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母系裙下的我】(3.5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夜不能魅
2021年11月1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和sis论坛
字数:9653

                3.5

  我一看着信息,心想难不成是有蓉姐要我给她带奶茶,想到昨晚婉玲阿姨对
我的盘问和警告,要是今晚再回迟了,怕不是真的……

  或许是天意,就在我犹豫要拒绝的时候,婉玲阿姨的信息发了过来,内容很
简单:「今晚阿姨有会议,晚上自己吃点,发照片给阿姨看看。」随后就是转账
一千的记录。

  这边内容一看,我立马那头回复有蓉姐:「有蓉姐,我今晚有空,是要给你
带奶茶吗?」

  「不是,我晚上要搬家,东西有点多,想让弟弟打个白工。」有蓉姐的信息
后还加了个吐舌的可爱表情,很容易让我在脑海里想出她发这句话时的俏皮模样。

  我挠了挠鼻子,发了条好。

  来到学校,没想到集会上三申五令保持男女关系,现在就连食堂男女坐一块
都不行,明明大家上同一个学校,此时却感觉像是一个学校被拉扯成两个,分为
男校女校了,搞得男女之间的谈话都是慎之又慎,这样压抑的氛围,让我是无聊
又无聊,等着放学。

  「学长,你晚上有空吗?」忽然间,黄霜霜给我发来了信息。

  我心下纳闷,怎么大伙儿都在今天问我有没有空,问道:「怎么了?」由于
答应了有蓉姐的请求,所以我得先问问具体情况,要是冲突的话,只好是拒绝。

  「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想……今天晚上你陪我去定制生日蛋糕。」

  看到这条内容时,我心跳了下,少女怀春的那份心意,隔着屏幕,我都能感
受到,脑子里盘算了下,只能是把补课给推掉,给黄霜霜这边发了个好,那边给
落老师打了请假信息:「落老师,我这边有同学过生日,今天补课我就鸽了。」

  不消片刻,落老师那边给我发来信息:「好。」

  事情安排妥当,我也就等下午放学。

  由于之前有人觉得出了校门就可以勾肩搭背,跟女生嘻嘻哈哈,结果自然是
逮了个正着,所以我跟黄霜霜约定了好地点。

  换下了惹眼的校服,没等一会儿,黄霜霜小脸红扑扑的跑了过来,手上还握
着一瓶冰红茶,快到我近前时,步伐由跑换走,看着她那可爱娇俏的模样,我心
里扑通扑通,心道:「真是可爱。」

  「给你。」黄霜霜把手中的冰红茶递了过来。

  我也没打算客气,正好有点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见黄霜霜微微沁出汗,
我把余下的半瓶送到她眼前,道:「你也喝。」

  我本来没多想,见我双瞳剪水,那略带婴儿肥的脸蛋宛如秋天的枫叶一样刷
上红晕时,我这才了悟,这不就相当于间接性接吻了嘛,刚要尴尬的收回,黄霜
霜却是把饮料接了过去,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等一下再喝。」然后盖上了盖子。

  我尴尬的干咳一声,岔开话题道:「走吧,去定蛋糕。」

  路上,黄霜霜问了我一句:「明天……你要来吗?」

  「你爸妈在……我都不好意思。」我挠挠头。

  黄霜霜低声道:「他们比较忙,没空,就我还有几个好朋友。」

  这倒是难住我了,生日肯定得是要晚上,加上一群人,保不准得搞的很迟,
我现在的出行时间可是被婉玲阿姨掌控着。

  见我一时半会没作答,黄霜霜略显失落,不过还是安慰我道:「没事的。」

  她的这番体贴倒是让我大受感动,感觉满腔的情绪都被调动,也不经她同意,
直接手伸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入手感受着那无骨的嫩手。

  黄霜霜显然是被惊到了,手臂缩了下,小手握了握,腻出了不少汗,却是默
许了我的行为。

  看着她那娇艳欲滴的模样,那红彤彤的樱桃小口似乎一朵初出的花蕾,引动
着我有些蠢蠢欲动,燥热难安起来。

  或许是我时不时的目光过于炽热,黄霜霜更是羞涩的低下头不去直视我,那
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搞得我有些兽血沸腾,有点冲动想狠狠的咬吸她的柔唇。

