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原创】名媛落难记 (四)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名媛落难记 (四)
作者:hellomickey

接下来几天,胡九几乎每天晚上都过来和依伊滚在一起。

一开始依伊既不主动也不抗拒,只是默默迎合。胡九自然是花间高手,老练的手法开发之下,依伊每次都能在高潮的巅峰徘徊良久,如坠天堂。

当某天独处时不自觉地把手伸向自己的下体,正沈迷陶醉自慰的快感之时被提前到来的胡九意外撞见,依伊才开始真正审视自己对性快感的享受和依赖。

结果自然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也许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也许是当作对老公的报复,也许就是真实的内心喜好,在各种微妙的心理作用下,依伊开始在高潮展现出对各种轻虐的渴求。

而这也是让胡九最为惊喜的部分。不需要刻意调教,只需操到兴起,依伊会自行开发各种虐恋花招。

这天,二人云雨之后,依伊脸颊还残留着精液的痕迹,正撅着屁股认真地用舌头舔舐清理着胡九刚刚软下来的鸡巴,不苟言笑的神情看起来专注而圣洁。

胡九欣赏地看着依伊精緻的脸庞,享受着依伊已颇具水準的口舌功夫,问道:「依伊,好像很少看你笑啊?」

依伊突出口中的阳物,自然地轻拭嘴角,随口答道:「嗯,我蛮少笑的。」

「你如果笑起来一定很好看。「胡九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依伊不置可否,爬到床头趴着胡九身边休息,反问道:「九叔天天来找我,你没有别的姑娘睡了?」

胡九哈哈一笑:「你知道九叔是做什么生意的,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那你也找找别的姑娘啊,别光虐我一个。」

「哦?你觉得九叔在虐你吗?」胡九一巴掌拍在依伊高翘的屁股,肉浪翻飞。

依伊舒服地呻吟出声,翘起屁股摇晃着腰肢去迎合拍打,用行动回答了胡九的问题,臀缝间一枚肛塞风骚地闪闪发光。

胡九摩挲着依伊光滑滚圆的屁股,享受着紧致Q弹的手感,接着问道:「怎么,想再找个妹子跟九叔玩双飞?」

依伊翻过身来仰面躺下,随意地答道:「可以啊。」

一对38E的大奶随着依伊的动作在胸前乱晃,胡九爱不释手地抓住揉捏着:「妹子先别着急,过几天跟九叔去陪个客人。」

「啊?」依伊颇觉意外,回头看着胡九。

「一个很重要的客人,要送你回家可就指望他了,你得好好表现,最近学到的技术都能派上用场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胡九的意思,但是听到回家,依伊没有思考太久,回答道:「好吧,九叔您安排,我尽力。」

三天后,在胡九旗下一家豪华的温泉会所,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四大家的马家,一手掌握S市的公安系统,同时也是毒品生意的幕后大佬,家主马义自然是S市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角色。

年逾花甲的马义正穿着浴袍和胡九相谈甚欢。

「马爷,胡九这回可是有求于您,这事儿还真只有您能办了。」

马义爽朗大笑:「老九你说笑了,放眼整个S市,还有什么是你办不了的?」

「马爷抬举。」胡九刻意压低声音说道,「胡九求您办事自然有好礼奉上,这个姑娘即使在胡九园子里也是独一无二,希望马爷满意。」

马义略觉惊讶:「连老九都夸的女人?这可难得!那我非试不可了!」

「那是自然,胡九请马爷来就是为了献这个极品给您啊。」胡九微笑着拍了拍手,一个身着比基尼的妙龄女子托着一个托盘走过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眼罩。

