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男人的名义】44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暧昧1989
2020/7/1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6621

  虽然这点小插曲让钟小艾心里有个疙瘩,不是很舒服,但是一码归一码,自
小就接受着良好的教育的她觉得,唐云毕竟是帮过自己大忙,出于礼貌,还是要
表示感谢一下唐云,何况不久之前唐云还帮自己摆平了碰瓷那件事。虽然过程惊
心动魄,但是结果却是大快人心。于是她挑了一天,把侯浩然送到了姥姥家,然
后让刘珊叫上唐云上门吃晚饭。

  唐云也是个会来事的人,特意从家里拿了两瓶进口红酒拎了过来。这酒是别
人送礼送的,挺贵,但是他爸妈都不喝,刚好他有酒吧,就把酒送给他了。开酒
吧么,对酒自然还是有点研究的,他觉得这酒在家酒吧卖给顾客属实浪费,就一
直放在自己家里。今天刚好当礼物送了。虽然有点肉疼,但是想到自己马上就要
移民了,也不在乎这点酒了。

  其实拿酒本来也就是意思意思,谁都没想喝的,但是提酒上桌之后,钟小艾
瞟了一眼酒盒后,却有些诧异,「你这酒,挺贵吧?回头拿回去吧。本来就是要
谢谢你的,怎么能收你这么贵的东西。」

  「啊?」听到这话唐云倒是吃了一惊,「姐你还懂酒?」

  「哦,我父亲爱喝。我大概了解一些。」钟小艾淡淡的说道。

  「啊?很贵吗?这两瓶多少钱啊?」刘珊不懂,但是听到很贵的酒,她又忍
不住好奇。

  「不贵不贵,留着喝吧。我这放在家里,自己一个人也不爱喝。」唐云道。

  「不贵是多少钱啊?不是好几万那种的吧?你可别让我小姨犯错误啊。」刘
珊笑着打趣,两只手却已经拿起了酒盒研究了起来。

  「嗯……我看着,起码也有好几千了。」钟小艾也跟着低头看了看商标和年
份,喃喃道。

  「嘿!你还真懂行啊姐。」钟小艾估计的一点不差,这两瓶酒确实是快到5
000了,他没想到钟小艾还真懂点门道。

  「妈呀,那是挺贵。」刘珊一听赶紧放下酒盒,生怕一不小心给酒打碎了。

  「你还是拿回去吧。你不喝……你不喝拿酒吧去卖了呗。」

  「酒吧?」这回轮到钟小艾好奇起来。

  「哦,对。忘了给你说了,唐云和朋友合伙开了个酒吧。」刘珊解释。

  「哦哦,这样。那也好,能卖就卖了吧。」钟小艾也这么建议。

  「哈哈,姐,看来真是隔行如隔山啊。你看,你虽然懂酒,但是酒吧里的酒,
你还真就不懂了。」唐云又来了吹牛逼的兴致,开始和两个人侃了起来。「这开
酒吧啊,老板不给客人喝假酒,那就是有良心的了。不过现在好多了,毕竟现在
真酒也都不贵,一瓶也就百八十块的呗。就是口感什么的差一点呗。但是吧,一
般不懂行的客人,酒吧都会推荐鸡尾酒,把普通的酒,对上可乐雪碧鸡蛋清果汁
柠檬那些乱七八糟的,看着挺高大上,但是其实成本很廉价。但是你想啊,加了
这么多东西了,谁还能喝出来原来的酒的口感怎么样?不过你们也别怪我们心黑,
行情都是这样。不然怎么赚钱,对不对。」

  「嗯?那红酒??」钟小艾似乎对这个内幕很感兴趣。

  「红酒啊,自然有办法。高档的瓶子,灌进去便宜的酒呗。」

  「啊?」对社会里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所知甚少的钟小艾和刘珊听到这些内
幕都惊讶不已。

