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天龙神秀】第五章(母子 熟女 后宫)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is989796
日期:2021/09/01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721

                (五)

  看到这几段话后,两人充满疑问的四目相对了一会儿,似乎都想不透这其中
道理,钟神秀继续一边看着后面的内容,一边开口道:「反正我是不会废掉自己
的武功的,再说这武功也不一定有那么……神妙……」

  秦红棉听到钟神秀突然说话结巴了,立刻去看那卷轴上的内容,只见一副画
的惟妙惟俏的美人图,而且全身赤裸的十分诱人,裸露的身子上面一道道绿线标
示着一个个穴道,倒确实是武功秘笈,看起来也是高深无比。只是那钟神秀根本
没有注意这绿线而是一幅一幅的聚精会神的看着那裸女,仔细看去那裸女就是那
白玉雕像女子本人,秦红棉熟练的又伸手掐了钟神秀的腰际一把。

  「哎呦,怎么又掐了!」

  「混蛋小子,你莫不是要拿这个当避火图看了!」

  「额……我……我实在看不懂这上面的武功……所以……」

  钟神秀心虚了,刚才他确实是盯着这画工一流连忙又低头翻了那卷轴。此时
也不敢再多看那裸女,快速展开看到后面。钟神秀刚才裸女看的心旌旗摇,这会
儿捂着腰部,再看着秦红棉生气的脸上艳若桃花的样子,又忍不住心中一荡,下
面的肉棒似乎又有了抬头的意思。但是看着秦红棉好像真的是生气了,又不敢轻
举妄动。三十六幅裸女图画,在帛卷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
数足印,注明「妇妹」、「无妄」等等字样,尽是《易经》中的方位。

  钟神秀真的是不太懂《易经》,所以也看不太明白,只见足印密密麻麻,不
知有几千百个,自一个足印至另一个足印均有绿线贯串,线上绘有箭头,最后写
着一行字道:「步法神妙,保身避敌,待积内力,再取敌命。」

  看来这是一套轻功,虽然那标注的方位看不懂意思,但是这足印标记却是能
看懂,当即钟神秀就试着走了几步,但是后面的足印太多一时又记不住就作罢了。

  「秀儿,把这收好吧,有机会再仔细研习修炼,前面的武功我看就算了吧,
自废武功风险太大,而那套轻功应该是上乘的武功,练成之后应该威力不小。」

  「嗯,这武功就是再厉害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练成的,我看到那边有个月洞
门,不如去那里看看。」

  秦红棉便起身和钟神秀一起进了那道门,里面又是一间石室,有张石床,床
前摆着一张小小的木制摇篮。室中并无衾枕衣服,只壁上悬了一张七弦琴,弦线
俱已断绝。又见床左有张石几,几上刻了十九道棋盘,棋局上布着两百余枚棋子,
然黑白对峙,这一局并未下毕。钟神秀心想看来这二位前辈高人生了孩子了,这
谷底石室有如人间仙境一般,这一对神仙眷侣在这里生活的好不快活逍遥,只是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前后离开了这里,那么那个逍遥派一定是他们的仇家了,可
能那男子下山被逍遥派所害,女子就留下这武功秘笈也带着孩子出去了。

  没什么好看的,围棋钟神秀和秦红棉也都不太精通,此时更是不感兴趣。拿
起棋盘旁边的火刀火石点燃起烛台上面的残烛,环顾四周在石床床尾又有一个月
洞门,旁边的墙壁上面刻着四个字「琅嬛福地」。原来这就是琅嬛福地,钟神秀
还以为在别的什么地方。那么根据卷轴上面说的,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笈全部
在这里了!

  秦红棉此时仿佛和钟神秀心意相通,两人举着烛台就进入石室,只见这个石
室比外面大了数倍,里面一排排的书架全部空空如也。走近看到上面贴满了签条,
尽是「昆仑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但
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二十八
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

  想像当年架上所列,皆是各门各派武功的图谱经籍,然而架上书册却已为人
搬走一空。

  钟神秀心里也是和那签条上面写道的一样,憾甚!要是全部武功秘笈都在,
那么这个琅嬛福地的价值要比外面石室里面的宝藏价值要高出许多倍来。怪不得
那些宝石明珠都没人动,这里的武功秘笈却被搜罗一空,要是自己恐怕也会毫不
犹豫的选择这里武功秘笈了,然后再来一趟拿那些宝物。

