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双女神之踏浪江湖】(第11章 捉妖记 第12章 世俗之伤 第13章 代价 绿母 绿妻)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童话
2021/08/04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026 字

           ***  ***  ***

  小说既可以说是短篇,也可以是长篇。因为我把小说分为一个故事一个故事
的写,当然,男女主人公还是那几个人,就像西天取经一样,一个故事一个故事。
这样我可以写完一个后,如果没时间,就不写了,这就不算是太监。

  在论坛中又认识了新的作者,虚心请教后,得到一些宝贵经验,希望我能提
高写作文笔。

  希望大家能多多回复,给出指点和建议。

  有朋友说没有找到5-7章,后面是链接:thread-11067939-1-1.html

                     ***  ***  ***

                          第11章 捉妖记

  我醒了,还是躺在自己房间的地上,体内灵气被掏的干干净净,就连站起来
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不知道我眩晕了多久,倩姐那边还需要我赶快营救。

  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只能匆匆拿出元气灵石,这个东西比较珍贵,在山上有
足够的灵气,用不到此物,但是,一旦下山进入世俗,这里一点灵气都没有,只
能靠午日和晨夜来打坐积攒,没有一两个月是不能完全恢复身体灵气,所以,这
就需要拿出元气灵石来快速补充身体灵气,按我现在的修真水平,使用一颗资质
差点的灵石,需要一天补充完。现在手上的是上品灵石,大概需要两三个时辰就
能补充完。

  没有灵气,过去搭救倩姐的事情也是白搭,我心中正在滴血,强忍着不去思
想倩姐与魏云飞在干些什么,将身体调整好坐姿,开始慢慢的吸收灵石里面的灵
气,仅仅一刻时间,我的身体就恢复正常,头脑清楚很多,源源不断的灵气从灵
石中奔涌进我的身体。

  「…..。」

  好了,身体灵气充足,我将元气灵石珍惜的放回密袋,以便日后继续使用,
大踏步朝着魏云飞的房间冲去。

  「哐..。」我动用了真力,大门被我一脚踹的粉碎,冲进里屋,一个人影都没
有,只有满地的水渍和扯断的侠风。人呢?哪里去了,一道刺眼光线射来,我以
为有人偷袭,一个侧后闪身。我看错了,不是偷袭,而是明媚阳光照来。

  我的天,现在已经是白天,阳光快到头顶,我眩晕了多久,起码四个时辰,
在加上我吸收灵气的时间,足足有六七个时辰。太晚了,魏云飞一定把能干的都
干了。仔细看看地面,到处都是水渍痕迹,其中夹杂着尿骚味,这是倩姐尿的,
因为包含有清香怡人的味道。地面上一滴精瘢也找不到,床上和桌椅上也没有精
液。

  我在找什么?现在应该去寻找倩姐,在这里看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赶快跑
向倩姐休息的客房,倩姐被魏云飞狠狠的操屄,一定很累,所以回到自己屋里补
充睡眠。祈求老天,她一定要在房间休息。

  这是什么?倩姐房间干干净净,在外屋桌上、茶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纸
条上面写着一行秀丽小字:「君弟,姐姐本想与你面对面交谈,但怕影响你的世
俗修炼,所以还是书信方便。姐姐最近感觉心境不稳,所以去周边郡城游历一番,
勿怕我危险,因为有魏云飞与穆夫人同行,不日则回。我不在期间,你要好好感
受世俗百态,不可消磨时光,勿念。」

  我心口如撕裂般疼痛,已经不能正常呼吸。倩姐自己去游历就算了,居然还
和魏云飞一起,那小子不是正派人。就从昨天倩姐的迷离眼神就知道,她一定被
下了迷药或者被人控制。我怎么能放任继续下去,我要救倩姐,可是如何挽救..
.真不知道。

  一天下来,我昏昏沉沉的做着小二的工作,脑子里面计算着无数种解救倩姐
的办法。对于这件事,我该不该告诉秋香妹妹,很纠结,还是告诉吧,毕竟我们
都是一同生活的人,虽然我是修真者,倩姐和秋香妹妹是世俗人,但我们感情很
深,犹如姐弟妹。

  夜晚,这个时候,客栈的人都去已回屋休息,我正好偷偷的去找秋香妹妹。

  「哐…哐哐哐..。」这是我的敲门暗号声,秋香妹妹应该听到了,因为我听
到屋子里面有脚步声和女人说话声,和谁说话?

