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骚浪御姐潘晓可之奇遇】(10)(万字更新)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awyqmg
2021年8月2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1695

             第十章 人美逼遭罪

  就这样,我在B城市的生活稳定住了,房东张大爷偶尔会来找我做瑜伽私教
课,房租暂时是不用交了还会视情况给些「课时费」,不但是这些,他每次完事
儿后还会将我穿过的内衣内裤或是丝袜什么的带走,并给我发红包,张大爷说他
喜欢闻我穿过的内衣。

  我也没太在意,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拿去给自己的老朋友们炫耀了!这些等
以后再讲……

  而这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活让我实在觉得有些枯燥无聊,就想着出去散散心,
随即和陈怡娜约定好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短途旅行。

  我们报名的是城郊一处民宿的短途旅行项目,因为是在工作日人比较少,旅
行社派了辆七座的商务车接送我们,同车的是司机张师傅,导游刘姐,还有两位
中年男子马哥和赵哥。

  由于夏天比较炎热,我俩穿的都比较凉快,我是一件少女风十足的泡泡袖印
花开胸露脐T恤配白色牛仔短裙,曼妙的身材、白嫩的酥胸和滑嫩的大腿被展现
的淋漓尽致,而陈怡娜更是惹火,她穿了一件黑色镂空包臀超短连衣裙,可能是
因为胸大腿长腰细长的缘故,她今天穿的黑色胸罩和黑色内裤都能被看的一清二
楚了。

  一上车,包括司机在内的几位男性朋友都一个劲的往我俩身上瞄,车内的空
气也弥漫着我俩身上魅惑的香水味,我只听见坐在后面的两位中年男子不停地窃
窃私语,好似对这两位刚上车的美女异常的关注,没办法,谁叫今天他们有福气
遇到这两位绝世大美女呢。

  车子发动后,坐在副驾驶的导游刘姐将本次旅途的大概情况和注意事项与大
家说明,陈怡娜听的入了神儿,而我则发现坐在后面的两位大叔一个劲地往她侧
伸出去的滑嫩修长的美腿上瞄着,不一会其中一位代着墨镜有些歇顶的马哥先开
口问道:「两位美女能询问一下芳名吗,我们同车旅行也是缘分呐,不介意的话
交个朋友呗,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陈怡娜显然性格开朗得多,回头便与两位中年男子聊了起来,我则略微谨慎
些,问到:「两位哥哥怎么想起去郊区旅行了,怎么没见带嫂子一起来呀?」

  坐在马哥一旁,身穿花格子衬衫,脚踩人字拖的赵哥忙接过话来:「这不她
们都没时间嘛,还要照顾孩子,我俩本就是好哥们,约着一起出来走走,这市里
实在太憋闷了,呵呵。」

  坐在我外侧的陈怡娜倒是更加活跃起来,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将她那两条翘起来的滑嫩修长的玉腿伸的更长了,那双染了黑色指甲的性感玉足
似乎已经触到马哥的大腿上了,这俩位老哥也是一边聊天一边一个劲的往这美艳
风景上瞄着,哈喇子都忘记擦了。

  而这时的我也暗自佩服陈怡娜那股浪劲儿,不由的也放松了警惕心,反正出
来玩都是为了放松心情,何必那么拘谨呢。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有说有笑的聊着,车子缓慢行驶进服务区,司机师傅提醒
我们可以下车休息一会儿。

  随即,我与陈怡娜先起身拉开车门准备下车,而就在我弓着背起身后,可能
是今天穿的牛仔短裙久坐后有些卷边了,我感觉有只手在我裸露出来的大腿上拍
了一下,原来是站在我后面的马哥,并轻声嬉笑般地对我说:「这丫头,小裤裤
都露出来啦,嘿嘿嘿!」我这才发觉,原来我今天穿的一条粉色半透明内裤早已
经让跟在后面的两位老哥一览无云。

  于是我也只能既羞涩又娇滴滴的回了句:「马哥,讨厌……」随后就赶紧追
着陈怡娜往公厕走去。

  而就在服务区上厕所的这功夫,我俩也收到了极高的回头率,更有几个不认
识的男人想要加微信,都被我俩一一拒绝了。

  就这样,不出几个小时的路程,我们顺利到达远郊的一所民宿,司机师傅和
导游由于工作关系不与我们同住,而我俩姐妹和马哥赵哥住在二层客房。

  吃过午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早已有些按捺不住寂寞的两位老哥主动找上
门来,提议一起去周边走走看看远郊景色。

