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所以我的要求是,等几天,妳邀请我上妳家做客呗。”郭晓擦拭婉柔臀部间精液的动作很缓慢,甚至更像是暧昧的抚摸,我不知道婉柔以如此羞耻的姿势,偏偏让郭晓去帮她擦拭,到底是什么用意,但郭晓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却是让刚刚释放过后的我当即心头又是一热:“难道这么快就有机会现场目睹,甚至参与进去了?”

  婉柔的身体颤了颤,顿时支撑起身体,毫不留情的阻止了郭晓那暧昧似挑逗一般的擦拭,怒视一眼夺过沾满精液的内裤握在手中,看着郭晓那嘿嘿笑着,死皮赖脸的模样,不知是不是又想起了自己刚刚被操弄的画面,脸颊又是一红,咬了咬嘴唇道:“我,我考虑一下。”

  说着,她又一正色道:“先说好,也就是邀请你到家里,其他的你想也别想。”

  “嫂子,冤枉啊,我可真的什么也没想。”一经彻底放开了内心那股纠结后的郭晓更加充分的发挥着不要脸的特色,嘿嘿笑着道:“不过要是嫂子想发生点什么,我也当仁不让。”

  “你。”婉柔可能是实在无法对这个刚刚还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板起脸孔,羞怒道:“穿上衣服出去。”

  “听嫂子的。”郭晓连忙应答,却又在婉柔面前甩了甩自己虽然已经疲软但看上去却依然格外粗壮的阴茎,顿时让婉柔身子一颤,连忙躲闪了目光,白嫩的乳房随着呼吸再次起伏起来,不由让郭晓再次多看了几眼。

  郭晓飞快穿起着衣服,在走到挂着摄像头的外衣边上时,突然又回头问道:“嫂子,今晚真的很舒服吧?”

  婉柔陡然涨红了脸,怒道:“滚。”

  “嘿嘿。”伴着郭晓的笑声,视频画面陡然晃动起来,不过在最后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依然保持着浑身赤裸模样的婉柔,将手中自己拿沾满精液的内裤缓缓放在了办公桌上,愣愣出神。

  “方圆哥?”一走出办公室,郭晓立刻小声的和我打起了招呼:“我,没做的太过的地方吧?”

  我深吸一口气,不由笑了笑:“妥妥的,非常给力。”

  郭晓也是鬆了一口气,顿了一下后,不由有些神秘的道:“方圆哥,给你说句实话,你知道我今晚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

  我完全没有把郭晓当做外人,甚至是因为郭晓和婉柔在一起反而感觉格外的心安,当即问道:“是什么?”

  “嘿嘿。”郭晓似乎也没把我当外人:“方圆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以后恐怕会忍不住想一次次操嫂子了。”

  听了这句话,我不由感觉一股新的火热猛地再次涌入心头,当即道:“郭晓子,只要你有本事,你嫂子随便你操。”

  在两个男人同时火热的呼吸中,我和郭晓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视频连线,坐在床边愣愣出神间,只听叮咚一想,竟是接到了婉柔发来的一条微信:“老公,睡了吗?”

  少有的用老公代替了日常称呼的徐方圆,我不由感到心中一暖,但也在同时感受到了婉柔主动大胆迈出这一步后内心的纠结和矛盾。

  正準备回覆,又转念一想平常这个点我早就睡了,现在回覆,起不让婉柔怀疑这一切其实我都是我和郭晓串通好的?

  “莫不是婉柔就是在试探我吧?”心中生出这样一个念头,我顿时感觉有些后怕,乾脆将手机一关,直接不再去想,不过躺在床上,也是辗转反侧了半夜才算最终入睡而去。

  第二天,依然是婉柔的白班,其实除了目睹时的兴奋,我同样也更期待着,婉柔回来之后会不会告诉我她和郭晓之间发生的事情,又会用怎样的形式告诉我这一切。

  一天基本上没心思工作,终于苦苦等待了婉柔晚上下班,一如上一次一样,她的表情依旧。

  “难道她再一次发现了我的偷看?”我不由也感到了一丝沮丧,足足等到晚上吃完饭,婉柔去外面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突然就看到床头有着一件东西,一看之下,先是一愣,随之心头顿时被一股浓浓的火热所覆盖。

  那件物品,赫然是婉柔的内裤,如果我记得不错,也正是昨晚婉柔值夜班时所穿的那件黑色棉质内裤。

  我简直有些迫不及待的拿过,在手心摊开一看,瞬间便是感到有些眩晕,只见棉质的内裤之上,那一块又一块早已凝固的斑点,彷彿在向我无声诉说着昨晚婉柔和我哥们郭晓之间的疯狂。

  而婉柔今天白天是一直穿着这件沾染郭晓精液的内裤,还是一直放在裤兜?而她昨晚故意让郭晓用内裤帮她擦拭精液,是不是就是为了今天?

