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我的妈妈】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w1363197973
2021/12/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085

  咳咳,好久没发文了,因为这段时间肝魔兽去了,所以没咋写文。

  话说站里有没有人玩魔兽啊!

  带带我打大米吧,嘤嘤嘤,我BDK 进不了本啊。

  以下正文……

  我叫陈英杰,今年十五岁,从小到大我就有些怪癖,这个怪癖很难以耻齿,
那就是我疯狂地迷恋自己妈妈。

  我的妈妈叫陈素纯,刚生下我后就与爸爸离婚,导致妈妈对我格外溺爱,几
乎包容我的一切,想必这也是我恋母的原因之一吧。

  妈妈无疑是美丽的,不管什么人见到妈妈的第一眼都会惊艳异常。

  高挑的身材,成熟的气质,丰盈的美乳,挺翘的玉臀,这些组合在一起变成
为了一个绝佳的床上尤物。

  我相信,只要见到我妈妈的人,不管是谁都幻想过把她压在床上,狠狠地玩
弄,就连我也不例外。

  从十二岁开始,我便幻想着和妈妈做爱,整夜整夜地手淫着,将精液涂抹在
妈妈的相片上,那时候的我真的快疯了。

  我真的真的非常地想要得到妈妈。

  我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等待着一个得到妈妈的机会。

  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一定会感受到我的爱意的。

  但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我的所料,在我十五岁的那年,我意外地发现,妈妈
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我的眼中,或者在大多数路人的眼中,妈妈很美丽、高傲、端庄、典雅。

  事实却恰恰相反,私地下的妈妈却是淫乱、放荡。

  这一发现让我有些沮丧,很难想象自己心爱的妈妈是这样一种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明白,妈妈是怎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妈妈在
我的心目中是怎样的人。

  而且这样的妈妈很是让我带感,想想那么放荡的妈妈在家中竟然对我如此温
柔,想一想就让人兴奋。

  我想我的变态怪癖又一次的得到了升级。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就叫做绿妈控。

  但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很想很想很想要得到妈妈。

  ……

  今年的6 月,中考终于结束。

  虽然比不上高考的压力,但对于望子成龙的妈妈来说,带给我的压力一点都
不小。但我没有让妈妈失望,我成功地考上了本地的一所重点高中。

  妈妈很开心,于是决定这个暑假带着我去乡下的姥姥家。

  我很失望,我满以为妈妈会带着我去三亚玩,结果是去乡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年我的姥姥也去旅游,所以整个暑假我会和妈妈单独
留在乡下,一想到能与妈妈单独住在一起,没有其他人的干扰我就觉得幸福异常。

  会发生什么呢?

  我很期待。

  七月一日,我们坐上了火车。

  火车要做许久,因为姥姥家很偏僻,既没有飞机也没有高铁,只能坐着慢悠
悠的绿皮火车,况且况且的前进的。

  因为要坐18个小时,妈妈选择了软卧,时间也定在了下午5 点的火车票,这
样睡一觉第二天下午就到了。

  软卧很很高级,与平常见的火车完全不一样,既不肮脏也不乱,洁白的床单
铺在床上,斜斜的夕阳透过车窗照进来,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而且还有独立的
空间,晚上可以将门完全关上,唯一的缺点就是有四张床位,也就是说不能跟妈
妈独处一屋了,唉……

  我跟妈妈睡在一侧的上下铺,我睡上面,妈妈睡下面。另一侧睡的是一对双
胞胎兄弟,大约20左右两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要不是衣服不同,我几乎分辨不
出来谁和谁。

  兄弟二人都很健壮,看来平时有健身的习惯,胸肌将衬衫撑的满满的。再看
看自己干巴巴的身材,真是羡慕。

  看到妈妈的二人,果然没有出乎我的所料,直接就看直了眼,这让我有些自
豪,这是我的妈妈!

