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往事如雨爱如风】我篇 第六章 节一 懵懂少女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六章节一懵懂少女
作者:keaixuyuan123
2021/08/25首发于:四合院
字数:12447

  蒋婷还在说,她在电话中抱怨我昨天为什么没有联繫她
,我很纳闷,难道她没有手机吗?我打断了她的絮叨。

  「你说我不给你打电话,每次联繫上了说了两句就挂电话的不也是你吗?」

  「那是因为你每次打电话都很晚了,我要休息!」

  「哦,很有道理哦,既然你那么想我,你给我打过来不行吗?」

  「谁会想你这个色狼啊!你懂不懂什么叫女孩子的矜持?」

  「矜持?矜持的女孩会跟认识一个月的男人上床吗?」

  「讨厌!不跟你说了!.......加丘!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敲门吗
!」

  电话里传来了蒋婷训斥别人的声音,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看来她真的很生气
,我还是暂时别惹她的好。

  今天周日,外面天气那么好,不出去玩可惜了,要不去找梦雅妹妹玩?嘿嘿
,当然是我玩她!我给梦雅打电话,但是没人接,我决定先到她家楼下等着。

  我走进书房,老妈正在翻看那本毛姆的《面纱》,她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要
是她十五岁的时候就读了这本书,可能就没有我了。

  真是不明所以。

  「妈,我要出去玩。」

  她头都没抬。

  「几点回来?」

  「八点。」

  「六点必须到家,要不然你就睡大街吧。」

  看来她心情真的很不好。

  「成交,给我零花钱。」

  「上次不是给了你三百吗?」

  「哦,我想起来了,那我出去了,妈。」

  眼看要不到钱,我也不敢自讨没趣,转身离开书房。

  在我即将走出去时,我妈又开口了。

  「琼琼,最近你爸跟你联繫过没?」

  「哦,有,他说他知道错,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可以让他回来。」

  「你这么回他话,你就说让他準备好死外面吧。」

  我还是赶紧走吧,在别过老妈后,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家。

  等我到梦雅楼下时,已经八点了。

  我又给她打了个电话。

  「喂......干嘛?」

  「喂!妹子,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啊,跟哥哥出去玩吧!」

  梦雅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肯定想干那档子事了吧,你没把自己的烂摊子收拾完,就不让你碰我。」

  哼,穿着衣服时都知道矜持,一上了床别提有多骚了,我可不打算放弃。

  「你把我想的太坏了,我只是单纯的来找你玩的!」

  梦雅明显不相信我,她说。

  「你肯定想把我糊弄出去,找机会扒我的衣服吧?你别做梦了,我大姨妈来
了。」

  一听她来例假了,我的心情一阵失落,你他妈早点说嘛。

  「她实在是太可惜了,那你休息吧。」

  梦雅电话中一阵冷笑。

  「哼,吃不着了就嫌弃,死色狗!」

  说完就挂了电话。

  唉,既然来了怎么可以无功而返?我又拨通了方苗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但是那头无人说话。

  我问「喂,在听吗?」

  「在。」

  「小方妹妹,你看今天天气多好了,哥哥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一下,好像在考虑。

  「好。」

  「我提前跟你说,你表姐身体不舒服,去不了,就咱俩行吗?」

  又沉默了两秒。

  「行」

  「嗯,你要多长时间?」

  「十分钟。」

  妈呀,你多说两字好不好!方苗很準时,我并没有等多久,就听到她家院子
里有拉门的声音,我探头望去,眼前发生的一切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这小妮子打开了二楼的门,从阳台上翻了出来,攀着他家院子里的松树枝,
沿着树榦爬了下来,就在她双脚落地后,还向着一楼的客厅里望了望,才走出远
门。

  我将她招呼过来,帮她把身上的灰拍乾净,问「你刚刚是在表演行为艺术吗
?也不怕掉下来摔死你啊。」

  「爬树方便些。」

  去阴曹地府方便些吧。

  「嗯,你家没楼梯吗?」

  「我在躲人。」

  哦,怪不得,看来她经常干这事。

  「那我们赶紧走吧,你是不是在躲父母?」

  我拉着她就走,还没走两步,就碰到一个提着菜篮子的中年男人,他诧异的
看着我们两个,问方苗「苗苗,这位小..大朋友是谁?」

  方苗头也不抬,只是盯着脚尖看。

  「同学,我们出去玩。」

  完蛋了,在人家家门口接人家闺女出去玩,刚好碰见人家家长,十有八九是
要报警了,我已经做好了跑路的準备。

  但是男人的反应是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他激动得直哆嗦,上来就要和我握手

  「你好你好,我闺女不懂事,不太爱和人交往,我真的担心她就这么下去人
都要不正常了!真是给你添麻烦了,你们準备去哪里玩,钱够不够。」

  男人说着还真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二百块钱,塞到我手里,又跟我寒暄了半
天,才进了屋,进屋前他还跟方苗保证不会让方妈妈知道的,说完还冲我俩眨了
个眼。