  我们也没多想就答应了,本来也是出来野的嘛。漫无目的地溜达了一下午拍
了不少照片后,我们找了家烧烤店一边吃东西一边歇脚,期间由于口渴的缘故,
我与陈怡娜都喝了不少啤酒,马哥和赵哥还一个劲儿相互使眼色劝说我俩多喝,
说什么好女不醉。

  就这样,我们两姐妹喝的有些飘了……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晚,喝的断片儿了的我好似被什么压着喘不过气来,迷迷
糊糊的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这俩小骚货真他娘的带劲,一上车
我看上了,咱俩真是不虚此行啊,阿哈哈!」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便震惊地发现姓赵的骑在我身上,而当时的
环境早已不是在烧烤店,也不是我们所住的民宿。

  只见他光着身子趴在我光滑全裸的身体上,并明显感到他的鸡巴在我的小穴
里猛烈地抽插着,我当时有些懵圈了,一时间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显
然此刻的他正在奸淫着我。

  这时他见我吃惊娇喘地看着他,便问道:「终于醒啦?是不是被我操醒的?

  那更好,我也不想对着喝醉了失去意识的你干!你不知道你喝醉酒的样子有
多骚多浪!鞋子还他妈是我帮你捡回来的呢!你真得谢谢我呢!哈哈哈!」

  我这时只感到脑袋天旋地转,胃里翻江倒海,酒后全身酥软身子发沉,但又
能感到被男人操帶来的些许快感,毕竟来到这座城市后一直没有真正的做过了,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继续呻吟着叫了起来:「呀呀……别这样……快……
起来……啊呀……」

 而姓赵的此时更是用粗壮的胳膊将我两条骚腿劈开并更加使劲儿地用粗壮的

  鸡巴卖力地抽插着我的小穴,而被他干着我的小穴时,那里面更是不争气地
发出了「噗次……噗次……」的淫荡声音。

  这时姓赵的说:「你这骚货,看看你的那儿被我干得不停地流水,是不是很
舒服啊?等我再加把劲让你更爽吧!哈哈!」这时他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从小穴
传到我身体的快感也更剧烈,此时的我只得无奈呻吟着说:「呀……啊……赵哥…
…呀……你……你怎么在……啊呀……干着人家……不……不要……人家不是那种人…
…啊……不能做这些的……不……不要……啊啊……」

  姓赵的这时一边干着我一边在我耳边喘着粗气说:「不想被干?那咱俩现在
在干嘛呢!还怎能不干?你瞧瞧今天你们姐俩那骚样儿,烧烤店里你喝疯了奶头
都露出来了自己都不知道,旁边的人谁看了不想咬你两口!你俩就是他妈一对欠
干的骚货!我不干你,你今晚也得让别人干了!谁干不是干!」

  听到姓赵的这么说,今天的我俩真的有这么骚浪贱么?然而他并沒有给我继
续往下思考的时间,双手提起了我软绵无力的白嫩大腿抗到肩膀,身子往上一扑
腰往下一沉,便将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我身上,由于被他这样压着干,他的鸡
巴更是深入到我小穴的最深处。

  这时我情不自禁地叫起床来:「啊……啊啊……慢点啊……这么深啊……啊啊
……呀呀……」姓赵的听我这么一喊更加来劲了:「哈哈,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
我就说你是个浪货,奶子骚腿也骚!皮肤跟豆腐似的真他妈嫩!感觉你好久没做
过了,今儿就让我帮你活活塞子吧!哈哈哈!」

  就在此时,也可能是被他猛操的关系,我的意识更加清醒了一些,并且听到
了不远处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叫床的声音:「啊啊……啊啊……哥!不要!那么
使劲儿……我操你妈的!快弄坏了……」