  那对兄弟看了很久,久到我都有些生气,但妈妈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而
热情的跟对方打起了招呼。

  通过对话得知,哥哥叫郑雄,弟弟叫郑林,是在这边读大学的学生,现在放
暑假打算回家看望爸妈。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们便开始像妈妈攀谈起来,他们的语言很幽默,逗的
妈妈不时的开怀大笑,惹的妈妈的酥胸不断上下起伏,非常惹眼。我能很清晰地
看到,对面的两兄弟眼睛都发直了,直直地盯着妈妈的酥胸。

  这让我有些吃醋,这两兄弟很明显是在偷看妈妈的傲人身材,而妈妈的反应
似乎并不介意他们的偷看,或许也是故意让他们偷看。

  想到此处,我平躺在上铺估计不插嘴说话,仔细的观瞧他们的动作。

  果不其然,没有我的参与,妈妈和两兄弟之间的对话越来越露骨。

  妈妈说道:「现在的大学生很爱锻炼身体吗?」

  「还好吧,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锻炼身体,我们是学校的足球社的,所以身
体还相对好一些。至于其他人,也是和普通人差不多的。」

  自吹自擂,我心里默默吐槽道。

  妈妈又道:「不过男孩子有这么一身好身材也是不错的,至少很少生病,向
我儿子那样不怎么锻炼身体的,小病不断啊。」

  「你的儿子上中学了吧,上中学的时候就可以锻炼身体了,太小锻炼的话反
而不太好。」

  妈妈回道:「中考已经考过了,下半年就上高中。」

  「不会吧,你的儿子已经上高中了,那最少都15了吧」

  妈妈回道:「已经15了呢,唉,现在可让人头疼了。」

  「那姐你看上去可真年轻,一点也看不出有一个15岁的孩子,不知道的人还
以为是姐弟呢。」

  妈妈回道:「你们嘴可真甜,姐老了,一点也不年轻了。」

  「我觉得姐一点都不老,看着比我们学校的学妹们都还要年轻漂亮,你说是
吧郑林。」

  「对对对,我也觉得比学校的女生都还要漂亮。」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还是吹捧妈妈,逗的妈妈格格娇笑,想必妈妈此时的心
中肯定的满心欢喜。

  妈妈笑罢又道:「还是不要吹捧我了,你们长的那么帅肯定有女朋友了吧。」

  「我有一个女朋友,我弟弟还没有,不过我女朋友经常分不清我们谁是谁,
总是认错。」

  妈妈道:「那肯定很有趣吧,万一你女朋友认错人了呢,那岂不是床都要上
错了。」

  「不会不会,我弟弟有个毛病,他一碰到女人就脸红,所以不太可能会认错,
我估计我弟弟还是个处男吧,哈哈。」

  『哥哥你闭嘴。」

  这话一出,就连妈妈也被逗笑了,顿时整个房间响起欢快的笑声。

  笑声完毕,妈妈又道:「不过我可不信,我要去试试,看看是不是真的脸红。」

  在上铺的我用余光看到妈妈真的朝着他们二人的床铺走去,她回头看了我一
眼,我急忙闭上眼睛装睡,过了一会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只见妈妈做到了二人的中间,用手握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腕,在看那人,果不
其然脸蛋变的通红无比。

  妈妈惊讶道:「是真的呢,脸真的变红了呢。」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碎碎念道:能不红吗,你的衣领都快被人看光了,
不管是谁都脸红好吧。