  「嗞..。」好半天,秋香妹妹才将门打开,还是那个秋水伊人的绝世美女,只
是面色有些过于紫红,好似淤血不通。头发无比散乱,睡衣大敞四开没有系扣,
里面没穿肚兜,两个乳房露出大半,乳晕粉红,乳头随着衣边时而时现。还有,
下面的丝绸睡裤穿的也太随意,根本没有穿好,裤子一边只提到胯部一般,阴毛
都露出大片,要是在往下一点就能看见阴蒂。

  太随意了,秋香妹妹从没有过如此随意,她很注重端庄仪表。

  在看看脖子,之前那个试戴项链的勒痕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明显,这
到底是什么项链,怎么将脖子都勒成这个样子,太紧就别戴了。还有手腕也一样,
勒的紫红色。

  往下看去,咦?就连两个脚脖位置,也出现了一圈紫色勒痕,真的是紫色,
说明被勒的相当紧。秋香妹妹注意纤瘦是好事,但是没有必要选择尺寸小的装饰
物品,这样戴着多难受。

  在我刚要进去的时候,秋香妹妹一把将我拦住柔柔的说道:「小二,我没叫
你,你就不许随便敲我房门,赶快出去,我要休息了。」

  这是什么意思,秋香妹妹把我往外推。倩姐的事情已经让我心痛难受,你还
这样对我?

  也许是秋香妹妹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对,她又补充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
么吗,好好用功做好自己的事情,虽然现在是低人一等,但,只要你用功努力,
将来必是属于你的天下。」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秋香妹妹说话太官腔,你直接说让我好好修炼心境不就
可以了,我知道你对我期望很高,让我完全融入到世俗修炼中,可是今天不一样,
我想说倩姐的事情,这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主动来找你的原因,这两个多月,
除了你主动和我说话,我从来没有找过你,从来没有敲过你的房门。

  秋香妹妹好像没看懂我的表情,一把将我推出去,嗓子干哑的说道:「今天
不方便,有什么事情,明天在说。」

  「砰」大门已经关上,我在外面傻傻的不知所措,秋香妹妹怎么了,难道是
「女红」来了,这是女人的隐私,秋香妹妹只要来了「女红」心情就一定不好,
虽然我才是真正的少爷,她算是我的双修炉鼎、丫鬟,但我像亲哥哥一样好好的
照顾她。

  算了,她刚才已经说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在说,那么今天就让她好好休息一
下吧。

  ……

  夜里凌晨,我睡不着,辗转反侧,倩姐和魏云飞出去,说好听的是游历,说
不好听的就是天天被操屄喝尿扇嘴巴。按照道理说,我修炼的是无情心法,这个
时候,正可以使用心法磨炼自己,可是我做不到,一想到倩姐被扒开屁眼,一根
粗大的阳具塞进肛门里面,我就心烦意乱。

  穿上衣服,爬到客栈房顶,看着一轮明月,我万般感慨,人生无常,不可能
顺顺利利,月有阴晴月缺,人有悲欢离合,我修炼了十几年的「无情心法」到底
哪里无情了?

  嗯?这么晚,客栈掌柜,他从后院的客房门口出来,往自己的前院房间晃晃
悠悠的走着,嘴里还哼着淫词小曲,都这个时候了,他难道去查房刚回来,真的
很敬业。可是,查房就查房,他手里拿着一团粗麻绳干什么。我发现最近白天,
客栈掌柜总喜欢拿着条麻绳,去找那些江湖怪客,询问麻绳花样玩法。有自己的
客栈不好好经营,弄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过,仔细想想,也可能是用来防贼,
正好用麻绳捆绑起来,这样解释就合理一些。

  算了,还是想想当下情况吧,放眼望去,整个郡城是如此的宽大,能容纳几
十万人,与秀丽的山川高峰相比,是另外一种壮观景象。往远处瞧去,那里是上
溪台,听王大山说,上次就是在那个地方看到妖怪吃人,能说人话且如人一样行
走,这样的妖怪,多多少少都有内丹,如果将内丹分给倩姐和秋香妹妹,她们一
定高兴的不得了,如果内丹与她们五行相配,也可以生出伪灵根。

