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原创】白浊妖莲绽放之时 第二章 男主篇(1)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Missaglias
2021/09/04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本作采用女主视角和男主视角交错的写作手法,第一章女主篇(1),第二章男主篇(1),第三章女主篇(2),循环交错,按照章节顺序閲读即可。

第一章地址: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9313&extra=page%3D3

  「好!各位兄弟姐妹,我们,解放了!」

  随着最后一个回车的键入,我兴奋得打了个响指,一字一句地向办公室裏的
人宣布着这个喜讯,同时仰靠在椅背上,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一瞬间,掌声、欢呼声和喝彩声淹没了整个办公室,将半个多月来所累积的
阴霾一扫而空。

  为了这份项目,我们整个团队顶着巨大的压力,攻坚克难,日夜兼程,一直
奋战在工作的第一线。

  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前向甲方交出了这份完美的
答卷。

  此时,下班的钟声也善解人意般地适时响起。

  我清了清嗓子,示意办公室的人安静一下,接着说道:「大家这几天辛苦了
,明天大家直接按照规定回家休息两天,至于最近加班的各种费用,我在工作群
裏做了一张表格,你们都填一下。汇总方面,小杨,嗯?小杨呢,谁看到小杨了?」

  一个声音从角落裏传出:「主管,小杨同誌刚才在你说可以休息两天的时候
就偷偷地从后门溜走了。」

  办公室裏的其他人也发出了刻意压低的笑声。

  我挠了挠头,顿了一下,说道:「那行吧,其他的我再跟小杨说下就好,各
位辛苦了,下班!」

  「好耶,主管万岁!」

  不到3分钟,办公室的人就都跑得无影无蹤。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收拾好东西準备关闭电源出门,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腻歪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同时响起:「陆
~主~管~,要回啦?带带我嘛~」

  我走过去对着来人胸口就是一拳:「妈的,恶心死我了,你丫的能不能有点
经理的样子,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跟你丫有什麽不可告人的屁眼交易。」

  来人握住我的拳头,笑着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刚才听你办公室动
静挺大的,过来看看而已。怎麽?项目完成了?」

  这人是公司的行政部经理,简而言之,就是我的头儿——陈羽,也是一手提
拔我到目前职位的「伯乐」,更是我生活裏的铁哥们。

  我收回了拳头:「还好,甲方还算满意,这几天算是可以好好能休息下了。
对了,刚好羽哥你在这,我顺带跟你说下,我们部门明天就直接休整了,月底考
核的时候可别给我们部门每个人来个缺勤啊。

  陈羽拍了拍我的肩膀:「安啦,你羽哥办事,你还不放心?但不是说老哥没提
醒下你,对下属太好,小心以后吃亏啊。」

  我明了:「羽哥在说小杨的事?」

  陈羽点了点头:「小杨这娃子脑瓜子活络,总能有些奇思妙想,办事效率也
确实不错,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了,当时要不是你力保,我早把
他踢出去了……」

  眼见陈羽又要进入「唠叨」模式,我赶紧打断他:「行了行了,羽哥你就饶
了我吧,再说当年的我不也这样放蕩不羁过?按你这说法,我当年也应该被你踢
出去了。」

  陈羽微微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给了我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接着说道:
「难得你今天把活都干完了,要不,今晚出去喝个小酒庆祝下?」

  我想了想,说道:「算了吧,这几阵子太忙,有点冷落了素菁,难得能早回
,要不……」

  还没等我说完,陈羽就「哈哈」笑着用力拍了拍我的后背:「行了,咱哥俩
谁跟谁呢,赶紧回去陪大妹子,说好了啊,要争取明年让羽哥能抱上小侄子哦!」

  说完,陈羽就转身要回他的办公室。

  我好奇地问道:「羽哥,你还不走?」

  陈羽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还有点事,你先回吧。」

  我耸了耸肩,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平时的陈羽可是标準的朝九晚五党,人称「气管炎,自诩「老婆就是天,老
婆就是地,老婆就是我生命的意义」,怎麽最近也开始加班了?百思不得其解之
下,我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霓虹般的灯光,或红,或绿,点缀着大街小巷,给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层梦幻
的色彩。

