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我的母上大人是总裁】(8)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裤裆有刀伞
2021年12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401

           第八章:醋和酒与女王(中)

  「嘁,和尚的故事,没劲,重来。」我反握着秦心媚的纤手,拇指在她嫩白
软滑的手背磨蹭着,脑袋埋在她脖子间,鼻子吸汲她身上的荷花香,如上瘾了般,
百闻不厌。

  「别出声,乖乖躺着。」秦心媚语气轻柔,合上红唇小嘴轻轻哼着歌谣。

  乌篷点纱灯,

  沿上青石敲着新坟,

  喃喃细语时,

  归来燕子它不等人,

  ……

  此刻,房间传出她轻细低吟的哼歌声,每一个哼音清脆婉转流畅,如圆珠滚
过石面,声音如画眉鸟般脆鸣,动听而悠扬。

  我心中十分震惊,没想到秦心媚的哼歌这么厉害,我养母本身是耶鲁大学的
音乐教授,自然也教会了我唱歌技巧和音调,还有现在M 国的那个23岁的姐姐,
是红遍全球的歌星,歌曲常在Billboard Hot 100 畅销前3 名内。

  至于我的养父,是一个F1专业赛车手,但退役了,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是
黑手党的高层人员,不过现在已经金盆洗手了,但威望仍然存在着。

  至于我的身份,从没有在M 国杂志等头条出现过,毕竟我还有个明星姐姐,
养父动用黑手党的关系,隐秘了我存在,为的就是保护我。

  秦心媚的哼歌水平简直是专业水平,创办三家公司的总裁女王,哼歌也是专
业级别的,那么唱歌的水平肯定也不懒。

  「歌,哼得不错。」我听着她哼的外婆桥,脸上被她的玉手轻柔抚摸着,很
是惬意,不一阵脑海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睡着了。

  秦心媚望着我睡着帅气的脸孔,她那没有一丝瑕疵精致的脸蛋泛起无限溺爱,
轻声道:「小家伙,何时你才肯叫我一声妈妈,也想迫不及待告诉你,我是你妈
妈这个秘密,但怕你不肯接受我,想起你昨晚那般反应,我现在都有些不知道该
怎么办了?」

  她的手指轻轻摸着我的脸蛋,目光不经意落到我脖子下结实的胸膛时,脸色
突然微微一变,娇躯猛然趴在我上方,一只纤纤玉手颤抖撩起我白色衬衫的衣领,
心脏处一条触目惊心,3 公分长狰狞的伤疤掠入她眼中。

  「这伤疤……是怎么回事?」秦心媚愣愣望着我胸口心脏位置那道狰狞的伤
疤,完美的脸蛋变得煞白,身躯剧烈颤抖着,很明显是被吓着了。

  这绝不是手术留下的伤疤,很明显是刀伤,被人砍的。

  「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事情?」秦心媚深深呼吸着,很快恢复了平静,看到
不远处我放在桌上的手机,然后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我,下床拿起手机行出
了房间。

  她来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处,翻开我手机的通讯录,上面全是英文,不过对于
名校毕业的她来说,英文简直是小菜一碟,由于只有十几个通讯录,很快看到了
我养父养母的电话。

  秦心媚黛眉蹙了一下,再往下一划,看到一个名叫伊妮娜。艾利姐姐,随后
玉指一点,打了我姐姐的电话。

  「凯尔,有没有好好听话,你想姐姐啦,我在补妆呢,要不等晚上聊,姐姐
还有两场全球巡唱会就完工作了,等唱完这两场,回家陪你。」我电话传出姐姐
的伊妮娜。艾利高兴的声音。

  凯尔。艾利是我的英文名,秦心媚心神有些恍惚,但很快回过神来。

  秦心媚玉手握着我的手机,耳边听着我姐姐那边的英文口音,用英文问道:
「我是凯尔的母……朋友,现在他睡着了,我想问一下,他心脏位置的伤疤是怎
么回事?」

  「我弟弟睡着了?他现在在哪?手机怎么会在别人手中?你到底是谁?」我
电话那边传出一阵凳子歪倒,碰磕慌乱的声音。

  姐姐伊妮娜。艾利听到不是我接的电话,她开始慌了,对方声音是一个女人,
英语虽然说的很好,但不是正宗M 国或者Y 国音,以为我出什么事情了。

  「我是他一个朋友,放心,我没有要害他的意思,就是想问一下,他胸膛的
伤疤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我会做点什么也说不定,比如绑匪撕票之类的事
情,开始数5 声,1 ,2 ,3 …」秦心媚蹙着眉头,开始不耐烦了,清冷的声音
蕴含怒意。

