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美人图第二集第三章

第三章
心里飞跃伊山近外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赵在做美梦,还足在做恳尊。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三章
心里飞跃

伊山近外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赵在做美梦,还足在做恳尊。

身体爽得厉害,清楚地感觉到美丽贵妇的蜜穴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花径蜜道是那么紧窄有力,收缩力道极强,而且肉壁温暖娇嫩,显然是多年都没有用过。

救过他性命的美貌妇人,骑在他的身上,感觉着肉棒插入蜜道满满的充实饱胀感,满足得胡言乱语,颤声娇吟,「好公子、亲老公」地浪叫,蜜道不住地颤抖痉挛,已经爽上了云霄。

肉棒在她嫩穴中插了多久,她就浪叫了多久,突然仰天尖叫一声,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雪白窈窕的玉礼不住地颤抖,蜜道痉挛着喷射出大量蜜汁,拚命挤压着肉棒,彷佛要将精液活活搾出去一样。

不过伊山近心如铁石,虽然又兴奋又爽,下体不住传来被蜜道套紧收缩带来的快感,却坚决不肯射精,败在这么简单的吸力之下。

说起来蜀国夫人的蜜穴,又紧又窄,简直就像处女一样,套弄压搾肉棒的强力让人销魂,把肉棒插在这样的美妙紧穴里面,实在想像不出她已经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儿了。

他当然不知道,那位年方二八的美少女此时正跪伏在窗外以头抢地,心中大恨︰「母亲怎么这么不禁弄,刚一插进去,就叫得这么淫浪!」

她对性事也是一知半解,只是隐约觉得︰「怎么也该多弄几下,才会叫这么大声吧?这么不禁干,连我的脸也都丢尽了!」

「啊,不对!」她忽然想起︰「重点不在这里!关键是,那个小男孩比我还要小上好几岁,母亲竟然和他做了那事,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见人?」

她心中羞怒欲死,正想要气势汹汹地冲进去,突然一呆︰「要是这事闹出来,大家都丢脸!还是等明天,这家伙离开以后,再想办法下手要他的命!」

附近还有这么多丫鬓,当然不能直接把这事撕开来。文娑霓愤恨地掩面咬牙,想要悄悄地离开,可是双腿绵软无力,心脏跳得过于激烈,激动得连爬都没法爬开。

而且,里面不只是母亲一个人,还有姨母在那里。文娑霓心里突然升起隐约的好奇,怎么也按捺不住这奇异的好奇心,咬紧贝齿,死死地贴在窗下,就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

蜀国夫人哪里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正在外面听房,在最激烈的高潮之中,剧颤地趴在伊山近的身上,蜜道中狂喷汁液,几乎要泄死在这小小男孩身上。

她身材高挑,比伊山近要高一些,趴在他的身上,雪白柔软的硕乳正贴上他的脸,将他的脸夹在乳峰中间,几乎把伊山近愍死。

不过他到底是修练过仙法,学过最粗略的闭气之术,既然毛孔能吸收天地之间的灵力,那么多吸收些空气也不是很费劲。

充满弹性的柔滑巨乳贴在脸上,伊山近心也在猛跳,肉棒被她蜜道肉壁不住地夹弄挤压,让他不堪折磨,索性把心一横,用力张大嘴,含住嫣红乳头,狠狠地吸吮起来。

「啊,啊!」蜀国夫人性感玉体又开始剧颤,感觉下体肉棒又硬了几分,直直地插在自己久旷蜜道里面,甚至还顶住子宫,这样强烈的刺激让她兴奋得流泪,颤抖娇吟几声,生生地爽晕过去。

「姊姊真没用!」朱月溪忿忿地批评道,嫉妒地看着她蜜穴外面露出的粗大肉棒根部,馋得美目中星光乱射。

她本来是吮吻着男孩小嘴的,结果蜀国夫人倒下来,乳房压住他,把她的地盘都夺去了。

朱月溪娇喘几下,感觉到双腿间痒得厉害,也不作声,立即闲始脱衣服,很快就一丝不挂,露出了性感完美的窈窕玉体。

欺霜赛雪的滑嫩肌肤、高耸的玉峰、纤美腰肢、修长美腿,每一样都不比她的姊姊差。朱月溪兴奋地扑上去,伸手抓住晕倒的蜀国夫人,誓要把占着地方不用的姊姊推下去,换自己上位。