  好在路上的人来人往,压制住了我这种想法,在蛋糕店选了样式,本来想出
个风头把账单报销,但一看那价格我心焉巴了,目前自己不是太阔绰,虽然婉玲
阿姨给了我一千,但结合目前的处境,我得节省着点花,直到我跟妈妈这场冷战,
以她的屈服告终。

  等把黄霜霜送走,有蓉姐的信息发了过来:「姐姐下班了,有没有豪车接送
啊?」

  我笑了笑,手指飞快打字,回道:「没有豪车,我目前只有单车出行,有蓉
姐不嫌弃吧?」

  有蓉姐给我发了个偷笑的表情,又追加了句:「快过来吧。」

  我也不敢多耽搁,腰马合一快速骑行,还是那个熟悉的角落,有蓉姐站在那
里低头玩着手机,一身裁剪得体的职业装下,是一双纤瘦笔挺的玉腿,真是多一
分看着胖,少一分看着瘦,目前却是极佳的观赏性,尤其今天还是穿了黑色丝袜
加细高跟鞋,让她的OL味很是浓郁,更是能勾动那种野性的欲望。

  「也太性感了吧。」我心中赞誉,眼神贪婪的多看,见她还在专心玩手机,
浑然没察觉我已经到了,搞得我不得不出声:「有蓉姐。」

  没想到我这一声却是吓的一激灵,手机直接从手里滑落,要不是我眼疾手快
把握住,怕是手机得遭殃。

  见是我,有蓉姐拍拍有料的胸脯,压惊道:「吓死我了,你个坏弟弟。」气
恼不过,还伸出脚,轻轻踢了下我,我作势喊疼,傻笑赔礼道歉。

  「来了也不知道说一声,跟鬼一样。」有蓉姐埋怨道。

  「我冤枉啊,我站你旁边好久了,你一直玩手机,在看什么呀?」我好奇的
问。

  有蓉姐眼珠滴溜一圈,然后往天上瞥,故作玄虚道:「我……不告诉你,好
了,赶紧帮我搬家。」

  我也不敢多耽搁,得趁早忙完,趁早回去,要不然婉玲阿姨又得好好拷打我
了,想起拷打,脑子里就容易想歪,搞得我裤裆里的肉棒又起了反抗心思。

  载着有蓉姐一路风驰电掣,惹得有蓉姐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半边身躯紧紧
贴在我的后背,让我感受颇多,后背很是舒服。

  「你给我骑慢点~ 」有蓉姐不乐意道。

  我却是假意说:「有蓉姐,这已经是我最慢的速度了。」说完又是狂踩,顿
时间后背的倩影佳人贴的我更加紧实了,我的后背能尤其感受到有软物袭来,搔
弄的我心中发慌,一下子就能猜出,这是有蓉姐那胸脯在作祟。

  要不是腹部忽然有手指夹我的软肉,疼的我直抽凉气,我还能再快点。

  等到了地方,有蓉姐整了整被狂风吹乱的头发,给我抛了个大白眼,气道:
「下次再也不坐你的自行车了。」

  这可是第三位坐过我单车的女士,我是连忙赔礼道歉,希望把机会留下,我
是没想到有蓉姐住的地方会这么偏僻,而且周围环境给我也有种不可靠感。

  跟在她的身后,上楼梯时,我却是目光猥琐的看着有蓉姐那翘挺的娇臀小幅
度扭动着。

  高跟鞋在楼梯上发出「哒哒……」异常响亮且有节奏的响声,下流的目光在
黑丝长腿上和翘臀下来回游走,这是多么得好好欣赏的画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我
目光实在过于下流,给了有蓉姐异样感,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扭头看我一眼,好
在我机灵,急忙问:「到了吗?」

  有蓉姐倒是没多说,从包里掏出钥匙,当着我的面打开了那扇门,我则是跟
在身后,房间里有股好闻的香气,整个房间谈不上多大,一个洗漱的地儿然后加
一个卧室,没有厨房,旁边还有一个隔间,似乎是租住了给他人。

  见我傻乎乎站着,有蓉姐催了一把:「快点动起来,等会儿请你吃饭。」

  我瞧有蓉姐已经撅起屁股开始忙碌打包东西,我也想开始忙,却是一时之间
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指了指明显的化妆台,问道:「有蓉姐,我替你打包这个?」

