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牛大丑风流记(1)

人物简介:
 
 
牛大丑:因中奖而改变命运,从此踏上创业与泡妞之路。
 
 
林小雅:大丑邻家女孩,大学美女,大丑第一个女人。
 
 
铁春涵:人称“铁仙子”,是大丑与诸多男性的梦中情人。
 
 
李倩辉:某大官儿媳,有名的美人,大丑的贴心情人。
 
 
杨小君:大丑的服装城同事,人称“铿锵玫瑰”。
 
 
唐小聪:某大学女生,大丑房客。见她瓜子脸,肤色稍黑,眉眼倒俊俏。
 
 
金玉娇:某领导情人,与大丑有染。
 
 
杨水华:春涵表嫂,熟妇。
 
 
小菊:大丑以前对像。
 
 
叶如莲:大丑学生时代的“校花”,现在工商局上班。
 
 
班花:在银行上班,人妻。
 
 
关锦绣:被拐女,河北人。
 
 
李铁城:省城富翁,大丑救过他。
 
 
李家驹:李铁城之子。
 
 
赵宝贵:小聪老乡,大学生。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人物简介:
 
 
牛大丑:因中奖而改变命运,从此踏上创业与泡妞之路。
 
 
林小雅:大丑邻家女孩,大学美女,大丑第一个女人。
 
 
铁春涵:人称“铁仙子”,是大丑与诸多男性的梦中情人。
 
 
李倩辉:某大官儿媳,有名的美人,大丑的贴心情人。
 
 
杨小君:大丑的服装城同事,人称“铿锵玫瑰”。
 
 
唐小聪:某大学女生,大丑房客。见她瓜子脸,肤色稍黑,眉眼倒俊俏。
 
 
金玉娇:某领导情人,与大丑有染。
 
 
杨水华:春涵表嫂,熟妇。
 
 
小菊:大丑以前对像。
 
 
叶如莲:大丑学生时代的“校花”,现在工商局上班。
 
 
班花:在银行上班,人妻。
 
 
关锦绣:被拐女,河北人。
 
 
李铁城:省城富翁,大丑救过他。
 
 
李家驹:李铁城之子。
 
 
赵宝贵:小聪老乡,大学生。

(一)中奖
 
 
牛大丑,关外某小镇人,父母双亡,光棍一条,以蹬“倒骑驴”为生。
 
 
他自己住着两间砖房,每晚收车回来,他都要买点小菜,回家下酒,后院的
 
 
大刚是他的酒友,一喝酒,大丑常会泪如雨下,向酒友述苦。
 
 
大丑,本名大有,小时候与人打架,被人在脸上用瓷片划了一下,之后,左
 
 
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于是人们都叫他大丑。公平来说,如果他没疤,至少
 
 
够得上常人标准。
 
 
因为丑,小学时女生不愿跟他一桌;初中时,给班花写情书,对方当他面把
 
 
情书撕了,哼了一声,挺着酥胸扭臀而去;高中时,鼓足勇气,向校花求爱,校
 
 
花上下打量他一番,平静地说:“下辈子吧。”
 
 
高考前夕,他起早贪黑的复习,决定争口气,他的学习可是一流的,全学年
 
 
排第三。不想这时,相依为命的老爸在工地上干活,从高处摔下,住院不久就去
 
 
世了,沉重的打击使他名落孙山,他真想爬上本地最高的楼顶,像英雄一样跳下
 
 
去。
 
 
此后,他开始蹬车,一想到自己一个高中的高才生,竟像粗人一样蹬车,他
 
 
很不是滋味,时间长了,一切也就习惯了。
 
 
蹬车不久,他认识了小菊,一个卖菜的姑娘,来往多了,也就相爱了。哪知
 
 
道好景不长,小菊见异思迁,那男的比大丑条件好,比大丑帅多了。
 
 
大丑拿什么跟人家争呢,只有躲在家里和泪饮酒,从那以后,他不敢再想女
 
 
人了,该干什么干什么,蹬车,喝酒,与朋友扯蛋,构成它人生的主要内容,当
 
 
然还有买彩票,这是他唯一的梦想,都坚持好几年了。
 
 
有一天睡午觉,在梦中得一组号码,醒后他还记着,出去干活时,顺便买了
 
 
一张,就填上梦中的号码,等他再来看结果时,居然是头等奖。
 
 
这是不是做梦,他揉了揉眼睛,没错,当时他就觉得头晕目眩,差点倒下,
 
 
他没有大叫,而是迅速返家,挂了门,连哭带笑的闹了一阵,才冷静下来。
 
 
接下来的事,比较容易,拿着身份证,到省城取出现金,然后又存入当地银
 
 
行,自己手里留点零花钱,这点钱不多,才五十万。
 
 
他又回到家,他可没像某些人那样,成了暴发户,到处炫耀,而是不显山,
 
 
不露水的,照常过日子,接着蹬车,一切正常,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很快他想好了自己的前途,他要出去混,外边的世界很精彩,名车,醇酒,
 
