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隋萌家的四个小婊子】(第一章:破处仪式)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aya90
2021年12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579

  这个文相当于《日常》的后传,拢共就三章,比较仓促,大家凑合看吧。

  之后还会有一个以文中这四个女孩子为主角的十章正文,其构思时间比《日
常》还早,就是成文速度太慢了。

  另外,章节名字起的太恶俗了,大家有更好的可以提意见。

              第一章:破处仪式

  「合着你这是在剥削我喽?」隋萌看着坐在沙滩上喝果汁的医生,说道。

  「是,我承认,这一切都建立在你的快乐和痛苦之上,但是你每次在那些人
渣胯下高潮的时候,也很享受不是吗?」医生放下手里的果汁,打着滚来到隋萌
身边,搂着隋萌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块地方是用我给人当性奴这些年受虐时产生的情绪为
能量塑造的。我是说维持这片地方的能量怎么来呢?还有你这个凭空变出东西来
的能力,消耗的也是这个能量?」隋萌指着医生放在一边的果汁,说道。

  此时,不远处的清澈海水里,四个年轻的小姑娘正在浅海处戏水。微咸的海
风拂过远处的山,近处的椰树,来到隋萌身边时在微咸里又加了些清甜。

  「这么大的一片场景消耗的能量,老娘得挨多少次虐才能换回来啊。」隋萌
嘟囔道。

  医生抚摸着隋萌的黑发,说道:「能量还够用,不过扩大族群的计划也得提
上日程了。」

  「怎么扩大族群?」

  医生没有说话,而是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嬉笑的四个姑娘,露出了笑容。
隋萌见医生没有说话,于是跪坐起来,凑到医生的胯下,扒开了医生的泳裤。
「呼——」医生长出一口气,手不自觉的扣在了隋萌的后脑勺上。干正事的时候
不适合闲聊,所以两人都不再想扩大族群的事了。

  到了晚上,一家六口在海边的别墅里吃饭的时候,医生和隋萌又继续讨论起
扩大族群的事。

  「扩大族群的事儿不着急,我们要先多积蓄一些能量。」医生拿着一颗半透
明的绿色石头,说道。此时他手里的绿色石头的中心隐隐约约的发出了一些光芒。
医生继续说道:「等能量积蓄够了,我们先把脚下的领地扩大,招揽一些其他种
族,借用他们的力量来扩充我们的种族。最终所有的种族成员都会为我们提供能
量,到时候改造这个世界轻而易举。」

  「你有打算就好,我们先做什么?」隋萌问道。

  「好好开发你家的四个小可爱。」

  「早该这样了,之前我给你口交的时候,她们四个看起来在玩儿,实际上注
意力都在咱俩身上。」

  「四个小淫娃,准能派上大用场。」医生似乎是信心满满。

  「要不你来亲自开发她们,她们四个还都是处儿呢。」隋萌提议道。

  「我最完美的作品就是你。」医生温柔的抚摸着隋萌的侧脸,然后穿过隋萌
的后颈,将隋萌揽到怀里。「至于这四个孩子就由你安排吧,而且蓉蓉是咱俩的
孩子,另外三个孩子也算是我们的女儿,咱不玩伦理梗。」

  「听你的,我会给她们安排一个终身难忘的破处仪式的,嘿嘿。」隋萌笑道。

  当晚,隋萌就来到了四个姑娘的房间,准备说一下破处仪式的事情。没有出
乎隋萌的意料,四个姑娘一点也不扭捏,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这让隋萌不由得
想到:不愧是我的崽,果然都是婊子一样淫贱胚子。

  大姑娘蓉蓉说道:「我要找一个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给我破处。」

  二姑娘二曼说道:「我要找一个粗鲁野蛮的给我破处。」

  三姑娘小叶说道:「我听说黑人比较贵,所以我就找个黑人破处吧。」

  四姑娘悦悦弱弱的说道:「那我也找个黑人吧。」

  很快,五个人就商量出了结果,隋萌给四个姑娘一人安排上了两个黑鬼至于
场地,就安排在外面的沙滩上,露天举行破处仪式。

  圣土(医生自称的)这块地方最好的地方就是,想要什么东西,一想就行,
哪怕是八个健壮的可以去拍某些片子的黑鬼。

  转眼就是第二天,天一亮,医生就离开了,而隋萌和四个姑娘连早饭都没吃,
光着屁股早早的来到沙滩上等着。没一会儿,几个赤身裸体的黑人大汉从椰林那
边走了出来。

  隋萌连忙走了上去,跪倒在这些黑鬼面前,说道:「贱女儿恭迎爸爸们。」
说完就一个头磕在了沙子上。

  打头的黑鬼一脚踩在了隋萌的头上,用前脚掌拧了拧,直到把隋萌的头深深
的踩进了沙子里,才说道:「听说这里有免费的婊子干,我们就来了,就你自己
吗,我和我的兄弟们会肏死你的。」

