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洪荒少年志瀚海篇】(第十回 瀚海长尺惩元凤 伏羲出手救师娘)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白刃行九州
2021/08/11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7645

  「这两人,还真是会闹腾啊。」「怎么了,夫君?」本来瀚海正靠在冥河怀
里,品味着冥河身上的美味,瀚海松开了嘴,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还记得我之
前跟你提起的元凤吗?」

  「嗯,姊姊排在我前面,我自然记得。」「她的妹妹祖龙也是我豢养的一条
小龙奴,没想到这次这两人……」瀚海简单的跟冥河叙述了一下,冥河点了点头:
「那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里等你。」「放心,用不了数日。」

  「好」冥河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而瀚海则向南梧桐树遁去。

  「师傅,壹拾载未见,面相是愈发年轻起来了。」瀚海刚好在宫中遇见伏羲,
想必是算到了时间:「羲,为师远出没有带上你,没有生气吧。」「怎么会,师
傅又不是不辞而别,弟子也只有挂念师傅,而且看到师傅送我的尺子,就如同见
了师傅。」

  瀚海轻轻的抚摸着伏羲的小脑袋,「抱歉啊羲,此次回来为师也不能久留,
还请务必保护好你的两位师娘。」

  伏羲忽然挡住瀚海的去路:「师傅,这次起因都怪羲没有按师傅教诲,若此
次羲提前卜卦,岂能容那域外天魔趁虚而入?若师傅想惩处二位师娘,不如先惩
处羲。」「好了好了,先带我去找你的两位师娘。」

  「师娘就在师傅的小屋里。」「走吧。」

  「你们两个还敢锁门?」瀚海笑骂道,本来以为能推门而入,没想到里面的
元凤祖龙竟然将门给堵上。虽说这门在他看来连一指之力都不用就可破开,但他
决定留给二人最后一丝薄面。「伏羲在不在你身边。」

  「在,怎么了。」瀚海耐着性子回答,「不要让他进来,其他都依你。」这
回传来的是祖龙的声音。

  「伏羲,尺子给我,你先回去吧。」「好,还望师傅从轻发落。」

  待伏羲走后,瀚海一推开门,便看见二女跪在门边皆低头不语,赤身裸体只
披一袭轻纱,平日里隐藏的项圈也都显现出来。元凤在之前构想过无数瀚海回来
时迎接瀚海的玩法,却从没想过以这一副姿态迎接瀚海,内心一阵酸楚。气氛冰
冷到了零度,二女跪在床边,瀚海也不说话,只是靠在门边。

  「主人,小龙奴被欺负的好惨啊!」祖龙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她知道这次万
万不能再惹瀚海生气了:「主人,小龙奴这次和凤姊姊本来以为只是一场聚会。
不料被那域外天魔趁虚而入,始麒麟也被控制,而小龙奴……」

  祖龙开始抽噎起来,爬上前来环住瀚海大腿。「慢慢说。」「小龙奴无力反
抗,被凌辱的好惨啊,就连小龙奴的小穴,到现在都还没有合上。呜呜呜……」

  「过来给我看看。」

  祖龙径直起身,躺在了床上,双腿毫不掩饰的张开,将少女最私密的地方暴
露在瀚海面前。瀚海细看,平日里无比紧致的小穴,现在竟然被干的外翻出来,
两片美肉暴露在空气中,还时不时的颤抖。瀚海最怜爱的,便是祖龙的无毛小穴,
今日看到祖龙小穴的惨样,当即连惩罚祖龙的想法都没了,一把把祖龙抱在怀里。

  「可还有哪里有伤,千万不要瞒着!」「还有小龙奴的嘴,平日主人从没玩
过小龙奴这里,那魔却强迫小龙奴。他们还玩弄人家的后面……」瀚海细看祖龙
的小嘴,果然都是裂口,又把祖龙翻了过来,平日粉嫩的后庭,至今一片血色。
「下次不要为了求情而不治疗自己了,免得届时无法治疗。」

