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我的老婆是AV女优(六)突然袭来的事实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作者:invcoder
2021/09/10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观察了几天板上别人文章的内容跟人气对比,发现跟当初小梓刚出现时大家
对我说的一样,我的命名影响不少,哈哈哈。

  那既然这样,就继续髒下去好了。

  请各位抓紧,再来车速会很快(误)

快速连结:我的老婆是AV女优(一)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二)小依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三)
     我的老婆是AV女优(四)暴露与偷窥
     我的老婆是AV女优(五)百货春光feat【影猎者】
     我的老婆是AV女优(番外篇)姊姊的乱伦故事
***********************************

              (六)突然袭来的事实

  离开百货公司以后,小梓就一直一语不发,不管我怎么逗她说话,她只是心
不在焉地随口敷衍我,浑不像刚出门时那样蹦蹦跳跳的兴奋模样。

  「小梓,究竟怎么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话才刚出口,猛地想起自己刚才那件荒唐事;不是吧?难道这是什么仙人跳
的局?汪颖涵色诱我是别有用心,而小梓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想到这边
让我出了一身冷汗,暗责自己不小心。

  不过若真是如此,也只能面对解决,最多不过是花点钱吧?先安抚我的娇妻
比什么都重要。

  定了定神,我按住一直快步疾走在我前面的小梓,把她转过来面向我:「对
不起,小梓,是我不好...我...」

  还来不及询问她为什么眼角泛着泪光,小梓已经按住我的嘴巴:「小梓不要
听你道歉,老公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小梓,老...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是小梓对不起你才对,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了。」

  「嗄?什么?小梓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我们上去再说。」

  小梓抹抹眼睛,转头往我们家走去。

  原来在我胡思乱想间,我们已经走到家楼下了。

  【叮】电梯抵达五楼。

  我跟小梓在沙发上坐好,她却不像以往挨在我身边坐,而是选择了沙发的另
一边。

  「妳想跟我说什么?但我要先讲,我完全是被动的,就算她那样挑逗我,我
也还是想着妳!」

  小梓似乎毫不在意我说什么,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轻轻喊了我一声:
「Léon。」

  这是我的法文名字,取自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

  「嗯?」

  小梓已经很久没喊我名字了,好像是从我求婚成功以后?因为她说中文的「
老公」发音很好听,还有「小梓」也是。

  「我...」

  原本看似下定决心的她,忽然像犹豫了一下,才用日文吐出下一句话:「我
不是个好女人,以前的我...我不配嫁给你。」

  我立刻趋前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摸起来很冰,却还是颤抖地甩开了我:「为
什么要说这种话?」

  我没有再握住她,只深情地看着我爱妻的眼睛:「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喜欢
的是小梓的全部,不管是现在、过去、未来,妳不可能配不上谁,但我只想要娶
妳。」

  我用日文回答她。

  小梓的眼泪夺况而出,边哭边推我:「不要抱我,我...我是个骯髒的女
人,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你放开我...」

  「我不放,不管小梓乾净还是骯髒,都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绝对不会放开她
、离开她。」

  「呜...呜呜呜...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我明明..
.我不配啊。」

  「因为小梓是全天下最棒的女人,她又善解人意、又聪明、又温柔、又贤慧
、又爱我、又漂亮...」

  我一边轻抚着她的背安慰他,一边列举我娇妻的各种好处。

  「我不是..我是全天下最坏的女人,骗了你对我这么好,却没告诉你真相
,让你丢脸难堪。」

  「妳到底在胡说什么?」

  「我是演员,但我演的是色情片。」

  「什么?」

  我震惊地放大音量,抱着她的手微微鬆开。

  「私日本AV女优。」

  她轻轻挣脱我的怀抱,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出这句话。

  「妳...妳说什么?」

  明明听得清清楚楚,但我却忍不住开口问。

  「我是,日本的A片女演员。而且我不是偷偷拍了一两部片的那种女优,我
...我拍了上百支片,是一家大型片商的专属女优。」

  我惊讶地合不拢嘴,什么专属女优、什么大型片商,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
来一样。