  「咳咳,真的很红吗?」

  妈妈娇笑道:「真的非常红哦,我已经开始相信你是个处男了哦。」

  「弟弟你不会真的是处男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你急了,你急了,哈哈死处男。」

  妈妈哈哈大笑,笑的花枝乱颤,一对玉乳也随之蹦蹦跳跳,就像一只活泼乱
跳的兔子一般。

  笑了许久,妈妈开口道:「处男也没什么的啦,在我们那给处男破处可是要
给红包的哦。」

  「给红包啊?那弟弟你有福了,改天缺钱了,直接去找个富婆要红包。」

  「是啊是啊。」妈妈又道:「而且现在的处男少。没准还能钓到一个既漂亮
又有钱的富婆哦。」

  「就像姐你这样漂亮的吗?」

  妈妈又道:「讨厌啦,姐已经人老珠黄不漂亮了呢。」

  「不不不,我感觉姐还是很漂亮的,至少比我女朋友漂亮,要是我女朋友也
有姐这般漂亮,那我肯定不让她下床。」

  妈妈的脸突然有些红,但还是打趣道:「不让她下床,这么勇的吗?」

  「那当然,我超勇的哦,姐要不要今晚试试。」

  「贫嘴!」妈妈故作生气的拍打了一下,但我感觉更像是撒娇。

  看到眼前的气氛越来越暧昧,我突然想这时候说话,他们会是种什么表情呢?

  说干就干,我故意弄出点动静出来,随后咳嗽一声道:「妈,什么时候吃饭
啊。」

  果然,那对兄弟有些慌张,但妈妈还是非常镇定地站起身来道:「饿了吗?
那我们去餐车吃吧。」

  「嗯。」

  我用余光瞟了一眼他们,果然他们都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我将手机录音打开,放到了床上,我想知道他们在我们走了后,到底在聊些
什么。

  来到餐车,妈妈点了点我爱吃的菜。

  妈妈和我都没啥心思吃,我是因为急着回去听录音,至于妈妈,我就不知道
为何。

  回到卧铺房间,两兄弟已经不在,不知道他们去哪,我跟妈妈道了句累了,
妈妈只让我好好休息睡觉。

  爬到上铺后,我便自顾自的带上耳机,听起了录音。

  前面几分钟都是噪音,正当我不耐烦的时候,终于出现了说话的声音。

  我听不出谁在说话,但肯定是他们兄弟二人之一。

  「你觉得这个骚货怎么样?」

  「漂亮的没话说,她握住我手的时候我差点就射了。」

  「你觉得我们有没有机会玩到她,要是能跟这骚货来一发,死也值了。」

  「我估计悬,人家带着儿子呢。」

  「我觉得不一定吧,跟她聊天的时候感觉可骚了啊,主动说起了上床的事,
我倒觉得有希望。」

  「有道理,要坐一晚上的火车呢,到了半夜她儿子睡着啦,说不定真的会跑
来跟咱们上床呢。」

  「有道理,有道理。」

  「看她这么漂亮,估计平时没少挨操,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人美逼受罪啊。」

  「没错,没错。」

  「不过,咱这都是意淫,万一人家就是开朗了些呢,得想个办法主动出击!」

  「怎么出击,下药?电影看多了吧。」

  「也是,这又不是电影,唉,怎么办呢,真想干那个骚货啊。」

  「走吧,咱们也去吃饭吧,吃完饭撸撸睡吧,别想这些有的没得了。」

  看来这两兄弟真的想玩妈妈啊,不知道妈妈晚上会不会让他们玩呢,有点期
待呢。

  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困意袭来,放下手机便沉沉睡了过去。

  ……

  深夜,我突然被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面前一片漆黑,这时我
才发现,我的身上被盖上了一层棉被。

  我晃了晃脑袋,清醒了头脑,这时我才听清那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那是妈妈和双胞胎兄弟说话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对话。

  「姐,你的小穴好湿哦,都是淫水。」

  怎么回事,妈妈怎么突然就跟他们搞上了?

  「嗯,因为小穴饥渴啊,好难受水流不停。」

  妈妈的说话声满很妩媚,看样子早已动情。

  「没事,等会我们用肉棒将她堵上,就不会流水了。」

  「不过,你儿子不回突然醒来吧?」

  「没事的,刚刚吃饭的时候,我给他饮料下了安眠药,应该不会醒的。」

  我的脑子瞬间炸了,怪不得回来后会那么困,原来是妈妈给我下了药。没想
到啊,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

  「怪不得,回来后你那么骚,一个劲的往我们这边凑,看来早就做好挨操的
准备了吧。」

  「嗯……难得碰到这么刺激的事,不试试怎么对得起自己?」

  「嘿嘿,等会还有更刺激的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今天的月亮不错,透过窗户撒
了进来,我这才得已看清下面的情况。