  瀚海不免有些心疼,哪怕知道这后庭的血色是小龙奴的刻意为之。轻轻抱住
祖龙:「过会主人便帮你调理。此次前来,为的还是元凤这个骚货!」祖龙听了
也不敢言语。元凤一听,内心如晴天霹雳,瀚海向来顾忌自己的面子,什么时候
管自己叫过骚货?内心后悔不已,赶紧学着俯下身子哭了起来。

  瀚海在平日最见不得自己哭泣,有时和瀚海闹起来装哭两下可谓是无往不利,
哪怕瀚海知道自己是装的。而在今日,瀚海现在连看多不看自己两眼,只顾关系
祖龙妹妹的伤。元凤知道,今天这顿教训,是在所难免的了。

  终于元凤哭的没力气了,瀚海也把祖龙放在一边。元凤缓缓起身,趴在瀚海
的腿上,在之前,做这个动作的,却是不听话的祖龙居多,而元凤都是在一边偷
笑的份。只不过这次祖龙也笑不起来,毕竟自己也才逃过一劫。

  瀚海面无表情的先是拍了拍元凤的雪臀,确认元凤已经躺好,便摄来鸿蒙量
天尺,将巨尺调整到宽近贰寸,长约贰尺的趁手大小,便毫不留情的对着元凤的
雪臀挥下。

  「啊!」一股撕心裂肺的惨叫,哪怕准圣之躯,全力抵抗,元凤的雪臀上还
是留下一片大大的红印。祖龙看的两腿发软,平日瀚海惩罚她可从未用过这般力
道!往日惩罚,往往叁拾下祖龙便已经疼痛难当,今日瀚海这力道,伍拾下都抵
不上这一下。而元凤已经疼的在瀚海腿上直打滚,若不是瀚海按住,元凤恐怕要
滚下床去,元凤终于意识到瀚海这次是动了火气。

  「爹爹,饶了女儿吧!」瀚海冷哼一声:「今日,你叫什么都没用!不过壹
拾载不见,竟然便做出这种事!」说完便咬了咬牙,再次挥下长尺。「啊!」元
凤一声哭喊,直接突破了伏羲走前设下的静音咒,这下就连不在屋中的伏羲也听
到了。

  「求求你了爹爹,女儿再也不敢了!」「为什么不传音!」

  「孤怕影响到爹爹。」瀚海气的连挥三下,一下比一下有力,元凤雪臀红肿,
隐隐有血丝渗出,虽被瀚海按住,但还是不断扭动,大哭不止。

  「我看,我就应该在这洪荒立一鸟笼,将你这百鸟之王锁在里面,供人采撷!」
瀚海说的这话着实吓到了元凤,元凤声若游丝:「不要……」祖龙也被吓个不轻,
连忙抢过元凤「主人不要吓姊姊了,姊姊只是一时糊涂。」

  瀚海冷冰冰的开口:「作为最宠爱的宝贝,她做出如此之事。哪怕都这样了,
伏羲还是求我从轻发落,看看你姊姊在做什么。」

  元凤轻轻挣脱开祖龙:「妹妹,这次是姊姊做错了事,姊姊活该挨打。」说
完便蠕动着前身,重新趴回瀚海身上,瀚海也不含糊,又是连挥三下,打的元凤
泪如泉涌。打到第四下时,元凤已经无力哭泣。刚准备打第五下,伏羲女娲已经
急着在外面拍门。

  「作为我的道侣,却给我做出这种事——」准备挥出第六下时,瀚海的手被
祖龙死死卡住。

  「伏羲快!」祖龙急声叫嚷,那尺瞬间脱离了瀚海的控制,撞碎木门,重新
落到伏羲手上,被伏羲尺子收入气海。而元凤也挨不住疼痛,转过身来死死搂着
瀚海的脖子:「瀚海…………再也不会了……好爹爹……别在……打小凤儿了
……」还没等自己说完,元凤便脱力昏死。

  直到瀚海轻轻搂住元凤,这时祖龙伏羲女娲才敢松下一口气。女娲从胸口摸
出瀚海送给她的金纸,清风拂过,金纸缓缓地贴在元凤血迹斑斑的臀部,祖龙走
上前来接过元凤,伏羲靠在瀚海怀里缓和着师傅余下的怒火。

