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之六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之六

  穿好衣服盘好头髮后,我匆匆离开孙氏夫妇的卧房,回到我跟小胖的狗窝。

  小胖已经在里面等我了。

  「欢迎主人回来,一路辛苦了。」我假意挽手行腰礼,实则还在盘算如何跟
他解释昨晚的去处。唉!如果真的瞒他不过去,就老实招吧。

  「小美,别这样!折煞我了。」他赶紧作揖回礼:「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
需要如此见外吗?」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我眨眼问他:「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主人,我当然
以主人之礼对待。」其实在腿丝与内兜的推波助澜下,我好像开始习惯这样对男
人娇柔顺从地低声下气了。

  「不只是我而已,这是所有千江国的男人都梦寐以求当上主人可以拥有的对
待。」他搔首迷惑着:「可是我就是知道妳今天柔顺服从的模样是被腿丝催淫的
结果,并非妳的本性。我喜欢妳有女人味,可是又不想妳失去本性……唉!我好
矛盾喔!」

  本性?你怎么知道本姑娘的天性是什么?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我很想当
个百依百顺的小女人,可是像昨天保护巩馨的偶发事件,我又有想要表现一……
妻当关、万夫莫敌的大姊姊的气慨。何谓本性?……唉!

  「都依你吧,你想我怎样,我便怎样。」我娇滴滴地回答。这也不完全是装
的,心里确实有小胖就是我的老公的成分在。我只是从一个本性跳到另一个本性
而已,腿丝催淫有激发带动的效果,但若说我全然无脑地被其操控,那也未必。

  「真的吗?那现在让我看看妳的丝腿……」

  「什么?主人现在就要啊?」我一阵惊喜。内兜上的三点压力立刻被腿丝招
唤连结起来。这部分的效果还真好,男女之间没有落差地百分之百配合。只要主
人想要,他的女人立刻就準备就绪,连前戏都省了。

  「没有啦……想要欣赏一下而已。毕竟我们新婚……」

  「你……忍得住吗?」刚才匆忙间,并没有换回原来淡肤色的腿丝,仍是穿
着昨晚与巩馨缠绵的那双深褐色的。一被小胖看到了,就真的要从头解释了……

  「嗯……还是算了。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居然在最后一秒阻止我
掀裙襬,让我有点失望。我当然想霸王硬上弓,直接掀开勾引挑逗,让他无法忍
住。毕竟他是主人,还是他作主吧……唉!不过另一方面,我也为自己不需要解
释腿丝颜色的改变而鬆了一口气。

  「你才从布罗坊回来,要马上去酒馆上班吗?不休息一天吗?」

  「上班?……不是去酒馆,是去丝采山。」

  「去丝采山?」

  「是啊,我跟老闆去赔不是。布罗坊那边对这批用药似乎很紧急,所以对我
们的拖延非常不满……不过老闆发给我新的镰刀和锄头了,很锋利呢。我想我可
以去去就回。」

  「去去就回?」我望向窗外的丝采山,它虽然近在眼前,可是这里没有汽车
代步。步行的距离还是很可观的:「现在都快中午了。你才从布罗坊赶回来……
休息一天不行吗?」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自然凡事为他着想。

  「救妳下山的那次我是步行,这次老闆答应借我一匹马,会很快的。」他跟
我一同望向窗外解释着。

  「我跟你一起去。」这次小胖捅的娄子是因我而起的,我无论如何无法置身
事外。

  「小美,我们不是去郊游踏青。下回我们有闲情逸致,再一起去好吗?」他
像在哄小孩一般地对我说。

  「我的手脚很快,对你或有帮助……如果你允许我穿裤子的的话。」

  「妳要女扮男装呀?不好吧……」

  「你不是说,只要主人答应,就可以穿裤装吗?」我噘嘴抗议。

  「是没错啦。可是一般的情况都是村姑农妇,粗活多又不够人手的情形下。
小美,我是穷没错,可是我仍想妳过得体面……」

  「可是昨晚来捎信的小玉姑娘就穿裤装……」

  「她是武林中人,不可同框而语。江湖人士自有行走江湖的规矩。妳若放弃
女装,除了遭人指点外,若受欺负,人家会把妳视同江湖人士对待,不会保护妳
也不会卖妳主人的面子。」

  是吗?昨天我跟巩馨在酒馆被欺负,也是穿着女装,怎么不见对方有怜香惜
玉之心呢?