  在男人进屋后,我望着手里的钱,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这他妈是亲爹吗?他就不担心,我把他闺女哄出家门,拉到宾馆开房给肏了
?用的还是他给我的钱?我再问一遍,这是亲爹吗?我拉着方苗的手,一边走一
边思考,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她。

  「那老东西是谁啊?真是你爸爸?」

  方苗漫不经心的回答。

  「从血缘的角度来看,他是我爸爸。」

  我肏,这算什么回答?!「这还能有其他角度的回答?」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他是一个在我家蹭饭的。」

  我不知道该从那个角度吐槽方苗的刻薄,虽然我爸不挣钱不养家,但是我也
是不敢公然的说自己老爸是个蹭饭的,这个中年男人在家中的地位该有多么低微
啊,让我不禁的同情起他来,与其说是同情他,不如说是担心自己未来婚后的处
境!这是,梦雅打来了电话。

  「肏你妈!谁让你带我表妹出去的!真他妈一点也不让我省心,你们等我十
分钟,敢偷跑我阉了你!」

  我放下电话,双手一摊,对方苗说「可惜了,苗苗,本来哥哥只打算带你玩
的,但是你表姐要跟过来,咱们等等她吧。」

  在等梦雅的这段时间里,我和方苗聊了起来。

  这小妮子今天打扮的真是十分可爱,上身一件宽大的米色告领针织衫,下面
配一条深色的高腰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绿色的经典款帆布鞋,肩上挎着印着小
猪佩奇图案的帆布包,最让我眼前一亮的是,她戴着一顶淡紫色贝雷帽,搭配上
她的大眼睛和肉肉的小圆脸,真是让人有一种重新恋爱了的青涩感。

  「你是为我专门打扮的吗?」

  其实我知道不是,但是我希望她就是为我打扮的。

  苗苗红着脸,低着头,用蚊子一般大小的声音回答说「是。」

  还真是!我忍住心中的狂喜。

  「额哈?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弄得?」

  「看到你在梦雅楼下时,我就开始打扮了。」

  这个小妮子平时看上去獃獃的,今天却那么会来事,我太感动了,感动到我
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一阵沉默后,她先开口了。

  「你看我爸爸.....」

  看她说道一半就不说了,我只能接过话头「叔叔很帅啊,呵呵,今天只是打
算带你出来玩,没想到直接就见家长了。呵呵呵呵」

  微冷的秋风中,就他妈我一个人在傻笑。

  苗苗说「你喜欢吗,那我带你去见我妈吧。」

  气氛不对!「苗苗,你知道见家长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

  我也不知道跟这个呆瓜怎么解释,想来想去也只能这么问「苗苗,你有那么
喜欢我吗」

  「喜欢。」

  「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梦雅喜欢你,所以我喜欢你。」

  我怀疑和我说话的是不是人类?她是不是一个披了人皮的机器人?当初她给
我写情书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一张揉的皱皱巴巴的纸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
「我注意你很久了」。

  要不是我胆子大,早他妈被吓死了。

  平时没觉察出来,这个小妮子真的很.....很.....!梦雅平时怎
么和她相处的?「张琼,你这个色狗!」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梦雅从她家院子出来后就径直朝我沖了过来,嘴裏高声
叫骂着,还跳起一个飞踢朝我踢来,她大姨妈又走了?我身子一斜,躲过她的飞
踢,右手一探,搂住了她的细腰,身子一转,就把她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又恶作剧般上下来回的颠了她几下,问她「例假走了?蹦的那么高?还敢不
敢了?」

  梦雅高呼「不敢了,不敢了,别颠我了!要漏了,要漏出来了。」

  一阵打闹过后我将她放了下来,当我看到她的扮相时,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小妞身着运动衫,脚下穿着棉拖鞋,袜子一绿一红,头髮也没好好梳,嘴上还
沾着没洗乾净的牙膏,你到底是多着急啊?梦雅看出我在笑她,顿时觉得怒不可
遏,抄起她的小粉拳朝我腰上捶来。

  「你笑个屁啊,周末都不让人家睡个安稳觉。」

  她捶了几拳后,好像还没打够,又冲着苗苗扑去,用手使劲掐苗苗的屁股。

  「你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货,随随便便就被骗出来了,也不怕让人给你哄到
宾馆里给开了苞!」