  隋萌抬起头,也不管满脸的沙子,说道:「贱女儿家里还有四个小婊子呢,
我们可想爸爸们的大鸡巴了。」

  「有多想我们的大鸡巴?」一个黑鬼说道。

  隋萌狗爬着,转过身来,往下一坐,将下体压在那个黑鬼的脚上,黑鬼的大
脚趾正顶在隋萌湿乎乎的阴道口。隋萌前后耸动屁股,让阴道口在黑鬼的大脚趾
上反复摩擦,发出「噗叽噗叽」的水声。然后,隋萌说道:「就这么想。」

  黑鬼们大笑,垂在胯间的大鸡巴也纷纷的挺了起来。

  隋萌见黑鬼们起兴致了,四肢着地的狗爬着,领着黑鬼们去往沙滩那里。隋
萌扭着屁股在前面爬,黑鬼们可不会让隋萌爬的这么轻松。粗糙的大手,一会儿
抠隋萌的屁眼儿,一会儿去隋萌的阴道里抠挖。还有的黑鬼在前面用脚往隋萌的
脸上扬沙子。

  隋萌艰难的把黑鬼们带到四个姑娘那里,抬头一看四个姑娘还傻呆呆的站在
那里,于是说道:「你们四个小婊子还不跪下欢迎爸爸们。」

  蓉蓉、二曼、小叶、悦悦连忙跪成一排,嘴里齐声道:「贱婊子恭迎爸爸。」
然后头磕在沙子上,屁股高高的撅起来,一副任由别人施为的样子。

  但是隋萌看到了自己这四个姑娘微微颤抖的身体,知道这些孩子虽然表现的
十分淫荡的样子,但毕竟她们还是第一次,所以现在非常的紧张。于是隋萌说道:
「爸爸们,这四个小婊子还都是雏儿,怕是伺候不好爸爸们。所以就由贱女儿先
给这四个小婊子做个样子,让她们看看应该怎么伺候好爸爸们。」

  「大婊子带小婊子,让她们学学怎么伺候我们,很好。」

  这几个黑鬼同意了隋萌的请求,然后当着这四个女孩的面,开始玩弄她们的
妈妈:隋萌。

  隋萌先是给四个姑娘展示了口交的技巧,然后又展示了两根鸡巴如何同时肏
嘴,最后还展现了一把深喉的功夫,把一根二十公分长的大鸡巴尽数了吞了进去。

  第二个展示的各种肏屄或肛交的体位,以及两个鸡巴同时肏屄、肛交,双洞
齐开,最后还有拳交和足交。

  第三项展示的隋萌舔脚、舔屁眼儿的本事。可能是隋萌给那个黑鬼舔屁眼儿
舔的太好了,生生把那个黑鬼舔拉了。然后在四个姑娘惊讶的眼光中,隋萌把那
一坨带沙子的大便吃进了肚里,结束了自己的展示。

  这时隋萌对四个姑娘说道:「看到了吗,在伺候爸爸们的过程中,爸爸们就
是你们的全部,你们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必须无条件的迎合爸爸们,哪怕会对身
体造成伤害甚至是死亡,因为这都是爸爸们给你们的爱。你们要打开你们的全部
身心,释放你们的淫荡本性,承受爸爸们的爱,在爸爸们的爱中,升华你们自己,
早日成为像妈妈这样,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

  早就看得面红耳赤的四个女孩,连声应是。然后大姑娘蓉蓉问道:「妈妈,
你管这些黑人爸爸叫爸爸,我们要叫什么呢,爷爷吗?」

  隋萌摸着蓉蓉的脸,笑道:「虽然我是你们的妈妈,但是在爸爸们看来,我
们就是免费干的婊子而已,在爸爸们的胯下,我们连妓女都不如,还论什么妈妈、
女儿啊,我们不配有什么名称地位。」