  我板着脸,把不高兴全写在脸上。这招对东杰是没有用的,他从来不会吃我
这一套,也知道我脾气过后,会主动道歉。不过对付心软的小胖呢,嘿嘿……他
马上就投降了。

  「好啦,我们一起上山吧。不过穿裤装出门的事,以后再说可以吗?」

  我娇滴滴地点头。放心啦,我不会得寸进尺的。

*****     *****     *****     *****

  小胖骑马的技术,有够烂的。

  他要我侧坐在他前面,仍由他来执鞭。一来他的平衡感不是很好,二来我跟
他同高。我坐在前面,完全挡住他的视线。他必须一直侧头才能看清前方来路。

  这样坐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他享受当男人的雄风,唉!男人的自尊真的比甚
么都重要。我坐在马上一颠一颠的,内兜的三点压力一上来,我就必须专心对抗
引发的春意,也就管不了这许多了。

  真是后悔,应该跟他争取穿裤装的。我跟他说不用理我,我坐得很安稳,儘
管加快马步就是了。结果他说没有与我共乘时,他的速度就是这么快。唉!我完
全无言了。

  男人的自尊是拖垮所有工作效率的主要根源……

  喔……真的快不行了。再这样巅坡下去,他不肯上我,我得找地方自慰一下
再说。就在我快忍不住时,他停马了。

  我们其实只到山脚而已。他要扶我下马,可是他的手太短了,山中又没有板
凳,七乔八乔,还没搞好。我屁股一顶,就跳了下来。反而被他骂大病初癒,要
好好顾及自己的身子……

  「怎么这么早就下马了?」我问。

  「山路好陡好可怕喔,用脚走比较实在。」他回答。

  我快疯了。眼前的山路是有点斜度,可是马匹绝对上得去!

  「下次骑马时可以让我穿裤子吗?」我嘀咕了一句。

  「妳会骑马?」他惊讶反问。

  该死,梁晨美。就是这么沉不住气。要柔弱,要柔弱呀!女子无才便是德。
他是妳的主人,妳还这样去损他的威风……

  我弱弱地点点头:「可能载你都没问题。」

  「不早说!难怪妳一直坚持要穿裤装……下回呗。」他完全没有生气,反而
有种释怀。

  喔,小胖……我的老公……

  山路穿这种及地长裙非常不方便。既然老公不介意,我就把话说开了:「你
喜欢看我女装,我平时一定这样穿给你看。可是像小玉姑娘这样也不无好处,上
下两丝府到处游走……」

  小胖忽然停下脚步。

  「妳知道她在两丝府间游走?她还说了些什么?」

  「呃?就是……上丝府的江丞相,有可能是江东杰。」

  「所以妳已经知道了?」

  我点点头:「她说是你要她去探听的。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小美,这件事除了妳知道外,还有谁知道?」他忽然很严肃。

  「孙夫人。」

  「小美,不是我不想告诉妳。」他正色道:「可是这个江丞相很厉害,是当
今下丝府的头号大敌,如果让人知道妳跟他有关係……我怕会有危险。妳给我一
点时间去帮妳查证一下,好吗?小玉的口风很紧,我不担心。孙夫人那边要去关
照一下了。」

  「嗯。」我点点头。其实如果东杰已经当到宰相,我反而不会急着找他。反
正他在这里过得很好,没有立即的危险。

  「如果江丞相确实就是江东杰,妳会即刻启程去上丝府吗?」

  「你不是说上下丝府在交战吗?我怎么去呀?」

  「那是慕蓉王府跟穆王府的事,我们平民百姓仍是有生意往来的。」

  「啥?」这边不要说文化我还在摸索,连政治军事都无法以常识理解。我摸
摸脖子上的戒指项鍊,不假思索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尽快去。」