  梦雅一边口吐芬芳,一边追着苗苗跑,苗苗也被吓坏了,围着我跟梦雅躲猫
猫。

  我好不容易才把她们给拉住,我问梦雅「嘿嘿,怎么突然改主意了,是不是
怕你的好哥哥让人抢走了?」

  「抢你个头,要不是她爸爸让我看着她,这赔钱货让人卖了我都不管!」

  梦雅嘴裏骂着,还用手指戳了戳苗苗的脸,苗苗吭都不敢吭。

  我摆了摆手说「这个先不提了,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二十分钟后,一家早餐店里的桌子上坐着我们三人。

  梦雅比较挑食,把自己盘子里的生煎扒开,把裏面的肉挑了出来放在我的盘
子里,自己蘸着醋把麵皮吃了。

  苗苗也很离谱,随便吃个早餐也要自带筷子,而且用筷子的手法也很幼稚,
喜欢抓在筷子的最下端,手指离食物只有一寸远。

  梦雅突然向我发问「怎么样,大情圣,有没有换回你妤妹妹的心啊。」

  我看了看正在专心吃饭的苗苗。

  对梦雅说「你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现在情况不怎么好,昨天她听了我的解
释,好像更恨我了。」

  「喂喂,这醋吃的,搞得好像看见我们干了什么似的。」

  肏,问题就在这?看着梦雅一副偷吃没被抓住的得意样,我决定告诉她。

  「看见了,你不知道吧,其实她一直在跟蹤我,亲眼看见我们去了宾馆。」

  梦雅闻言也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我想不明白,她干
嘛跟蹤你啊?她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我懂她的意思,可能当天没有送刘妤回家,引起了她的怀疑,但是绝不至于
跟蹤我,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她早就开始暗中调查我了,想的这裏,我不经
的打了个寒颤。

  我说「我可能知道她为什么跟蹤我,但是我不确定。」

  梦雅又问「那你礼物送了吗,我是说手机?」

  「还没送呢,但是我觉得希望不大,你觉得发生这种事能靠钱打发吗?」

  梦雅伸出食指沖我摇了摇说。

  「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拚。但是没说后半句,就是
剩下九十分靠颜值,九百分靠金钱。虽然这么说太现实了,但是这既是事实。」

  被她这么一说,我觉得吃到嘴裏的饭有些咽不下去了。

  虽然我不愿承认,但是现实是无法否定的。

  一位美丽的女孩,在一个懵懵懂懂的年纪,因为自己的美貌而引起了同班高
富帅的注意。

  女孩在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和高富帅谈起了恋爱。

  然后在某个夜里,在操场上,又或是在小河边,被高富帅夺去了初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的感情越来越深,终于在一天夜里,某个高级宾馆
的大床上,女孩的处女被高富水的鸡巴贯穿了,在一阵钻心的疼痛下,女孩献出
了自己的第一次。

  后来大概是被玩腻了身体,女孩被甩了,在失恋的痛苦中,又被不学好的小
混混乘虚而入。

  在暑假中,女孩整日与男人们混迹在一起,从一张床辗转到另一张床上,在
男人的肏弄中和精液的浇灌下,女孩长成了成熟的女人。

  最后,终于玩够的女孩,在家人的介绍下,终于与自己未来的老公,一个老
实人相遇了,可喜可贺。

  我说不定就是那个老实人呢。

  毕竟当时刘妤「婉拒」

  了我的表白,和富二代在一起了。

  想到此处我不禁感到悲从中来,胸中好像有股郁气堵在那里,吐之不出,咽
之不下。

  梦雅看到我脸色不太好看,伸出手摸摸我的脸安慰我。

  「看你那怂样,你又不愁没人要,愁眉苦脸个啥呀?。」

  从刚刚我就发现了梦雅不对劲,她放在我脸上的手异常的冰冷。

  但是她的额头却在渗汗,我问她「你的脸色好难看,哪里不舒服吗?」

  梦雅似乎也撑不下去了,把头靠在桌子上「我不是说过了吗,大姨妈来了,
痛经。」

  痛经我是知道的,但是怎么会那么痛呢。

  「梦雅,疼痛分十二级,蚊子叮咬是一级,分娩为十二级,你觉得你是第几
级?」

  「肏你妈!我又没生过孩子,我怎么知道,呜..呜..我觉得又七级吧。

  看着她青筋都已暴起,看来真的很痛。

  「我带你去医院吧!」

  梦雅连忙摆摆手说「不用,让我找个地方睡一觉,下午就好了。」

  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嘱咐我「还有,千万别送我回家!」

  十分钟后,我扶着梦雅在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钟点房,我扶她上楼的时候,
她的身体一间被汗浸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靠着我的身体不停的发抖。

  我把她抱上了床,又嘱咐苗苗照顾一下錶姐,自己跑去药店买布洛芬了。

  买完葯的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房间,眼前的场景真是把我气乐了,苗苗旁若
无人趴在床上,自顾自的看书。