  妈妈衣衫不整的坐在对面的下铺床上,在妈妈的两边则是那对上双胞胎兄弟,
其中一人已经将手完全放进妈妈的胯下,看手抖动的样子,很明显是在玩弄妈妈
的小穴。

  另外一人则将手放进了妈妈的丰胸上,正隔着衣服不断搓揉着,看那大力的
样子,我很怕他把妈妈的胸给搓烂。

  但从妈妈的表情上来看,这无疑是杞人忧天,因为妈妈十分享受这样的大力
搓揉。

  「胸好大,好软啊,我真的是第一次摸到这么大的胸。真的是太舒服了。」

  妈妈一遍喘息一边回道:「你女朋友的胸没那么大吗?」

  「完全没有,她啊,是个贫乳呢。哪像姐,有这么漂亮的一对美乳。」

  「算你小子有眼光。」妈妈开心地回道,看来不管是什么女人,听到赞美总
是快乐的。

  「嗯……啊……小穴好痒……别抠了……快上真家伙吧,受不了了……」

  「别急啊,姐。」

  「我们还没玩够呢。」

  「别玩了,扛不住了。」妈妈的声音越发地动人,我已经能听出妈妈的饥渴。

  「好吧,哥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你先吧,让你这个处男先破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黑暗中的火车卧铺中,一场淫戏即将拉开帷幕,我侧躺在上铺上,亲眼目睹
着这一切。

  在清冷的月光的照耀下,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肉棒是如何插入妈妈的小穴。

  妈妈手扶在下铺的床沿之上,双膝跪在地上,她身上的衣物已经全部褪光,
只剩下洁白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好似染上一层银辉。

  妈妈的玉臀高高翘起,形如一轮银月,假如不是我能看到月亮悬挂在天上,
我真的会以为月亮掉落在了地上。

  双胞胎中的弟弟,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叫郑林,他来到妈妈的身后,翘起粗壮
的肉棒缓缓刺向妈妈的小穴,肿胀的龟头破开了阴唇,开始向里推进,伴随着咕
唧声以及妈妈的呻吟声,肉棒全部刺入小穴。

  「啊……」就连郑林也发出了一声呻吟,可见妈妈的小穴是何等地舒服。

  我心里又激动又难受,五味陈杂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太舒服了,哥哥。」郑林说出了第一句话:「原来操穴是这么舒服的一件
事,太棒了。」

  「嗯……」妈妈也发出了一阵呻吟,被大肉棒贯穿的她似乎也觉得满足至极。

  「小骚货,别太大声了,万一把你儿子吵醒就完蛋了。」郑雄有些紧张。

  「嗯……没事的,你用……用肉棒把我嘴堵住就好了……嗯……好舒服。」

  妈妈真的是太骚了,竟然要一前一后……

  郑雄听罢迫不及待的坐在妈妈面前,而妈妈也娴熟的将肉棒握在手中道:
「可以开始操了,我受不了的时候会把肉棒吃进嘴里的,不用怕担心吵醒我儿子
或者外面的人。」

  「嗯。」听完妈妈话后,郑林开始了抽送。

  在月光的照耀下,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肉棒地进出,我仔细的观看着,将其
永远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肉棒缓缓抽出,与此同时出来的还有大量的淫液,妈妈的淫水似乎很多,随
着肉棒地拔出不断的流出,滴滴答答的低落在地面上。就连肉棒也被染上很多淫
液,闪烁着光芒。

  郑林将肉棒拔出只留下一个龟头在妈妈的体内,接着猛地操了进去,这一下
的速度又快又狠,肉棒以极快的速度插入妈妈的体内,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拍打声,
紧接着就是一声妈妈的呻吟声,但紧接着就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我在上面看得格外清楚,在妈妈刚刚发出呻吟的刹那,郑雄就把肉棒插进了
妈妈的口中。

