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业务助理雅雯(3)顶楼禁地

「tom,你这是什么提案啊?时程表也不清楚,要花多少钱也没有计划,
你知不知道这个提案要花多少钱?多少时间?创意是要配合计划的!公司每个月
给你这些钱可不是请你做梦的!」下午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阵高分贝的骂人
声。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tom,你这是什么提案啊?时程表也不清楚,要花多少钱也没有计划,
你知不知道这个提案要花多少钱?多少时间?创意是要配合计划的!公司每个月
给你这些钱可不是请你做梦的!」下午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阵高分贝的骂人
声。

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瞄向门没关的玻璃隔间,那是何瑞兰经理的办公室,一个
三十来岁的男人正被瑞兰骂出办公室。

瑞兰关上门,喘了口气,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这么凶的,但是年方二十六岁,
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她,靠着舅舅是总经理的关系得到了业务经理的职位,手下
带了几个老资格的业务,不凶一点实在难以在办公室立足。

她望向隔间外,自己的助理雅雯正跟几个年轻的业务说笑着,没有男朋友的
瑞兰其实也有些羡慕雅雯的。自己也没有比雅雯大几岁,长得也不比雅雯差,虽
然没有雅雯甜美可爱,可是她认为比雅雯成熟,而且有着知性美,一百七十公分
的身材比雅雯还要高蛮多的,虽然胸部比雅雯小了些,可也有33b的大小。回
国的时候应征,还差点当上第四台的新闻主播呢,要不是舅舅一力要她来帮忙,
她才不想在商场上冲锋陷阵,每天面对这群没大脑的笨蛋男生,只会喝酒应酬把
美眉,叫他们做个企划做得乱七八糟的。

她看着雅雯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跟几个男业务越说越开心,心里不禁有点
气。从小到大,因为她功课好、人又长得高,爱慕她的人一直不断,可是看在她
的眼里不过是群赖蛤蟆罢了,真有够帅够聪明的男生,又会被他那势力眼的妈妈
给扫地出门。

事实上,出身望族的她是不可能自己决定对象的,结果让她长到这么大,只
跟几个男人吃个相亲饭,喝个相亲咖啡,那些男人不是太矮就是太丑,不然就是
太笨,她又实在看不上眼,所以结论就是,这个二十六岁的高挑美女,从来没有
交过男朋友。也难怪她看着自己的助理在男人堆里吃得开,就一肚子闷气。

「joyce!」瑞兰把雅雯叫进自己的办公室:「我不是叫你把上个月的
客户资料做一个整理吗?弄好了没?」

「快弄好啦,我呆会就寄给您!」雅雯轻快的说。

「我看你一直在聊天,还以为你弄好了,原来还没有啊!还有,你有没有连
络美国总公司的hoffman,下个月的价格表弄过来没有?」瑞兰一双凤眼
直射向雅雯。

「还没有,他们现在是下班时间啊!」雅雯回答着,今天早上才刚交代的事
嘛!

「妳知不知道什么叫主动啊,妳不会发mail过去问啊?没有价格怎么跟
客户谈量。」瑞兰斥骂着:「妳白痴啊妳?」

「喔!我马上去弄。」雅雯委屈的应了声好。

「顺便帮我泡杯咖啡进来!」瑞兰把雅雯打发出去,原本聚在雅雯周围的几
个男业务也都离开了,她满意地回头做自己的事。

过了好半晌,瑞兰看看手表,已经五点半了,在半个小时就下班了,可是雅
雯帮她泡的咖啡还没有拿进来,答应她的客户资料也没有送过来,她心里觉得奇
怪,就出门去问有没有人看到雅雯。

「joyce啊!刚刚还在的啊!」做雅雯旁边的同事说。

「搞不好去上厕所了,我刚刚看她往楼梯那边走。」另一个同事说。

「哦!那我去找找。」瑞兰往楼梯间旁的女厕走去,没人在,茶水间里也没
找到雅雯。她心里觉得奇怪,这时候楼上的一个同事正好从楼梯间出来,瑞兰就
顺便问她。

「嗯,差不多在半个小时前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有看到joyce往楼上
走!」同事说。