  他不说话了。

  我们之间忽然又尴尴尬尬起来。

  「主人,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以后的事,我们先採草药再说。」小胖强颜欢笑。

*****     *****     *****     *****

  需要的草药有好几种,有的要一大把,有的只要一、两根。我负责用镰刀去
收割大宗的,小胖则去搜索那些稀有的。原因很简单,我手脚比他快,收割起来
比较有效率。另一方面,我是草药文盲,那些稀有珍贵的,也只有他认得。

  穿着内兜和腿丝,实在不适合大动作的劳力活。催淫的限制只能允许妳有优
雅的美姿,否则就会造成欲求不满……我强忍着来自内兜的三点压力和腿丝摩擦
裙襬的幽滑触感太久,结果就演变成超想跟小胖在这里打野砲了。

  有什么关係呢?天空地阔的做起爱来应该很舒畅吧?又没有人会来打搅……

  等小胖回来,我就假装为了行动方便而拉起裙子,秀出我的丝腿吧。嘿嘿,
这里的腿丝其实是两面刃,催淫着自己,也勾引着主人。很容易被招唤,也很容
易招换人。

  不多时,小胖从矮林中钻了出来,手中多了几支树根草叶,笑嘻嘻地说:「
今天运气真不错,没费什么气力,稀有的药材就全找到了。」

  「真的吗?赶快拿来给我看看。」我其实根本看不懂草药,只是这边草太长
了。拉起裙襬来小腿仍是被草掩盖,所以必须跟小胖很靠近才行。

  小胖中计了,马上向我走了过来:「要分辨这些药材其实很简单,它们都有
各自的特徵,我解释一下妳马上会懂的……」

  当他接近到可以看到我全身时,我适时拉起了裙襬。可是就在我拉起裙襬的
同时,忽然发现苗头不对,又赶紧把裙子放了回去。第一时间伸手过去压住小胖
的头,把他整个人的身子压低埋进草丛中。

  「有人!」我小声说。

  「在哪里?我怎么没听到?」小胖小声回。

  不只一个人!我立刻使出『听风问路』的绝活。原本以为耳朵上挂着『吟放
铃』会干扰听风问路,没想到那风铃声语刚好过滤掉不必要的声响,反而使听风
问路起来更为敏锐仔细,只是同时也要加倍对抗激起的春意淫情……唉!正印证
了凡事都有好坏两面……

  大约听出是两个人的脚步,非常轻盈,几乎都是用脚尖使劲的,不知是什么
来历,不过轻功了得。

  「为何要躲?妳怎么知道是敌非友?」小胖还在耍天真。

  我耐着性子解释着:「对方一直躲躲藏藏的蛇行接近我们,我并不觉得他们
是带着善意来的。」

  「蛇行?他们?!」小胖不可思议地望着我:「我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妳怎
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懒得再跟他解释了。小胖没有武功,要跑是跑不了的。这里草太长,对方
又在矮林中躲藏,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战的话必须得取得一个有利的位置。
于是我拉起小胖的手,向后方有几颗巨石围住的一块空地退去。

  我们跑到空地上时,忽然树静风停,一片死寂。

  「没有人呀!……小美,第一天遇到妳时妳曾说什么世界呀时空的,是不是
妳的心病又发了?体伤易癒,心病难医呀!妳是不是有幻觉呀?」

  我没理他,只是把他押在我的身后,抵在一颗巨石前。我们面对空地,不怕
背后偷袭。形成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态势。

  「朋友,现身吧!」我朗声道。

  前方的两颗巨石,各自出现一条身影。一人手中一根长棍,另一人则挟着双
刀。原来是两名女子!难怪步伐那么地轻盈,并非她们武艺高强,而是体重的关
係。我估算错了。

  女子跟前夜来的小玉姑娘有着类似的装扮。土色的交襟上衣和黑色的紧身束
裤。那束裤的质料虽然比腿丝厚实,可是贴身的程度感觉上很像完全不透明的腿
丝。在这里我很自然就会瞄向她们的胸部。跟我同高的那名双峰大小与我相仿,
比较矮的那名则胸部平坦,跟小玉相仿。

