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从绿我开始的黑人同学】(第四章)(授权代发)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Leftsword
2020/05/08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
字数:9,025 字

  下午,就在我们在教师里上课的时候,我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犬一郎不在,
老师说是冰儿请假二人要出去准备运动会的相关事宜,我的内心也是十分不爽,
为什么和冰儿出去的人不是我,但是我中午才对冰儿说要收那家伙做小弟,也是
恨不出去。

  而此刻校外,京都著名商业街上,一对男女正并肩走着,说是并肩,倒也不
是,女生有着一米七五的身高,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配合白色高跟鞋,一头乌
黑亮丽的及腰长发,让这个炎热的日子顿时间凉爽了不少;而她身边的则是一名
身高有两米左右的黑人男性,身手则是随便套了身校服,看起来邋遢不少,但是
一身健壮的肌肉则是将校服撑的要裂开,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惹得周围的情
侣路过二人时,女生总会有些不好意思与他对视。

  冰儿此时正挽着犬一郎的手臂,举止亲昵,宛如一对情侣,「主人,今晚我
要去小龙家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犬一郎的大手在冰儿的琼鼻上轻轻一刮,神色温柔,「在外面不要喊我主人,
要喊我会长。」

  冰儿笑道,「知道了,会长大人。」

  犬一郎边走边思考了会,「当然要去,我倒是想见见这个你那个傻逼男友的
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冰儿神色也是凝重起来,「会长,雪儿阿姨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特别是
在商业上,她这个人雷厉风行,做事果断,而且对待外人也是高冷无比,从来都
不愿多说废话,我怕……」

  犬一郎打断了冰儿,「哼,冰儿,这就是你不懂了,我告诉你,其实第一次
在我上你和水儿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其实水儿的体内也有着我血脉诅咒的一丝
烙印,只不过十分微弱,我不敢下定论而已,但是和你干了多次后,便证明了我
的猜测,你们二人的母亲都曾是我父亲的人。」

  冰儿听后也是一惊随后面露喜色,「那太好了,要是真是这样,那主人收服
雪儿阿姨就更简单了。」

  犬一郎也是宠溺地揉了揉冰儿的头,冰儿也撒娇的靠在犬一郎充满安全感的
手臂上。周围的人看着这样一个美女就这么倒在这么个邋遢的黑鬼身手也是指指
点点,都想不通这样一个姑娘为什么会和一个黑人在一起。

  冰儿此时也注意到犬一郎身上的衣服,说道,「会长,我带你去置办身像样
的衣服吧,这样晚上要是碰上雪儿阿姨,她对你的印象分一定会更高的。」

  犬一郎点点头,二人就走进了一家高级服装店里。

  这时,一个女店员走了过来,「这位尊贵的小姐需要什么?」

  她也是看了看二人,心里想着:这个黑人估计是这个小姐的保镖。

  冰儿看向女店员说道,「这是我的男朋友,你给他准备一套最贵的西服。」
说罢,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黑卡。

  女店员也是一惊,不仅是这个黑人居然是这么美丽的小姐的男友,而且这个
年纪看起来不过17,8岁的女生居然有黑卡,这是有多有钱啊,眼前的人不能得罪。

  女店员立刻赔笑,「两位稍等。」

  于是她便拿出量尺量了量犬一郎的各项尺寸,量到犬一郎胯下时,脸也是一
红,犬一郎虽然没有看着她,但是她蹲下时,却是闻到了一股雄性的味道。正当
她伸手将量尺从犬一郎胯下伸过去时,突然,犬一郎的鸡巴昂然起立,差点就突
破这廉价的校服裤,直接打在了她的脸上。

  犬一郎看到这番情形,也是故意笑道,「抱歉,你刺激到我了。」

  女店员也是急忙摆手,「没事没事,是我的失误。」

  女店员也是目测了下,好家伙这家伙隔着裤子看起来都比自己的男朋友大,
这么大,旁边的这位小姐每天肯定都很舒服吧。

  也是因为犬一郎鸡巴的阻拦,测量也是浪费了一段时间才完成,女店员量完
也是立刻跑到后面拿衣服去了。

  看着女店员消失,冰儿的脸色也是突然变得玩味起来,「会长你可真坏,人
家帮你量尺寸,你还用鸡巴打人家的脸。」

  犬一郎无奈笑道,「这能怪我吗?还不是这店员刺激到我了。」

  冰儿也是伸出小手在犬一郎裤裆上摸了一把,犬一郎只觉得裤裆里的兄弟又
硬了三分,瞥了一眼冰儿便把冰儿拉到怀里,坐在凳子上,大手也是穿过冰儿的
连衣裙,直接从裙底伸了进去,一摸才发现,冰儿竟然没穿内裤。

