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管嘴的契约】(8——和于柔的灌肠比赛 上)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jhon
2021年8月29日发表于sis001
是否为本站首发:是
字数:16114

          第八章 和于柔的灌肠比赛(上)

  在那之后,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钧齐一丝不挂的裸露着身体,趴在床上,
双腿大大张开,脸朝下趴着暴露出那拥有妖性曲线的丰满双臀。当钧齐的双臀再
次地被抚摸时,「呜,呜呜……」钧齐发出了低声的呻吟。脸左右微弱的摇晃着。
这是失去了意识之后,第一次看到的反应。看来好不容易要恢复意识的样子。被
张开的双腿,也露出了要闭起来的动作。

  龙野,凌等男人们已经极端焦躁的欲情,一口气的吵杂的涌起。为了接下来
的美妙蹂躏,男人们强行忍住了想重新侵犯钧齐的欲望。

  「赶快穿上衣服哦,今天要进行浣肠比赛哦,哈哈哈」。龙野这样说道。

  「呜呜……」不想让裸露的臀部被看光,钧齐吃力地转过身体,双手捂着肚
子,昨天的浣肠实在太可怕了,极限的容量,极限的次数,即使现在,肚子依然
发出咕咕的声音,仿佛一用力就会有大量液体从屁眼里喷出的似的。

  又是可恶的白色紧身裤,将修长的美腿,挺翘的桃臀完美地勾勒出来,引人
犯罪。从卧室出来,吃过豪华营养丰富的午餐后,钧齐勉强恢复了体力。用凌的
话说就是精力旺盛的女强人,才有蹂躏的快感。

  来到室外,进入六座的车里,于柔正低着头坐在后排。

  「钧……钧齐!」于柔抬头正好看到皱着眉头,还没从昨天的浣肠中缓解过
来的钧齐,充满同情地轻声呼唤起。

  「啊……于柔……你……你也在……」钧齐吃惊地望着同样有着惊人美貌,
清纯惹人的于柔,不知道说什么,安静地坐在她旁边。于柔显然比自己待在龙野
的身边早很多,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年经历了多么可怕的蹂躏。只是钧齐不知道的
是,自己遭受的这种程度的肛虐,基本是经过专门的调教至少三年以上的女奴才
可以承受的,甚至有些身体素质较差的,不管怎么调教都做不到这种程度。只不
过龙野等人对钧齐的喜爱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性,每一次都是极限,都像是要彻
底玩坏了才停止。

  「难得两美齐聚,不如让大家评评谁才是俱乐部第一美臀吧,嘿嘿」,龙野
这么说道。

  「这样的影片,一定是无价的吧,呵呵呵」摄影的长山附和道。

  「大家?」看着车里开车的藤木,副驾驶的龙野和边上还在摄影的长山,
「难道……等会还有其他人」,钧齐这样想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难道又像昨晚
那样9个人?那一定会死的!

  在距离月山俱乐部还有1公里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龙野递给了钧齐和于
柔一个鼓鼓的白色塑料袋,尽管没有打开,但已经透过袋子看到了拥挤在一起的
开塞露。

  「又……又要浣肠了……」钧齐下意识地捂着肚子,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
但是内心深处竟有一股热意涌来,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兴奋点似的。

  「恩……」于柔皱了皱眉头,有股不好的预感。车子开到半路停下来,又拿
出开塞露,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每人手里各有100支开塞露哦,要在中途不漏出来的前提下全部吃
下去,嘿嘿。」龙野说道。

  「100支……那么多……」钧齐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尽管100支开塞
露也就2000CC开塞露原液的量,而钧齐更是已经承受5000CC量的浣
肠,还是比开塞露原液更强烈的液体。但是用筒式灌肠器和一支支的开塞露小球
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筒式灌肠器的浣肠液注入是快速而大量的,在引起便意的
时候大量的液体继续快速注入,进一步逼迫便意,在这一方面当然是很好的蹂躏
屁眼方式,但是优点同样也是缺点,正因为液体被快速大量的注入,因此反而更
容易超越极限的灌入更多液体。就像钧齐,就有好几次在已经达到极限,浣肠液
侧漏的情况下,继续灌入几百CC的液体,尽管这样操作之后,会忍不住立马排
泄了,但是那超出的几百CC浣肠液是实实在在灌进去的。若是换作开塞露小球,
恐怕也就多20CC而已吧。而且开塞露小球的灌肠方式是挤压,很容易将少量
空气注入,进一步催化便意。尽管钧齐和于柔曾经都吃下过100支开塞露小球
的恐怖容量,但两人都是用三叶式扩肛器扩肛的情况下进行的,那时括约肌被强
迫扩张,根本做不到正常排泄,而今天却是在没有扩肛器或者充气塞的情况下,
注入100支开塞露小球,两人不禁退缩起来,尤其是钧齐,在经历昨晚极限灌
肠的情况下,今天继续灌肠,完全是超负荷的运作。

  「嘿嘿,输掉会有惩罚的,嘻嘻。」凌看到两人眼神中的退缩,故意这样说。

  「这……」听到凌的提醒,钧齐和于柔尽管不情愿,但还是各自将白色紧身
裤拖到半个屁股处,勉强露出白嫩的屁眼。坐于右侧的钧齐将重心放于左侧,侧
身将右半边桃臀翘起,颤巍巍地手从鼓起的塑料袋中拿出一个开塞露。与此同时,
坐于左侧的于柔则将重心放于右侧,侧身翘起左半边臀肉。并排坐着的两人都心
照不宣地侧头不去看对方,我这样子的身体一定很狼狈吧,两人这样想着。打开
开塞露小球的盖帽,将小球轻轻抵住屁眼,慢慢插入,用力一挤,小球内的液体
就各自随着挤压灌入钧齐和于柔的屁眼里。

  「恩……这熟悉的感觉……」刚经历昨晚极限灌肠的钧齐后遗症还没有清除,
又是熟悉的灌肠液进入屁眼,流向肠道,蠕动着,像是在渴望吮吸美妙的液体,
情欲和便意几乎是同时产生的。