于是,瑞兰就往楼上去找。瑞兰的部门在八楼,九楼是财务部,十楼是服务
部,她找了两层楼都没看到雅雯,心里想说雅雯不知道跑哪去了。正纳闷间,一
阵凉风从顶楼的铁门吹下来,瑞兰灵机一动,就往顶楼走去。

顶楼的风很大,都是水塔和一些管线,瑞兰推开顶楼铁门,什么也没看到,
她皱了皱眉头,四处张望一下,也没看到雅雯。正想下去的时候,风中隐约传来
几声女人呻吟的喘息声,瑞兰于是悄悄的走出去摸索着声音的来源。转过了两个
水塔,跨过几条管线,瑞兰总算发现了雅雯,只是眼前的景像却让她脸红心跳起
来。

原来雅雯正在和两个男人做爱!

穿着鹅黄色套装的雅雯把短裙撩起来,露出白白的圆臀,正坐在男人的身上
不停地起伏着,鹅黄色的上衣被脱了一半,挂在左肩上,男人的手掀起她的白色
衬衫,在雅雯丰满的胸部搓揉着,更可怕的是,旁边站着另外一个男人,解开裤
拉链,露出黑色布满青筋的粗大阳具,雅雯用雪白的手握着那根可怕的东西,还
伸出舌头去舔那怒气腾腾的龟头。

瑞兰慢慢蹲了下来,缩在水塔旁偷看,她从来没看过男女做爱,更没想到看
起来清纯甜美的雅雯会在上班时间跑到顶楼来做这种事,她第一次看男女做爱就
在不到两公尺的距离,男女的喘息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尤其雅雯身下那根粗大的
肉棒不停地在雅雯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那么粗的东西,雅雯怎么塞得进去!?』瑞兰心下讶异,她一向以为雅雯
是清纯派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开放,大白天的和两个男人在屋顶上做爱,而且
是两个长得又丑又耸的中年人。『我不能看了,该走了,呆会被他们发现就不好
了。』瑞兰心里这样想,但是却舍不得移动身体。

眼见雅雯放开了旁边那个男人的肉棒,双手撑在地上,白嫩的屁股拼命扭动
着,看来十分激动,瑞兰心想:『这就是高潮吗?』,她想看清楚雅雯的表情,
就慢慢地把身体转到水塔的另外一边去。

这两个男人就是阿海和阿涌,自从他们上次在办公室中弄上雅雯之后,雅雯
就慢慢成为两人的女朋友,没事两兄弟就约雅雯出来做爱,雅雯起先还有点半推
半就,被两兄弟手上掌握的录音带和录影带所胁迫,但经过几次疯狂做爱后,雅
雯也习惯了,一个星期两次或三次和两兄弟约会做爱,甚至逐渐有点爱上和两兄
弟做爱的刺激快感,有时候阿海和阿涌几天没来找她,她还会想念这两个强壮的
兄弟。

今天雅雯的经期刚过没多久,阿海就打电话来说要和她来一炮,还指定要在
雅雯上班地点的顶楼,雅雯起初不肯,但是经不住阿海略带胁迫的恳求,就带着
阿海和阿涌跑到楼上来办事,她正和阿海玩到快高潮时,没想到上司瑞兰居然会
跑到顶楼来找人。