  冰儿察觉到犬一郎摸到了自己的桃源地带,也是妩媚一笑,「会长,喜欢吗?」

  这一笑也是让犬一郎欲火难平,在冰儿的翘臀上狠狠地捏了几下,「小骚货,
竟然这么勾引我,刚刚还当人家的面说我是你男朋友,那你的那个傻逼男友怎么
办?」

  犬一郎在冰儿的耳根处便喘粗气便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是不停,要是能看到
冰儿翘臀上,上面犬一郎中午留下的红色巴掌印还没有消除。

  冰儿的耳根比较敏感,被犬一郎这么一折腾,小穴里也是分泌了许多淫液,
吐气如兰的说道,「您都是我的主人了,当人家的男朋友怎么了嘛?再说那家伙
是我的傻逼男友,主人你是我的男友,这本来就不冲突啊。」

  冰儿的话语说得理直气壮,好像本该如此一样。

  犬一郎在冰儿的脸颊上狠亲了一口,「小骚货,要不是这里人多,真想把你
就地正法了。」

  冰儿似乎早就料到犬一郎会这么说,将头埋到犬一郎耳边,轻声几句。犬一
郎听后也是兴奋地用大手在冰儿的屁股上又留下了几个巴掌印,「好啊,小骚货,
等会看我不干死你的小骚逼。」

  此时,女店员也是从里面出来,手里拿了一套西服。

  「这位小姐,这套黑色西服和您的男朋友的尺寸正好,价格是十万元,您看
……」

  冰儿也是不耐烦道,「那就这件了,老公,你先试穿吧。」

  犬一郎和女店员显然没想到冰儿竟然会喊他老公,不过犬一郎还是提前反应
过来,笑道,「好,我先进去换衣服。」

  说着他便拿着西服走进了换衣间。

  冰儿见犬一郎走进换衣间对着女店员说,「我记得刚刚那一套有一套情侣款
黑色长裙,给我拿件我的尺寸吧,我的尺寸都在我的卡上了。」

  女店员听后也是立刻进店里,不到一分钟就拿了件黑色礼服长裙出来。

  此时冰儿又对一旁的女店员说道,「我记得黑卡用户的要求你们都能满足吧。」

  女店员恭敬说道,「没错,黑卡用户都是我们的上帝,不知道尊贵的小姐您
有什么要求?」

  冰儿笑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记得隔壁皇冠蛋糕店有点难排队买蛋糕,
你帮我去排队买个蛋糕,钱我来给,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女店员一听,要求这么简单吗?也是没多想,直接跑排队了,果然,这家全
城有名的蛋糕店至少要排队半小时,太阳也是直晒的她不敢抬头。

  ……

  ……

  不到一分钟,犬一郎和冰儿便从试衣间走了出来。

  只见犬一郎,一身西装革履,所谓人要衣装马要鞍,换上一身得体西装的犬
一郎此时看过去也是一表人才,再加上他天生黑人男性的荷尔蒙魅力,为他增加
一抹性的色彩。

  再看冰儿,换下水蓝色连衣裙的她又换上了一件高贵的拖地礼服长裙,裙摆
拖在地上,尽显华贵,胸前也是留着深V,将她那36D巨乳完美的展现出来,后背
则是没有了衣服的阻隔,显露出大片的雪白,盈盈一握的腰肢比起犬一郎的大腿
还要细,及腰长发安静的挂在腰间,仿佛眼前的美人是位上流社会的名媛,冰冷
的表情犹如一朵带刺的黑色玫瑰,无人敢采摘。

  不过美人知道的是,这个看起来华贵无比的黑色玫瑰,此时胯下却是正兴奋
地低落着淫荡的爱液,毕竟她没有穿内裤。

  冰儿面对着犬一郎也是转了一圈,「好看吗?老……公?」说道老公二字,
冰儿也是特意拉长了字眼,再配合自己妩媚的表情,即便有西装的阻隔,犬一郎
也是忍不住,刚刚才如按下去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