蜀国夫人却奇迹般地醒了过来,奋力将妄想夺位的妹妹推开,白藕般的玉臂紧紧抱住伊山近的头,颤声娇吟道;「哦,锄公子,你好棒……那里变得好大,比我的死鬼老公大多了……啊,不要吸得这么用力,乳头会坏掉的……」

趴在窗外听房的贤淑贞静美少女听得美目翻白,心中愤怒地呐感︰「他敢吸那里?就连我都好多年没有吸过了……还有,他那里难道真有那么大,母亲居然说他比……」

她越想越是悲愤,美目翻白得更加厉害,突然低吟一声,被活活气晕过去。

蜀国夫人爽得欲仙欲死,当然听不到她女儿悲吟的声音,还是抱紧伊山近狠干,雪白圆润的粉臀在伊山近胯间狠磨,感觉肉棒在里面横冲直撞,磨擦得多年未用过、娇嫩至极的肉壁快感狂涌,哼哼唧唧地又快要晕去了。

?还好,她在紧急关头看了旁边跃跃欲试的妹妹一眼,硬生生地阻了自己晕倒的势头,示威地瞪了她一眼,玉臀上下晃动,狠干起伊山近来。

伊山近咬住她的乳房,奋力向里面吸入,大口大口地咬着雪白柔滑的乳肉,舌头狠搅乳头,像要用这样的动作来发泄百年后再次被奸的悲愤。

蜀国夫人哼哼唧唧地娇吟着,将他抱在怀里,玉臀上下晃得更加厉害,感觉到肉棒在蜜道里面猛烈抽插,肉壁被磨擦得颤抖着流出蜜汁,不由爽得哭笑起来。

伊山近被她蜜道夹住,快感连连涌来,爽得六神无主,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抓住丰满的柔滑巨乳,一边一个,双手用力狠捏,在雪白乳房上面捏出了红红的指痕。

这样虐待性的举动却引岭了蜀国夫人更大的快感,只觉胸前双乳上传来的感觉如此美妙,甚至兴奋地哭了出来,修长美腿紧紧夹住伊山近的腰部,狠狠下坐,一下下地让肉棒插到最深,撞击在娇嫩子宫上面。

伊山近抓住一双美乳,大口大口地咬着两边的乳房,将乳头咬得嘎吱作响,在雪乳上留下深深的牙印。

下体传来更大的快感,肉棒被蜜道肉壁磨擦得越来越爽,伊山近被奸得神智昏乱,不由自主地挺起下身,向上狠奸着蜀国夫人,甚至还伸出手大力拧捏纤腰粉臀,只觉触手嫩滑,皮肤好得像花季少女一样。

在三年拘禁生活中,他已经习惯了仙女们的猛干,现在惩了这么久没释放出来,只觉很不过瘾,干脆抓住美女纤腰丰臀,用力上抬下压,让肉棒一下下地凶猛出入,干得蜀国夫人欲仙欲死,兴奋尖叫声更是激烈。

不自觉中,伊山近用上了从前习惯性的做爱动作,抽插更趋猛烈,将蜀国夫人一次次地推向高潮,激烈地颤抖哭泣着,爽得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不知干了多久,伊山近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声音清越激昂,只觉多年来所受的闷气,都在这一吼中爆发出来。

此时,他的兴奋也达到了顶点,肉棒在美女蜜道中猛烈地狂跳,将积压许久的精液狂暴地射向玉体的最深处!

噗噗噗一阵乱射,灼热精液剧烈喷射到贞洁子宫之中,蜀国夫人被这一连串的射击打晕了,仰头尖叫娇吟,纤手玉臂无助地颤抖挥动,放声哭泣道︰「公子……射死奴家了!奴家的花心,都要被你的阳精烫坏了!」

这样狂烈的快感,让久旷的绝色丽人无试承受,玉体剧烈地震动了几下,突然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还是无法抵挡高潮的快感,最终爽晕在他的身上。

在窗外,她的女儿刚刚悠悠醒来,突然听到她母亲兴奋至极的尖叫哭泣声,从而得到了最清楚的现场报道,让她心口一紧,在极度的悲愤之中,和她母亲同时晕了过去。

她姨母倒是喜出望外,兴奋异常,早就在旁边等得淫水都快流干了,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那个死不肯让位的姊姊也有这一日!