『糟了!』瑞兰把头从水塔另外一边伸出去的时候,正好闲在一旁的阿涌也
把眼光射到这边来,两人四眼相对,瑞兰站起来就想跑。

「干!有人偷看!」阿涌看到躲在水塔边的瑞兰,连拉链都没拉,就立刻追
了过来,这时候瑞兰被顶楼的水管一绊,跌坐在地上,阿涌也很快的扑了上去,
把瑞兰压倒在地上,瑞兰马上张嘴喊救命,嘴巴才张开还没喊出口,阿涌的手已
经呜住了她的嘴巴。瑞兰也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干你娘!」阿涌受痛低呼了一声,使出常常看摔角节目的手段,单膝使劲
顶住瑞兰的后腰,左手扣住瑞兰的脖子往后拉,瑞兰登时呼吸困难,嘴巴一松,
阿涌把右手缩回来,手臂上整整齐齐的两排齿痕,血都流了出来。「妈的!」阿
涌又骂了一声,右手从口袋里掏出刀子来,在瑞兰细长的脖子上慢慢地割了道血
痕,瑞兰喉咙发出「呃呃」的声音。

「死婊子,听话的就不要叫,不然老子割断妳的喉咙。」阿涌恐吓着瑞兰,
用刀子架着她的脖子,压着她慢慢地站起身来。站起来之后,阿涌才知道捞到宝
了,眼前这女人又高又辣,穿着短跟的鞋子居然比阿涌还高了些,穿着黑色窄裙
的两条腿又长又直,比之雅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阿涌把瑞兰押回水塔后面,那边阿海正把雅雯的双腿压开成m字形,做最后
的冲刺,鹅黄色的短裙褪到了腰部以上,强壮的屁股不停地撞击着纤弱的阴部,
粗黑的阳具在粉红色的嫩穴中快速的抽刺着,雅雯张大了嘴巴,不停地左右摇着
头发出可耻的叫声。

「妳娘咧,有人偷看还干的这么起劲。」阿涌骂着:「快一点好不好!拿个
什么东西把这个偷看的人绑起来。」

「好啦!」阿海应了声好,才要起身,哪知道雅雯双手突然紧紧抱住阿海。

「啊……不要啦,快点!快插我,人家要……要……要嘛!」雅雯淫乱的叫
着,挺着圆臀追逐着阿海的肉棒,还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双脚更是紧紧的夹住了阿
海的啤酒腰。

「干!死骚货!」阿海低骂了一声,重又投入战场:「阿涌!等一下啦!我
老婆要到了。」阿海奋力撞着雅雯。

「去!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办事。」阿涌啐了一声,眼看着阿海和雅雯在
做爱,自己的肉棒也硬得受不了,他灵机一动,看到瑞兰丰满的臀部,吞了吞口
水,伸出手去拉瑞兰的窄裙上的拉链。

「啊!你做什么!」瑞兰扭着屁股闪开阿涌的魔掌。

「不要动!死婊子!不然割到妳我可不负责。」阿涌沉声恐吓着,瑞兰果然
乖乖的不再闪躲。阿涌的左手跟着摸到了瑞兰的屁股,那温热的触感和饱涨的弹
性让他的阴茎跳动。

他把瑞兰的拉链拉了下来,又扭开了扣环,那件紧紧包着臀部的窄裙,就沿
着瑞兰修长的双足滑落到屋顶的隔热砖上,露出瑞兰丰满圆润的双臀,她穿着超
薄的黑色小内裤,因为穿着紧身窄裙的缘故,内裤的布料用得不多,免得露出内
裤的线条,破坏了美感。可是这样就把白嫩嫩的臀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风一
吹起,紧张的瑞兰不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正卯死了。』阿涌心想,瑞兰比雅雯还要高上好几公分,小腿的长度也
够长,丰满结实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恰好形成一条美丽的直线,还穿着雪亮的黑
色尖头鞋和玻璃丝袜,让这双美腿更具致命的吸引力。

阿涌的手沿着瑞兰的充满弹性的臀部来回的抚摸,被刀子架着的瑞兰一颗心
好像被架上半空似的,她羞耻的闭紧双腿,咬住下唇,不想再这恶心男人的面前
示弱,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流出,她长这么大从不曾被人欺负过,今
天却在一个中年丑男的面前露出屁股,还要让那双丑陋粗糙的手在上面抚摸。