  秦红棉倒是觉得无所谓,这里就算所有秘笈都在又能如何?人生一辈子就那
么几十年的光阴,日日夜夜的苦练这么多武功又能练成多少?都练会了出去还不
是打打杀杀?两人转了一圈儿,并无什么出路,又回到那玉像的石室。只见室旁
一条石级斜向上引,走到一百多级时,已转了三个弯,隐隐听到轰隆轰隆的水声,
又行二百余级,水声已震耳欲聋,前面并有光亮透入。

  二人加快脚步,走到石级的尽头,前面是个仅可容身的洞穴,探头向外张望,
一眼望出去,外边怒涛汹涌,水流湍急,竟是一条大江。江岸山石壁立,嶙峋巍
峨,看这情势,已到了澜沧江畔。

  两人惊喜万分,总算是绕了快一夜了终于找到了出路,当下手脚并用下到了
江岸。一路上钟神秀记下了地形并且做了标记,打算以后回来把洞中的珍宝全部
拿走。到了岸边已经天色泛白,钟神秀便看出这里其实离自己家里不远了,认清
楚方向后和秦红棉一路前行,便远远的见到了一座铁索桥。

  「秦阿姨,那就是善人渡了,过了善人渡就要到家了。」

  「我自然认得那善人渡,你意思是回去?那婉清怎么办?」

  「我当然要是救清姐姐,可是我们武功比起那四大恶人差了很远,他们一人
我们就对付不了,过去也是无法可想。我想不如回去叫上我母亲,让她想想办法。」

  秦红棉一听钟神秀提起了甘宝宝,心中立刻一阵子心虚,毕竟自己刚刚才在
那犹如人间仙境的地方吃了自己师妹儿子的童子身,连忙把头低下不让钟神秀看
到自己脸上的红晕。

  「师妹的武功还不如我,不过她倒是兰心蕙质,出出主意,想个计策什么的
倒是信手拈来,你说的不错,还是赶紧先回去找她想想办法。」

  钟神秀其实心中想念母亲的紧,那木婉清的处境也让他心中十分的担心,理
智上他必须回去搬救兵,情感上他恨不得马上就回去无量山解救清姐姐。心中纠
结万分,秦红棉的话让他下定决心,还是先回去见到母亲再说。

  当下加快了脚程,很快就见到一排大松树,共有九棵,第四棵后面拨开长草
就是一道石级,钟神秀自小在此长大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现在一想挺奇怪的为何
父母要把这万劫谷布置的如此神秘,而不远地方秦红棉的住处却是正常的一处宅
院。进了石级下面的山洞后就是一处平地,又是在一颗松树后面找到一块木板,
掀开之后钟神秀拉住里面的那只铁环有节奏的叩击了几下木板。

  不一会儿就见那松树后面传来一句女子充满欣喜的声音。

  「少爷回来了!」

  钟神秀一听就知道这是从小照顾自己的姐姐钟灵儿,这钟灵儿自小乖巧可爱,
一起和钟神秀长大,她比钟神秀长着三岁,现在也出落的明艳动人,小鸟般的跑
了出来,只见她身上绿色轻纱的罗裙随着脚步飞扬着,露出来的小腿在朝阳下面
白的耀眼,雪白的小脚上面没有穿袜子,套着一双淡黄色的绣花鞋,连跑带跳就
到了钟神秀的眼前。

  秦红棉白了钟神秀一眼,走到前面。

  「小丫头,快去把我师妹叫出来,我们就不进去了。」

  「啊!是姨母您来了。夫人随后就到了,我先跑过来的。」

  话音未落后面就出现一位美妇人身穿淡绿绸衫,长得清秀可人,肌肤赛雪,
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满是关切和温柔的盯着自己一直挂念着的儿子钟神秀。看到
儿子晒黑了,长高了,眼中又不禁有些发红。

  「我的好秀儿……为娘想死你了!」

  甘宝宝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就不再撒手了,嘴里面心肝宝贝的乱叫着,已经
人事的钟神秀被甘宝宝胸前的两团软肉挤压的直喘粗气,偏偏母亲身上的气息他
也是久违了,此时他也想被母亲永远抱在怀里呵护着,可是没有一会儿甘宝宝的
动作就让他羞红了脸,上衣的衣襟已经被甘宝宝一把扯开,钟神秀连忙一闪身,
甘宝宝也是练武之人这一下就把钟神秀的衣服扯开了。