  「你们啊,真是无奸不商。」钟小艾装作鄙夷的轻唾道。

  「嘿嘿。这都是公开的秘密了,反正也喝不坏人。再说了,去酒吧的,都是
为了玩,为了疯,谁能去那地方去品酒呀,对不对?那不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唐云没有半点羞愧,反而还有些洋洋得意。

  「呸,你还敢说。当心我小姨找人去查你们。」刘珊见不得唐云的小人得志
的样子,眯起眼睛,坏坏的看着唐云说道。

  「啊?」唐云真被吓得楞了一下。虽然刘珊说过她小姨小姨夫都是当官的,
但是还真不知道具体是干什么职务的,难不成真是工商局的?还是食药监的?那
自己今天这顿瞎泡,岂不是捅了马蜂窝?

  「别听她瞎说,我可没这个权利。」钟小艾眨了眨长长的睫毛,用那乌黑明
亮的凤眼瞪了刘珊一眼。

  「哈哈哈哈,吓你一跳是不是?」刘珊一看阴谋得逞,笑的更加开心,两只
眼睛也眯成了两道月牙。「我小姨才没工夫去查你们那些小破事,她是专门监督
国家干部的。」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钟小艾见刘珊有些得意忘形,夹了一块肉就塞到
她碗里,「赶紧吃你的饭!」显然一直处事低调的她并不想在外人面前多显露自
己的身份和家庭背景。

  「嘻嘻。」刘珊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听话的开始吃饭。

  「啊,这样。那,那就直接打开喝了呗。这咱一起喝了,这就不叫收礼了吧?

  这不算犯错误吧?」唐云说着就要起身开酒。

  「哎?别啊,」钟小艾连忙阻拦,「咱么那几个喝这么贵的酒多奢侈,你留
着卖掉……」

  「砰。」钟小艾的话还没说完,唐云那边已经麻利的起开了瓶塞。「这酒啊,
在酒吧里给客人喝,真是奢侈浪费。要是给懂酒的人喝,那它……它死得其所。」

  「噗……」饭桌上的两个美人都被唐云逗得笑的笑出声来。

  「没文化真可怕,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说,再说了,你怎么给酒打开了?」

  嘲笑之余,刘珊皱了皱眉头,然后偷偷瞟了瞟钟小艾,她怕唐云的随意惹得
钟小艾不悦。

  「咕咚咕咚咕咚……」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的唐云,动作麻溜了就把三
个酒杯倒上了酒,「酒是我拿的,也是我打开喝的,我吃饭的时候,找人陪我喝
我自己的酒,不算违法乱纪吧?再者,我也怕我回头受到金钱的诱惑,管不住自
己犯错误嘛!所以才在这喝,喝完我酒瓶不拿走昂,你和姐监督我!让我做个诚
信守法的好老板!」

  「噗嗤!就你长了个嘴,就你会说。」刘珊被唐云一番话逗得前仰后合。

  钟小艾见酒已开瓶,也就不在推辞,三个人便一人一口边喝边聊起来。

  不得不说,唐云的交际能力真的没得说,他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自己
的那些有意思的经历和所见所闻添油加醋的描述,听得两人津津有味,不时地捧
腹大笑,花枝乱颤。钟小艾更是放下了自己长辈的架子,和刘珊唐云频繁互动起
来。

  「在前几年我自己没开酒吧的时候,有一次啊,我去其他酒吧玩,有俩小子
为了一个妹子吵吵起来。两个人都挺有钱,再加上都喝的有点多,这家伙闹得。

  吵了一会,其中一个突然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我估计着也有个3- 5万了,
跟那个妹子说,你跟我走,这钱都是你的。另一个一听,倔脾气也来了,啪叽把
一个车钥匙扔桌子上,你跟我走,这车给你。众人一看,好么,奥迪的钥匙~ 最
后那女的还是要车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拿钱那个公子哥,觉得面子很
挂不住,呱唧,把那一叠钱全撒了。这下可热闹了,刚才还在看热闹的人,现在
全趴地上捡钱了。」