  隋萌扫视着四个姑娘,见她们都在认真听,于是继续说道:「我们自称什么
都无所谓,你们可以自称母狗、贱女儿、淫畜。骚屄什么都可以,然后相应的称
呼爸爸们为主人、亲爹之类的。总之就是,怎么显得我们自己下贱就怎么叫。」

  隋萌解释清楚称谓的问题,想了想又说道:「这样吧,以后你们也别叫我妈
妈了,就叫我大婊子吧。」

  二曼说道:「妈妈是大婊子,那我们就是小婊子了。」

  「可是四个小婊子,怎么区分啊。」悦悦问道。

  隋萌说:「蓉蓉,我看你非常喜欢看爸爸们肏我屄的那一段,你就叫烂婊子
吧。二曼,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拳交、足交,你就叫贱婊子吧。小叶,你喜欢深喉
和舔脚是吧,你就叫狗婊子。悦悦,你是不是觉得吃屎特别刺激,你就叫臭婊子
了。」

  分配好以后,隋萌和四个小婊子们跪在一起,对着围起她们的黑鬼们说道:
「爸爸们,贱女儿请您见证我们婊子小队的成立,我是大婊子!」

  烂婊子蓉蓉说道:「我是烂婊子!」

  贱婊子二曼说道:「我是贱婊子!」

  狗婊子小叶说道:「我是狗婊子!」

  臭婊子悦悦说道:「我是臭婊子!」

  大婊子隋萌最后说道:「请爸爸们送上您的祝福吧!」说完就一脸严肃,跪
的直挺挺的,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

  一个黑鬼张嘴对着隋萌的身上吐了一口痰,说道:「这样的祝福行吗?」

  大婊子隋萌马上一脸媚笑,用手指头,挑起胸口上的痰,把拉着丝的痰液送
到了自己的嘴里,咂摸咂摸滋味儿,然后咽了下去,并说道:「谢谢爸爸的祝福。」

  此话一出,按奈不住的黑鬼们立即扑向了这五只待宰的肥美羔羊,五具美好
的肉体,立即被黑色淹没了。

  大隋萌最先被黑鬼们丢了出来,因为之前已经玩过她了。嫌她碍事的黑鬼们
扛着她丢到了海水里,临走还狠狠的踢了她的下体两脚。

  隋萌挣扎着从水里爬起来,紧接着她就听到了四个小婊子的惨叫。

  烂婊子蓉蓉:「烂屄被肏烂了,爸爸们把烂婊子的腚眼子也肏烂吧。」

  贱婊子二曼:「主人的拳头好硬啊,打在贱婊子的脸上一定很爽,快点打贱
婊子吧,求你了主人。」

  狗婊子小叶:「母狗的狗屄好胀、好疼啊,主人轻一点啊,主人!」

  臭婊子悦悦:「——」最小的臭婊子已经被肏晕过去了。

  隋萌连忙爬上沙滩,爬到每一个小婊子的身边,在一旁鼓励她们。

  「烂婊子,你的烂屄被肏裂了,没有大出血,没关系,一会儿麻木了就好。
爸爸们烂婊子的烂屄撕裂了,没有韧性,完全可以两根大鸡巴一起肏啊。」

  「贱婊子,你的贱屄和屁眼儿都被撕裂了,不过浴血奋战嘛,你应该不怕。
爸爸们,贱婊子的屄烂的太厉害了,您再凑合着肏一会儿,一会儿等她的子宫脱
垂了,直接掐着她的子宫宫交,怎么样。」

  「狗婊子,狗婊子醒醒,爸爸们正在往你的狗屄里塞拳头呢,你感受感受。
爸爸们,您可以一只手塞到狗婊子的屄里,一只手塞到狗婊子的屁眼儿里,两只
手隔着一层肉壁握手可有意思了。」

  「臭婊子,臭婊子!晕死了啊,还有呼吸。没关系,爸爸们臭婊子没死呢,
看我一泡尿浇醒她。」大婊子隋萌蹲到臭婊子身上,酝酿了一会儿,呲出一道尿
浇到了她的小女儿:臭婊子悦悦的脸上。