  她们的上衣左胸前都有一个徽章图案,好像是个圈圈,中间有个『布』字。

  「布罗坊的小雅小莉?」小胖从我后头钻了出来,拱手作揖:「昨天我已跟
孙老闆去府上致歉过,也承诺会尽快将药材补齐。不知两位大姐还有何事?」

  「你们昨天来时,我家主人不在。叫你们待一晚等今天他回来再说。谁知你
们一大早就偷溜回去了。现在徐大人回来了,非常生气。你们昨天的道歉他是接
受,可是必须有点皮肉上的处罚。」高的那名率先开口。她的声音宏亮,音色也
很优美,很适合去当歌星。

  「那是孙老闆的主意,与我无关呀!」小胖慌张地喊冤:「我这不是马上上
山来採集了吗?」

  「我家主人说的没错,你会上山来採集,所以叫我们过来。在『毓馨酒馆』
看在孙老闆的面子上就不去砸场了,不过你的皮肉之罚是逃不过的。梁小胖,跪
下受罚吧。」矮个子的接着说。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简直是黑道帮派的做法……

  「是的,小的甘愿受罚。」我家那口不争气的,竟然真的就下跪了。

  「妳是……?」她们见到小胖跪下,我却依然纹风不动,有些意外。

  「在下小美。」我把腰带上的玉珮捧起给她们看:「侍奉主人梁一山。」

  「梁小胖,你有女人了?……真不可思议。」其中一人失声道。

  「妳这什么意思?我家主人仁心仁术,侠义敦厚,跟着他是我毕生的荣幸,
妳们还没这个福分呢!」我护主心切。

  「小美,快跪下赔罪呀!她们是有武功的,得罪不起的。快求她们饶过妳,
罚我一人就好。」小胖不但不领情,还拉着我的裙襬要我一起下跪。

  「哼,小美,那妳仔细听好。」高个子的那名对我说:「我叫小雅,主人就
是布罗坊的徐常春徐大人,我是殿前左护卫。小莉是右护卫。」

  「那又如何?」我插着腰三七步地站着。说她们会武功?谁教的呀?声音是
大没错,可是用气不对,根本无法远传。站在那边摇摇欲坠的,能有什么底子?
我这都不用出手,胜负已在掌握之中。

  「两位大姐大人大量,我家娘子初来此地,不知规矩,不识抬举。都怪小的
管教无方,要罚都罚我一人就好,不要为难小美!」小胖拼命磕头为我求情。

  「小美,我给妳最后一次机会,跪下道歉。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小雅趾高
气昂地道。

  「呃?这个……小女子膝下有黄金,恕我不屈!」我马步一跨,站稳下盘,
準备迎敌了:「两个一起上也可。」

  小胖在最后一刻并没有挺身而出,反而是缩到我背后了。我没有怪他,这其
实是正确的决定,保命永远优先。你的命对我很重要,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小胖?!

  我一恍神,对方就攻过来了。我四平八稳、面面俱到的态势让两名女子有些
迟疑。前进了几步后又停住。小雅见距离近了,掷出手中的棍棒,企图打我。打
到我最好,打不到也可探得我的实力。

  然而她丢的实在太弱了。

  棍棒软趴趴地飞来,我不但侧身就躲过,还迴身抓住棍棒掷了回去。我的力
道可就不是闹着玩的,小雅根本闪躲不及。『啪!』的一声不偏不倚地击中她的
胸口。她连哼都没哼当场便晕死过去。

  糟糕!我只用了五成功力,别闹出人命来才好……

  小莉惊呆了。望着小雅倒下的身躯一下后,才扬起双刀向我砍来。她的速度
够快,可是双刀太轻,攻击起来没啥能量。花拳绣腿的,我很轻鬆就躲过了。加
上双刀是长兵器,她居然没有概念地跟我贴身快打……

  我假意败退。她得势之后,高举双刀向我砍来,门户大开。我趁机一掌击中
她的肩膀。她虎口被此一震,一支单刀就应声落地。等她回过神来看我,我早已
拾起单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了。她手中剩余的那柄就自动缴弃了。

  「梁女侠,饶命啊!」小莉当场吓到花容失色,不住颤抖起来。

  我叹了口气:「妳去检视一下小雅的伤势吧。」

  她走过去看了看小雅,回报道:「她只是晕过去而已,无碍的。」

  我回头指挥小胖:「主人,能不能拿些绳子过来,把她们两人綑绑起来。」

  「喔……好。」小胖还跪趴在地上,一时半刻还站不起来。

  「你怎么啦?」

  「刚才刀光剑影的……我有点腿软。」

  哎呦,我的妈呀!