  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的梦雅,却在忍着疼痛烧热水。

  我一阵火起,冲上前去在方苗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下去!」

  苗苗委屈的含着眼里捂着屁股到跑到沙发上去坐着了。

  我伺候梦雅吃过葯后,扶她上床休息,过了一会,我问她「好些了吗,还疼
不疼了。」

  「嗯,在可以忍受的範围,你陪我说说话吧。」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随便问问「那种疼是什么感觉,你能形
容一下吗。」

  「嗯,就有点像有人用电钻钻我的肚子。」

  我听罢啧啧称奇,为了分散梦雅的注意力,我也跟她分享了我的经历。

  「我最疼的一次,是跟人训练的时候,一个傻屄迴旋踢到了我的蛋。」

  梦雅也低声惊呼「那该又多疼啊!」

  「大概就和你这么疼把,教练说相当于断了三根肋骨的程度。」

  「那他跟你道歉了没有?」

  「没有,我反而给他赔礼道歉了。」

  「为什么啊?」

  我嘿嘿一笑「因为我真的打断了他的肋骨。」

  被我似真又似假的奇人异事逗乐的梦雅,咧着嘴又诶呦了一会。

  「我还有点疼,你别闹我了,让我睡一觉,下午就好了。」

  「我就躺你旁边,不会闹你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的,但是在梦雅陷入沉睡后,我的手已经不听使唤的放在了
梦雅的屁股上,不停的揉搓着,唉,手感还是没有苗苗的好。

  我回头望向苗苗,发现这个小妮子像一只猫一样,卧在沙发上,正直勾勾的
盯着我。

  我翻身下床,径直走到她面前,她好像受到惊吓似的,赶紧跳下沙发,把位
子让给我坐,我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了下去。

  而这个受惊的小猫咪就直愣愣的站在我面前,低着头背着手,一动都不敢动

  看到她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好笑。

  她是在是太可爱了,让我忍不住想要欺负她。

  我朝她勾了勾手指,又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她先是愣了一下,又沖我红着脸
摇了摇头。

  我皱着眉头,又朝她勾了勾手指,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她终于拗不过我,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挪了个来,用她的小奶手,擦了擦我大
腿,然后慢吞吞的坐了上来。

  她发育的很好,一米六八的个头,足足有一百二十斤,全部长在了能勾引男
人的地方了!我不止一次的摸过她的屁股,每一次都能让我回味很长一段时间,
并且喜提梦雅的一顿暴打。

  这一次没有表姐这个碍事精的存在,我还能放过你这个小白猪?于是,苗苗
的屁股还没坐稳,我就迫不及待的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扯到了我的怀里,我用只
有我俩才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耳语。

  「别吱声,今天你的表现让我很不满意,你表姐都那么难受了,你这么跟没
事人似的,平时见你说话奶声奶气的,怎么那么没良心,我要惩罚你这头小白猪
!」

  说着,我便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摩挲着她的白肚皮,我肏,那手感,就跟
刚出生婴儿的皮肤一样。

  苗苗不敢出声,只能紧咬着嘴唇,像只受惊的小鸟一样躺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我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顿时惹的她起来一身鸡皮疙瘩,我还觉得不过瘾,
恶作剧般的直接用嘴含住了她的耳垂。

  苗苗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被我这么一刺激,忍不住发出「嘤」

  的一声。

  这回轮到我起鸡皮疙瘩了,我们对视了一眼,又同时望向了床上的梦雅,她
身体蠕动了一下又没了声息,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要是她醒了发现我们正在做的
事,肯定会飞起一脚踹到我的蛋上。

  我拍了拍苗苗的肚皮,然后摊开她的手在上面写了「我们出去?」

  苗苗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在我手上写了一个「好。」

  我拉着苗苗小心翼翼的出了门,在确认梦雅没醒后,我把门关上了。

  还没走两步,苗苗这个小笨蛋抓起我的手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我肏,还真疼!我龇牙咧嘴的把她的头推开,问她咬我干嘛,她不回答我,
只是瞪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气鼓鼓的威胁说「咬死你!」

  被她这么毫无震慑力的威胁了一下,我不禁哑然失笑,也无心与她计较,我
开始哄她「是哥哥不对,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

  苗苗沉默了一会,做出来决定「你带我去图书馆,我要还书。」

  「图书馆?好嘞。」

  于是我拉着她上了电梯,在下楼的过程中,我内心那叫一个纠结,我没摸够
呢。

  她的肚皮摸起来都那么舒服,她的胸要是能让我摸一把那岂不是要爽上天!
不行我已经答应带她去图书馆了啊!答应了可以反悔啊,傻屄!不行不行,做男
人要守信用,你忍心欺骗这么可爱的妹妹吗!?就这样,在极度矛盾的心情下,
我们到了一楼。