  她左手拿着手机附在耳边,右手抱胸,转头望了一眼小房间,心中默念道,
陈青是我的儿子,我要知道他的一切,了解他的过去,即便你们对他有养育之恩,
他还是我秦心媚的。

  你们这些外乡人,都给我滚。

  「等等,你别伤害我弟弟,我说,你要多少钱我也可以给你,只求你别伤害
他。」电话那边,姐姐伊妮娜。艾利急的快哭出来。

  「赶紧说。」秦心媚用英语对着电话冷冷道。

  「他胸前那条伤疤,是三年前下课回去路上被三个混混围堵,被其中一个砍
伤的……」

  「凯尔他那时候差些死掉了,心脏被刺穿,全身是血躺在地上,感谢上帝,
住了半个月的ICU 才抢救回来,求求你别伤害他,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此时,远在F 国的一个繁华城市,一个金发女孩在没有人的化妆间,有着一
张白嫩的西方瓜子脸孔,她双目充满惊慌失措,墨绿色的眼珠盯面前的化妆镜子,
旁边的地上翻倒着一张靠椅,附在耳朵那只握着手机的小手微微颤动着,整个人
紧张无比。

  她穿着一条上周刚走完米兰时装秀,价值十万美金限量款的檀纯色百皱裙子,
一头金色长发散在肩膀,一米七五的身材撑起百皱裙,裙子下露出两截嫩白的足
裸,一双玉足踏着七公分高的绑带金色高跟鞋,显得身材高挑绝伦。

  听完伊妮娜。艾利的说话,秦心媚蹙着黛眉就挂掉电话,白色长裙睡衣的娇
躯有些颤抖。

  此刻她的脸色冷如冰雪,将手机的定位系统完全隐去,然后重新设置切换定
位。

  她行到办公桌傍边的椅子坐下,将我的手机轻轻放在桌子上,而屏幕上不时
显示远在两千里伊妮娜。艾利的邀请通话。

  秦心媚索性关掉手机,整个娇躯靠在真皮座椅上,一双清澈的双眸盯着办公
桌的电脑出神,两根玉指轻轻敲着桌面,精致的脸蛋冷得如冰山一样,拒人千里
之外。

  「三年前,他差些死掉了。」

  我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闹钟吵醒的,但是我记得没有调手机闹钟啊,房间
内也没有秦心媚的身影,一看手机已经是下午5 点半了,公司现在这个点都已经
下班了。

  「秦心媚这女人,睡醒了也不叫我一声。」我赶紧穿好衣服和鞋子,又拿起
床边的领带,快速带了起来,按了一下靠书架墙边的红色按钮,然后出了房间。

  此刻,诺大的办公室也没有秦心媚的身影,心中有些慌了,她到底去哪里了?

  但我压根没想起这是她的公司,一个集团的总裁,能出什么事情?

  我才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爱到入骨髓中了,没见到她的身影,
会发慌,会心乱。

  赶紧拿起手机打她的电话,接着电话传出秦心媚的声音:「我在公司楼下,
赶紧下来,和我去参加一个酒会。」

  我下到公司楼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淡银色长裙礼服,身材高挑的女人,
她背靠着我,站在楼下的那排花卉栏边,长发半盘起,两个耳坠戴着一寸长的银
色耳链,

  她玉白的背影有些纤痩,娇躯在淡银色长裙礼服下遮盖到足跟,玉足踩着一
双6 寸高的黄色一字高跟鞋,玉手提着一个白色LV小提包。

  「秦姐,你怎么不叫醒我呢?」我行到她跟前,有些生气道,这个女人,老
是让我担心,自己一人跑到楼下。

  此刻的我目光完全落在秦心媚身上,她穿上了一身银色礼服,肩上披着星星
点点的白纱,从纤细的脖子绕着一对36D 圆润丰满的乳胸,可惜,白纱完全遮住
了两片神秘的乳白,没有透泄一丝春光。