  「嘻嘻,不能浪费哦,明明还有不少液体的。」正当钧齐想将第一个灌完的
开塞露小球放到一边时,凌突然拿起那个小球,在钧齐眼前晃了晃,底部还残留
着些许液体,因为是手动挤压,不可能像筒式灌肠器那样一滴不剩的注入,总会
有少许液体留下的。凌重新将压扁的小球恢复原状,然后插入钧齐的屁眼,重新
挤压,这样子反复重复了三遍。

  「呜呜……」钧齐发出呻吟声,明明只有很少地液体了,这样子的挤压,只
会将空气注入屁眼,进一步加剧便意,被凌这样捣乱地重复挤压三遍后,明明只
有20CC的开塞露原液,带来的便意却像被注入了200CC原液一样。

  「这样子才不会浪费嘛。」说着凌将第一个终于没有利用价值的开塞露小球
扔到一边,将第二个小球放到钧齐的手中,像是在催促她继续浣肠一样。

  「你……」钧齐恶狠狠地瞪了凌一眼,不情愿地接过第二个小球继续浣肠,
正准备拔出小球放到一边时,同样的场景出现了。凌继续将第二个已经灌完的开
塞露小球重新插入钧齐的屁眼,嘴里嘀咕着「不要作弊,不要浪费」等话语,重
复地挤压小球,完全不放过任何一点液体。

  「恩……」这样反复地挤压后,钧齐的便意迅速涌起来,这样子的浣肠,恐
怕吃不下50个吧。

  就这样如法炮制地注入了23支开塞露小球,钧齐额头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
珠,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拿起开塞露小球的速度也明显慢了。

  「在磨磨蹭蹭什么呢,人家于柔可是已经灌了40多支了,难道钧齐是想认
输吗?」凌恶狠狠地对钧齐说。尽管于柔没有凌的捣乱,开塞露浣肠要顺利许多,
但也仅仅灌了31支,远没有到达40多支,这样说是为了故意吓唬钧齐。

  另一边于柔也开始捂着肚子减缓了灌肠的速度,一阵一阵的便意随着31支
开塞露的注入而不断袭来。龙野一边大力捏着于柔的左半边臀肉,一边说:「怎
么啦柔柔,才这么几支就不行了吗,钧齐现在已经追上你了,人家都灌了50支
了,面对这样的对手,不竭尽全力可是不行的。」其实钧齐连一半都没到,凌和
龙野故意一唱一和地催促着,不仅生理上折磨,心理上似乎也不甘示弱,想要好
好调戏一番。

  为了不让比赛一边倒,在于柔准备注入37支开塞露时,龙野重新拿起第3
6支开塞露小球,插入于柔的屁眼,反复挤压着小球,将底部少量的液体和部分
空气送入于柔的屁眼。

  「啊……不要……」于柔摇着头求饶,此时的便意已经十分强烈,这样反复
地挤压只会进一步催化便意,令人难以忍受。

  而另一边钧齐这里,当第28支开塞露注入结束时,凌破天荒地没有反复挤
压,而是任由钧齐去拿第29支。

  就这样捣乱互换下,不一会儿,钧齐的开塞露小球已经灌到了49支,真的
超过了于柔,此时后者才勉强结束第43支。

  「恩……」没有拿起第50支开塞露小球,钧齐反而急躁地拽着白色紧身裤
往下脱,由于左半臀还坐在车椅上,脱裤子时只能微微悬空将屁股抬起,只是此
时剧烈便意加持下,悬空的额外动作差点将屁眼内的液体喷了出来。钧齐心惊胆
战地将白色紧身裤一直拽到小腿才满意。因为一开始由于害羞,钧齐只是将白色
紧身裤脱到半个屁股处,开塞露小球插入屁眼时,手背还要额外撑住裤腰,而随
着开塞露的越灌越多,便意越来越强,这种附加动作反而令钧齐变得更加急躁,
甚至连包裹着半个屁股的紧身裤都像累赘似的要尽快摆脱。

  「钧齐的桃臀真的天生适合用来灌肠啊。」望着眼前刚刚脱下白色紧身裤的
钧齐,那肤如蛋白,形如蜜桃的圆润屁股像是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吸引着凌,接
着双手将钧齐的两瓣桃臀往两边掰开,水嫩的屁眼也随着两瓣臀肉的拉扯而从圆
形变成椭圆。

  「不要……不要……」钧齐求饶,凌这样子的动作就是在故意打开钧齐的屁
眼,让液体流出来。被凌双手抓住臀肉后,钧齐的身体也不自觉地撞向于柔,靠
在她身上。而此时,于柔正在插入第45支开塞露,随着钧齐身子的靠近,原本
侧着的左半臀也坐了下去,连带着第45支开塞露小球,身体的重量将开塞露的
半个小球都塞进了于柔的屁眼中。

  「啊……」于柔惨叫道,小球的直径其实只有3CM,于柔显然是可以轻松
吞下的,只是本就已经令人难以忍受的便意,额外塞入异物,进一步加速了便意。

  「对……对不起……于柔」钧齐不知道于柔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靠
在了她身上后,明显感受到来自于柔娇躯的颤抖和呻吟,这种熟悉的声音是忍受
不住便意的悲鸣。

  于柔将全部注意力放在括约肌上,没有回应钧齐的道歉。颤巍巍地将半个小
球从屁眼中抽出,不让异物拔出时带出开塞露液体,虽然成功了,但于柔也没有
余力继续灌肠了。而钧齐此时被凌大力揉搓着双臀,显然也无法继续灌肠。此时
的两人都陷入了僵局。一位距离100支目标还剩51支,而另一位则还剩55
支。

  「怎么了?都想认输了吗?那就不要比赛了,直接惩罚吧!」龙野故意威胁
道。

  「其实我更期待惩罚呢,那可是比以往还要刺激呀。」凌这样说道。

  「只是准备了一个人的惩罚道具哦,要是两个人的话,我得重新去采购,就
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货呢,毕竟一个人就差点买空了。」藤木笑着说,做出想要下
车的样子。

