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安妮与我 Annie & I

  有雪斋翻译集之二七  2000/08  ——————————————————————————-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有雪斋翻译集之二七

  2000/08

  ——————————————————————————-

  编译:古蛇

  标题:安妮与我(annie&i)

  我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大学四年级生,学的是会计。

  对于运动,我非常喜爱,却也喜欢偷瞥美丽的女人,特别是瞥向她们那尖挺、美丽的胸部。

  我的姊姊,安妮,比我大上三岁。

  她与我非常的亲昵,是我的姊姊、好朋友和半个母亲。

  我们的生母,已经在八年前去世。

  爸爸再婚后,组了新家庭,搬到他处。

  我时常以欣赏姊姊美貌的脸孔、丰腴的身材为乐,十分忌妒那些围绕在她身边,想与她约会的男人。

  我知道他们一定对姊姊的肉体哈得要死,想要抓住那饱满乳峰,吸吮她的奶头,让她发出喜悦的呼声。

  因为,这就是我想对姊姊做的东西!

  然而,我胆子太小,不敢告诉她我的感受。

  在我该要进大学念书时,我刻意选了一个离姊姊住所最近的学校。

  这样,我就可以常常去拜访姊姊和她的丈夫。

  约莫是在三年前,姊姊结婚以后,她很快地怀有身孕,生下一个强壮、健康的小男婴。

  不久后,我去她家探视她们母子,看见姊姊正在喂着儿子……用她那美丽而高耸的乳房。

  刹时,我只能暗自吞着口水,看着那婴儿的顽皮小手,抓着母亲雪白、光滑的乳房,吸吮温热奶汁。

  大概在一岁左右,姊姊让孩子断奶。

  在这事之后不久,我那福薄的姐夫,因为心脏病发作而蒙主承招。

  我常常去探视新寡的姊姊,并且乐意帮她的忙,代为照顾孩子。

  一年后的某天,姊姊打电话给我,希望在她出席同学会的那天晚上,我能过去她家里帮忙,照顾我的外甥,小比利。

  我满口答应,那天晚上,我带着几本书过去,想要准备明天的考试,但却想不到连打开书本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姊姊走了才没多久,小外甥忽然大哭大闹,怎也不肯安静下来。

  这时,他已经两岁了,是个非常精力旺盛的孩子。

  那一夜,他令人难以置信地尖叫,并且哭着找妈妈,反覆好几个小时不停歇。

  当姊姊终于回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声哭闹,叫得歇斯底里的儿子。

  一面听着我的解释,她抱起儿子,搂入怀中。

  姊姊说:「我不讶异,自从他父亲过世之后,他就变成这种歇斯底里的样子,要让他安静下来,只有一个办法。」

  跟着,姊姊的动作吓了我一跳,她把小外甥放到沙发上,脱掉自己的夹克、衬衫,然后便是胸罩,露出了她饱满酥胸。

  乳房饱满而壮硕,充满人妻的成熟感,凝脂肤色,绽着一圈大大的乳晕,粉红色奶头盈盈挺立。

  姊姊扶起儿子,让他侧头到自己胸前,小外甥很快地抓住乳头,放进嘴里,开始大力吸吮。

  我只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刺激,整个身体微微颤抖,腿间的肉棒更是硬得发痛。

  姊姊低下头,审视儿子的吸吮情况,跟着调整乳房位置,让彼此都舒服一点。

  当儿子的动作渐渐安静下来,姊姊轻轻说着抚慰的呓语。

  「乖!乖!妈咪爱小比利,他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妈咪会为小比利准备很多好吃的牛奶……」

  然后,我再一次被吓到,看比利喉咙咕噜咕噜地动着,应该停止哺乳许久的姊姊,乳房里竟真的有奶水!

  我结巴道:「姊……姊姊……我以为妳已经让他断奶好久了!」

  姊姊道:「是没错,但在孩子父亲过世之后,他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变成这种狂躁的状态,静不下来……」

  「妳没带他去看医生吗?」

  「有,但是不管用,孩子不肯吃镇定剂。」

  姊姊道:「有天晚上,我抱着孩子哄他睡,他抓住我的胸部,开始像小婴儿一样的吸,跟着就安静下来,几分钟以后就睡着,好像服了什么魔药,一觉到天亮。所以在那之后,我都用这方法让他安静。」

  当姊姊一面红着脸,叙述她如何为孩子哺乳,我心中蓦然被激起一股热切欲火,几番考虑,我决定把一切告诉她。

  我坐到她身侧,说道:「姊姊,我好羡慕妳儿子,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想和他做同样的事,妳能让我吸吸妳的奶吗?」