  她玉背下那细腰盈盈一握,礼服下那一双修长玉腿和6 寸黄色一字高跟鞋,
撑着两个圆润丰满的肉臀,气质高贵,冷艳如雪,宛如一朵高贵圣洁的荷花。

  「看你睡得香甜,所以让你睡会,话说回来,你是我的贴身秘书,没人给我
提小包,下午四点本来要去酒店见一个投资人的,因此,被我推掉了。」秦心媚
清澈的双眸望着我,精致的脸蛋平静如水。

  「那怎么办?」我心中一紧,但嘴上却是调皮地反问。

  「没事,一个投资人而已。」秦心媚还是一副无关紧要的神色。

  「去酒店谈客户?那么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想到秦心媚去酒店见客户,
为啥不在公司见,而是要去酒店?有些紧张问。

  「一个老女人。」秦心媚伸出玉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眼眸不禁瞄向我心脏的
位置,轻声道:「别担心,一般投资的或者谈客户都是在公司里,只是那个老女
人想入百分之10的股份,我还在考虑着。」

  「原来是这样?那百分之10的股份是多少?」我听到秦心媚的话,心中的紧
张松弛下来。

  「22亿左右,这个你别操心了,我现在还没决定,毕竟现在馨姿旗下三家公
司发展趋势非常好,前景无限,每年都在盈利,所以现在不用担心资金问题。」
秦心媚似乎在谈着一件很平淡的事情,无时无刻展现着强大的自信。

  「怪不得对方想占百分之十的股份,是看中了我们公司的无限潜力,对了,
现在要去哪里?」我虽然知道秦心媚的馨姿集团非常有钱,但从她口中说出来,
依然还是吃惊。

  「去参加一个酒会,还有,你领带歪了,衬衫领子睡折了,头发乱了,帮我
拿着包。」秦心媚将白色LV包递给我,清冷精致的脸蛋露出一丝柔和。

  她伸出两个玉手,认真帮我抚平翘起凌乱的头发,随后又帮我整理领带。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去开车吧。」秦心媚帮我整理仪表完毕,提醒我。

  我开着白色保时捷在车水马龙的马路行走的时候,见到秦心媚精致的侧脸一
直望着窗外,没有说话,整个人甚是清冷。

  她淡银色的礼服裹着她妙曼饱满高挑的身子,两只玉手抚在平坦的小腹,裙
下两条玉腿交叉微翘起,玉足踏着6 寸高黄色一字高跟,足背晶莹白皙,10个玉
足趾嫩如豆蔻。

  这个女人很完美,坐有坐相,站有站姿,不单止是身材娇艳,气质高雅如出
尘不染的荷花,头脑无比聪慧,工作上也是凌厉风行,自身更是自律。

  不过,我在公司很少见她笑过,无论是对公司员工还是高管,都是一脸清冷 ,
那些员工都是对她恭敬唯诺,但也有一两个目光不着痕迹露出意淫的意味。

  「对了,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我突然想起了秦心媚今早穿的灰色套装,
红底黑色高跟。

  现在她穿着这一套淡银色礼服,玉足踩着黄色一字高跟鞋,再加上容颜绝美,
不知道吸引多少男姓的目光。

  想到这里,我有些吃味了,就算她穿漂亮的衣着,只穿给我一人看我多好啊,
特别是她裙子里两条白嫩毫无瑕疵的玉腿和黄色高跟鞋里的晶莹玉足,简直是天
下间最美的宝藏,百看不腻,如果能捧着怀中舔一遍多好啊。

  想到这里,我腹中变得腾热起来,胯下反应之强烈。

  「不要那么多废话,看路,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话,全国每一年车祸中,不集
中精神开车占比例百分之25,开车少说话,你听明白了吗?」秦心媚转头望了我
一眼,语气清冷如冰。

  我看到她脸色有些红润,随后颔首又转向窗外,侧脸的弧度巧妙天工,一张
脸容完美无缺。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生那么大的气干嘛?」我有些不满,突然灵光一闪,
她莫不是在公司办公室里那小房间里趁我睡着的时候换的。