胡九意味深长地说:「还请马爷戴上眼罩,胡九保证给您足够的惊喜。」

马义哈哈一笑,依言戴上眼罩,惬意半躺在沙发上,充满好奇地等待着。

房门徐徐滑开,门外依伊正垂眉静候。身着丝质睡裙,略施粉黛,站在那里美艳不可方物。

门内胡九微笑地看着依伊,略点头示意她进来,依伊微微颔首,随后看到一旁戴着的马义,顿时大惊失色,双手捂嘴,瞪大眼睛看着胡九。

胡九食指伸到嘴唇示意依伊噤声,起身拉着依伊站到马义面前,轻轻为依伊拨开肩带,睡裙滑落,依伊完美的身材在灯光下诱人至极。

乳峰微颤,丰臀翘挺,双腿修长,依伊不可置信地看着马义,这位一路陪伴自己长大的叔叔。

因为家族关係,依伊从小就在几位大佬身边受尽万千宠爱,马义自然是把依伊从小抱到大,依伊万万想不到会有一天自己赤身裸体站在敬爱的长辈面前。

马义蒙着眼微笑等待着,胡九冲依伊努努嘴,鼓励地点点头。

依伊咬咬嘴唇,慢慢跪到马义跟前,伸手轻轻解开马义的睡袍,双腿之间一根软塌塌的肉虫垂晃着,皱皱巴巴的肉囊松垮地吊在后边。

「哦?这就来了?」马义感觉胯下微凉,知道大礼已至,不由微微张开双腿,默默期待着。

依伊深呼吸数次,伸手托住肉袋,轻轻揉按,同时檀口微张,将皱缩的小软虫含入口中,慢慢吸允起来。

马义舒服地哼出声来:「嗯~还不错啊~」

胡九接话道:「马爷别着急,您安心慢慢享用,惊喜在后边呢。」

听到马义语气中的透露出「不过如此」的意味,依伊好胜心起,用力将马义的鸡巴吸住,香舌翻滚,在口中裹弄龟头,同时卖力的上下吞吐起来。

马义顿觉下体被吸允的压力陡增,灵活的舌尖围绕龟头来回舔逗,两片柔唇包裹住棒身不停往复。「这还有点意思了!」马义赞叹道,阳具在依伊口内逐渐坚挺。

感觉到肉棒渐涨,依伊上下吞吐更加卖力,充盈的口水沾满马义的阳具,房内充满了被有力的口腔包裹住的快速吮吸声。

马义鸡巴高高挺立,极度的舒爽让他忍不住伸手摸索着抓住依伊的长髮,用力往自己下体按去。

头忽然被按下,硬挺的龟头猛地刺入依伊口腔深处,狭窄的食道口紧紧挤压,马义只觉龟头挤入无比紧致的通道,爽到大脑一片空白。

依伊大口喘息着,喉头髮出难过的低吼,却被马义舒爽的呻吟鼓励,开始主动往喉咙深处吞咽坚硬的肉棒。

胡九满意地看着依伊卖力的深喉,慢慢走到依伊身后,伸手抚摸依伊光滑的脊背,慢慢往下滑到浑圆的翘臀,在臀缝深处手指轻探,发现依伊下体早已淫液泛滥,微翻的洞口一片湿泞。

胡九轻轻拍了拍依伊的屁股,依伊会意地起身,转过来将小逼对準马义怒挺的阳具,连根坐入。

饥渴的骚穴瞬间被塞满,依伊满足的哼吟,急不可耐地快速上下。

胡九欣赏着依伊陶醉的表情,走到她面前。面对自己最熟悉的男根,依伊毫不犹豫地一口含住,口舌并用吞吐起来。

依伊是天生淫穴,肉壁紧实,把侵入的阳具牢牢吸住,随着丰臀起伏有节律地收缩,马义享受之余,再也无法安坐,一把扯掉眼罩,迫不及待地起身抱着依伊的大屁股肆意抽插征伐。

入眼只见一具曼妙的背影,秀髮垂肩,头部对着胡九的下体前后伸缩。腰肢微颤,在自己冲撞之下臀浪翻飞,不时发出销魂的低吟。

「老九,你这拿出手的果然都是好货啊!这个妞儿小逼吸力好强,这些天生骚货你都去哪找来的?太他妈爽了!」马义一边猛操一边对胡九喊道。

胡九笑着说:「是啊,天生骚逼。」说完把鸡巴退出依伊小口,慢慢地扶依伊起身,然后捏住依伊下巴让她缓缓回头与马义四目相对。

正在尽情享用胯下美奴的马义,随着依伊转头突然看到一张熟稔的面孔,顿时大惊失色,太过强烈的意外惊得他一把推开依伊向后跌坐,赤条条地退倒在沙发里,指着依伊半天说不出话来。

马义的反应让依伊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刚刚抽插的余威还是赤裸面对熟悉长辈的尴尬,依伊双颊绯红,局促地站在原地。

胡九从容地端起酒杯坐到马义侧面的沙发:「马爷对这个惊喜可满意?」

马义还沈浸在巨大的震惊中:「衡老大已经在方圆八百里掘地三尺,各路人马都快闹翻天了,依伊居然在你这?还。。。」

「马爷稍安,人是烂尾楼那边眼瞎下手拿的,也是胡某救出来的。不过衡老大现在火头上,胡某势单力薄,一旦说不清楚得罪了老爷子,以后也就别想混了。而恰巧依伊也很喜欢在我的窝里呆着,现在我俩只能一起请马爷想办法怎么把依伊送回去,胡某还不担干系。」