  对呀,我怎么忘了,入世俗修炼心境,也包括降妖除魔,最近太压抑,我可
以去杀了这怪物,既可以放松心情,也可以夺取妖怪内丹,更可以为世俗除害。
王大山说看见妖怪在上溪台里面吃人,所以,妖怪还可能在哪里继续就范,我只
要天天晚上去那里守株待兔,找个角落进行偷袭,用最大的法力,一回合内歼灭
妖怪。

  嗯?上溪台的顶端有几道剑光出现,应该没看错,虽然距离远了一点,但是
剑气外放,由亮变暗、由强转弱。事不迟疑,我去那个上溪台看看,是不是有其
他修真者捷足先登。

  因为有除妖的档头,我使用缩地成寸心法,十里路程的上溪台,我只用了十
分时候就到了,要是正常走过来,至少要一个时辰。

  上溪台,其实是一座又宽又高的钢墙宝塔,站在顶端可以看到郡城的每个角
落,但是「塔」这个词经常用来比喻镇妖的意思,世上众人皆知道有修真者存在,
也知道有妖者存在,所以,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城主将上溪塔改为了上溪台。

  嗯?果然!塔内有打斗痕迹,而且是刚刚不久,周边存在灵气波动,应该是
修真者出手。塔分九层,这是一层,墙面四壁被剑气割伤,剑气凌厉勇猛,剑痕
尖锐果断,是个用剑高手,只是周围没有一点血迹存在,说明妖怪也非常厉害,
至少能和用剑者平手。

              第12章:世俗之伤

  嗯?果然!塔内有打斗痕迹,而且是刚刚不久,周边存在灵气波动,应该是
修真者出手。塔分九层,这是一层,墙面四壁被剑气割伤,剑气凌厉勇猛,剑痕
尖锐果断,是个用剑高手,只是周围没有一点血迹存在,说明妖怪也非常厉害,
至少能和用剑者平手。

  二楼、三楼、直到六楼都是满墙剑痕和兽掌,一层比一层要深、要猛、要狠。
楼上已经听不见打斗声,不知道是谁输谁赢,总之,两败俱伤对我才有利。如果
是单方面屠杀,我还要费些力气出手。

  嗯?现在是七楼,墙面的剑痕少了很多,反过来,地面上却多出了很多女人
衣服碎片,都是外衣、外套、还有披风和绒帽,材料非常精致,上等的好料。看
来用剑之人是个女性,她在这层已经处在下风。我开始以为是她逼着妖怪往上走,
看来我错了,是她被妖怪逼的往上走。

  这是八楼,墙面剑气只有几条而已,而且剑气蓬松钝措,到了强弩之末的地
步。地面上散落着更加细散的女人内衣,肚兜被分成了大大小小几十块,裹库被
分成了十几条,香气凌人,这女剑客的身体是如此之香,不是庸脂俗粉的花妆香
气,而是来自沁人神识的香气,这说明一个问题,她确实是一个修真者。

  九楼不好上,上面一定有人有妖。我将精神提到最佳,天人合一心法在体内
运作,一步一无声,九面铺神识,双目金靖探路。

  「啊~」一阵断断续续、酥柔酥麻的女人呻吟声传来,恐怕修真女者失败了,
代价就是被妖怪操屄,最后还有可能被吃掉。

  我的头颅紧紧贴着墙壁,一点一点的向上慢慢移动,这是时候一定要一万个
小心,剑道修真者功法不错,但是被妖怪打败,只能说明,妖怪比她强大,大多
少还不知道,如果强大一点点,我还可以对付,如果强大很多,我只有跑的份。

  我的眼睛越过楼板,偷看着九楼面的一举一动,就看到不远处,两条特别白
嫩的修长大腿,大大的分开并冲着上楼的楼梯方向,也就是正对着我的眼睛。大
腿中间的女人肉穴也完全让我一饱眼福,这个肉屄真嫩,浅粉色,阴蒂剥皮将阴
蒂包裹的严严实实,大阴唇不大且内裹,这种肉屄叫一线天。

  本来应该叫一线天,但现在已经不能成为一线天了。因为屄口已经变成深深
远远的大洞,一根成熟黄瓜可以轻松塞入,屄口没有一点要反弹的痕迹,是什么
东西能将屄口操成这样。

