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迷梦东京(三)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三章

  就在张红燕和郭闻半只脚跨过边綫的这一个小时裏,胡成志一直都在家。这
天的事办得比较顺利,胡成志九点多就囘到了家。

  打开房门,见张红燕不在家,胡成志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疑虑,反而有些轻鬆。
毕竟是周末了,搞不好就要交公粮。另外张红燕不在家,还可以尽情地在打打游
戏。

  不过很可惜的是,打了半个小时,两把都被人翻盘,胡成志瞬间就没有了再
玩下去的兴趣。于是他打开床头,从一个看似放着杂物的盒子裏,拿出一双丝袜
来。

  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顿时心旷神怡。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这双丝袜的主人,
并且极有可能会成爲自己的同事,胡成志心裏越发激动起来。一天的疲劳,刚才
输掉的游戏的不快都顿时一扫而空。

  于是胡成志有条不紊地脱下裤子,再脱下内裤,用丝袜裹住自己的阴茎,一
下一下撸动着手淫起来,一种令人酥麻的快感油然而生。近来胡成志苦于向张红
燕交「作业」,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让人身心愉悦的感觉。

  随着中感觉,胡成志回想起几个月前,当他碰到这双丝袜的主人的时候。这
双丝袜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郭闻的女友李梦文。

  那天胡成志早上处理完工作,来到餐厅吃饭,工作顺利,心情一片大好。去
餐厅的路上正好遇见独自一人去餐厅的李梦文。昨天一起逛了一天,也算是熟识
了,于是胡成志就主动上去打了招呼了。

  一番交谈下来,胡成志得知李梦文确实是落了单,于是説道,「要不一起去
外面吃个饭吧。这宾馆裏也没啥好吃的,我们去吃吃特色的日本美食。」

  「好呀,那你带路吧。」李梦文欣然答应道。

  胡成志倒也并非有什麽图谋不轨,毕竟一个人吃饭总归是有些无趣的,加上
李梦文也算得是个有韵味的女人了。纤细的身材,有棱有角的脸庞,颇有古典美
女的特色。看上去内敛文静,但从她和郭闻之间的关係看来,却不是那种对男人
唯命是从的娇弱,股子了又透着一股劲。

  总的来説,其实李梦文并算不上胡成志想去勾搭的类型,但与他近来碰到的
女人都不太一样,毕竟房地产业的女人多是风骚浪货。和这麽个气质面容俱佳的
女人一起吃顿饭,哪怕是由自己买单,又何乐而不爲呢。

  当然对于李梦文也是如此,虽然胡成志那竪着领子的POLO在她看来多少有些
油腻。但好在他举止也不算太轻浮。又是有妇之夫,老婆也就在身边。只是一顿
饭而已,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于是两人来到宾馆不远处的一家水产店。有特色的日本料理店大多还是晚上
开,这加店虽只是一家连锁店,但也比宾馆的自助餐有意思多了。胡成志一边询
问李梦文的意思,一边点着菜。「一不小心」就点了一桌,这也算是东北人的特
性了。

  饭后胡成志抢着要买单,李梦文坚决要AA,胡成志只好妥协。这也勾起了他
的些许兴趣,询问之下得知李梦文原来是火辣的湘妹子。这与张红燕这个上海女
人,精明但有柔情的性格完全不同。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两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李梦文说想去更远的购物
区逛逛,胡成志随即表示愿意一同前往。李梦文毕竟对日本环境不太了解,有一
个男士陪同,总是会安心不少。

  于是两人便一同乘坐巴士前往市区。日本的巴士都很小,如今又是冲绳的旅
游旺季,车裏的人出乎胡成志意料之外地多。日本公共交通的特色就不必多説了,
自然就是癡汉了。其实如今在东京话,因爲惩治得要紧,癡汉并不多见。

  但是打擦边球的依旧不少,接着机会靠过来蹭一下的呀。所以每次出去坐地
铁也好,坐巴士也好,胡成志还是会把张红燕搂在怀裏。但如今眼看周围的猥琐
男子不少,胡成志却也不知道怎麽办,毕竟贸然把她往怀裏拉,引起了不必要的
误会就很尴尬。

