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无可奈何花落去(3-4)(自写黑绿文,本故事纯属虚构)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无可奈何花落去(3-4)(自写黑绿文,本故事纯属虚构)
jy78126原创,首发四合院

第三章  决心

  当我从昏睡中慢慢醒来,发现自己依然瘫坐在鲍勃的衣柜裏,鸡巴露在裤子
的外面,两腿之间有一大滩惨白浓稠的精液。想起昏睡前的情形,我甚至怀疑自
己还在幻觉之中,这一切太过不真实,搞得我的脑浆都快要沸腾了。好容易让自
己冷静下来,我倒是不忙着出衣柜,而是开始回想今天这奇特的经历。

  先是我找鲍勃希望解决妻子性冷淡的问题,然后因为看见了黑桃皇后的海报
觉得扯淡,结果又撞到了刘淑娟和鲍勃的春宫大戏,自己也因为看活春宫太过入
神产生了幻觉,然后被妻子的幻象吓到了,竟然撸管到了高潮昏了过去。

  回想完了整个过程,我对几件事情有了些注意。首先是鲍勃是否有解决我的
问题的能力,看来这人是有点自己的方法的,等会儿要好好跟他聊聊。其次是刘
淑娟的事,在这个国家这样的事毕竟不光彩,鲍勃应该是看出我有求与他,知道
我不会往外乱说才让我见识了这一幕,事实上我也确实被这个事实给震惊到了,
从侧面反而印证了他是有些手段的。最后就是菁越的幻象,老实说我从没想像过
这个问题,实在是因为菁越的体质太特殊了,我根本不相信她会因为所谓的性事
去出轨,无论跟谁都不可能。反倒是脑海裏想像菁越高潮的样子让我无比兴奋,
我之前跟菁越过过那么多生活,自己有时也会自己解决,但从没有一次感觉像刚
才那么夸张,连射精都没感觉到就爽昏了过去。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跟鲍勃聊聊
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鲍勃拉开了衣柜门。看见我射的一大泡浓精,他倒是没
有嘲笑或是其他举动,只是拿了包纸巾给我就转头走了。等我把衣柜底清理乾净
爬出来,就看见鲍勃坐在沙发上,手指着茶几上一杯热茶,说:

  「喝杯茶缓一缓,然后咱们来谈你的事」

  我点了点头,然后坐下喝了两口茶,定了定神。这时房间裏已没有了刘淑娟
的身影,只有空气中还有一股隐隐的体液味道,如果不是这股味道,我都要怀疑
自己之前看见的是不是真实发生的事了。

  鲍勃见我四处打量,知道我在找什么,就对我说:

  「不用找了,她已经走了。你们是认识的,遇到了脸上不太好看。放心,她
没发现你」

  我见被鲍勃看透了心事,不禁脸微微一红,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然后把我
们夫妻的事情跟我的苦恼都跟他说了。鲍勃听完以后,稍微想了一下,然后说:

  「朱先生,你的意思我基本上明白了,你希望能让自己的太太做回一个正常
的女人,至少不要对性事显得兴趣缺缺,而是能够正常地乐在其中,对吧?」

  「没错。。。是不是很强人所难?」

  「刚才你跟我说,你们两代人都想尽了各种办法,但是仍然无法对抗这种遗
传的妇科病,是吧?」

  「是的,所以这不是找上你了么?难道你也没有办法么?」

  「朱先生,你看你又来了,刚才不就是因为你在质疑我的能力,所以才请你
看这么一出大戏的么?你听我把我的能力说完再质疑行么?」

  「鲍勃,请你原谅我的急切,我实在是被折磨得快疯了,才会急于找到方法
来治疗我妻子的病。那请你说吧,我认真听就是了。」

  鲍勃见我安静下来,就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来自遥远的非洲西部,一个叫做瓦勒的国家,我以前是瓦勒之前最大部
落的酋长兼巫医,我所在的部落因为有我的存在,婴儿出生率和成活率都是最高
的,反过来疾病和死亡率都是国内最低的,因为我有祖先传下来的巫医秘方。但
是在十几年前,我们国家爆发了政变,我的部落在政变之后的战争中落败,我的
仇人想杀掉我夺取秘方并以绝后患,我不得已才辗转逃到了这裏。但是我的部落
和人口全部被别的部落夺去了,留给我的只有一堆无用武之地的秘方。」