  我无奈,把刀交给小胖,自己去背囊取绳索。三两下就把两名女子五花大绑
起来。

  「小美,妳好像捆得太紧了,她们会痛的。」

  这个小胖,有点太超过了!刚才她们才要毒打你,你居然还替她们求情……

  「好的,主人。」我耐着性子微微鬆开綑绑她们的绳结,关心地询问着:
「这样刚好吗?会不会太紧?」

  小莉只是望着我发抖,不住地摇头。我刚才出掌的力道真的吓到她了。战场
上克敌制胜为优先考量。小莉呀,五成功力算很客气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妳
们目前的功力,只能来欺负像小胖这样完全不会武功的。若真要遇到高手,那简
直只有送死的份。

  不多时,小雅也悠悠转醒。小胖为她把脉,所幸她被木棍击中的胸口,可能
筋骨间有微微的挫伤,并没有伤及内脏腑肺,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会武功真好。」小胖望着我叹道。

  糟了!他这话一出,我心头一震。东杰跟我分手的往事立时浮现眼前。同样
的情境,我可能已经震撼到小胖了。一百八十度,我紧急踩了煞车。整个人从刚
才的战斗状态中硬生生地拉回原来被内兜腿丝催淫成的柔顺服从的模样。

  「主人……我平常不会乱出手打人的。那是因为今天……」我立刻忏悔。老
天爷!我对自己腿上的刀疤已经够自卑了,什么时候连动拳脚保护爱人都会感到
愧疚呢?我快疯了!

  「妳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呀?」他忽然天外飞来一句。

  「嗯?」

  「危急时刻我竟躲在妳的裙子后面,一点也不像你的主人。」他低头地说。

  「怎么会呢!」我当场快要飙泪:「你为了我跪地磕头求饶,什么尊严都不
要的那一刻,我只觉得你是男人中的男人。当你的方法用尽,必须诉诸武力时,
那就是我的事了……只是主人,我对不起你……」

  「嗯?」

  「我一直瞒着你我会武功的事。女人这样打打杀杀真的……」我心虚地望望
小雅小莉,她们则假装没在听我们夫妻间的谈话。

  「真的很……」他面带惊喜,似乎是要讚扬我。

  「很酷?」我斗胆帮他接了下去。

  「很酷?……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棒,很好的意思。」

  「对啊,正是这个意思!」他很高兴找到正确描述的词彙。

  「所以……你觉得我会武功是很酷的一件事?」

  「怎么不酷呢?古往今来,有几个男人可以遇到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
小美,妳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个奇蹟!」

  喔,小胖,小胖,小胖!……

  「我要帮你口交!」我忽然就决定了。

  「那是什么?」

  「就是把你的那个放到我的嘴里玩呀!」这边沟通的障碍不只一点点。

  「不好吧……」他好像想起洞房花烛夜的经验。不过那时我只想帮他搞出来
而已,并没有来全套的。

  「我保证,这会你前所未有的享受。」我拍拍胸脯。

  「不好吧……」他的眼睛飘向小雅和小莉。

  「原来你会害羞呀!」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跟孙老闆在后院玩那
些无主女子,一次玩那么多个,怎么不见你害羞呢?」

  「这个……」小胖一时吱吱呜呜,答不上话来。

  「小雅小莉看好了。」我故意喊着:「接下来要示範的才是一名女子该学的
基本技能,比打打杀杀重要太多了。」只见小雅小莉不知把脸往哪里放,想看又
不敢看的,都飞红了脸颊。

  「小美,别为难人家啦。」小胖替她们求情。

  「哼,看她们刚才耀武扬威的跩样,现在羞辱一下,刚刚好而已。」我是这
样说,可是心里却想好像反掉了。我们做给她们看,该害羞的应该是我们吧?哎
呀不管这么多了,反正老娘现在心情很好,很想服务主人……