  干!回来再摸也不迟嘛!答应了人家就应该说话算话,去图书馆!在我坚定
的信念下,我拉着苗苗走到服务台前。

  「再开一个钟点房!」

  刚刚我开房的时候就是这个前台接待的我,听了我的话,只见她的表情从震
惊变为疑惑,又从疑惑变为鄙夷,用膝盖想也能明白,她以为我要带和苗苗开房
肏屄。

  但是她误会我了,我只是单纯的想揉苗苗的胸而已!前台把卡扔给了我,我
拿起房卡拉着苗苗又上了楼,苗苗反应过来后抗议「你骗人,你这个骗子,你.
.你这样是不好的!....是..不对的!」

  笑死我了,这姐俩真有意思,一个泼辣至极,一个奶声奶气,换了梦雅早就
日爹骂娘了,这小白猪连个髒字都不知道怎么说。

  我有意逗她,学她说话「我..知道..这样不不..好,对对对不起!」

  说完,就打开了房门,不由分说的将苗苗拉进了屋子,苗苗气急了,抄起书
来就朝我敲了几下,一点也不疼。

  我赶紧搂着她把她哄到床边坐下。

  「好苗苗,哥哥错了,是你摸起来太舒服了,哥哥想多摸摸你,不行吗。」

  苗苗把我的手拨开,气鼓鼓的说「梦雅说了,让我小心你这个色..色..
..不让你碰我。」

  切,真是个碍事精,我试着撺掇苗苗的反抗意识。

  「方苗苗,你就那么想听你表姐的话吗?」

  苗苗嘟嘟囔囔了半天蹦出了一句「不想。」

  很好!我于是又问她。

  「方苗苗,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强大女性吗?」

  出乎我的意料,苗苗身子抖了一下,立马站了起来说「不想不想!我不想独
立!」

  啥?你他妈还想当一辈子寄生虫吗?算了她刚刚的话当我没听到吧。

  「太好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你看,你一直被你姐压着,现在这裏只有
我们两个,我们做一些你表姐不让你做的事情以表示反抗的决心好不好!」

  我这些话貌似勾起了苗苗的兴趣,她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她问「我能做什么
?」

  「我们先做一些简单的,比如你有什么话想对你表姐说的,比如你别再欺负
我了!怎么样!要不要说说看!」

  「嗯...好,吴...吴梦雅!!!你....你不要再欺.....负
....」

  真是个怂包,名字喊得很有气势,越到后面就越小,最后跟蚊子叫似的,但
是呢....「太棒了,记住了苗苗,今天就是你拉起大旗反抗表姐压迫的第一
天!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接下来在做一些能气死她的事吧。」

  苗苗被我夸讚了一通,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

  「还能做什么?」

  嘿嘿,这不就到手了嘛!「你看,你表姐,不让我碰你是吧,那我不碰你,
我揉揉你可以吗?」

  这傻妮子也不是真傻,立马反应了过来「不行!你这骗子!揉也是碰!」

  我立马接过话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摸着太舒服了,让哥哥摸摸你,
哥哥就开心了!你反抗了你表姐,你也开心了!唯独你表姐不开心,我们气死她
好不好!」

  苗苗皱着眉头,陷入纠结中,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从嘴裏挤出来一个字

  「.....好。」

  我不是什么色中饿鬼....好吧其实我是,但是今天我是不打算对她做出
什么出格的举动的,毕竟梦雅在隔壁的隔壁睡觉呢,我在这裏给她的表妹开了苞
,这是人乾的事吗?我躺在床上,把苗苗揽入了我的怀里,我再一次把我的大手
放在他的肚皮上摩挲了起来。

  苗苗彷彿也适应了我的爱抚,若无其事的把书拿出来又从第一页翻看起来。

  我瞄了一眼书名。

  「诶呦?小王子!」

  我认出了这本书,苗苗也很惊讶,她转过身子看着我,眼中透露着欣喜「你
也看过吗?」

  我微笑着点点头「算是看过吧!」

  其实我没看过,我也不愿意看这种自怨自艾的童话故事,但这是我妈第三喜
欢的书,她数次强迫我看这本书,声称要凈化我骯髒的内心,这他妈是亲妈吗?
为了检查我是不是真的看了,还逼着我写读后感!为了应付我妈,我把裏面的比
较经典的段落都背了出来,然后再靠着我对这些经典语录的瞎琢磨,硬是写出来
一篇读后感。