  我侧着头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望过去,原来在房间內离我床不到两米的位置,
陈怡娜也赤裸裸地在另一张床上给姓马的操呢!而此刻的她是趴在床上给姓马的
猛砸屁股呢!同样全身赤裸并将一条黑色内裤套在脖子上的马哥见我看着他干着
的怡娜,便得意地扭过头对着我嘲讽道:「怎么样?瞧瞧你闺蜜也跟你一样挨操
呢,她跟你一样的骚,身材一样带劲儿,你们两个真是一流的上等货哈!干完你
后再干你闺蜜,别提多爽啦,你俩下面都一样又紧水又多,害我今晚都已经射出
来好几次了呢!嘎嘎嘎!」

  这时我呆了一呆,原来不止让姓赵的上了,之前我也给姓马的玩过了吗?我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哎!都怪自己酒多误事!就在这时,我看见姓马的把鸡
巴顺着陈怡娜的屁股夹缝一下一下地撞入她的蜜穴中,而陈怡娜浑圆丰满的屁股
则被撞的啪啪直响。

  只见此时的她吃力地用两条纤细的嫩白胳膊勉强撑着上半身,眼中娇羞无比,
好像想挣脱姓马的奸淫似的,但无奈她这时跟我一样被干的浑身虚脱香汗淋漓,
早已没了平日的那份高傲和冷峻。

  而姓马的这时更是趁着她撑起上半身,一手从后面抓住了她暴露出来的一对
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奶头高跷的淫荡奶子并使劲揉搓着,而可怜的怡娜更是被刺激
得浪叫起来:「呀!不……不要!去你妈屄的!滚……啊啊啊……」

  不知为何,越是看着陈怡娜被奸,而我也被别人操着,这时自己竟然真的有
些发骚动情,主动地配合了起来,并大声呻吟着:「呀……啊呀……好棒,弄的人
家,呀呀呀……」而我更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了姓赵的脑袋压向自己脸庞,并
淫贱地伸出了香舌。

  这时的我其实早已放弃了无意义的反抗,而感受着我跟姓赵的交合着,见到
他下面也是戴着套子的,反正都给他上了,而我也很久没有爱爱了,便趁机享受
吧!而且我也没试过同时有两对男女在一起做这种事,真的有些刺激啊!自己不
单光着身子与一个今天刚认识的男人性交,还要给另一张床的人看着,那女的更
是我的好姐妹好闺蜜……

  想到这,我便忍不住高潮了!整个人都在顫抖着,又有大量的淫水从蜜穴里
喷出来。

  姓赵的则将我这双美腿夹在了他的腰间,并依然在卖力地插着我的小穴,而
我的手仍然搂着他的头。

  他一边继续抽送着下面,一边在我的耳边讲道:「骚货,你是真骚,我是不
是干你干得很爽很舒服啊?」我此时已没力气地回答道:「爽啊……爽啊我的好
哥哥……好舒服啊……来啊……快来啊!」

  而他更是一口吻在我的香唇上,我本能地张大了嘴让他的舌头进入我的口腔
里探索,虽然满是烟味和酒味,但这更让我觉得很刺激,之后我又伸出了舌头与
他的舌头相互交缠着。

  这时我向陈怡娜那边望了一眼,发觉她已目光呆滞地被姓马的按在床边从后
面分开双腿手抓着屁股和蛮腰用力干着她的小穴,她的表情好像也早已认命投降
并在享受着被奸的快感,这时姓马的说:「你这个骚b真的骚得很,今儿你在车
上把骚蹄子伸我面前勾引我,我一看你就是个千人干万人操的浪屄,哈哈!我干
了你这么久你还想要,好吧,我就操到你下不了床吧!」

  姓马的说着,我也不时听到陈怡娜的叫床声,断断续续地叫着:「啊……啊
啊……我才不是骚屄……谁勾引你啦……你干得人家……啊呀……不行了……啊呀…
…我要來了……」

  这时我跟陈怡娜被操的互相叫喊着,屋内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听着怡娜及姓
马的在赤裸裸做爱,而骑在我身上的姓赵的此刻要挺不下去了,嘴里叫着:「喔
阿!嗄嗄!我!我他妈要射了!!啊!!」

  就在此时,我感到他的肉棒在我阴道里一弹一跳的喷射着液体,而我也累得
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感受着他在我体內一下一下地喷射暖流……而怡娜呢,只见
她浑身香汗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而姓马的也已不动了,我想此刻他也在陈怡娜
的体內射了精。

  给这两位老哥爽完后,我俩再次昏睡了过去……过了不知道多久,其实我也
不知道天亮了没,当我再次睁开双眼时,我发觉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但不
见了姓赵和姓马的,再扭头一看,陈怡娜也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这时我勉强撑起赤裸的身子,只见满地都散落着我跟陈怡娜出游所穿的衣服,
而且还有几个用过的避孕套,我想那两个人渣完事后应该回民宿去了吧!

