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我将妻子推向深渊】6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二维码
2021.10.30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282

  「你怎么进来了!你好烦啊,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能突然进来,我还没
穿衣服!你给我出去!」

  妻子就像受惊的小猫,本能的想要拿浴巾遮掩住自己娇媚的身躯,而我却看
到面具哥带着一面黑色的面具,邪恶的笑着,慢慢的走了进来。

  「你再不出去我就要打你了!你这个臭流氓!你怎么这么急?一刻钟都等不
了吗!」

  妻子还是继续数落着,但是很显然语气开始慌乱了起来,而面具哥每一个步
子都迈的异常沉稳,不慌不忙,很缓慢却很坚定,每一下都带着脚底踩着瓷砖的
声音,铿锵有力,像是敲打在妻子色厉内茬的心尖尖上,也敲打在我的心里。

  面具哥那黑色的面具,无形之中又增添了几分压迫。

  妻子只能用说话来掩饰自己的慌张「你说你!怎么跟变态一样!好好的还带
着一个面具,和你说还不听!说什么情趣,浪漫,情趣哪有你这样的!」

  面具哥终于开口了「我就是想要和你一起洗澡!」

  「不行!」

  妻子依然是一口回绝,和当初回绝我如出一辙,我的心底乐开了花,看到面
具哥碰壁我还是很开心的,仿佛我对妻子的占有欲在此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只
要面具哥不是赢家,似乎我就不是输家。

  在水雾的氤氲中,在男人的肉棒面前,女人赤裸白皙的肉体,总是最美的一
道风景。

  更何况,妻子是那么的美丽!高贵!神圣到任何人看了都觉得是不可侵犯的。

  她的肤质饱满亮丽,白皙如雪,她的气质还永远都是那般高雅动人,婷婷玉
立,她那玲珑俏丽脱颖而出的曲线在雪白的浴巾遮掩下更平添了几分诱惑的气息!
这是我的妻子!

  我在心里尖叫着,美的像一朵出水的芙蓉花!

  火辣的线条令男人目光闪烁,让女人满心妒忌,她步姿婀娜,纤细的高跟盈
盈扎地,又如她身上扑面而来的沐浴露的香味,撩人心扉。

  尽管已是人母,胸前一对傲人的乳房却在雪白浴巾的遮掩下鼓鼓怒挺着,微
颤不止,即使没露出半点肉色,也展示着要屏住呼吸才能直视的丰满,更是将她
与生俱来的领导气质端的淋漓尽致,而最为性感的地方还是,她的小腹和屁股,
丝滑笔直的腿修长纤丽,在盈盈一握的腰下却将她浑圆丰腴的臀部包的火辣撩人,
满满都是成熟女性的魅力散发出来,只怕多看上一眼,不知有多少男人要蠢蠢欲
动了,再稍加摇曳,那大屁股就更是风情万种。

  而这一切都在酝酿,我所珍爱的妻子的一切美丽,在今晚都会为面具哥做嫁
衣裳!今晚我的妻子将会属于面具哥,我曾经的疲软,无能,无法满足妻子的渴
望,都会在今夜衬托面具哥的雄伟!

  想到这里,莫名的情绪盘旋在我的心头,说不出来是痛还是快,也许是又痛
又快,苦乐交织吧。

  的确,对此,我也不是完全不介意,作为男人,男人的某些想法我当然清楚,
面具哥的所作所为也根本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爱我的妻子!对他而言我的妻子不
过是他猎艳道路上的一个美丽的雌兽罢了!

  但即便如此,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觉得非常的刺激,但是当这成为现实摆
在我的面前,我又会有一些接受不了。

  我珍爱的妻子被别人随意的抽插,践踏,就像我的宝物被抢过去把玩,如同
一个我打开不了的宝盒,我得借助别人的力量去打开它!但是一旦打开,盒子里
的魔鬼就会把那个男人拖进去彻夜缠绵,至于我,可能永远失去这个宝盒!