  向前看去,女人胸口上方正坐着一个赤裸的男人,男人屁股对着我,他用身
体向前一耸一耸,我要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正使用自己的阴茎往女人嘴里振捣,
我耳朵中充满了泽泽水声,还有男人女人的呻吟声。

  咦,这就奇怪了,我在墙上看见了兽掌,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妖兽化身吗,不
应该这样,既然化成妖兽与女子对战,那就是完全展现实力,怎么可能比试完以
后又重新化成人行在与女人交媾,而且就看女人下面的屄口样子,也一定是妖兽
在兽化时候做的交媾操。

  余光一闪,就在我斜前方,一个庞然大物倒在地上,头颅像马又像牛,身材
特别健壮,胸口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比碗口还要粗大,肉渣、骨刺向前凸出,看
样子是从后面用力打入,还有阳具如同我的大臂,又长又粗,吓人之极,我顿时
明白,刚才是我想错了。

  女性修真者确实与妖兽大战,失败后又被妖兽狂操一顿,下体被如此巨大的
阳具所侵犯,已经将屄肉破坏的不能复原。然后在妖怪用心操屄的时候,这个男
人从后面进行偷袭,一举歼灭此妖兽,反过来,男人兴起,继续侮辱女性修真者。
没错,就是这样。

  就在我思考着如何继续之时,一股危机之感袭来,心房短颤,有人偷袭!我
下意识的双腿用力往下猛蹬,一个纵身就跳到九层楼板,而原来的位置,已经出
现一个碗口大的圆洞,想必这就是偷袭妖兽的东西,好险,差点殒命。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如果是盟友,千万不可在打。」这是坐在女人身上
那个男人说的话,他已经转身起来,站在我的对面。

  我说了也没用,家父性格保守,不喜爱攀交朋友,所以,我仅认识几个修真
门派,都是穷乡僻壤山中的没落门派,这个人不在其中,所以我决定不回答他的
问话。

  男人补充说道:「道友,看你年纪轻轻,一定也是入世俗修炼,我们应该互
不谦让,你走你的,我干我的,可否?」

  我信他才怪,如果不是刚才我跑的快,现在身上也和妖兽一样,多了一个窟
窿,想到这里,我才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个男人刚才是在干这女人,在我专心的
时候,背后有人偷袭,所以说,他还有至少一个同伙隐藏在周围,太隐秘,我神
识查看不到此人位置。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还是和他说上两句:「见过道友,我只是路过此地,正
好看见有剑光闪过,所以过来看看,别无他意..。」

  「…..。」

  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句说着敷衍的话,我知道他在找我弱点,他在给隐藏在暗
中的人找机会,他自己也在寻找袭击我的机会。我也在找机会,我不知道他功力
多深,应该和隐藏在暗中的人差不多,既然我能躲过他们的偷袭,他们一定会对
我略微畏忌。

  时机到了,我露出一个明显的弱点,男人就算知道我是故意,他也会出手,
因为弱点就是弱点。我用了五成法力抗击男人,因为我要留出五成法力去防备隐
藏在暗中的那位敌人,所以我明显不敌对方的排山倒海似的无名掌法攻击。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这个男人全力攻击我。

  「啊~」男人痛苦大喊,躺在地下渐渐失去生机。

  「平天掌」我转身朝着远处暗柱子,拿出八成法力连拍三掌,柱子承受不住
我的法力,爆碎成粉末,柱子后面的人也一同被打成重伤,看来我黄家的「天掌」
真是厉害。

  我又转过身来,就看到躺在地下的男人已经被脱去外衣,一个外表清艳脱俗
的女子正在急穿好男人外衣,衣服较大,可以将女人隐私处完全覆盖。就是她,
她就是我等待的时机,刚才就是她用左手在地面写字,告诉我显出弱点,她会从
后面偷袭,好精明。

  女子穿好衣服,步路蹒跚的从侧面绕过我,径直走向刚才隐藏在暗中的那位
高手,然后一剑过去:「师妹,手下留情,内丹给你。」这个女子不听任何解释,
一剑下去,男人头颅滚落,鲜血溅到三尺高。