  这时我才发觉自己饱满的屁股和丰满的奶子上有一堆堆已经快干了的黏糊糊
的白色液体,但刚才他们明明是有戴套子的,难道他们还摘掉套子故意射在了我
的身子上?这两个人真的很变态啊!

  我此时觉得已恢復了点力气,便下床走到光溜溜的陈怡娜身边,双手摇着仍
然睡着的她想让她快点醒來,不一会她疲惫地支起柔软的身躯望着我,此时我们
两人也不知该对彼此说些什么好。

  给姓马的及姓赵的奸淫过的我问怡娜:「沒事吧?感觉怎么样?咱俩……」

  陈怡娜此时好像仍迷迷糊糊的,极为疲倦的说:「我还好……晓可,你呢?」

  我回答道:「我也没什么,但我们昨晚给他们……」

  陈怡娜没有多回应,只是有些歉疚地回答说:「哎,反正也发生了……但今
晚的事千万别说出去,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听见了没?」

  我有点紧张地回答道:「当然不能说了,就算这是我俩之间的一个秘密吧!」

  说罢,拖着疲惫的身子强打起精神,我俩各自冲澡去了。

  就这样,洗完澡后我俩回到了民宿酒店后才得知那两个人渣已经提前撤了,
可能是猥亵了我俩后心里害怕就提前回去了。

  话说第二天晚上稀里哗啦的下起雨来,陈怡娜说身体有些不舒服,可能是这
些天累着了吧……我随即伸手到了陈怡娜的额头上摸了摸,顿时发觉她正在发烧,
而且还很烫。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是夜里,这种情况实在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当我正在焦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司机师傅正在民宿的前台和别人聊天。

  我心想现在是紧急时刻只能求助于他了,然后我马上换上一件简单的白色露
肩超短连衣裙,脚上蹬了双白色运动鞋便掺着体虚的怡娜仓促地走出了房门。

  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司机师傅听我说完后赶紧把商务车开过来,但离我
们所在的大厅还有一段距离,而好景不长,这时因下着雨又刮起风,我的心也开
始害怕了起来,眼泪也开始无助的涌现。

  我这时就想只能自己架着陈怡娜到车上,而且心里真的很内疚,作为她的好
姐妹应该阻止她来玩的,但现在不但被别人占了便宜还把好姐妹弄生病了,我真
的不应该和她来啊!

  这时悔疚的眼泪不停的由眼眶流出来,但我此时还是用足了力气把怡娜姐带
到车上。

  然后环抱着怡娜的腋下,慢慢的把她拖到了商务车的后排座,但我俩都被雨
淋湿了,而她的口中不停的喊着很热,我也因刚才用力过猛,早已筋疲力尽,两
双玉手抱着躺在我大腿上的怡娜,眼泪不停的在眼里打转。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慌张的时候,司机张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说道:
「咱们把她带到市里的医院检查一下吧,正好你俩也就不用回来了,你看……」,
他一边说着,眼光有些不正经的滴流乱转,嘴角还露出一丝奸笑。

  我高兴得不知怎么说,心想真是遇到好人了,我暂且放下已经昏睡过去的怡
娜,也没顾那么多就坐到了副驾驶,并连忙点头答应了张师傅的提议。

  而就在我移动身体的时候,张师傅不停偷看我由于慌张忙乱而忘了整理的已
经险些让两对白嫩乳房完全暴露出来的性格连衣裙。

  但这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没办法因为这么晚了又下着大雨他是我们俩唯一
的救星,随即对有些兴奋的张师傅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朋友晚上就开始发烧
了,张大哥,谢谢你能帮我们!」

  张师傅道:「小意思潘小姐,我的车上好像有点药,是我之前吃剩下的在副
驾驶的抽屉里,我找出来给妳朋友服用。」

  我感激的说:「那真的是太谢谢啦~」

  之后只见这中年大哥将车停在路旁停车场熄火后附身趴在我身前,一手去翻
退烧药,另一只手则好似有意地按在我光滑白嫩的大腿上,而此时的我由于一心
想着怡娜也就没拿这种举动太当回事,无论怎样我也要带我的好闺蜜平安的回去。