  「啊?」刘珊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你捡着没?」

  「我啊,我扣去那天晚上消费的钱,还剩1800。」

  「哈哈哈哈。」刘珊捧着肚子大笑,钟小艾也捂着嘴跟着笑。

  看着眼前这两个美女如此捧场,唐云更加天南地北信口开河的白话开了,不
知不觉,两瓶红酒竟然都见了底,再一看表,也将近午夜了。

  看着刘珊在酒精和困意的双重加急下,小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人也有些迷
糊了,钟小艾站起来提议今天就到此为止。

  收拾完碗筷,钟小艾见刘珊唐云两人在门口不知道争执着什么。「怎么了?」

  她擦了擦手问。

  「唐云非要开车回去!」刘珊朝钟小艾告状。

  「那可不行,你喝酒了!」钟小艾也反对。

  「没事,这才多少酒。」唐云有些不屑的摆了摆手。

  「喝一口都能测出来。再说了,红酒都是后劲大,实在太危险了。」钟小艾
严肃的说道。

  「这大半夜的还哪有查酒驾的。我一脚油门就到家了。」

  「你就打个车回去呗,干嘛非要开车?」刘珊又急又气。

  「我那个小区啊,不是业主的车进不去。出租车得停在大门口,得走很远的。」
唐云解释。

  「那你就走呗,怎么这么懒……」

  钟小艾看着两人争执不下,又看了看表,做出了一个让她这辈子都追悔莫及
的决定,「要不你就明天再走吧。你住浩然的屋子。」

  刘珊和唐云显然都没想到钟小艾会留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己的家里过夜。但
是既然钟小艾都开口挽留了,那两人自然是不会拒绝,反正唐云懒得走,刘珊又
担心他酒驾不安全,这个提议可算是皆大欢喜。

  两瓶红酒,唐云自己大概喝了一瓶左右,剩下的一瓶钟小艾和刘珊大概是一
人喝了半瓶,所以三个人差不多都是个微醺的状态,所以各自回房之后都没有倒
头就睡。而钟小艾可能是家里很久没有外人留下过夜了,所以她睡得也不是很踏
实。迷迷糊糊中,她觉得有些口渴,便走出卧室要去喝水,可是走到客厅的时候,
却发现刘珊卧室的房门虚掩,从里面透出一丝亮光。

  「小丫头喝多了,开着灯睡着了?」她嘀咕着,走向了刘珊的卧室。然而就
在她拉开卧室门的一瞬间,她却猛然发现,明亮的灯光下,刘珊的床上,有两具
肉体在疯狂的缠绵着,扭动着……

  「啊!」眼前这香艳的一幕让钟小艾大吃一惊,她瞪大了惺忪的睡眼,身体
触电一般,猛地颤抖了一下,随机就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两个孩子……怎么这么……」震惊之余,她的心底又冒出一些责备之意,
「一晚上都忍不住了?」她叹了口气,轻轻又把门虚掩上,想要悄悄回屋,刚要
迈开的脚步却又被一阵对话吸引的停了下来。

  「哦……嘶,你的小骚逼,今天怎么这么紧?是不是……你小姨家里,很刺
激?」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钟小艾还是能听断断续续的听
到一些。

  「你……别说话。别被……听到。」这是刘珊的声音。

  「没事。……早睡着了。怎么,怕……看到你这么骚……嗯?小骚逼?你看
你这骚水,都溅到我大腿上了……」

  「啪!」透过门缝,钟小艾看到刘珊抬了一下手臂,不知道打在唐云的哪里,
发出一声脆响。

  「讨厌死了你,你快点……出来。」但是听着刘珊的语气,似乎没有一点生
气,反而带有一丝娇羞和哀求。

  「我也不知道我鸡巴今天怎么这么兴奋。要不……你骚一点,我快点射出来。」

  唐云的语气充满了挑逗和淫靡。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复刚才刘珊打他的那一
下,他双手把刘珊的腿大大的朝两边分开,然后用坚硬如铁的鸡巴使劲的操着刘
珊软嫩的阴道。