  温热的尿液立即浇醒了臭婊子,还没彻底清醒的臭婊子,下意识的张开嘴接
尿喝。

  隋萌骂道:「臭婊子,爸爸们还没尽兴呢,赶快醒醒,放松你的屁眼儿,爸
爸们要给你的腚眼子开苞了,直接用这么大的鸡巴开苞,这是你的福分。」

  隋萌刚说完,一个黑鬼就把他带着血的大鸡巴顶到了臭婊子的屁眼儿上。靠
着血的润滑作用和一身蛮力,生生撕开臭婊子屁眼儿括约肌的阻拦,插进了臭婊
子的直肠里。

  臭婊子惨叫一声,又昏过去了。然后一个黑鬼坏笑着,蹲在了臭婊子的脸上,
一声臭屁,紧接着一泡稀屎浇到了臭婊子的脸上。

  看着被屎浇醒的臭婊子,隋萌放下心来,然后飞快的钻到那个刚在她小女儿
脸上拉完屎的黑鬼屁股底下,给那个黑鬼舔起屁眼儿来。

  沙滩上,黑鬼们的喘息声,小婊子们的浪叫或者惨叫声,混合在海浪声中,
传了不知道多远。

  太阳越升越高,也越来越毒,破处仪式也进行到了尾声。隋萌建议进行最后
一步,然后结束破处仪式。黑鬼们也累了饿了,同意了隋萌的建议。

  最后一步是什么呢,就是对破处仪式进行拍照留念。

  烂婊子蓉蓉最先摆好了造型:两个黑鬼一左一右架起烂婊子,烂婊子以一个
小孩子把尿的姿势,把自己被摧残的烂糟糟的下体展现在镜头前,同时满脸精液
的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贱婊子二曼第二个摆好姿势:贱婊子跪着,头埋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两
个黑鬼一个一只脚踩在贱婊子的头上,一个一只脚踩在贱婊子的屁股上,最显眼
的就是贱婊子下体耷拉着的一坨东西,这坨粉嘟嘟的东西就是贱婊子被拽出来的
子宫,此时她的子宫里灌满了精液,正滴滴答答的往外流着。

  狗婊子小叶第三个摆好造型:狗婊子蹲在地上,双腿尽可能的撇开,露出惨
不忍睹的下体,上半身挺直了,双手如同狗爪抬在身前,舌头也吐露着,如同一
只母狗一般。两个黑鬼一左一右站在狗婊子身侧,一只手抚摸着狗婊子的头,一
只手比着大拇哥,仿佛是在夸狗婊子是只好狗一样。

  臭婊子悦悦的造型是个动态造型:两个黑鬼把臭婊子倒过来,一人拉着臭婊
子一条腿,把臭婊子生生拉成了倒立一字马。此时的臭婊子肚子里已经被灌满了
八个黑鬼的尿液和粪便,一个架着臭婊子的黑鬼狠狠一拳捣在了臭婊子的胃上,
臭婊子紧接着就开始上吐下泻,上面的屁眼儿里喷出的屎尿有一米多高,下面的
嘴里如同拧到最大的水管,喷的哗哗的。隋萌抓住机会,把臭婊子上吐下泻的场
面拍进了相机里。

  破处仪式圆满完成,经过一个上午的玩弄四个小婊子已经被折磨的如同烂泥
一样了。她们被黑鬼们拖离沙滩,丢到了椰树底下的阴凉里。然后八个黑鬼在隋
萌的引导下往海边别墅里走去,准备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就在隋萌和黑鬼们走进别墅里后,在四个小婊子身边不远处的一颗椰树前,
一道柔和的光突然闪过,光芒迅速扩大,一道光门出现了。

  医生漫步走出光门,看到了树下倒得歪七扭八的四个小婊子,不由得笑道:
「看起来仪式进行的很成功啊。」说完,他蹲下来,抚摸着每一个小婊子的头。
抚摸完以后,医生站起来,转身走回了光门里。光门随后迅速收束,消失于摇曳
的树影中。

  而倒在树下的四个小婊子,身体也发生些许变化,被玩弄坏的下体也不再往
外流血,就连贱婊子脱垂出来的子宫都恢复了,她们身上的污秽也都已经消失了。
四个小婊子陆陆续续醒了过来,她们对于自己的身体被恢复这件事似乎见怪不怪,
而是相互搀扶着,往别墅走去。