  这回我弄明白了,他们三个是一伙的,师妹剑法高超,所以由正面吸引妖兽,
这两个男人隐藏起来,打算从后面偷袭,本来计划天衣无缝,但是,这两个男人
还有自己的小算盘,就是暂不去偷袭妖兽,等师妹法力耗尽,被妖兽操屄侮辱时
在出手,所以他们既可以取得妖兽内丹,也可以除掉师妹,至于为什么要除掉师
妹,我也就不去细想,也想不出来。

  「多谢道友相助。」此女子给我做了一个修真派最高的礼节,双手交叉,的
双指并拢朝天,半身弓腰。

  我作为回礼,也必须按照此礼节,照做给对方。

  又是一股危机之感袭来,心房短颤,我急忙抬身后移。剑风将将划过我脸颊,
如果在晚一步,我头颅定要和身体分家,此女人太狠了,我刚救了她,她却用计
要除掉我。

  「平天掌」我使出十成法力,近距离隔空一掌拍中女人身体,「噗」我力量
太大,直接将女人连同衣服拍成肉块,鲜血溅射的到处都是。真是凶险,刚才我
差点丢了性命。家父说的对,不能因为修真者少而珍惜对方,因为对方时时刻刻
想办法要至你于死地。

  「呼」好惊险,现在危险解除,我在女人身体碎块中拿到了内丹,真不容易,
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此地不宜久留,需要赶快离开,当天明之时,有人发现尸体,
一定是大事件,因为不是一般的世俗之人死亡,而是三个修真者和妖兽尸体。

  我站在上溪台九层的窗口,向外眺望,只有点点亮光,那些都是夜间巡更和
夜宵的灯光,还有守城将士的百明灯,其他地方一片宁静,现在宁静,或许明天
就会不得安宁了。死了三个修真者和妖兽,这事情不会这么结束。

  「咚」

  好痛,我被偷袭了,为什么我身体没有传来危机感?后背心无比刺痛。失误,
原来护心镜应该放在心房背面才对。身体越来越软,一口灵气都提不起来。要是
敌人在补上一掌,今天这里就又多了一具尸体。

  等了一会儿,后面仍然没有动静,怎么回事。我趴在地下勉强翻身向后看去,
原来如此,是妖兽,它的尸体就在我身后,是它在背后给了我偷袭一击。

  妖兽失去内丹等于修真者失去心房,修真者在失去心房后,体内灵气消散。
不需一会儿就会死亡,而妖兽不一样,它们的体格多为健壮,可以硬撑一点时间,
所以,它也是一直在装死,想要给敌人致命一击,为自己报仇,可惜它硬撑时间
太久,已经没有多少力量,我真是命大,不过,就算是这样,我的心房也被打碎
一部分,需要家里的「回灵丹」才能修复,不然最后还是要死。

               第13章:代价

  妖兽失去内丹等于修真者失去心房,修真者在失去心房后,体内灵气消散。
不需一会儿就会死亡,而妖兽不一样,它们的体格多为健壮,可以硬撑一点时间,
所以,它也是一直在装死,想要给敌人致命一击,为自己报仇,可惜它硬撑时间
太久,已经没有多少力量,我真是命大,不过,就算是这样,我的心房也被打碎
一部分,需要家里的「回灵丹」才能修复,不然最后还是要死。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稍微回复身体后,立刻提起一口灵气往客栈跑去,将近
半个时辰才到客栈,前面大门紧锁,我已经没有能力越空翻墙,好在做小二久了,
也知道偷懒,客栈后面的小门我懒得锁,就是用块大石头顶住,就是这样,我还
是踹了三脚,才将小门踹开。

  夜深人静,四下无人,我急忙跑到秋香妹妹门口,房门被轻轻拍开,她怎么
不锁门?我冲进里屋,看到眼前一幕,差点让我直接炸心而亡。

  就看到风华绝代的秋香妹妹正全身一丝不挂的跪趴在床上,犹如健美母马的
硕大圆臀朝着外侧,臀部一部分在床边外,一根粗大的黄瓜正插在肛门里面,一
只手掌的三根手指头插在嫩穴中使劲扣弄,淫水顺着手臂流到地面。

  从侧面看去,两个乳房上面布满铁夹,尤其是乳头上的两个铁夹,最大、最
紧并且挂着一双清脆铜铃。

  这是?秋香妹妹原来有自我裸露喜好,真会玩,以前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咦?
我都已经进来有一会儿,她怎么还在做着如此自慰之事?