  「娘!你要干什么呀?」

  「哎呀,你跑什么呀?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了,你是不是受伤了!」

  「我没受伤,都好好的,你别看了怪不好意思的。」

  「都是自己人怕什么?灵儿和你一起长大的,你秦阿姨更不是外人了。」

  秦红棉没来由的脸上又红了一大片,假装收拾头发扭过了脸没看甘宝宝那边。

  「你看你还说没受伤!胳臂上面是怎么回事?这是才受的伤吧!怎么了?你
怎么和我师姐一起回来的?马帮的人哪?是不是出事儿了?」

  甘宝宝果然兰心蕙质,一下就把问题的关键看出来了。她心里还是拿儿子当
小孩子,转脸过来就询问秦红棉。秦红棉这时候恢复了一脸正色,便把这一天一
夜的经历统统的说给了甘宝宝听,当然和钟神秀那段肯定是不能说的,但是不知
道为什么她把那石室的经历也没有说出来,只是说掉下水潭后脱出,天亮后找到
一条小路就直接回来了。

  听说木婉清失陷,甘宝宝和钟灵儿也十分的着急,钟灵儿立刻回去取来两把
长剑和甘宝宝一人一把别在腰上,家都没让钟神秀回就出发无量山要去解救木婉
清。钟神秀和钟灵儿在前面走着,钟灵儿还带了一个包袱,从里面拿出几块点心
递给钟神秀。

  「秀儿,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吧,这个可是夫人这几天做好的就等你回来吃,
刚才我特意拿了几块给你充饥。」

  钟神秀眉开眼笑的接了过去,一口就吞了一个下去,确实腹中饥饿了,昨晚
虽然吃了剑湖宫的酒宴,但那场面上没法吃太饱,后来经历了连番大战,早就消
耗干净了。这会儿可口的食物一下肚就觉得体力和精力似乎就开始恢复了。

  「还是姐姐好,知道我好久没吃过家里的东西了,可把我饿坏了。」

  「哎,你慢点吃呀。这会儿婉清也不知道怎样了?我心里急死了。」

  「我也担心的很,现在恨不得立刻就赶到那里。」

  两个年轻人脚步就越来越快,后面的师姐妹两个嘴里也没闲着。

  「师姐,你这次回来没有人跟踪着你吗?」

  「有啊,那个贱人一直派人追着我,追到大理来了,我本想先到你这里让你
给出个计策灭了他们,谁知道先遇到秀儿他们出了事情。」

  「师姐,等此事了了再去对付他们不迟。还有一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

  「那个秀儿也满十八了快,我看他似乎对婉清有点儿……有点喜爱,你看?」

  「你不是安排好他娶灵儿了吗?难道这丫头不愿意?」

  「灵儿倒是没意见,我也私下问过她了,她和秀儿的八字我也看过了是天造
地设的一对儿。」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等秀儿成年你就把事情办了就好,这婚姻大事儿本就
是父母做主。」

  「我不是怕秀儿心有杂念吗,而且婉清那姑娘直来直去,性子又烈,我曾经
试探过她,恐怕她心里早就有了秀儿这个青梅竹马,而且秀儿似乎一直拿灵儿当
姐姐看,只有婉清才是他心中的良配。」

  「都怪我不好,非要从小把两个弄到一起学武,这下怎么办?婉清也是个苦
命的孩子,我不想让她为此事伤心。」

  「办法倒是有,再过一个多月秀儿就满十八了,到时候我就把喜事儿办了,
就是要辛苦师姐一趟了。」

  「我辛苦什么?」

  「这次把婉清救出来之后,你带着她出趟远门吧,河南能姓康的贱人的底细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既然那姓王的贱人不好惹,就先捏个软柿子好了。」

  「也好,这不算什么辛苦事情,我到时候把行程安排的拖拉一些,等你事情
完了再回来。对了,你准备如何救出婉清?」

  「那四大恶人其实早已被西夏一品堂招揽了,这是我从外子那里得知的,我
家这位的事情你想必也有所知晓,就不多说了。我想过去之后亮出招牌应该能让
他们放了婉清,毕竟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在里面。」