朱月溪用最快的速度,将昏迷的姊姊推到一边,看着肉棒拔出时蜜穴中流出的汁液,让她用力地咽下口水,然后扑上去一口咬住肉棒,狠命地吮吸起来。

这个时候,伊山近却注意不到她的动作,只是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激动地想道︰「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的灵力……」

在最兴奋激动的刹那,他正在向美妙玉体深处喷射精液之时,突然丹田中灵力一动,早就失去的灵力,彷佛又有了恢复的迹象。

可是那灵力只是一动,很快就又消失,彷佛丹田中从未出现过灵力一样。

肉棒倒是又立了起来,美丽夫人的优美红唇兴奋地舔吮着男孩的肉棒,柔滑香舌上下舔弄,将她姊姊流出来的淫水都吸吮干净,连同精液一起吃下去。

在这样的刺激下,肉棒迅速胀大,龟头直插进咽喉里面,噎得朱月溪美目翻白,慌忙爬起来,骑到了伊山近的身上。

看着美丽女子爬上自己身体,伊山近猛然清醒过来,慌忙用手遮住胸脯,另一手挡住下礼,就像一个即将被凌辱的清纯少女一样,颤声哀恳道︰「夫人,不要……我还这么小,禁不住你们玩的,放过我吧……」

窗外的文娑霓被气晕后又醒来,正好听到他这话,气得美目中清澈泪水顺着玉颊流下,悲愤想道︰「这混蛋小贼,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说出这些轻薄话来!」

紧接着,她就听到朱月溪娇喘着呻吟道︰「可是我这里好痒,你快插进来,给我止痒……好,你不肯动,我自己来!」

文娑霓听得大惊失色︰「怎么姨母也这么色!不对,她好像还没有和这小贼做那种事,我要冲进去阻止她,不能让她失身!」

她努力想要站起来,却是娇躯绵软无力,摇摇晃晃地抓住窗台站起一半,突然又呆住︰「我的母亲已经失身给这小贼了,雨虹妹妹的母亲如果躲了过去,当然是天大的幸事,可是……」

她呆呆地跪在窗下,犹豫不决,虽然很想冲进去将姨母从小贼身上拉起来,可是身体却很僵硬,在深夜的寒风中如凝固住了一样。

等到她奋力站起的时候,透过纱窗看到朱月溪已经抓住了正在满地乱爬、试图逃走的伊山近,骑到他的身上,纤美玉手紧紧抓住那根乱晃的坚硬肉棒,对准花瓣中心,狠狠地坐下去,噗吓一声,将粗大肉棒吞没在玉臀之中。

「啊!」美丽贵妇剧烈地颤抖起来,玉臂在空中无意识地挥过,爽得不能自制。她能感觉到粗大肉棒插在蜜道里面,磨擦着湿润的肉壁,随着她的动作,一点点地向里面插入。

「终于得偿心愿了……」朱月溪幸福地流着眼泪,趴下去亲吻着伊山近的嘴唇,玉手颤抖着将自己的高耸美乳塞到他嘴里,让他痛痛快快地吸吮。

修长雪白的美腿夹紧他的腰部,玉臀晃动向下,蜜道吞没了整根肉棒,光滑玉臀磨擦着伊山近的胯部,朱月溪快乐地奸淫着伊山近,时而晃动纤腰,感觉着肉棒在蜜道中左右冲撞的快感,幸福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快乐满足。

伊山近心中一片怅惘,含泪想道︰「又被奸了……而且还是两个一起玩我……是不是我生下来就是注定要被轮奸的命啊?」

自暴自弃之下,他闲始伸出手,在朱月溪身上乱摸乱捏,奋力将乳房捏得满是红红的指痕,牙齿将乳头、乳房咬得吱吱作响,甚至咬出血来,苦涩地吸吮着美人鲜血的奇异味道,下体还挺动着向上猛插,迎合着朱月溪粗暴的奸淫动作。

朱月溪当然觉得乳头有些痛,可是又爽得不克自制,玉体不由自主地上下剧烈晃动,蜜道吞吐着伊山近的肉棒,颤声娇吟着流出幸福的热泪。

伊山近被她蜜道夹得剧爽,脑中也开始有些不清楚,到后来干脆自暴自弃地挺腰狠干起她来,希望她满足之后,能够放过自己,让自己可以忍辱偷泣地离开这里,去搂住真正喜欢自己的女孩,从当午那里得到抚慰。