  在这座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裏,多少蝇营狗茍,多少纵欲沈沦,都隐藏在光鲜
亮丽的外表之下,如一领华丽的袍,下面爬满了虱子。

  漫步在这样的城市街道上,我身心放松,心情愉悦。

  我甚至喜欢通过观察来往路人的表情神态,去揣测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感情
,乃至他们的欲望。

  犹如,我就是「上帝」,正俯瞰着蕓蕓众生的悲欢离合,这种貌似掌控了他
人一生的感觉,真好。

  这时,微信突然响了一声。

  我打开手机,是素菁发来的信息:「老公,今晚我要加班,就不回去吃饭了。」

  「得,早知道刚才就答应羽哥去喝个小酒了。」

  我懊恼地嘀咕了一句,但开弓哪有回头箭的?我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手裏的
食材和红酒:「唉,这提着回公司也不是个事,老老实实回家吧。」

  既然已经确定了自己是孤家寡人用膳,我更是放缓了脚步,欣赏起这片城市
的夜空来。

  不知道为什麽,我想起了我的那个机灵会办事,却被陈羽诟病不已的下属—
—杨伟凯。

  回想起来,杨伟凯刚到公司的时候,确实有点飞扬跋扈的意味,有一次甚至
在和甲方的会谈中直接怼了对方的负责人,当时可是把时任项目负责人的陈羽气
得牙痒痒,恨不得一只手掐死他。

  但又不得不说,杨伟凯在怼对方负责人的时候,确实将甲方自身存在的认识
误区和短板全部指了出来,还建设性地提出了更节约成本,更有施工效率的解决
方案。

  正因为这样,我才强顶着上层领导的反对,坚持把杨伟凯留了下来。

  在这一年多的教导下,杨伟凯虽然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刚愎自用的毛病
还是没有彻底纠正过来,还不爱把领导当回事,这估计也是陈羽不喜欢他的原因
吧。

  唉,手下有这麽个能干却又有点缺憾的人,是苦是乐,也是如人饮水,冷暖
自知了。

  「滴,滴滴滴答……」

  伴随着智能门锁的蜂鸣,我推开了大门。

  我随手将食材和红酒放在了玄关的地板上,伸了伸懒腰,环顾了下四周,心
裏不由得发出感慨,这个小小的二居室,就是我和素菁在这个大都市裏温暖的安
身立命之地。

  我转向墻壁上挂着的婚纱照。

  照片中,素菁身披着一件层层叠叠、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
拼镶的婚纱,如小鸟般依偎在我的强而有力的臂弯裏,纯洁无瑕、仿若白玉雕琢
的精致容颜上,正绽放着代表对爱情充满期盼、对幸福充满憧憬的笑容。

  看着素菁的绝世美颜,我心裏一暖,不由得想起了我和素菁的点滴过往。

  那是4月的一个清晨,天气乍暖还凉。

  我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西装,低声对身边同样瑟瑟发抖的陈羽抱怨道:「这傻
逼甲方是脑神经搭错线了吗,这麽冷的天还这麽早搞启动仪式。」

  陈羽暗地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噤声,我只能不甘地闭上嘴,妈的,谁让人家
是甲方呢,还是那种牛逼哄哄的甲方。

  在寒风中抖了半个多小时,甲方总算到场了。

  启动仪式嘛,无非就是双方领导在台上互相飙着客套话,再意思意思地铲个
土奠个基啥的,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小职员也就在台下扮演下赔笑鼓掌的龙套群
演而已。

  百无聊赖的我正琢磨着今晚要去哪个会所潇洒走一回的时候,陈羽突然用胳
膊肘捅了捅我:「小子,快看那边!」

  我顺着陈羽的方向看去,在那一瞬间,我深信,我已彻底坠入了爱河:凛冽
的寒风中,她如一株亭亭凈植的清莲一般,于众多庸脂俗粉中卓然自立;她清妆
楚楚,贞凈素雅,更恰如初见之曼妙;她如碧波洛神,青花金蕊,清雅绝尘……
不,所有对美的赞誉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盛世容颜和不妖不染的典雅气质,我只知
道,我此生所求,就是她了!