  我看到秦心媚的侧脸有些微红,更加断定了这个想法,可惜我睡得太死了,
没有看到她那诱人妙曼的娇躯。

  「唉…」我叹了一声。

  「你无端端的叹什么气?」车内传出秦心媚清冷的语气,不过她没有转过头
看我。

  我没有理她,装作认真开车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陈青,我在问你话呢。」秦心媚转过头,蹙着眉头盯着我。

  对于我没有回答她的话,她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她清澈的双眸泛起一丝我
难以捉摸的光芒。

  「我在认真开车,不能说话。」我望着前方,装着认真开车的样子,狡黠笑
了笑。

  秦心媚瞄了我一眼,不再说话,颔首靠在副驾上,闭着双眼假寐,黛眉偶然
颤了一下,两片微薄的红唇如蜜桃般诱人。

  她两条玉腿交叉了一下,一双放在平坦腹部的玉手,换做抱在胸下,本来高
耸的胸部被挤托得更加起伏高翘,清冷的脸孔波浪不惊。

  这时候,遇到红灯,车停了下来。

  气氛好像有些怪了,我们谁也不说话,我望着秦心媚的侧脸,她闭上双眼,
猜测是在生我的气了。

  「我叹气,是因为车内坐着一个仙女,可惜这个仙女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焉。」
我开声道。

  秦心媚还是没有说话,一直闭上双眸,琼鼻传出细微的呼吸声,双眸上合着
弯弯的长眉睫,眉头中间有一颗很小的痣,被眼眉遮掩住,不仔细看不出来。

  此刻,她好像有些疲劳,像是睡着了般,车内的冷气有些低,趁着红灯这个
时间,我赶紧脱下西服盖在她身上。

  我近距离看着她那诱人透彩的红唇,脑海出现一个声音,去咬一口,刚付出
行动吻下去的时候,而后方的车辆突然响起喇叭催促着,只好驾驶保时捷向前行
驶。

  下次一定要吻上秦心媚的红唇,我暗暗发誓。

  「你和伊妮娜。艾利的关系怎么样?」突然,秦心媚睁开双眼,转头望着我,
清澈的目光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你说我的姐姐,等等,你什么时候偷看我手机了?我有隐私的好不?」我
有些生气,她竟然偷翻看我的手机。

  「你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你胸前有伤疤,所以才翻看你的手机,问你姐姐是
怎么回事?」秦心媚如实说道。

  不知怎么的,我松了一口气,她翻我手机不是为了查看我的隐私,而是在关
心我。

  「关系就是和姐弟一样的感情啊。」我有些心慌望了秦心媚一眼,突然想起
了我手机相册中的隐私。

  「姐姐拍数百张各种黑丝和白丝长腿高跟照片给弟弟保存,一百多张弟弟和
姐姐抱在一起的照片,这感情的确是很正常?」秦心媚青澈的目光似乎看穿我的
内心,脸孔更是冷如冰山。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真的是姐弟关系,从很小的时候,她就非常疼我。」
我解释道,事实上的确如此,没有做过出格的行为。

  我没有血缘的姐姐伊妮娜。艾利,比我大5 岁,23岁已经是Billboard Hot
100 畅销歌星,十分爆火,但有一个癖好,经常发她的露骨照片给我,叫我保存
好,说想她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

  而她每一次回家,都压迫我和她在家拍很亲密的照片。

  在我的记忆中,姐姐伊妮娜。艾利对我的宠爱不比养母养父少,只是她很少
有时间在家,每一年工作安排的是满满的,但每一次回家,所有时间都和我腻在
一起。

  「那你心脏的伤疤是怎么回事?」秦心媚看到我认真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
随后问到正题上。

  伤疤?

