就把这两骚货尽情肏干就是了,只要留一口气
就行,后天我们要交给乌儿大人领赏呢,之后大把的金银财宝和美酒佳人等着我
们享用,儿郎们,以后我们再奋力杀敌,我知道那大华林三不止这两位美人,还
有很多更加骚浪美艳的女人等着我们享用,来,干了这一碗,完后去干这两骚娘
们。」

  听着首领许下的美好诺言和提前画好的大饼,众人也是瞬间群情汹涌跃跃欲
试,要把已成待宰羔羊的两位美人极情享用。

  在捧起酒碗的众人之中,一双狡黠又满含怒火的眼睛在不停转动。

  塔塔儿干了一口酒后,一把摔出酒囊。

  一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一边走向猎物,旁边的众人也大口酒一干,纷纷效仿。

  有的吹着口哨声,有的在发出怪叫声,随着首领越走越近,群情越来越激动。

  而两个丰挺的肉臀因为主人的惊吓和挣扎正在颤抖不已。

  正在瑟瑟发抖的二人中,徐芷晴其实大部分是装出来的,毕竟已是作为大华
军师多年,遇到过无数的危机和困局,她明白现在的形势就是再倔强英勇也是无
补于事。

  自为军师后,她早已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就是成亲也成了两回,对于很多
世俗的传统思维也是不甚在意,面对即将就要被这群嗜血的群狼轮奸凌辱,她是
不甘心的恨多于怕,就当是被狗咬了几口罢了,可是和自己亲如姐妹的洛凝却是
不应该受此凌辱,颤抖的丰臀其实无形中就是想吸引其他人把注意力都引到她那
边去,尽量保护洛凝少受些罪。

  洛凝却是真正的惊恐,还有心里的愧疚。

  她不是不懂突厥语,可都只是比较显浅的,想刚才那些目露淫光的色狼那带
有浓厚口音的交谈讥笑却是只听懂部分。

  可聪慧的她就是再不懂那突厥语也能看懂男人们的手指点点的意思。

  「都怪自己胡闹要徐姐姐陪她一起出关去寻找那暮阳草,还嫌弃人多扫兴让
徐姐姐只带了一小队护卫,今日沦落到要被那些马贼流寇轮奸泄欲自己是罪有应
得,可徐姐姐却是被自己的任性连累一同受罪,洛凝真是该死。」

  因为口被塞住,二人无法交流,心思各异,都认为是自己害了好姐妹,都想
替对方受罪以求减轻心中的愧疚。

  而边走边脱此时已是赤身裸体的塔塔儿站定的徐芷晴的身后,看着那摇曳晃
动不定的丰满肥臀,就像是在邀请求肏一般。

  欲火再也压制不住,双手大力一撕,一个粉嫩雪白的肉臀毫无保留的呈现在
眼前,那一幕肉光淋淋的春景看得众人又是一阵怪叫呐喊。

  塔塔儿看着那荡起臀浪的肥臀肆虐之心大起,两手毫无章法地对着两片肥臀
就是一轮大力虐拍,被拍打着的肥臀又是掀起更加诱人的臀浪荡漾。

  屁股一凉,随后被大力虐玩的徐芷晴虽然心理上已是有准备,可真正到了此
时也是悲凉万分,眼泪此时是真心实意的从眼角流出来,而不是之前的假装了。

  那两个大手像是打上瘾一般,狂风暴雨般的落在自己那羞人被暴露在众人眼
前的屁股上面。

  又痛又怕的她已是没有办法阻止轮奸的到来。

  心里此时只有一个想法:我徐芷晴发誓定要杀尽这班带给她凌辱羞耻的人。

  发誓归发誓,心里虽是恨极,可被打着屁股的她心中也是掀起了涟漪,身体
上也是有了一些变化,只是耻于承认的她掩耳盗铃般地无视了。

  一番虐玩完徐芷晴的肉臀后,只见那原本粉嫩雪白的臀肉被打得通红,如同
熟透的苹果一般。

  塔塔儿也忍到极限,以手扶着那黝黑脏臭的鸡巴对准蜜穴就是准备肏插。

  因为草原上水源珍贵,所以他们这些行走在外的人都不会洗澡,加上体汗和
独有的腥臭,那根许久未清洁过的鸡巴靠近后那股浓烈的气味直把爱洁的两女熏
得连连摇头。

  坚挺硬直的鸡巴就要插入那大华女人,大华女子和草原上的女人有很大的区
别,草原女子性烈,而且皮肤黝黑粗糙,身形也是比较宽广,如月牙儿玉伽那般
水灵动人的美人不是没有,可那都是贵族王公才有机会享用的。