  我还经常在她干活时给她深情的背诵,把她哄的心情高涨,干活就会更卖力
,累死她!苗苗撇了撇嘴,表示不相信,又躺了下来「我不信,你怎么会看这种
书呢?」

  见她有些不相信,我便拿出了我的看家本领,用低沉的嗓音,背诵着全书我
喜欢的一句话。

  「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
的玫瑰。」

  我声音很轻很柔,在苗苗的耳边飘过,如一阵清烟一样,让我怀里的娇躯为
之一震。

  她沉默了一会,她哀怨的问我「你觉得...小王子...死了吗?」

  我抚摸着她的秀髮,思考片刻后,才告诉她我的答案「是的,小王子死了,
被毒蛇咬死了,大人们都这么说!但是每个大人曾经都是孩子,虽然只有少数人
记得,所以你愿意相信这群背离曾经的自己的大人的话吗?」

  「我不信,小王子一定还活着!诶呦,别伸进去!」

  小王子的事先不说了,先让我摸摸你的大奶子!乘着苗苗感动的时候,我的
手指轻一挑掀起了衣服下的奶罩,没等她反应过来,我便将两只手都伸了进去,
把两个肥奶抓了个严严实实。

  怎么形容呢,哦哦哦哦哦哦,太爽了,怎么会有那么柔软的奶子,像是握着
一对捏不坏的布丁一样,我果然没看错这小白猪,平时喜欢穿着宽大的衣服,就
是为了遮盖这对大白兔吗?苗苗挣扎了一会,实在是敌不过我的力气,就只好躺
着任由我摆布了,掌握主动权的我,抓住她的两只奶子,不停的揉搓着,渐渐的
,苗苗的呼吸变重了,难道是来感觉了?我打趣的问苗苗「小白猪,你的胸围有
多大?」

  苗苗被我揉搓的昏了头,米糊糊的就把自己的胸围给报了出来。

  「36......E。」

  说完,苗苗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赶紧捂上自己的嘴巴。

  「36E,这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一下。」

  「不...不知道..该..怎么说。很複杂。」

  我不喜欢複杂的东西,我说「你给我一句话解释清楚,要通俗易懂。」

  她本来是不肯说的,但是在我双手的要挟下,她被逼无奈的,支支吾吾了半
天,说出了一个言简意赅的答案。

  「总之就是很大。」

  真他妈通俗易懂啊,我就逗逗你的奶头,以表彰你说的废话吧!于是我的两
个食指和大拇指就掐住了苗苗小豆豆。

  苗苗大惊失色,挣扎了起来「别捏,那是宝宝吃饭的地方!」

  看来你不是什么都不懂嘛!我安慰她说「放心,不会把宝宝的口粮捏坏的。

  苗苗还是扭动着挣扎个不停,她委屈的嘟囔着「不行,等我们结婚了,再给
你摸!」

  结婚?这奶子可真金贵,摸一摸就要把后半辈子搭进去啊?「我跟你可结不
了婚,梦雅也像嫁给我,你看怎么办?要不你们商量商量?」

  我嘴上打趣,手里可没閑着,一直在揉搓着两团大肉球。

  苗苗呻吟着说「不行,你娶走了梦雅,就没人照顾我了。你娶我吧,你来养
我,梦雅照顾我。」

  我肏,这两姐妹真有意思,梦雅把苗苗当拖油瓶,苗苗把梦雅当佣人!我吓
唬苗苗。

  「苗苗,你别忘了,咱们结婚后,还要叮叮噹当造小人,你愿意和我造小人
吗?」

  苗苗的思维好像跟正常从来都是不沾边的「我不用吧,让梦雅造,她白天照
顾我,晚上跟你造小人,我吃饭睡觉就行了。」

  我皱起了眉头,手里的动作也停止了,出乎我的意料,梦雅当佣人还不够惨
,直接改做通房丫头了,在方苗的心目中,梦雅就是这么个位置吗。

  我问苗苗「你这些想法,你敢当面对梦雅说嘛?」

  苗苗浑身一抖,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我不敢,我怕她打我。」

  我抚摸着她的头髮,温柔告诫她「那就好,当着面不能说的话,背地里也不
能说哦!梦雅平时那么照顾你,你也应该多关心她。」

  苗苗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么想不对,弱弱的对我认了错「对不起。」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咧着嘴,对她温柔的说「小白猪!你要是不想让我
告诉你表姐你刚刚说的话,趴下让我摸摸屁股。」

  苗苗被我的无耻惊呆了,今天她已经被我佔尽了便宜,没想到末了这最后的
处女地也要遭我毒手。

  委屈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真是太可爱了!她不情不愿的整理好上衣,又动
作僵硬的缓缓的趴在了我的身上。