  「原来如此,你家那钟帮主虽然武功一般,样貌平平但是结交极广。」

  「师姐——」

  「啊,我失言了,那两个孩子跑那么快,我也挺担心的婉清的……」

  四人没多大会儿就又要到善人渡了,正看见一大帮自家马帮的人刚刚过来。

  为首的正是马贼和老赵二人,他们也远远地看到钟神秀等人,立刻就兴奋的
朝这边欢呼起来。钟神秀安然无恙使得这些忠心耿耿的马帮护卫们心中全部松了
口气,两边汇合后这回做主的就是帮主夫人了。

  甘宝宝先安排灵儿带着车夫押送马车和伤员遗体回去,灵儿既然已经内定是
少夫人了,那么就不能让她再去冒这个风险。灵儿噘着嘴把带的点心连包袱都给
了钟神秀,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自小就对这拿自己当亲生女儿看待的甘妈妈言
听计从,而且那天她问自己对秀儿的感觉如何的时候,女儿家的情商一下爆棚的
灵儿立刻明白了甘妈妈的意思,当即满脸通红的回答一切任凭甘妈妈做主。于是
乎在家里成天就和甘宝宝一起日思夜盼着钟神秀的归来。

  马贼等人则精神振奋的和夫人少爷一起准备二上无量山去解救木婉清。这一
下气势立刻大盛,人人都骑着马,钟神秀打头率队就过了善人渡。刚才母亲已经
把如何解救木婉清的办法说了,此刻钟神秀信心满满的今天第二次过了澜沧江。

  过了澜沧江往无量山行了没多远,又远远的看见了一行人朝着这里行来,马
贼等护卫们立刻戒备起来,钟神秀也手持那口宝刀勒停了胯下坐骑。双方距离拉
近后,发现对方一点儿都不紧张,为首的几人一个都不认识,但是穿着打扮都很
华贵,有两人甚至穿着甲胄。钟神秀认得这式样,这是大理国官军将官的甲胄,
看来不是什么敌人,再仔细看去钟神秀立刻大吃一惊。

  原来那队伍中间他看见了两个熟人,一个就是自己想要解救的清姐姐,另一
个就是那个段誉段公子。只见木婉清还是那身打扮,只是面纱不见了露出了那张
清丽脱俗的脸蛋儿,把钟神秀看得心中一窒,虽然之前隔着面纱能隐约窥见木婉
清的面容,但是现在得见真面目,还是让钟神秀为之倾心。

  后面的那对同门师姐妹内心中却是有如惊涛巨浪一样。她们同时看见了一个
人,那人一身华服翩翩,长得相貌堂堂,因为长期身居高位所以气质在人群中十
分的显眼,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与众不同。而这个男子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这对
姐妹花,他显然也吃了一惊,本来带着威严的目光也立刻柔和了下来。他似乎不
想这样失礼的盯着秦红棉和甘宝宝看,但是又无法移开目光,最后他翻身下了马。

  秦红棉马头一拨就要转身离去,却被甘宝宝一把拽住缰绳,低声说到:「师
姐,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躲也没用。」

  「我不像你已经嫁人,他不会再对你花言巧语。我就怕我忍不住会再犯那年
轻时候的错误。」

  「还有秀儿和婉清在这里,咦!?婉清的面纱怎么摘掉了?」

  秦红棉刚才真没在意木婉清的面纱,这下倒是心中一惊,立刻看过去,果然
木婉清脸上的面纱已经不翼而飞。这是怎么回事儿?甘宝宝也知道这面纱的意义,
若是被木婉清的面容男人看见后,不立刻自尽就要嫁给他。难道是那个家伙干的!

  秦红棉的想法和甘宝宝不谋而合,再看向那男人的目光就已经充满了仇恨和
杀气。

  那边钟神秀已经策马上前,后面一左一右的跟着马贼和老赵,到了面前钟神
秀便下了马上前,那边也很有礼数的纷纷下马相迎。

  「诸位有礼了,在下钟神秀,我师姐木婉清看来已经无恙,承蒙相救之恩,
在下感激之至。」

  说完钟神秀便行了个全套大礼。他心里确实是十分感激这帮人的,看他们穿
着也知道不是一般人,多半是那段公子的伴当,早看出那段誉谈吐不俗,大理国
不比中原,读书人本就十分罕见,段誉肯定非富即贵。钟神秀想的不错,但他怎
么也想不到段誉家里大富大贵的程度在大理国是首屈一指的。

