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成熟美女求职被奸记

接到陈总通知她去面试的消息,秦伟彬简直乐坏了。确实,对年近三十的她来说,能有这样的机会太不容易了,秦伟彬心想这次一定得好好把握。于是她精心打扮起来,换了一条黑色的丝质吊带长裙,里面穿着黑色的透明长筒丝袜,脚穿一双黑色的绑带高跟鞋。显得是那样的典雅端庄,成熟性感。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接到陈总通知她去面试的消息,秦伟彬简直乐坏了。确实,对年近三十的她来说,能有这样的机会太不容易了,秦伟彬心想这次一定得好好把握。于是她精心打扮起来,换了一条黑色的丝质吊带长裙,里面穿着黑色的透明长筒丝袜,脚穿一双黑色的绑带高跟鞋。显得是那样的典雅端庄,成熟性感。

匆匆忙忙赶到保险公司,秦伟彬敲开了经理室的门。陈总开门一看,一位身着一袭黑色长裙的美艳少妇赫然眼前,看得他眼睛都快直了。

「进来,快请进!」陈总忙着把秦伟彬请进经理室。秦伟彬把个人简历递了过去,陈总接过来也没看放在了一边,却忙着给秦伟彬端了一杯茶。

「别急,来!先喝一杯茶解解渴。」陈总笑眯眯地说。走了这一段路,说实在还真有点渴了,秦伟彬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陈总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怪异的微笑。和陈总聊了几句,秦伟彬忽然觉着有些头晕心慌,刚想站起来,旋即觉得天旋地转般,不由地倒在了沙发上。

陈总心头窃喜,靠过去叫了几声:「秦小姐,小秦。」一看秦伟彬没什么反应,不由心头狂喜。他大胆地用手在秦伟彬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秦伟彬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陈总在刚才给秦伟彬喝的茶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秦伟彬脸色绯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

陈总把门锁上,窗帘拉严。在这个他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数不清和多少女人在此共赴巫山了,所以这一切在他做起来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有条不紊。陈总边送开领带结边轻快地走到秦伟彬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秦伟彬身上,轻轻掀起秦伟彬黑色的长裙。哇!洁白丰满的大腿被黑色透明的丝袜紧裹着。陈总把秦伟彬裙子的肩带往两边一拉,秦伟彬丰满硕大的乳房被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紧勒着,陈总迫不及待地把秦伟彬的乳罩向上一推,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立刻一耸而出,一颤一颤地露在陈总面前,好白好大的乳房啊!深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着,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与已经开始慢慢地坚硬起来。

陈总双手抚摸着秦伟彬这一对白嫩的大乳房,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搓啊!捏啊!直把秦伟彬白花花的一双大奶子揉得隐隐泛红。陈总张口含住秦伟彬的一只乳房,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一只手已伸到秦伟彬裙子下面,在秦伟彬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缓缓向上滑到秦伟彬最敏感的三角区,隔着那条黑色半透明的内裤轻轻抚摩着。

陈总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扣,匆匆脱下裤子。把那条饱受压迫的大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陈总把秦伟彬的裙子撩起来,褪卷在秦伟彬的腰部。秦伟彬黑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紧包着一条黑色半透明的丝织内裤,涨鼓鼓的肥厚的阴户依稀可见,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显得无比的诱惑和淫秽。陈总把秦伟彬的内裤轻轻拉下来,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红肥厚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陈总的手轻轻梳着柔软的阴毛,摸到了秦伟彬肥厚的阴唇上,潮潮的软软的。陈总把秦伟彬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洁白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秦伟彬柔软的阴唇上。

「小宝贝,我来了!」陈总用力一挺。

「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昏昏沉沉的秦伟彬不由双腿的肉一紧,眉头微促。发出一声「哎。。。。。。」的呻吟。

还真紧啊!陈总只感觉阴茎被秦伟彬的阴道紧紧裹住,暖乎乎软绵绵的子宫堪是受用。陈总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阴茎连根插入,秦伟彬秀眉微微皱起:「嗯。。。。。。」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此时秦伟彬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左腿翘起搭在陈总的肩头上,右腿支起微微曲在胸前,黑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上,黑色的裙子全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大乳房随着陈总的抽插在胸前颤动着。那两片肥肥的阴唇,随着陈总阴茎向外一拔,擦得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

粗硕的阴茎在秦伟彬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昏睡中的秦伟彬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陈总突然快速地抽插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秦伟彬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急速射进秦伟彬的口中,射了满满一口,一部分慢慢从嘴角溢出来。。。。。。

