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最强淫神系统》第一卷 初临异世练龙阳 第五回 平静起风暗潮涌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是谁:风景
是否首发:是(同发第一会所)
发表日期:23-4-2021
文章字数:6220

           ***  ***  ***

  作者的话:啊哈~~~存稿一直发,愈发愈爽~~~顾不了日后是否乾塘~~~先兴
奋,再写文~~上班了,回来再看回覆。

           ***  ***  ***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第五回,平静起风暗潮涌

  蓝傲尘不知因甚么原故对软禁白素月一事,做了一个看似理所当然,却又隐
藏更深的计划的决定。

  他虽然撤走守卫,却又派人暗中监视,蓝羽臣和白素月的关係,早就被他知
道个一清二楚。当年他带人回来蓝家,目的之一就是想得到蓝宁的帮助,劝他归
降血玫瑰,可惜他不肯,众人只好用强的。

  然而,奇怪的是蓝宁似乎另有所图,蓝羽臣当时是蓝家的命脉,如天才崭露
头角,他日必定能成为蓝家的重心,蓝宁理应多加保护才是。

  但当晚,众人招降不了蓝宁,就转为向他的儿子下手,蓝宁不加以阻止之外,
还任由神秘人掳走他,那神秘人是谁?

  蓝傲尘一直觉得那人是个美丽的女人,因她的身材和身手,都像极一个人——
白素月。

  可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果神秘人真的是白素月,为何两夫妇竟大打出手?

  这当中是否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晚蓝宁追了出去达三天三夜之久,之后回来时身受重伤,而其子蓝羽臣则
经脉受损,眼见就成为废人,蓝宁不理儿子性命安危,自此失蹤,这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呢?

  蓝羽臣变成废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慢慢地经脉失去作用,经医师诊断
也找不出原因,蓝家因此花了很大的代价,也于事无补,本来蓝宁失蹤,没有父
亲的反对,蓝傲尘可以极力游说蓝羽臣加入血玫瑰,可是眼前蓝羽臣将变废人,
无可奈何之下,唯有放弃计划。

  之后血玫瑰又下令驱逐蓝羽臣出家门,蓝家虽然已掌握在蓝傲尘手中,可是
其实背后是血玫瑰在控制蓝家。

  蓝羽臣变成废人一事血玫瑰有另一看法,这会不会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是釜底抽薪之法?

  无论怎样,蓝羽臣失去力量是事实,一切都要静观其变,两年来的监视,血
玫瑰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蓝羽臣彻底废了!

  于是下令不再监视他,如今也一年多了,蓝羽臣竟然又突然回来了,而且实
力和以前竟然没多大差别?

  难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血玫瑰对这事又要重新估计。

  放弃软禁其母只是开始,新一轮行动慢慢揭开帷幕~

  蓝傲尘对于两母子不伦一事看之平淡,或许二人一早就有暧昧的关係,只是
旁人难以觉察,当时他还未掌控蓝家,自然有很多事都不知道。

  蓝傲尘一直独身,就是因为他爱着白素月,可惜当年她拣选了蓝宁,这一事
他一直怀有恨意,只是爱比恨大,才渐渐默许一切。

  或许在旁人眼中他很愚蠢,但爱这东西本是无法言喻的行为,是出自动物的
本性?不知道,但肯定和原始人的习性有关。

  这世界多大?多深?爱这东西就存在了多久吧!

  天地未生,已经有爱了吗?他蓝傲尘是如此认为的。

  那天道是甚么?是爱吗?