  陈羽看着我一副眼睛发直的傻样,「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怎麽样,
不错吧,我打听过了,她叫卓素菁,以后你们有的是交流的机会。」

  「卓素菁,卓素菁」,我喃喃地念着:「碧波濯荑,掇菁撷华,好名字,好
名字……」

  陈羽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我:「我操,我怎麽不知道你丫文学功底这麽好啊?」

  就这样,我厚着脸皮展开了追求素菁的狙击战。

  不得不说,为了采摘这朵清莲,我是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吃过的苦头千千
万,真不足与外人道也。

  终于,在第二年的圣诞夜,我终于苦尽甘来,向素菁求婚成功。

  新婚夜裏,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我带着微醺的醉意进了婚房。

  此时的素菁身着婚纱,在床边上正襟危坐。

  面对着如此的佳人,即便是久经风月场的我,也不由得感到了一丝紧张。

  我坐到素菁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素菁,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呢。」

  素菁身体明显一硬,但还是就势倒在了我的怀裏,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低声
说道:「苍流,我怕……」

  我轻轻地扶起素菁的娥首,深情地注视着她那略带湿润的明眸,柔声说道:
「素菁,我爱你,我发誓,这辈子你永远是我的唯一,我会竭尽一切所能让你幸
福,相信我,好吗?」

  素菁羞涩地轻轻点了点头,仿佛下定决心般,她微微抬起了下颚,闭上了美
眸。

  我轻抚着素菁如缎的青丝,凑过头去吻住了她的樱唇。

  即使是在新婚之夜,素菁还是略显矜持,她紧咬着贝齿,不让我的舌头伸进
去。

  我舔弄着素菁的贝齿,又缓缓地拉开了素菁婚纱背后的拉链,双手微微用力
,猛地把素菁身上的婚纱脱到了半腰,那两只仍束缚在白色蕾丝胸罩裏,被挤出
深邃乳沟的丰满奶子瞬间暴露在我面前。

  素菁浑身一颤,紧咬的贝齿总算露出一丝缝隙,我趁机将舌头鉆进她口中,
纠缠住她的舌头搅动起来。

  在舌尖交织的刺激下,素菁的脸开始泛起潮红,舌头从刚开始被动地接受着
我的纠缠转变为主动地与我交换着香津,双手也不自觉地抱住了我的后背。

  我一边吻着素菁,一边伸手到素菁的背后解开了她的蕾丝胸罩。随着「啪」
的一声轻响,终于摆脱了胸罩束缚的两只奶子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

  我迫不及待地将这两只梦寐以求的大奶子抓在手裏开始搓揉起来。

  素菁嘴裏轻哼了一声,含糊地低声说道:「苍流,轻点啊,很痛…」

  我马上放松了力度,爱怜地用指甲轻轻地刮了刮奶子上已经发硬的粉嫩乳头。

  素菁浑身像过电般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喉咙深处不由得发出了「啊」的一声
呻吟。

  素菁睁开美眸,娇羞地将我轻轻推开,又用略带埋怨又充满诱惑的眼神瞪了
我一眼:「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嘴角更是淫靡地流下了刚刚接吻却来不及吞咽的香津,加上那仅脱到腰间的
华丽婚纱,这让素菁更显得又纯又欲,魅惑动人。

  我色心大动,猛地把素菁按倒在床上,一口含住了那枚犹如红宝石般的蓓蕾
用力地吮吸着。

  素菁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娇嗔道:「轻点嘛,我都是你的人了,又不会
跑掉…」

  听到这句,我更加性奋起来,开始用牙齿轻轻地撕咬起来,手更是没閑着,
用两只撚起另一枚蓓蕾,轻轻地拉扯起来,嘴裏含糊地说道:「既然宝贝是我的
人了,那应该叫我什麽?」