  别墅里,黑鬼们正在客厅里活动,看电视的看电视,看色情杂志的看色情杂
志,还有打扑克的。而大婊子隋萌正在厨房里忙活午饭。四个小婊子进了屋以后,
没有在客厅里停留,在被几只黑手揩了几把油后,来到了厨房里。

  五个婊子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阵,终于做出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午饭一盘盘
摆上大餐桌,黑鬼们也被香味吸引着坐到了餐桌旁。等黑鬼们坐好了开始用餐,
隋萌这五个婊子才捧着一个个不锈钢餐盆,来到餐桌旁,从餐桌两头没坐黑鬼的
地方跪爬着钻进了大餐桌底下,然后守着一只只黑色的大脚丫子,撅着屁股,吃
起餐盆里的食物来。

  餐盆里的食物就是一些狗粮和黑鬼们午饭的边角料,混合着一些牛奶而已,
而隋萌和四个小婊子吃的却是特别香。一排白花花的屁股撅着也特别的诱人,微
微张开的棕褐色屁眼儿若隐若现,肥厚的阴唇之间也隐隐泛着水光。

  黑鬼们特别满意,餐桌上面吃着婊子们做的可口的食物,餐桌下面用脚逗弄
着这些下贱的婊子,把她们弄的「嗯啊」乱叫,这顿午饭是既好吃又有意思。

  吃完了午饭,隋萌和四个小婊子抱着自己的餐盆从餐桌下面钻出来,收拾餐
具,还把一些黑鬼们吃剩的食物放到了自己的餐盆里。收拾完餐桌,这五个婊子
又从厨房端来了一些糕点和茶水。

  等她们放好糕点和茶水,再跪到地上准备继续吃自己的午饭时,却发现,自
己的餐盆里被这群黑鬼们加了餐了。这五个婊子的餐盆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泛着
白色泡沫的尿。隋萌见状,连忙带着四个小婊子向黑鬼们道谢:「多谢爸爸们的
赏赐。」

  说完,大婊子隋萌就趴到餐盆前,开始唏哩呼噜的吸食餐盆里被尿泡了的焗
饭。烂婊子蓉蓉似乎对餐盆里的尿有些抗拒,小心的用舌头卷起尿里的意大利面,
然后吃进嘴里。贱婊子二曼则看上去无所谓,等吸足尿液的披萨边儿吃进嘴里以
后,才觉得恶心,她一边忍着干呕一边嚼嘴里的食物,只是迟迟的不肯咽下去。
狗婊子小叶是真觉得无所谓,像狗一样,用舌头舔着餐盆里的尿。臭婊子悦悦似
乎是对餐盆里的尿真感兴趣,大口的连吃带喝,似乎感受不到尿的骚臭,如同真
的在吃美食一般。

  喝完饭后茶水的黑鬼们似乎有些累了,隋萌见黑鬼们有午睡的打算,于是让
四个小婊子分别引导黑鬼们去二楼的客卧休息。两个黑鬼一间客卧,而四个小婊
子分别留在客卧里,伺候黑鬼们睡觉,随便培养培养感情。

  烂婊子蓉蓉带着两个黑鬼进屋以后,和这两个黑鬼一同上来大床,缠绵了一
会儿就纷纷睡去了;贱婊子二曼带着两个黑鬼进屋以后,伺候两个黑鬼上床睡了
觉,就跪在了床尾,每当自己犯困打瞌睡,就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嘴巴;狗婊子小
叶带着两个黑鬼进屋以后,也是伺候黑鬼们上床睡觉,等黑鬼们睡下了,狗婊子
就给自己戴上项圈,然后钻进一个狗笼子,在逼仄的狗笼子里蜷缩着四肢,开始
午睡;臭婊子悦悦带着两个黑鬼进屋以后,也是伺候黑鬼们上床睡了觉,然后她
钻进厕所里,蜷缩在马桶旁边,幻想着自己变成了马桶,睡了过去。

  楼下的大婊子隋萌,在黑鬼们和四个小婊子上楼以后,就走到厨房,开始刷
锅洗碗,打扫房间。

  收拾好以后,隋萌就离开了海边别墅。隋萌最后看了一眼二楼的窗户,心想
道:破处仪式已经完成,剩下就是让四个小婊子和爸爸们相处一段时间了。希望
她们能在这段时间里成为合格的性奴淫畜母狗或者肉便器吧。想到这里,隋萌转
过身往椰树林里走去。不远的椰林处,医生已经开好光门在等她了。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褪去了滚烫的外壳,开始变成橘色,空气也开始清爽起
来。黑鬼们和四个小婊子也相继醒来,并趁着天还没黑,来到海边的沙滩,玩儿
了起来。