  肥硕的大奶子隔着衣服结结实实的抵在了我的肚子上,她的心跳我都能感受
的到。

  「可以不脱裤子吗,求你了。」

  我点了点头,缓缓的把手插进了她的内裤里,毫无隔阂的亲密接触了她的肥
臀后,我感觉在我的世界里,天亮了!当时我就做了决定,这个屄我日定了,就
算坐牢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我不得不承认,苗苗基本满足了我绝大部分性癖,这具色情至极的肉体基本
上就是为满足男人的性慾而生的!可惜苗苗根本不懂男女之事,我不能让她白白
的浪费自己的天赋!我决定了,我要把这个小家碧玉的清纯少女,调教成童颜巨
乳的淫娃蕩妇!「哥哥,你身上有东西顶到我了」

  经她这么已提醒,我才发现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发胀,在我的裤裆里和内裤摩
擦着,弄得我生疼。

  我用手伸进裤裆里调整了老二的位置,让她刚好顶住了苗苗的私处,我开始
扭动着腰,让我的鸡巴隔着几层衣物,在苗苗的胯下摩擦起来。

  苗苗对我的行为不明所以,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

  「你再干什么,我....尿尿的地方好痒,好难受。」

  她满面潮红,口中吐着热气,胸部不由自主的在我身上磨蹭起来。

  「苗苗,是不是很舒服,腿夹紧些,会更舒服的!」

  苗苗听话的双腿夹紧,是我的鸡巴获得了更加强力的包裹感,我的双手按住
了她的屁股,推动她的身体在我有节奏的磨蹭了起来。

  这可能是苗苗一生中的第一次性冲动,在没有人引导她的情况下,只能不知
所措的任我摆布,以祈求更加强烈的快感,渐渐的,我发觉我的裤裆好像被一股
潮气浸湿了,呵呵,是淫液吗?苗苗被我摆弄的快感迭出,但是就是不能完全尽
兴。

  她正处于一种上不去又下不来的悬空感中。

  让她舒服的想要唱歌,又痛苦的想要哭泣。

  终于,她忍受不了了,在本能的指引下她决定奋力一搏。

  「放开我!」

  她大声喊叫,吓得我也停止了动作,在解除了我对她的束缚后,她被性冲动
驱使着向疯了一样的往前爬了两步,双手捧起我的双颊,噘着嘴向我吻来...
..看来这就是她对性的所有认知了。

  苗苗接吻的方式极其幼稚,她紧闭双眼,屏住呼吸,只是单纯的用自己的嘴
唇紧紧的贴住我的嘴唇,就像宝宝亲吻妈妈那样单纯。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会心一笑,就让哥哥来教教你什么叫大人的接吻吧。

  我心念一动,单手已然搂住了苗苗肉乎乎的嫩腰。

  另一只从她的后脑勺绕过紧紧的按住了她的头,舌尖用力一顶,就打开了她
的牙关。

  苗苗从来没想过嘴裏会钻进来一个黏滑如泥鳅的舌头,吓了一跳,咬又不敢
,头被我按住也无路可逃,只能用手捶打着我的胸脯,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
背,又拍了拍她的头。

  她才慢慢的安定下来。

  我温柔的舔着她的上颌和牙冠,还时不时的用舌尖挑逗着她的香舌,苗苗一
开始还在躲避着我的试探,后来她慢慢的适应了我的挑逗,还时不时温柔的回应
我,最后在情慾的作用下,她放弃了理智,我们俩的舌头像两条灵活的小蛇,忘
我的缠绵共舞。

  苗苗开始兴奋,呼吸越来越急促,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才用手轻轻的将我推开。

  她跪在我身上,红着脸,从包里取出纸巾,擦拭着嘴角上的口水,刚刚那一
番唇枪舌剑的交锋,我们不知吞下了多少对方的唾液。

  被她这么一搅和,我的慾望也暂时压了下去,要是刚刚忍不住擦枪走火,苗
苗哭着跟梦雅告状,我估计今晚就得进局子。

  忽然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指了指苗苗的裆部。

  「嘿嘿,苗苗同学,你那里好像湿了。」

  苗苗不明所以的伸手去摸,顿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她失声大叫「呀!我尿
裤子了,都怪你!」