  紧接着郑林的抽插动作也开始变大,他的肉棒开始快速进出妈妈的小穴,一
时间啪啪声不断。

  这时候我在想,假如我没醒来,会不会也能被这声音吵醒,因为这实在是太
激烈了。

  「好爽,好舒服,这小穴是在是太舒服了。」

  「哥哥,你原来操你女朋友的时候也是这么爽的吗?」

  「不一定……嘶……这骚婊子的明显要强过我的女朋友,这小嘴真的是太厉
害了。」

  「骚婊子,屁股摇大一点。」郑林用手狠狠拍打了一下妈妈的屁股,瞬间雪
白的屁股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

  妈妈不但没有责怪,反而听话般的摇晃起了翘臀,圆润地翘臀不断摆动着,
像极了条摇头摆尾的母狗。

  郑林的大肉棒依旧快速地进出着妈妈的小穴,大量的淫液随着抽送不断溅出,
打湿了一大块地面。

  就这样整整持续了数分钟,我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开始明显地哆嗦,我知
道他要射精了,不愧是处男,速度就是一个字「快!」

  果然,他焦急的道:「我要射了,姐射在哪?」

  我很欣慰,看来这是个有礼貌的孩子,还知道询问一下。

  但我妈妈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只见妈妈艰难地吐出口中的肉棒道:「射进
来,射进骚货的小穴中。」

  我一阵无语,就连妈妈也开始称自己为骚货了。

  话音刚落,郑林就颤抖着将精液全部射进妈妈的小穴当中。

  当郑林拔出来后,妈妈的穴后瞬间收缩,两瓣阴唇紧紧的闭合起来,没有一
丝一毫的精液从里流出。

  郑林坐在妈妈的床铺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来处男的第一次着实有些辛苦。

  接着,妈妈站起身子,在月光下,妈妈的娇躯格外地动人,她转过身来背对
着郑雄,同样半跪在地上双手扶住床沿将翘臀对准了他。

  「我还没高潮呢,郑雄你加油哦~」

  妈妈的这句话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太大了,我都能听出来这是在说郑林不
行。

  郑雄拍打着臀瓣道:「放心,我可不是处男。」

  我在心里默默未郑雄默哀。

  之前的话,因为被挡住的原因我无法看到妈妈的全部,但这次变换位置后,
我能清楚地看到妈妈的全部身躯,不得不说真的是太美了。

  从身子再到翘臀,标准的葫芦形身材,该瘦地瘦,该胖地胖。

  「还能硬起来吗?」

  看样子是和郑林说话。

  「抱歉,可能要等一下。」

  郑林的语气有些尴尬。

  「那就等一会再来给你口交了哦。」妈妈的声音很很俏皮,随后转头对郑雄
道:「你插进来吧,我轻点叫,保证不会吵醒我儿子。」

  郑雄没有回话,他伸手拨开妈妈的紧闭的阴唇,将肉棒抵在穴口,稍微一用
力肉棒便滑了进去。

  「嘶……好紧……好爽。」

  「嗯……好棒……肉棒又进小穴了。」

  妈妈双手紧紧扶住床沿,整个上身高高翘起,我缓慢地凑到床沿看着满满满
脸兴奋的表情,突然妈妈的眼睛眨了眨,露出了一个调皮的微笑。

  我吓了一跳,赶紧平躺着不敢看,心里胡思乱想着:「难道妈妈发现我了,
不可能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妈妈的呻吟声开始加大:「啊……好爽……大肉棒
操死我了……」

  「骚货叫那么大声不怕把你儿子吵醒吗?」

  「不怕不怕……我亲自下的药……啊……好用力……我还不知道吗……操死
了我了」

  「真是一个淫荡的妈妈,给自己儿子下药,然后跟野男人偷情。」

  「怎样,难道你们不喜欢吗?如果不这样干,你们还能干到我吗?」

  「喜欢,特别喜欢,我就喜欢操这样的骚货。」

  「哪你……应该也是在偷情吧……啊……啊……你不是又……女朋友吗?」

  「要是我女朋友知道我在跟骚货偷情,肯定会大力支持的。」

  「嗯……嗯……啊……那是我的小穴舒服……还是你女朋友的小穴舒服…
…」

  「当然是你的舒服,又滑又湿又紧,太爽了。」

  「嗯……我很满意……再用力操我点……啊……」

  听到那么多的淫语,我再也忍不住,再次慢慢地挪到床边,向下看去。

  只见妈妈并没有看着上面而是看着前方,我这才放下心来。

  再看郑雄,此时他的动作更加的迅速,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操的妈妈的身
子不断晃动,一对美乳也随着身体的摆动不断跳动。大量的淫液又开始随着抽插
而溅射到地上,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亮晶晶的。