  从前还没有遇到面具哥的时候,我根本不会想到这些,哪怕是有淫妻的癖好,
当时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将其付诸实际行动。

  我一直对妻子非常放心,因为在男女关系上,妻子一向都是很有原则,她最
讨厌的也就是那种水性杨花,勾三搭四的女人,同样不会给对自己心怀不轨的异
性一点点机会,事实就是这样的。

  以丈夫的角度来说,这是每个好男人都应该有的信念,我的确是一个备受公
认的好丈夫,对妻子我一直都很信任,可以说非常的信任,她对我当然也是投之
以桃,报之以李。

  我们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她大概想不到,有朝一日,她最信赖的丈夫会配合陌生的男人,制定详细的
计划,慢慢慢慢的将她推向深渊吧!

  我就这样双目圆睁都不敢眨眼,我看着面具哥慢慢的朝着妻子移动,他深情
的说「我骚的要命的小晴妇,不要摆出这幅高不可攀,生人勿近的样子,你知道
我多爱你。」

  妻子甚至都有些结巴了「爱,爱我,也不准进来,你出去!我洗快一些好不
好,你别让我难堪!」

  妻子那冰冷,强势的一面在面具哥的面前荡然无存,她似乎此时成为了一个
害羞,惊慌的邻家少女,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面具哥什么也没说,大步流星的来到妻子面前一把将她抱住,本来面具哥就
一丝不挂没穿衣服,妻子也仅仅只有一个浴巾遮盖身体。

  面具哥将妻子紧紧的抱住,他,吻上了妻子吹弹可破的樱桃小嘴。

  是的他吻了妻子。

  吻,是美妙的,又是刺激的。

  前戏就好像应该是这样的,但,对妻子而言,却因为这男人的放肆而感觉不
自在;一个紧贴她的身体,在她耳边不停的轻轻的吹着气,她所有的敏感部位无
法再分辨那是谁的手,谁的指尖,电流般的刺激由她的小腹瞬间传遍了全身,不
得不说,面具哥是一个调情大师。

  妻子就像触电了一般,没错,她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这被在外面
观看的我尽收眼底,妻子会在想什么呢?

  我的心中顿时思绪万千,在猜测妻子的内心活动,没错,从恋爱,结婚,生
育直到如今,妻子的心里只容得下我一个男人,也付出过太多太多,即便我那方
面不行,妻子也从来都没有直言不讳的说过,在她的内心深处,性永远是爱的附
加品,一个好女人是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

  但现在这份快感带给她却是实实在在的!现在的她却分不清楚这可耻而奇怪
的感觉和那由爱而生的快感有何区别,哪怕只是一个赤身裸体冲破禁忌的吻都能
让她的下体淫水流出,一阵触电般的感受。

  就像是高潮来得快,间隙又是那么的短暂,忽然之间,她细腻亮泽的肌肤又
绷紧了,颤抖了,她的阴道里发出一阵剧烈抽缩,两片肿胀的阴唇直跟着那毫无
节操的摩擦不住地痉挛,越发的湿润……

  当然这一切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的身体多么的敏感,却每一次都被她当做是羞耻不敢表现出来,以至于在
床上我一直都认为她是一个冰山,

  「啊……」

  一声持久的叫声跃空而起,妻子光滑丰韵的玉体开始摇摇欲坠,双眸不自禁
地闭起,仿佛软化,难以睁开,电流一般强烈的感觉一丝一丝地由下腹涌来,狂
猛地充斥着她不断膨胀的乳晕、乳头!

  不得不说妻子的身体太过敏感了,即便她是我的妻子,我也不得不承认,妻
子这样万中无一的珍贵体质给我实在是太浪费了,她的身体最匹配的应该是像面
具哥这样拥有硕大无比的鸡巴的男人。

  说来也实在讽刺,结婚这么多年,因为面具哥的出现,我才知道原来妻子的
身体是这么敏感,我是多不称职,多么无能啊!想到这里,我竟然更加庆幸展开
了这个淫妻计划。

  我的腿此时都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但是因为站在椅子上我又尽力的控制
着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要是倒下来,事情就麻烦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娇喘了,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乳头都勃起了,我的脑海
中展开了幻想妻子的下面一定已越来越湿,她在想什么呢?她会不会很努力的不
去想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还有我!?