  「啊……不要……不要啊……」钧齐摇着头,「比以往更刺激」「一个人就
差点买空了」,这两句话在钧齐的脑海里反复萦绕,像是印证这两句话似的,昨
夜极限灌肠的后遗症伴随着现在的49支开塞露,进一步逼迫着钧齐的身体,而
蜜穴处竟不可思议地火热湿润起来,「多刺激?」「快把钧齐玩坏吧」,钧齐的
深处这样想着,颤抖着手拿起第50支开塞露小球,而凌也留恋地松开了抓住两
瓣臀肉的手,倒不是他怜香惜玉,而是想更充分地折磨钧齐。

  与此同时,于柔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痛苦的记忆,眼里露出惊恐,强迫将第4
5支开塞露小球插入屁眼,继续灌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时而欺负一下钧齐,反复挤压着小球,时而对象换成
于柔,彼此追赶下,钧齐此时已经灌入整整83支开塞露了!而于柔也刚刚放下
第87支开塞露,准备拿起第88支。

  「啊……受不了了……」两人的呻吟声,求饶声在车内此起彼伏,已经到了
极限了,还有最后十几支开塞露,一定要坚持下去,两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钧齐拿起三支开塞露,一起插入屁眼,用力挤压三
个小球,将里面的液体尽数注入,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快速消耗完剩余的十几支
开塞露,坏处则是一旦忍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大量液体,则会提前崩溃,前功尽弃。

  「86……89……92……」钧齐摇晃着脑袋,快速挤压开塞露。

  「啧啧啧,钧齐又要作弊了,虽然我是你的男朋友,但我可是很公正的哦。」
凌拿起前面几个空的开塞露小球,底部只有很少的液体残留,显然在即将结束的
时候,凌不会让钧齐好过。一口气5支空的开塞露重新插入钧齐的屁眼,继续反
复挤压,直到一滴液体都不留下才结束,然后主动拿起新的第93、94、95
支开塞露,帮钧齐灌肠,当然,挤压的次数则是钧齐自己挤压的好几倍。

  「不要……啊……不要……饶了我……」钧齐颤抖着双臀不停求饶,灌肠开
始的反复挤压和已经灌了90多支开塞露后的反复挤压可不是同日而语的。钧齐
发疯般地控制着括约肌,但也到达了极限。

  而另一边,于柔则不紧不慢地一支一支灌肠,惨白地脸蛋和上半身湿透的衣
服显示着于柔也好不到哪里去。「95、96、97……快要……」于柔心理催
促地喊着,终于将最后第100支开塞露全部注入。

  看到于柔终于完成了100支开塞露的目标,凌满意地将最后5支新开塞露
一次性插入钧齐的屁眼里,重复之前的动作,反复挤压近10次后,才不甘心地
抽出,仿佛是在懊恼这样折磨下,钧齐居然也吃下了整整100支开塞露。

  如果说此时于柔的脸色是惨白而痛苦的话,那么钧齐此时则如同癫痫般狂抖
着美臀与大腿,牙齿「咯咯哒哒」地打颤,随着这样的打颤,诱人的屁眼也仿佛
水多得溢出似的,一滴滴小水珠顺着右半臀流向大腿,再流向小腿。100支开
塞露有近三分之二都是被凌反复挤压,宛如多灌了一倍的量似的。尽管此时极力
控制,但还是会不顾生理极限般地「溢出」,意志告诉钧齐,只要「比赛结束」
的声音响起,就一定会全力狂喷。

  可惜此时响起的不是「比赛结束」,而是「比赛开始」!

  是的,没有听错,龙野残忍地宣布比赛规则:「浣肠比赛分为五轮,三局两
胜。第一轮比赛的内容是,每人各吃下100支开塞露后,走一公里抵达月山俱
乐部,谁提前喷出来,谁就输,到了俱乐部就可以尽情排泄了哦。嘿嘿,那第一
轮比赛,现在正式开始!」

  「正式开始……开始……始……」龙野的宣告仿佛夺命般在两人的耳边炸响!
100支开塞露的可怕灌肠居然只是第一轮比赛的热身,真正的比赛才刚刚开始!

  「在这样的强度下走一公里吗?还不如判我输吧。」钧齐自暴自弃地想。

  仿佛看穿了钧齐的想法,凌笑着说,「每一轮比赛输掉的人都有惩罚哦,最
后三局两胜输掉的人则是大惩罚。当然,小惩罚越多,下一轮的比赛就越不利,
嘿嘿,这个道理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所以赶紧穿上裤子完成任务吧,哈哈哈」扛着摄影机的长山狂笑道,像是
期待等会的视频似的。

  「恩恩……」钧齐颤抖着紧紧抓着裤子,由于是紧身的,往上提需要不少力
气,而钧齐此时仿佛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喷射出来,之前脱的有多急躁,现在穿
上就有多急躁。

  「啊……啊……受不了……」钧齐弯着腰美臀向后撅起,将已经卷到裤脚的
白色紧身裤一点点往上提,与此同时,双臀和臀部抖动着,仿佛不做点什么,就
要立马狂射而出似的。

  「咕噜噜……咕噜噜……」钧齐要紧牙齿,将已经超出极限的便意憋了回去,
而代价是「嘘嘘……」的,蜜穴处流出了尿液,那是超越极限而生理做出的反应。

  「啧啧啧,明明是后面注入了液体,怎么从前面尿出来了?」凌看着钧齐此
时狼狈的模样大笑道。

  「难怪钧齐可以吃下那么浣肠液,原来是可以异形换位啊,哈哈哈。」其他
几人也跟着嘲笑起来。

  钧齐脸红到耳根,但已经没有力气反驳了,勉强穿上了白色紧身裤,接下来
就是要下车完成一公里的挑战。此时,于柔也穿上了白色紧身裤正准备下车。这
时,龙野将两人的手正面绑起来,「手不能屁股哦,更不能堵住小菊花,嘻嘻,
不然比赛就没意思了。」