  看张师傅一直有些磨磨蹭蹭的于是我便迎合着他,转了更加娇媚的声音问道:
「张哥~你要帮帮人家啊……我姐妹真的病得很重……求你要帮帮人家呀~」

  司机张师傅则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我,色眯眯的对我说:「那……那怎能
不帮呢,嘿嘿……不过看着你……你长的挺像我前女友的……她也是像你这样的
漂亮……也很敢穿的……」说罢,眼睛还一直在我已经淋湿了的身体上来回打量。

  我听到他这样说后,便追着说:「是吗……那我穿这身衣服漂亮吗?」

  张师傅这时奸笑着说:「真好看……但……我那个女朋友还试过更骚的……我
……我想你这就不敢了吧……」

  我这时一听他的言语,便知道他想怎样了……

  于是我伸手到了后背,解开了露肩连衣裙后面的拉链,对他笑了一笑后随手
一拉,便将整个低胸连衣裙的上半部拽了下去,也就是说我的整个上半身已经赤
身裸体。

  随后跟他说道:「是这样吗,你女朋友从前是这样的吗?」

  这时我两个奶子暴露在他眼前,而不同的是,之前我还是被衣服遮遮掩掩的,
现在我却是垂直双手,在他面前让自己这对诱人淫荡的双乳任意的展现。

  我看到这猥琐的司机咽了一下口水看着我的乳房,呆了好一会才说:「是…
…是这样……但我前女友……是赤裸裸的,没穿任何衣服……」

  我一听他这样说便已知道他也想我脱光,但心想这时因为我病得极重的好友,
再大的牺牲我也愿意啊……于是我双手的手指头便深入我连衣裙的两边,在他面
前慢慢的把我自己的衣物及内裤都脱了下来。

  从光滑纤细脚踝取出后说道:「哥……是这样吗……你女友是这样的吗……」

  这时的我已经赤裸裸的在他面前,而这位色眯眯的司机睁大眼看着我的下身,
我真的很想用双手遮掩着我的下体,但奈何又怕他不高兴,所以仍是大胆的赤裸
裸趟在副驾驶座位上。

  「对的……从前我跟女朋友最喜欢的就是她赤身裸体的趟在我的车上。」

  我则问道:「是么……那我这样像她吗……那我希望你先送我们到市里的医
院好吗?」我心里希望给他点甜头后能尽快代我俩去医院。

  这位司机老哥说道:「好的……那女的没你这么的漂亮,但也很放得开,她
的阴毛和你的差不多也很浓密,直线形的到阴户,但那时她每次在我车上赤裸躺
着时都兴奋得连乳头也硬硬的,不知潘小姐你是否也能有这种情况……嘿嘿。」

  我这时犹豫了一下,于是就更大胆的拉着司机张大哥的手放到我自己的酥胸
上,而此刻我嫩滑的乳房感到他的手十分之粗糙,眼睛更是看到了他更加猥琐贪
婪的样子,放在我胸部上的手竟然使劲揉搓起来。

  此时他瞪大了双眼兴奋的对我说:「是了……是了……那女的奶子就是这样的
柔软嫩滑的……不不,你的更嫩!」一边说着他还更进一步双手齐下的把我左右两
个乳房也搓在手中,我当时又不敢抗拒,只得垂下双手让他任意玩弄搓揉我的双
乳,但不知怎的,可能是给他那粗糙的双手不怜惜的大力搓着我的乳房,自己竟
有点兴奋起来。

  而他更是对我说道:「潘小姐……你真是骚货,咱们整个旅行团的男人都想
干你呢,我今晚好幸福啊,我可以吻一下你的奶子吗?」

  我心想我的双乳也已经在你的手中了,还能怎么样呢,也只无奈又羞涩的哼
了一声:「嗯……」当得到我的默许后,他竟发力的抓紧我两个乳房下半部,令
我上半部的乳房以及奶头更是突出的。