  有蓉姐扭头看了眼,道:「那个我自己来。」

  得儿,我又重新目光扫视,然后我就瞧见枕头那儿有一叠衣物堆放,想着收
拾收拾,这拿起一件,我瞧了瞧样式,越看越熟悉,这不就是睡裙嘛,再往床上
看,就见原先的睡裙下是一件红色性感蕾丝乳罩。

  「哎呀!瞎看什么。」有蓉姐的声音尖锐起来,冲过来一把夺过睡裙,然后
把我往外推,说道:「等我收拾好了,你帮我拿。」

  那一刻,我真是有口无言,没想到有蓉姐的反应会这么大,不过还别说,那
胸罩真是够性感的,来到了门口,我还不忘调戏下有蓉姐:「有蓉姐,你偏爱红
色的啊?」

  屋里传来有蓉姐气愤的驳斥:「偏爱你个鬼,我这是引狼入室,没想到你这
个弟弟竟然喜欢看女人胸罩!」

  她的这番泼辣直言,反倒是把我给噎住了话。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觉楼梯里有个男的走了上来。

                3.6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只当是楼上的住户,没想到,他倒是兴匆匆,很
生气的问我道:「你是谁?」

  「帮我姐搬家的。」我随意的回了句。

  这男的却是来劲了,咄咄逼人问我道:「你姐是谁?」

  我心想,这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问太多了,我又不是来当贼的,还要你这
么盘道问,就没打算搭理他。

  我这边不回答,他却是一把撞开我,闪身进了屋子,闯进了有蓉姐的家。

  「谢有蓉!你什么意思?背着我又找人了是吧。」那男的情绪激动。

  此时在屋子里收拾的有蓉姐也是停下了手头上的活儿,强硬道:「我跟你没
有任何关系,OK!他是我的弟弟。」

  「那你现在这是做什么?」那男的又问。

  「搬家。」有蓉姐抬眼示意让我把打包好的东西拎走。

  这时候,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男的怕多半是有蓉姐的男友,这种事我也不想
多参合,免得弄的里外不是人,刚拎起放在墙边的大包小包。

  「你他妈的,给我放下!」那男的冲我叫骂道。

  我当场就不乐意了,皱了皱眉,直接来了句:「本事没有,脾气倒挺大。」

  一说完,对方直接要跟我动手,我也没打算跟他含糊,他要抡拳打我,我先
是一脚蹬在了对方的腹部,将他踹成了滚地葫芦。

  「别打了……别打了……弟弟住手。」谢有蓉拦住要上前的我,又去挡那男
的。

  不过最后还是没能打起来,楼下这么吵吵嚷嚷,早就引来楼上楼下住户,最
后那男的摔门离开。

  由于有蓉姐早已经物色好了住处,离的还挺远,没办法只能是打车过去。

  「谢谢你。」有蓉姐道。

  我看了看有蓉姐,发现她一脸的悲伤和落寞,很难让我跟那个嘻嘻哈哈,老
是拿我逗趣的粗神经有蓉姐联系上,或许这是她最为柔弱的一面,眼角微微有着
浅浅的泪痕。

  看到她这样,我内心是很难受的,身体本能的伸出手,将她搂了过来,让我
靠紧我,这手一沾到有蓉姐肩膀,我心脏咚咚的瞎跳,最怕有蓉姐给我一个大白
眼,然后挣脱开,那就尴尬死了,这里可还是有司机师傅。

  我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有蓉姐此刻身心俱疲,也没反抗,就真么靠在我的
肩膀,那调皮的发丝因为车窗外的风流缘故,总是在我的鼻子底下摩挲,又是痒
痒又是让我尽享有蓉姐的芬芳,搞得我心绪飘飘。

  到了目的地,又是大包小包一通拎算是到了新的住所。

  我是累的气喘吁吁,最重的家当全是我在拿,楼层又高,最为好笑的是,电
梯竟然还在维修,真是要走了我半条命。

  「哎呀,弟弟辛苦了,等下你背姐姐下楼,姐姐请你吃饭。」有蓉姐俏皮的
说道,冲我挤眉弄眼。

  我一懵,啥?要我背下楼,问道:「有蓉姐,我都这样了。」此时的我,顾
不得形象,瘫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大口大口喘气。