  可能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吧?她已经被当下的刺激和愉悦
完全占据,如果说放在以前老公的呵护孩子的贴心会令她更为内疚,无颜以对,
可现在,我让她那些失望的所作所为以及有一种叫性欲的东西,在她身体里是彻
彻底底的苏醒了,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面具哥显然不是急色的男人,她似乎非常享受端庄冷艳的妻子在他的手掌心,
不断的打破自己的防线,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看妻子主动的求他插入,但是对于
妻子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能。

  即便诸多的感受缠绵着交错着在充斥着妻子的身体,即便妻子有着身为女人
的渴望,但是很显然,她依然是尽力克制着自己身体的反应。

  因为我看到她的手在推开身前的面具哥,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捂着
那条洁白的浴巾,她的嘴里含糊着喃喃说道「不要,别,这样。」

  但是很断续,因为妻子毕竟是一个女人,她怎么可能推得开面具哥,但是她
也有自己的方法,那就通过不断的扭头来躲避面具哥的吻,并借助这个时机说话
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骚骚的小晴妇,我好爱你!」

  面具哥又是一阵看似发自内心的告白,或许面具哥真的爱妻子,毕竟对于身
体的爱也是一种爱,面具哥爱妻子的奶头,爱妻子的下体,阴道中渗出的爱液,
爱将自己的肉棒放进去进行来来回回的抽插运动。

  这种冲动,欲望,像电波,像篝火,点燃了浴室中的孤男寡女,在两个人的
身心中无形的传播着。

  而我在心中震惊的呼喊着,不是吧?难道妻子和面具哥的第一次会在浴室中
进行,这种事情发生在保守成性的妻子身上,简直令我不敢相信,那是过去固定
一个姿势,换姿势都不愿意的女人啊!甚至有的时候我不行,想给她摸一摸带来
快感都会让她反感,她会说不卫生,手上细菌多之类的。

  但是此时此刻,妻子却在浴室中因为面具哥的所作所为而发情了。

  「你不要这么为难我,哎呀!你!快出去!我又不是不给你!」

  妻子还是在无力的抗拒着,但是作为她的丈夫我很清楚的知道,只要面具哥
再坚持一下就可以了,妻子应该就会同意的。

  面具哥什么也没说,他用行动表示了,他强有力的臂膀环绕住了妻子那丰腴
的身体,和她与身材不太成正比的盈盈一握的细腰,他的手缓慢的拿开遮挡妻子
的浴巾,动作很慢。

  我的瞳孔一点一点的收缩,我想看的更仔细,但是脚下用力一阵晃动,吓得
我赶紧控制身体平衡,连深呼吸都不敢非常用力,怕惊动了房间内的人,换气扇
中隐藏着我的两只眼睛,在氤氲的水雾中暗地里发着光。

  到了!

  面具哥的手到达了妻子的下面,那个纯净无暇的圣地,他的中指,先是微微
的探入,然后紧跟其后的食指与中指合并,还没等到完全进入就抽离出来,带出
了一条晶莹透亮的细线。

  就在我以为面具哥即将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却听到他说了一句「既然这样,
那你好好洗澡!不用洗的太着急,反正今晚你跑不掉了,洗的白一些,下面别洗
的太干净。」

  说到这里,他猥琐的一笑「你把淫水都洗干净了,我会心疼的。」

  妻子本来都处于一种默认,甚至可能内心都已经翘首以盼的状态了,看到面
具哥要走,内心可能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虽然一开始抗拒,自己好不容易
接受了他的到来,他却突然走了,难免会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这种感觉把妻子自己都吓了一跳,妻子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假装出不悦的神
色说了一句「流氓。」

  面具哥淡然一笑,走了出去,就在他即将走出转身的那一刹那,却倏然间回
了一下头,动作很快。

  我突然之间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面具哥发现了我的存在,不!不是错
觉,面具哥虽然带着面具,目光却依然遮挡不住的炯炯有神,他的眼神穿透水雾
的空气和我对视在了一起。

  这是第一次我直接在面具哥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直接对视,虽然时
间非常之短,但还是忍不住令我全身一震。

  面具哥的眼神非常锐利,而且令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似曾相识不
是当初和我签订协议时见到的眼神,但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那眼神中,有炫耀,有挑衅,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诸多元素,这些元素,使
得我心神荡漾,一个重心不稳,双腿颤抖着,就要从椅子上滑落下来。