  而他弯下身子靠近我,一张口便发狂般不停大口大口的吸啄我的乳头,一点
也不怜惜,好像很久也没碰过女人了,而这时因他吸我的乳头导致他嘴上的胡子
接触到我的乳房,我感觉到十分的痒,这又给我带来另一种刺激。

  终于,我实在没忍住发出一声呻吟:「啊……啊啊……哥……哥哥……不要这样
……你的须子……弄得……弄得人家很痒啊……啊啊……」

  但他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吻完了一边,之后又到另一边,而此刻的我给他
弄得又痒又兴奋,双腿开始乏力,整个人也软了的,而司机师傅也跟着我的身体
顺势骑到了我的座位上,一手将副驾驶的后靠背放倒,另一手托着我的背部,头
便在我的奶头上吻着。

  我心知自己的全身包括小穴也会给他摸遍了,而正当我想到时,他的手已从
我的光滑的双腿间游走,直攻而上,已抵达到我的蜜穴……我这时只能夹紧双腿,
尽量作出抗拒的反应,但我又怎敌得过他的力气,只感到他那粗糙的手用力沿着
我夹紧的双腿缝往上钻。

  我只能尽力嚷道:「啊……张哥……不要……不要弄人家……的那里……啊……」

  而这时张师傅松开了在我乳头上的嘴巴后说:「潘小姐,只是给我摸一下,
以前我那女朋友……我也试过跟她在车上这样的……我只是摸一下……回味一下,
然后马上代你俩去医院好吗……」

  我听到了他肯答应代我们回去,心想也预计了他会摸遍我全身,试问一个赤
裸裸的御姐在面前,他又如何的忍得住,便羞涩地跟他说:「哥……你不会说了
不算的吧……」

  这时张师傅急色的说道:「当然不会!我一定会送你俩回去,但在这之前……」

  就在他说着的时候,我便感到了他的手继续在我的大腿内侧往上推,我也是
为了他能送我们赶紧去医院,原本夹紧的双腿便放松了下来,而且还打开了一点
点……而他的手终于也从我的双腿游走到我的阴户,之后他用力的在我阴蒂一按,
我禁不住的叫了一声:「呜……」,真的有点被他弄痛了。

  娇声的向他道:「哥……不要……请温柔点啊!」

  其实,我的下面是昨天被那两个家伙狂干后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这位猥琐的司机即刻答道:「可……可以……我……我温柔一点……」

  只感到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不停的搓抚着,传来了一点点的快感,我知道
我的下体已被他搓得湿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指已经塞进我的小穴里,那
粗大而粗糙的指头在我的小穴内不停的钻挖着,我只得不停的呻吟:「啊……啊
呀……叔……叔叔……不要……太用……力挖……人家……啊啊啊……」

  我被挖得小穴淫水直流,而他更是放下托着我背的手,把我推到驾驶座上躺
着,而他的注意力更是由我的双乳,转移到了我已经不设防的下身,只看到他把
身子移到了我的双腿下,一手把我的一条腿拉开。

  这时我的小穴更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我真的羞死了,在这漆黑的
雨夜,竟赤裸的给一个司机在玩弄自己的下体,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正当我合着眼想想着的时候,突然我下体感到了一丝丝的痛楚,我更是叫了
一声:「哎呀~」

  我眯着眼看了那司机张师傅,只见他仍是一手提起了我一条腿,而他的眼睛
更是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的蜜穴,随后抽出他在我小穴中的两根手指,撑起了我两
边的大腿到上身,直接伸出舌头舔入我现在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穴道内。

  我不禁的呻叫着:「啊啊……呀啊……舔得人家……很痒……啊啊……」

  而这时他的嘴巴已完全的覆盖着我的阴户,他的舌头不停的在我的阴道内推
进盘旋,这时的我更感到他的唾液从我的股沟流下。

  其实此刻的我已经被他挑起了性欲,但心想陈怡娜这时的状况,我尽力的压
抑着快感问道:「张大哥……你弄……弄够了人……家了吗……呀呀……可以代人家
的好朋友……回去了吗……呀呀……」

  这时张师傅听了我的话后,在我阴户上「刺啦」的一声,伸高了在我双腿中
吸啄着我小穴的头,之后更半站起了身子,松开了他的裤子的腰带,之后更是连
自己骚臭的内裤也一起拉下。