阿涌的手掌沿着股沟向瑞兰的私处前进,瑞兰虽然紧紧夹着双腿,但是阿涌
的中指却执拗的沿着夹缝往里推进,瑞兰扭着双腿抵抗,阿涌粗糙的手上传来光
滑有弹性的触感,他用手指往里抠弄,慢慢地到达了瑞兰的花唇,黑色的丝质内
裤也被向下褪,露出了股沟。

「不要……不要!」瑞兰低声呼叫着。因为阿涌粗糙的手指正在处女的秘密
花园来回的抚摸着,可是阿涌也不管她,继续向里深入到达花唇的顶端,粗糙的
中指深深的陷入瑞兰温热柔软的花唇中,按抚着瑞兰的阴核。「唔……唔……」
瑞兰无助的呻吟着,奇怪的感觉从密处传来,那从未被自己或是他人到达的敏感
地带正被男人侵犯着,她的双颊因为羞辱而涨红着。

「经理!」瑞兰从羞辱的地洞中被唤醒,她望向声音来源,雅雯正睁着圆圆
的大眼望向这边,她躺在地上,雪白的双腿仰天大开着,正用面纸擦拭着花唇上
的精液,一旁的阿海也拿着纸擦刚发射过的巨炮。美丽的上司和可爱的助理马上
都红了脸。

「她是妳的经理?」阿海和阿涌也都停止了动作。他们都从雅雯的口中听过
这个盛气凌人的女经理,从来都以为她是个晚娘脸孔的丑女,没想到居然是个成
熟的大美女。

「原来妳就是那个常常欺负我老婆的经理哦?」阿海说:「没想到居然是个
大美女,嘿嘿,看起来我们兄弟的桃花运还真的不错哪!」

「那还不来帮忙,我这样很累耶!」阿涌嘻嘻笑笑的向阿海求助,阿海四处
张望了一下,向雅雯说:「喂!把妳的裙子和丝袜脱下来。」

雅雯应了声好,把自己的丝袜脱了下来交给阿海,阿海骂道:「叫妳连裙子
一起脱,妳听不懂是吧?」

雅雯嗫嚅着说:「可是人家没穿内裤啊!」

「叫妳脱妳就脱,很啰唆耶!」阿海不耐的催促着。雅雯只好把裙子也脱了
下来。阿海把雅雯的裙子丢在一边,下身光溜溜的雅雯无论如何是不敢跑下楼求
助的,他拿着雅雯的裤袜走到瑞兰面前。「绑哪里?」阿海问道,两兄弟四处张
望了一下。

「绑那里吧!」阿涌看到一个约有一公尺高的铁管,就架着瑞兰走过去,把
瑞兰的两只手腕紧紧的缚在铁管上,形成有点弯腰的姿势。「我去把铁门关好,
免得有人跑进来,这个女的就交给你啰!」阿海淫笑着离开。

「这样就跑不掉啰!经理!」阿涌把刀子收到口袋里,腾出双手从瑞兰上衣
下摆往上摸去:「皮肤好光滑,腰部也没有赘肉,哦……咪咪也很挺哦!」瑞兰
的上衣被掀起来,露出缀满蕾丝的高级内衣,华丽雪白的美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在
阿涌的眼前,这是瑞兰花了许多时间和金钱雕塑出来的完美身材,阿涌却不花一
毛钱就可以弄上手,也难怪阿涌的肉棒越涨越痛。

「弯低一点,把屁股挺出来。」阿涌命令着瑞兰,瑞兰却紧闭着双腿,摇摇
头。她才不要做出这种猥亵的动作呢,可是阿涌却使出蛮力,抱着瑞兰的腰就往
后拉,于是瑞兰就形成了像是跳韵律舞一样的动作,双手向前平举绑在铁管上,
身体和地面几乎平行,双腿略略张开的可怜模样。