  钟神秀立刻被两只有力的手给扶了起来,对方的功力比自己高上很多,很轻
易的就起了身。对方是个雍容华贵的中年人,钟神秀觉得此人好像非常熟悉和亲
近,但是之前真的没见过他。那人仔细的打量自己一会儿,面露微笑语气和蔼的
说到:「这位钟小哥不必多礼,都是武林同道,路见不平,出手相救是应该的。

  何况都是小儿段誉惹出来的祸事。」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如此大恩大德我钟神秀当粉身碎骨。」

  旁边那位身着甲胄的中年人上前一步。

  「这位乃我大理国镇南王殿下。」

  钟神秀大吃一惊,立刻又要跪下磕头行大礼,面前的镇南王双手一伸就扶住
了他没让再行一次礼。

  「不必客气了,都是武林中人那么就按武林规矩行事,我叫段正淳,不必称
呼我镇南王,这位钟小哥也不必行此大礼。」

  话一说完,段正淳就再也按奈不住的走到两个美妇面前,上前一拱手道:
「红棉、宝宝二位别来无恙。」

  只见甘宝宝转身不去看他,秦红棉则如遭雷击的僵在了那里。被甘宝宝一拉
才反应过来,也后退了一步。

  「段王爷,你我并无交情,不必多礼。」

  秦红棉再退后了一步,目光转向了钟神秀那里,只见木婉清被钟神秀拉着手
走了过来,钟神秀一脸关切的嘘寒问暖,但是木婉清却脸色冰冷的一句话都不回
他,只是木然的任由钟神秀拉着朝这里走来。秦红棉立刻想起面纱的事情,愤怒
的看着段正淳,段正淳倒没有察觉什么异样,还在试图和甘宝宝说话。却被甘宝
宝一句「王爷请自重」给顶了回来。

  秦红棉一把拉过木婉清,掉脸就要回去,段正淳欲言又止不敢阻拦。后面的
段家护卫看到钟神秀都是一脸惊讶,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窃窃私语了。钟神秀这
会儿心思全在木婉清身上,他和秦红棉做过那种事情了,此刻在木婉清面前实在
是有点心虚,但是他又忍不住想知道木婉清是如何被解救出来的。谁知道木婉清
脸色一直不好看,也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只是把黑玫瑰让钟神秀牵着,自
己向秦红棉那里走去,被秦红棉拉住后就跟着秦红棉离去了。

  甘宝宝心知这次必是段正淳来寻找那段誉,之前听秦红棉说过这个段誉,那
么现在看来段誉就是段正淳和刀白凤所生的孩子,看那人群中的段誉正对着木婉
清的背影恋恋不舍的张望着。甘宝宝心中立刻明白了一切,不过她不准备挑明了
说,就想看看段正淳如何面对这个事实。

  段正淳正在和钟神秀说着话,钟神秀不吭不卑的应答如流,让段正淳眼中尽
是欣赏之色,甘宝宝难免有些黯然神伤。罢了,今日就算是最后又见了一次好了,
人安然无恙的都回来了,便上前说到:「小女子多谢段王爷对婉清的救命之恩,
只是家中实在不便,无法请王爷小坐。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段正淳还是有些不舍,但是也毫无办法,但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那婉清是……」

  「她是我师姐的徒弟,她的面纱是被段誉揭下来的吧。不过,我想此事师姐
断不可答应的。」

  「嗯……也好,那么这秀儿一表人才,年少有为……」

  「段王爷!」

  「哦,那么钟夫人我们就不打扰了,大家后会有期。」

  甘宝宝转身就上了马,挥挥手让跟来的马帮护卫断后就去追已经走远的秦红
棉师徒了,钟神秀见木婉清骑了自己的黑玫瑰走了,便向后面的段家人拱拱手跨
上自己的马也去追赶了,一众护卫跟在后面骑马疾驰,大道上面扬起了漫天的烟
尘……

  段正淳呆立在原地看了良久,久到连烟尘都全部消散不见了才拉了和他一起
看着前方的儿子回头。

  「誉儿,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你这次私自逃出来,惹了这么多的祸事,
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责罚你!」