  在双重的刺激下,素菁的呼吸声越来越沈重,俏脸也越发潮红,但她仍然轻
咬着下唇不说话,只是把我的头抱得更紧。

  见素菁不开口,我使坏地逐渐加重力度,终于,素菁还是承受不住如此强烈
地刺激,开始呻吟起来:「啊…好老公…哈…哈…别欺负我了嘛…我叫,我叫还
不行吗…啊…」

  阴谋得逞的我得意地松开素菁的两枚蓓蕾,直起身体,胡乱地将身上的衣服
一脱,一只手环住素菁的芊芊细腰轻轻抬高,另一只手将仍在半腰的婚纱拉了下
来,至此,素菁身上除了一条小得仅能勉强遮住小穴的白色蕾丝内裤,再无寸缕。

  看着这将会是永远属于我的美妙胴体,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眼睛更是在素
菁的奶子和小穴来回舔舐。

  素菁明显感到我那灼热的眼神,娇羞之下,她不自觉地伸手捂住自己潮红欲
滴的脸庞。

  我凑到素菁耳边,轻声问道:「老婆,我们,结合吧。」

  素菁没有回话,只是猛地抱住了我的脖子,将头紧紧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伸手轻轻地褪下素菁身上最后一缕遮羞布,至此,素菁已经全身赤裸,此
刻的素菁,宛若犹如一只无助的小羔羊般在我怀中瑟瑟发抖,只能默默地等着我
这只大色狼的为所欲为。

  我强压着欲望,正想挣脱开素菁的怀抱,近距离观赏下素菁那处女穴的美景
,谁知素菁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一般,将我抱得更紧,在我耳边低声呢喃道:「老
公…灯…我…害羞…」

  此时,已经被欲望充斥头脑的我怎麽会答应素菁的请求呢?我装作没听到的
样子,身体用力挣开了素菁的怀抱,猛地将素菁的两条修长的美腿呈M字打开,
她那含苞待放的处女穴终于彻底地展露在我面前。

  素菁努力地想将双腿合拢,无奈被我的双手牢牢锁住,在经过几次徒劳无功
的挣扎后,素菁只能羞赧地捂住脸颊,颤抖着说道:「老公…别这样好吗…我真
的…很害怕…」

  素菁柔弱娇羞的模样,反而更激起我的征服欲,我凑近素菁的处女穴,深深
地吸了一口气,一股成年雌性的荷尔蒙气息伴随着处女的清香扑鼻而来,这让我
胯下已经勃起的鸡巴更胀得生痛。

  仿佛感受到呼出的温热气息一般,素菁的小穴竟然不可抑制似的,当着我的
面抽搐收缩了一下。

  这个淫靡的场景,直接沖垮了我理智最后的防线,我用力地将素菁双腿分得
更开,将头凑了过去準备好好品尝下素菁处女穴的蜜汁。

  这时,素菁不知道哪裏来的力气,用力地挣脱开我的束缚,猛地坐了起来,
略带哭腔地喊道:「陆苍流,你不要这样!」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素菁的眼角滑落,也让我的欲望瞬间退潮。

  我后悔不已,明知道素菁对这种过激的行为难以接受,怎麽还是要强迫她做
这种事呢?我赶紧搂住素菁,柔声地道着歉:「老婆对不起,是我太得意忘形了
,别哭了,好不好?」

  素菁用力地锤打着我的胸口,抽泣着说道:「你把我当什麽人了?这是正经
人会做的事吗!陆苍流,我那麽爱你,你怎麽可以对我做这麽变态的事!」

  我紧紧地抱住素菁,语无伦次地道歉着:「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太爱
你了才会这样,你原谅我好不好,好不好…」

  过了良久,素菁的抽泣声才渐渐低了下去,我松了一口气,伸手拭去素菁脸
上的泪珠:「好啦好啦,这次是我不对,我以后一定不再强迫你做你愿意的事,
这次你就原谅我嘛,好不好?」

  素菁白了我一眼,「哼」地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

  我心裏大喜,试探性地轻咬了下素菁的耳垂。

  素菁转过头来,故作兇恶地说道:「下次再这样,你就别想再碰我一下,听
见没!」

  我急忙点头:「小的明白小的明白,谨遵老婆大人旨意。」

  素菁「噗嗤」一笑,又白了我一眼:「就知道油嘴滑舌,哼!」

  我试探着问道:「那个,老婆,我们,还那个不那个啊?」

  我指了指下面仍勃起着的鸡巴,可怜巴巴地望着素菁。

  素菁羞得满脸通红,将头扭到一边,半晌才说道:「别那麽一副可怜兮兮的
样子,我又不是母老虎…再说了…我可是你的妻子…老公想要…我…我肯定会给
啊…」

  素菁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更是飘满了红云。

  我一阵大喜,紧紧地把素菁抱在怀裏,素菁「嘤咛」一声,顺势也抱住我的
脖子,同时主动地送上香唇,我会意地一口吻住。

  良久,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在彼此的舌尖上,粘稠的唾液更是拉出了一
道淫靡的拉丝。