  好的路程并不是很长,也就四五站而已,不一会儿就要到终点站了。就在开
门的一瞬间,胡成志突然听见李梦文「啊!」地一声,然后从身后闪过一个人影,
跑下车去,奔远方去了。

  胡成志本能地向李梦文看去,见她用手捂着裙子的后摆,大概也知道怎麽回
事了。于是掩护着她下车,往人比较少的地方走去。

  两人来到露天停车场的便利店旁,胡成志赶紧问道,「怎麽了?」

  李梦文一脸难堪地説道,「刚才那个变态把我的裤袜给撕烂了。」

  这比胡成志想象的情况要好,要是把精液射到她的裤子上,那局面就更加难
堪了。胡成志赶忙説到,「我给你去买一条,你去洗手间把破的给换了。」李梦
文点了点头,于是胡成志就按说的办了。

  过了一会儿,李梦文从厠所出来,问道:「这个破了的丝袜丢哪。」去过日
本的都知道,在日本扔垃圾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首先是垃圾分类,再者有的生
活垃圾是不太方便扔在公共场所的。

  眼看着店员正在那垃圾桶旁,胡成志寻思了一下,这换下来的丝袜就这麽扔
在便利店裏肯定不太好,于是説道,「没事,我来扔吧,顺便抽根烟,你出去等
我吧。」李梦文也明白他是想找机会扔,于是就出去了。

  然而就在目送李梦文走出店门,眼光不由地被那一双美腿给吸引住了。纤细
又不胴体的曲綫,恰到好处的腿长把165的李梦文衬托了除了模特般的身材,尤其
是在一双轻薄丝袜地衬托下又显得越发丝滑诱人了。

  胡成志下体微微一硬,萌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来。眼看李梦文已经除了店,
吸烟室裏又正好没人。胡成志赶紧窜进店裏,将袋子裏的丝袜揉成团,塞进了随
身带着的小包裏。一时十分庆幸自己今天带了这麽个小包,不然这「宝贝」还真
不知道藏哪。

  接着胡成志抽了根烟,稳定了一下情绪,才出门去和李梦文汇合。接下来两
人就是逛逛街,胡成志多少有些心不在焉。一来是,经过刚才的事,站在李梦文
身边,闻着她身上的香味,难免不想入非非,但又不得不压住自己的那杆「枪」。
二来是,胡成志还要盘算等下回去怎麽在张红燕面前瞒天过海,把那一双丝袜带
回去。

  当然从结果上来説,胡成志是成功了,这双丝袜成爲了他的秘宝。在疲于应
付张红燕的索求之余,这双丝袜给他带了身心的慰藉。这天夜裏也是如此,仅仅
是嗅一下,就足以让他勃起。

  再用丝袜包裹住自己的阴茎,摩挲几下龟头,立马就达到了最佳状态,即硬
又长,足足有17cm。想起跟张红燕做时的疲软状态,胡成志的心情不觉有几分複
杂。即欣慰自己绝然不是阳痿,但又苦恼于难以应付张红燕。

  一想到这裏胡成志手上的动作就快了起来,索性先享受眼前吧。然后就在快
感阵阵强烈起来时,忽然听到的门外的动响。胡成志知道是张红燕回来了,吓得
一下子就软了下来,赶紧提起裤子,把丝袜就塞口袋裏去了。

  胡成志来到卧室门口,见张红燕就在跟前,装作若无其事地关心了一句,就
跑进厠所裏了。好在自己的异样没有被察觉到,女友张红燕也很快就进浴室洗澡
了。胡成志便趁着空当把丝袜藏回来床头柜裏,一时相安无事。

  一个月后的早晨,胡成志一如往常一样,和张红燕来到公司。女友张红燕属
于事务部,而胡成志则是售房部。两人分开后,胡成志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推开
门一看,李梦文已经坐在裏面了。