  「我本来想,就这样在异国他乡终老算了。但是有天我占卜询问天神,天神
让我不要气馁,一定要重新振作起来。部落和人口没有了怕什么?我可以生啊,
用十几年的时间,找合适的女人做妻子,就可以生出重建部落的基础人口。我的
祖先们也是这么建立部落的,我又何必心灰意冷?」

  「你所看到的黑桃皇后,就是我为部落选取的妻子。至于其他的黑人,只是
借着这个名头玩弄一些可怜的女人罢了,他们没有资格跟我相提并论。而且他们
也不具备我所拥有的巫术和医术,以及巫医秘方。而你最需要的,就是我给你提
供的治疗方案和药物,对吧?」

  我边听边觉得,这人的经历比之前我看到的幻象还要扯淡,如果不是我看见
了之前那场活春宫,我可能早就起身离开了。

  鲍勃继续说道:

  「你妻子患的这种病,确实通过一般药物很难治疗,但我的部落裏就曾有同
样的病例,也是我看好的,所以你大可放心,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毫无保留
的信任我的医术和人品,我保证经过治疗你的妻子将恢复正常,你们也可以共同
体会男女之乐,你觉得如何?」

  我听完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总觉得太超出了我的常识判断,一时间反而
做不了决定。鲍勃看我有些迟疑,就站起来对我说:

  「没关係,朱先生,你可以回去仔细想想,等你下定决心的时候,再来找我
也不迟,那今天就先这样吧。」

  告别了鲍勃,我像是失了魂似的,连怎么走回家的都不知道。抬头一看,已
经到了家门口。打开家门,一股浓重的中药味扑鼻而来,菁越端着一碗药汤从屋
裏走出来,轻声问我: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平时我爸给我準备的药都是你帮我煎,今天我自己
试着煎了,按你说的三碗水煎成一碗的,帮我尝尝味道对不?对的话就夸夸我!」

  接过菁越递来的药汤,看着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我不禁顿生怜惜。多好的
女人,多好的妻子,我能娶到她真是三生有幸!端起碗尝了一口,味道确实没错,
但是苦得我眉毛鼻子嘴巴全聚在了一起,活像个包子。这么难喝的药汤,我只是
偶尔喝一口就觉得忍不了,为了我们的幸福,菁越竟然连喝了3年!为了这么好
的妻子,鲍勃那裏就算是个火坑,我也要试着跳一跳。让妻子品尝男女之幸福,
不也是先生应该做的么?

  想到这裏,我情不自禁地从后面揽住了菁越的腰,菁越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
我一下,说:

  「死鬼,差点把我辛辛苦苦熬的药汤给弄撒了,还好我双手端着没被你吓到」

  我脸上讪笑着,手却不愿鬆开,俩人腻歪着进了卧室。菁越喝完了手上的药
汤,脸红红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老公,今晚要不要来一来?」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关于性爱的暗语,做就叫“来”,我本来想“来”的,不
过下午刚刚发射了一大泡,正好备弹不足,怕被菁越看出破绽,只好依依不捨的
婉拒了她。菁越也没多想,反而有点放鬆的感觉,脚步轻快地做自己的事去了。
也难怪,每次只有我在爽,她只是在服侍我罢了,时间长了总会有种疲惫的感觉。

  晚上躺在被窝裏,听着菁越均匀的呼吸声,我不禁脑中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下午那一幕幕活春宫,刘淑娟放浪形骸的样子,老鲍勃的天赋异稟,还有最后出
现的菁越的幻象,我忍不住浑身燥热,鸡巴再次硬得跟铁棒一样,只好又去洗了
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站在莲蓬头下麵,任由冰冷的水流流过身体,我突然发
现自己的性癖似乎有了一点点的扭曲。我以前从没看过黑白配的影片,今天活生
生的在眼前看到了,那种野性地迸发,荷尔蒙的激烈对撞,比我看过的任何一部
影片和可怜的现实经历都要来得真实、来得刺激。这种感觉像一条毒蛇,慢慢的
钻进了我的脑子裏,再也挥之不去。

第四章  计画

  几天后,我特意请了半天假,跟鲍勃约好在他的住处碰头。中午吃完饭,我
马上开着车往家赶,迅速地把车停好,我来到鲍勃门前敲响了大门。鲍勃把我让
进门,两人分头坐下后,我们就开始直奔主题讨论菁越的治疗方案。鲍勃说:

  「朱先生,首先我有些事要和你说明一下,希望你认可以后我们再往下谈。」

  「可以,你说说是什么事。」

  「第一,我的治疗收费不便宜,因为我的秘药在中国找不到原材料,所以都
是在动用自己的存货,而具体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我需要钱来重建我的部落,还
要养育我的皇后和子女,这都需要足够的金钱才可以。」

  「钱的话是小问题,你说,需要多少?」

  「按照我的保守估计,整个疗程需要半年时间,期间的人工费药材费总共需
要20万元人民币,你觉得可以接受么?」

  「20万确实有点多,但是为了我和妻子下半生的幸福,我能接受。」

  「好的,那第二条,在我的治疗过程裏,你必须无条件地信任我,因为你自
己也明白,除了我没有人能保证看好你太太的病。你们中国人也有要遵医嘱的教
导」

  「这条没问题,我肯定不会插手你的治疗方案,全听你的。」

  「还有第三条,也是最后一条,我的治疗方案裏包括了内服和外敷的药,但
是你也亲眼所见,你太太比较反感我,所以我没办法亲自给她施药,所有的施药
过程都必须由你按照我的要求完成。同时,考虑到你太太的心情,我建议你暂时
不要先把治疗的事告诉她,以免耽误治疗。有问题么?」

  「没问题,我都听你的。鲍勃,我只希望你能确实地治好我太太的病,其他
的等看好病都可以商量」

  鲍勃拿出了一式两份中法双语的协议,让我在上面签好了字,他也自己签署
好,双方按上手印,他给了我一份,协议正式达成。

  接下来就是付款和準备药,鲍勃收了我的定金以后,从大衣柜上方拖出一个
很旧的皮箱,裏面有各种瓶瓶罐罐,最裏面有5个金色的罐子,他拿起其中一个,
看了看上面的标籤,然后打开倒在早已準备好的白纸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种
药,是一种透明的晶体,磨成很细的粉末,凑上鼻子闻闻也没有什么药味或者其
他可疑的味道。鲍勃叮嘱我:

  「这是我特製配方的一号药,是第一个疗程需要使用的。作用是调理身体的
同时降低抑制素在血液裏的含量,使你太太的荷尔蒙水準慢慢恢复到正常水準。
第一个疗程需要两个星期,每天只需要指甲盖这么大一点药,生吞或者用水送服
都可以。」

  「可不可以用药汤送服?我太太目前每天都在吃中药调理。」

  「没问题,我的药成分稳定,不会跟其他药冲突。」

  「那还需要我做什么么?」

  「当然有你需要做的。我需要你每天把你太太换下的内裤带给我,我需要观
察药效。」

  「这。。。为啥要看内裤知疗效?」

  「废话,你能把她带来,让她对着我张开双腿,把逼露给我看诊么?」

  我听到鲍勃说起这话,脑海裏浮现出一幅场景。菁越穿着短裙双腿分开坐在
鲍勃面前,鲍勃不仅尽情的欣赏着菁越少毛的下体,还指挥我用手将菁越的腿分
得更开,让他能看得更清楚。我虽然觉得十分屈辱,但为了看好病,只能违心地
按照他的要求做,全然无视菁越求救的目光。想到这裏,我突然觉得下体罪恶地
勃起,鸡巴开始不由自主得猛烈膨胀。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看见鲍勃疑惑地盯
着我,他在等我的答案。

  「。。。不能。」

  「那不就得了?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我需要看内裤的分泌物来判断是否需要
停药或者增减剂量。」

  「问题是我太太要是发现内裤少了怎么办?」

  「你一脸聪明样,怎么脑子转得这么慢?你看好她的款式,每样买一条拿来
替换就行啦。我当天看完当天就还给你,你再放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好吧,我试试看。」

  「行了,我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你还有什么事么?」

  「。。。没了。」

  刚从鲍勃的住处出来,我猛然撞见了刘淑娟,看样子她正準备去找鲍勃,看
着她脸上温和的笑容,听着她礼貌地招呼,我的脑海裏却浮现出那天她嘴边垂着
口涎,双眼紧闭眉头微皱,被鲍勃从身后猛烈撞击的样子。感受到下体又要剧烈
膨胀的我,只好赶快找个藉口迅速落荒而逃,把刘淑娟留在身后。

待续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