  玩儿,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玩儿。

  烂婊子蓉蓉和两个黑鬼打斗地主,如果烂婊子赢了,就要给两个黑鬼嘬鸡巴,
如果烂婊子输了,就要让黑鬼们抠屄。最后看是黑鬼们先射精还是烂婊子先高潮
泄身,来判断谁取得最终胜利。黑鬼最终胜利,就掌掴烂婊子的脸20下;烂婊子
最终胜利就要让黑鬼们掌掴烂婊子的屄20下。

  贱婊子二曼被套上车,拉着两个黑鬼开始绕着环海岛的路欣赏风景。两个黑
鬼一人手里拿着皮鞭,一人手里拿着细长的竹竿,在后面的车座上「督促」贱婊
子的拉车工作。贱婊子咬着牙拖着车和车上总重快400 斤的两个黑鬼,在椰林间
的小路上费力的慢跑着,跑快了,皮鞭会抽;跑慢了,竹竿会捅自己的屁眼儿。
这种被肆意玩弄的感觉让贱婊子是又爱又怕。

  狗婊子小叶的四肢被绑成了母狗的样子,脖子上拴着链子,正被两个黑鬼拉
着在沙滩上跑。偶尔丢出一颗石子或者一节树枝,让狗婊子爬过去捡。狗婊子也
乐意黑鬼们这样玩弄她,被像狗一样的的玩弄让狗婊子非常的兴奋。更何况,每
次捡回东西来还会有奖励,比如把捡回来的树枝插到她的屄里或者把粗糙的石子
塞到她的屁眼儿里。当狗婊子去捡一块贝壳时,触怒了住在贝壳下面的螃蟹,这
个螃蟹狠狠给了狗婊子的嘴唇一下。狗婊子像狗一样屁滚尿流的惨叫着向两个黑
鬼主人求救时,两个黑鬼不但没帮助她,还一起嘲笑她。

  臭婊子悦悦的待遇有点惨,因为伺候两个黑鬼起床的时候不利索,被两个黑
鬼惩罚。当然了,对于被惩罚的臭婊子来讲,这种惩罚也许是奖赏也说不定呢。
臭婊子是怎么被惩罚的呢?答案是驱蚊秘药:风油精。一瓶风油精被灌到了臭婊
子的阴道里,另一瓶风油精被倒进了臭婊子的屁眼儿里。就在臭婊子被风油精蛰
的只抠屄挠屁股的时候,两个黑鬼又按住臭婊子的脑袋,往她的嘴里、鼻眼儿里、
眼里倒风油精。一时间,臭婊子是顾头不顾腚,只能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不过黑鬼们没有过多的淫玩这四个小婊子,因为晚上还要通宵的玩儿呢。

  到了晚上,四个小婊子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同时也把黑鬼们晚上淫虐她们
的工具准备好了。等月亮高悬,海滩上点着篝火,一场小型淫乱派对就开始了。

  烂婊子蓉蓉被灌了大量的淫药,然后双手反绑着,两腿被两边拉开,呈「凸」
字型吊在了门口。虽然双手反绑着,肩膀的关节都快脱臼了,还导致烂婊子呼吸
十分困难,但是下身还是在配合着黑鬼们一前一后的野蛮抽插,嘴里还大声的浪
叫着。

  狗婊子小叶和臭婊子悦悦,被黑鬼们灌了一肚子的水,然后两个黑鬼抬着一
个小婊子,屁股对屁股,让两个小婊子用屁眼儿往外喷肚里的水,用来打水仗。
小婊子们喷完肚里的水,就会有黑鬼拿着巨大的针筒,一筒一筒的从两个小婊子
的屁眼儿里往里灌水。灌满了,就相互围着篝火追逐、对喷,黑鬼们和两个小婊
子玩的都是不亦乐乎。