  这既让他有些惊讶,但有在他的意料之内。惊讶的是他并不知道李梦文是从
今太就开始来上班,而且来得这麽早。在意料之中的是,他知道李梦文迟早会出
现在他们公司的。面试什麽的只是走个过场,毕竟这家公司的老闆是张红燕的亲
叔叔。

  「来的这麽早呀。」胡成志打招呼道。

  「嗯,第一天上班嘛,还有很多业务不太熟悉。」李梦文説道。

  胡成志不自觉地打量了一番,李梦文依旧是那麽气质嫺静,一头乌黑的长髮
笔直的披在身后,上面点缀一只精緻的髮夹。一身无印良品的衣衫,从背后看上
去很有日系森女的感觉。但从看正脸,哪怕是化着淡妆也秀色可餐,无疑还是中
国美女了。

  「没事,有什麽儘管——」胡成志本想说「儘管问我」,但一想到女友张红
燕,还是説道,「——儘管问同事们吧,大家都很热情友善的。」虽然张红燕不
是这麽小气的女人,但毕竟老闆是上她叔叔,胡成志顾忌得总会比较多一些。

  「嗯,好的。真是谢谢你了。多亏了你,我才能来日本工作。」李梦文説道。

  「小事,小事。」胡成志説道,他知道这个大概是张红燕有意维护他的面子,
当初郭闻也是跟他的开口,大概以爲是他起到了什麽作用。

  相比张红燕所在的事务部下班比较晚,售房部平时不跑业务的话早早就能走。
胡成志知道李梦文家离着不远,但他也不可能就这麽跟李梦文一起下班回家。于
是就耍了个小心机,在他们家附近的车站出口等着李梦文。

  胡成志是想泡李梦文吗?是,但又不完全是。一切的举动有源自这一个月间,
胡成志和陈经理有过一次见面。是陈经理私自联係的胡成志,起初胡成志还不敢
贸然回应,因爲加上上一次吃饭,他也才是第二是见这位陈经理。

  直到陈经理説出自己也是东北黑龙江人,胡成志向才宽下心来。虽然在国外
的华人圈子裏,同胞之间多要提防,但如果是同乡,那倒是可以信赖。

  两人约在了一家茶餐厅裏见面,这便更让胡成志宽下心来了。事实也确实如
此,虽然陈经理穿着凸显双峰的紧身连衣裙,但言辞举止并无挑逗。两人用家乡
话唠了一会生活上的事,胡成志放下心裏的戒备后,陈经理开始了正题。

  「弟弟,怎麽,社长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陈经理直勾勾地看着胡成志,
「对你而言,这层关係很重要吧。我是很想促成了这事的,毕竟我们是老乡嘛?」

  胡成志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跟渡边社长打下坚实的关係对他来説当然重要。
真金白银的收入就不説了,更重要的是尊严。那他在公司售房部经理的这个位置
就是名副其实,没有人再会觉得他是靠张红燕的关係上位。

  可是同样这也是最矛盾的地方。他总不能为了拉拢渡边社长,就把张红燕给
卖了吧。且不説张红燕愿意与否,这要是万一要是传到她叔叔那去,那自己可就
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但眼看这麽好的一次机会就错过了,当然是不甘心的。

  「明白,我还在做我们家那位的工作。」胡成志应付道。

  陈经理听了扑哧一笑,説道,「弟弟呀,我看你还是太单纯了。谁説一定要
是带自己对象去的呀。临时找个伴儿也不是不行的,只有社长看得上。」

  胡成志听了眼睛一亮,如醍醐灌顶,赶紧倒给陈经理又倒上了水,説道:
「知道了,多谢姐姐提醒。」

  陈经理端起茶喝了下去,笑道,「女伴的事,我想弟弟能搞定的吧。时间上
嘛,我帮你争取争取,你也得抓紧了。」

  「谢谢姐姐了。」胡成志当然是感谢再三。

  对于这麽一个对象,胡成志首先想到的就是李梦文。她跟公司裏的人都不熟
悉,看上也比较好哄骗,外形条件上完全不比张红燕差,无疑也是能满足渡边社
长的要求的。也算是老天爷都帮忙了,李梦文偏偏到了售房部,表上的的説辞就
更容易顺利成章。