  「这是……哪里……」元凤因为哭的太久,喉咙还有几丝疼痛。「姊姊你好
歹是醒了。」祖龙欣喜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是,是祖龙啊。」温热的池水刺激
着元凤的大脑,虽然有着神躯的保护,但是下体的疼痛还是让元凤微微抽搐。

  「幸好有你,祖龙,不然孤可能屁股都要给打烂了。」「别说了师傅,已经
烂了~ 」少女娲的声音带着哭腔,女娲何时见过自己的师傅遭受如此折磨。一开
始时没有看清,在撕下金纸一角才看出元凤伤势,一下子就哭出声了,甚至埋怨
起哥哥为什么要告诉师傅。

  元凤连忙安慰女娲,这时才发现自己头正靠在祖龙肩膀上,整个身体除了臀
部都沉在水里,而屁屁被金纸托起。刚想把屁股也沉到水里,结果便感觉到一股
钻心的疼痛。

  「那个混蛋!」女娲还是气不过,把瀚海数落一通。元凤这才知道,在娲看
到元凤的伤势,竟然暴怒之下直接对瀚海出手,还好瀚海极度宠爱伏羲,也没有
对女娲进行惩罚。只是让女娲好好照顾元凤,不然就不让她和伏羲相见。

  「爹……瀚海呢?」元凤这才反应过来急着扭头找瀚海。「师傅正在跟哥哥
在另一面泡着。」祖龙轻轻的帮元凤调整身子,使她正对着瀚海。瀚海也看了元
凤一眼,别过头来只对伏羲说话。伏羲见状赶紧撇下瀚海,自己则走了另一道回
到女娲这边,元凤伸出肉翅,轻轻向瀚海划来。

  「别装了。」看着还没划到自己面前羽翅便支持不住的元凤,瀚海只好涉水
将元凤拉了过来,看着元凤许久也只憋出一句话:「醒了?」

  元凤不由笑出声来,瀚海也尴尬的笑了笑,元凤轻轻的用头顶着瀚海的胸口。
「下次别在这样了。」瀚海抚摸着元凤的湿漉漉的朱发,元凤「嗯」了一声,放
肆的嗅着瀚海的气息「你是不是又有女人了。」

  「嗯,之前我混在魔主旁边救下的十二品红莲,唤作冥河。」若是放在平日
恐怕元凤又得大闹一通,但这次元凤罕见的没有说话,过了良久才看向瀚海。

  「那你还爱孤吗?」元凤已经很少这么不自信的面对瀚海了,放在平日可是
有气就撒,而瀚海对她百依百顺。「在想什么呢?在我心里,永远是元凤第一伏
羲第二,至于冥河,就排在第三好了。」「祖龙妹妹怎么办?」

  「她嘛,就当是你的一个添头得了。」「讨厌——」瀚海双手托住元凤,朝
祖龙伏羲他们走去:「你们先玩,我先带着元凤去疗伤了。」「真的是,这么快
就和好了,明明是先答应给人家疗伤的。」祖龙忍不住撒娇。

  「好了好了,帮元凤弄好就来找你。」「好好好,可别疗伤疗到一半先搞上
了。」

  「祖龙——」元凤面红耳赤。「别搁这打趣你姊姊了,一会就来帮你紧紧鲍
鱼。」瀚海给了祖龙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转头抱着元凤走出浴池。

  「嘶,痛嘛~ 」金纸已被撕下,露出元凤一片惨红的屁股,瀚海登时有点后
悔,那前几下好歹是留了力,但最后两下,却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上去。还好鸿蒙
量天尺上的功德之力亲和万物,虽然品级奇高,但是威力排不上号。

  「小傻瓜,你当时怎么不反抗啊,你再怎么说,也是准圣,我也没有封你修
为。」瀚海轻轻的给元凤上着药,元凤的臀部一抽一抽的:「我哪里敢啊爹爹。
不过要是被封印修为,可能第叁下就去世了。」瀚海闭上嘴巴,默默地给元凤上
药。

  「爹爹真的会关孤鸟笼吗?」元凤的眼眸楚楚可怜。「怎么会,当时就是吓
吓你,小凤儿可千万别当真。」「好嘛——」这一声,千娇百媚,摄人心魂。哪
怕是瀚海,也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发誓,再也不吓唬元凤。