  有蓉姐则是莲步轻挪,挨坐到床边,紧窄的包臀裙把挺翘的肉臀衬显的异常
的圆润,让人瞧上一眼,恨不得上手盘弄一番。

  可这还没完,有蓉姐伸出一条丝袜腿,笔直且纤瘦,加上丝袜的渲染,真是
异常的诱惑且完美。

  有蓉姐洁白双手在腿上拿捏,矫揉造作道:「穿着高跟鞋爬楼,你有蓉姐的
腿都酸疼的不是自己的了,你不背我,等会儿自己拿钱去吃~ 」那一对睫毛微微
抛动,卖弄着销魂的风骚。

  我一看着架势,疲劳一扫而空,谄笑道:「我先替有蓉姐揉揉腿,我很拿手
的。」

  「去你的,想吃姐的豆腐,美去吧。」有蓉姐给我一个白眼,随后咯咯笑起
来,一番斗嘴,倒是让有蓉姐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帮着收拾有蓉姐的新家,一直忙到了很久,天色也黑的不能再黑。

  我心中却是急了,因为想到了婉玲阿姨,这时候还不赶紧回去,要是被发现
可就遭殃了。

  好在有蓉姐在布置的差不多的时候,对我道:「好了~ 剩下的一点,我自己
来就行了,天色这么黑了,赶紧回去吧,孤男寡女的,我怕你有危险~ 」

  嘿,又被有蓉姐逗了。

  「嚯,我肯定是不会吃亏的,我可以住在这儿的,打地铺也行。」我开玩笑
道。

  有蓉姐急了,抬手轻拍了下我,道:「我今天太累了,要不你自己去吃饭吧。」

  我摇摇头:「我一个人多没劲,到时有蓉姐有空再请我吧,我要当着你的面
点很多,让你心疼死。」

  我的皮,让有蓉姐又是一通发笑,却是同意了。

  我心中想着回家,没想太多,转身要走,有蓉姐却是又喊了我一声:「弟弟。」

  听到话,我刚要转身,忽然感觉有蓉姐走了过来,鞋跟离地,红唇轻轻印在
了我的脸颊上,犹如雨滴一般,带着些清凉。

  当时我就呆住了,傻眼了,不知所措了。

  有蓉姐罕见的露出娇羞的样子,说道:「快回去吧,这算是对你今天的报酬。」

  脑袋晕乎乎,也不知怎么滴离开了有蓉姐的家,此刻,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
下,这是有人给我发信息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婉玲阿姨这四个字的备注,心中一紧,再
看信息:「有没有好好吃饭,阿姨马上回家,有没有好好在家呆着?」

  「有的。」回了这两字,我真是马不停蹄的回赶,争取在婉玲阿姨回家前到
家。

  不过路上,我却是止住了脚步,因为我发现了一家自动营业的成人用品店,
刚刚在有蓉姐那里被勾起了欲火,脑子里不知怎地被迷了神,左看右看见没人注
意,就猫了进去,我原以为这里会没人,没想到里面却是有人。

  「额……你是?」我问。

  店里此刻正有个男的上下忙活,见我这臊囧的模样,却是露出我懂的表情,
答道:「我是这儿老板,正补货呐,小伙子要啥?充气娃娃吗?我这里有最新款
的。」

  我当时恨不得有条地缝可以让我钻进去,嘴巴非常不灵光的逮了最熟悉的话
嘣了出去:「伟哥。」

  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完成了交易,我脑子是空空的,紧张到大脑选择性的
不去记忆这难堪的片段,只是回到了家,看着手上这盒不是伟哥却有伟哥功效的
药,价格斐然。

  匆匆洗了澡,脑海里回忆着今天发生的种种,今晚最大的运气那就是我在婉
玲阿姨之前回到了家,翻来覆去看了看手中的药,心下好奇心爆棚,因为我从来
没吃过试过,打算试试效果,在我看来无非就是能让肉棒硬一点罢了,时间久了,
应该没多大副作用……

  直接吃了两粒,然后喝水,等了一会儿,没啥反应,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
啥反应。