  明白了,她用丝绸将自己的眼睛蒙上,用棉布将自己的耳朵堵上,所以我进
来发出的声音她压根听到,她居然玩起如此淫荡、大胆之事,我本应该打碎桌椅
冲她狂喊、大骂,可是我下腹一团火热,阳具自行耸立,我都能感觉到阳具的坚
挺,从未有过的坚挺。

  望着如此诱人的高挑身材,我居然暂时压下心房内伤,阳具火热的似要爆裂。
完美无瑕的躯体、经常进行力量训练的修长大腿和小腿,跪在床上肉叠肉,我体
内有一种冲动,让我要抛开一切,用阳具去代替秋香妹妹的那三根手指。

  午夜凌晨,一个女人将自己脱光衣服、蒙上眼睛、堵住耳朵,在将门把打开,
只要有淫贼进来或者恰好做错大门的人进来,一定能向我一样,看到如此香艳的
景色。

  我的秋香妹妹太会玩了,如此之景,居然让我一阵惊喜,我怎会有如此嗜好:
「咳咳」心房之上传来疼痛,刚刚压下去的内伤,又重新反扑。时不得已,我只
能先打断秋香妹妹的新奇玩法。

  「啪」我使劲拍了拍秋香妹妹的屁股。我要惊吓到她,看看她如何出丑,看
看她如何对我解释眼前一幕,问问她居然有如此裸露的爱好,在问问她,倘若有
他人进来该如何面对。

  可是,秋香妹妹非但没有收到惊吓,反而将屁股抬得更高,并像母狗一样的
摇摆臀部。随着身体摇动,铜铃脆响不停。她是不是自己玩的太入迷,分不清身
体的感受了?

  「啪」我在使劲拍一次,这次秋香妹妹像是感应到什么,她不在是跪在床上,
大腿向后移动出床边,形成两条修长肉腿直立,弓腰撅臀,单手支撑着床板,另
一只手的三根手指从屄肉里面拿出,用食指和中指各压住屄缝两侧,然后向两边
使劲拔开,将粉嫩的屄肉内壁完全敞露。

  我看的有些震惊,秋香妹妹的完美大臀不在是左右摇摆,而是上下左右画圆
的滚动,两条修长雪白大腿也跟随着半蹲高抬。淫水蜜汁源源不断的从屄缝中流
出,形成一条粘稠细线。此景让我无比兴奋,居然又忘了心房疼痛。

  我发誓,等我回山之后,一定要取秋香妹妹做娘子,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名
分,而不是双修炉鼎。此妖娆勾人美女,正和我的口味,绝对应该取来做老婆。

  看着秋香妹妹如此自我迷恋的动作,真不想打扰她,或许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可是,心房再次疼痛,已经到了忍无可忍地步。

  「秋香妹妹」我向前一步,拔开秋香妹妹的眼罩,拿掉堵在她耳朵中的棉布。

  「啊…怎么是…嗯~」秋香妹妹看到我后,一个声大叫,然后马上把自己嘴
堵上。

  我俩四目相对,秋香妹妹满脸潮红想要对我解释什么,但却欲言又止,还是
我先说话:「我心房受伤,需要家里的回灵丹,你快回山上的炼丹房,我最多能
坚持七天,七天之后,心房碎裂,我必死无疑。」

  「我在上溪台杀了妖兽,还杀了三个修真派的道人。这是妖兽的内丹,有了
这个内丹,你和倩姐可以尝试修成伪灵根。」刚说完话,心房一阵撕裂,疼痛难
忍加上灵气耗尽,我头脑一阵金星,就此眩晕过去。

  ……

  口中一股汤药味道将我苦醒,睁开眼睛往上看,阮玲珑?我躺在她的腿上,
一股侠女之香从她体内传来,她在喂我喝药,我的秋香妹妹呢?