  说着她抄起粉拳哭着向我捶来,我无视了她的攻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向
她解释。

  「别哭别哭,妹妹,那不是尿,只不过是湿了。」

  苗苗抽泣着嘟囔「都一样,湿了不就是尿了吗?」

  看她这幅样子,只觉得又可笑,又可爱。

  苗苗又抽抽了两声,低着头轻声的问。

  「我们是不是做错事了,我......我是不是...要有宝宝了。」

  我肏,这他妈哪跟哪啊。

  「苗苗,光亲亲嘴是不会有宝宝的!」

  「你骗人!我爸爸跟我说过,他说...他说.....他从身上取出一个
小宝贝放进妈妈的肚子里,然后妈妈就造出了我!」

  这个老爸说的真是既隐晦又形象啊,真是个有文化的爸爸!不像我爹,直接
就说我是他肏出来的!肏!「然后你就相信了?」

  「我本来也是不相信的,但是妈妈知道后,就打了我爸爸,她不让爸爸说,
就说明爸爸说的是真的!」

  「那你妈是怎么跟你解释的?就是你是怎么来的?」

  苗苗嘟着嘴说「她说我是鹳鹤送来的。」

  还他妈的不如说是充话费送的呢!真他妈的是个疯婆子,对孩子和丈夫的控
制欲已经超出了保护欲了,我真是替苗苗难过。

  「嗯,就算你爸爸说的是真的,这根我们亲嘴有什么关係呢?」

  苗苗红着脸说「刚刚你嘴裏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到我嘴裏,我一不留神咽下去
了,肯定是宝宝!」

  我可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我眉头紧锁,思考着到底该不该告诉她真相,她
可能会崩溃的,但是不告诉她,她可能就这么哭哭啼啼的直到我被梦雅发现后喜
提两个嘴巴。

  要不我还是告诉她吧?「苗苗,进到你嘴裏东西.....是不是..韭菜
味的?」

  苗苗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接着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睁大着眼睛,震惊到
不敢接受现实。

  然后,她翻身下床,一路狂奔进厕所。

  接着厕所里传出一阵阵呕吐的声音。

  这个小妮子,把我牙上沾的韭菜舔下来吃了下去,惊喜吧!

  一个小时后,我们出现在学校附近的图书馆内,对于宾馆里发生的事,我已经尴尬到没脸去跟苗
苗道歉了,让我怎么开的了口呢?
    苗苗,我错了,以后一定吸取教训,跟你亲嘴前一定好好刷牙?或者是,苗
苗,那片韭菜叶是迟早饭的时候沾上的,其实还新鲜着呢?呕呕,我自己都受不
了了,我他妈还是闭嘴吧。

  苗苗也不肯理我,在我前头,一个书架一个书架的在挑书。

  只见她在书架中抽出了一本《爱丽丝漫游仙境》抱在了怀里。

  她真的是一个很单纯很美好的姑娘,只不过她对世间的险恶,比如像我这样
的人太没有防备,就算不落到我手里,迟早也会被其他鬣狗秃鹰吃的一干二净。

  想到这里,我也在书架里翻找起来。

  当我再次找到她时,她已经在抱着书到处找我了,那种不知所措的样子,像
极了与父母走丢了的孩子。

  我走到她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收到惊吓的她呀的一声,转过身来,一副
欲哭无泪的样子。

  「你.....你去哪了?」ﻩ「我刚刚跟着你,你一转眼就不见了,我也
找了你半天呢。你挑了什么书? 」

  她缓了好一会,才使心情平静下来,说「爱丽丝梦游仙境,我还想再看一遍
。 」

  「哦哦,跟兔子喝茶的那个吧,还有吗,没有我们就走吧!」

  她带我来到柜檯,出示了她的图书卡「我要租这本书。」

  我把我挑的两本也放到了柜檯上。

  「我要买这两本。」

  苗苗看到我买的书后很惊讶。

  「你也想看小王子?刚刚为什么不问我借呢?」

  我咧嘴一笑,付过钱后将苗苗拉到一旁,将那本未拆封的《小王子》递给了
她。

  「刚刚看你还书的样子很是不捨,所以哥哥我送一本给你。」

  苗苗很是高兴,红着脸地下了头说「你这钱白花了,其实我还有一本没拆封
的,是妈妈送我的。 」

  我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说「那把这本也拿上,妈妈的那本收藏,我送的随时
可以阅读嘛! 」

  然后,我又掏出了另一本,我真正想让苗苗看的「这一本,是我推荐你看的
,快乐王子,和小王子一样也是童话。看完后,希望你能稍微认识一下世界的另
一面。 」

  听完我的话,方苗不解的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苗苗,我希望你不只是抬头看天上的星光,也要时不时的看看地上的泥土。

  我在午饭前把苗苗送回了家,作为我和她的第一次单独约会,总体来说还是
很圆满的,虽然啥事都没干成。

  在她家的院墙外,苗苗的情绪非常高涨,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哥哥,今天
一上午说的话,比我一个月说的都多,今天我好开心! 」ﻩ说完她就在我的额头
上亲了一下,满脸绯红的,又跟我约定「下次,我们还一起好不好,不带梦雅!

  一起?一起干什么?看书?嘿嘿抱歉,再跟我独处,可能就要女孩变女人咯
,我一脸淫笑的看着她走进院子里,心里还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创造跟苗苗相处
的机会呢,苗苗又开始表演了,她又爬上了树,三步併两步的从树干上翻回了自
己卧室。

  走楼梯不好吗?

            待续未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5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