  如今眼前这皮肤细嫩如奶,雪白晶莹,可是那丰胸细腰肥臀的徐芷晴却是既
有草原女子的野性,又有大华女子的好身段和皮肤,简直就是将二者完美结合。

  而旁边的洛凝更多的却是大华江南女子的柔弱娇媚,所以塔塔儿一上来就是
决定要先肏了徐芷晴再说,何况这位徐美人的另一个身份是那令胡人既恨又怕的
大华军师,因此不作它想。

  龟头已顶开那紧致的阴唇正要大肆进攻时,徐芷晴一个缩身翻躺在地上,只
是因为被绑着,那姿势就如倒躺的青蛙一样,无法并拢的两条肉感美腿中间那已
是经过修剪却还是浓密茂盛的阴毛看起来就如黑森林一般。

  塔塔儿见那徐军师还想挣扎反抗意图逃避,嗤笑一声道:「毕竟还是个女人,
徐军师到现在还想着逃避吗,哈哈,可笑,你们两个今晚就不用妄想逃跑了,乖
乖挨肏,让我这些儿郎们好好发泄几次的话,再把你们交上去就是了,那就不用
多受罪。」

  以羞人姿势躺着的徐芷晴也顾不上其他了,只见她以眼神示意,看了看被塞
住的檀口,表示有话要说。

  口中呜呜几声。塔塔儿愣了愣后才明白她的意思,于是把徐芷晴口中的布条
拔出,倒想听听这位智计过人闻名天下的徐军师有何妙计。

  终于松口的徐芷晴先是咳了几声,那条腥臭的布条把她呛得够劲,等缓过气
来后,缓缓开口道:「今日沦落至此,我徐芷晴认命,但是我想和你谈个交易,
如何。」

  那冷静的口气,坚定的眼神,还有嘴角不轻易发觉的一丝上扬,如果不是正
以羞耻至极的姿势被绑着,都能让人以为她就是这群马贼的首领了。

  塔塔儿像是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狂笑不已,周边的众人也是纷纷起
哄。

  只是冷静下来的徐芷晴也不继续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大笑的众人,此时一
颗心却是逐渐冷了起来,仿佛在心中默默地记下眼前这些丑陋的嘴脸,意图日后
报仇雪恨。

  待众人笑完后,塔塔儿讥笑道:「原来才智过人的徐军师也会说出如此可笑
的笑话,真是笑死我了,怎么,徐军师不会以为你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吧,
还有,你们两个的身上都早已被我们搜个彻底,难道还有什么宝贝藏起来吗?让
我看看,是藏在哪里啊?骚穴还是屁眼啊?没事,就让我用我着宝贝再『彻底』
深入搜一下就是,不管你们藏得多『深』,保管能搜出来,哈哈哈」旁边众人也
是附和笑道。

  听着羞辱的言语,徐芷晴没有恼怒苛斥,只是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有宝贝
了,而且是你无法拒绝的,而且我要的条件也会太过分,你且过来,我只与你说
道,然后再决定未迟。」

  见那之前一手快准恨的连弩急射把不少弟兄射杀的刚烈美人已经被五花大绑,
而且另外一个也被牢牢控制住,不怕她耍花样,塔塔儿挺着鸡巴就俯身趴在徐芷
晴的那丰腴而诱人的肉体上去,双手一把攀上那对高耸的山峰上揉玩着,鸡巴搭
在那处茂盛的黑森林处刮蹭着,耳朵靠近徐芷晴的朱唇笑道:「徐军师,这样够
近吗?还要不要更近一些,你说吧,我听着呢。」

  肉乳被无情的亵玩着,那腥臭火热的肉棍在蜜穴口随意刮蹭让徐芷晴轻吟一
声:「唔……」

  黛眉轻邹,那草原男人的浓烈体味让她反感欲呕,可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
保护洛凝为上。