  我心脏的伤疤?听到秦心媚的说话,突然脑海又想起了当时那恐怖的一幕,
心脏又剧烈疼痛起来,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着心脏,呼吸有些急促,脸
色瞬间煞白,两手抓住方向盘差些向一旁的隔离花带撞去。

  秦心媚吓了一跳,慌乱望着我,她不是怕撞车,因为车速不快,就是撞了也
不会有什么事情,而是在担心我。

  幸好,我紧紧咬着牙齿忍着心脏那股抽搐的痛楚,打着方向盘,踩着刹车安
全停了下来,但呼吸仍然不顺畅,嘴里喘着大气,很是难受,目光愣愣盯着前方。

  「陈青,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冷静,慢慢呼吸,慢慢呼吸。」秦心媚赶
紧解开安全带,整个人趴在我身上,一张精致脸满是惊恐和煞白,差些哭了出来。

  她一只纤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孔,温凉柔软,另一只小手温柔抚着我心脏位
置,一边柔声安慰着我:「陈青,看着我,慢慢呼吸。」

  我被秦心媚一双手抚摸着脸庞和胸膛,听着她温柔的声音,慢慢恢复了正常。

  「没事了,好很多了。」我深深呼吸一口气,感受到心脏的心律逐渐恢复如
初。

  每当想起当年那一幕,不知道怎么的,心脏就如刀割的疼,好像胸前这颗心
脏不是我自己似的,当初我也问过养父养母这个问题,他们都避开不答,叫我不
要多想。

  那一段时间,我还经常看心里医生,经过很长的时间才从当初那恐怖的场面
走出来。

  当时我还记得,三年前发生那件事时,无论是当初那个主治医生,还是心理
医生对我说,两年内保持良好的心态,不要轻易动怒,要保持开心的状态。

  所以回到夏国的时候,我遇到了秦心媚,她哭,她流泪,她委屈,我都情不
自觉地向她妥协,顺着她的意思走。

  「我真的没事了,我还是好好的。」我轻轻捧着秦心媚精致的脸蛋,她的脸
色依旧带着惊恐,随后慢慢将她的娇躯扶回副驾座上。

  我暗暗感叹起来,这个气质高雅,如冰山的女人,也会有惊慌的一面,等她
系好安全带,随后赶紧发动保时捷的引擎,快速离开。

  「陈青,前方左转停下,让我来开吧。」秦心媚的目光始终没有从我身上移
开,怕我又出什么事故,脸孔依旧是担忧的神色。

  她也没有再问我伤疤的事情。

  「不用,还有两里路就到达目的地了。」我摇了摇头。

  秦心媚坐在副驾驶座上,双眸一眨不眨望着我,似乎知道我性子固执,再也
没有说话,但清澈的目光不时闪烁着,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事情。

  我也没有说话,安静驾驶着保时捷到达了目的地,秦心媚所说的酒会,其实
是一个私人会所,里面大都是安海市的官商富豪参加。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十分了,将车停好后,秦心媚揽着我的手,行进了
私人会所。

  一进会所,就听到优雅婉转的音乐声传来,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着长裙,
一副争娇艳彩的模样,每个人拿着酒杯在细声交谈着,举止优雅,一副上流社会
的姿态。

  「跟着我身边。」秦心媚揽着我的手臂,轻声道。

  自我们两人进入会所,很快有不少目光聚在我和秦心媚身上,不少男性们看
到秦心媚的那一刻,目露光彩,安海市的女王终于出现了。

  今晚这个酒会,有人收到风声,安海市的女王会出现在这次酒会上,所以,
有不少男性富商为了见秦心媚一面,很早就来了私人会所。

  可知道,这个圈子曾经多次邀请她,她都没有回应,这次终于来了。

  秦心媚一身淡银色的礼服裙,半盘起长发,冰肤玉肌,优雅高贵,玉足踩着
一双6 寸高的黄色一字细跟高跟鞋,撑着高挑的娇躯,整个人气质无以伦比。

  有不少人没有亲眼见过秦心媚,只听闻她的事迹,听闻她绝色冷艳,冰山美
人一个,今日一见,的确是如此。

  看到秦心媚的那一刻,有不少男人眼中充满欲念,脸上泛着掩盖不住的欲望。

  有一个男的捧着酒杯过来,很明显是冲着秦心媚来的,但被她拉着我的手行
开了,随后来到一张长桌子傍边。

  桌子上摆满各种精致的糕点和红酒,秦心媚叫我吃些点心,一边目光张望四
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讨厌这里。」我看到那些所谓的富豪,个个都盯着秦心媚,如豺狼一般
的目光,让我心中厌恶。