  「你……你们……」于柔即将崩溃,肚子咕噜噜地响个不停,如果不能用手
辅助,根本忍受不了。

  在绝望中,钧齐和于柔搀扶着走出了车子,每跨出一步路都要酝酿许久,两
人夸张得扭动着桃臀,想以此抵消难以忍受的极限便意。

  「柔柔的屁股怎么样,匀称娇美,就如同柔柔的名字和气质一样」,龙野这
样点评道。

  「老大一句话总结得好啊,不过就是这样娇美的屁股,才要疯狂地蹂躏啊,
有一句怎么说,「雨打芭蕉」,嘿嘿,更显怜爱」藤木附和道。

  「如果说柔柔的屁股是需要呵护的鲜花,那么钧齐的屁股就是成熟的蜜桃臀,
诱人采摘。」凌看着钧齐圆润的美臀,目光难以移开。

  「应该是诱人折磨吧,这样的屁股就应该折磨到死为止。」一看到钧齐的屁
股,龙野的兽欲就立马沸腾起来,如果说对于柔的肛虐属于雨中的吹打,蹂躏中
带着怜爱,那么对于钧齐的肛虐就是狂风暴雨中的摧残,每一次都折磨到极限为
止。

  现在是正午,街上还是有不少人的,两人被强迫着手挽着手,不允许抚摸屁
股或者用手抵住屁眼。一边忍受100支开塞露带来的强烈便意,一边还要走路,
强烈的便意使得两人时而夹紧屁股,时而撅起屁股,在白色紧身裤的勾勒下显得
异常动人。

  「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今天居然一次性见了两个」,经过的路人窃窃私语,
「这身材,真的让人犯罪啊」,「这么完美的屁股,居然走路还这么骚,受不了
了」,一些宅男心里默默念道。一些人更是故意回头跟在他们身后,只为多看几
眼这诱人的背影。

  「呜呜……」钧齐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后背尤其是屁股被不少人盯着,但剧
烈的便意让她不得不扭着屁股来缓解,于柔同样如此,红着脸「呜呜」踹息。

  「不行了……啊……」钧齐甩着湿漉漉的秀发哭叫道,已经完全顾不得路人
的眼光了。小水珠顺着臀部中央流向大腿、小腿。而另一边于柔也是差不多情况,
可以明显看到白色紧身裤包裹的美臀中心湿漉漉地有水渍。

  龙野和凌定的认输规矩是「喷出」,而这种少量的「溢出」是不算提前排泄
的,因此看两人此时的情况,反而更加兴奋。

  「看,她们的屁股有情况。」路人说。「这是灌肠吗?真是刺激啊」已经有
七八人跟在钧齐和于柔身后了。

  「钧齐是故意想输吗?呵呵。」凌突然当着路人的面大力捏了一下钧齐桃臀,
那诱人的半边肥美臀肉在凌的揉捏下,弹动了一下。

  「真是受不了啊,我也好想摸一下。」「这么完美的屁股,摸一下我就死而
无憾了。」路人感慨道,赤红的眼睛如同野兽般盯着。

  「柔柔可要加油哦,输了可是要惩罚的。」龙野也效仿凌,捏了下于柔娇美
的臀肉。

  「不要……不要碰我了……」钧齐和于柔带着哭腔求饶,本已亟待喷出的液
体,在如此流氓般的揉捏屁股下更加难以忍受。

  一公里足足走了15分钟,而钧齐和于柔也已经足足憋了15分钟的100
支开塞露的量了。

  一进入俱乐部,就像是结束了似的,于柔突然撅起屁股狂喷而出,「我受不
了了!」于柔这样大叫道。

  「我……我赢了吗……?」钧齐颤抖地发问,此时水纹已经从一条变成了5
条了,钧齐也处于奔溃边缘。

  「呵呵呵,因为100支开塞露的挑战是于柔先完成的,所以必须爬4层楼
梯排泄出来才能勉强平局哦,要是提前排泄出来就算钧齐输了哦。」凌残忍解释
道。

  「骗人……不要啊……」钧齐哭叫着大喊,已经超出极限了,没想到自己又
得爬4层楼梯才可以,为什么要折磨我。「那……怎么样才可以赢……」钧齐追
问着。

  「嘿嘿,只要多灌10支开塞露,在不排泄的前提下爬到第4层就可以了。」

  「来吧……怎么折磨我都可以!」钧齐竟主动脱下了裤子,要求继续灌10
支开塞露。只是当开塞露拿到眼前时,钧齐再次忍不住哭了声,「骗子!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眼前的开塞露不再是小球,而是有拳头大小,
足足有100CC的容量,而10支就是1000CC容量。要钧齐在忍受15
分钟100支开塞露的前提下,继续浣肠1000CC,恐怕没有人可以忍受的
了吧。

  「嘻嘻,我只是说开塞露,可从来没有说多大的哦。」凌残忍地说道,把拳
头大小的开塞露插进了钧齐的屁眼中,挤压着里面的液体「啊……啊……杀了我
吧……」又是熟悉的液体流入屁眼,只是是在忍耐了100支开塞露的前提下灌
进去的。钧齐抖动着双臀惨叫着,一次又一次地将超越极限的便意憋回去,蜜穴
处又是一股清流流出。

  结束了地狱般的10支100CC开塞露后,钧齐穿上裤子艰难地爬楼梯,
那圆润的翘臀在白色紧身裤的勾勒下左扭右摆,像是烈性春药般的刺激着男人们。
只不过走到二楼后,便再也憋不住了,一次次地夹紧括约肌,极限的便意欲喷出,
又回向跟深处,如此反复,像是引爆了情欲似的,一股淫液突然从前面喷出,高
潮了!是的,钧齐真的只靠灌肠就高潮了,与此同时,随着欲望的泄去,大量的
开塞露原液隔着白色紧身裤狂喷而出,终于5条水纹汇聚成大河,奔涌而出。

  然而就在钧齐想要尽情排泄的时候,凌突然脱下钧齐的裤子,不顾还在狂喷
的屁眼,用充气塞堵住。

  「干什么……不要……」钧齐有种不祥的预感。

  「嘿嘿,第一轮比赛钧齐输了哦,接下来是惩罚时间。」凌说着,拿起一个
熟悉的3000CC巨型灌肠器,里面早已吸满了液体,拍了拍钧齐的翘臀,指
着湿透了的白色紧身裤,「这出水量已经漏了800CC了吧,那体内还有20
00CC,这时候再灌3000CC正好,哈哈哈。」然后拿起3000CC的
巨型灌肠器,对准钧齐的屁眼插去。