  于是我不可避免的又产生了一个疑问,女人真的又那么多水吗??」再快点,
再快点,我要来了……高潮快来了。」

  郑雄没有回话,但却更加快速用力的抽插,一时间啪啪声混合着妈妈的呻吟
声不断在卧铺房间中回荡。

  没过多久,妈妈的身躯不断颤抖,紧接着就是一阵筋挛,随后无力的跪倒在
地上。紧接着,郑雄身子也开始颤抖,伴随着一声喘息,他也将精液射入妈妈的
小穴深处。

  「好爽……好久没这么爽了。「妈妈从地上起来,坐到自己的床铺上,享受
着高潮的余韵。

  这时郑林说了句:「姐,还来吗,我又起来了。」

  妈妈坐在床上妩媚的笑道:「当然还来,这回要不你们两个一起来?」

  我一开始没听懂什么意思,但当三人开始摆姿势是我才明白,妈妈所说的一
起来是什么意思。

  战场当然是在对面的下铺,用妈妈的话来说,她还要睡觉呢。

  因为是高难度的姿势,所以郑雄拿了一个小台灯出来,这是一种充电台灯,
可以发出微弱的橘黄色灯光。

  灯光亮起,整个房间明亮了不少,这回我才真正看清楚房间被他们整成什么
样,整个地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妈妈喷溅而出的淫液。

  各种衣物丢在一旁,我甚至还看到妈妈的内衣被淫液所浸满。

  在看那三人,妈妈让郑林躺在床上,而妈妈则跨坐在他身上,玉臀微抬,噗
呲整根肉棒齐根没入小穴。接着妈妈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而郑雄则在最上面,
他半跪在妈妈的身后,用淫液涂满整根肉棒,接着将肉棒抵在菊穴口,微旋着将
肉棒插入妈妈的菊穴当中。

  我在上铺都看啥了眼,真的没想到妈妈还有这种玩法,两根粗壮的肉棒分别
插入妈妈的小穴和菊穴当中,真的不知道妈妈此时的感受如何。

  不过,看样子妈妈是很爽,她的的嘴巴长的大大的,一小截香舌都伸了出来,
满脸都是兴奋。似乎刚刚高潮完毕的妈妈各位的敏感,两根肉棒几乎刚刚插入,
我就看到妈妈的身子开始痉挛颤抖,似乎刚刚沉寂的小穴又开始苏醒了。