  「等这次大劫过去,我就正式成为你的道侣,永远归隐山林。」「什……真
的?!」「骗你干嘛。」

  「不过,你说的劫难,到底是什么?」「不可透露。」「哼~ 」元凤轻扬螓
首,表示不满,但很快又被瀚海上药的动作刺激的埋下头去。「都怪你,当时打
孤打这么狠。还威胁孤,说搞什么鸟笼……」元凤慢慢的等瀚海上完了药,重新
抬起头来。瀚海躺下搂过元凤,让元凤趴在自己胸口。

  「你是料定了我不敢打你不成?」瀚海嘴角含着笑意。「哪敢~ 」元凤轻轻
的向上扭动,瀚海便将元凤向上一提,元凤和瀚海的嘴唇轻扣,金纸也重新飘回
元凤的屁股上,滋养着元凤的肌肤。

  「小凤儿,又想要了?」「嗯恩~ ,才,才没有。」

  「别急,等你这屁股养好了先。」元凤轻轻用下体摩擦着瀚海的阳具。「瀚
海——」「嗯?」

  「对不起」「好了好了,小凤儿做什么爹爹都可以原谅。」

  「好~ 」元凤依偎在瀚海怀里迟迟不肯离开,瀚海只好将元凤抱到自己给元
凤留的房间休息。

  「祖龙,随我来。」「真的是,什么都不穿,不要脸。」祖龙嘟囔着爬出水
面,跟在瀚海后面回到了房间。

  「你们两姐妹在外面爽翻了,结果我还要回来帮你们疗伤。」瀚海轻柔的帮
祖龙挤压着阴蒂,祖龙则趴在床上一言不发。瀚海见祖龙不肯说话,低下身子凑
到祖龙耳边:「听说把你肏成这样的是你那始麒麟兄长?感觉怎么样?」瀚海打
断了祖龙的享受,祖龙没好气的推开瀚海:「能有什么感觉?把我肏成这样也不
见你这当主人的来关心,又涨又痛,没你一丝温柔,那兄长的阳具上还有鳞甲,
哭都来不及!瀚海,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想你~ 」

  「好了好了,可我听说伏羲见到你时,你可是爽的眼珠子都翻白了呢?」
「才没有!不要打趣我了~ 」祖龙屁股挺起,露出那不可视人的后庭:「孤这里
好痛~ 」瀚海轻轻拨开一点,祖龙便装模作样地怪叫一声,待瀚海给祖龙的菊蕾
里挤满药膏后,祖龙才重新瘫软下去,翻了个身,面向瀚海。

  瀚海心疼的捏着祖龙的阴蒂:「现在知道心疼我啊。」祖龙的脸上,划过一
滴水珠。「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你,小龙奴可傲的很呢~ 」「真可惜没把你捅死!」
祖龙面色窘迫,瀚海轻轻揉动祖龙小腹,面色复杂:「小龙奴,你怀孕了……」
「什么……?」

  「要跟他们说吗?」「不行,要是她们知道了,肯定会借此嘲笑我。」在祖
龙细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变化,终于不得不承认,在没有真气的保护下,
自己怀孕了。

  「那你兄长那边呢?」「你觉得出了这档子事,我们三族还会有交流吗?若
不是为了向你领罚,我早就回到龙宫闭关了。」瀚海想到三族接下来的命运,叹
了口气。

  「你还是生下来吧,你等先天大神本就受孕极难,这机会可是难得。也只有
麒麟族的精子有这么强的效果了。」「我还这么小,就要……话说要是你想让我
给你生一个,也不是不可以。」