  「不要……会死啊……这个时候灌肠……」钧齐惨叫着,忍耐了十多分钟的
便意勉强找到了发泄口。然而只喷了800CC左右,就被强行堵住,继续浣肠,
只会更加痛苦。

  「不要……求求你……怎么样都可以……不用在这个时候灌肠……」钧齐摇
晃着脑袋求饶,肠道内亟待狂喷而出的液体被充气塞堵住,而屁眼处却可以明显
感受到大量的液体「吱吱」的流进,一进一出对抗着,肠道「咕噜噜」的蠕动不
止,反抗着,似乎承受不了如此的摧残。虽然只是开塞露原液,但是此时的注入
竟比昨晚的混合液还要难受,便意指数爆炸般的激增。

  「啊……啊……」钧齐高亢地悲鸣,桃臀抖动着,蜜穴处的淫液一股一股地
喷出,高潮随着便意一泄一升,此起彼伏着。

  「真的是为灌肠而生的女人啊,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高潮迭起。」龙野感慨
道,不禁回想起之前钧齐边灌肠边用军刀锯抽插最后高潮的场景,「原来是在突
破极限之后才可以高潮啊,看来是得加强蹂躏啊!」龙野心里这样想时,体内的
嗜虐欲立马升腾起来,时而拍打着钧齐的翘臀,时而揉搓着酥胸,不给她任何踹
息的机会。

  「呜呜呜……呜呜……」钧齐痛苦地呻吟,高潮渐渐褪去,便意迅速排山倒
海般袭来,彻底淹没情欲,而随着1600CC……1800CC……的开塞露
原液注入,便意激增中,情欲仿佛浴火重生般再次升起,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如
此熄灭复燃反复中,「吱吱」地3000CC的开塞露原液终于全部灌进了钧齐
的屁眼内。

  足足5200CC的开塞露原液在钧齐的肠道内发酵着,其中的2000C
C开塞露原液还是忍受了足足20多分钟的情况下,简直不像是在「灌肠」,而
是在「腌制」肠道,一次又一次极限的便意在「腌制」中涌起,摧毁着钧齐的理
性,要不是接二连三的高潮,钧齐早就晕过去了吧。

  然而当钧齐以为惩罚终于结束时,恶魔般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继续走
到4楼哦,要在4楼跳一段舞呢,钧齐这样曼妙的身材,跳起舞来一定绝美吧。」
凌残忍地说道,拔出充气塞,换上另一个肛塞,然后又重新换了条新的白色紧身
裤给钧齐穿上,「这个可是濑岛特质的肛塞哦,只有在剧烈运动中才会缩小,所
以钧齐要是不跳舞的话,这5200CC的开塞露原液就一直留在体内吧,哈哈
哈。」

  「虽然我们是不介意,甚至希望还有更多的液体灌进钧齐的屁股里,只不过
钧齐真的忍受得住吗?」龙嘲讽道。

  「不……不要……呜呜……」钧齐惨白的脸蛋低吟,接二连三的高潮和极限
便意让钧齐的身子变得软趴趴,要不是藤木和长山扶着,老早趴在了地上。

  这种情况下跳舞,一次又一次地极限,像是没完没了似的,而钧齐此时心中
只有一个愿望,快拉出来,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快拉出来啊。

  钧齐被搀扶着来到4楼,那是一个圆形的舞台。于柔默默地跟在钧齐的身后,
那可怕的浣肠惩罚让她胆战心惊,「只是一轮比赛的小惩罚而已,竟要折磨到这
种程度,不敢想象最终的惩罚会有多可怕。」

  「女神!」「女神终于来了,让我们等得好焦急!」「旁边还有一位美女,
真清纯啊,好想蹂躏她。」口哨声,评议声此起彼伏,那是之前在校园里给钧齐
轮流浣肠的20名大学生,他们早已等候多时。此外,昨晚折磨钧齐的黑川等人
也早早地坐在位置上,眼神嗜虐地盯着钧齐。

  「啊!……不要……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本已接近奔溃的钧齐
看到熟悉的同学,昨晚疯狂折磨的黑川,濑岛等人,大叫着想要逃跑,只不过刚
挣脱藤木和长山的搀扶,只是回头走了两三步就摔倒在地上,那圆润性感的翘臀
瞬间吸引了几十双发现猎物似的野兽般的目光。

  「这样的屁股真想蹂躏到死啊。」「钧齐是在向我们炫耀你有这么完美的屁
股吗?」看着钧齐的狼狈的动作,男人们再次嘲讽起来。

  「不想排泄了?还不赶紧去跳舞,难道你想让5200CC一直留在体内?」
凌提醒道,拉着钧齐来到了舞台中央。的确,钧齐此时确实已经没有余力顾及她
的同学了,极限的便意摧垮着生理意志,只想快点排泄,快点,快点……

  「受不了啊……」钧齐大叫道,在舞台中央狂扭着臀部、柔美的娇躯,双臂
在扭动中左右摇摆着,头摇得像破浪鼓一样。这哪里像是在舞蹈,这分明像是电
视剧里被几十把机枪乱枪扫射的女反派,在弹雨中娇躯扭动不停。

  「钧齐这是中弹了吗?哈哈哈」「我们下面的『子弹』可还没发射呢,钧齐
就这样扭起来了。」男人们看着钧齐疯狂乱扭,宛如被乱枪扫射的样子,体内的
嗜虐欲再次被引爆。

  没错,在前几天钧齐经历了大容量,大次数的调教后,这次浣肠比赛针对的
调教则是长忍耐!