他这么一主动,朱月溪就幸福得要死,骑在伊山近身上淫荡地晃动着性感美体,湿润花瓣大肆吞吐着男孩的粗大肉棒,蜜汁不断地涌出来,沾满整根肉棒,流满他的胯间。

性感成熟的绝色丽人兴奋地挺动娇躯,狂奸着身下的俊美男孩,整个人都像在云端中飘荡,蜜道肉壁与男孩的肉棒进行着亲密接触与激烈磨擦,带来的极乐快感简直要让她昏过去了。

装饰华丽的厅堂之中,除去爽晕的蜀国夫人,就只有朱月溪赤裸的玉体上下晃动,动作狂野,姿态曼妙,沉浸在极度的快乐与幸福之中,如不知疲倦般地在伊山近的身上纵横驰骋,只愿能保持在这极乐的一刻,和他永远不分离。

文娑霓呆呆地站在窗前,透过纱窗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姨母和那个男孩颠鸾倒凤,弄得她心里狂跳,裙下玉腿也在剧烈颤抖,不知不觉间,露珠涌出贞洁的处女嫩穴,将内衣都浸湿了。

朱月溪骑在伊山近的身上爽了许久许久,忘却一切地追逐着更强的快感,飘散的长发上下翻飞,乌黑亮丽,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优美弧线。

在幸福的狂喜之中,她终于达到了快乐的巅峰,仰天娇呼,玉体剧颤,圆润粉臀奋力地坐下去,在伊山近胯部拚命磨擦,爽得几乎要晕过去。

紧窄蜜道将粗大肉棒整个吞下,在高潮中激烈痉挛,紧束挤压着它,让伊山近在晕眩之中爽得眼睛翻白,无意识地低吼着,双手抓住她的酥胸,肉棒在她花径中猛烈地跳动,将大股滚烫精液暴射进梁雨虹居住过的子宫里面。

朱月溪快乐地颤声浪叫,扑倒在他身上,将乳头塞进他的嘴里,幸福地爽晕过去。

肉棒仍然在她蜜道中狂跳着,射尽了最后一滴精液,伊山近才喘息着松开身上美女,浑身松弛地躺在地上,用伤心的声音,幽幽地道︰「又被强奸了啊……」

丹田里的灵力又跳了一下,随即又消失无踪,伊山近正在失落中喘息着,旁边的美妇却不肯给他喘息的机会,爬上来推开朱月溪,自己扑到了伊山近的身上。

那是蜀国夫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被眼前的春宫引动了淫兴,不顾刚才泄得疲倦,强行爬上来向伊山近求欢。

伊山近倒是想不答应,可是这种事,由得了他吗?窗外的文娑霓看得浑身僵直,清楚地看到自己尊敬的母亲将脸贴在伊山近的胯下,优美红唇含住那根湿淋淋的大肉棒,饥渴地舔吮着它。

她那美妙的香舌,在肉棒与睾丸上面到处舔弄,将精液与蜜汁都舔到口中,津津有味地咽下。

肉棒很快被舔硬,接下来,她含住肉棒,蚝首激烈地上下晃动,同时用妩蚓眼神凝神着伊山近,口舌动作激烈慇勤,舔吮得啧砸有声。

文娑霓都快要晕过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如此淫浪。可是当她看到蜀国夫人淫笑着骑上伊山近的身体,纤手捏着那根大肉棒,缓缓下坐,用蜜穴吞下肉棒时,她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当即晕倒在窗下。

伊山近酒后无力,只能屈辱地承受着两个美妇人的轮奸。蜀国夫人兴奋地狂奸着他,用紧窄蜜道将肉棒搾得射精之时,朱月溪又迅速地爬上来,玉手抓住肉棒品砸舔弄,吮硬后快乐地骑上来,享受着轮奸男孩的幸福生活。