  贱婊子二曼在海边,被一个黑鬼抱着,就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的抱着,阴道
里插着一束烟花。另一个黑鬼点燃了贱婊子阴道里的烟花后,迅速跑开。抱着贱
婊子的黑鬼让烟花对着大海放,五颜六色的焰火从插在贱婊子阴道里的药筒里飞
出,在海面上炸成绚烂的烟花。点了一根不过瘾,黑鬼们又往贱婊子的阴道里同
时塞进去了两根烟花。可能是烟花在湿咸的海风里受了潮,一根药筒里的最后一
发,没飞出去,在药筒里就炸了。说是在药筒里炸了,其结果就跟在贱婊子的屄
里炸了没什么区别。贱婊子的惨叫响彻半个海滩,同时把抱着贱婊子的黑鬼也吓
了一跳,慌忙中把贱婊子丢到了海水里。

  贱婊子在凉凉的海水里,摸了摸自己的下体,除了火辣辣的疼,别的似乎没
事。阴唇什么的没有被炸飞,就是阴道口似乎大了一些。安下心来的贱婊子在海
水里喊道:「被炮仗炸过的烂屄,想肏的快来啊!」

  然后,贱婊子就被拖上了岸,拖到了灯光绚烂的别墅那边。贱婊子拒绝黑鬼
们给自己阴部上药,而是躺到了离烂婊子不远的地方,开始和黑鬼们群交。贱婊
子一边忍着下体传来的疼痛,一边和吊一旁的烂婊子比谁的屄更烂一些。

  两个小婊子越比越不服,于是烂婊子蓉蓉开始尝试双龙入洞,两根大黑鸡巴
把她的阴道口撑到了极限。这种阴道马上就要被撑裂的感觉,疼是真的疼,爽也
是真的爽。

  听着烂婊子的浪叫,贱婊子二曼十分的不屑,开始用屁眼儿接受黑鬼们的双
龙入洞。然后就拳交、足交,一发不可收拾。

  到最后这两个婊子的下体被玩弄的松松垮垮的,黑鬼们也没了兴趣。这时贱
婊子提议:她要和她姐烂婊子互插。

  于是烂婊子蓉蓉被放了下来,贱婊子二曼掰开她大姐的双腿,把自己的脚尖
插到了烂婊子的阴道口里。在湿滑的阴道里轻轻搅拌两下,一整只脚就插了进去。
烂婊子随即浪叫起来。

  浪叫两声以后,烂婊子也绷紧足尖儿,怼到了她二妹的阴道口,贱婊子的阴
道比她的还不如,几乎不费力的就吞没了整只脚丫子。

  就这样,烂婊子蓉蓉和贱婊子二曼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黑鬼们看着这
样组合起来的两个小婊子,也是兴奋异常,你争我夺的抱起两个小婊子的脑袋,
开始肏她们的嘴。

  欢乐淫虐的气氛也感染到了在篝火那边玩儿的狗婊子和臭婊子。

  狗婊子小叶对臭婊子悦悦说道:「大姐二姐那边刚才比赛肏屄,现在又相互
用脚插屄呢。」

  臭婊子说道:「那么咱们也这么玩儿吧。」

  狗婊子:「咱们得玩点儿花样,才能取悦主人。」

  「那咱们比什么啊。」臭婊子弱弱的问。

  「要不咱们比吃屎吧。我是狗婊子,狗改不了吃屎嘛。」

  「好,咱们去求主人们给咱们拉屎吧。」

  可是就算狗婊子和臭婊子给黑鬼们磕了无数个头,黑鬼们也不同意这两个小
婊子比赛吃屎。

  黑鬼们肚里有存货的不多,就凑出来一泡屎,可是赏给谁吃呢?

  当然是要比赛了。两个小婊子趴在地上,屁股和屁股对在一起,一个黑鬼拿
来一根粗糙的木棍,木棍的一头插在狗婊子的屁眼儿里,另一头插在臭婊子的屁
眼儿里,然后两个婊子夹紧屁眼儿,开始拔河。最终把木棍完全拔出对方的屁眼
儿的获胜。