依伊听了顺势倒到马义怀里,认真地说:「马叔叔,真的是九叔把我从地狱捞回来的,他对我真的很好,您也知道我爸那个脾气,如果九叔送我回去我爸肯定饶不了他,您就帮帮九叔嘛。」就像小时候撒娇要糖一样,依伊抱着马义的胳膊柔声恳求着。

熟悉的语气,却迥然不同的场景,马义不由一阵头疼:「老九,你这个忙不太好帮啊。」

听出马义语气里退缩的意味,胡九无奈地笑笑:「所以送马爷这个大惊喜啊!现在咱俩可算是拴在一根绳上了,这事可得抹圆了。」

马义这才发现自己的大手已经不自觉地攀上了依伊高耸的乳峰,苦笑着说:「真是怎么都算不过你这只老狐狸,就这就被拖上贼船了。」

马义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想通之后一翻身把依伊压住,二话不说再次把男根插入依伊的蜜穴之中,狠插猛乾起来。

「小依伊啊,马叔叔看着你长大的,可从来不知道你的小逼这么骚,操起来真他妈带劲!」马义一边抽插一边赞叹道。

依伊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感受,大声叫喊着:「啊。。。我以前也不知道马叔叔的鸡巴这么有力,嗯。。。操得依伊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好舒服。。。啊。。。」

胡九也走到依伊身旁,依伊抬手抓住胡九的大阳具就往嘴里塞。胡九赞叹地说:「衡大小姐天生媚骨,愿意放开自己真是男人的福气啊。」

看着马义压在依伊身上埋头苦干,胡九随口提醒道:「马爷,衡大小姐的菊花您要不要试试?那可不是一般的爽。」

马义听完一愣,依伊反应更快,双手抓住膝盖,屁股向前高高撅起,吐出胡九的鸡巴媚声喊到:「马叔叔,来乾依伊的屁眼啊!」

退出鸡巴,只见依伊大圆屁股高高翘起,小逼还在收缩,粉嫩的逼肉阵阵开合,骚浪的淫液满溢,腿间一片津湿,一直蔓延到菊花洞口。菊门紧致,皱摺均匀,随着依伊呼吸轻轻收缩着。

马义当即用龟头抵住依伊屁眼,用力挤入依伊直肠。

「啊!!」依伊舒爽地大叫,两根手指抠进小逼自己抽插,一边含住胡九的鸡巴用力吸允。

马义只觉得依伊屁眼无比紧致,自己鸡巴被牢牢裹住挤压,插入的前方却又畅通无阻,括约肌有力的收缩好像把鸡巴往里吸入,简直爽到天际。

抽插半晌,依伊听得马义呼吸逐渐粗重,体贴地起身让马义躺倒,弯腰一口含住刚从自己屁眼抽出的肉棒,让马义得以休息。

后边胡九拍拍依伊的屁股,依伊会意地抬臀再次坐上马义的硬屌,温暖湿滑的阴道紧紧包住肉棒,顺滑到底。胡九自然不会放过依伊忘情起伏的翘臀,从后方操入菊门。

两根肉棒隔着通道间的肉壁次第进出,下体异常的充实给依伊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胡九经验老道,对依伊的反应尤其熟悉,随着依伊的呻吟浪叫不断加大插入的力度。

强烈的刺激下,依伊很快招架不住,淫语连连,最终大叫一声,骚逼猛缩,大量淫液喷涌而出。马义再也忍受不住,双手用力抓住依伊的豪乳,乳肉从指缝溢出,下身一个激灵,阴囊跳动,股股浓精尽数射入依伊淫穴深处。

。。。

数日后,S市全体警力出动,无数警车把烂尾楼围了个水洩不通,荷枪实弹的武装特警迅速汇聚到楼体深处一扇房门。

转瞬之间,房门暴开,房内空无一人。特警们直奔里屋墙角一处暗门。

暗门轰然炸开,一个幽深的地窖赫然眼前,依伊衣不蔽体,双手吊缚,口枷紧扣,淡然地看着特警蜂拥而入,目光清丽而高冷。

不到十分钟,又一车队呼啸而至,衡老大和马义快步走进人群,姬英紧随其后。裹着毛毯坐在警车上的依伊看见思念多日的父亲,前几日受的委屈尽数涌上心头,投身到父亲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衡老大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老泪纵横。姬英也抢上前来紧紧抱住依伊,依伊只是在衡老大怀里抽泣,对姬英却完全不予理会。

良久,衡老大拍拍依伊的头,示意手下带大小姐回家,然后脸色铁青地跟马义一起走进房间。

方才空无一人的屋内这会竟然满地尸体,大大小小,横七竪八,之前掳获依伊的一帮乞丐小孩尽数毙命!