  犬一郎一把将冰儿抱起,宽厚的臂膀和孔武有力的手臂将冰儿公主抱在怀里,
胯下的鸡巴则隔着长裙顶在冰儿的翘臀上,冰儿也是小脸通红。

  犬一郎将冰儿放在了店内的收银台后,一把将长裙掀开,将冰儿的上半身盖
住,只留下一个露着雪白翘臀的下半身在外面,冰儿两片贝肉的肉缝间正滴落着
丝丝淫液。

  「小骚货,都流这么多水了,说!是不是早就想让我在外面操你!」

  冰儿被捂在长裙里,声音闷哼,但还是遮挡不住她内心激动的心情,这还是
她第一次外面露出,「是,是,冰儿早就想让老公在外面操我了,快干冰儿的小
骚穴把,冰儿的骚穴里面好痒啊,老公快来干我。」

  刚刚在店员面前高贵的冰儿,此刻尽显淫荡的姿态。

  「哼!」犬一郎猛哼一声,抽了冰儿的雪臀两巴掌,「那为什么不当着人家
的面操你啊?」

  「冰儿在外人看来也算是陈方集团的儿媳嘛,要是被狗仔发现了岂不是不能
给冰儿的傻逼男友戴绿帽,让冰儿的傻逼男友养不了老公的种了。」

  没想到这时候,冰儿还在想着要我替犬一郎养孩子。

  「哼,那你还当那个店员的面喊我老公。」犬一郎又抽了冰儿翘臀一巴掌。

  「唔……」冰儿也是淫荡的哼了一声。

  「不是的,这家店我不常来的,那个店员不怎么认识我,老公不用怕的。」

  犬一郎也是骂道,「操,老子会怕!臭婊子,看老子草死你,既然你这么想
给你那个傻逼男友戴绿帽,让他给我养儿子,那老子今天就射死你。」

  冰儿听后也是更加兴奋,「哈哈,老公尽情草死冰儿吧,让冰儿怀孕,然后
嫁给我那个傻逼绿帽男友,让他替老公你养儿子。」

  犬一郎的手握着鸡巴在冰儿的小穴外画着圈,坏笑道,「那你喊我老公,喊
你男朋友什么呢?」

  冰儿不假思索,「当然是小鸡巴绿帽王八老公了。老公你别磨了,冰儿的小
骚穴都快痒死了,快操我吧,冰儿的小穴现在好想吃你的大鸡巴,快操冰儿吧。」

  冰儿一边说着,一边扭着自己的雪白翘臀,大屁股不停地夹着犬一郎的大鸡
巴,也是让犬一郎一阵酸爽。

  犬一郎哈哈大笑,不再拖延,「小骚货,想吃我的大鸡巴早说嘛,看我给你
吃大鸡巴,给我好好吃。」

  说话间,黑色的大鸡巴瞬间刺进了冰儿的小穴里,淫水与穴肉包裹住了犬一
郎的鸡巴,经过这段时间的操干,冰儿的小穴已经被犬一郎调教的只符合犬一郎
的形状了,满满当当的鸡巴瞬间填满了冰儿的小穴,龟头直接亲密接触了冰儿的
子宫口,寒气与炽热也是相互刺激着两人的马眼与子宫口。

  「呼……」

  「啊……」

  二人的叫声也是低沉有力,犬一郎也是没顾忌太多,以一种原始的后入姿势,
从后猛烈突刺,每次撞击都让冰儿淫叫连连,黑色的华贵长裙因为被拉到上面,
也是没有沾到二人的淫水。

  「啊……啊……老公的……大鸡巴……好舒服啊……冰儿的……鸡巴套子小
穴……被老公的……大鸡巴填满了。」

  「小骚逼,老公的鸡巴是不是比你那个傻逼绿帽王八老公鸡巴大。」

  犬一郎一边抽插着冰儿的小穴,一边羞辱着我。

  「嗯……嗯……老公的鸡巴……比冰儿的……傻逼绿帽王八老公鸡巴……大
……还比他……有力气……要不是……老公……估计……冰儿的……处女膜……
冰儿的傻逼……绿帽王八老公……肯定都插不破。」