  蓝傲尘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蓝傲尘呀蓝傲尘,你是不是想她想疯了?」

  或许真的是疯了,白素月的实力一直深不可测,单凭她散发出来的灵气,就
知道这女人不可轻视之,就连血玫瑰的那人对她也是心存忌惮,何况区区一名武
师境界的他。

  蓝傲尘在书房中幽幽地说:「蓝宁呀,你多么的幸运,得到如此美丽又强大
的妻子,到底你有甚么吸引力?」

  夜色迷离,冷风拂面,书台前的烛光摇曳,反映出来的影子又晃动几下。

  他推开书房的门,看向外面的夜色,皎月悬空,星光灿烂,宁静得有点可怕。

  月亮彷彿映出白素月的容颜,而星光顿变成蓝羽臣的身影,二人春光旖旎,
蓝傲尘紧紧攥着拳头,对天狠道:「蓝羽臣,你的好日子不多了,儘管享受吧!」
说毕,便返回自己的住处。

  蓝羽臣知道了《龙阳破月心经》的秘密后,便开始另一种修练方式——双修。

  双修是以男女交合所产生的阴阳二气为引,再以龙气为辅,在女方子宫中孕
育龙胎,这龙胎是蓝羽臣虚丹之中的龙胎的分身,两者之间如母子关係般亲密,
本胎是母,分胎是子,本胎只有一个,而分胎可以有无限个。

  本胎又称为乾婴,乾为天,亦属阳,即阳婴。

  分胎又称为坤婴,坤为地,亦属阴,即阴婴。

  天地和合,阴阳交泰,生生不息,衍生万象,龙气辅以修身,使肉身能承受
天地之力,万物之本,随着交媾而炼成龙息,龙息又孕育龙胎,龙胎又生成龙息,
周而复始,往返不断。

  可是,蓝羽臣不明白本来已经接近圆满境界的蓝羽臣,又为何非得要重铸修
为,他所预留的记忆中似乎缺少这一环,令他摸不着头脑。

  白素月体内也有龙胎,此胎已然成熟,隐约有龙光护佑,龙胎真实不虚,又
有一莲花侍侧,莲花生成莲液,滋润龙胎,使龙气愈发精纯。

  白素月的实力之所以深不可测,和这龙胎有莫大关係。

  蓝羽臣和小花交合时,都以其母为目标,誓要让小花也如白素月一样强大!

  至于《龙阳破月心经》的来历,蓝羽臣的记忆中是这样说的。

  「天和十年,我得到一星辰,星辰之中有许多奇珍异宝,可惜我修为尚浅,
只能取最差的一件宝物,此宝物名乾坤万年歌,当中有一武学,名为《龙阳破月
心经》,得此武学,我毕生所愿能有所望,强者之路,修心为上,修身为下,此
武学反其道而行,有违天道,但我决定修练,与母合一,同修真道……」

  甚么星辰?甚么乾坤万年歌?无详细记录,好像刻意藏起来,难道蓝羽臣早
就预料到自己可能真的会死?所以留有后着?

  抑或这记忆被动过手脚?应该不会吧,蓝羽臣体内的系统都有提示自身与记
忆融合,岂有坑他之理?

  想着想着,他想到自己为何会穿越到这世界,会不会冥冥中有甚么人安排?
如那些玄幻小说一样,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生命在测试甚么系统,想打造出最强的
系统继承者之类的事情?

  他被拣选不是没理由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蓝羽臣看着怀中熟睡的小花,心中幻想某一天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
那么他会有甚么结局?醒来的世界又是怎样?

  「睡吧,想太多了。」蓝羽臣安慰自己的说。

  翌日,清晨,蓝羽臣一早起床练剑,这些日子他都勤练剑,自他拿到圣龙剑
就一直如此。

  挥剑一千下,约花两个小时,每次都弄得浑身是汗才休息,久而久之,他的
臂力、腕力和指力都大大提高。

  练完剑后才会吃早餐,吃完早餐又双修,一是找小花,二是找白素月,二择
其一,大多轮流替换,一天和一人做爱。

  蓝羽臣去见过自己其余的姊妹,她们都很美很可爱,大姐姐叫蓝如冰,今年
二十一岁,生得很像母亲,但生性冰冷,高傲非常,加之身材又好,不愁没男人
追,可是都被她一一拒绝了,蓝如冰是个武痴,一心修道,梦想是达到武道的颠
峰,即成武神!