  就这样狂扭了3分钟,特质的肛塞终于慢慢变小。「噗!噗!噗!……」如
泄洪般大量的液体从钧齐的屁眼内喷出,沾湿了半个白色紧身裤,钧齐此时也像
是被「乱枪扫射」结束了似的,倒在地上没有力气挣扎,任由5200CC的开
塞露原液就这样隔着白色紧身裤狂喷。

  「呜呜……」钧齐痛苦地揉着肚子,如此长时间的憋着极限便意,尽管全部
拉出来了,但便意依然十分强烈,摧残着肠道,肠道发出「咕噜噜」的响声,仿
佛似在抱怨,为什么这么久才排泄。

  「嘿嘿,第一轮比赛钧齐输了哦,五局三胜,接下来可不能再输了」,龙野
笑着说。「说不定是故意的,钧齐就想故意输掉,然后好好让我们惩罚她」,说
着凌狠狠地拍了一下钧齐的屁股,抱起她。舞台中央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两把皮质
躺椅,躺椅的尾端两边岔开,只留两条腿的位置,其余部分是中空的,用途不用
想就知道,显然是为了方便排泄。

  那么第二轮灌肠比赛就要开始了哦。

  「嘿嘿,那么第二轮的比赛很简单。先各自灌入3000CC灌肠液,然后
用假阳具插入屁眼自慰,谁先有高潮,谁就赢。」龙野大声宣布规则。

  钧齐和于柔分别被束缚在躺椅上,双腿向上抬起固定住,下半身与上半身几
乎呈V字形,双手被强迫地放在各自的美好双臀上,并被强迫地握着一根奇怪形
状的巨型假阳具。除了握柄之外,其余部分全由加粗的硅胶刺组成,足足有6公
分粗!不论插入还是抽出都会无时无刻地刮擦着肠壁。

  「怎,怎么这么……」钧齐扭着头颤抖着。简直难以想象,这样的怪物要塞
进自己的屁眼,还要让自己高潮,根本不可能的。事实上,钧齐之前的按摩棒一
直在四公分到五公分之间,五点五公分都很少,唯一一次肛门被扩张到六公分还
是三叶式扩张器的缘故,是从内到外,由小大大,一点一点扩张的结果,而且那
也已经是极限了,而这一次是要用这么一个全是橡胶刺组成的狼牙棒,直接从6
公分的粗细塞进屁眼,能吃进去就已经极其困难了,更别说高潮,恐怕龙野是故
意想让两人输的。

  「咕噜噜」3000CC的蜡油混合液已经准备就绪,正在灌入于柔的屁眼
中。

  「呜呜……好热…」于柔痛苦地拧着娇躯,3000CC的蜡油混合液可比
开塞露原液可怕多了,更别说有3000CC的量。

  「柔柔,可不能提前泄出来哦,不然就直接判你输了,嘿嘿嘿」,龙野残忍
地说道。

  另一边,凌同样拿起一个3000CC的巨型灌肠器,只不过里面的液体显
然不像蜡油混合液那么浓稠,钧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呵呵呵,因为第一轮比赛钧齐输了,所以浣肠液可不一样哦,里面是钧齐
最喜爱的甘油、蓖麻油、矿物油混合液」。

  「不要……不要……」只是混合液进入的一瞬间,钧齐就立马回忆起昨夜那
可怕的地狱浣肠,虽然今天只有3000CC,但那是要求不能中途排泄,不然
直接判输,怎么也不可能忍受得住的,昨夜是被充气球堵住才忍受了5000C
C。而且自己刚刚经历过第一轮比赛,勉强排泄结束,根本没有休息的机会,而
另一边于柔则已经休息了十几分钟了,完全是不能比的。

  「不会吧,不会两人还没开始用假阳具抽插,就直接输了吧,哈哈哈」藤木
大笑道。

  「好烫……受不了……屁股……屁股要坏了呀」,于柔呻吟着,看着还有足
足2000CC的蜡油混合液,心里焦急不已。

  「不要……啊……啊……这样子的灌肠好痛苦……」另一边,钧齐更加苦叫
连连,只是800CC,那令人发寒的便意就涌现得极致。

  两人都极力地忍受着,扭动着诱人的娇躯和翘臀,现在只是第一步,还有假
阳具的抽插还没开始,现在就提前排泄,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惩罚等着自己。只是
心里明白,但生理也未必能控制。

  「啊……啊……好……好难受……啊」像是控制不住似的,钧齐从呻吟变成
张嘴大叫,仿佛这样能缓解痛苦似的,只是在这叫春般的大叫中,居然真的神奇
般没有提前排泄出来,如今只剩下500CC的混合液了,而媚穴也湿漉漉地开
始发情起来。

  「真的有这样适合灌肠的美女吗?」男人们激动地看着钧齐这一幕,他们可
是知道混合液的可怕威力,这些年来蹂躏过那么多女人,从来没有不在充气球堵
住的情况下,可以凭借自身就能吞下3000CC的量,更别说还能在这种情况
发情。「简直就是为了灌肠而生的女人啊」,男人们勾起了更加嗜虐的欲望。

  「吱吱吱……」两人的灌肠都结束了,接下来则是假阳具的阶段。

  两人握着令人作呕的假阳具的手开始抖动。已经是极限的便意了,只要稍微
一有动作就会喷出来,更不用说还要插入足足6公分还带着尖刺的狼牙棒。

  「赶快开始吧。」龙野粗暴地说,「在那边拖拖拉拉的做什么?」

  钧齐和于柔哆嗦的发抖着。(做,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插入狼牙棒,我
做不到啊……)但是,无法正视对方反而让内心的不安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柔柔已经进去咯,钧齐还在等什么呢,难道是期待接下来的惩罚吗?」龙
野故意在钧齐的耳边说,实则于柔颤抖着握着阳具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钧齐正在努力的插入哦,柔柔也要加油呢,如果你是希望被惩罚,那就当
我没说吧,嘻嘻嘻。」龙野又故意走到于柔耳边轻声说道,当然六公分粗的带刺
按摩棒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插入的。这样恶意的低语,这样的挑拨,更加催起了
两人内心的不安。

  舞台周围,那二十名老同学也在吆喝着,有的人赌钧齐会赢,有的人赌于柔
会赢。只是这些吆喝在于柔和钧齐耳里却有不祥的预感,「为什么他们会被叫过
来?」「难道输的人要被这20人轮奸?」两人心里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
预感越大,就越不敢认输。