  冰儿越是羞辱我,犬一郎的鸡巴就越大,抽插的速度也是越来越猛烈。

  「那你说,我这鸡巴比起你那已经没了的死鬼老爹是不是也要大。」

  没想到犬一郎竟然在这时候竟然侮辱起了冰儿已经去世的父亲。

  更没想到冰儿竟然说道,「老公的鸡巴……比冰儿的……死鬼老爹鸡巴大…
…不然怎么能……把冰儿……操的欲仙欲死呢……妈妈肯定……也会爱上……老
公的大鸡巴的……」

  「老公的鸡巴……肯定能操死我们华国的女人……我们华国男人的鸡巴都短
小的和火柴一样……只有老公这种……跟铁棍一样的……又黑又粗又长的……黑
人大鸡巴……才能……操爽我们华国的……高贵女人。」

  犬一郎也是笑笑,「别忘了,老公我可还有二分之一的东瀛血统。」

  冰儿赶紧改口,「那老公的鸡巴……也比我们华国男人……强……老公的血
统肯定要比我们华国男人……高贵……不然电视剧里……那些男人……怎么给老
公这种……东瀛男人磕头呢……啊……好舒服……操死冰儿了……」

  「老公你怎么……这么快……这么大……这么猛啊……你们东瀛的黑人的鸡
巴……都这么厉害吗……」

  「啊……啊……好厉害啊……冰儿的小穴都快被老公……操……操烂了……
怎么这么……大……啊……子宫要坏了……别撞了……撞死冰儿了……冰儿的骚
逼都要被……老公的大鸡巴……操到天上了……」

  人前高贵的冰儿每次只要被犬一郎的鸡巴插进骚穴里就会变成一只发情的母
兽一般,十分渴求着犬一郎的大鸡巴,为了它可以尽情地侮辱着自己国家的男人,
对她来说,只有犬一郎的大鸡巴才是自己的最爱。

  臀浪翻涌,乳浪滔滔,秀发乱舞,淫叫连连,刚刚被掀到冰儿上半身的黑色
长裙随着二人肉体的撞击被撞了下来,冰儿的淫叫姿态瞬间展现出来,被压在犬
一郎身下的冰儿宛如一只被黑色大狗压着的洋娃娃,淫声艳语里透露着对犬一郎
鸡巴的爱慕与崇拜,透露着对我的辱骂与唾弃,这个世界上仿佛只有犬一郎的鸡
巴能折服她了。

  「老公……为什么……不干……人家的屁穴……是嫌冰儿脏吗……」冰儿也
是一直不解犬一郎为什么不操干自己的屁穴。

  忽然,冰儿只觉得小穴里一片空虚,忽然,自己的屁穴口被一颗如鹅卵石大
的龟头抵住,正在蛮横的向自己还未开发的屁穴里前进。

  「嗯……嗯……」

  冰儿此时也是屏住呼吸,全身紧张起来,翘臀的肌肉紧绷,屁穴不自觉的夹
紧,自己一直想要犬一郎操自己的屁穴,可真到犬一郎要操自己的屁穴时,却是
浑身紧张。

  犬一郎一巴掌抽在冰儿的屁股上,语气蛮横,「操,骚婊子,要老子干你屁
眼还把屁眼绷得这么紧,给老子放松。」

  冰儿也是被这一巴掌抽清醒,逐渐放松了括约肌和翘臀上的肌肉,只见一个
粉嫩的菊花褶正如有生命般一缩一紧,每当犬一郎龟头碰到后就不自觉缩紧。

  「骚婊子,我数到3就插进去,给我放松。」

  「好的老公……冰儿……会忍住的……」

  「三!」

  「二!」

  噗呲!

  「啊……啊……啊……」

  一股撕裂感瞬间充满了冰儿的屁眼,前两天的毛笔可比不上犬一郎的大鸡巴,
这个直径有 4,5厘米的鸡巴就和根铁棍一样,直接撕裂了冰儿的屁眼,宛如处女
膜撕裂的鲜血也是流了出来,染红了犬一郎的鸡巴。

  「老公……你……怎么说话……不算数……疼死冰儿了……」冰儿一边喘气
一边感受着不受控制的括约肌正因为应激反应不停地收缩着小屁穴,犬一郎也感
到这个屁穴竟然是比冰儿的小骚逼还要紧致。