  淫液开始溢出,肛肠液也随之溢出,两个小穴被肉棒填满,没有一点缝隙。

  「哥哥,我感觉到你的肉棒了。」刚刚破处的他就尝试到这般新奇的玩法,
他格外地兴奋。

  「我也感觉到了,真的很奇特的感受。」郑雄也有些新奇,他也是第一次玩
三明治。第一次玩就是跟弟弟一起前后夹击如此美丽的少妇,这给他带来强烈地
刺激。

  「哥哥,我们一起动,一起玩死这个小骚货。」

  二人说罢便同时开始抽送肉棒,空间实在太小,我都感觉他们二人难受。但
他们却觉得无比舒爽。

  两根肉棒开始并头齐进,只能说不愧是双胞胎就是这般心有灵犀。

  肉棒不断进出,小穴和菊穴不断被撑开,妈妈被夹在二人中间,被玩得几乎
快喘不上气了。

  「小骚货,玩的你爽不爽。」

  「爽……爽的说不出话了……太刺激……好棒……」妈妈喘着粗气回复着二
人。

  妈妈的脸蛋通红,双眼微微翻白,粉嫩的香舌被吐出,滴落下大滴大滴的唾
液,在橘黄色的台灯照耀下,更是显得淫荡异常。

  双胞胎兄弟操了一会后,便开始加速,这次不再是齐头并进,而是出来一根
进去一根,始终保持着妈妈体内留有一根肉棒。

  这给妈妈带来的刺激更加地强烈,淫液不断溢出,打湿了身下雪白的床单,
不知道明天来换床单的人是什么表情。

  「好棒……好美……好舒服……」

  妈妈的呻吟断断续续,我都有些担心,妈妈会不会被玩死掉。正当我考虑是
不是装作醒来打断三人时,妈妈又开口了:「操死我吧,玩死我吧,真的是太爽
了……还要……还要速度快点……玩死我这个骚货婊子……」

  嗯,看来妈妈还能撑的住。

  「这骚货又高潮了,哥哥你怎么样,我就快要射了。」在被连续收缩的小穴
榨精下,郑林有些坚持不住,他喘着粗气开口说道。

  「我也差不多了,来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射进这骚货的小穴里。」

  「三」

  「二」

  「一」

  「发射!」

  兄弟二人异口同声大喊着,颤抖着将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精液灌进妈妈的小穴
当中。滚烫的精液烫的妈妈连忙高声呻吟,声音大的我都有些担心被其他人听见。

  高潮结束的三人就这样相互搂着躺在床上,一时间,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回荡
在房间中。

  良久,妈妈第一个开口道:「好激烈,你们兄弟太厉害了。」

  「那是当然,这身肌肉可没白练的。」

  「那……」妈妈突然又很调皮一笑道:「你们还能再来吗?」不等二人回话,
妈妈又道:「要是还能来的话,小穴还能承受的住哦。」

  「姐,你这也太骚呢吧,就这还没满足呢。」

  「这才哪到哪,只要你们沉得住,今天可以让您的玩到天亮。」妈妈放荡地
回道。

  「那就舍命陪美女了,哪怕是精尽人亡我能兄弟两也会陪你到天亮的。」

  「嘻嘻,那就接着来吧,肉棒也不用拔出来了,直接接着操吧。」

  虽然他们能撑的住,但我好像有些撑不住了。看着面前被套上的大量精液,
困意一次又一次的袭了上来。

  双胞胎兄弟就是这样,一前一后玩弄着我的妈妈,看着妈妈淫荡至极的表情,
听着三人淫荡的对话,这次旅途感觉还是很值得的。

  我偷偷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我相信这会成为我的珍藏。

  最后看了眼对面床上的淫乱画面,我再一次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

  过了不知多久,我再度醒了过来,此时已经是天光大亮,七月份的朝阳挂在
高空,肆意的宣泄着金色的阳光。

  卧铺房间已是一片明亮,我有些难受地睁开眼睛,昨夜的一幕幕不断盘旋在
我的脑海中。

  放荡的妈妈,娇媚地呻吟,粗壮的肉棒,如月光般美妙的胴体。

  一幕幕淫乱的画面充斥在我的脑海中,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分清那到底是一场
梦还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但直到一声声淫乱的呻吟传进我的脑海,我才明白,原来并不是梦境。看样
子妈妈的淫戏似乎还在继续。

  我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对面,只见在对面的上铺,妈妈浑身赤裸跨坐在其中
一人身上,浑圆挺翘的玉臀不断上下起伏,套弄着粗壮肉棒。

  睡醒后的我已经认不出,妈妈身下的到底是郑林还是郑雄。至于另外一人,
已经躺在下铺休息,看他的身上满是干涸的淫液,想必昨夜的激战肯定十分精彩。

  昨夜太过黑暗,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看清性爱中的妈妈到底是何等美丽,虽然
已过三旬,但时间并未带走她绝美的容颜,反而为其酝酿出诱人的成熟气质。就
像是一坛美酒,既醉人又让人欲罢不能。