  「就是聊一会话,很快就回去。」秦心媚听到我的话,不禁愣了愣。

  就在这期间,有两个男性行过来,目的是秦心媚,但被我站在她面前,笑意
吟吟拦住了。

  「她是我的女伴。」我拉着她的玉手,如是说道。

  秦心媚没有说话,任由我来着她的玉手,望着我的高大的背影,嘴角噙着一
丝笑意。

  两个男性目光有些愣然,然后点了点头,带着一丝尴尬的笑容离开。

  「哎呦,秦总啊,向你发了多次邀请,这次终于来了。」这时候,一个身年
龄40多岁,穿黑色裙子的富态女人缓缓行过来,目光充满惊喜。

  「芳姐,好久不见了。」秦心媚绕过我的身子,行到富态女人面前,冰山般
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随后两人站在一起小声聊了起来,似乎聊到什么事情时,那个富态女人的目
光向我这边瞄来,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

  「纳兰曦呢,她说她也会过来,怎么不见她呢?」秦心媚开声问。

  「她早就到了,不过刚刚突然说有点不舒服,在2 楼休息,不管那丫头了,
难得聚一次,我们去一个安静的房间聊,好几个老闺蜜都在那边呢。」富态女人
拉着秦心媚的玉手,向一个包房行去。

  我立马急了,刚想上前,不过秦心媚转身,对我说:「你坐在这里等我,或
者到处走走,我一会儿就回来。」

  「聊什么呢,我也一起去。」我眨了眨眼。

  这时候,那个富态女人行过来,望着我帅气的脸孔,狡黠笑道:「聊女人身
上穿的东西,怎么你也想来?」

  「我有啥不敢的,去就去。」我盯着这个富态女人,认真说着。

  「听话,我们聊商业上的话题,你先吃点东西,不过,不准喝酒。」秦心媚
解释说道,然后望了我一眼,和那个富态女人行进一个包房,关上了房门。

  我蹙着眉头,望着桌子的糕点,没有丝毫食欲。

  而这时候,一阵尿意袭来,我急着找厕所,但一楼似乎没有厕所,接着向2
楼跑去。

  在一个楼道的尽头,好不容易找到了厕所,方完便后,我往楼道行回来,经
过一个房间门口时,突然大门打开,一只玉手伸出,抓着我的衣领,用力将我扯
进房内。

  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锁死门扣。

  放间内,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人,玉足踩着8 寸高乳白色的露趾高跟,她
脸色潮红,双眸充满欲望,如八爪鱼一样,整个娇躯将我身体顶在墙上,对着我
脖子吐着芬芳。

  「和我做爱。」女人红唇一边喘息,一双玉手如浪潮在我胸膛用力抚摸着,
红唇朝我的嘴唇吻来。

  此刻,我被这个女人的举动所震惊,她两片柔软的嘴唇生涩地在我嘴唇边磨
蹭撕咬,嘴角溢出一丝晶莹的涶液。

  她似乎是第一次接吻,十分生涩,小香舌开始顶着我的牙齿想钻口中,下身
被一条玉腿顶着,疯狂摩擦我的下体,她用力过猛,我下体不禁传出一丝丝微痛。

  我赶紧抓住女人的玉膝,想推开她,但是她此刻似乎失去了意志般,脑海只
有欲望,整个人顶着我身体,玉手开始脱我的衣服。

  「她吃了春药?」我此刻明白了,很快冷静下来,不过,身上的欲火被逼出
来了。

  我咬了咬牙齿,将她抱到床边,整个娇躯往床上一扔,随后爬到她身上,开
始脱掉她的裙子。

  「你叫什么名字?」我一边脱她裙子,一边试探问。

  「纳兰曦,快,快些给我,好难受。」女人一脸春意,不等我完全脱掉她的
裙子,整个娇躯又将我推到床上。

  她翻身压在我身上,诱人的红唇又吻在我嘴唇上,柔软的小香舌钻进我嘴里,
如一条小蛇探取我的舌头,还带着一丝丝甘甜的涶液。

  她叫纳兰曦?

  好吧,她是一个菜鸟,看样子只会接吻,不,连接吻都不会,肯定是第一次,
不知道什么原因吃了烈性的春药。

  「我来教你。」此刻,我被纳兰曦带起了欲火,冲到脑海,被欲望冲昏了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qinggan/86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