  我揉搓着素菁那完全无法一手掌握的奶子,低声问道:「老婆,可以吧?」

  素菁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顺手拉过枕头垫在素菁的屁股下,一只手撑开素菁的大腿,一只手撸动着
已经胀得生痛的大鸡巴,用硕大的龟头在素菁那也已经泛出点晶莹蜜汁的处女穴
上缓缓地来回摩擦着。

  这种从体验过的强烈刺激让素菁开始低声喘息了起来,无处安放的双手时而
抓住自己的大腿,时而又轻推着我的胸口,腰肢也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我将已经粘满淫水的龟头重新放到素菁的穴口,柔声说道:「老婆,我来了。」

  不等素菁回应,我腰部猛地用力,一下子将鸡巴插入了素菁狭窄泥泞的肉穴
中。

  素菁眉头猛地一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双手用力地推着我,一双修长
的美腿开始乱蹬,眼角更是流下了一行清泪。

  从我们身体的连接处,缓缓地流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红,在床上绽放出一
朵娇艳欲滴的玫瑰。

  我强忍着抽插的欲望,轻轻地帮素菁拭去泪珠,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安
慰道:「老婆,没事的,等下就好,忍一忍,好吗?」

  素菁含泪点了点头,轻轻地咬住下唇,轻声说道:「老公…没事的…你动吧…」

  此时的我,其实也在忍受着痛苦却又快乐的煎熬。

  素菁那未经人事的肉穴在鸡巴插入的刺激下,正无意识地收缩着,肉壁上的
褶皱更是完全嵌合在棒体上,全方位吮吸着我的鸡巴。

  这种强烈的刺激,要不是刚刚我强忍住快感,估计刚插入就直接射精了。

  如今得到素菁的首肯,我如获大赦,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随着鸡巴往外拔,我能明显感到素菁肉穴裏的嫩肉就像长了吸盘一般,牢牢
地吸住了我的鸡巴,让我每抽出一寸都举步维艰;肉穴深处的嫩肉不停地挤压着
龟头,略带痛感的同时,又给了我无上的快感。

  我喘着粗气继续抽插着素菁的肉穴,搓揉着她的大奶子,低声说道:「老婆
…你的下面好厉害…我感觉好舒服…」

  素菁身上也开始泛起了情欲的潮红,喘息声越来越重,肉穴开始分泌出大量
的淫水,她的双腿也不自觉地交叉着地勾住我的腰,努力地抬起屁股,任由我在
她身上驰骋耕耘。

  这时,我感到快感一波波地涌了过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随着
一声低吼,我把鸡巴深深地埋入素菁肉穴的深处,在裏面释放出自己的精华。

  素菁紧紧地抱着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帮助我放松下来。

  我意犹未尽地用半软的鸡巴在素菁的肉穴中抽插了几下,不一会还是被嫩肉
挤了出来。

  我一脸尴尬地看着素菁:「今天有点太兴奋了,所以…」

  素菁竖起食指轻轻地按在我的唇上,温柔地说道:「老公…我很舒服哦…」

  说完,素菁好像极度害羞般躲进了我的怀裏。

  我心中一暖,素菁为了不让我觉得尴尬,甚至逼迫自己说出她自己认为特别
淫乱的话语,妻若如此,夫复何求呢?我动情地抱紧素菁,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老婆,我爱你…」