  我心中急忙暗道,不好。

  「要走就快点走!我还要洗澡呢!看什么呢!」妻子还在数落着面具哥,面
具哥嘴里嗯嗯啊啊的说着「这不是舍不得你嘛!」说着就走出房间。

  而我就在这一刻,脚底打滑,竟然眼看着就要掉下来,完了!我内心大喊着,
这要是掉下来真的一切都完了。

  我都能想象到妻子在家中发现我的神态,她一定会目瞪口呆,大声的呼喊着,
然后和我道歉,最终受不了自己内心道德的煎熬和我离婚。

  在极短的时间里,我的脑海中却有了很多想法,很多可能,但这都阻止不了
已经失去身体平衡的我,身体下坠的趋势。

  椅子倒了,碰的一声倒了,倒得非常响,我甚至觉得隔壁都听得见,与椅子
一同倒下的还有我,但是我没有发出一声,哪怕是非常轻微闷哼。

  痛!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痛,但是痛也不能喊出声,这是我咬牙坚守也知道的!我
出声就真的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余地了,面具哥听到我弄出来的声音一定内心也
很焦急吧。

  「外面什么东西倒了啊!」

  妻子的声音从浴室中传来,但是却没有惊慌,也是,在妻子的脑海中我这个
丈夫是没有一丝可能性出现在家中的,她又怎么会想到面具哥和我是一伙的呢?

  面具哥平静的说「我去看看,你好好洗澡。」

  我忍住自己全身的疼痛,奋力的爬了起来,然后迅速的躲进了家里的储物间,
虽说被面具哥看到没有事,但是以防万一,毕竟还有妻子在家中,面具哥的脚步
声越来越近,我躲在暗处看到他看着倒在地上的椅子,慢慢的将椅子扶起来然后
说了一句「椅子倒了,没事。」

  妻子奇怪的说「椅子怎么会突然倒?奇怪。」

  面具哥一边走回房间一边说「哈哈,不知道,可能你的丈夫突然回家了偷看
咱两,把椅子弄翻了!」

  妻子没好气的说「乌鸦嘴,不要乱说话!」

  面具哥哈哈一笑没有在说话,我在储物间阴暗的空间里小心翼翼的喘着气,
身体紧贴在门后,这对我来说实在太过于刺激。

  过了一会,我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才蹑手蹑脚的出来,再一次的站在椅子
上,这一次我两个腿分的很开,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平衡一些,生怕再从椅子上跌
下来,如果椅子再倒那么就算妻子再怎么样也一定会起疑心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责怪自己实在太不小心了。

  当我再次透过排风口看向洗手间的时候,妻子正在慢条斯理的对自己娇嫩的
身体打着沐浴露,我看到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慢慢的搓揉着沐浴露,满手白色
的泡沫然后对着自己那高耸的胸部,一点一点的荡漾着,看得我不由得心火大起,
妻子实在太美了!虽然身为她的丈夫,但是这竟然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洗澡的场景。

  我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我在想此时此刻妻子的内心在想什么呢?她会不会
在幻想着等会要和面具哥发生什么,面具哥会怎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妻子的眼神
显得有些茫然,有些痴迷,有些不解,我仿佛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百感交集,是
啊!做出这一切,到达如今这个地步,妻子的内心一定不是没有挣扎的,她也一
定清楚的知道,事到如此,她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或许有人会问:当名利、金钱、爱情甚至一切都唾手可得的时候,性满足对
女人而言就更加不可或失了吗?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就拿名人举例吧,某个女星是众所皆知的红毯女王,凭
借美貌、演技和一对惊爆影坛的极品豪乳,这女人的知名度可谓享誉内外,嫁入
豪门产下孪生子后,她上围再度猛涨,身材更加火爆,一度被誉为圈内最辣的辣
妈。

  可这样一个事业家庭双优的御姐,竟然在哺乳期间被目击与多名男性一同离
开酒店,而房里的大床已是湿的惨不忍睹。她同样也眷顾家人,以她的名望,更
无须「被潜」,为何又要玩得如此过火呢?