  二姐姐叫蓝如清,今年十九岁,她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只是性格刚硬,做
事粗鲁,就是俗称的神经大条,她喜欢钻研兵书,爱带兵打仗,经常幻想出入沙
场,血溅黄昏,是比较忠心耿直的傻二姐。

  两位双生儿妹妹一个叫蓝如玉,一个叫蓝如洁,今年皆有十四岁,娇小可爱,
一个好静,一个好动,二人一静一动,一阴一阳,性格完全相反,第一次见两人,
蓝羽臣都分不清楚谁是谁,除了一个经常扎左马尾,一个束右马尾,当二人垂髮
时,根本分不清二人身份。

  二人的胸脯也是吓死人,小小年纪已经有E36罩杯,可谓早熟得十分紧要,
只希望二人的胸脯不要再发育,不然就难看死了。

  四人的名字加起来就是冰清玉洁,蓝宁还真会改名字呢。

  蓝羽臣当日大闹蓝家和他经脉已经恢复一事都广为流传,这一事也传到穆家
耳中,穆家家主穆浅仁便计划向蓝羽臣套取经脉恢复的方法。

  可是因惧怕蓝羽臣的实力,便转为向小花下手。

  这天下午,小花带着小红出门买东西,她修为虽低,却也发现被人跟蹤,于
是她加快脚步打算回蓝府。

  可就在一转角的暗位之时,有人从后打昏了她,小红见此奋力攻击黑衣蒙面
人,可是不敌对方,被对方一巴掌搧昏在地。

  当小红醒来时已经近黄昏,牠心知小花出大事了,于是马上跑去找蓝羽臣。

  小红找到蓝羽臣,他正和白素月一起,小红马上说起话来,紧张地道:「不
好了!小花姐姐被人抓走了!」

  蓝羽臣脑中听见一把稚气的声音,四处张望,终于看见跑来的小红,于是惊
奇地问:「小红!你会说话?」

  小红大为紧张,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先救小花姐姐要紧!」

  「你知道那人的样子吗?」

  「不知道,对方穿黑衣并蒙面,只露出一双深沉的眼睛。」

  「那怎么办?怎找?」

  「不怕,我能嗅出小花姐姐身上的香味。」

  「小花身上有香味吗?怎么我一直嗅不出?」

  「没时间解释了,先去找她。」

  「好,带路!」蓝羽臣说完,便马上穿回衣服,白素月问他:「主人,要去
哪?」

  蓝羽臣抛下一句话后离去,他说:「小花出事了,我要去找她回来。」

  「需要月奴帮忙吗?」

  「不必,我暂时还不清楚情况。」蓝羽臣边说边奔出房门。

  小红被蓝羽臣抱着并一直指向附近的一间大宅,蓝羽臣心知这次遇麻烦了,
对方肯定是某家族的人,他们是针对他而来的!

  「就是那儿!不好,小花姐姐的香味消失了,一定是有甚么阵法隔绝气味了。」

  蓝羽臣小心翼翼靠近,离远望去,偌大的门庭有守卫把守,门口有石狮镇宅,
气派不凡!

  「穆府!」蓝羽臣看见门顶那牌匾写着两个大字。

  蓝羽臣千头万绪,如果贸然闯进去,绝对会惊动整个穆家,到时间必遇到极
大的阻挠,搞不好连自己的命也搭上了,在不知对方底蕴下贸然行动很危险。

  冷静!现在绝对要冷静!

  蓝羽臣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去哪?」小红见蓝羽臣向相反方向走,便惊讶地问。

  「找娘亲帮手!」

  城西,蓝府,宁月苑。

  蓝羽臣和白素月一同商量怎样营救小花,他将发生的事告诉她,白素月微怒
地道:「又是那穆贱人干的好事!」

  蓝羽臣坦白地说:「不知月奴有甚么办法没有?」

  白素月沉思一会,然后冷静分析道:「依我看,穆家不直接对付你,而是对
付你身边重要的人,是因为他们怕你,由此可知,他们目的应该是为了你身上的
秘密。」

  蓝羽臣惊觉白素月说中了甚么,难道真的是为了他经脉修复一事?