  「秋香妹妹呢?」我虚弱的对着阮玲珑说话。

  「秋香女侠说你中了严重风寒,她去给你找治病偏方」阮玲珑动了动大腿根,
除了女人之香,还有一股说不明的淫骚味道传到我鼻中,看来这骚货不久之前,
一定又让王大山给操屄了。

  秋香妹妹去给我找「回灵丹」…她做不到,我还记得在昏迷之前说的,我让
她回家去取,但是,这里距离我修真派天门宗至少有上千里路程,她是个世俗武
者,没有法力,无法御剑飞行,就算一路上不吃不喝,翻山越岭、过河跨江,至
少也要十天才能到,更别提,还要返回来,是我的失算。

  阮玲珑补充一句说道:「秋香女侠让我告诉公子请勿担心,她知道最近的灵
丹妙药从哪里寻来。」

  「秋香女侠还说,公子之前在昏迷中让秋香女侠正式嫁给公子,反复说了很
多遍,请公子一定要遵守自己的誓言。」

  什么?我昏迷的时候,自言自语,让秋香妹妹嫁给我?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
有,不过我确实也有这个打算,只要秋香妹妹能够修成伪灵根,那她也可以和我
一样,阳寿达到三百岁,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变老。如果我能飞上仙界,更可以
带着她走…还有倩姐也一起带走。

  ……

  「咳咳」我醒来之后就开始止不住的咳嗦,真的很烦人,每次咳嗦总要牵连
着心房,阵痛难忍。这是心经与肺经相连,肺部涨缩导致心脉、心房一起跳动。

  「公子,该喝药了。」阮玲珑今天又煎熬了满满一大碗汤药,尽管对我没用,
但我还是勉强全部喝下,毕竟要对得起人家的一番好意。

  仔细看向阮玲珑,才过二十芳华,本应该是大户人家小姐,但是家族历代走
镖,所以她从小就跟着父母在刀剑上滚过来滚过去,这种甘甜苦涩只有做过的人
才知道。本来家族正常可以过得去,也能积攒点钱财,算是富户。

  但是,她的相公、周家家族,让她父母保护一批重要镖物,送到地点可以有
一大比酬劳,如果半路丢失,需要十倍赔偿,阮玲珑父母则被酬劳所迷惑眼睛,
同意护送镖物,谁知,半路镖物丢失,周家拿着字据来她家索赔,如若交不出赔
偿,那就告到官府,家族基业全部毁于一旦。

  为此,阮玲珑的母亲,阮香玉女侠,独自去周公子家求情,结果被周家扣留,
周家几个长老要求阮香玉女侠以身体作为延期时限,何时还够钱财,何时就不需
用身体作为补偿。在大势之下,阮玲珑的母亲,刚刚四十出头的阮香玉女侠,成
为周家几位长老的玩物。而阮玲珑的父亲,一气之下,昏迷在床,至今未醒。

  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周家又来要钱,因为钱财太多,全族上下合在一起,也
只能还上一半,然而,剩下的一半周家不要了,只要阮玲珑嫁给周公子就可以,
而且,周香玉女侠还可回家,家族上下权衡利弊,一致同意,导致现在局面。

  这些就是阮玲珑身世,是她在我躺床休息这几天闲聊时说的,不管是真是假,
反正我是信了,一个刚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经历的太多,背负的压力也太大。用
我的神识探测她的说话,没有反常。我告诉她,如果我的风寒能治好,我就收了
她这个妹子,以后谁敢欺负她,我就要谁好看。

  ……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我昏迷的时间比醒来的时间还要长。阮妹子还是认认真
真、无时无刻的照顾我,除了每天晚上要离开一个时辰,我估计她又去找王大山
操屄去了。而她的真正相公、胆小鬼周公子,已经好久没看到人影。

  我发现一个问题,听阮妹妹说,郡城一片祥和,大家快快乐乐。这就是问题
所在,我在上溪台杀了妖兽取了内丹,还杀了修真者,这样的大事应该惊动很多
人,就算妖盟和修真派不能干扰世俗,那至少也派人来查询缘由,如果派了修真
高手来了解此事,我估计,我的行踪早就被发现,可是,已经是第六天,一点动
静都没有。

  「君哥,喝药了」阮玲珑又拿来大碗汤药,我今天真的不想在喝,只能辜负
她的一番好意、一番辛苦。

  「妹子,哥的风寒比较重,如果七天内没有良药,那就只能一死,可惜刚收
了一个好妹妹。」我确实觉得可惜,这个阮玲珑虽然表面是侠女,但绝对是风骚
类型。要是教导好了,可以代替秋香妹妹给我临时做个双修炉鼎。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3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