  忽然我脸颊一阵冰凉,原来是小梓抚上了我的脸,一脸凄然地说:「我从来
没想过自己会结婚,会嫁给谁,因为我是个这么骯髒的女人,不该会有人喜欢。

  「但我更没想过的是,我会这么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让我不敢告诉你我
做过什么事...更甚至...自私地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

  「那为什么...」

  小梓凄然一笑:「我刚才遇到一个人,他认出了我,也让我想起...这样
是行不通的,你是杂誌的封面人物,你娶的老婆必须身家清白、门当户对。如果
被人发现你的老婆是我这种骯髒的女人,别人会怎么想呢?你们家的企业该怎么
办呢?」

  「我...」

  小梓摇摇头:「没关係,小梓被这样爱过已经很幸福了。」说完起身,往电
梯走去。

  我明明很清楚她这就要离开我了,更清楚自己不希望她走,却仍是颓然地坐
在沙发上,像滩烂泥似的。

  原来小梓是拍A片的,她...她跟那些我用钱买的妓女们一样,都是我洩
慾用的的贱货,任人骑、任人欣赏的淫蕩骚女...更大的问题是,她的那些行
为都是被记录下来的、甚至被广为流传的影片。

  我本来想过小梓对过去总有些难以启齿,可能最多是被迫下海卖淫,暗地里
做些出卖肉体的事,我心里的疙瘩一下就跨过去了,反正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
好好保护她就好了。

  却没想过,她的那些任人骑、任人淫弄的画面,可能存在数百万男人的光碟
里、电脑里。

  这冲击性的真相让我一时间晕头转向,连小梓离开我多久都没感觉,直到一
个温软的身体坐到我旁边。

  「大嫂!妳...妳在家啊?」

  「嗯。」

  大嫂应了一声,却没再说话。

  正当我想问她怎么没出门时,却发现大嫂不只是坐在我旁边而已,而是整个
人贴在我身上。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露腰的小可爱和一条热裤,这么贴着我,就跟浑身赤裸的
投怀送抱没什么两样。

  虽然和大嫂同住了这么多年,我们却从来没有这么肌肤相亲过,所以我下意
识地挪动身体,想离她远一些;却没想到她一手穿过我的胁下,紧紧抱住我的腰
,一手按着我的胸膛,然后把头靠在我的左胸上。

  我鼻子闻着大嫂芬芳的髮香,腰间顶着大嫂饱满的胸脯,忽然,我也不想离
开她了,甚至反手抱住大嫂的蛇腰。

  虽然大嫂雪嫩的肌肤和丰满的身材和我紧紧相贴,我却没有半分色慾之念,
而是有种安详的感觉。

  「冷静下来了吗?」

  「嗯...大嫂刚才就在?」

  「嗯。」

  「妳...都听到了?」

  「嗯。」

  一时无以为继,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好往后仰靠在沙发上,重新
梳理一下这件事。

  「谢谢大嫂安慰我。」

  大嫂忽然问道:「冠杰一直以来把我当成什么?」

  「呃?我的大嫂啊。」

  「我说的是,你怎么看我的,你看我的那些眼神。」

  「我..嗯...我把大嫂当成我的亲姊姊一样。」

  大嫂「噗哧」一笑:「那我是个好姊姊吗?」

  「当然是啦!大嫂又有气质、又善解人意、又聪明、又温柔...」

  说到这里,忽然发现我用的词都是刚才形容小梓的,一顿就说不下去了。

  「嗯,是啊,只有你们俩兄弟是这样看我的,就像我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从
你们的眼中看出来的我,就好像被净化了一样。」

  「什么意思?其他人不是...噢,大嫂妳...妳做什么?」

  大嫂一边像在对空气说话,一边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裆。

  刚刚才说没有半分色慾之念的我,立刻进入完全战斗状态,大嫂的髮香、脸
颊和手心在我胸膛上的摩擦、饱满的胸部对我腰部的挤压,瞬间升级成最强的催
情药剂,让我的小老弟硬到最高点。