  由此可见,越是有魅力的女性,就越容易幻想丈夫之外的男人,所谓执子之
手相濡以沫,往往只是理想,内心多么惧怕平澹,多么渴望刺激,也只有她们自
己知道,之所以还没有出轨,是因为缺少一个台阶,一个可供她们维持现状,又
能充分驾驭人生尝试幻想的台阶。

  但事事也有例外,面对幸福而乏味的婚姻,可能妻子早已将性愉悦视作是一
种奢侈,直到面具哥的出现,她才真正体会到夫妻生活中从未有过的感觉吧?既
然性愉悦对于妻子来说是奢侈,那么可以说过去妻子觉得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
茶,应了那句老话,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这种东西一旦开始了苗头,妻子便内
心暗流汹涌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女人,都说男人最怕受到诱惑,女人其实也是一样,只不过因为社会
对于女性的性别压抑,以及对待男女双方不公正的道德审判,让很多女人不敢把
内心真实的活动像男人那样肆无忌惮的表达出来,付诸实际行动。

  而我对妻子的冷淡,让她寒心的所作所为,包括我从前在床上的无能表现,
以及现在面具哥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以及自己富有的情趣表现,都让妻子慢
慢的堕入这个泥沼。

  我看着妻子缓缓的擦拭身体,我在想她现在可能感觉到羞耻并回味着。也许
正因为无从抗拒内心深处已被彻底唤醒的骚动和欲望,她只能选择做一只鸵鸟。

  如果说爱情和亲情真的占据了她生命中的一切,那么这份长期受情感束缚的
信念,又能维持多久?

  今夜,就让妻子忘记一切,忘记她是一个母亲,一个妻子,忘了自己的使命,
责任,义务!她只愿意当一个女人,一个有着最基本需要的女人吧!她要把自己
的身心,全部的交到面具哥的手里。

  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这么多年都未曾见到过的决然。

  这令我感觉到刺激,又觉得有些不好受。

  伴随着浴室花洒的水冲刷妻子娇嫩白皙的身体,如同春雨洗礼花瓣一般,妻
子终于洗好了,她用干浴巾缓缓擦拭,然后穿上了自己保守的纯棉内衣,慢慢的
离开了浴室,她走的每一步都很慢,又有点犹豫,一步,两步,脚步越来越坚定,
越来越渴望。

  她的身影在我的眼中慢慢的缩小,当浴室门打开,卧室房间昏黄的灯光侵蚀
进来,我的双眼中出现面具哥的身影坐在我和妻子那张睡过无数次的床上,床位
部分。

  面具哥的眼神很平淡,仿佛审视着自己的猎物,他如同蛰伏的野兽,一头猛
虎或是一只猎豹?虽然他纹丝不动,但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内心隐藏的爆发力,
那股横行霸道,睥睨世间万物的雄性气息。

  这股气息,一定可以让妻子臣服在他的脚下,化身成为承受他肆无忌惮宣泄
欲望的雌性生物,是一只迷醉的蝴蝶?抑或一匹雄壮的母马?

  妻子是一如往常压抑的闷哼,咬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嘛?还是会百转千回的
高声淫叫?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尚未铺展开的美丽画卷,而面具哥无声的眼神,仿佛
透过妻子,看向房间外的我,沉默的告诉我,你就拭目以待吧!

  夜已深,一阵阵浓云从天边涌来,如墨般的天空中隐隐传来低沉的雷声。

  卧室里的灯光有些柔暗,妻子轻手轻脚的来到面具哥身旁,静静地坐在床边,
时而望向暗夜中那阴沉泛红色的天边,时而又和不远处的床头悬挂着的结婚证四
目相视,感觉心情像是被什么东西笼罩着,无法喘气。

  妻子此刻在想什么呢?看着我和她的结婚照,是在和我们的婚姻在内心告别
吗?还是在挣扎?这一切我不得而知,你只知道当妻子坐在面具哥身边,很多东
西就已经注定了。

  还好浴室的门并没有被妻子随手关上,我还是可以看见房间内的场景,只不
过很多视角被遮盖住了,让我看不清楚,还有一些模糊,但是也已经足够了。

  我看到面具哥开始行动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平心,静气,我努力的
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我害怕自己又因为过于激动而摔倒。