一次次地被轮奸,伊山近渐渐变得麻木,心也变得冰冷,只是像尸体一样躺在地上,供这两位高贵美妇奸淫玩弄。

「这就是我报恩的方式吗?以这样的清白之躯……」伊山近浑身冰冷地想着,非处男的清纯之泪顺着眼角悄悄滑下。

每次射精之后,灵力都会在丹田内跳动一下,随后归于沉寂。但就是这一下,让他的肉棒复活,在最短时间内站立起来,重新插入到那两位美妇的蜜穴里面,爽得她们死去活来。

肉棒一次次地在蜜道深处射精,彷佛永无止尽。两位美妇简直兴奋得发狂,满怀爱恋地捧住肉棒舔吮着,将它视为无价的珍宝一样。

良宵苦短,出身高贵的美妇人抓紧一切机会奸淫着伊山近,舍不得将它从泥泞蜜道中拔出来,无休无止地吸取着他的精液,只希望这一夜永远不会过去。

但对于伊山近来说,这简直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他也曾经努力反抗,甚至希望自己肉棒硬不起来,但他的力气实在是比不过两个高挑成熟的美妇,而被两个仙女调教得极为敏感的身体,很容易就会勃起射精,就连拒绝强奸的权利都没有。

他只有躺在地上,含泪接受轮奸凌辱,精液一次次地暴射出去,灌入美女恩人的玉体内部,心如死灰。

唯一能让他有点生趣的,是他能感觉到灵力的跳动。虽然每次射精后都会归于沉寂,wm让他意志消沉;但随着射精次数的增多,灵力跳动越来越强,感觉也越来越清晰。

朱月溪骑在他的身上,如英武的骑手一般上下颠簸,晃动着雪白窈窕的娇躯,以娇嫩肉壁磨擦着伊山近的粗大肉棒,动作狂猛热烈。

干了这么久,她也会疲惫,体力消耗过大,简直无力再奸。

但对伊山近身礼的渴望,让她不舍得停下来。修长玉手紧紧抓住伊山近的肩膀,低头凝视着他,一想到伊山近明天早上可能会离开,明亮的大眼睛里面就忍不住流出了伤心的泪水。

为了不留下遗憾,她奋起最后的力量,强行挺动娇躯,与他激烈交欢,甚至还动用了内力来支持自己剧烈的动作。

她练武时间也不短,虽然没有什么成就,内力还有那么一点。随着她福至心灵,提起内力帮助交欢,果然精神大振,挺动纤腰的速度暴增了许多。

容光焕发的美丽贵妇骑在伊山近的身上,兴奋地颤声娇吟,纤腰丰臀挺动速度越来越快,蜜道紧紧继住肉棒,疯狂地磨擦着它,在高速运动之下,几乎要磨出火来。

无尽的快感疯狂奔涌,绝色丽人又一次冲上了快感的最高峰,仰天尖叫着,玉体在高潮中剧烈地颤抖。

这一次,她因为动作太过猛烈,达到的高潮比原来还要爽得多,脑中更强烈的快感让她晕眩,扑倒在伊山近身上,蜜道痉挛,大力压搾着肉棒,滚烫的蜜汁疯狂喷射到肉棒上面。

伊山近也被她搾得精液狂喷,灵力在丹田跳动,突然一股内力从子宫中、蜜道肉壁上涌出,疯狂地涌入肉棒里面,顺着肉棒传入他的身礼,冲进丹田。

美女的内力与男孩的灵力冲撞在一起,伊山近的身体轰然剧震。等到他晕眩稍轻,清醒过来,赫然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恢复了部分,足以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了。

「怎么回事,难道她的内力能转化为我的灵力吗?」伊山近隐隐约约感觉到她蜜道中传来的内力,现在却已经消失在自己丹田里,这让他惊讶而不知所措。

谁也不会给他时间让他细想,蜀国夫人已经如雌狮般扑上来,用诱人的红唇吮硬了他的肉棒,雪白丰臀坐上他的肉棒,强行将它吞入蜜道里面,兴奋地挺动娇躯,大干起来。

灵力依然在伊山近的体内流转,在流到下腹部时,突然一转,向着肉棒流去。

紧接着,灵力流入蜀国夫人的体内,顺着蜜道肉壁进入,在子宫中转了一圈,流入她的丹田,并向美女玉体各处经脉流动。

伊山近虎躯一震,赫然想到,这条灵力流动路线却是当初自己被奸时,曾走熟的路线!