  「在认识你哥以前,我就是在做这种事的。」

  大嫂一边若无其事地褪下我的裤子,一边在我脸上哈气:「这样,我还是你
心中冰清玉洁的姊姊吗?」

  「啊!等..等等...」

  下体充血的情况下,能供给脑部的氧气实在不够我思考,我只觉得大嫂柔嫩
的玉手正在抚弄我的子孙袋,而她伸出的香舌正在舔我的唇侧。

  「等什么?你那天偷看我,不是想要这样吗?」

  「我...大哥...不行...」

  「你哥早就同意我做这种事了,你忘记了吗?」

  「我...」

  大嫂这时已把我的下半身脱个精光,握住我的命根子开始上下套弄:「我妈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得了重病,长期住在医院里,我爸欠了一屁股债跑路的时候,
我才只有16岁。」

  「所以妳...噢...」

  大嫂忽然低头含住我的老二,一直深吞进喉咙才吐出来,等到阴茎上沾满她
的唾液以后,又开始套弄起来。

  「嘘,我说故事的时候不要插嘴,这不是在忙着服务你吗?乖着点。」

  「啊...喔...」

  有了口水的润滑,大嫂的套弄顺畅多了,也让我的肉棒更加兴奋硬挺。

  「那时我到处打工还钱,但还是连每天的利息都凑不出来...最后,就被
其中一个债主带到酒店去了。」

  大嫂一边在我耳朵旁吐气如兰地说着这荒唐的故事,一边逗弄我勃起的乳头
,让我哼哼唧唧地无法思考。

  「一开始,只是陪喝酒,陪老闆们唱歌,勉强还得出利息来了,但离本金还
是遥遥无期。直到有一天,祥哥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问我要让他破处,抵
十万,还是让吴老闆破处,他出得起五十万。」

  也不知道是下体充血过度,还是这故事惊人到让我脑袋麻痺了,我头皮阵阵
的酥麻,像被无数的蚂蚁啃咬我的脑袋瓜一样。

  肉体一阵一阵的刺激感受,让脑子一片空白,我彷彿第一次体会到女生的「
高潮」是什么意思,即便没有射精,我也好像处在兴奋麻痺的最顶端处,无法止
息。

  我把大嫂的小可爱往下一拉,她两颗硕大坚挺的乳房立刻弹了出来,不需要
胸罩的承托也保持着完美的胸型,两个雪白粉嫩的乳尖上各一点淡淡的粉红色,
大嫂的小小奶头微微翘起,彷彿在对我示威似的,我贪婪地握住一边奶子、然后
将另一颗乳香四溢的大奶含进口中。

  大嫂在我脱下她衣服时轻轻「啊」了一声,接着便像事不关己地继续说故事
,好像这完美的肉体不是她自己的一样,即便我已经忍不住剥光她全身。

  「我又不是傻瓜,当然选了老闆。即便他是个又丑又胖的老头,年纪足足可
以做我的爷爷...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谁叫我命贱呢?从被带到酒店的那天起
,我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了。」

  我贪婪地吸吮着大嫂的全身,从她雪白的颈侧,一路吻着吻着,滑过她的锁
骨、坚挺的乳房、平坦又带着马甲线的小腹、修剪整齐的阴户前,我抱着她耸翘
的屁股,贪婪地舔着她的外阴。

  大嫂全身都香喷喷的,但却不是任何一种香水味,而是她的肉体散发出来的
诱人甜香,柔嫩的肌肤和弹力惊人的肉体,和我平常惯抱的小梓是截然不同的感
受。

  大嫂稍微加重了喘息声,却没有丝毫推开我的意思,反而配合我张开双腿,
扣在我的背肌上,用她娇嫩的小腿肚摩擦我的身体,我浑身燥热地继续听她说。

  「从那时候起,我就算是正式下海了。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连原本只
要安安静静地陪酒唱歌,都变成了时不时被人压在胯下,替人家吹喇叭。王老闆
、陈老闆、黄老闆,老的、年轻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也不知道被多少
人插过干过。」

  我一愣下抬头看着她,绝对没有人能体会我现在的感受,这种极度强烈的冲
突感。

  眼前这个即便全身脱光、两腿肆意张开面对我,却仍充满文艺清纯气息的女
人,正张口对我诉说这么淫乱的故事...而且这个主角还是自己!更甚者,她
说着话的表情,就有如我现在的冲突感一样,完全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妳在骗我对不对?这是妳刚才想到的故事?为什么要这样?」