  「嘿嘿,我要是数到 3你不就紧张了,舒服吗?老婆?」听到犬一郎竟然喊
自己老婆,冰儿竟是抽泣起来。

  倒是犬一郎这个大汉子却是不知所措起来,「你怎么哭了……大不了老子不
操你屁眼了……」

  一边说着犬一郎一边要把鸡巴抽出来,可惜,冰儿的屁穴因为是第一次被这
么大的鸡巴进入,屁眼也是如同紧箍一样,死死箍住他的鸡巴。

  「不是的,听到犬一郎大人你竟然喊我老婆,冰儿好开心。」冰儿这才解释
道,自己经常喊犬一郎主人,今天竟然听到犬一郎喊自己老婆,心里也是一股暖
流。

  犬一郎也是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说什么,等我把你和水儿的妈妈收服,
你就是我的大老婆,当然,你还是要嫁给你那个绿帽王八老公,让他帮我养儿子。」

  冰儿一听也是整张脸都被红霞布满,因为背对着犬一郎,竟是使出全身的力
量在屁穴,夹紧犬一郎的鸡巴,饶是犬一郎的鸡巴在这么强的压力下也是吃痛。

  「坏老公,都在操人家的屁眼还让人家嫁给人家那个废物老公,看我把你的
鸡巴给夹断。」一边说,冰儿一边更加用力的夹紧犬一郎的鸡巴。

  犬一郎也是赔笑,「好老婆,我错了,不提你那个废物老公了,让老公操你
的屁眼吧,放老公的鸡巴一马吧。」

  冰儿也是心一软,对犬一郎鸡巴的禁锢瞬间消失,此时犬一郎的鸡巴就如脱
缰的野马,在冰儿的屁穴里横冲直撞起来。

  「啊……啊……老公你这坏蛋……真不拿冰儿的屁眼……当宝贝……撞的这
么狠……你是要把……冰儿的屁眼……插坏吗……」

  「哼……小骚逼老婆……让你刚刚夹老公鸡巴夹的这么疼……老公这叫有仇
报仇,有怨抱怨,你那个废物老公天天骂老子,老子插你屁眼就当你给我的报酬,
你有什么话讲……」

  「哦……嗯……那为了帮冰儿的废物老公赎罪……大鸡巴老公你就尽情地插
……冰儿的屁眼……冰儿的骚逼……还有嘴巴……让冰儿替冰儿的废物老公……
赎罪……」

  「冰儿你说的很对,让你那个废物老公给我养孩子也是赎罪,你要让他给我
多养几个孩子,知道吗?!」

  「知道了……冰儿知道了……大鸡巴老公……快射给冰儿吧……冰儿的屁穴
也想要……大鸡巴老公的精液了……」

  「骚婊子,给老子接好了,老子要射穿你的屁眼。」

  吼!

  犬一郎耸动了最后一下屁股撞在冰儿的屁股上,精液全都射在了冰儿的屁穴
里。

  「啊……好多……好烫啊……烫的冰儿的肠子都要坏了……」

  噗……

  拔出鸡巴,竟是发出红酒瓶塞北拔开的声音。

  犬一郎鸡巴里剩余的精液也是全都射在冰儿的雪臀和美背上,仿佛一张美丽
的艺术画,展现在冰儿的美背上。

  只见冰儿的屁眼被撑的有三四厘米宽,乳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里面流了出来,
突然,犬一郎看到冰儿的屁眼肌肉一个抖动,一阵屁声响起,无数精液从冰儿的
屁穴里喷射出来,直接喷在了冰儿的裙摆上,还好只是喷在裙摆的内部。

  「小骚逼老婆,你放屁的样子真美。」犬一郎调笑道。

  冰儿也是羞红了脸,竟然当着自己大老公面放了这么长的屁,还把屁穴里的
精液全都喷到了新买的裙子上,羞死人了。

  从收银台上下来的冰儿扶住犬一郎的胳膊羞红了脸,嗔骂道,「还不都是大
鸡巴老公你的错,把冰儿的屁眼操得这么大,人家……人家忍不住才放屁的。」

  犬一郎刚准备说话,却看到女店员从外面回来了。

  于是二人付了钱穿着新买的衣服赶紧走了,冰儿可不希望被那个女店员发现。

  ……

  等到二人走后,女店员也是发现收银台下有一滩白色的液体,台上也是有两
团汗液印的印子,也是识趣地全都收拾干净,这种持有黑卡的大人物不管怎么玩
都不是她能管得,自己做好自己的小店员就行了。