  「爹爹,孩儿知道错了,只是那木姑娘,我是真心喜欢她,还请爹爹为孩儿
做主。」

  「行了此事我已经说了要从长计议了,还是先回去再说吧,你娘已经快要急
死了。」

  段誉无法只好跟着一起回去了,还在原地痴痴的看着善人渡方向的段正淳招
来一人嘱咐了几句后,那人便向善人渡方向行去,只见他轻功极好,像一阵风一
般快速的消失在了眼前。看那人的身影消失后,段正淳才拨转马头缓缓的离去
……

  这边过了善人渡后,钟神秀忍不住骑马要与木婉清并行,谁知道木婉清的黑
玫瑰神骏无比,一直都拉出一个身位来,钟神秀心中着急正准备拼命追赶,他心
里面实在是有太多的话语和太多的疑问要想木婉清诉说。只听见后面甘宝宝叫了
一声「秀儿!」钟神秀才无奈的放缓了马速,等甘宝宝上来。

        赶上来的甘宝宝好像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到

  「秀儿,你这次见了大理镇南王,你对他印象如何?」

  「哦,镇南王身份尊贵,但是平易近人,没有什么架子,和我们都是按照江
湖规矩交往,应该是个侠义中人,何况他出手救了清姐姐对我们是有莫大的恩情
的。以后若有什么事情,我定会报答他这份恩情。」

  「看来你对他印象很好,他的为人也确实是你所说的那样,只是那救婉清恩
情的事情无需你去报答,我和你秦阿姨之前和他有些交情,这次他救了婉清也算
是两清了。」

  「原来如此,既然娘这样说了我听娘的就是了。」

  钟神秀后面还有一句话没问出口,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深厚的交情能把这救命
之恩给抵消了。但是他终究是没有问出口,回想那段王爷对母亲和秦阿姨的态度,
不免心中疑窦丛生,母亲和秦阿姨是同门师姐妹,当初这个段王爷难道是和秦阿
姨有什么故交,秦阿姨一生未嫁,难道是……钟神秀偷偷的看了秦红棉一眼,只
见秦红棉面带寒霜的一言不发。

  这下坐实了钟神秀的心中想法,不由得一股醋意涌了上来,想想那段王爷的
言谈举止十分平易近人,虽然人到中年,但是相貌堂堂,想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
个风流倜傥的人物,那么这美丽的秦阿姨是不是在青春少艾的时候仰慕过这位当
时同样年轻风流的大理段王爷哪?想到这里钟神秀心里愈发的难受了,他知道自
己和秦红棉的关系是一种不伦,有也只会有那么一次,而且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
人是木婉清。可是这心里还是难受极了,想到秦红棉曾经钟情甚至是失身于那个
段王爷,而按段王爷却未能娶了秦阿姨,立刻对段正淳的印象差了好多。

  一路想着心事就不知不觉的便入了万劫谷,回到家后钟神秀便不再多想,那
灵儿已经贴心的把洗澡水准备停当,让钟神秀洗净一路的风尘。钟神秀把自己脱
了个精光,臂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中的那一掌处青肿已经消了下去,只有仔细看,
才能看到一丝淤痕,钟神秀自小就是这样,受了伤什么的都比别人好得快多了,
泡在热水中没一会儿,连日来的疲惫就渐渐地消散了,这两天也没有好好睡觉,
这澡盆里面躺着十分的舒服,一阵子困意来袭,钟神秀就干脆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神秀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个一双手在温柔的摸来摸去,
好像在给自己洗澡,脑海中立刻出现了昨夜在水潭里面自己和秦红棉欢好后一起
在水潭里面洗干净身上的污秽,当时两人互相擦洗对方的身子,那秦红棉赤裸的
身体在月光下是那么的迷人诱惑,钟神秀忍不住地把她抱在怀里深深的吻住她的
嘴唇,两人唇舌交缠了好长时间才分开,想到这里只听见「哎呀」一声娇呼。钟
神秀立刻睁开了眼睛只见那灵儿姑娘正满脸通红的在浴桶旁边,那双美丽的眼睛
惊讶的一直盯着钟神秀勃起的肉棒。

  钟神秀已经不是初哥童子了,灵儿却还是黄花闺女,但是她从小和钟神秀在
一起,和钟神秀洗澡也不是第一次了,钟神秀的全身上下早就了然于心,只是今
天的情景是她第一次见到。钟神秀一把拿起盆边的白布遮住了自己的下体,暗骂
自己不好,刚刚就小睡了一下还做了春梦,在灵儿姐姐面前显出了丑态。