  我忽然恢复了冷静,坐起身来。

  「嘻,我骗你做什么?有什么好处?因为我想要在你面前脱光吗?」

  大嫂狡黠地一笑,就像一幅画突然活了过来一样,让我们的对话又有了真实
感:「你不想听故事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我真正经历的故事。」

  「我..我想。」

  「那做爱呢?」

  「呃...」

  大嫂的玉腿扫向我的下体,用脚尖点了点我的龟头:「他看起来还想继续呢
?」

  「我...」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不对,我知道过了多久,只是我不想面
对,每天都得把自己灌得烂醉,然后才能上班,才能睡着,才能醒来。但这噩梦
好像不会停,我永远都醒不过来...因为就算我每天都是处女,每天都有老闆
花五十万买我,我也得继续这样赖活着还债...何况不是处女,只是个烂货的
我,只会越来越便宜,多一个人干我...我就更像个垃圾...更没有人要.
..」

  听着大嫂用事不关己的语调诉说着这么悲哀的往事,我自然而然地慾念全消
,问道:「所以大哥怎么认识妳的?是...他也去酒店吗?」

  大嫂摇摇头,她惊人的巨乳随之左右晃荡:「你大哥讨厌酒店,我们第一次
见面的地方,是一间鹹酥鸡摊旁边。」

  「蛤?」

  这也太跳TONE了,我忍不住搔搔后脑,然后环目一望,我们现在这画面
何尝不是跳TONE到不可思议?一个全身赤裸的绝世娇娆,和一个半身赤裸的
男子,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聊爱情故事?大嫂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那天不知道
怎么会那么刚好,他的司机来接他时出了车祸,让他一个人在路边乾等,只好无
聊地跑到人行道上闲晃;而我那时候正要準备下班,难得没有人要框我出场,我
就这样穿着酒店的礼服走到外面的摊位上,想买消夜吃。」

  大嫂忽然用大哥的语调说着:「欸!小姐!妳穿这样不会冷喔?妳好漂亮,
可以给我妳的电话吗?」

  顿了顿,她又开始说故事:「走在路上被搭讪的经验太多了,对我来说一点
也不奇怪,但我第一次在林森北路上、穿着店里的礼服被人搭讪。因为大家都很
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是什么人,不会有人稀罕我们,因为花钱就可以要我
们跪在地上、转过身去,要什么电话?我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一眼,然后再回
头看看我们的店门,想着这个人是不是喝醉了,还是脑子不清楚?就不再理他,
自顾自地点餐。『欸!不要这样嘛!给个机会啊?那不然告诉我妳的名字好不好
?还是告诉我妳妈的名字,我要问她怎么能生出妳这么漂亮的女儿,看她能不能
再生一个,不然她生的这个不理我。』他凑到我旁边对我说,虽然近,却没有半
点想冒犯我的动作。

  对我露出色迷迷眼神的男人太多了,尤其是我穿着这一身暴露的衣服的时候
,但你哥他,就像丝毫没有发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做什么工作,只是把我当
成一个普通的女人。

  我困惑地又看了他一眼,这时酒店门口的保镳以为他在骚扰我,就走到我们
旁边。

  『小燕,你没事吗?』那个保镳平常跟我们小姐都不错...虽然也是常盯
着我们的胸部大腿猛看,但对我们还算礼貌,我跟他说没事,他就回到自己的位
置上。

  你哥也就以为我叫做小燕,继续自顾自地跟我搭话:『原来妳叫做小燕啊?
这名字真好听,妳妈不只会生,还会取名欸!』我小声地说:『那不是我的名字
。』『嗄?什么意思?』『那只是我在这里用的名字,你不懂吗?』我用手指了
一下店,这时候的我已经跟十六岁的时候不一样了,反正我就是一条烂命,我也
不在乎别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毕竟,他们都可能作为我的恩客,对吧?-『哦!
原来你是酒...』他没把话说完,但也等于说了。