  话说回来,胡成志如愿地在地铁出口遇到了李梦文,远远看去像是满面心思
的样子。不过这也倒没有让不奇怪,毕竟来到了新的环境,开始了新的生活总会
有些烦恼。胡成志赶紧上前打了招呼,「没想到会在这裏见到你。」

  「你们家离我们家不远吧。」李梦文见到胡成志向自己走来,很快调整了表
情。

  「我也聼我老婆説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你们家具体的位置。」胡成志寒暄道。

  两人一边走一边閑聊,胡成志得知今天郭闻要加班,琢磨着张红燕今天也説
会加班到比较晚,于是不失时机地邀请李梦文吃晚饭。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单独一
起吃饭了,李梦文欣然接受了邀请。上次没能吃到日本特色的美食,这次胡成志
特地带着李梦文去了一家居酒屋。

  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胡成志特意选了一家比较高档的店,这店他和张红燕
也就去了一次而已。胡成志虽然喜欢在外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商务人士的形象,
但那也是东北人好面子的特性,实际上倒也不是一个乐于挥霍的人。

  看着价格昂贵的菜单,胡成志还是咬着牙齿点了一些高档的和牛料理,还点
了两杯价格不菲的红酒。因爲这一顿饭是刻意要讨好李梦文,胡成志也事先説明,
这顿一定要他来买单。如今对于李梦文来説,胡成志不再是萍水相逢的旅人,而
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一番客气后,也就妥协了。

  两人一边享受的美食一边聊着天,胡成志给李梦文讲起日本的房地产业。作
爲东北人嘛,吹牛的成分是少不了的。李梦文也是不是小女生了,当然知道他在
吹牛,但也并无反感,反而在几分喜感中对胡成志又多了几分亲切感。

  李梦文的善解人意的回应,无疑让胡成志感到愉悦。虽然在看到有些昂贵的
账单时,心裏也有几分肉疼。「有钱还是好啊。」胡成志不禁在心裏暗叹,对搞
定渡边社长的事又多了几分迫切。但就在他在路口与李梦文后,蓦然回首看着李
梦文远去的倩影时裏,不禁暗自感叹李梦文真是个好女人,心裏又不仅生出几分
愧疚来。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顿价格昂贵的饭也吃了,一时间也难以物色到其它
合适的人选,胡成志还是下定了决心。好巧不巧,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裏,由于
郭闻和张红燕频繁的加班,胡成志带着李梦文一连吃了好几家颇具特色的料理店。

  其中不乏和张红燕一起去过的店家,但就如同之前说,日本人看在眼裏,知
道不知道都不会有什麽反应,这也才使得胡成志有恃无恐。随着大陆经济的发展,
国内外的生活水平差距逐渐缩小,但国外这种让人可以肆无忌惮去放纵的环境,
依旧是隔天独厚。

  胡成志的付出很快就迎来了回报,有一位从国内来的重要客户要约见,于是
向李梦文开了口,期望她能陪同。当然他也事先説明,「陪客户吃饭嘛,免不了
会有点那什麽——你明白的吧。没事,你可以考虑一下。」

  「明白,没问题。我在国内做艺术展览策划的时候,也免不了会有这些应酬。」
李梦文欣然表示愿意同往。

  于是几天后,两人共同赴约了。这天李梦文的打扮不同以往的淡雅温婉,选
择了一身干练的穿着,上身黄色的紧身针织衫,把原本很小的胸衬出了些曲綫出
来,下身则是阔腿西裤。头髮也不同以往地盘了起来。

  如此即彰显了女性的身姿,又给人几分强势的印象。这无疑让胡成志刮目相
看,看来李梦文确实是颇有职场经验的。

  这次他们见的客户李縂倒也没有太过分的举动,也就是喜欢拉着李梦文喝酒,
倒也不是想灌醉她,可以看得出来确实是十分欣赏李梦文。相比这李总旁边只会
赔笑,业务上的事一句都插不上话的花瓶秘书,不失时机给侃侃而谈的李总作以
回应的李梦文无疑是更有魅力的女人。