 
还有美人,自己有钱了,应该好好享受一番才是。
 
 
晚上,他坐在椅子上想心事,他打算先找个女人解解渴,找谁呢?可不能找
 
 
小姐,会吃亏的。可怜的大丑,都三十了,还没见过女人的小穴呢,既然是第一
 
 
次,起码得找个处女,找处女谈何容易,好多人都说,现在找处女,得上幼儿园
 
 
才行。
 
 
正胡思乱想呢,门一开,小雅进来了,小雅是大刚的妹妹,在省城读大学。
 
 
在大丑认识的年轻女性之中,正眼看他的极少,而小雅却不同,每次回家,
 
 
都要来看大丑,帮他做饭洗衣。她家条件本来还可以,只是去年父亲死了,母亲
 
 
一个人的收入,供她上学就显得吃力,而大刚又单位黄了。
 
 
因此,小雅上学的费用,成了难题,上学期好容易混过去,这学期又得交钱
 
 
了,眼看着就快开学了,小雅和母亲到处借钱,还差好多呢。
 
 
“小雅呀,快坐下,看你愁眉苦脸的,有啥心事,说出来,哥帮你解决。”
 
 
“大丑哥,这个大学我不念了。”小雅强忍着眼泪。
 
 
“胡说,好不容易上去的,怎么能不念呢。”
 
 
“不是不想念,是念不起,我就差卖身了。”小雅哭了出来。
 
 
“还差多少钱?”大丑冷静的问:“差三千多呢,就算今年没事了,以后学
 
 
费怎么办呢?”
 
 
“要全念下来,得多少钱?”
 
 
“得一万多块呢。”小雅抽答着说。
 
 
“我这儿有两万,你都拿去吧。”大丑望着她,坚定地说。
 
 
“那不行,那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你还要娶老婆呢。”
 
 
“娶什么老婆,我现在这个样子,谁肯嫁我呢?”大丑淡淡的说。
 
 
“大丑哥,你把钱都借我了,我该怎么谢你呢?”
 
 
“这好办那,以身相许怎么样。”大丑笑着逗她。
 
 
小雅愣了一下,突然站起来,猛地抱住他,柔声说:“大丑哥,我是你的,
 
 
你想怎么样都行。”
 
 
“不是因为我这钱吧,你才这么说。”
 
 
“不是,我早就喜欢你了,你跟个大笨牛似的。”大丑感动得抱紧她。
 
 
他抬起头,将自己的嘴压在这个漂亮姑娘的香唇上,舔着,磨擦着,姑娘也
 
 
是外行,不知怎么办才好。
 
 
大丑搂住她的腰,双手下滑,在她丰盈的屁股上抓着,揉着,拍着,姑娘呼
 
 
吸粗浊了,本能地扭着腰,想躲他的手,哪知这样,在大丑眼里更为刺激。
 
 
大丑将舌头伸进他的小嘴,姑娘牙一张,香舌已被大丑吮住,又是吸,又是
 
 
咂的,此举令两人欲火急速上升。大丑又把手伸到姑娘前胸,隔衣抚摸,结实,
 
 
柔软,弹性十足。
 
 
太好了,美妙的感觉,使大丑掀起她的衣服,将白色胸罩解开,姑娘试图阻
 
 
挡,哪能挡住。
 
 
眨眼间,一对尖挺,雪白,圆润的奶子便亮相了,粉红的奶头比樱桃诱人,
 
 
令大丑疯狂。他双手齐上,握着它,捏着它,挑逗小奶头,尽情享受,姑娘也在
 
 
享受,爽得她呻吟出声。
 
 
不一会,大丑将头俯下,用嘴巴在奶子上做秀,揉着这只,吮着那只,一会
 
 
又掉换一下。
 
 
搞得姑娘飞霞扑面,双眸半闭,嘴里不时的:“啊……啊……不要……大丑
 
 
哥……你好坏呀……”
 
 
大丑意气风发,一扫平日的倒楣相,平日看录像,跟这玩真的就是没法比,
 
 
老天总算有眼,将这么漂亮的小妹妹送给我玩,女孩漂亮就是好,看一眼,家伙
 
 
就硬了。
 
 
大丑将手伸进姑娘的裤子,摸索着她的神秘地带,进了紧紧的小内裤,芳草
 
 
淒淒,滑不溜手。草里,藏一眼温泉,把大丑的手都弄湿了。
 
 
那里什么样?他想知道,这么想着,就把小雅抱上床去,然后动手,从上到
 
 
下,扒个精光。羞得小雅不敢睁眼,大丑把自己也扒光,性致勃勃的趴了去。
 
 
他在姑娘耳边问:“想要吗?”
 