  小胖看看我,把双手放了下来,一副準备任我宰割的模样:「妳到底要怎么
玩呀?」

  「你放鬆就好。把一切交给我就行了……尽情享受吧。」我在他面前跪下,
解开他的腰带。

  「喔喔……」我才捧起他的小弟弟,他就狼嚎了起来。

  我才摸了两下,他就瞬间勃起了。

  「这……比看到腿丝还令人兴奋呀!」他爽到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

  「你以前没被女人摸过吗?」我有点惊讶。

  「怎么可能呢,这男人最神圣的地方……用腿丝磨过已是仙境,没想到女人
的手……妳是人世间的奇女子,居然敢摸男人的圣具。」

  「……」我有点无言。他的名器在女生堆里已经有口碑了,居然没人碰过。
还是说没人敢碰……这里好像阳具崇拜得很严重哩!

  他的名器真的很恐怖,粗硬起来会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我顺着他肥大的阴
茎下方绕指,不可思议地感受到仍在不断地肿胀着。好啦,最崇拜阳具的是我自
己啦,已经有冲动想张开双腿了……

  手指只不过是前菜,舌尖才是主菜。我沾了点口水,开始在他龟头四周花舌
起来,然后一直舔绕到整个阴茎下方。一般男人是过不了我这一关的。

  「啊啊……」小胖两眼翻白,疯狂淫叫着。我握紧他的命根子,暂停动作。
等到他稍稍冷却,再把整根翻起,去舔吻他的蛋蛋。

  就这样,他一受不了,我就暂停。他稍稍止喘,我就继续。指舌并用地招呼
着龟头、阴茎,和蛋蛋,一次又一次的循环。直到他的肉棒肿胀到中断也无法止
歇,只是一直不断地颤动为止。

  「那么,要开始啰!」我整根捧起,一股脑地就往嘴里送,直到顶住喉头为
止。天啊!他的肉棒真的肥大到离谱,我的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差点连气管都被
堵住而窒息了。

  这是我的绝活。我将自己丰腴的双唇尽量内翻,让肉棒在吸吐的过程中充分
与唇肉触碰。被我服务过的男人都说这快感比真的阴道还要刺激。不过小胖我就
不知道了,他的阴茎过分肥大,我的口被迫大张到把唇肉都撑薄了。

  他会把脉,我会把茎。节奏上我非常清楚何时该快,何时该慢,何时紧收,
何时放鬆。这也是在体交时做不到的。因为我自己已经爽翻了,哪还控制得了
自己的身体,去照顾对方的感受。

  口交还有另一个迷人的地方是子宫你深不见底。而喉头是有阻力的。东杰尤
其喜欢这种触底反弹的劲道作用在阳具上。我的喉头是不怎么舒服,不过看到他
享受,我仍感到开心。

  「我……快不行了……」小胖不自觉地抓住我的头髮。

  要来了!

  这个信号通常代表男人要开始冲刺了。于是我赶紧放鬆,只是呆跪在那裏。
像个充气娃娃似的。男人要射精时多半还是想抢回主动权。果然小胖一抓住我的
头髮便使劲地摇我的头。我顺着他施力的方向顶住自己的脖子。这部分要拿捏得
刚好。太反抗脖子会被折到,太顺从小胖会不够爽。

  「啊啊!!~~」

  他射出来了,喷得我满口都是。

  「喜欢吗?」我抹去嘴边的精液,顺便帮他擦式阳具。

  「天啊!这是什么感觉呀?我好像什么也没做,可是却好像在仙境之中逛了
很久……简直太美妙了!」他望着我出神,好像还没回来。

  呵呵,他开心,我就好满足喔……嘻!