  「啊……啊……要,要坏了。要插坏了……轻一点。……啊……」

  刘珊虽然还是在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但是很明显,激烈的性爱给她带来的
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有些不能自己,叫床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不小。

  「啊……啊……太刺激了……小穴感觉好奇怪……」淫荡的呻吟不断的从她
润红的樱桃小口中脱口而出。

  「哪里要坏了?是不是你骚逼要坏了?我就是要操坏你!操死你!操烂你的
逼!骚逼!」唐云一边使劲的撞击着刘珊的胯间,做着打桩的动作,一边恶狠狠
的低声说着肮脏下流的脏话。

  「你,小点声。啊啊……你坏死了。啊……我好像要来了。嗯……」刘珊说
着,抓起一只被角塞在嘴中,她生怕自己高潮的时候会失去意识,不顾一切的喊
出声来。

  「哦……操你妈的,你这个骚逼真是紧。哎呦……我射死你个骚逼。」在刘
珊紧致的阴道的一阵吮吸下,唐云突然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浇在了自己的龟头
上。他也不在控制,腰部耸动的频率更加快了,远远看去,那个耸动的频率,一
点不比一只正在交配的公狗的耸腰的频率低。「臭贱逼!骚母狗!我要射了,啊
……我操你妈的逼,我……操你小姨!」

  又是一阵淫言秽语中,唐云终于把肮脏的精液都灌进了刘珊的身体之中……

  ……

  射精之后的唐云,慢慢从刘珊的腔道里拔出自己的阴茎,转身躺下。看着那
半硬不软的阴茎垂着头耸拉在唐云肚皮上,宛如一条巨蟒,这让钟小艾不由得又
是一声惊叹,这……这个东西,怎么这么粗,这么长?我的天,这个东西真的是
刚刚从自己外甥女那花季少女的下体抽出来的?自己和老公做爱完,老公拔出阴
茎的这个动作,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的事,但是唐云刚才将阴茎从刘珊的两只粉
嫩的小阴唇缓缓拔出来的过程,怎么感觉足足持续十几秒钟呢?

  「操,真爽。」躺在床上的唐云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却宛如一记重锤,把
钟小艾又吓了一个机灵,她终于从这淫靡的性交场面中回过神来。自己刚才都在
胡思乱想一些什么?再看看屋子里的两人,和站外房门外的自己……自己……这
是在干什么?自己竟然在偷窥外甥女和她男朋友做爱??如梦初醒的她这才感觉
到自己跳的飞快的心脏,都快蹦到嗓子眼里。而自己的脸也是在一跳一跳的发胀,
这时候要是有个镜子,钟小艾估计能看到自己的脸红的都有些发紫了,看着仿佛
能滴出血来。此时的她觉得屋子里躺着的两个人,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而自己,
只不过是个半夜入室偷东西的小偷……或者,是个喜欢偷窥别人隐私的变态。

  钟小艾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如此粗俗而密集的淫言秽语,也是第一次看到
除了侯亮平之外第二个男人的阴茎,尺寸还如此的惊人,更是第一次知道,原来
做爱的时候,还可以这样满嘴脏话的形式增加情趣。但是,看刘珊的样子,似乎
并没有因为这些脏话而产生不悦,反而还很兴奋……完全回过神后,钟小艾的第
一反应就是一阵恶心,但是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的心跳加速
带动的胃部不适,也有可能是因为看到了这淫荡不堪的画面和另一个男性的丑陋
的阴茎而产生的心里排斥……她没敢再去喝水,生怕弄出了什么动静惊动到屋里
的两人。她悄无声息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用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住。