  只是李总这麽一高兴,边吃边谈,一下就到九点多了。恰巧这天又有颱风,
电车末班停得早,胡成志和李梦文肯定是赶不囘东京了。没有办法,两人只好在
李总下榻的酒店再订一间房。

  李总住的可是机场附近的高档酒店,一晚上的费用自然是不便宜。虽然公司
可以报销一部分,两人一合计还是决定订一间标间。好巧不巧,因爲颱风天,这
酒店裏下榻的还挺多,标间只剩一间大床房了。

  进房后胡志成赶忙説道,「这样吧,我打地铺,你睡床。」

  「那怎麽行。没事,一起在床上睡吧,大家也都不是小男生小女生了。」李
梦文也善解人意地説道。

  胡成志又客气了几番,最终还是听了李梦文的建议。两个人轮着洗了澡,胡
成志也很细心地在李梦文洗澡的时候,藉口抽烟,就去了房间外面。这无疑对李
梦文来説,胡成志的一系列行爲无疑是加分的。

  胡成志今天替李梦文挡了不少酒,躺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到半夜裏,上
头的酒劲过去后,胡成志被尿憋醒了过来。上了趟厠所回来才发现,原本朝外睡
着的李梦文此时已经翻过身来朝着裏边了。

  「是暗示我吗?还是只是不小心了翻了个身?」胡成志不禁暗忖道。看着此
时穿着浴袍躺在床上的李梦文,头髮微微湿润,一双精緻又洁白的小脚,虽然暴
露的并不多,但看上去却是十分性感。只是思忖的片刻,胡成志刚刚才因爲排完
尿而软下去的阴茎再次挺立起来了。

  胡成志惊喜万分,这感觉已经好久没有了。正如之前所説的,对于女友张红
燕,已经要吃药来刺激的地步。此情此景,大概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控制住自己,
当然胡成志也不例外。但他并没有想饿虎扑食一样扑到李梦文身上,而是回到了
床上,躺到了李梦文的身边。

  盯着李梦文看了看,虽然李梦文依旧闭着眼,但他可以明显可以感受到李梦
文呼吸的变化,无疑她是醒着的。于是胡成志用手撩拨了一下李梦文搭在额头上
的刘海,李梦文的呼吸有了更明显变化。

  虽然胡成志和张红燕在一起后算是收了心,但大学时也是风月场的老手。看
着李梦文的反应,他知道他只差那临门一脚了。所以依旧不急不躁,用手轻轻抚
摸起李梦文的脸颊来。

  眼见着李梦文缓缓张开了双眼,眼裏有春情、有羞涩、还有些许惶恐。

  胡成志见状将李梦文搂在了怀裏,李梦文当然不会拒绝,一时两人紧紧依偎
在一起。随后胡成志缓缓擡起李梦文的头,看着她的双眼,此时眼眸净是春情了。
于是胡成志轻轻吻了下去,李梦文欣然接受了,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唾液交
融。

  说来对胡成志来説,这也是第一次偷情,哪有不兴奋的。一只手迫不及待地
向李梦文的浴袍裏伸了进去,拉开胸罩,抚摸起来。李梦文的胸很小,但奶头却
特别大,而且很敏感。胡成志只是用手心去轻轻的磨蹭,就弄得李梦文一阵一阵
地颤抖、呻吟。

  此情此景,胡成志也没好意思就用手指去搓弄那一对敏感的大奶头,毕竟对
于李梦文可不能只图一时的快感。胡成志就拉下她的浴袍,解去她胸罩,李梦文
的胸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仔细打量了一番,没想到看上去十分清纯的李梦文,乳头乳晕都是深褐色,
两粒乳头就如两个紫葡萄似的。

  「不要看了,我的胸部不好看。」李梦文见胡成志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胸部,
害羞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前。

  胡成志毕竟是有经验的人,虽然有些意外,但他也知道,奶子黑并非就意味
着性经验有多丰富。李梦文的反应骗不了人,确实如外表一般清纯。于是胡成志
轻轻拉开李梦文的手,説道:「很性感啊。」

