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温茶】(第一章)(母子 姐弟 丝袜)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顺博体育|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SOON88|顺博彩票——顺博体育下载(865367.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q12104

字数:7747字
              (一)

  我叫夜筱轩,今年刚上初二,家里排行老二,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叫夜
紫涵,不过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从我上初中开始,姐姐就去了国外读书,到现
在也没有再见过面。至于比我小的妹妹,哈哈,不存在的,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孩
子,说自己排行老二不是要比家里最小好听一点吗。

  接下来就要隆重介绍一下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身材最好的大美女了。我的母
亲,秋雨馨,今年34岁,是一家贷款公司的老板,自从老爸小时候意外去世了之
后,一直经营着公司,日子过得还算舒服,想买什么还是可以买的。这个不是重
点,母亲的身材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匀称的大长腿,一米七的身高,虽然胸不
是那么大,但是正合适,我也不喜欢大的,可能是自己的母亲,有主观加分的成
分,但是我不管,妈妈世界第一好看!

  从我很小开始,妈妈给我的印象就是,她的腿永远都会套着一层袜子,黑色
的,灰色的,还有透明的不透明的,慢慢长大了才知道那个东西叫丝袜。一开始
只是觉得好看,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自己对丝袜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比如摸起
来是什么感觉,每次想到这种事,裤裆的小小轩就开始抬头了。以至于我现在在
外面看到有人穿丝袜都会偷偷瞄一眼,不过都没有妈妈穿着好看。

  第一次接触丝袜是在刚上初中的时候,一次晚上洗澡,刚脱光衣服准备扔到
洗衣篮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小团黑色亮亮的东西藏在里面,出于探索精神的我,
拿了起来。刚拿到的一瞬间大脑像触电了一样,心想,这是什么?好软好滑啊。

  摊开了之后发现这不就是妈妈一直穿的丝袜吗?没想到手感居然会这么好,
丝滑中带着一点微微的致密摩擦感。

  但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好好接触性教育,当我沉浸在丝袜触感的魔力时,发现
下面的小鸡鸡居然涨得特别大,好像肿了一样。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办,扔掉丝
袜等了十分钟还没有下去,甚至开始疼了起来。着急的我直接用凉水冲了好久才
好。想起来挺丢人的,自己第一次起反应居然这么的狼狈。不过在那以后的时间
里,丝袜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填满了我的脑子。

  当然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什么跳跃性的剧情,无非就是洗澡的时候多
注意一下洗衣篮里有没有妈妈换下来的丝袜,有的话就再拿起来摸摸闻闻,小鸡
鸡起反应了就拿凉水冲一下就好了。大多数情况只是摸一下,因为每次闻的时候
小鸡鸡会更快的勃起,毕竟妈妈的体香我实在是遭不住,闻一下就像磕了药一样
兴奋。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上天再给你机会的时候,都会让你很痛苦。初中第一
个学期的寒假,我就光荣的发了高烧,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有一个礼拜我都是没
有意识的,妈妈天天在边上陪着我,连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了,虽然平时也没怎么
管过。但是那段日子一点也不痛苦,相反还有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也许是我活到
现在最快乐的一件事。

  第一个学期刚放假,还没适应初中环境的我,满心欢喜的想好好调整一下自
己的心情,放松一下,就在放假的第二天,我突然无缘无故的发起了高烧。那是
一个早上,妈妈喊我吃早餐,我想起床但是发现自己怎么也起不来,脑袋里好像
有一万只蜜蜂在飞,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瘫在床上,终于,在妈妈的一声大
叫之中,我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见周围一片白光,还有点神圣的感觉,我以为我
上了天堂,还悠哉的来了一句:「这就是天堂的样子吗?」说时迟那时快,两只
带着香味的手掌就包裹住了我的脸蛋。「轩轩?轩轩?醒了吗?」听到了妈妈的
声音,我直接回过神来。我X ,这是医院。我转过头,看到了那完美的脸庞,双
眼皮,小嘴巴,瓜子脸的妈妈,嘴角还有一颗美人痣。嗯,真好看。