三年毫不间断的奸淫中所养成的习惯,让灵力快速奔流,在蜀国夫人经脉中转过一个周天,重新回到丹田,流经子宫、蜜道,透过嫩滑肉壁进入肉棒,在伊山近的经脉中流动。

伊山近清楚地感觉到,灵力从蜀国夫人身上流回来时,比刚才增强了许多,这一发现让他兴奋,也无暇多想,立即运起心诀,驱动灵力在两个人身体里面快速流动。

蜀国夫人没有修习过仙法,不知道灵力是什么,只是感觉到浑身酥麻,到处充满快感,比刚才还爽,不由颤声娇吟,语声中充满媚意。

伊山近一手抓乳,一手捏紧柔滑丰臀,挺腰狠干,灵力快速在两个人身体里面流动,越来越强,如长江大河般在经脉中奔涌。

几个周天之后,伊山近收了灵力,感觉已经恢复了大半,而他的力气也回到了身上。

他抬起头,看着身上的美丽贵妇,心中突然涌起怒气,愤然翻身将她按倒在地上,粗大肉棒狠狠地在她的蜜穴里大肆抽插,故意横冲直撞,干得蜀国夫人大声尖叫,又痛又爽,抱紧他哭泣颤抖,模样娇弱可怜。

她的女儿躺在窗外,不知听了多久,泪水都快要流干了。听母亲叫得可怜,奋力爬起来,站在窗外向里看,刚好看到伊山近将她母亲高挑纤美的雪白玉体翻过来,如母狗般趴在地上,高高翘起了雪臀。

伊山近跪在她的身后,双手用力抓住柔滑臀肉,龟头顶在布满精液淫水的玉门之上,狠狠一挺腰,粗大肉棒凶猛地插入了蜜道,进入文娑霓出生的地方,大肆挺腰狠干起来。

蜀国夫人凄惨兴奋的叫声在文娑霓耳边震响,让她娇俏美丽的少女玉颜忽红忽白,虽然很想冲进去和那小贼拚个死活,可是羞耻和理智还是阻止了她,让她只能低垂蚝首,怅然轻叹,如行尸走肉般向着远方走去。

丫鬓们早就躲得极远,偶尔有人看到她的身影,也都赶快捣住眼睛,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在春光满室的宴会厅中,伊山近已经掌控了主动,状若疯虎般在自己美女恩人身上肆虐,粗大肉棒狂暴抽插,干得她蜜道红肿,气若游丝,趴在地上哀叫抽泣,几乎要被活活干死。

终于,她低吟一声,在高潮中剧颤晕去,伊山近还不肯停手,抓住她娇躯狠干,一心要干个痛快,将自己所受的折磨都补偿回来。

朱月溪娇喘着扑上来,从后面抱住他的裸体,颤声叫道︰「小冤家,姊姊已经不行了,让我来吧!」

伊山近冷哼一声,抽身后退,将湿淋淋的肉棒从蜜穴中拔出,一转身抱住成熟性感的雪白胴体,噗地一声,将肉棒插进她妹妹湿润的蜜洞里面,大干起来。

这一次,是伊山近压在朱月溪的身上,腰部疯狂起伏,肉棒猛烈地在花径中抽插,干得淫水四溅,美貌贵妇的娇吟浪叫声更是响彻整个殿堂。

伊山近运起采补之术,以美女恩人为鼎炉,大肆进行修练,果然感觉到灵力不住地增长,修练速度比从前打坐炼气要快上许多倍。

伊山近得了甜头,精神大振,按住朱月溪狂干,直干得她死去活来,淫水都不知道流了多少,几乎活活泄死在这男孩的身下。

她仰头「呃」的一声,爽晕过去,伊山近还没有尽兴,伸手抓住旁边的蜀国夫人,换了一个双修鼎炉,干得更是爽快。

现在已经是主客易势,两位高高在上的美貌贵妇被小男孩干得昏迷无数次,最后爽得没有一丝力气,只能流蜜流泪,连话都说不出来。

天已经蒙蒙亮了,伊山近干了她们半夜,仍然消不去心中的愤怒,强行暴奸着她们,不肯停下。

这还是第一次他采取主动,强奸美女的感觉果然很爽,让他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上次受伤时失去的灵力,都已经回来,内伤也在双修的过程中被医好。现在他只觉自己十分强壮,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强。

他把两个美女翻来覆去地狠干,等到天光大一兄时,她们已不知死去活来多少次,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只能流泪看着他,再无原来强奸他时高高在上的英雌气概。