  説着就一口吃了下去,把那颗大葡萄吸允在口裏,仔细品尝。胡成志上过不
少平胸的女人,但乳头像李梦文这麽大的还是头一次,口感竟然意外地好。加上
李梦文的反应感人,一边嘴裏发出销魂的呻吟,一边扭动着纤细的身体。一时胡
成志对着一对奶头爱不释口,吃完一个再吃另一个。

  同时一双手也没閑着,顺势就沿着李梦文棱角分明的身体曲綫摸进去了内裤
裏。首先感受的是李梦文丛生的阴毛,摸索了一会儿才找到了蜜穴。仅仅用手抚
摸了一会儿,胡成志就能感觉出,李梦文的户型和张红燕的完全不同,这不仅让
他想一探究竟。

  于是胡成志彻底拉开了还耷拉在李梦文身上的浴袍,原本品尝着奶头的口顺
着李梦文的身子一路向下。但就在吻到小腹时,李梦文忽然用手死死挡住了自己
的下体,説道:「不要,不行。」

  胡成志哪裏肯罢休,依旧是试图用挪开李梦文挡着的双手,「没事,来,乖,
听话啊。」

  但这次李梦文并没有鬆手,一双手依旧是牢牢挡在自己的下体前,説道:
「不行,那裏脏。」见李梦文态度坚决,胡成志也没有再强迫,想来可能是忙了
一晚上,担心自己有异味吧。

  既然如此,胡成志看前戏也做得差不多了,于是就脱下自己的衣服。看着挺
立的阴茎,那尺寸那硬度,也算是久违了。就如同将军见到一度失去的宝刀一样,
胡成志一时感慨万分,也热血沸腾。

  但这临门一脚,也不能踢得操之过急。首先他打开了一盒酒店裏的安全套,
给自己戴着上了。贵是贵了点,但也没办法,想要无套进入肯定是不太现实的。
接着走到床边,轻轻分开李梦文的双腿。也是表面功夫做足了,李梦文并没有任
何抗拒,刚才挡在蜜雪前的双手早已经拿开了。

  胡成志这才注意到,李梦文下体的阴毛比想象中的还要旺盛。胡成志不仅暗
想道,这大概也是刚才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口的理由吧。

  「不要再看那裏了。」李梦文娇羞地説道。

  是催促,还是害羞?可能都有。胡成志自己也有些迫不及待了,赶紧俯下身
子,扶着自己的阴茎进入了李梦文的身体。

  「啊!」

  「啊!」

  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情不自禁的呻吟。

  没想到李梦文的阴道意外地紧致,尤其是裏面龟头顶到的地方,被裹得严严
实实的,胡成志差点没有射出来。庆幸之余,发现李梦文额角便都起了青筋,赶
紧关心地问道:「弄疼你了吗?不好意思,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没事,就是有点深,我也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李梦文话才刚説完,就
意识到自己説了不该说的,害羞地将头扭到了一边。

  胡成志当然立马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的鷄巴比郭闻大,给了李梦文从没有
过的感觉。意识到这一点,胡成志自然地越发兴奋起来,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鷄巴
越发坚挺了。

  「不要多想,今晚我们好好享受好吗。」胡成志説着就向李梦文索起吻来。

  李梦文「嗯」地一声点点头,随后闭上眼睛,欣然接受了胡成志的吻。两人
此时真是名副其实地缠绵在一起,胡成志一边吸允李梦文香甜的津液,一边缓缓
扭动的腰身,一下一下,不紧不慢地抽动,享受那紧致的蜜穴带给阴茎的快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当然就是带着套,无法完全感受到那份阴道小肉的细腻感。

  当然胡成志知道这是不能急的。此时李梦文原本不知所措地达拉在一旁的双
手,也开始在自己的身上自然地抚摸起来,胡成志喜出望外。眼看李梦文已经不
再像刚才那样青筋暴起了,似乎是习惯了自己的大鷄巴,胡成志便想着变换一下
姿势。