  钧齐满是不情愿的,右手慢慢的将狼牙棒移向肛门。当按摩棒的硅胶刺触碰
到臀丘时,那微凉而坚硬的感触使得钧齐的身体冒起了寒意,进一步加速了即将
喷涌而出的便意,牙齿互相咖搭咖搭的撞击着,抚摸在屁眼上的左手,也哆嗦的
颤抖着。然后终于恨下心来,将这个「怪物」顶在自己屁眼处,像是作了个艰难
的决定。「啊啊…啊……」被男人们看见自己主动的爱抚自己身体时的嫌恶感,
使得钧齐感到一阵寒意的颤抖着,但身体的另一边却是屁眼被触碰的异样快感。

  「啊啊…呜呜……好痛!」钧齐白皙的肌肤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可是无论如
何,狼牙棒的头部只进去了半公分,就又重新退了出来。就算是表面光滑的按摩
棒也无法短时间内插入,更不用说还充满了硅胶刺。而这一进一出更是加速了便
意,桃臀的两瓣美肉开始剧烈抖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假阳具还没进去就提前泄出来,可是要输的哦,钧齐」,凌这样威胁道。

  「啊啊,太悲惨了啊……」钧齐紧闭着双眼,拼命的侧过脸隐藏着美丽的容
貌,灌肠时的快感被狼牙棒的强迫冲击和害怕瞬间打散。

  另一边,于柔的第一次尝试也失败了,同样地臀丘间也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
小雨。两人都明白,如果再冲击失败,提前排泄是避免不了的命运。

  「在拖拖拉拉的干什么呢,如果两个人都认输的话,就都要受到惩罚哦,现
在可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龙野恶意的催促,心里却对两人的表现非常满意,
尝试插入又退出的行为有一种异样的柔弱美。

  「啊!……」听到这样说后,于柔就更加尽力地推入,像打桩一般,在尝试
了三次后,第四次终于让狼牙棒的头部全部进入。然后顺着这次的成功,继续向
内推进,这时蜡油混合液也顺着狼牙棒流出不少,当然狼牙棒进入后再排泄,已
经不算是犯规了。只不过这种形式的排泄,只会让便意更加痛苦。于柔咬紧牙关,
伴随着肛门扩张的撕裂感而传来的阵阵疾呼,一口气地插入直到按摩棒的根部。

  男人们的注意力随着于柔的阵阵悲鸣,转移了阵地。屁眼紧紧地咬着硕大的
按摩棒,露出的狼牙棒根部让男人们疯狂。这么娇弱纯情的柔柔,屁眼里插着一
根6公分粗的狼牙棒吗,光这样想时,男人们的血液就沸腾了,要不是顾及比赛,
真想直接冲出去把柔柔给「吃了」。

  「于柔已经完全吞入了哦,钧齐还在磨蹭着什么呢?」龙野强迫把钧齐的脸
转向于柔那边,那硕大的狼牙棒整根的吞入,还有不少蜡油混合液顺着狼牙棒流
出。

  「啊……不要……不要看」于柔因羞耻而红着脸抽噎着,屁眼因尖刺的挤压
而使得臀部颤抖着。

  「啊!……」钧齐咬紧牙齿,扶在臀丘的左手也颤抖着,继续将按摩棒推入。
硅胶刺的刮擦令钧齐头皮发麻,尤其是在灌入3000CC的混合液之后再做这
件事。那种极限的便意伴随着扩张的可怕的撕裂感和刺的刮擦感混合在一起,光
是这样就让人难以忍受了,更不用说抽插而高潮了。

  「啊!……」钧齐的屁眼像是橡胶圈那样的箍在六公分的狼牙棒上,硅胶刺
更是像嵌入肠壁一样,钧齐闭着眼惨叫着,随着按摩棒的推入,那种刮擦感也像
是传到了更深处一样。一公分一公分地打桩般推入,20公分长的狼牙棒被插到
了底部。

  「啊,啊……」钧齐向后仰起了脸孔,丰满的乳房因颤抖而跳跃着,被撑开
的大腿内侧也痉挛着。

  两名美丽的女子,自己用手埋入狼牙棒的姿态,对男人们来说是无法超越的
写实展览,所有在场的男人,眼睛佈满了血丝。

  「来吧,来吧,还不开始动一动假阳具吗。随你们想怎么动都可以啊。」龙
野鼓励地说。虽然紧紧的闭着双眼,也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的喘息声。因此即使
不愿意,也只能让自己的手开始动作。

  「嘿嘿嘿,看来是钧齐先开始有了感觉的吧。」

  「不对,是于柔先吧。插的比较深呢。」

  「嘿嘿嘿,是谁会先到达高潮呢,真是令人期待啊。」男人们互相讨论的比
较着钧齐和于柔,脸上露出淫秽的笑容,不时的舔着舌头。黑川也伸长了脖子,
凝视着钧齐的动作。

  「钧齐,要先到达高潮喔。你看,这样是不会感觉舒服的啊。嘿嘿嘿,要更
往里面的挖进去啊。」凌这样鼓励着钧齐,只是这样的鼓励听在钧齐耳朵里全是
嘲讽。

  「那,那种事情…我做不到啊……」橡胶刺像是长在了肠壁里一样,轻轻地
移动就产生巨大的撕扯感。

  「如果不先高潮的话,今天晚上就不用休息了哦,嘿嘿嘿。」钧齐不情愿的
摇晃着头,将假阳具埋入更深处。脸孔向后仰起,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
呻吟。令人作呕的感觉令人发狂,可是,在那样令人作呕的深处,身体的芯却已
经开始发麻。

  「啊,啊啊……」

  「就是这样,钧齐。发出声音来,这样会让自己更加舒服的喔。」

  「啊啊……」简直就像是被看不见得线所控制一样,钧齐握着假阳具的手开
始了规律的动作。于柔那边,也因为其他男人的鼓励和斥责,也开始了抽动假阳
具的动作。巨大的假阳具就像是要撕开女性肉体一样的陷入,被引出,又被推入。
随着每次的进出,肉襞的粘膜也跟随着被拉出,埋入。