  「轩轩?」在妈妈的再次呼唤下,又看到妈妈的红眼圈,我完全清醒了,沙
哑的嗓子安慰到:「妈,我没事。」妈妈吸了吸鼻子,抚摸着我的脸,心疼的说
道:「妈妈去叫医生,你乖乖的,妈妈马上回来。」我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表
示自己没问题。虽然当时我的脑袋炸裂的疼,看到妈妈这样,我还是强撑着自己
没事的样子。

  但是,不知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一个男人,就算是上刑场,边上有个
穿黑丝的人,他也会看。我也是,在我那么难受的情况下,看着妈妈离去的身影,
我也看到了,妈妈今天穿的是一双黑色不透明的丝袜,银色高跟鞋。真好看啊。

  随着一阵急促的哒哒哒的声音,妈妈和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孩子真坚强,
一个星期就醒了。」医生看着我的输液瓶说到。

  啥意思?坚强?我得了啥病啊了这是,医生会这么说。「叔叔,我得了绝症
吗?」

  我虚弱的说道。「哈哈哈,没事孩子,你得了肺炎,过一段日子就能完全好
了,别担心。」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可算是放心了下来。「孩子现在的状况不是
完全好了,这几天可能还会发烧,大概还得十天左右。还是建议陪着点,有什么
事情直接找值班大夫就行。」医生转身对妈妈说道。

  后面我就记不清了,可能是输液的药让我犯困,再次醒来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今天感觉好了很多,头也不疼了,就是身上没力气。病床是斜着的那种,我
是属于半躺的姿势,我看了看周围,是个单间,有两张床,还有个独立卫生间,
中间还有个电视。但是病房就我一个人,妈妈去哪了?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妈妈
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轩轩?你醒啦?」妈妈看到我醒了开心的放下了早餐坐在了我边上。我正
想回话的时候,妈妈一把把我搂住了。我有点懵,但是妈妈身上好香啊。「你知
不知道你睡了多久?整整一个星期,妈妈快担心死了。」接下来就是一堆担心的
话,直到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说到,我饿了,妈妈才停止了唠叨,开始喂我吃
早饭。

  医院的生活还是很舒服的,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因为身体没有力气,去哪都
是坐轮椅。但是有一件事情还是很麻烦的。人还是高等动物,之前昏迷输液的时
候没有感觉,现在清醒了自己发现身上脏脏的,想洗澡。男子汉大丈夫,洗个澡
有什么难的?事实是真的难,现在自己站起来都费劲,但是身上真的已经受不了
了,晚上难受的都睡不着,终于在一天下午我实在受不了了,扶着墙艰难的走向
了卫生间。

  以前很简单的动作在得病的debuff下做起来都很艰难,终于到了卫生间,准
备打开热水的时候,妈妈进来了。说实话我已经快虚脱了,热水的扳手都有点板
不动了。「轩轩?!你在做什么?」正好回来的妈妈进来赶紧扶住了我,然后从
屋里拿了一把椅子进来。「身上太脏了,想洗个澡。」我无奈的说道,毕竟自己
真的快成小泥人了。「让妈妈帮你洗啊,你现在能做什么呀?」

  「啊?不用不用。」我慌忙的说道。「小时候天天给你洗,怕什么呀?」妈
妈直接端了一筐洗浴用品进来。合着早有准备?我一时只能呆坐在椅子上,看着
妈妈做着洗澡前的准备运动。「愣着做什么?脱衣服呀。」妈妈把各种沐浴用品
摆完之后,看着我说到。实在是身上太难受了,想洗澡的念头战胜了害羞的感觉,
我一个转身准备脱衣服……就让妈妈给转了回来。「才多大就害羞了?」

  说真的,要不是我生病没力气,刚才不可能被这么轻易的把身体从椅子上转
回来,但是看着妈妈有些生气又带着一点担心的眼神,我还是乖乖的脱光了身上
的衣服。就这样,我的裸体在妈妈面前一览无余。妈妈倒是没什么多余的反应,
走到我边上打开了热水,开始冲我的身子了。