  「每次内射后你都把我的精液当作天才地宝炼化,用来提升修为。但凡每次
留个一滴都可能怀上了,我可信不过你。」

  祖龙气呼呼的踢了瀚海一脚。「好了好了,你把始麒麟的孩子生下来,我便
收他为弟子如何?而且,你也不急着现在就生吧。」

  祖龙一抹腹部,一颗卵体从阴道里滑出:「那我该怎么处理这孩子?」祖龙
犯了难。

  「交给我吧。」祖龙自然是相信瀚海,那颗卵体浮在瀚海手里。瀚海起身去
了书室,将这颗卵体放入琉璃管中封印,再次回到祖龙旁边。

  「处理好了?」「嗯。」

  「那就快点接着帮我揉。」祖龙撒娇似的拉过瀚海,显然对瀚海这一招极为
受用,甚至下体还不断涌出春液。瀚海轻轻拨开祖龙蜜穴,里面的嫩肉在药物的
刺激下开始渐渐合拢,暴露在外面的阴蒂也不再肿胀。祖龙闭上眼睛接受着瀚海
的揉弄,不料瀚海没揉多久就停了下来。祖龙刚刚才睁开眼睛,就发现瀚海将缩
小的肉棒塞了进来。

  「啊……一大一小的……你……你在做什么啊……」瀚海随性变换着尺寸:
「嗯,药上多了,要是我再不插进来,恐怕你这里面就自己合上了。」祖龙知道
瀚海说的是屁话,但也没推开瀚海,只是顺着瀚海的话:「那……那怎么办…
…」

  瀚海感受着祖龙蜜穴慢慢收紧:「别怕,保持这这种姿势,过上一夜就好了。」
说完又是一记微挺。「啊……啊啊啊……不要……下面……下面要……变成主人
的形状……了……」

  没想到只是轻轻两挺,便让祖龙泄了身。「你还真是不经肏. 」「才,才没
有……」

  瀚海抱起祖龙,下身缓缓挺动「啊……啊……啊……主人饶了人家吧……」
祖龙也已经感受到自己的下体不受控制的死死绞住瀚海的阳具,敏感的祖龙高潮
迭起,娇喘连连。瀚海每一次的插入,都撩动这祖龙敏感的神经。

  「还真是个小水库——」

  祖龙抬起头来,瀚海低头吻住祖龙,一番舌吻让女孩欣喜若狂:「主人原谅
人家了?」要知道,瀚海从来没有逼她们给自己口交过,祖龙还怕以后再也体验
不到瀚海高超的吻技,没想到瀚海这么快就原谅了自己。「我不管主人到底爱不
爱我,反正我是没法离开主人了……」

  瀚海听着祖龙的细弱蚊蝇的声音:「虽然在我这里你只是一条小龙奴,但放
在外面,你便是我庭中主母。」祖龙得到瀚海的认可,下身迎合这瀚海的节奏,
神色飞扬……「累了?累了就把烛火熄了,好好趴在我身上睡觉。」

  第二天。

  「小凤儿休息的如何?」「还不错,只是昨晚不知被哪对男女吵的有点睡不
着。」

  「哈哈哈哈小凤儿说笑了,让我看看凤儿屁股养的如何?」瀚海轻轻的撕开
贴在屁股上的金纸,元凤的雪臀焕然一新,不见一道伤痕,瀚海轻轻的拍打着臀
部,元凤也只是娇笑,并无大碍。「别拍啦,我好歹也是准圣修为,自然恢复的
快,妹妹那边恢复的怎么样?」

  「孤也是准圣修为,早就恢复好了,不至于要像姊姊这样光着屁股让主人嘘
寒问暖。」祖龙踏进屋里,嘴边挂着笑意。瀚海浅浅一笑,用被子遮掩了一下元
凤的美臀,将房间留给二女。

  「昨日之事,多谢妹妹了,若不是妹妹搭手,姊姊恐怕真要给抽死。」「姊
姊下次千万别再犯这样的浑了。还有,若是谢我,那边别再瀚海抽我时笑妹妹就
好。」

  「不过这次爹爹是真动了火气,话说妹妹恢复的怎样?」「休息了一夜,已
经渐渐合上了,只是又紧致了几分,日后可能就更不堪了。」

  「真羡慕妹妹被爹爹照顾了一夜,也不知爹爹什么时候走。」「照顾一夜又
如何,主人的心还不是在凤姊姊身上?至于行程想必不过两天。」祖龙反而羡慕
的看着元凤,元凤沉默许久。