  于是在那凑近的耳旁轻声细语一阵,其他人听不到她说什么,但塔塔儿却是
听得表情时而淫猥,时而兴奋,还露出深思的表情。

  众人好奇不已。

  等说完后,就是已然任命的徐芷晴也是娇羞脸红了起来。静等他的答案。

  「好,既然徐军师诺言一出,我相信你不会食言,而且若是食言,你自己很
清楚什么后果吧。」

  徐芷晴轻呤一声:「嗯!」却不知到底是已被亵玩撩拨到敏感处春情待发,
还是应声表示了解。

  只见塔塔儿放开亵玩肉乳的双手,随后双手从后抱着那丰腴的肉臀,腰马一
挺,如抱婴儿般就把徐芷晴抱在胸前,那鸡巴仍在磨蹭着已经开始有淫水分泌湿
润的肉穴。

  就这样走到刚刚说死了哥哥的那个大汉旁边吩咐几句。

  随后就用那熏臭的大嘴一把咬向徐芷晴的朱唇,玉口被侵的徐芷晴先是慌忙
的扭头躲避,但随着不耐烦的塔塔儿一把抛起后大力一拍肥臀接住后,反抗的徐
芷晴变得老实起来,不再扭头躲避。

  两嘴相亲,只是他的大口像是在大快朵颐般品尝她的香唇,那富有侵略性的
舌头如灵蛇般钻入了她的小口,香舌在那檀蜜小口中躲避。

  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奸夫淫妇在干柴烈火地调情。

  看到这一幕的洛凝心中既急又惑:「徐姐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与那邋遢汉子
亲嘴舌吻的?定是那汉子威胁徐姐姐,怎么办,相公,你在哪里啊?凝儿和徐姐
姐就要被这些肮脏的汉子欺负凌辱了,呜呜。」

  正在落泪的洛凝此时被那个死了哥哥的汉子如拧小鸡般一把提起,以为自己
也即将被凌辱的她挣扎反抗着,那汉子一巴掌打在她的肉臀上,打得她香臀生疼,
挣扎力度也少了几分。

  看着洛凝稍微乖乖听话的汉子嗤笑一声,扛着被捆绑的洛凝走了出去。

———-

  再说被迫舌吻的徐芷晴在被塔塔儿不懂温柔地一顿狗啃檀口后两唇分开,徐
芷晴大口喘息地吸着新鲜空气,起伏不定的胸口就像是为男人用肉乳乳交一样。

  而塔塔儿则是把她抱到一处有干草的地面上放下,随后拿起一把弯刀利落地
挑开了徐芷晴身上的绳子。

  见徐芷晴被松绑,其他众人顿时疑惑不解,塔塔儿招呼众人过来道:「兄弟
们,今晚徐军师有令,要见识见识我们草原儿郎的雄风,外面那个小娘们就先放
过她了,徐军师要亲自尝尝被我们轮奸肏干的滋味,放心,只有不碰她那位妹妹,
她下面的妹妹随我们玩,而且徐军师亲口说了,必将尽心尽力毫无保留地伺候各
位兄弟,大家不用急,徐军师身上有三个骚洞随便玩,还有两只手,再不够还有
两条腿呢,只要想射就尽管往这位骚货军师射,射哪里都行。

  是也不是啊,徐军师?」

  听着如此羞辱直白的淫语,徐芷晴风韵雅致的脸容一阵羞红,揉了揉被绑了
许久的手腕后,只「嗯」的一声当作回答。

  塔塔儿有些不满的盯着他亦是疑问式的「嗯??」了一声,徐芷晴知道该来
的还是要来,避不过的,只好心中幽幽叹息一声:「要受罪就让我这个做姐姐的
来受罪吧。」

  然后狐媚一笑道:「你好像说漏了一句吧。」

  塔塔儿哈哈大笑一声道:「对对对,徐军师最重要的命令就是,今晚大伙儿
不把卵袋子里的存货交代清空到她身上的话,就不准走出去。」

  徐芷晴终究还是听不下去回怼了一句:「呸,那有你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
说今晚你们就不准惦记我的妹妹,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媚眼一瞪,把早已趁机脱光身上衣服的众人媚得火燎火急的。塔塔儿走前一
步,把挺直的鸡巴怼在徐芷晴面前,贱兮兮地说道:「徐军师有令,当然要服从,
不过可不是放马,而是放屌过来。哈哈哈哈哈。」说完还挺了挺近在咫尺的鸡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