「基本查清了,依伊好心来给这群小贱种送东西,结果被关在地窖里。。。多亏我在这片有卖粉的线人,昨晚刚拿到的消息。」马义在衡老大耳边低语道。

衡老大眉头紧锁,斜眼看了眼马义,沈声问道:「一个活口都不留?这么冲动,不像你的风格啊,老马。」

马义耸耸肩:「我的人冲进来的时候这帮小屁孩满地乱跑,招呼不住,只能全部乾掉了。不过活口倒是还有一个。」

说完几名警员带进来一个老头扔到衡老大面前,宋老汉。

宋老汉满脸是血,嘴里牙已所剩无几,手脚尽折,神志不清地嘟囔着:「我就乾了一炮。。。就一炮。。。要是早知道他们把这妞关在这。。。我还来。。。那妞可嫩。。。」

「老衡,这个人还留着吗?」马义问道。

衡老大看着奄奄一息的宋老汉,听着他含混不清的污言秽语,想起自己苦命的女儿,冷哼一声,掉头就走。

马义嘴角轻扬,跟着衡老大走出房门,身后一声枪响,随即鸦雀无声。

依伊终于回到家里,各种悉心照料不提,晚上回到卧房,方才跟姬英同处一室。

妻子被掳,姬英自然心急如焚,如今依伊安然归来,嘘寒问暖之下,令姬英纳闷的是,依伊一直对他不理不睬。现在回到房内二人世界,姬英轻轻握住依伊的手,柔声说:「依伊,你受苦了。」

依伊抬头冷冷地看着姬英,满脑子都是姬英奴颜婢膝给风尘女子舔脚趾的画面,说道:「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终于得到依伊的回应,姬英赶紧接着说:「没事的,你不想说的话就别说了。」

「怎么不想说?」依伊直勾勾地看着姬英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他们强姦我,我被他们绑起来,好多人,有老有少,他们排着队轮姦我。」

姬英目瞪口呆地看着依伊,听着依伊的描述,心中一种奇妙感觉蔓延开来,不知不觉下身已高高顶起。

依伊看着姬英下身的变化,冷笑一声,猛地站起身来,,姬英猝不及防跌坐倒地,被依伊隔着裤子一脚踩住勃起的阳具。依伊伸头凑到姬英面前,冷声问道:「你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轮姦我的吗?」

姬英张目结舌,不知道如何回答,依伊看着姬英的眼睛慢慢说道:「他们把我拔得精光,他们使劲捏我的乳房,用力打我的屁股。我被他们戴上口环,每个人都把骯髒的鸡巴塞到我嘴里,如果我躲开,他们就打我。我,你老婆,给他们每个人口交。」

姬英呆呆地听着,下身愈发坚硬,依伊脚下逐渐用力,狠狠踩住姬英的分身,接着说:「你不知道他们身上有多髒,有多臭,他们抓着我的腿,你老婆的逼就在他们面前打开,然后被无数跟骯髒的鸡巴捅进去。就这样还不满足,他们还要操你老婆的屁眼。你知道吗?我被绑在那里,身上的洞就没有闲着的时候,他们不停地轮流操我,操完逼操屁眼,操完屁眼又操嘴,他们还在我身上比赛看谁操得久!」

姬英浑身慢慢开始颤抖,依伊语速越来越快:「这几天他们绑着我,我都没怎么吃东西,因为光是精液就喝饱了。你老婆每天像母狗一样被人踩着操,无数人轮流射到我满嘴精液,你想着那个场面,是不是觉得很爽!?」依伊猛地提高音量质问道,然后眼看着姬英无声地张着嘴忽然浑身一颤,双腿微微抽搐,裤裆慢慢浸湿开来。

依伊鄙夷地看着姬英:「光听到你老婆被人轮姦都能射出来,你可真是够贱的。」说完转身独自上床睡去,只留下姬英喘息着蜷缩在地,呆呆地注视着依伊的背影。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