  黑暗中她仍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而且,她竟然羞耻的发现,自己的
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从下体中流出的液体打湿了。刚才在外面犹豫过度的
紧张,她并没有发觉,但是当躺在床上的时候,湿漉漉黏糊糊的内裤一下就粘在
了她的双腿之间,那微微凸起的山丘上面……羞愧、恼怒、后悔,几缕情绪一下
全涌上了她的心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是排卵期的原因,她觉得自己小腹
还有一些微微下坠的痛感……钟小艾没有手淫的习惯,所以面对这个反应她也不
知道如何去调解释放。是的,她不会手淫,从小受到的良好的她,再加上孤芳自
赏的高傲性格,令她觉得女人手淫自慰简直是非常淫荡下贱的表现。她只能不断
的交叉扭动着双腿,以便让自己的双腿之间得到一丝丝的慰藉……好不容易,熬
过了一个多小时,她估计着那两个人也应该差不多睡着了,她才悄悄起身,找了
一条干净的内裤换上,然后又偷偷的溜紧浴室,将自己那已经被淫水打湿的内裤
仔细的清洗干净。

  第二天,刘珊和唐云微笑跟钟小艾打招呼辞别,那若无其事的表情,仿佛昨
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钟小艾嘶哑的声音却表明自己昨晚睡得并不是很
舒服。「喝酒睡得有点死,着凉了。」她不经意的解释着自己的声音,更是为了
掩饰自己昨晚偷窥的行为。所以她特意强调了【睡得死】。

  两人出门后,钟小艾才赶紧走进浴室,她一边洗澡一边满心的怨恨两个人的
不齿的行为,但是,她一闭上眼睛,昨晚两个人性交的场景就会猛地浮现在她的
眼前。「我操你小姨……」钟小艾猛地睁开眼睛,在热水的沐浴下打了个冷颤。

  这个唐云,怎么能如此的下流?即使是两个小情人在亲热的兴头上,也不能
把别的女人牵扯进来吧?唐云……钟小艾突然想到了自己对他总有一种说不上来
的感觉。说他不好吧,说不出哪里不好,但却又很奇怪。对!就是淫邪!看过他
和外甥女那充满着淫秽气息的性交之后,她突然想到那个感觉,就是淫邪!尤其
是唐云的笑……

           ************************

  唐云正津津有味的观赏着自己拍下的视频,确定整个视频自己没有露脸画面
后,他就要把视频上传到那个固定的服务器上了。毕竟,这一阵子可以若无其事
的吃喝玩乐操女人的前提是,他和别人达成的某种协议。

  男人都知道,和女人做爱与看毛片自己撸管是两种截然不同感觉。但是唐云
也觉得,第一视角和女人做爱和视频里的视角拍下的自己和女人做爱也是不一样
的感觉。毕竟你的第一视角只能看到女人的脸和上半身,但是视频拍下的视角就
不一样了。摄像头可以拍摄到一些平时看不到的画面,比如阴唇被鸡巴抽插时候
翻进翻出的状态,比如淫水随着阴茎的抽插,从女人的肉穴口顺着大腿根慢慢流
出的样子,再比如,女人高潮时候颤抖的大腿,紧缩的屁眼,坚挺的阴蒂……

  ……

  就在这段视频即将结束的后几分钟,他敏锐的发现,视频中刘珊的房门,似
乎一开一合动了一下。咦?当时的房门……因为自己当时因为酒精的刺激,鸡巴
硬的跟一块铁似的,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小时后,他终于忍不住摸进了刘珊的房间。

  但是他有些不记得是不是关严实了,但是就算是门没关紧,被风吹开了,怎
么又合上了呢?

  我操?突然一个荒唐的想法闪过唐云的大脑,不会吧?唐云一跃而起,把手
机里的视频传到了电脑上,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指双击鼠标,把电脑上的视频点
到最大化,然后将脸贴在屏幕上仔细端量起来……我操!~ 这门,确实是有一个
一开一关的细微变动,这门后……虽然比房间里的灯光暗很多,但是刚才门缝闪
开的一瞬间,顺着房间里投出去的光亮,隐约可以看到一双闪亮发光的眼睛……
那天晚上外面真的是有个人!那么,这个人还能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4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