  妈妈身上穿的是标准ol制服,可能是为了随时去公司吧。腿上套着一双黑色
不透明的裤袜,为了在屋里走路方便,脚上穿的是一双绒布拖鞋。虽然我身体没
有力气,小小轩可是精力充沛。当我看见妈妈这一身装扮的时候,肉棒直接不受
控制的指向了天花板。这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我都没来得及压枪就让走到面前
的妈妈看到了。

  「轩轩长大了哦。」妈妈小声又温柔的说到。我尴尬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不知如何是好。不过就算是这么尴尬,我也还是情不自禁的看着妈妈的丝袜腿,
反正妈妈正在给我搓背,我看哪她也不知道。只怪我看的太入迷,当妈妈走到我
面前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妈妈已经在我面前
冲热水了。

  我赶紧把目光移到了别处,然后偷偷瞄了一眼妈妈,妈妈的脸上挂着一丝不
明所以的微笑,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还是正常的洗澡。我怎么都感觉不
自在,实在忍不住了,在我万般的要求下,我自己一个人艰难的把澡洗完了。当
然了,还是妈妈给搀回到床上去的,毕竟自己是真的走不动。但是妈妈脸上那一
抹笑容却一直存在,搞得我有些发毛。

  洗了澡了,身上舒服了许多,安心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又是相似的感觉,
又是一万只蜜蜂在叫。我明白了,我又发烧了。我想喝水,又够不到边上的水杯,
一只手在桌子上乱动,把边上的妈妈吵醒了。妈妈看到我这样,摸了一下我的额
头,急忙跑了出去。诶?妈妈睡觉也穿着丝袜吗?小时候一起睡的时候怎么没感
觉到呢。唉。可惜。

  医生不到半分钟就来了,测了一下我的体温,很疑惑的说到:「正常来讲不
会再发烧了,昨天吃了什么吗?」「昨天没吃什么……但是洗澡了,大夫,洗澡
有关系吗?」妈妈着急的问道。「洗澡也没事,是热水就没事。」医生很专业的
回答道。「我用凉水来着。」我虚弱的回答道。医生低头看了看我:「小伙子,
大冬天用凉水,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昨天用凉水冲了好久小小轩,
他才软下去,可是我怎么和医生解释。

  医生见我没说话,也没多问,转身对妈妈说:「这个就是普通着凉了,退了
烧就没事了,一会我去开点退烧药给孩子。」然后医生就走了出去。「为什么要
用凉水洗澡啊轩轩?」妈妈也许是心疼过头了,并没有发火。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只是不说话。妈妈见我不说话,更着急了。「轩轩!你怎么了?拿凉水洗澡这种
事你怎么会做呢?你到底怎么了?」

  妈妈连珠炮一般的问题直接砸向了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脑袋里的蜜蜂在
飞,她的问题还在问。我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说道:「冲下面了,太涨了受不
了。」然后就又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我已经是晚上了,脑袋里的蜜蜂已经不见
了,变成了头晕,感觉浑身像是被点着了一样烫。应该是退烧药起了点作用,我
稍微动了一下身子,正在做热水的妈妈听到了,赶紧走到了我身旁。

  「好点了吗轩轩?难受吗?」妈妈坐在身边摸着我的脸说道。我点了点头表
示自己没事。可是身上还是没有力气,喝了点热水之后,感觉舒服了一点,侧了
个身准备接着睡的时候,被子的另一边突然被打开了。只见妈妈直接钻了进来,
搂住了我。「还这么烫啊,妈妈搂你睡。」我赶紧说道:「不用,我没事了。」

  「妈妈早上不该问你那么多的,让你烦了。」妈妈搂着我,温柔的说道。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头晕的更厉害了,开始有点慌糊了。妈
妈看我这样直接把我转了过来面对面搂在了怀里了。我无力的喘着气,妈妈身上
的香味让我安心了许多。然后,我的手被另一只小手拿了起来,放到了一个地方,
一丝奇妙的触感直冲我的大脑。这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是妈妈身上穿的丝袜。