  姊姊似乎被我的话吓着了,因此有了一段沉默,不久后,她面上似笑非笑,缓缓道:「如果我不让你吸,你会像孩子一样大哭大闹吗?」

  我点头道:「会!而且比他还大声,会吵得妳一晚无法入睡。」

  姊姊笑了笑,别过头去,脸上露出的羞怯表情,解除了我的疑惑。

  我立刻伸手捧起她另一边乳房,猴急地挤压、捏弄。

  充盈着奶水的乳房,很是有份量,摸起来温暖而饱满,肿胀的乳头,看来便像颗鲜红野莓。

  我捏着乳头,轻轻掐弄,跟着便将它连着整片乳晕一口含住。

  几乎我的嘴才一凑上去,温热的奶水就开始流出。

  短短一分钟,乳汁胀满了我的嘴巴。

  嘿!即使现在回想起来,那仍是人间美味。

  在那五分钟里面,姊姊轻轻摸着我的头,细声呻吟着,让我靠在她柔软胸部上。

  不久后,在两边乳房的剧烈刺激下,姊姊有了第一次高潮。

  将手滑至姊姊腿间,探索那媚人蜜穴,赫然发现那里早已沾满了粘稠爱液。

  连番吸吮,已令姊姊如我这般的欲火高涨。

  剥开两瓣火热蜜唇,我轻捻她灵敏的蜜蕊,大胆的指奸动作,将姊姊挑逗得饥渴难耐。

  姊姊媚眼如丝,轻声叹息,「欧……嗯……这感觉……怎么这么美……小弟……我要你把你的东西放进来……」

  我们把睡着的小外甥放在沙发上,跟着一起走进卧室,急切地脱着彼此的衣服。

  裸裎相向,我盯着她高耸玉乳直看,眼光不时更瞥往她腿间覆满金黄色纤毛的三角洲。

  然后,我们双双倒在床上,热情地拥抱、接吻。

  姊姊毫不客气地握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我则埋首在她胸前,轻啄去胸部受到挤压后,流淌出来的每滴香甜乳汁。

  这一刻,我忽然想,自己一定是在作梦;不然就是上了天堂。

  姊姊平躺下来,将我拉到她身前,主动引导肉棒进入她光滑的牝户。

  我则像一头年轻壮硕的野牛,开始在这肥沃土地上,大力挺刺、奔驰。

  姊弟俩人像一对饥渴的爱侣,在交媾中不住狂喜娇喘、呻吟。

  当我把精液射进她火热的子宫里,姊姊浑身颤动,激烈地痉挛,搂着我流下喜悦的泪水。

  完事后,我搂着她,躺在床上。

  姊姊告诉我,她在丈夫过世后,便未曾有过性生活,而她极满意于我的年轻与技巧。

  她害怕性病,更担心爱滋病,所以,这一刻,姊姊希望我对她承诺,只要我们仍维持着性关系,她就只能是我唯一的床伴。

  我认真地许下诺言,然后再一次向姊姊求欢。

  这一次的交媾,漫长、细致而充满热情。

  我让姊姊趴在床沿,用狗交体位,从后头干她,同时抓着她悬摆在空中的两只美乳,不停地从中挤喷出奶水。

  之后,是我躺在床上,姊姊笑嘻嘻地跨坐在我身上,牝户套住坚硬肉棒,娇喘着扭腰。

  姊姊骑在我腰部,上上下下,做出种种摇臀晃奶的淫姿,这时,她忽然低伏下身,将她兀自淌着奶水的白嫩乳房,移到我面前。

  我老实不客气地一把抓住,大口大口的吸吮,姊姊眼中满是欢喜的笑意,也便在这样的气氛中,我们再一次攀上灵欲高潮。

  享受高潮的余韵,我和姊姊聊天,双方都颇为讶异这次的哺乳意外,最后竟促成了我们姊弟之间的一段良缘。

  当然,我强而有力的吸吮,往后更在实质上,刺激了姊姊乳汁的分泌。

  她说,她爱死了那种乳房里充满奶水,然后再让奶水徐徐流出,连着子宫的一缩一缩的麻痹感。

  现在,我百分百的相信,人类的母乳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春药。

  这事之后,我从宿舍搬出,正式成为这屋子的男主人,孩子的新爸爸,和姊姊的床伴。

  在正常家庭的温暖照顾中,孩子的忧郁症不药而愈,至于他原本服用的灵药,自然成了我的滋补圣品,令我在床第间大振雄风。

  我们姊弟同居一个屋檐下,过着像是新婚夫妇的生活,每天享受激情的做爱,星期天甚至下不了床。

  某次欢好后,姊姊轻刷着我的胸膛,小声说,她希望也能为我生个孩子,越快越好,这样,也能多个人帮忙合吃她泉涌不绝的奶水。

  我当然乐于从命。

  那便是我们今夜正在努力的工作……

  