  今天两件衣服自己直接分成了不少钱,她还得感谢那位玩得开放的小姐。

  ……

  ……

  此时也是最后一节课下课,这里是一班,整个学校的校花几乎都在这里。

  「冰儿,你下午又和你那个会长出去办事了?」说话的是一名英姿飒爽的女
孩,浑身上下散发着英气,用一句老话形容就是巾帼不让须眉。

  上身是白色的短袖,下身则是简单的天蓝牛仔裤,看起来邻家女孩的她背景
却是不一般,这个女孩名为叶婉儿,其父是京都军区副司令叶镇东,40岁的他此
时也是七阶强者,而其母叶文静则是全国女性的典范,年仅35岁便已经是京都军
区司令,其内功修为也是突破七阶,正式来到八阶宗师层次。

  就连此时17岁的叶婉儿也是继承其父母的天赋,如今也是同唐冰儿一样是一
名一阶武者。

  其实十大校花的母亲基本都是互相认识,有的则是关系亲密些,毕竟都是上
流社会的层次,经常代表国家出席各项活动与交流。

  冰儿面对她们也是温柔说道,「是啊,为了这次的运动会我都快累死了,差
点修行都落下了。」

  最后的修行自然是小声说出来的,毕竟她们这个层次的人和那些普通人不是
一个层次。

  叶婉儿说道,「早让你别当副会长了,当初都说好了,谁知道一个月前你和
水儿突然变卦,非要让那个留学生当会长,还把自己搭进去了,我就不该让你去。」

  冰儿抱歉道,「对不起啦。」

  叶婉儿又道,「对了,最近怎么看你没和你那个弟弟男友小龙一起走啊。我
可听说今天上午你当着一群人的面打了他还让他给那个下跪磕头黑人道歉。」

  一提到我,冰儿面色一冷,「谁让这家伙死性不改,我让他好好学习,一天
到晚就知道侮辱会长,你说,要是一个女人天天被人婊子婊子的骂,谁能忍得住。」

  叶婉儿一想,也是,的确错在我先侮辱别人。

  「好了,我的小冰儿,反正你们迟早要结婚的,我妈妈还准备喝你们的喜酒
呢。让我摸摸,哇,你怎么又大了。」叶婉儿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魔手伸向了
冰儿的傲人山峰上。

  「啊,臭婉儿,你干什么啊?」

  「嘿嘿,冰儿你是不是天天偷偷在家揉自己啊,都这么大了。」

  「臭婉儿,你讨打。」

  ……

  ……

  放学结束。

  京都一处军方机密地堡,两名女孩正单膝跪地,二人的眼前,一名老者正端
坐,但是却能看出其生机无多。

  「影儿,月儿。」

  「爷爷,我们在。」

  「十七年前,我捡到你们,把你们带来这培养,吃了这么多苦,你们怪我吗?」

  「爷爷,我们姐妹的命都是爷爷您给的,而且爷爷你训练我们,旨在让我们
报效国家,我们无怨无悔。」

  两名女孩正是 1班的两名班花,林影儿,林月儿,二人虽然是双胞胎,却是
被这神秘老人于十七年前捡到,带来这里秘密培养。

  「如今,我大限将至,推演出天狗出世,你姐妹二人,影儿有朱雀气运,月
儿有白虎气运,你等二人需在天狗弱小之时想尽一切办法铲除天狗。不然,我华
国恐有大难。」

  「可我们不知道天狗在何处。」

  「不必多言,我耗尽生机推演出此人就在你们京都高中,并且窥得一丝天机,
得出我华国金龙也在京都高中,金龙天狗势不两立,你们二人一定要找到金龙,
辅佐其成长,铲除天狗。」

  越说,老人越是虚弱。

  「影儿/月儿,遵命。」

  「那我就放心了……」

  老人就这样盘坐在蒲团上,低着头,生机消散。

  两女泪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人此时终于发声,坚毅的脸庞在灯光下显现说来,「身为
战士,不能哭,记住,你们的任务。」

  月儿哭道,「叶叔叔,爷爷走了。」

  此人正是叶镇东,「我知道,林老爷子作为我华国最后的天演师,耗尽生机,
算得那天狗位置,你们明日便排查学校,一定要尽快找到,天狗气运可能依附在
任何有生命的东西身上,千万小心。」

  影儿道,「那那位拥有金龙气运的人呢?」

  「没事,我会让你们的婉儿姐姐去查,你们二人还小,不需要承担太多,你
们三人在校内互相照应,一旦有发现不要轻举妄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4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