  我起身时回望后头的小雅小莉,只见她们俩是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眼睛连
眨都不眨一下。她们呆滞的模样非常引人犯罪,我于是绕到她们后面想去拉她们
的丝结『招唤』她们一下。

  「梁夫人,妳在做什么呀?」小雅惊恐道。

  「咦?妳们怎么没穿内兜呢?」

  「我们穿的是武装。内兜是女装供主人娱乐时才穿的。」

  哼,真不公平。我刚才打斗时因为动作太大,被催淫了好几次……

  我打开小雅的襟口一看,里面是件纯棉的紧身胸衣,很像运动胸罩。果然不
是丝绸的内兜。

  「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好奇……」我索性把她的腰带解开,检视她的内裤。
她虽觉得不妥,却也不敢乱动。只是傻傻地让我脱她的外裤。

  她的内里是一件和胸衣质料相仿的高腰高衩丁字裤。不过跟内兜不一样,裤
腰跟丁字裤裆比较厚实,并不是一条细丝带而已。而高衩的设计让腿部活动更加
无拘无束。

  这样的内里穿着,跟我平时上武馆工作时比较接近。

  「呵呵……可以穿成这样,骑马射箭都无所谓了。」我兴奋地摸了下她的紧
身束裤,不但质料厚实,还超有弹性。也跟我常穿的紧身运动裤很像。

  「妳喜欢穿武装呀?」小胖穿好裤子后,走了过来。

  「啊,主人……如果你允许的话。」我重新帮小雅穿好衣服,毕恭毕敬地期
待他的恩准。

  「别装了啦,小美。」小胖笑道:「这里还没有女子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把玩
她主人的阳具……我猜想妳来的地方并没有内兜和腿丝吧?妳爱怎么穿都行,反
正我就当我们是行走江湖的一对夫妻吧。」

  「真的吗?」我喜出望外,记得要上山之前,他还为了坚持我穿女装而跟我
吵得不可开交:「这样我就不能随时随地被您招唤了。」我心里其实在想,为了
你那粗硬的话儿,我可能比你还好色。应该反过来,是我不能随时随地用丝腿招
唤你才对。

  「妳若穿武装,必定是随时随地準备打打杀杀。我要好色到失去理智,才会
在那种场合还想招唤妳。只是平时……」

  「你放心,若无必要,我一定是女装扮相。」我拍胸脯保证。唉!我想到那
时不肯每回约会都丝袜裙装,竟导致东杰去找别的女人的往事。我发誓这回绝对
不犯同样的错误……只是这里的女装打扮起来比丝袜裙装还要费事……

  「小美,妳虽然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可是我有种感觉,我们的关係可能是整
个千江国里最神妙的一对夫妻……到现在我还分不清我们之中谁是主人哩!」

  「不能适应吗?」我低下头去。

  「才不呢,非常有趣呀!」他傻笑道。

  我忍不住抱住他猛亲起来。

  「那……主人,她们怎么办?」我突然想起这裏不是只有我们两个而已。

  「嗯……放了吧。」小胖摸摸头。

  「啥?」我瞪眼回问:「她们是要来毒打你的,你就这样算了?」

  「她们只是听命行事,不是吗?何况我们刚才也羞辱过她们了。」他说着说
着就从背囊中取出创伤药膏给小雅:「妳的胸口,还有小莉的肩膀,都适用的。
每日涂抹一次,三天就会好了。」然后他示意要我鬆绑她们。

  唉!他是主人。我也就……听命行事了。

  我解开她们的绳索后,奉还她们各自的武器。

  「刚才出手重了,请多包涵。」既然主人礼遇她们,我也就客气起来。

  「梁夫人武艺高强,夫妻生活也是……羡煞旁人。」小莉接过双刀时,又通
红了双颊。

  「最近实属多事之秋,望梁夫人、梁师傅在『毓馨酒馆』要多加小心。」小
雅接过她的棍棒时叮咛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两名女子好像在跟我们交心了。

  「此话怎讲?」小胖好奇地走过来询问道。

  「莫天问、萧晨星,还有林言三位淫侠,誓言要取天下第一丝回上丝府织成
最美腿丝。行动好像就在这几天……结果主人却要我们来惩罚梁师傅,不布署我
们防卫布罗坊。」小莉道。

  「妳就是一天到晚想着莫天问,天下美女这么多,有妳一份吗?人家武艺这
么高,妳还没瞧清楚,只怕已成他的剑下亡魂了。况且据说他每次离开上丝府,
总是戴着斗笠蒙着面,没人看过他的真面目。」小雅不屑道。