  我呆呆的看着他作这一连串的动作,而当他拉下了内裤时,我看到了一根又
大又黑的鸡巴,正完全肿胀充血硬邦邦的对着我。

  他赤裸着下半身对我说:「潘小姐……你看……看我这里现在这个样子,怎么
可能驾驶好车子代你们去医院呐,除非……」

  听到这话其实我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但这时我仍娇羞的躺在副驾驶座上
回答说:「除非什么了?」

  只见他再次跪趴在我双腿间,而这时的他更脱去了上身的衬衫,府下身子靠
向我脸前耳语道「哎呦,不是我不想……妹妹你也看到我的……我的那儿这情况的
了……硬着的我不能开车啊……而且我这忙一天了这样硬着的……真的很辛苦。」

  而他说着的时候,我更感到他的鸡巴不停在我的蜜穴外磨擦着,好像等待进
入门口抢夺食物的流浪狗一般……

  但我还是反抗的说:「不……不能啊……你不能这样啊,人家只答应你让你摸
摸身体,不能干人家啊……何况车上也没有套子……万一弄在了里面了,那可怎样
办了啊……」

  这时张师傅一听到了我最后的那句话,便立即府下身子吻着我嫩白的脖颈和
脸颊,跟我继续说道:「妹妹,你不用怕的!哥哥年纪大,就算射进去了你那里
怀孕的机会也相当低,你就放心吧!快让我爽爽吧!」

  这时我仍是抗拒的,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想推开他,但我又没他力气大,此
时他双手也是按着我的,而他更是不停的吻向我的脸颊,由于他的短胡子刺在我
的脸上那种感觉也是有另一翻的刺激……而我感到他的下身,不停的在将他那高
耸的鸡巴撞向我的已经润湿了的小穴,好像在寻找着入口。

  我便更是焦急地的说道:「张哥……真的不能啊……不可以……我姐妹就在后
面,万一给她看到我跟你这样那多不好啊!」

  张师傅仍不停的吻着我道:「不会的……看看你朋友现在病得昏了过去啦,
我的好妹妹,你就放心吧!」

  这时我感到他的大鸡巴已找到了我小穴的入口,还进入了半个龟头,我知道
自己怎么也反抗不了他了,但我仍对她说:「哥,你别……别干人家了行吗,人
家刚被……」

  这时司机淫笑着说道:「刚被?什么?哈哈哈、我都知道啦,那两个老哥尝
过你的身子了,他俩别提多美了!妹妹今晚也给哥哥解决了那问题后,哥哥便会
带你和你姐妹去医院。」

  这时外面仍是下着雨,而此刻我才明白原来司机师傅已经知道昨晚的事了,
而我则彻底放弃了挣扎的意念给张师傅完全的插入进去,我把原本仍发力夹紧的
双腿也放松了下来,而推着他肩膊的手也转为了搭着他的肩膊上。

  他见我这举动便露出了一副淫秽得意的笑容,之后更是挺腰的再将他的鸡巴
猛然推进了我的小穴里。

  而我再次的淫叫了起来:「呀~~~呀呀~~大……大啊!哥哥的那里……
很大啊……」

  而张师傅则说道:「嘿……小妹妹……你的那里也很紧啊……不能让我一次的
全进入里面……那俩老哥不行啊、都没给你撑大些,哈哈哈……」此刻的我真的是
欲哭无泪。

  当他这么说着时更是发力的把他的下体推向我小穴中,而我也实在的感到了
他的龟头顶在我的阴核上,我知道他已经把他的鸡巴全根插入了我的阴道里了。

  而正当此时,我感到他开始把放在我的阴道内抽动着的鸡巴加速起来,我皱
着眉头心里想:「为了怡娜……我只好跟他……跟他来一次吧!反正最近自己都
乱成那样了!」

  我尽量的迎合着他的抽动,主动分开双腿,让他每一下都可以全根进入顶在
我子宫里,但想不到的是这司机张师傅的鸡巴是又硬又粗,每一下顶进我的小穴
时,也带给了极致的快感。

  可能我还是头一次在车上被别人操,而且又是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干,这感觉
真的爽得不得了。