  狗婊子小叶和臭婊子悦悦是四个姐妹里最小的两个,就这俩人单论的话,狗
婊子体格更好一些,最终屁眼儿拔木棍的比赛,狗婊子获得了胜利。

  臭婊子看着三姐狗婊子前面吃着主人拉的屎,后面还有主人的大鸡巴肏着,
眼睛里全是羡慕。

  可是究竟是姐妹们都向着老小。狗婊子吃完黑鬼们赏赐的屎以后,爬到了失
落的臭婊子身边。抱起小妹的小脸儿,笑眯眯的亲了上去。

  臭婊子以为三姐就是亲她一下,安慰安慰她,结果,三姐的喉咙里传来一阵
呕吐声。

  瞬间,又黏又臭的大便就从狗婊子的胃里涌到了狗婊子的嘴里,又被狗婊子
嘴对嘴吐到了臭婊子的嘴里。

  臭婊子眼睛里带着惊喜,大口的吞咽着。过了好一会儿,两个小婊子的嘴唇
才分开。即使嘴唇分开了,由口水、胃液、大便混合而成的黏液也拉着丝儿挂在
两个小婊子的嘴边,以藕断丝连的形态诉说着姐妹情深。

  这时狗婊子还不嫌恶心的说道:「臭婊子,你体格不好,不能吃凉的,我给
你加热一下就好了。」

  臭婊子满眼的小星星:「三姐最好了。」

  看得旁边的黑鬼们都恶心吐了,于是黑鬼们把这两个小婊子丢进海水里好好
洗涮了洗涮,然后拖上岸来,开始对她们进行无休无止的轮奸。

  时间匆匆而过,一眨眼,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经过黑鬼们一个月的辛勤开发,四个小婊子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烂婊子蓉蓉身体愈发健康和匀称了,除此之外她的阴道、屁眼儿也变得更加
坚韧有力,大到手臂小腿,小到手指,都能轻松自如的吞入、夹紧,而且每天被
黑鬼们肏弄十数次都是家常便饭,每次被肏弄还都能高潮,不会出现被肏时间长
了无法高潮的情况。甚至每天不被肏的高潮几次就觉得饥渴难耐,简直就是天生
的淫畜。

  贱婊子二曼一个月的时间居然没有变黑,皮肤反而更加白皙了,胸部的规模
也与日俱增,白花花的大屁股和她的妈妈大婊子隋萌有的一比。但是下体的韧性
不如大姐烂婊子,阴道和屁眼儿经常被肏的血淋淋的。可是贱婊子每天却上赶着
和烂婊子一起去挨肏,黑鬼们的大鸡巴插她血淋淋的两个肉洞连润滑都不用。新
伤旧痛和高潮的快感搅和在一起,让贱婊子欲罢不能。甚至有时候还故意寻些由
头,让黑鬼们暴虐自己一顿,以单纯的肉体疼痛达到心理上的高潮。黑鬼们评价
她是一个出色的性奴。

  狗婊子小叶长高了一些,体形上没有太大变化,贫弱的胸部,屁股也不大,
唯一的变化就是在黑鬼们的脚下跪的时间长了,不愿意站起来走路了。每天就爱
像狗一样四肢着地的爬来爬去,还往自己的屁眼儿里塞了根狗尾巴,狗尾巴插进
屁眼儿的那部分是一个巨大的肛塞,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尾巴不对脱落。至于要拉
屎怎么办,当然是像狗一样求黑鬼们给自己拔掉肛塞了。至于求黑鬼们的时候,
被抓起来虐玩一番,狗婊子也会认为这时自己这只狗应尽的义务。渐渐地,狗婊
子表现得越来越像一只在黑鬼们脚下摇尾乞怜的母狗了。

  臭婊子悦悦因为每天沉迷于给黑鬼们清理排泄物,连正经饭都不怎么吃了
(虽然另外那三个婊子的饭也正经不到哪里去)。所以臭婊子的外表几乎没有变
化,还是那样个子不高,有些肉乎乎的,胸和屁股也不挺也不翘。但是黑鬼们看
在每天臭婊子都勤勤恳恳守在厕所里,为他们清理屎尿,黑鬼们也乐意来肏弄臭
婊子一下,还亲切的把臭婊子称为母猪。

  如今一个月的期限已到,黑鬼们该回去了,四个小婊子依依不舍的跪在别墅
门口,送别黑鬼们。这几个黑鬼拍拍这个的脑袋,摸摸那个的脸,然后依次走出
了别墅,他们身后,是跪的整整齐齐的四个小婊子。四个小婊子一边磕头,一边
喊道:「烂婊子/ 贱婊子/ 狗婊子/ 臭婊子恭送主人!」

  黑鬼们走进了他们来时的那片椰树林,在一片柔和的光芒中,离开了这片圣
土。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6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