陈总恋恋不舍地从秦伟彬嘴里拔出已经疲软了的阴茎,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转身从里屋拿出一个拍立得照相机。摆弄着秦伟彬软绵绵的身体,做一些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陈总这才慢慢全身脱个精光,走到秦伟彬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休息室的床上,不紧不慢地脱下她的裙子和乳罩。秦伟彬只穿着黑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在胸前耸立着,即使仰躺着也那么挺。陈总光着身子斜躺在秦伟彬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秦伟彬全身每个角落,还用舌头在秦伟彬的身子上一遍一遍舔着。很快秦伟彬那性感充满诱惑的雪白的肉体就刺激得陈总阴茎又硬了起来。

于是陈总把手伸到秦伟彬阴部,用手指轻轻梳弄着阴毛,还湿呼呼粘粘的。就又翻身轻压在秦伟彬身上,双手托在秦伟彬腿弯处,让秦伟彬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然后拿一枕头垫在秦伟彬的腰下,让那湿漉漉粘乎乎的阴部向上突起来,深红色肥厚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陈总坚硬粗长的阴茎顶在秦伟彬两片阴唇中间,「吱。。。。。。」的一声就又插了进去。

秦伟彬此时已经快苏醒了,感觉也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竟然向上抬起来了一下。迎合着使陈总那条粗大的阴茎这次顺利地一插到底,整条连根没入秦伟彬的阴户中。

陈总也知道秦伟彬快醒了,也不忙着干,他不紧不慢地把秦伟彬身上仅剩的丝袜从的大腿上脱下,然后用肩头扛起秦伟彬一条大腿,粗大的阴茎在秦伟彬阴道里面慢慢地来回磨动着。。。。。。

秦伟彬此时开始慢慢恢复知觉,恍惚中疯狂激烈的做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使秦伟彬恍若梦中。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仍然沉浸在如浪潮般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刻骨铭心摩擦,抽送。「嗯。。。嗯。。。」秦伟彬轻轻的吟唱着,扭动着柔软的腰肢。

猛然地!秦伟彬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滚烫的东西在抽动着。不由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陈总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寸丝不挂,下身还插着这个眼前这个色迷迷男人那条粗长的东西。

「啊!。。。」秦伟彬尖叫一声,一下从陈总身下滚脱出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忽又觉着嘴里粘乎乎的,有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像也粘着什么,用手擦了一下,是粘乎乎的白色液体。天啊!秦伟彬一下子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了,忍不住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哈!」陈总走过去拍了拍秦伟彬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有营养呢!」

秦伟彬浑身颤抖着:「别碰我,你这个流氓!我要告你,告你强奸。你。。。。。。你不是人!」秦伟彬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你想好了?」陈总毫不在乎地笑了。他走到床头柜前,拿出刚才用拍立得照相机拍的那些照片。「看看这是什么吧!」陈总拿出两张照片扔在秦伟彬面前。

天啊!这是何等淫秽的照片啊!秦伟彬只觉头脑嗡的一下全乱了。照片上的她微闭着眼睛叉开双腿仰躺着,而且嘴里竟然含着一条男人的大阴茎,嘴角清晰可见流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你。。。你。。。」秦伟彬浑身直抖,又气又惊。一只手指着陈总,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遮住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着我,亏待不了你。要不然。。。。。。」陈总抖了抖手中的那一张照片。

「你要不听话,照片到了你丈夫还有你的亲戚朋友手上就不好了。是吧?」陈总得意地笑道。

「不!。。。。。。」秦伟彬羞愤地想去抢照片,陈总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的也不过瘾,这下我们好好玩玩。」一边把秦伟彬压到了身下,嘴在秦伟彬脸上一通乱吻。

「你滚。。。。。。放开我!」秦伟彬用手推着陈总,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陈总的手毫不客气地抓住秦伟彬那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大乳房,揉搓挤捏着,一边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乳房,用舌尖轻舔着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和深红的乳头,一边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秦伟彬另一只乳头轻轻搓着,捻着。。。。。。一股股如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秦伟彬全身,秦伟彬忍不住浑身颤栗。不一会秦伟彬的乳房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秦伟彬手无力地晃动着,她无力地做着象征式的挣扎和反抗。

陈总一边用力吮吸着秦伟彬的乳头,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滑腻微微凸起的小腹。梳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停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肥肥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陈总手指轻轻掰开阴唇,轻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