  而此刻张师傅还托起了我分开的双腿拦到了腰部,这样我便变成了M字的姿
势,好让他的鸡巴更尽情的在我小穴内抽动。

  而他更是双臂提起我的腿不停的卖力抽动着他的鸡巴道:「小……小妹妹……
你的那里很紧……嗄嗄……让哥哥快受不了……真的很像我从前……的骚女朋友……
真的……很怀念……嗄嗄……」

  我被他一边调戏着一边弄得极为兴奋,想不到他一个开车的司机也有如此的
干劲,我给他干着并不停呻吟:「啊哟……啊啊……哥……你也很大……呀呀……弄
得人家……快受不了……很爽……噢啊啊……」

  此时他更是突然间抽掉了在我小穴抽动的鸡巴,顿时一份空虚感在我的心头
里涌现,张师傅则微微发力的推着我身子,我意会到他是想我转身,也就依他的
想法,慢慢的把身子反转过来。

  而我转身后双手撑着驾驶座椅,双腿跪着的把屁股朝向张师傅的那一边,而
就在这跪趴的姿势下,我从分开双腿中看到这大汗淋漓的司机提着鸡巴,跪到我
软弹的屁股蛋子前,另一手拍了拍我雪白风韵的大臀。

  便再次迫不及待地把鸡巴塞入了我的小穴里,我不禁的「啊」了一声,之后
便再次开始抽插着我,而他每一下抽插的动作,也撞击着我的臀部,我支撑着上
身的双手也开始无力的软下。

  但这反而令我的屁股更加翘起来让他干得更加尽情尽兴,我这时只听到「啪
啪啪啪」的声音,是司机张师傅的大肚腩撞击我臀部所发出的淫荡声音。

  而我的奶子贴在座椅上,他一手从后面抓着我的乳房使劲搓着,我又抬头的
望了一下前方,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陈怡娜,当时的心情真的很刺激,心想在我
后面干我的到底是谁啊,我怎么变得这么淫荡了!

  但我这想法很快便消失了,因为司机师傅更加卖力的给我快感,我想他应该
很久也没做爱了吧,这时我也不停的呻吟着。

  而他还边干边说道:「小……小妹妹……你那里……嗄嗄……真的很湿……很暖
……我……我快要忍不住啦……」

  其实我一边想让他快点射出来,而内心的另一边又想他不要停的继续抽插我
小穴,难道我喜欢跟这种陌生的男人做爱吗,我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贱的。

  而再疯狂抽插我十来下后便感到了他的鸡巴在我穴内不停的抖动着,而张师
傅可能是怕真的把我肚子弄大,便在即将喷涌而出的最后时刻将自己的大鸡巴从
我的蜜穴中抽了出来,并将暖暖的精液不停地喷向我的小蛮腰上……

  过了没多会儿张师傅则一动也不动的趴在我的背上,而我也一样的给他压着
趴在副驾驶座位上,享受着他给我的余韵,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一个司机师傅干起
来也是一样的激烈,绝不逊色于其他的男人呢……

  又过了一会,张师傅起身回到驾驶座位并穿好衣服,而我也起身找回自己的
衣服,并跟他讲道:「哥……你要的人家也给你了……现在可以带着我们去医院了
吧……」

  当我说着话的同时,我感到了刚给他射出精液在后腰处倒流着,顺着我的屁
股往阴部流去,还沾湿了我的内裤。

  而张师傅爽快地回答道:「可以,当然可以了,潘小姐你对我这么好,我怎
么可能不帮你呢!我现在就送你的朋友到去市里医院!」

  这时我心头才松了一口气,我真的怕他会不带我们回去,那样的话真的白给
他干了。

  之后我们便开车来到市里医院急诊科,医生对我说陈怡娜应该是中暑又感风
寒所至,问题不大,但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当把陈怡娜送进去病房之后,我终于如释重负。走出医院门口,张师傅又送
我回了家,临别时他还用央求的口气嘱咐我俩今晚的丑事千万别说出去。我这时
只点了一下头了一声:「嗯。」

  他见我答应笑着说:「谢谢你!潘小姐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棒的女孩,希望咱
们有缘再见!」

  回到出租房内的我赶紧走进浴室冲洗了一下身子,顺便好好洗了洗阴部,虽
说这位司机年纪不小了也没内射,但我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给他弄大了肚子呢……

  哎,怎么是个男人就想搞我呢,真是人美屄遭罪!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