  心里咯噔一声:「卧槽,我这不是买了假药吧,这狗日的老板。」越想越是
有这种可能,已经决定明天去找那老板算账。

  恰在此时,婉玲阿姨回来了:「唯一?」

  我应了声:「阿姨我在卧室里。」

  随后房门被推开,婉玲阿姨那张成熟绝美的脸作怪的先探出来,笑意不减道:
「猜猜我带了什么?」

  说完话,身子却是躲在门后故意不出来,对于这种幼稚的把戏,我是真想拍
额头,但还是接着话茬道:「水果吗?」

  婉玲阿姨笑的更开心了,乐不可支道:「我啥也没带,我把自己带回家了,
哈哈哈……」

  我是被婉玲阿姨逗得又无奈又想笑,合着这是在逗我呐。

  婉玲阿姨那成熟的身姿闪身进了屋,我瞧着她脸颊上有些红晕,不由的问:
「阿姨,你这是喝醉了吗?」

  婉玲阿姨摆摆手:「姐妹小聚会,一点小酒洒洒水啦。」

  房间里的气氛被婉玲阿姨那热情洋溢的情绪给铺满,我的目光盯着婉玲阿姨
那半露非露的胸脯上,又偷瞄那双丰腴肉感的丝袜美腿,腹中的火苗似乎也因为
这股子热情而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应。

  原先穿着内裤,软趴趴的还不算什么,现在随着情欲的调动,血液开始往肉
棒上冲刷,开始变得明显起来,整个内裤的前端隆起,好似藏了一团庞大的不知
名东西一样。

  婉玲阿姨那双媚眼自然是注意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双眼如有电,口中略有魅
意,调趣道:「噢哟~ 看样子今晚我很漂亮嘛~ 都有小家伙给我撑杆了~ 」

  我自然是知道婉玲阿姨话中意思,臊的我脸红耳热,难为情道:「咳咳咳
……这……」

  忽然间,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似乎都上了温度,肉棒也开始越来越硬,那种发
硬的程度,都有点超乎我的想象。

  「靠,不会这时候来药效了吧。」心中猜测。

  内裤开始隆起的越来越大,尤其是顶端面料硬生生的撑出了一个弧面,底下
就是龟头。

  「哟哟哟……越来越上头了,我也觉得我今天很漂亮。」婉玲阿姨媚眼如丝,
唇红齿白一阵笑,她越是这般,我身体的反应越发的强烈,内裤底下的肉棒如同
地下的冬笋一样,只想破裤而出。

  以至于我不得不说道:「婉玲阿姨,我……」

  「你想什么?」婉玲阿姨继续逗道,那两瓣大肉臀坐到了床边。

                3.7

  「我想要……鸡鸡舒服……」我大着胆子说道。

  没想到婉玲阿姨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腿肉上,那叫一个疼,并道:「说什么话
呐,自己弄去。」这刚沾床的大屁股,还没坐热点,就已经起身,那架势分明是
要走。

  我急了,心急身体急肉棒更急,立马伸出手拉住婉玲阿姨那丝滑如绸缎的柔
夷,一通有的没的马屁话狂推:「救苦救难的婉玲阿姨活菩萨,您的小毛孩需要
点化一下,要不然我真的都难受死了,您最疼我了。」

  说着说着,还硬生生的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整个人也是张开了手臂,抱住
了婉玲阿姨的柳腰,那手感和身体上的香味,更是让我的肉棒都快极尽爆炸了,
心里暗骂店老板,这都什么药,药效强过头了。

  看着我这又撒娇又撒欢的样,婉玲阿姨算是被我弄服了,说道:「说的什么
乱七八糟的,死啊活的,眼罩带上。」

  我一听这话,脸上是由悲转喜,直接上演变脸,安分的带上了眼罩,出奇的
这次婉玲阿姨却是没有再检查一遍,搞得我有些后悔,戴的太端正了。

  躺在床上的我,摆出了任婉玲阿姨摆弄的架势,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感觉
胸腔都有点撑不住的感觉,药效属实猛。

  婉玲阿姨的手放在了内裤上,惊讶道:「怎么这么硬?」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婉玲阿姨这样说,顿时间心里升起自豪感,皮了句:「想
阿姨了。」