  「孤想瀚海了。」祖龙自然是知道她意,走出门把瀚海叫来。

  「小凤儿想我了?」元凤自顾自地拉过瀚海,自己却不小心被压到身下,两
人鼻间凑得很近,双目对视。瀚海毫不客气,一手按上了那腴软的胸脯,轻轻将
那丰满的玉乳揉捏,乳肉满满当当地盈在手心,自指缝间四溢,一时难以掌握。

  「爹爹……」「嗯?」「肏孤……」

  瀚海轻轻掀开被子,露出了元凤大片雪白的玉腿,她仅仅披着一件单衣,那
粉嫩的草色一览无遗,玉蚌半开半合,似吐着丝丝的热气。瀚海对着她的凤眸,
撑臂挺身。元凤身子一紧,只觉那高耸的怒龙轻而易举地挤开了朱门玉户,闯入
了泥泞多汁的花径之中。

  元凤腰肢挺起,低呼一声,尾音娇娇颤颤,诱人销魂。望着瀚海的眼神早已
是媚眼如丝,那长枪刨刮着花穴玉道的褶皱而过,没深入一寸都惹得身下女子颤
抖不已。轻轻的水声里,阳具一下杵到了滑到了最深处,撞击花心,裹着阳根的
腔道在这一刻猛然紧缩。还未开垦,那琼浆玉液便忍不住喷射了出来。

  瀚海再度适应了其间的紧窄之后挺弄起来,元凤的玉腿被他高高抬起,花唇
玉肉被抽插得翻飞,肉棒进进出出间,每一次耸动都惹得美人娇喘不已。而她面
容上依旧有着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此刻媚眼与贵气丝丝入扣地交融起来,让人
窒息。

  待到身下佳人身子在阵阵抽插中放松下来,瀚海单手抓住了一粒坚挺的奶头,
元凤感觉自己的乳珠被握在了手中,呜呜嗯嗯地叫了几声。身下的长枪扫荡得极
为卖力,深深浅浅之间多次直捣花心。淫靡的声响里,元凤螓首摇晃,腰肢颤动,
被插得欲仙欲死。

  「小凤儿若是受不住了,唤两声爹爹就饶了你。」瀚海一边揉弄着玉峰一边
出言调笑。「坏爹爹……才……才不……」瀚海稍一用力,十指掐入那饱满的乳
肉之间,如揉面团般揉捏着。瀚海俯下身咬了咬她的嘴唇,舌头又轻轻舔过她的
面颊,元凤抬起身子迎合,任由瀚海提起了自己的腋下,下身轻轻抽离,整个人
翻转了过来。

  在轻微的空虚感之后,元凤习惯性的摆出跪服的姿势,长枪再度插入了湿润
柔滑的花径之中。丰腴浑圆的雪臀正对着瀚海,瀚海看得心思火热,伸手狠狠拍
了两下,留下了两个淡淡的巴掌印。「不要,不要打屁屁……」

  僵持不过多久,元凤被插得螓首乱摇,娇喘细细,胸前那一对沉甸甸的玉乳
不停地欢动。啪啪啪的淫靡声响里,她花穴忍不住地收紧,在一阵阵的挛动中,
清泉蜜浆如潮水般喷出,打在瀚海的大腿两侧,一片湿腻。

  「啊……爹爹……啊……」元凤娇吟一声,雪颈高高扬起,脚趾蜷曲,在一
阵惊心动魄的呻吟声中丢盔弃甲。腰身一塌,瘫软地躺在床上,抽搐般地轻颤了
两下,娇嫩的肌肤上布上了绯云般的颜色,瀚海将犹自坚挺的长枪抽离了元凤湿
嫩的花穴。待元凤休息过后,再次刺入那玉肉花蚌之中。快而有节奏地抽插起来,
那带着兽性的侵略让元凤忘情地呻吟大叫。长枪每每没入深处之时,那娇媚的呻
吟声都变得酥软不堪。

  最终,在几次被顶到了高潮边缘后,元凤终于忍耐不住,在长枪的「风斩电
刺」中,那层层叠叠的软肉骤然收紧,元凤高挺翘臀,在一声忘情的销魂呻吟声
中,来到了高潮的顶峰。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4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