因为瑞兰双手被交缠绑着,无法使上什么力,重量都落到她修长结实的美腿
上,她只好双腿用力,把一双长腿伸得直直的,她向后看去,阿涌正在脱裤子,
长裤脱掉,露出一双毛茸茸的小腿来,然后阿涌把还有点热热的,带着些臭味的
内裤塞进瑞兰的嘴里。

「妳放心,我不是粗暴的人,只是有一点点粗暴而已。」阿涌说完,就一把
将瑞兰的薄内裤扯破,瑞兰整个密处在阿涌的面前毫无阻碍的呈现了。「妳的腿
好漂亮,能干到妳真是我前辈子修来的。」阿涌蹲了下来,把舌头贴上瑞兰的左
腿,一边缓慢地脱着瑞兰的丝袜,一边用舌头往下舔。

「唔……唔……」瑞兰发出抗议的呻吟,但是嘴巴里塞着男人刚脱下来的内
裤,发不出什么声音来,男人的舌头像蛇一样的滑过她自豪的美腿,这种可怕的
感觉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当阿涌的舌头舔到了她的膝弯时,她不禁有点腿
软,可是阿涌却不放过她,左腿之后是右腿,阿涌固执的舌头在瑞兰的膝弯和形
状美妙的脚踝不停地来回舔着,一种奇怪的搔痒从男人的舌头传到用力伸直支撑
身体重量的腿上,再传回她紧张的脑里。

阿涌慢慢地品尝完瑞兰的双腿,湿滑的舌头沿着瑞兰的大腿内侧滑进了瑞兰
的密处,阿涌用手掰开瑞兰的花瓣,从下方用舌尖舔着瑞兰干燥的阴唇。瑞兰从
未被人舔过私处,不由得发出喘息,阿涌灵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阴核上挑弄着,
在柔嫩的阴唇上舔弄着,一股从未体验过的酥麻感缓缓从她的处女地升起,弄得
她全身酸软,几乎站不住。

「不要紧张,放松哦,哥哥会让妳很舒服的哦!」阿涌把整张嘴都贴上了瑞
兰的私处,一股女性特有的香味让他兴奋,但是他耐着性子慢慢地挑逗这只到手
的小绵羊。

瑞兰扭动着圆翘的白屁股挣扎着,但是阿涌的嘴就像吸盘一样紧紧的缠着她
的密处,瑞兰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害怕,她的全身发热,阵阵甜美的酥麻取代
了恶心,她不自觉地把阴户往前贴在阿涌的脸上,当扭动屁股的时候,柔软的阴
毛在阿涌的脸上摩擦着,男人大大的鼻子摩擦着自己的私处,让她有一种奇怪的
刺激。

她低头从自己的身下看过去,阿涌半跪在地上,像只吸奶的小羊似的,发出
「啾啾」的吸吮声,胯下那根粗黑地阳具更是凶猛地高高挺立着。瑞兰觉得自己
的身体越来越热,b罩杯的乳房有种奇怪的骚动,粉红的乳头挺立了起来。

她扭动着身体,希望阿涌能够去抚摸自己的乳房,但是阿涌却把舌头伸进了
她的阴道中抽动着,「唔……唔……」瑞兰发出焦躁的呻吟,她多么希望自己可
以伸手去安慰自己的乳房,可是阿涌却固执的攻击着她的阴户,她的双手不停地
挣扎着,希望抵抗男人舌头的攻击,可是下体却不争气的流出淫水来。

「兴奋了吗?小浪货。」阿涌把嘴离开了瑞兰的私处,女人肉汁的味道让他
更加兴奋,「妳的咪咪都挺了起来呢!」阿涌一面用言语羞辱着瑞兰,同时站了
起来,从后面抱住瑞兰美丽如同雕像般的雪白肉体,大肉棒巧妙的在瑞兰的肉缝
中摩擦着,粗糙的手指却沿着瑞兰的乳房,从外围一圈一圈的向里推进。