  婉玲阿姨轻哼一声,把我的内裤脱下,没了布料的束缚,肉棒一下子弹了出
来,此刻的它遍布或大或小的青筋血管,模样没了之前的温和,凸显了狰狞与恐
怖,显然是已经涨到了一种极致。

  「你这小家伙,没吃什么吧?」婉玲阿姨询问道,手已经放到了我的肉棒上,
体温的变差,让此刻热到极致的肉棒享受到了凉意,把那种极尽的爆炸感给压下
去了些,要不然我真得怀疑自己的肉棒会因为过度的膨胀而炸裂开皮肤。

  「没……没有。」我怎么可能去承认。

  估计婉玲阿姨也只是随口一问,更多的认为是我精力太好。

  不过当婉玲阿姨在撸动我肉棒的时候,我却是感觉这刺激有点弱,往常这般
弄,那刺激的感觉会通过肉棒,然后在自己的身体里乱窜,可现在可是明显感知
不是那么强烈,可以说这般撸动,只是让它更加的强硬,而没有蓄积射精的冲动。

  婉玲阿姨也是察觉到了,内心暗忖道:「诶……这小家伙,弄了这么长时间,
竟然这么淡定。」推算估计是免疫力上来了,看着这火红、坚挺且狰狞可怖的肉
棒,婉玲阿姨望眼欲穿的同时,一种淡淡的「饥渴」情绪也是缓缓浮了上来。

  我蒙着眼,没法通过婉玲阿姨的表情去读懂她的内心变化,只觉得婉玲阿姨
抚弄起来,越来越无力,心里暗自责备:「怕不是把婉玲阿姨弄累了不弄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得不偿失了。」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肉棒,被两片唇瓣咬住,婉玲
阿姨的小丁舌像一柄灵活的刷子,在龟头上反反复复刷动着,顿时间龟头上产生
细微的刺激感,灵活的舌头每刷动下,舌苔的糙感就剐蹭着敏感的龟头,让我的
身体里渐渐开始积累感觉。

  婉玲阿姨臻首上下快速起伏着,温热的感觉在口腔里不断加热,一点又一点
刺激着肉棒,以至于让马眼都跟着开合,丝丝黏液涌出,反向增加润滑。

  我此刻宛如在细品咖啡的滋味,而不是在喝可乐吨吨吨,体内的射精感似乎
被什么东西给压制住了,上升的并不快,反而能让我更为细致的品味这种欢爱感。

  「卜滋……卜滋……」空气里回荡着淫糜的声音,那是婉玲阿姨在快速口交
时,产生的压缩声音。

  就在一刹那间,婉玲阿姨收紧口腔,那丁香小舌跟我的马眼卯上了,不断的
往马眼上钻,要是换做往常,我怕是忍不住当场射精感爆棚,如今却也只是微微
有感觉,并不强烈。

  婉玲阿姨舔弄了好些分钟,见我的肉棒亦如钢铁,没有产生任何的回馈反应,
搞得她腮帮子发疼,不再弄,发出了轻咦声:「嘿~ 」

  我心里却是高兴到不行,婉玲阿姨没辙了。

  木婉玲手握着湿滑粘手的肉棒,左右晃动了下,心里纳闷的要死:「怎么一
点反应都没有?」又抬眼扫了下我,瞧我胸膛起伏剧烈,脸色潮红,又是一通内
心好笑,这是在跟她玩意志力游戏呐。

  「阿姨累了,歇息了。」

  我一听婉玲阿姨要撂挑子,当场就不干了,出言道:「婉玲阿姨您终究还在
在我这里折戟沉沙了,我果然很牛,降服了阿姨您,都把你征服了。」

  婉玲阿姨双眼一瞪,好气道:「去去去,你一个小毛孩,还征服,征服个头,
等会儿再来收拾你,两三分钟就让你求情。」说完却是没在离我,径直离开了我
的房间。

  有了她这句话,我心下也是放松下来,期间我哪怕分了心神,肉棒依旧如不
倒的金枪一般,直挺挺立着,这已经不是我意志在控制,而是那药效余力已经存
在于我体内,搞得我都想明天再去问那老板买一点。