  我是不怎么在乎,反正老闆也都认识我们,要是怕人知道,我就不会穿这样
出店门了...但他应该就会打退堂鼓了吧?正当我这样以为的时候,没想到他
又过来继续追问:『所以真的不能给我妳的电话吗?』我都已经拿了鹹酥鸡要回
店里了,他的司机这时候也到了,他还是死缠烂打的追着我。

  」

  故事听到这里,我的慾念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儘管大嫂依然维持着全裸的
姿态,高耸的乳房也随着她的语声上下跌蕩诱人;但在我眼前只觉得她像凛然不
可侵犯的仙女,跟我印象中的大嫂一样高不可攀、气质动人。

  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大嫂肩上,她也不推辞,只是笑了笑:「他的表情就像
你现在一样,明明听懂了、也弄清楚了,我只是个任人骑的妓女贱货,你们兄弟
俩看我的表情,还是像我是什么大家闺秀,你们才是地位比我低的感觉。」

  「所以...大哥就这样获取妳的芳心,拿到妳的电话了吗?」

  「嗯...差不多吧,虽然不是在那个当下。所以你明白我想告诉你什么了
吗?」

  「呃,大嫂说完了?我以为妳还要继续讲。」

  「一口气告诉你这么多了还不够吗?」

  大嫂像以往那样对我摇摇头,彷彿我仍是那个顽皮的孩子。

  「我想听大嫂跟大哥爱情故事的细节嘛,大哥从来没告诉过我。」

  大嫂猛地凑到我耳边,先舔了我一下耳珠,才吹气进我耳朵说:「是想听爱
情故事,还是想听做爱的细节?」

  「哪...哪可能。」

  「真的吗?那为什么他又变硬了?」

  「妳...妳这样挑逗我、又用手去摸,怎么可能不硬?」

  「哦?所以是我的错啰?是不是想要大嫂为他负责?」

  「不...不用...啊...啊嘶...大、大嫂的舌头...好...
好灵活...啊...」

  「这样你相信你大嫂是个经验丰富、骯髒的女人了吗?」

  大嫂一手握着我的肉棒,一手撩起半边头髮,淫靡的抬头看我。

  「我...我信了,可是大嫂对我来说还是不骯髒。」

  「为什么?」

  大嫂这时坐起身来,虽然手没放开我的肉棒,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她继
续舔我的鸡巴,还是好好地跟我说话。

  「嗯..我也不晓得,但大嫂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就算
做爱的时候很淫蕩,现在这样色气十足,但...不髒。没有什么髒不髒的。」

  大嫂眨了眨眼:「嗯...那小梓呢?」

  从刚才到现在,虽然没有多少氧气给我的大脑思考,但我的潜意识却早就告
诉我答案。

  「她跟大嫂一样,是我最爱的女人,最完美的女人,她也不是骯髒的女人。

  「可是她被那么多人干过、玩过,还被拍下来?--啊,可能没有你大嫂被
干得多,毕竟演员只有那几个嘛?」

  大嫂这时已经放开我的肉棒--其实也没什么差了,因为他不知什么时候全
软了--正坐着看我。

  「那又怎样,她现在、以后是我的就好了!」

  「噗--你们果然是兄弟,去吧。」说着推了我一把。

  「她--她还没走吗?」我一脸困惑。

  「我叫小陈留住她了,你的好老婆还在你床上乖乖等着妳,别让她等太久!
」大嫂站起身来,开始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

  我快速套上裤子,冲到电梯边时忽然想起一件事,回头刚好看到大嫂正在调
整自己的小可爱,她的大奶仍在一晃一晃的:「大嫂...所以之前大哥说妳不
肯跟别的男人...」

  大嫂抬头翻了一个白眼,噗哧笑:「我的大少爷,那是真的,我那时候只是
缺钱,不是欠干好吗?」

  顿了顿,又抿嘴笑:「不过跟你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喔?」

  「咦!」

  我吓了一跳,倒不是怕大嫂又过来挑逗我,而是怕自己这次肯定守不住肉棒
,那得害小梓等多久?连忙三步併作两步滚进电梯,往楼上找我的娇妻去也。

                (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