  「灵儿姐姐,你怎么进来了?」

  「还不是夫人让我来催你去吃饭,我看你睡着了一定还没洗,就帮你擦了擦
身子。谁知道你……你……」

  「灵儿姐姐,你出去吧,我马上就好。」

  「你快点儿吧,夫人都着急了。」

  说完灵儿就逃跑似的出了门,把门在外面带好后靠在墙上捂着胸口感受着自
己的剧烈心跳。此刻她一直想着刚才令自己面红耳赤的一幕,自己擦洗着秀儿的
精壮结实的身子,当洗到他小腹的时候发现他下面的那根肉棒好像变大了不少,
就顺手抓在手里,没想到手一接触到那男子的话儿就立刻心跳加速起来,早已情
窦初开的灵儿心里知道这秀儿会是自己未来的夫君,所以才大着胆子进来,只是
没想到秀儿的肉棒被自己几下无意识的摸弄着就变大了,变得几乎让自己的小手
握不住。所以才惊呼了一声,连忙放开,谁知道秀儿就这么醒来了,好在自己及
时松手,不然一定羞死人了。

  没一会儿,里面的钟神秀就穿戴完毕,此刻穿的是一身平常的服饰,立刻从
一个行走江湖的少侠变成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少爷,只是比那段誉少了不少书卷气,
但钟神秀也有一股世家子弟的气质。钟神秀跟着灵儿就去了甘宝宝那里,这一路
上灵儿一句话都没有说,钟神秀跟在后面看着灵儿的轻盈的身子走路的时候臀部
晃来晃去,看得有点眼睛发直了。这灵儿还是个姑娘,可是这屁股和秦红棉一样
诱人,想来身子也一定……哎,自己胡思乱想什么。

  甘宝宝找已经摆下了家宴,甘宝宝、秦红棉和木婉清都在座,钟神秀在家里
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到了木婉清旁边,只听见甘宝宝吩咐到:「灵儿,今天你也坐
吧,就靠着秀儿边上坐。」

  灵儿没说什么只是向甘宝宝福了一下,就坐到了钟神秀一边低着头不说话。

  「秀儿,你也出去好长时间了,今日回来为娘给你设宴接风,还有你秦阿姨
师徒也是有几个月我们没见了,大家一起吃点酒儿吧。」

  说着就端起酒杯和众人一起饮了这第一杯酒。钟神秀吃了这第一杯酒,就连
忙斟满了一杯,来敬甘宝宝。

  「娘,儿子在外多时,心中最想念的就是娘了,儿子敬娘一杯。」

  甘宝宝看到钟神秀眼中尽是对自己的想念和依恋之情,知道儿子从小都是这
样,在外面再怎么的活蹦乱跳回到自己的身边就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对自己十分
的听话温柔。要不是现在大了,又有人在旁边,甘宝宝早就想再把儿子搂在怀里
面呵护一番了。

  甘宝宝笑眯眯的喝了这杯酒后,便说到:「这次回来虽然遇到凶险,但是最
后总算是大家都平安了,不过以后秀儿你行走江湖还是要处处小心,遇到强敌要
知道及时避险,不能争强好胜,你知道为娘在家里是多担心你吗?你这次又受了
不少伤吧,回头等你爹回来我再和他算账!」

  「师妹,秀儿武功现在很好,行走江湖哪里会一点儿伤都不受,只要平安回
来就好,要说这次还是怪婉清。婉清,为师问你,后来你是怎么被救了?还有你
的面纱是怎么回事?」

  秦红棉碍着旁人所以一直忍到现在才问,这会儿都是自己人了,便问了起来。

  木婉清看看秦红棉又看了一眼钟神秀,似乎下定了决心,但头却低了下去。

  「那日师傅和秀儿被打落悬崖后,我万念俱灰便上去拼命想和那几个恶人同
归于尽,只是武功差的太远没几下就被制服擒住。那个岳老三不知道怎么搞得非
要收那段誉为徒,段誉死活不肯,两人正纠缠着,这时另外一个叫云中鹤的淫贼
非要摘我的面纱。师傅曾经让我立誓,若是有男人摘下我的面纱见到我的真面目,
我要么立刻自杀,要么就要嫁给那人。可是当时我被制住了穴道,没有力气了,
就算是想自尽也没有办法,而且一定会受到他的淫辱所以……」