  原来这就是婉柔告诉我昨晚发生一切的方式吗?我拿着内裤的手有些颤抖,只感胯下的阴茎当即便再次硬了起来,不过很快又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内裤塞到了我自己枕头下面,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了起来。

  很快,婉柔便洗漱完毕,我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用余光注视着她,赫然发现她看似平静的视线,微不可察的在自己原本放置内裤的位置看了一下。

  一看之下,显然发现内裤不见了,脸上当即便是一抹红晕弥漫开来,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若无其事的上床,躺在了旁边。

  我等啊等,等啊等,但却迟迟没有等到婉柔的主动开口,反而自己等的有些心急火燎:“操,骚货,这是故意急着自己老公吗?”

  我感觉自己胯下的阴茎早已不满的翘立而起,当下深吸一口灼热的气息,也不想再忍耐下去,猛地一把就将婉柔搂过,火热而又恶狠狠的说道:“老婆,今晚妳没有什么事要交代一下吗?”

  “什么事?”婉柔脸上有着一抹红晕,但却装着一件很是无辜的模样。

  “操。”我彻底“愤怒”起来,再也不想多说什么,在婉柔一声惊呼之中,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右手迫不及待的撩开她的睡衣裙摆,在她双腿之间一阵摸索,身体一颤间,当即更感火热。

  触摸之下,她睡裙的双腿之间真空一片,而触手可及赫然是感受了一种湿润。

  这种湿润不是刚刚沐浴过后那种水珠的湿润,而是带着一丝粘滑的湿润,感受着婉柔的呼吸似乎微微急促了少许,我心中也不由臆想着:“莫非婉柔其实一直都在回想着昨晚的事情,身体早已兴奋?”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我顿时感到已经坚挺到极致的阴茎在一抖之间,顿时再次翘立了几分,心中火热涌动再也不想忍耐。

  “操,老婆,妳老实交代。”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然后强势分开婉柔的双腿,俯身耸腰之间,甚至来不及去戴套,当即便已用自己怒涨的龟头,顶在了婉柔那湿润的蜜穴入口。

  “徐方圆,你干什么……嗯……”婉柔那装着的震惊让我更加愤怒,一声怒吼,直接挺腰而进,格外的顺利,格外的滑腻,顿时引得婉柔闭目一颤间,发出一声轻微的嗯嘤。

  “老婆,还不交代吗?”我俯身趴在婉柔身上,缓慢而又有力的抽插着,一边用火热的鼻息流转在她的耳边,询问道。

  “徐方圆……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嗯……”自从经历了心理大师的调教,婉柔和我在一起,就不再压抑自己的呻吟,但此刻她身体的反应,比起昨晚目睹到她在郭晓身下的反应,却有着明显的差别,不由让我更加酸爽愤怒,重重耸腰一顶间,看婉柔还是不承认,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暴戾的兴奋快感。

  就像是这种两人心知肚明的拷问,是婉柔享受的一种乐趣一般,同时也真的深深刺激到了我。

  “老婆,让妳不承认,让妳不承认。”我报复一般,一次次更加有力的耸动着腰肢,顿时感到那插入的蜜穴中更加的润滑,娇嫩的肉褶也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一次次将我的阴茎紧致的包裹。

  “我……嗯……徐方圆……你让我承认什么……嗯……”婉柔迷离的闭着双眼,却不知这份迷离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回想到了自己昨晚的放纵。

  见此,我不由又怒又兴奋,直接一把掀开了自己的枕头,拿出了婉柔那件布满精斑的内裤,撑开在了她的眼前,咬牙切齿的道:“骚货,承认不承认,承认不承认?”

  一边说着,我一边每一次都是奋力插入到最深处。

  只可见在我将那件内裤撑开在婉柔眼前的瞬间,婉柔身体一颤,一抹滴血一般的红晕顿时弥漫在脸颊,而那插入的蜜穴也猛然紧缩了几下。

  “我……我……嗯……”婉柔闭着双眼似乎不敢去看那件内裤,但不时又睁开那愈发迷离的双眼,去偷偷看上一眼,就是不知在她看到的时候,会不会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昨晚的疯狂。

  “承认吗?”我满口都是火热的气息,伴着一阵“啪啪啪”的清脆撞击声,刹那间便是一阵密集而又有力的抽插。

  “我……嗯……徐方圆……嗯……”婉柔咬着嘴唇,彷彿也从这心知肚明的狡辩中感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般,微微变得密集的嗯嘤娇喘中,竟是还红着脸,愈发迷离道:“我……嗯……那是我出的汗……嗯……”

  “操。”此时此刻,我脑海中不由回想出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而此刻放在我的身上也一样,坦坦蕩蕩的承认,永远比不了这种半遮半掩来的刺激。

  一股酸爽,愤怒和暴虐的兴奋快感齐齐涌入心头,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颤抖着,竟是直接一把将那沾满精斑的内裤盖在了婉柔的脸上:“操,妳给我闻闻,看看到底是汗,还是其他什么?”