  妈妈身上穿的黑色不透明裤袜我之前也有接触过,不过不是像这样直接穿在
妈妈腿上的,虽然也很好摸,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直接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更丝滑的感觉,本能的使我的手开始上下摩挲了起来。当然了,胯下的肉棒也瞬
间挺立了起来,直接在我裤子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男人真是厉害,病成这样下
面照样雄伟。

  我的手上下摸着妈妈的裤袜,身体兴奋了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了。妈妈搂
着我发现我呼吸急促,赶忙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的状态很奇特,脑袋完全放空
了,只想摸妈妈的裤袜,可能是发烧头晕导致自己意识不太清醒了。妈妈见我不
说话,也有点着急,准备起身去叫医生,可是刚动了一下,就被我已经勃起的肉
棒顶了一下。

  妈妈一下子就知道了这是什么,又躺了回去,任凭我的手抚摸她的腿,然后
抚摸着我的脸,问道:「轩轩不舒服吗?」当时的我已经属于完全兴奋的状态了,
只是本能的点头。然后妈妈把我身体放平,侧身对着我,我的手也离开了妈妈的
大腿。我不知道妈妈要做什么,只能闭着眼任他摆布。只见妈妈继续抚摸着我的
脸蛋,说着:「轩轩乖,妈妈在这陪着你。」然后,我感觉我的裤子被脱了下来,
包括内裤。

  这一切都发生在被子底下,我看不到,只感觉我的肉棒一下子就解放了,直
挺挺的,妈妈则是把被子撑了起来。我不知道妈妈要干什么,当我疑惑地时候,
一股致密的感觉在我身下弥漫开来。这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我好奇的看向了
被子底下,只见妈妈伸出了一只小脚,用那只丝袜小脚温柔的按摩着我的蛋蛋,
轻轻的摩擦着,让我感受着丝袜那触电一般的顺滑。

  我看了一眼,有看向了妈妈,妈妈还是那样抚摸着我的脸,说道:「轩轩乖。

  妈妈帮你。「妈妈摩擦了一会蛋蛋,见我的肉棒已经硬到了极点,把脚掌温
柔的放到了肉棒棒身,按住上下撸动了起来。肉棒感受着妈妈丝袜脚的温柔服务,
我一时间爽的不知如何是好,妈妈见我张着嘴喘气,又把我的一只手放到了他的
腿上。肉棒感受着妈妈的丝袜脚,手掌又摸着妈妈的丝袜腿,一股奇怪的感觉从
身体开始蔓延。

  我以前没有打过飞机,更别提射精这种事情,那致密丝滑的触感一直刺激着
我的肉棒,我感觉好像要尿尿一样。我连忙说到:「妈妈,要尿了。」妈妈听到
后,把脸移到了我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尿吧轩轩,没事的。」妈妈在说的时
候还伴随着一丝娇喘,随后那穿着黑色不透明裤袜的小脚加快了速度。终于,在
我的一声呐喊之下,我射了。

  我射了可能有半分钟之久,妈妈那只小脚也没有停下动作,配合着我每次射
精时的跳动撸动,挤压,我的手也更快抚摸着妈妈的美腿。在我射完之后,妈妈
也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用脚轻轻的抚摸我的下身,我张大嘴喘着粗气,妈妈继续
用手抚摸着我的脸,用脚转着圈抚摸着我的肉棒。就这样,我昏昏沉沉的听着妈
妈在我耳边说着轩轩乖,又睡了过去。

  之后的日子并没有我想的那样春色无边,一直到现在我上了初二,妈妈对那
件事也闭口不谈,我也没有胆子去提。平常与妈妈交流什么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了,搞得我很是郁闷。那天以后我也学会了撸管,洗手间妈妈换洗的丝袜倒是没
消失过,也许是怕我发泄不出来吧。

  「轩轩,后天和我去机场接姐姐。」在一个平常日子的晚饭,妈妈夹着菜对
我说道。「啊?老姐不应该是高二吗?怎么回来了?」嘴里塞满菜的我疑惑的问
道。「国外高中上五年就可以了哦,姐姐被国内大学录取了。还有,把东西咽下
去再说话,多难看啊。」妈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温柔的回答道。姐姐要回来了,
不知道现在什么样子了,以前还一起睡觉呢。