 
“想要。”
 
 
“想要什么?”
 
 
“我想要……”
 
 
“说嘛?”她贴耳说:“要哥的那东西。”
 
 
“那叫什么?”
 
 
“大鸡巴。”
 
 
大丑哈哈笑道:“妹妹想要大鸡巴,那哥哥就给你了。”说着,分开姑娘的
 
 
大腿,仔细观察,但见腹下,阴毛卷曲,在其掩饰下,一条立缝隐约可见。
 
 
大丑分开阴毛,那缝是嫣红的,娇嫩的,微微裂开,正流着口水呢。用手指
 
 
一碰,那水更多了。
 
 
姑娘叫了出来:“大丑哥……别碰它……受不了……”
 
 
大丑收回手,却将嘴巴凑上去,将全部激情倾注在姑娘的小洞上,一条蛇一
 
 
般的舌头在小洞内外进行严密的搜索。一会儿,还觉得不过瘾,就跪坐着,抱住
 
 
姑娘的白屁股,使其下身朝天,门户大开,接着,舌头又上去了,又吸阴唇,又
 
 
舔肛门的。
 
 
把姑娘搞得死去活来的,叫道:“大丑哥……别再……折磨我了,快点……
 
 
来吧……“
 
 
大丑停下来:“来什么?”
 
 
“来干我。”
 
 
一听这话大丑才放她一马,摆好姿势,挺着大肉棒,对准那神秘的地方,往
 
 
里挤去。毕竟是处女,才把头进去,姑娘就呼痛。
 
 
大丑双手把玩着乳房,亲了亲姑娘的小嘴,说声:“妹妹,忍着点,很快就
 
 
好了。”
 
 
姑娘点点头,大丑把肉棒抽出,在洞外磨擦一阵后,才重新入洞,感到有什
 
 
么挡路,就使劲一插,大肉棒顺利到底,而姑娘眼泪却下来了。
 
 
大丑停下来,爱怜地舔干每一滴,过了许久,觉得她稍好些,才慢慢动着,
 
 
见姑娘皱着的眉头惭惭舒展,心里明白了,动作加快,在他的运动下,姑娘唱起
 
 
歌来,这歌可是甜蜜的,快乐的。大丑可不傻,他心里痛快着呢,终于有一个姑
 
 
娘被自己征服了,好不得意。
 
 
这插穴的滋味确实美不可言,小洞紧包着大肉棒,磨擦起来,快感频频。里
 
 
头暖,湿,滑,每一下动作,都使自己痒丝丝的,若不是强忍着,早就放水了,
 
 
他不能射,他还舍不得交欢的极乐,他还不想放开这美丽的肉体。他插着,飞快
 
 
的插着,一有射精的征兆,他就慢下来,紧张过后,又快起来。
 
 
这阵子的疯狂,使姑娘大呼过瘾,终于在一声高叫后达到高潮,一股泉水浇
 
 
在他的肉棒上。
 
 
他鼓足干劲,又插了百十多下,才将处男的精液送进小洞里,姑娘不由哼道
 
 
:“好热呀。”
 
 
大丑趁机问:“哥哥干得好不好?”
 
 
“好极了。妹妹真想天天都这样陪哥哥。”姑娘发出梦一般的声音。
 
 
大丑搂着她,享受着风雨后的温馨。这姑娘初受雨露,样子真迷人,明眸半
 
 
开,羞涩地瞧着他,见他看自己,赶紧躲开目光。
 
 
好久,姑娘挣扎着起来要回家,两人穿好衣服,姑娘又扑进大丑怀里,痴痴
 
 
地说:“如果哥哥愿意,等妹子毕业就回来给你当老婆。”
 
 
“妹妹,我也喜欢你。我也想娶你,只怕配不上你。”
 
 
“不准你说这话,我愿意跟着你。不过,在我毕业前,你要遇到好姑娘了,
 
 
我也不耽误你。”
 
 
大丑感动的要眼圈都红了。
 
 
大丑将小雅送到她家门外才离开,“金鳞岂是池中物?明天我就开始飞了,
 
 
我就是龙。”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期待中
欣赏中
谢谢你的分享
^^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7188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