  「所以什么?你难道已经被那淫贼……」秦红棉眼睛一瞪就要发作。

  「师姐,你还是等婉清把话说完吧。」甘宝宝拉住了秦红棉。

  「所以……我就拼命跑到段誉身边,让段誉拉下我的面纱,让段誉第一个见
到我的真面目,才逃脱了被那淫贼的淫辱。」

  「呵呵,笑话!那淫贼可不会管你被谁先看到面目。」

  「师父,你听我说。后来那段誉为了救我便答应了岳老三要求,同意做他的
徒弟。然后岳老三就不让那云中鹤碰我,说我是他徒弟媳妇。然后他们就动起手
来了,那云中鹤不是对手败下阵来,我才平安无事。我瞅了个机会想要跳崖自尽,
却被那段誉拖住,他问我为何自杀,我向他说出了原委,我就是想死才告诉他的,
谁知道他满口说了好多大道理出来,我没有听懂,但是他就一直拖着我不放,我
穴道被点没了武功,力气没有他大就一直没有死成。后来那个叶二娘过来制住了
我们,让我们动弹不得。」

  「那后来是不是段正淳来了?」

  「是的,一下子来了好多人,围住了那三个恶人,他们武功都很好,其中一
个轻功比那云中鹤还要厉害,没几下就打跑了那三个恶人。再后来等到天亮我们
就一起下山了,那个段公子和说,在危难之际一切从权,我的真面目被他看了是
做不得数的。让我不要再为此事自尽,我就没有再去想死,后来就遇到了你们。

  师父,大致事情就是这样的经过,徒儿没有半点隐瞒。若是……我可以立刻
自尽。」

  木婉清再次看了看秦红棉,又看了一眼钟神秀后便抬手对准自己的脖子,就
要扳动机括用毒箭自尽,钟神秀和秦红棉大惊失色,这袖箭他们都会使用,知道
这暗器的厉害,一旦木婉清的脖子被刺穿肯定神仙难救。秦红棉连忙伸手去抓木
婉清,木婉清早有防备的一个闪身让开了秦红棉的手。眼看木婉清就要自尽身亡,
钟神秀食指一点就点中了木婉清的臂弯,木婉清没有防备钟神秀还有这一手,臂
弯处一热便把三支袖箭射了出来全部击中了屋顶后弹到了地上。

  甘宝宝和灵儿看到了这惊险至极的一幕都发出了一声尖叫,秦红棉面如土色
的坐在了板凳上面,钟神秀趁着木婉清发愣的时候上去连续点了她三处穴位,以
防止她再次走极端。甘宝宝惊讶看着儿子所做的一切,手中的酒杯掉在了地上摔
碎都没有察觉到。

  秦红棉抱住木婉清失声痛哭。

  「婉儿啊!你何必想不开……师父……师父只有你这么一个徒弟……师父是
怕你在江湖上面被人欺骗才会让你戴上面纱……你不知道师父……」

  「师姐,婉清不也没事了吗,你别太伤心过度了。这样下去,孩子们还都在
哪。」

  秦红棉闻言脸色一变,就由嚎啕大哭变成了小声抽泣,一边拉开木婉清的袖
子解除了木婉清的袖箭,并拿走了木婉清身上的修罗刀。灵儿过来帮忙把木婉清
给抬到房中放到了床上,木婉清此时的神志有点儿不清,刚才她抱着必死的决心
早就想好了一切,后来的死而复生,这些生死一线的反复强烈的冲击了她的精神。

  最后昏昏沉沉的躺倒床上的时候嘴里面还喃喃的念着「秀儿,秀儿……」

  木婉清的这几句轻声细语的呼唤让灵儿听的心里很不舒服,她自小就知道秀
儿喜欢这个一起练武青梅竹马的婉清,灵儿内心深处本来以为这对璧人一定会顺
其自然的在一起,却没想到前几天夫人居然过来问自己愿不愿意嫁给秀儿,这对
灵儿来说是天大的惊喜,她本以为自己只是秀儿的姐姐,没想到居然会成为他的
夫人。当即又羞又喜的答道:「任凭夫人做主。」

  但是她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想不通为什么门当户对的木婉清夫人不要,而且两
人明明互相喜欢,总是在一起的灵儿心里面明白。而且刚才听说木婉清蒙上面纱
的缘由,她又心里十分怜惜木婉清,便留下来坐在木婉清的床边看着她,照顾她。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