  「主人叫妳去问妳老姊也不愿意,她可是『九鼎金刚拳』的夫人,一定知道
萧晨星那帮人的计画。据说她前晚有去过布罗坊探听消息……梁师傅和孙老闆都
在那里……梁师傅没遇到吧?」

  「呃?……没有。」小胖超级不会说谎,眼珠转呀转的,不敢直视小莉。

  这回换我下巴快碰到地上了。原来小玉姑娘是小雅的姐姐。不过仔细一看,
还真有几分神似。只不过昨晚印象中的小玉比较有巾帼英雄的气概,这位小雅少
了之前趾高气昂、凶神恶煞的姿态后,看来反而比较慈眉善目,跟小胖还真有点
夫妻脸……比小胖好看十倍的夫妻脸啦。

  等一下,戴着斗笠蒙着面……我好像跟莫天问有过一面之缘!

  「梁夫人……」小雅突然打断我的思路:「我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可不可以收我为徒?」

  小莉、小胖,和我自己一起傻愣愣地看着小雅。然后小雅看着我,我看着小
胖,小胖又呆望着小雅,全场鸦雀无声。

  「妳要背叛师门呀!」小莉一字字道。

  「刚才妳也见识到了。别说我们家主人了,梁夫人的武艺只怕比穆王还来得
有过之而无不及……况且以我的江湖身世,我实在不想再在布罗坊待下去了。」
小雅说得有点激动。

  「小雅……」小莉忽然就哽咽起来。

  「小莉,我劝妳也醒醒吧。我们哪是布罗坊的弟子,充其量不过是主人的女
僕性奴而已。气受够了,就出来鱼肉乡民,把气发洩在他们身上而已……这种生
活妳还要过下去吗?」

  「我……」只见小莉在天人交战着,不过她一直在偷瞄小胖。

  有阵子没当人师父了。可是这两位的武功,可能还得从扎马步重新练起……
我突然灵机一动,如果她们能认小胖当主人,也许当我去找东杰后,小胖起码有
人照顾。

  「主人,你的意思是……」我问小胖。

  「她们要拜妳为师,干我何事呀!」小胖在玩自己的手指头,一副事不关己
的模样:「不过话又说回来,妳若收下她们,我们就直接与布罗坊为敌了。我跟
孙老闆跟他们还有草药的生意往来……」

  也对。于是我对小雅小莉说:「妳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再想办法把妳们名正
言顺地救出来……到时候再拜师学艺也不迟。」当然,怎么个名正言顺救他们出
来,我根本还没有任何想法。

  小雅听了非常沮丧,小莉则是不发一语。

  「那么梁师傅、夫人,感谢两位不杀之恩。我们后会有期。」小雅拜师不成
带着失望,和小莉抱拳辞行。

  「保重。」小胖和我作揖回礼。

  「这武装其实直接就把腿部线条展示出来,你不心动吗?」我望着两名女子
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问着小胖。

  「心动什么啊?质料那么厚,又不是透明的。」小胖打哈哈。

  「哇,你们千江国的男人还真挑哩!」这丝袜控也控到骨子里了吧?

  「挑什么啊?直接现出原形,还勾引谁呢?小雅就一对竹竿,小莉跟我一样
太短。她们如果把腿包在裙里,又穿着腿丝,情形就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我穿武装,对你就没吸引力了?」

  「呵呵,那倒未必……小美,我是偷跑者。遇到妳的那天妳是裸体的,我已
经知道这双极緻美腿的模样了。所以如果妳穿武装……我可能一样会很心动。」

  「这样说来,如果今天我腿不够长,曲线不好看,你可能就不救我了?」

  「也许吧,是有这个可能……」他居然认真考虑起来。

  「梁小胖!你这大色胚!」我气得举起拳头,作势要追着打他。

  「小美大人,饶命呀!」小胖跟我绕圈圈:「妳有武功,这不公平呀~~」

  就这样,我们打打闹闹,边收拾着採集的药材,準备下山。

*****《千江丝影 之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