  面具哥的手摸到了妻子的肩膀,然后顺着胳膊,一直往下最后轻轻的搭在了
妻子白皙柔软的手背上。

  妻子浑身一激灵,本能的想抽开,看得出来此时此刻她非常的紧张。

  突然面具哥另只手也过来了,将妻子抱住,妻子有些不适应,说「别抱得那
幺紧……气都喘不过来了。」

  我在外面心痒难搔,我很想看到妻子此刻是副什么模样,因为距离过远看的
比较模糊分不清妻子脸上的表情,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把脸贴的离排气口更近,从
缝中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屋内的情景。

  妻子的脸颊红扑扑的,双眼迷离,面具哥比妻子高了将近半个头,他左臂搂
着妻子,五指张开紧紧地按在妻子的侧乳上,妻子的胸本来就大,被他这么箍着,
难怪连呼吸都不畅了。

  「不抱这么紧,我怕小晴妇你坐不稳啊,这就倒了,你看你奶子这么大,风
一吹容易重心不稳!」

  面具哥像哄小孩似的将妻子扶稳到床沿坐好,嘴里面说着一些「狗嘴吐不出
象牙」的话,但是妻子这次却没有骂面具哥流氓或者不正经,只是轻轻的哼了一
声,如同小女孩撒娇一般。

  妻子用手臂撑着床边,身子还左摇右晃的,她皱着眉头道「你得给我一点准
备时间,我现在有点紧张,要不你出去抽根烟?」

  「好,好,我这就走,你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面具哥表示理解,非常贴
心的道。

  「哎呀!不要你管……你走就是了!羞死人了。」

  妻子嘟囔了一句,说着就自顾自地把被子裹住身子呆呆的看着空气起来,之
前脱下的衣服掉在地上也不知道,地上还剩下一件黑蕾丝的文胸!我从来没有见
过妻子穿这样的内衣,不过仔细一想,就连丁字裤妻子都在面具哥的安排下解锁
了,这又能算什么呢?

  看着将被子裹紧,柔若无骨摆出小女孩才有的柔弱,我那平日里高贵冷艳的
妻子,我屏住了呼吸,面具哥自然也是忍不住双眼放光,一边假意答应着,一边
道「好好,我马上就走,把你被子盖好我就走,别着凉了啊。」

  说着他却上前不由分说扒下妻子的被子,然后将妻子整个抱了起来。

  我在外面看的那叫一个心惊肉跳,这面具哥也太让人猝不及防了!

  「哎呀……」妻子猝不及防被抱起,失去重心,双臂挥舞了一下兜住面具哥
的脖子保持平衡,她着恼道:「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面具哥不理妻子的抗议,将妻子抱到床上放下,掀开被子,盖在妻子身上,
俯下身在妻子樱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道「小晴妇,舍不得你!你好好准备一下,
我走了啊!过会再进来操你,我要你做好所有的准备,把全身心都投入进来,交
到我手里!我要用我的肉棒好好的开垦你!等着吧。」

  几句话一说,又把妻子说的禁不住心神荡漾起来,妻子还来不及抗议被强吻,
面具哥已经走开了。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暗了下来。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了,而我的脑
子里留下的只有刚才妻子粉光致致的娇躯,以及面具哥强抱,强吻妻子那令人感
到有些心酸又非常刺激的场面。

  妻子把房间内灯关了,浴室的灯之前就关了,所以现在整个卧室都是漆黑一
片,只有空调信号灯闪烁着微微的红光。

  此时此刻,面具哥的内心活动应该是有些焦急的,毕竟妻子就像是一颗熟透
的水蜜桃,只要是一个男人,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征服,她是那么的润口,诱人,
但是身为一个出色的玩弄女人的专家,面具哥又是非常沉得住气。

  而我也得耐心的等待着一切的发生。

  我不知道究竟时间过去了有多久,房间内的灯还是没有打开,但是我却听到
了面具哥的脚步声,之前面具哥也没有回到客厅,我猜测他应该是躲在了房间门
外。

  紧接着是房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我的心也随着这样的进展提到了嗓子眼,
我根本不知道妻子现在在干什么,