  八月份的三伏天,还是很热的,虽然机场里有空调,但是站在一堆人里面还
是感受到了夏天的温度,更何况我这个小个子,一米六出头,就像个挂件一样被
人群挤在中间。「轩轩在这里等姐姐,妈妈去买点饮料。」没给我反对的机会,
妈妈转身走向了便利店,实在忍受不了人群的我,站在了一群人身后,低头玩起
了手机。姐姐现在什么样了呢,虽然微信上也能看到照片,但总是和真人不一样
的嘛。

  「嘿,老弟!」我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吓了我一跳。抬眼一看,一位穿
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女站在了我身边。「老姐?」我试探着问道。随之而来一巴掌
拍到了我的脑袋上。「你才老呢!」美女脱口而出。这时我才清醒,这位美女就
是我五年未见的姐姐。我从下而上的打量了一下,就是从下而上,先看腿再说。

  一双黑色学生鞋配上一双透明黑丝,白色连衣裙,咳咳,这是自己姐姐,瞎
看啥呢。

  「怎么了?愣住了?」姐姐看我不说话只是盯着她,准备再打一巴掌,我连
忙躲开了。「紫涵?什么时候到的?」妈妈拿着两瓶饮料小跑着赶了过来。「刚
到的,妈咪。」姐姐高兴地看着妈妈回答道。我注视着姐姐,看她笑的时候两只
大眼睛就像晚上的弯月亮一样,甚是好看,刚才被人群挤着难受的感觉瞬间烟消
云散了。

  「做了这么久的飞机累了吧?来,喝点饮料。」说着妈妈把手里的一瓶饮料
递给了姐姐,然后又打开了另一瓶饮料喝了起来。「我的呢?不是……我的饮料
呢?」我疑惑的望着妈妈,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哎呀,脑袋里就想着紫涵,
着急给忘了,就买了两瓶。」妈妈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亲妈,绝对的亲妈,
你儿子被人群挤了一个小时,结局就是看着两个美女喝冰镇饮料。

  「喝我的。」姐姐把他手里喝了一半的饮料递给了我。我看着这瓶被姐姐喝
过的饮料,没有接。「怎么?还嫌弃了?」姐姐看我不接,还有点失望。说实话,
我的确想喝,不是口渴,而是想间接接吻一下。「小时候还一起睡呢,现在倒嫌
弃我了。」姐姐把手里的饮料收了回去。「哪能呢,长大了也不能嫌弃老姐啊。」

  说着我就把饮料拿了过来,一饮而尽。「再说我老!」姐姐又抬起了小手。

  「多大了还闹。走,吃饭去。」妈妈看着我俩打闹,直接拉起姐姐的手往机
场外走。而我则是一脸贱兮兮的冲姐姐做了个鬼脸。姐姐看我做鬼脸,倒是没生
气,反而给了我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搞得我心里发毛。这家伙不会一会要收拾
我吧。当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从机场到饭店的路上相安无事,毕竟我在后排
坐着,姐姐在副驾驶,她总不能转身给我一下吧。

  到了饭店,姐姐拿起菜单点了好几道菜,好像成了大胃王一样,妈妈在边上
也看傻了。「紫涵,点这么多?吃得完吗?」妈妈担心的问道。「妈,你是不知
道,英国什么都没有,除了土豆还是土豆,我吃了整整五年土豆啊!」姐姐拿着
菜单悲壮的吐槽着,然后加了一道糖醋里脊。我的心思自然不在点菜,而是盯着
姐姐那双穿着黑丝的美腿,啧啧,真是遗传了妈妈的好身材。