  于是直起身子来,将李梦文的双腿举到自己肩膀上,一边抚摸着那一双纤细
的美腿,一边扭动腰身,往蜜穴的更深处挺进。「啊——」李梦文的神情顿时又
迷乱起来,一双手抓住了一旁的床单。

  「舒服吗?没弄疼你吧?」胡成志调情道。

  李梦文点点头,又轻声説道:「没。」

  胡成志见状便开始加快了抽插,那种缓慢的蠕动虽然舒服,但终究难以尽兴。
没一会儿李梦文就再也綳不住,开始失神地春叫起来,「啊——啊——」一乱情
迷之中,一双开始这裏抓抓,哪裏摸摸,头也摆来摆去的。

  胡成志见状赶紧伸出双手,与李梦文十指相扣。李梦文忽然睁开眼看了一眼
胡成志,满眼都是柔情。随后用手抓着胡成志的双臂往下拉,胡成志也就随着李
梦文的动作压下身去,眼看着李梦文的双腿都压到了头上,身体已经蜷曲着摺叠
了起来。

  见李梦文脸上竟是享受,并无痛苦的神色,胡成志想来,李梦文身材纤细,
应该柔韧性很好,小时候练过跳舞也説不定,这样的姿势,可不是谁都做得来的。
眼见李梦文也想给自己不同的体验,心裏高兴万分,于是低下头去,又与李梦文
亲吻了起来。

  这次的吻,李梦文的反应不之前的都要来得热烈,似乎是期待已久。一阵热
吻之后,李梦文的阴道开始剧烈收缩,胡成志知道她这是要高潮了,顿时自己也
感受到紧迫的射精欲。于是要紧牙关,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

  随着李梦文一声高亢的呻吟,胡成志也「哦——」一声低吼,射了出来。胡
成志抽出自己的阴茎,眼看着李梦文的下面喷射出液体来。从量上来看,应该是
小便失禁了。

  躺在床上,见一旁的李梦文背对着自己。看上背上渗出的汗珠,又想起刚才
的喷潮,久违的成就感,趋使胡成志一把将李梦文搂在怀裏。

  李梦文身子一颤,没有抗拒,但也没有回头,就一直这麽背对胡成志。两人
就这麽沉默着休息了一会儿后,李梦文突然胡成志的怀裏蹿了出去,眼神逃避着
地説道,「我去冲个澡。」説着拿起刚才垫在身下被尿湿了的毛毯就到浴室去了。

  胡成志看着李梦文走进于是的身影,一时五味陈杂。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之余,
有忧虑,有犹豫,有可惜。「今晚的事可千万不能让媳妇儿知道了。真的要带她
去见渡边社长吗?还有下次吗?」一些列问题顿时萦绕在胡成志心头。

  随后胡成志也冲了个澡,两人开始沉默着打扫战场。李梦文突然説道,「今
晚就当没发生过吧,明天除了这个门就什麽都不记得了。」言辞之中不乏柔情与
不捨。

  「嗯,明白。」 胡成志越发动容起来,这个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胡成志被微信语音的铃声惊醒,是张红燕打来的。因爲做贼心
虚,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拿着手机悄悄来到了厠所才接听的,「喂,老婆,什
麽事?」

  「没事,就问问你今天什麽时候回来。」 张红燕轻声细语地问道。

  「下午回来吧。」胡成志説着又解释道,「昨天谈生意累了,颱风吹得一宿
又没睡好。反正今天周末嘛,所以就想下午再回去。」

  「哦,好,老公。那你好好休息吧。拜拜。」 张红燕完全没有要追问什么的
意思。

  「嗯,老婆,拜。」 胡成志可算是放下了心。

  胡成志回到房裏,见李梦文也醒了过来,就説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谁的电话呀。」 李梦文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事,老闆打来的。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説要给我们发奖金呢。」 胡成
志选择撒了谎,然后又説道,「我们下午再回去,再睡会吧。」

  「哦,好。」听到胡成志这麽説,李梦文也宽下心来,就又躺下补觉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