  左等等右等等,婉玲阿姨总算是回来了,一进门我就闻到漫天扑来的香气味
儿。

  「阿姨,您洗澡了啊?」我说。

  「这都让你知道了,喲~ 这小家伙还这么精神呐!看样子我洗太快了。」婉
玲阿姨打趣道。

  我回道:「婉玲阿姨你就是洗到明天,它也会像不败的将军等你来战。」

  「毛孩子,胆儿肥了,说什么荤话。」婉玲阿姨揶揄起我,顺势掐了一把我
的大腿肉,让我长长记性。

  随后,床面一沉,我知道婉玲阿姨这是上了床,一股气从婉玲阿姨的口中缓
缓送出,吹在我的肉棒上,弄的我浑身毛孔都大开了,十根脚趾朝十个方向伸展。

  婉玲阿姨一口接着一口往我的肉棒上吹气,这种气流按摩法,对于此刻的肉
棒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可对于我来说,却是放松享受的狠。

  似乎洗了一次澡,打开了婉玲阿姨全新的思路,香舌如猫舔一般,一下又一
下舔着我胯下这根肉冰棍,湿润的唾液刚沾上肉棒,立马被烤干,一阵凉意顿时
之间从四面八方,这招却是有了一定的效果,那原本炙热的肉棒降温了下去,刺
激感越发的明显起来。

  「喔……喔……」我喉间发出呻吟。

  婉玲阿姨瞧我这样,嘴角上勾起魅惑的笑意,心道:「你个小毛孩。」

  如贪吃的小猫咪,舌头从上舔到下,又从下回到上,最后更是捉弄我的两颗
卵蛋,酥麻的我脚趾蜷缩在一起。

  就在此刻,婉玲阿姨对我发起了总进攻,亦如之前那般,两堵肉墙夹棒,开
始了对我肉棒的蹂躏,不过我已经猜出这乃是婉玲阿姨身上的两团瓜乳。

  一想到令我眼馋的硕乳正在给我乳交,心底里莫名的亢奋和躁动,肉棒上的
青筋不减反增,龟头更显光亮和油大,红艳如玛瑙。

  婉玲阿姨半露睡裙,将两团保养甚好的瓜乳用双手帮扶,夹住我的肉棒,开
始不断的撸动起来,肉棒在雪白的乳肉中穿梭,显得格外的刺眼,即便我此刻肉
棒硕大无比,可依旧被婉玲阿姨的瓜乳被吞没,那柔滑细腻感,好似在云层中穿
梭,快感在我的体内累计。

  可这一刻,我心中却是纳闷万分加难受至极,明明快感明显,那种想射而射
不出的感觉却是让我受到了反噬,难受到不行。

  任凭婉玲阿姨怎么用双乳把玩摩擦肉棒,我却是没有发射的迹象,最后反而
让婉玲阿姨双乳内侧有些生疼,哪怕是有润滑的黏液,可这对保养有方的大奶,
那更多是为了孕育下一代,而不是拿来干这活,又时间那么久,强度那么激烈。

  「呼~ 你个毛孩子……呼……再憋着……阿姨不伺候了!」婉玲阿姨略有气
喘,呛话道。

  我真是又难受又急,这药吃的,想射而射不出,那种精液能在自己精囊袋里
炸掉的感觉,让我很是头疼。

  说道:「婉玲阿姨,我太强了,您已经收拾不了我了。」

  「嘿~ 」听完我这话,婉玲阿姨不爱听了,瞧了瞧我那骄傲的脸,还有这威
风不倒的霸王枪,她这斗性也是激发了。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之间急转直下,由热烈变的沉寂。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婉玲阿姨说话,我还以为我说错话,惹她不高兴了,道
歉道:「婉玲阿姨,对不起。」

  这时,婉玲阿姨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正经道:「唯一,阿姨是不是个坏女人,
对你做这些?」

  一时之间,我错愕万分,没想到婉玲阿姨好端端的会说这些,不过还是认真
回道:「婉玲阿姨不是坏女人,您对我的好,都已经超过我妈了,只是我不好,
事多色心大,让您颇为费心,让您多为我担心,您是我第二个妈妈。」

  刹那间,我感觉我身边躺下个人,婉玲阿姨手搭在我的头上,轻柔的摸着我
的头发,虽然戴着眼罩,但我能感觉到婉玲阿姨在面对着我笑。

  随后她又问我:「你打算把第一次给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