  【全文完】

  ——————————————————————————-

  古蛇杂话:

  又有好久未曾与大家见面,好不容易逮着空,弄了道小东西给大家分享,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换了工作环境之后,翻译时间变多,贴文却很不方便,只能请人代贴,目前正在极度烦恼中,希望能尽快搞定这里的当地拨接。

  贴文不易,收文却还挺方便的,只是,最近乱派在元元似乎颇受打压,让人很懊恼啊!老一辈的乱派名家,去向我大概知道,总之是西哩哗啦了。近来大姊姊说要休笔一段时间,奴家兄也说写完母老虎要从此作壁上观,倘使这些话都付诸实现,乱派花圃中值得一提的花朵,差不多就凋零殆尽了。

  会有这情形出现,让人很惋惜,不过或许反有人会认为这是导正社会风气,额手庆幸也说不定。

  台面上的各位名家,小弟仍是每天收文,按时瞻仰。

  迷兄,您的幻想传说真是要得,小弟非常喜爱。

  八云兄,您神龙见首不见尾,希望能早日看到您作品的补完。

  奴家兄,您同时兼具乱与虐,正是我辈中人,千万别轻言放弃啊!

  nuts,你再拖嘛!早晚有一天宰了你!

  堕落兄,您的文章小弟注意已久,当看完白色探戈,深有感触。也许,您该换个跑道,别碰改编与虐上头的题材,会有更大成就。

  要改编热门人物,就要有承受相当压力的准备,如果不想得罪太多人,写法上就必须委婉点,好比大姊姊,她笔下的白素,自始至终都符合倪匡笔下的个性,整篇文章里,也没有失贞于他人,因此,游魂一文半点反对声音也无,反而是人人赞颂的改编经典。

  但白色探戈也是相当成熟的作品,您的情节布局、言词优雅,都是眼下元元极罕见的人才。只是,您似乎有个缺点,就是太放不开。

  太放不开对人物的爱惜,您没法狠心去凌虐文中女角色,因此,您只怕不适合虐文。

  太放不开网友们的批评,您在借来人物的使用上,更进退维谷,因此,改编作品恐怕不适合您。

  不管是哪一类文章,如果能坚持到底,总会有自己一票死忠读者,假如每篇都畏于人言,不敢去尽,到头来只会得罪两边的人,徒留一个虎头蛇尾的恶名而已。

  奥丁兄是个好榜样,恶最新一集的回应,只怕破了九页内的记录,但他完全不加理会,反正本来不喜欢真人改编的,不会喜欢他;本来属于他的读者,也不会因为骂的人多,就放弃了他,所以他的地位迄今仍屹立不摇。

  无论是哪一条路,胜利只属于走到最后的人。

  您描写女孩子的功夫极佳,雷可夫这人的形象也栩栩如生。

  “你忘了我是个花花公子,花花公子的枪法一般都不错。”

  单是这句对白,便显出您是个有相当创作力的作者。

  也许在海燕之后,您可以考虑一下,改变跑道,这样您不会因为对改编人物的控制,遭到原有爱好者的批评;也不必因为狠不下心凌虐女性,使得故事变成一个四不象。

  您是个有才华的作者,而我着实不想看到像您这样的人才,在大篇挞伐声消失。

  最后,也想稍稍说一下对改编的想法。

  既然是改编,大家就会要求与原人物的相像,这是再合理也不过的。主张改编就要判离原作才有新意的朋友,不妨看看台湾电视剧里头,吴倩莲演的非洲小龙女,当那编剧沾沾自喜于「谁说小龙女不能穿黑色」,我们则是连手中茶杯都掉了地。

  话说回来,那新意也是有的,吴倩莲的小龙女、任贤齐的杨过并肩而立,俨然就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孝亲图,加点音乐,简直是川贝枇杷膏的真人版,要是有网友拿来写文,说他的改编极有新意,是杨过与小龙女的母子乱伦小说,那也是挺美的,不过能接受的朋友大概不多吧!

  杂话太多,就成了废话,仔细看看,我这次的话,实在多过头了……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7179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