瑞兰的喘息越来越是急促,男人的肉棒传来可怕的脉动,和火热的刺激,每
一次的摩擦都让她有想尿尿的感觉,雪白光滑的背部和阿涌的身体紧紧的贴着,
那种温热的感觉,让她完全融化,另一方面,粉红色的乳头却高高的挺立,迫不
及待地等着男人的手去碰触。

「唔……唔……唔……」阿涌缓慢的手终于碰触到瑞兰的乳头,他用整个手
掌握住瑞兰坚挺美好的乳房,快速的揉着,同时粗大的肉棒也在湿淋淋的肉缝中
摩擦着她的阴核,阿涌的舌头更在她的脖子上来回的滑动着。

「唔……唔……唔……」瑞兰激烈地扭动着身体,闭上了眼睛,不停地喘息
着,眼看是要到高潮了。

『啊……尿出来了!』瑞兰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被充份挑逗的肉体好像得到
了解放一样,一股阴精从蜜穴中喷了出来。

「哇!妳也会射耶!」阿涌搞了许多女人,虽然听说过有些女人会在高潮的
时候射出阴精来,可是自己还从没碰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了一个。

「爽不爽?」阿涌把塞住瑞兰的内裤掏了出来。

「受不了,快死了,呼……呼……我尿尿了……哦……」瑞兰说着。

「这下要玩真的啰,可不能给妳叫得太大声。」阿涌把被口水弄湿的内裤又
塞进瑞兰的口中,把龟头对准了瑞兰湿淋淋的小肉洞,缓缓的往里插。

「唔!好紧啊!」阿涌低声的说着,瑞兰肉洞里的抵抗力强得出乎他意料:
「难不成妳是处女?」

嘴巴塞着内裤的瑞兰拼命的点着头,一双细长秀丽的眉毛早皱成了一团,一
双凤眼也紧紧闭着。

「靠!我妈的真的赚到了。」阿涌说,他这辈子可还没搞过处女,他虽然也
有过女人,可是却从来没碰过处女,因为其貌不扬,连漂亮的马子也没交过。虽
然说从前在道上混的时候也干过漂亮女人,不过总归是烟花女子,这种高高在上
的高学历美女他可沾不上边,雅雯虽然漂亮可爱,可也不是处女,而且总有点接
受哥哥阿海施舍的感觉。

知道瑞兰是处女之后,阿涌的阳具越发的有精神起来,他打起精神慢慢地往
里插,进一点又退一点,七、八寸长的粗大肉棒搞了半天还没有完全搞进去。

「你在做什么啊?我和雅雯又打完了一炮了,你还在这边搓麻将,天都快黑
了。」阿海在一旁说着。雅雯躺在地上昏睡着,可怜的肉洞还合不起来,从里头
流出白浊的精液来。

「这女的是原装货,好紧啊!」阿涌说。他的龟头已经顶到瑞兰的处女膜,
那道无助的薄膜还在顽强的抵抗着肉棒的插入。

「好紧?我看是你没力。用力插不就成了?!」阿海走过来,好奇的看着:
「靠!这女的水太多了吧,湿了这么一大片。」

「他妈的,我第一次见到会射出来的女的。好玩吧?」阿涌说着。

「好啦好啦!你快一点啦,我连打两发,没力了。」阿海说完就在弟弟的屁
股上打了一记,「干!这女的腿还真是漂亮,给你搞到有点浪费。」阿海边说边
用手在瑞兰的长腿上摸。

瑞兰其实早就习惯自己成为男人谈话的对象,可是阿海和阿涌两兄弟谈话的
方式却好像把她当成一个物品一样,她对自己的处境感到生气,可是在这样的情
势下,她平常依靠的家世、职位、金钱和美貌全都派不上用场,男人的暴力将她
彻底的压制住,她现在直接面对的就是正在突破处女膜的肉棒。