「啊!。。。。。。不要啊!。。。。。。啊!。。。。。。」秦伟彬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陈总又坚硬如铁了。他一手抬起秦伟彬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秦伟彬的一只大奶子,挺着粗长的阴茎向秦伟彬的阴道逼近,乌黑的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在了秦伟彬那两片肥厚的湿湿阴唇之间。陈总腰部用力一挺「吱。。。吱。。。」粗长的阴茎缓缓插了进去。。。。。。

「啊!。。。。。。啊!。。。。。。」秦伟彬不由呼出声来。只觉得下体被一条粗硕滚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暖暖得无比受用。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秦伟彬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比丈夫的要粗长很多。秦伟彬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由于秦伟彬的下身淫水很多,陈总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虽然生过小孩,但秦伟彬阴道的弹性还是很好,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围箍着陈总的大阴茎。

陈总不愧为性交高手,他粗长的阴茎每一下几乎都插到了秦伟彬阴道最深处,每插一下,秦伟彬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

陈总一口气抽插了四五十下,秦伟彬浑身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淫呼不止。一条洁白的大腿搭在陈总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伴随着陈总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秦伟彬娇呼不止,陈总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拔出到阴道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秦伟彬阴精四溅,四肢乱颤。陈总的阴囊啪打在秦伟彬的屁股上,劈啪、劈啪直响。

秦伟彬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性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令秦伟彬浑然忘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秦伟彬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陈总只感觉到秦伟彬阴道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秦伟彬暖呼呼的子宫里,像有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吸一样。秦伟彬阴道里的一股股淫水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秦伟彬一对丰满的乳房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秦伟彬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那条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地抽自己。她疯狂地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迎合着陈总一波又波猛烈的抽插。

陈总又快速插了几下,忽地把秦伟彬腿放下,阴茎「嗖。。。。。。」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别!。。。。。。别拔出来啊!」秦伟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此时被性交快乐冲昏了头的秦伟彬已是顾不了这些了,竟还伸手去抓陈总那条带给她无比快乐沾满淫液的大阴茎。。。。。。

「骚货!不过瘾是吗?趴下!」陈总用手拍了一下秦伟彬雪白的肉臀。「没想到你还真淫!今天老子让你过足瘾!」

秦伟彬此刻被欲火烧得几乎疯狂,她顺从地跪趴在床上,还着急地高高抬起自己雪白肥大的肉臀,渴望着那条粗硕滚烫的大阴茎快快塞回自己体内。。。。。。

陈总把秦伟彬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按在秦伟彬那白花花的大肉臀上,如揉面团般一阵用力揉捏,直把秦伟彬雪白的肉臀揉得发红。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掌「啪啪。。。啪啪」击打着秦伟彬雪白肥厚的肉臀。

那根惹火粗硕劲物迟迟还不插入,秦伟彬只觉浑身似被抽空一般,难受得几欲昏死过去。她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快啊!。。。。。。快插啊!。。。。。。插进来啊!。。。。。。」秦伟彬淫浪地叫唤着,扭动着蛮腰,拚命使劲抬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陈总双手掰开秦伟彬两片雪白的肉臀,中间的浅褐色的肛门和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清晰可见。秦伟彬阴户里泛滥的淫汁,正沿着两条白白的大腿源源不断地流到床单上。。。。。。陈总手持阴茎,顶在秦伟彬那已湿得不成样了的阴户上,还没等他用力插,秦伟彬已是急不可待地扭腰抬臀,配合着把他的大阴茎吞入自己阴道里。

「好你个骚浪货!让我好好干干你!」陈总挺腰一阵猛烈抽送,身体撞在秦伟彬肥大肉臀上「啪。。。啪。。。」直响。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秦伟彬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陈总双手伸到秦伟彬身下,握住秦伟彬软绵绵的大乳房,像挤牛奶似的使劲挤捏着。由于秦伟彬刚生小孩不久,饱涨的乳房经此翻强烈的挤捏,竟真的给挤出奶水来。乳白色的奶水不停地被挤出滴在床单上,还有下体不断流出淫液。

阴茎快速有力地抽插,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秦伟彬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著一两声长长的高呼。终于陈总在秦伟彬又一次到达高潮时,在秦伟彬阴道一阵阵强烈收缩下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秦伟彬的子宫里。秦伟彬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感受着那如触电般颤栗令人酥软的快感。。。。。。

秦伟彬软绵绵地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陈总抽出他那条已经疲软上面沾满精液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秦伟彬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716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