阳光穿过窗户,照射在伊山近的屁股上。伊山近将两个美妇揽在怀里,虎躯剧震着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美女子宫之中,喘息半晌,终究长叹一声,起来穿上衣服,回身怒视着她们。

「我被强奸,难道已经成为习惯了?」伊山近悲愤地想道,突然一纵身,冲到墙边,摘下墙上挂着的宝剑,锵地一声拔剑出鞘,指着那对一丝不挂抱在一起颤抖流泪的美貌姊妹,怒喝道︰「贱人!你们如此对我,该怎么处置你们?」

虽然事后他奸了回来,但被强奸的耻辱还是刻在了他的心上,与从前的悲惨记忆重合在一起,让他愤怒得无法自制,挺剑就要刺下去。

剑尖刺到蜀国夫人雪白玉颈前,突然停住。

「我的命都是她救的,要是杀了她,算不算恩将仇报?」

伊山近苦苦思索,看着眼前既是恩人又是强奸了自己的仇人的美女,不知该如何是好。

蜀国夫人娇喘着爬起来,毫不害怕指向自己的锋利剑尖,扑到他的脚下,用力抱住他的双腿,仰起美丽面庞看着他,柔声道︰「公子,你要杀我,妾身不怨,能有这一夜,妾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嗯?」伊山近怔住,低头凝视着她。

她的容颜上带着兴奋的嫣红,慵懒的满足,还有视死如归的坚定,以及温暖的柔情,目光闪闪地看着他,彷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刻印在心上,把这记忆带到阴间去一样。

「我也是!」朱月溪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费力地爬过来,跪在他身下,抱住他的腿,用爽朗悦耳的声音叫道︰「能和你有这一夜春宵,就是死也没什么。我们做了这样的事,你要杀我们报仇,也没什么不对。只是你杀了我们之后要快点离开,不要让人逮到了。守门士兵知道你今天要离开,不会为难你的。」

伊山近呆呆地看着跪伏在自己脚下一丝不挂的美丽姊妹,她们的脸上如此圣洁美丽,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着爱恋,这让他怎么也下不了手。

「她们是怎么回事?宁可被我杀,也要强奸我?这、这,难道她们是疯了吗?」

伊山近后退一步,紧紧咬住牙,虽然想要一剑刺下,报此冤仇,可是容貌与身体都如此美丽的姊妹花,如并蒂莲般开放在自己脚下,又是软语央求,满心都是对自己的爱恋,这让他怎么办才好?如果不杀,难道这仇就不报了吗?伊山近心乱如麻,突然大叫一声,愤怒地将剑掷在地上,转身大步奔跑,向着门外冲去。

门外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几个忠心的丫鬓远远堵在路口,不让人接近,看到他衣衫不整地冲出门来,都露出惊讶惶惧之色,也不敢阻挡他,任由他冲出门去。

伊山近一路狂奔,冲出宅院,漫无目地向前奔跑,最终冲到附近一处山岭之上,还在下意识地向着上方奔去。

他一直冲到山峰顶部,再无法向上行进,才蹲下身来放声大叫,以悲愤的呼声来发泄心中的愤怒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在这时,他对女性的痛恨已经达到了顶点,只想把世上的女性都抓到自己面前,拚命地折磨蹂躏,以报自己百年来的冤仇。

世外的仙女,本来应该是所有人崇拜的对象,女性之中最杰出的人物。谁知她们竟然陡起色心,将还是纯洁少年的自己强行淫污,轮奸三年,然后弃尸于地,甚至懒得给他一个墓穴、一张草蓆!

即使是对他没有色心的女子,也是那么凶残狠毒,强夺了他卖身三年得到的肉金,还要杀人灭口!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救命的恩人居然还生出了坏心,施恩望报,逼着他以肉身抵偿,用酒灌醉了他,进行迷奸、强奸、轮奸,让他纯洁的心灵受到残酷的创伤,此后对女性再没有一丝信任感。

他嘶声悲愤狂叫,状若疯癫,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将脸埋在膝上,坐地不语,心如死灰。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抬起头来,紧紧地咬着牙,眼中闪动着残酷的光芒︰「这群贱人,拿老子当男妓了!我一定要报仇,从今天起,不是女人玩我,是我玩弄天下女人!」

在无尽的痛苦折磨,和激烈的内心冲突之后,伊山近终于得出结论,说出了无数名妓初入行时的心声,完成了心理上质的飞跃。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673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