  「你怎么进来了?我还没有跟你说,我准备好了呢!你这个流氓这么急吗?
快出去,不准进来!」

  妻子面对面具哥没有和她报备就擅自闯入的行为非常的不满,也是从前妻子
最在意的就是别人有没有真正的尊重她,也可能是成功的女人都会有的一个情绪,
我觉得大部分男人都会她这样的做法劝退,但是面具哥显然不在此之列。

  面具哥对着妻子嘿嘿地笑道「小晴妇,你记不记得,一开始你对我那幺严肃,
我几次三番叫你过来都被你无情地拒绝,现在还不是任我玩?」

  面具哥说着那些令人心惊胆战的话,我真生怕妻子一个恼羞成怒就把面具哥
赶出家门之外,但是面具哥好像已经拿准了妻子不会真的跟他生气,所以才会这
样戏弄道。

  「臭流氓!」

  果然妻子骂了一声之后,就没有什么举动了。

  这是房间的灯忽然亮起,随着啪的一个开关声音,是面具哥把房间的灯有点
亮了,只见他手上多了一个黑色的什么东西,我隔得太远,也看不清。

  终于当他把那个黑色的东西拉到了妻子的脸上,我才知道了,那是什么样的
一个东西,竟然是一段黑色的眼罩。

  只见他将一副遮光眼罩套在妻子的双眼上,这样妻子就不会被房间的强光给
刺激到了,这面具哥看来早有准备,为了今天晚上的行动,采取了周密的计划,
眼罩这个东西对女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刺激的东西,因为女性天生就是想象力比
男性更加的丰富,她们非常容易丧失安全感,但是在没有安全感的环境里,又可
以最大程度的调动她们身体的敏感度。

  特别是对于妻子来说,眼罩肯定是一个好东西!以前我也和妻子提过,但是
每次都被她义正言辞的回绝,那么这一次,妻子会不会回绝面具哥呢?

  「你给我带的是什么东西啊?」

  妻子果然不明所以的发问,面具哥猥琐的笑着,嘿嘿的说「一个好东西。」

  「什么你说呀。」

  「眼罩。」

  听到面具哥的回答之后,妻子果然双手放在了脸上,阻挡面具哥,支支吾吾
的说「不要,我不要带这个东西,你把这个东西给我下掉,羞死人了!这样我看
不清东西。」

  面具哥不管妻子的阻拦,依旧我行我素,并且还说「就是要看不清东西才好
玩呀。」

  妻子竟然听到面具哥所说的话,没有再继续反抗,她臣服了,而我的心中不
由得一阵心酸,心里非常的不平衡。

  不记得多少次我对妻子提过这样的要求,但是都被她回绝而面具哥只是稍微
的提了一下,她就接受了,难道说我这个和她结婚多年的丈夫,都不如和她认识
才不到一个月的男人吗?虽然一切都是按照我的想法去进行的,但是我也免不了
心中泛起一阵的醋意。

  面具哥眼疾手快,很快就把眼罩给妻子戴上了,只见妻子的双眼被一块大大
的黑眼罩蒙住,眼罩下是酡红的脸颊,双唇微张,云鬓散乱,娇艳的脸庞带着一
种凄迷的美。

  面具哥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轻轻地拉开妻子身上还在裹着的被子,而妻子不
由得轻哼了一声,像婴儿一样缩起了身子。

  我的心也随着面具哥的动作被刺激的七上八下,面具哥开始脱妻子的胸罩,
妻子的双手却慢慢的向自己脸上摸取,面具哥可能以为妻子只想趁他不注意,卸
下黑色的眼罩,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过了几秒,见妻子没有动静,面具哥才
继续掀开了被子,将妻子的身躯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一套灰黑色纯棉的内衣将妻子的皮肤衬托得分外雪白,脖子和胸口处因为刚
洗完澡的作用也显得红扑扑的,分外的性感。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一场绝美的肉体盛宴,一场制作精良的男女混战的大戏
就要在我的眼前上演,女主还是我那平日里高贵冰冷的妻子,我只恨自己没有长
一双千里眼,一对顺风耳。

  面具哥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即使隔得那么远我都可以听的很清晰,他按捺不
住内心的激动对妻子说。

  「我们开始吧,小晴妇。」

  而妻子带着黑色眼影,昂着头如同天鹅般对着天花板,显得有些许的茫然。

  要开始了!

  我对自己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6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