  素菁轻轻地揉了揉我的头,带着三分宠溺,七分娇羞地神态回道:「嗯…我
也爱你哦…老~公~」

  「现在时间,晚上,19点整……」

  电子钟的报时声缓缓地将我拉回现实。

  我苦笑了下,我到底是有多饑渴,竟然站在门口盯着老婆的婚纱照回忆初夜
的事。

  我揉了揉仍然胀痛的鸡巴,赶紧把该做的家务活干完,又随便煮了点挂面,
吃饱喝足后,我瘫坐在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

  随着电脑的启动,我抚弄了下半软的鸡巴,控制鼠标的手又不由自主地点开
了那个名为「调教露出人妻」的视频。

  或许在外人看来,我的工作蒸蒸日上,老婆漂亮贤惠,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但俗话说得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和素菁也不例外。

  结婚之时,我以为素菁只是刚开始不能接受这种比较有情调的性爱方式,没
想到结婚到现在快两年了,我们还是没能尝试一下比较新奇点的玩法。

  这对于以前长期流连在各种风月场所的我来说,无疑是另一种折磨。

  所以,我养成了背着老婆看毛片打飞机的坏习惯。

  好巧不巧,就在上个月,某平台给我推了一个十万粉丝级的推主,他主打的
视频,就是这种调教露出人妻的极度刺激的玩法。我一下子沈迷其中。

  每一次,我都会幻想着这样的场景:清纯,素雅的老婆像视频裏的女主一样
,被我调教成一条只迷恋着我的鸡巴的母狗,在我面前打开M字腿,肉穴裏插着
按摩棒,嘴裏吃着我的鸡巴,再像一条母狗一样被我按在地上操得眼睛失神,淫
水横流……每一次,我就是在这样的妄想中,达到了变态的高潮。

  今天,也不会是例外。

  等我在妄想中爽完一发又洗好澡后,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的21点。

  我暗忖着,不对啊,平时素菁就算加班也没那麽晚吧。

  我拿出手机,上面并没有她说要晚回的消息。

  我心裏突然烦躁起来,仿佛有一种什麽不好的事要发生的不详预感。

  我赶紧拨通了素菁的电话。

  「冰雪少女入凡尘~西子湖畔初见情~」

  这是素菁平时最喜欢的一首歌,可此时此刻,我多麽希望能听到的是素菁那
句熟悉的回复:「餵,老公!」

  「多少恩怨醉梦中~蓦然回首万事空~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
稍候再拨…」

  我的心猛地沈了下去,不会是?!我不敢接着想下去,正当我随手拿起钥匙
和手机要沖出家门时,客厅的智能门锁传来一阵蜂鸣,接着又传来了熟悉的高跟
鞋脚步声。

  我长吁了一口气,高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我迎了出去,却见素菁鞋子都没脱,只是傻傻地坐在玄关的地板上,我刚放
下的心又不由得提了起来,赶紧上前去扶素菁:「怎麽了,一回家就坐在地板上
的?」

  素菁回过头,对着我莞尔一笑:「没事啦,今天的策划案有点难处理,回来
路上又塞车,有点累过头了,干脆就坐着休息下嘛。」

  我心疼地蹲下身想去帮素菁脱鞋:「太累了的话,要不就别干了吧,我又不
是养不起你。」

  素菁用手指轻轻地推了下我的头:「你呀,就别逞能了,如果我不工作的话
你不得做到累死哦。我可不想当寡妇哦。」

  说着,素菁缩回了腿,挡住我的动作:「没事,我自己来就行。」

  素菁脱下了高跟鞋,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就往房间走去。

  我在后面问道:「老婆,你吃饭了吗?」

  素菁的声音从房间裏传出来:「在公司吃了,今天好累啊,我先洗个澡然后
睡觉了哦,你可别太晚睡了。」

  不一会儿,就从浴室传来「哗哗哗」的流水声。

  我耸了耸肩,得,本来想跟素菁说休假的事的,看来只能等明天了。

  这时,我的眼睛扫过被随手扔在玄关地板上的高跟鞋:「真是的,这麽大个
人了还不知道随手把鞋子放好,」

  我弯腰把高跟鞋捡了起来——嗯?怎麽这麽脏?鞋面上还有不少的泥渍,明
显还没有彻底干透,刚才是有下雨吗?我狐疑地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中一片雨
云都没有,那这些泥渍到底是怎麽回事?

  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5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