  「钧,钧齐…啊啊……」那是崩溃的女性悲哀的呼唤。每次假阳具的抽插,
都会使得女性最深处变得火热,那股热量将身体的芯慢慢的溶解。

  「从这样看来,于柔会输的喔。嗯,这样好吗?」龙野在于柔的耳边低语,
威胁之后,接着来到了钧齐的身边。

  「这样下去钧齐会输的喔,呵呵呵。」

  钧齐和于柔发出「咿!」的悲鸣声,更加激烈的抽动着假阳具。像是要擅去
理性挥舞着脸孔,另一支手也在乳房和腹部,还有女芯上爬动着。这样拼命的行
为只为了让自己更加陷入官能的火焰之中。

  「啊,啊啊……」

  「哈啊!…啊啊啊……」俱乐部里响起了悲哀恼人的女性娇喘,还有呜咽声
的二重奏。电流在背部窜流着,快感不断的涌起。不知何时媚肉开始忘我的主动
紧紧的咬着假阳具。媚肉和大腿内侧早已湿淋淋的变得一片狼藉,无法闭起的双
唇发出了妖性的音色。

  「啊,啊啊啊…啊喔!」像是变成了牝豹一样,钧齐和于柔的全身就像是佈
满了粉红色的香气。全身红粉的肌肤上香汗淋漓的闪闪发光,展现出无比娇艳的
景色。听到了对方的哭声,不想输的心情和恐惧感互相重叠,产生了相乘的效果,
钧齐和于柔的身体渐渐的开始明显的扭动。

  「对了,于柔,再多一点。」

  「钧齐,要更投入一点啊。」男人们一边嘲笑,一边高兴的鼓励着。

  「啊啊,啊喔!…不要,不要……」

  「啊啊啊,已经不行了…饶了我们吧……」偶尔,两人会突然暂时的恢复自
我,发出高昂的哭泣声。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顿下来。

  「这真是美妙的哭泣声啊,不是吗。嘿嘿嘿。」

  「这样的哭泣声真让我受不了了。来吧,继续的哭吧。让我们好好的享受那
美丽人妻的哭泣声吧。」

  「嘿嘿嘿,真好,这样的美女真好啊。无论侵犯哪一位,一定都会爽死的啊。」
男人们的心情就像是升天了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钧齐和于柔。违反自己的意识,
让自己沉陷在官能的波浪里的姿态,真是令人无法忍受的欢悦。但是,男人们这
些声音,都已经无法听入钧齐和于柔的耳里了。

  「啊,啊啊啊,啊呜!…」钧齐的声音变得高昂,鼓捣着假阳具的手的动作
变得更加激烈。自己主动着迷的的舞扭着腰肢。

  「啊呜,啊呜呜……于柔,原谅我吧!」布满了汗水的脸孔使劲的向后仰起,
钧齐紧紧的咬着牙齿。官能的巨浪轰的一声涌了上来。

  「去,去了呀!……」抬起了腾跳着的腰肢,钧齐的背部像弓一样夸张的拱
起,像是要更加紧紧的咬着自己操控挖掘的假阳具的扭动着腰肢后,然后失力的
崩倒在椅子上。有如刚沐浴过全身佈满汗水的裸体一边随着「哈啊哈啊」的喘息
起伏着,一边一阵一阵哆嗦的痉挛着。

  「不,不要啊,钧齐!」察觉了钧齐状况的于柔这样的大叫。在这大喊的同
时像是也受到了绝顶感的袭击,「啊啊,于柔也……要去了,去了,去了呀…
…」激烈的顶起了裸体。「于柔就这么差了一点点,居然输了呀!」

  「钧齐果然是要痛苦才能高潮呢,那般样子很厉害啊。真是漂亮的胜利。」

  「因为更加痛苦,所以对钧齐当然比较有利啊。」男人们哧笑的说。

  「放过我,不要啊……」面对未知的惩罚,于柔惊恐地求饶。

  「闭嘴!输了还想让我放了你吗?」龙野拿出一个5000CC的怪物灌肠
器,里面已经吸满了5000CC的混合液,「太多了……不要……会死的…
…」,不像钧齐,于柔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蓖麻油、矿物油、甘油的混合液了,不
禁想起以前可怕的日子。不仅如此,军刀锯也拿了出来,灌完后还要用军刀锯!

  在极限的便意下,军刀锯带着急速冲击插进了于柔较弱的屁眼里,「嗡嗡嗡
……」犹如电钻般抽插于柔,更不用说此时柔柔体内还有足足5000CC的混
合液。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于柔惨叫着求饶,难以忍受如此地狱
般的惩罚。

  「这么娇弱清纯的美女,这般狂暴的蹂躏,这种反差真的让人兽血沸腾啊!」
「是啊,我下面都胀得发痛了,不管享用谁,这辈子都值了。」男人们发出感慨。

  另一边。

  「啊……」极限的便意带来的痛苦在高潮结束后瞬间淹没了快感,钧齐想抽
出狼牙棒尽情地排泄,只是这时凌却用手抵住了深深埋在钧齐屁眼里面的狼牙棒
根部。

  「干什么……不要……我已经赢了啊……」钧齐带着哭叫声求饶,已经超过
极限的便意让她脑海里只剩下排泄,甚至都没有余力同情于柔了。

  「呵呵呵,第二轮是钧齐赢了哦,不过于柔还在惩罚呢,第二轮还没结束,
所以钧齐要继续插着狼牙棒哦,哈哈哈」凌故意这样说,其实按比赛规定,是完
全可以让钧齐排泄的,只是凌故意想折磨钧齐罢了。

  「不要……啊……好痛苦……屁股要坏了……」钧齐惨叫着,超越极限的便
意令钧齐头皮发麻,现在只想排泄,没有其他心思。

  于柔被军刀锯狂插着,而另一边,钧齐也被强迫忍耐着极限的便意,短短的
几分钟如同地狱一般令人难以忍受,但男人们完全没有停手的样子,继续让于柔
被军刀锯抽插着,而钧齐也依然被迫忍受着3000CC混合液的痛苦便意。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4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