  「该不会是为了我经脉恢复一事吧?」

  「正是!」

  蓝羽臣更加愧疚起来,原来真的是他害了小花!

  白素月继续道:「据我所知,穆浅仁有一位小儿子,早年因到海魔山脉探险,
不慎行动,招致损兵折将,而其子则受到重伤,性命垂危,后来花了很大的劲救
回一命,但自此成为废人了。」

  「原来如此,穆家想要我交出恢复经脉的方法,才抓走小花……」

  「嗯,此事主人可以放心,既然对方有求于你,必定不会对小花怎样的,性
命无忧,只是,你又该如何拿出你的秘密呢?」

  蓝羽臣叹了一口气,后道:「看来此事不能善了。」

  白素月镇定地道:「主人放心,穆家短期内不会怎样,他怎么也得顾忌一下
蓝家的实力,虽然他也知道现在蓝家由你二伯掌控,但始终你是蓝家的人,他不
会惹蓝家不高兴的,前提是你要交出《龙阳破月心经》吗?」

  「此经绝对不能交出,我需要另想他法。」

  于是蓝羽臣返回住处,静心思考对策。

  没有小花陪伴在侧,蓝羽臣有点不习惯,这才发觉自己在不知何时已经把她
视为亲人。

  此时小红在床上憩息,忽然幽幽叹气道:「小花姐姐现在怎样呢?好想念她
唷~~」

  蓝羽臣随口说:「要救小花,必须拿出能修复经脉的证据。」

  小红不加思索地道:「难道不能拿假的证据充数吗?」

  假的……证据?

  蓝羽臣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方法救小花,但必须有些条件才能成立。

  「小红,你知道炼丹一事吗?」蓝羽臣突然想起就问。

  「炼丹师?」

  「对!虽然我也是炼丹师,可是等级太低,我想要高级些的丹方,你有没有
办法弄到?」蓝羽臣也不知为甚么自己把希望寄託于小红身上,他只觉得小红身
上隐藏着甚么秘密。

  「我当然知道了耶~~」

  蓝羽臣吃了一惊,问:「甚么?难道你真的会炼丹?」

  「嗯,只是我炼的方法有点噁心。」

  「怎么炼?怎么噁心?」

  小红尴尬地道:「只要将药材吃下肚子,再拉出来就是了。」

  蓝羽臣万万想不到竟然能这样炼丹!天底下真的甚么奇人奇事都有啊!

  他不追问详细情况,现在他担心的是小花,于是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小红,小
红听后大为兴奋,说:「小菜一碟啦,我随便拿出个丹方,至少让穆家的人弄个
四、五、六年才能找齐药材,这样骗他们岂不容易么?」

  蓝羽臣喜出望外地道:「太好了,那就拜託你了。」

  「别客气,能救出小花姐姐,我义不容辞的!」

  接下来就是等穆家的人找上门了。

  翌日,清晨,蓝傲尘就收到一封信,是穆家寄来的,内容大概是说要借用一
下蓝羽臣。

  其企图昭然若揭,不就是为了救自己儿子么?