  这个举动做出之后,本以为婉柔会当即发火,但猛地一下,却又感到自己插入的蜜穴再次紧缩了一下。

  一愣之后,我顿时更加的兴奋,就像是一只发了狂的野兽一般,一次次毫不怜惜的重重抽插着,耳边顿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哗叽哗叽”的淫霏抽插声响:“回答我,到底是什么吗?操。”

  “徐方圆。”婉柔的声音听起来羞怒无比,猛地一下扯开脸上的内裤,但猛一看去,脸颊上的红晕却是浓厚到了极致,我心中一热,不容她再说什么,粗鲁的撩开她的睡衣,将她两个白嫩的奶子暴露而出,当即就直起上半身,架起她的双腿,便是一阵密集而又有力的抽插:“操,骚货,告诉老公,妳昨天都干什么了?”

  “我……嗯……徐方圆……哦……”婉柔愈发迷离和挣扎的看着我,那羞怒的表情在我的奋力抽插下,一瞬间便酥软了许多,迷离的双眸闭成了一道线,矛盾而又享受的看着我道:“我……嗯……我和人做了……嗯……”

  “操。”明明早已知道,但听着从婉柔嘴中说出来又是截然不同的兴奋感觉,我只感一股火热直沖心头,再次俯身拿起了那件内裤撑开在婉柔的眼前,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告诉我,这上面是什么?”

  “我……”婉柔只是看了一眼,整个神情顿时就酥了下来,颤抖中挣扎了几下道:“这……嗯……这是其他男人的精液……嗯……”

  一句话说完,湿润的蜜穴陡然再次紧缩了一下,我想婉柔的这种矛盾和挣扎,并不是表演,反而是一种真实感受的流露。

  明明最终还是会告诉我,但她又格外享受着这种半遮半掩,似坦白,又似不想坦白的快感。

  我同样也是如此,明明此时此刻,婉柔的蜜穴也是如此的紧致和湿润,但生理上的快感,直接便被心理上那种滔天的刺激给淹没了,让我几乎是本能般飞快耸动着腰部,继而反而更加期待,更加火热的询问着接下来的问题:“告诉老公,是谁的精液?”

  “我……嗯……”婉柔咬着嘴唇,先是看了我一眼,紧接着赫然是颤抖的闭上了双眼。

  “难道眼前真实的我,还比不上脑海中幻想的其他男人吗?”我的兴奋点明明就在于此,但又不免有些酸爽,更加报复一般大力的抽插,顿时引得婉柔闭着眼发出急促的嗯嘤娇喘:“我……嗯……是……是徐方圆你……嗯……你朋友的精液……嗯……”

  “操,说,是我那个朋友的?”我只感随着每一个问题的问出,然后听到回答,心中憋着的火热就浓厚一分,仅仅是这片刻的时间,赫然是让我有种要喷射的冲动。

  “是……是……嗯……”婉柔似乎也兴奋了起来,随着我的抽插,一次次昂起那白嫩的乳房,赫然是看到原本粉嫩的乳头,早已高高的翘立而起:“我……嗯……是……是郭晓子……嗯……徐……徐方圆……嗯……是郭晓子的精液……嗯……”

  随着婉柔提起郭晓,顿时可以看到她脸上的迷离之色肉眼可见的浓厚了起来,我憋着一口火热,抽插的更加有力,低头一看间,只可看到大股大股的淫液顺着我们的交合处渗流而出,那紧致的蜜穴被我一次次撑开尽情的捣弄。

  “昨晚郭晓做的也是如此猛烈吗?还是比起现在更加有力?”我脑海中不由也开始浮现出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幕,心中发了狠,再次问道:“操,让妳勾引我朋友,让妳勾引我朋友。”

  每一个字的落下,便是应着“啪”的一次强有力的抽插,只可见婉柔嗯嘤喘息中,闭着双眼一次次弓起抬高自己的腹部,但那身体的反应比起昨晚看到的一切,明显差了几分。

  “我……徐方圆……嗯……我没有……嗯……是……”婉柔断断续续的回答道:“是郭晓子……嗯……硬来的……嗯……嗯……”

  “操,明明是妳主动的吧。”我不由更加兴奋:“说实话,到底是谁主动的?”

  “嗯……是……是他……嗯……”婉柔紧咬着嘴唇不承认,似乎是真的不想承认。

  “这就是她的快感所在吗?”我心中喃喃着,不由一边更加有力的抽插,一边继续试探问着:“告诉老公,郭晓子是怎么操妳的。”

  “嗯……他……他就是把我……嗯……”婉柔就像是沉浸在了其中一半,酥软的嗯嘤喘息更加密集的从嘴角传蕩而出:“他就是把我压在身下,做的……嗯……嗯……”

  “还有其他姿势吗?”我愤怒的发洩着,只感大力之下,简直要将婉柔那娇嫩的蜜穴插烂一样,但心中又格外的暴虐,不想有一丝怜惜。

  “没……嗯……没有……嗯……徐方圆……”婉柔的身体绷紧着,颤抖着,但却真的没和我说实话:“他,他一直就用那个姿势……嗯……哦……”

  “操,妳这个喜欢偷野男人的骚货。”我心中火热的怒駡着,只感一股强烈射意当即涌动而来。

    (未完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