「啰唆!走开啦!」阿涌骂了一声,双手紧抓住瑞兰的圆臀,狠命一刺,龟
头刺穿了瑞兰最后的防线,整根肉棒滑进了两寸,鲜血迸流了出来,痛得瑞兰直
摇头,白玉般的双手死命的握紧,被塞住的嘴发出「唔唔唔」的声响。

「这样不会叫没意思,干处女没听到她叫有什么好玩的。」阿海说着把瑞兰
嘴里的内裤掏了出来,屋顶上立刻响起瑞兰的哀号声。

「啊!!!不要了,不要了,好痛!好痛!不要了,不要再进来了,啊!!
人家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啊!!救命啊!!我不要!!啊……啊……
哦……呼……呼……不要啦!」瑞兰秀丽的瓜子脸皱成了一团,张开嘴呼叫着,
被绑住的双手不停地扭动着。

「等一下就爽了啦,死婊子,干!有够紧。」阿涌也是满脸通红,处女蜜穴
的紧度让他充份感到征服的快感。尤其听到瑞兰的讨饶声更是让他兴奋,他用力
固定住瑞兰的屁股,龟头挤开瑞兰紧窄柔软的肉壁,直冲到瑞兰的子宫口,下腹
部紧紧的贴着瑞兰光滑的圆臀。

「啊!!」瑞兰发出无助的哀鸣声。阿涌的肉棒残忍的在流出鲜血的蜜穴中
进出着,初次开苞的肉花无助的任由男人的阳具带动着。瑞兰已经无暇思考了,
她除了痛楚之外,什么也感觉不到,阿涌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感到身体被撕裂
的痛。

躺在地上的雅雯这时候也醒过来了,她对眼前的景像也感到讶异,天已经快
黑了,橙红色的夕阳下,霓虹灯闪闪的发亮着,秋天的台北有着下班时间的美,
而就在这个背景下:

自己的经理正在被人强暴!!!???

雅雯听到瑞兰无力的喘息中夹杂著几声细弱的哀求声,她难以相信眼前这个
可怜的弱女子,是那个平时眼神冷峻、讲话冷漠,像冰山一样,生气起来却像火
山爆发的经理,如今在男人的奸淫下苦苦哀告着;男人的粗黑的肉棒规律的在瑞
兰洁白的身体里粗野的抽动,被强奸的瑞兰全靠男人的力量支撑,被丝袜绑在铁
杆上的双手不停地扭动。

雅雯看到这样的景像,心中有了奇怪的念头,她不但不觉得瑞兰可怜,反而
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说实在话,身为上司,瑞兰平常对待雅雯并不算好,雅雯
一直觉得她很龟毛,雅雯的心中总认为瑞兰只不过仗着家里有钱,才有今天的学
历和地位。尤其在自己沦为阿海和阿涌的性伴侣后,潜意识里总认为自己比瑞兰
低了好大一节,所以看到了瑞兰被男人强奸,她反而有种快感,好像自己和瑞兰
的地位拉平了一样。

『经理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跟我一样。』雅雯心里这样想着。『我怎么可
以这样想!?』雅雯的良知突然觉醒,对自己的幸灾乐祸有点不安起来。

「不要啊!」已经无力的瑞兰突然发出叫声来。「啊……不……不可以……
啊……不要啊……」后面的阿涌正喘着气作最后的冲刺。

「呼……呼……我射了……噢……噢……」阿涌把肉棒狠命地塞进瑞兰的身
体里,火热的龟头跳动,浓稠火热的精液不停地射在子宫壁上。

「不行啦……不行啊……」瑞兰使出全身的力量摇摆着屁股想将阿涌的肉棒
弄出来,但是阿涌紧紧的抱住瑞兰的身体,火热的精液好像要把子宫灌爆似的射
个没完。

两人紧紧相黏着,过了一会,阿涌才把肉棒拔出来,无力的瑞兰立刻软倒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704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