  蓝傲尘找蓝羽臣商量,蓝羽臣没有将自己的计划说出,只叫蓝傲尘回信给穆
家,说他必定会到府上一叙。

  蓝羽臣不急,眼下情况一定要吊高来卖,这才能使对方真的相信他有恢复经
脉的方法。同时,蓝羽臣也学写这世界的字,这世界的字和中国汉字差不多,学
上手很容易。

  三天后,穆府,正厅。

  穆家老爷穆浅仁坐立不安,对身边的亲信田不义问道:「究竟那蓝甚么臣会
不会来?」

  「是蓝羽臣呀老爷,叶家回信他必定会来的,况且他的情人就在我们手中,
他不来也得来!请老爷冷静,耐心等待。」

  「冷静?你叫我如何冷静!信儿已经废了五年啦,我真的不想看见他颓废下
去!」

  「老爷,如果被对方知道你的企图,恐怕我们就处于被动了,对方一定会吊
高来卖,提出苛刻的条件。」

  「还敢和我谈条件吗?不要命了?」

  「总之保持镇定,一定对谈判有利的。」

  此时,有一名男僕走进来,通报有客人到了。穆浅仁收起烦躁的心情,问:
「对方有否报上名来?」

  「有,叫蓝羽臣。」

  穆浅仁兴奋的笑道:「哈哈哈哈哈,终于来了,来了!」

  田不义劝告说:「老爷,不要自乱阵脚,冷静,冷静。」

  穆浅仁乾咳两声,装作从容淡定道:「快请蓝公子进府。」

  「是!」

  蓝羽臣慢条斯理步入正厅,小红则在他肩膀。

  「晚辈蓝羽臣拜见穆老爷。」蓝辰不卑不亢地道。

  穆浅仁摆了摆手,道:「请上坐。」

  蓝羽臣施了个下马威,直白地道:「我看不必了,我说完就走。」

  穆浅仁想不到蓝羽臣如此直接,被吓了一吓,把原本要说的话都忘了。

  「阁下想要的东西我是有,但其珍贵程度不可想像,救我的师父不许我随意
说出,但如今我妻子遭你们掳去,此番做法实不理智,若果我代你们去求恩师,
或许他会网开一面给那丹方给你。」

  穆浅仁听不进那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他一听见丹方,就激动起来道:「丹
方?真的有丹药能使人经脉恢复吗?」

  蓝羽臣浅浅一笑,信心十足地道:「家师是何许人也,他老人家见识广博,
修为极深,当然有这丹方啦!」

  「你师父是谁?」穆浅仁有点慌的说,若果蓝羽臣真的有个强大的师父,这
一次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他开始担心他的师父会不会对穆家构成威胁。

  蓝羽臣从对方眼神和举措中看出,他有些忌讳了!

  「家师讳名恕难相告,但穆家对我所做的事,我已经通知了他老人家,就不
知道他有甚么反应。」

  穆浅仁额角渗汗,心中惊怕万分,暗暗责怪自己太过鲁莽。

  然而,田不义在穆浅仁耳边说了些甚么,使他又强硬起来,道:「哼,既然
如此,大可叫你师父来救人!我警告你,勿要耍花样!不然,我可不保证不会辣
手摧花哦~~」

  蓝羽臣勃然大怒,周身散发强大的龙气,把整个正厅都充满了,压得穆浅仁
和田不义气喘嘘嘘,心感惊怕!

  最后蓝羽臣抛下一句话:「你敢动小花一根汗毛,我要杀得你穆家上下鸡犬
不留!」然后慢步离开。

  待蓝羽臣走后,穆浅仁和田不义深深惧怕,心想他必定尽得他师父真传了,
穆浅仁颤声道:「此……此人……惹不得……惹不得!」

  蓝羽臣将希望寄託于蓝家的威望上,希望藉此镇慑穆家,穆家同为城西的大
户,应该深知道蓝家的底蕴有多深厚,他想对小花不利,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
量。

  事实是被蓝羽臣发威镇慑的穆家真的乖了下来,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他相信
小花一定没事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要装腔作势,要让穆浅仁坐立不安。

  蓝羽臣何尝不想立即救小花呢,但不可以心急,一心急后患就多了,他不想
同样的事情再发生。

  等了足足七天,一切风平浪静,蓝羽臣觉得是时候了,就和小红商量,製作
假的丹方。蓝辰告诉小红,药材不能乱写,要有医理根据,还要不是完全看不懂
的。

  小红思考良久,终于研究出一门偏方,应该能鱼目混珠。

  蓝羽臣唯有相信小红真有炼丹的才能,牠和小花相处了这么久,对她有不浅
的感情根基,应该不会乱来。

  蓝羽臣照小红所说,写好丹方,就叫人通知穆家。

  (未完,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