  妈妈的皮肤白皙光滑,胸前的丰盈一手根本无法将其握住,更让人惊讶的是,
就算如此饱满丰盈也丝毫没有下坠的意思,反而傲然挺立。小腹光滑,没有一点
赘肉,虽然达不到蜂腰那种程度,但也依旧盈盈可握,依稀还能看见马甲线的轮
廓。玉臀更是挺翘饱满,两瓣臀瓣如满月般饱满,让人忍不住想要拍打几番。

  在阳光的照射下,我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何等美丽的胴体。

  「郑林,骚货的小骚穴操的你舒不舒服。」妈妈媚眼如丝看着身下郑林,开
口询问:「很舒服,很爽吧。」

  「不行了,姐。」郑林的声音都有些哆嗦,在面对整整一夜的榨精下,他现
在想的只有好好休息。

  「不行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妈妈将食指搭在唇中上,好奇歪着脑
袋询问道。

  「我已经扛不住了,在射下去我真的要精尽人亡了。」郑林回复道。

  我估计他的心里在想:如果时光倒流,再也不打算打妈妈的主意了。

  妈妈妩媚的笑了笑:「可是昨天晚上不是说的好的呀,哪怕精尽人亡也要陪
我到最后呀。而且你们昨天干起我来不是很爽吗?叫我骚货叫的可开心了,怎么
才过了几个小时就不行了呢。」

  妈妈说着说着加重了起伏的力量,将郑林的肉棒吸入到小穴的更深处。

  「啊……受不了了,又想射了……姐放过我吧。」

  「不行哦,这才只射了八次,不射到十次我可不会放过你呢。」妈妈说着更
加用力的套弄起来,肥美的玉臀不断拍打着郑林的大腿,发出了阵阵的淫靡响声。

  「你们兄弟二人不是想收姐为性玩物吗?再坚持一下哦,只要这次在射之前
让骚货高潮一次,骚货就自愿做你的玩物哦。」妈妈还眨了眨眼调皮地说道:
「还是随叫随到的肉便器哦~」

  「可如果做不到的话,可就再也没有机会操到骚货了哦。」妈妈说着说着更
加激烈的套弄起来。「来吧,来吧,让姐高潮吧,让姐成为你的性玩物吧。」

  「不会吧,不会吧,这就射了,可真没用呢。」妈妈似乎感受到了郑林已经
射精,不由的再度嘲讽起来:「就这种小肉棒也想要收骚货为性玩物吗?」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射完精液的郑林有些气喘吁吁,疲软的肉棒从妈
妈体内滑出。

  妈妈那略带黝黑的穴肉被大大撑开,滴滴答答的粘稠液体从穴口流出,滴落
在了郑林的身上。

  她伸了个懒腰道:「看来姐是做不了你们的性玩物了,但姐给你们加个微信,
等你们以后能连续在我体内射十次后,咱们在讨论讨论做肉便器的事。」

  「那么咱们就再见喽。」

  ……

  接下,妈妈清理了身上的干涸的液体,躺在了自己床铺上,奋战一夜的她也
是感到十分疲劳。

  至于郑林郑雄两兄弟,休息了片刻后开始打扫起了卫生。

  这一夜的折腾,简直将卧铺房间折腾的不像样子,到处都是干涸的液体。

  他们拿出一件旧衣服,打了桶热水不断擦拭着地上的淫液,还将水泼到床上
假装不小心将水撒了,依次试图掩盖床单上的淫液。

  在经过一个小时的折腾,这才打扫干净。

  直到这时,我才假装刚刚醒来,打了个哈欠慢慢站起身来。

  两兄弟看到我明显有些尴尬,但还是打了声招呼。

  他们说马上就要下车了,跟我道再见,还说谢谢妈妈的照顾。

  我道了句好,便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

  手机快没电了,我看了眼时间8 点40分,翻来相册,果然里面有一段长达三
个小时的录像。

  我戴上耳机点开视频,果然耳机中传来了一阵阵妈妈的激烈呻吟,看来接下
来的几个小时,我不会感到无聊了。

                【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6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