  「老弟,干嘛呢?」姐姐看我愣神,放下了菜单伸头问我。突然被打断欣赏
风景的我吓了一跳,赶忙说道:「没干嘛,愣神了。」姐姐也没说啥,抬起了小
手,而我则是下意识的开躲。但是这次并没有打我,而是摸着我的头,温柔地说
道:「这么久没见,长高那么多,也变帅了,可别让姑娘拐了。」我一头雾水地
看着姐姐,没有说话。是没机会说话,第一道菜已经上了,说啥也说不进那位正
向着桌子上的菜进攻的姐姐耳朵里了。

  对于外面的饭我一向不是很感兴趣,家里面做的饭永远是最香的,没吃几口
就差不多饱了。我看着不断把菜往嘴里塞的姐姐,想起了我上小学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姐姐还没出国,老爸也还在。那会姐姐上初中,成绩中游,不是好学生但
是也不学坏。一家子过着正常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客厅里听到老爸和姐姐吵了
起来,我在卧室里打开了一点门缝看怎么回事。

  「那小混混一样的男生,你和人家谈对象?!」爸爸手里拿着一张白纸,愤
怒的冲姐姐喊道。「他对我好!天天陪着我,你一天天除了在外面吃饭喝酒还有
什么?家都不回!」姐姐红着眼眶也喊到。「那这个怎么说?医院都给我打电话
了,你怀孕了!你那个什么男朋友人都找不到!」老爸愤怒的把那张白纸拍到了
桌子上,就那么看着姐姐。

  姐姐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老爸看着姐姐,大口喘着粗气,妈妈这时刚下
班回来,看到这个场景,赶忙蹲下扶着姐姐问怎么回事。姐姐也不说话,妈妈看
到桌子上的白纸,拿起来看了一会,赶忙安慰起来:「没事,紫涵,明天咱们去
医院好好看看,别怕。」老爸在一旁实在说不出什么,自顾自走回了屋子里。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你!」姐姐看着老爸回去的身影,大声喊着。妈妈则
在一旁搂着姐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这样,姐姐一直没和爸爸说过一句话,
连过生日都没有在家里过,都是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不知道去哪里。直到一个月
以后,老爸走了,走得很突然,猝死,根本没时间抢救。葬礼上姐姐一句话也没
有说,只是眼睛红红的。

  自那以后,姐姐像变了个人一样,每天就待在屋里,除了吃饭上厕所洗澡出
来,剩下时间都在学习,成绩也突然变得特别好,成了区里的尖子生。我那时候
虽然小,但是还是看出了姐姐已经变了,就算平时说话还是一样,眼神里的执着
是掩盖不了的。那年期末之后,姐姐因为是尖子生那些重点高中可以提前录取,
妈妈拿着成绩单问姐姐想去哪个高中的时候,姐姐和妈妈说,想出国学习。

  妈妈完全不放心姐姐自己一个人出国,当场就反对了,而我不知道是哪根弦
搭错了,一反常态的支持姐姐,也许是看到了姐姐的执着,我心里实在是不忍心。

  妈妈看着姐姐坚决的态度,再加上年幼的我也支持姐姐,无奈之下同意了。

  临走的那一天,在机场里,妈妈嘱咐了姐姐好多话,姐姐也认真的听完了妈
妈的话,然后走向了我,摸了摸我的头,蹲着抱住了我,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了一
句:「好好长大,等姐姐回来,好好保护你。」

  保护我?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起来。这一幕当然让正在狼吞虎咽的姐姐看到
了,转过头来,问我:「傻笑什么呢?」「没什么,想以前的事儿来着,还有,
把东西咽下去在说话,多难看啊。」我看着姐姐的样子,微笑的回答道。姐姐稍
微愣了一下,没有反驳。也许是我的错觉,姐姐在那一瞬间眼神突然变得很温柔,
让我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痒痒的。

  「你学人说话倒是学得快!」妈妈没好气的冲我说道。我笑嘻嘻的看着妈妈,
也没敢多说。饭吃的很快,这位眼大肚子小的美女还是没吃多少,看着这一桌子
剩菜,明天的三顿饭已经有着落了。姐姐也是,看着这一桌子的剩菜,才反应过
来原来点了这么多,傻笑了起来。妈妈托着下巴,看着姐姐,温柔的说道:「回
到家了,闺女。」

  打包了所有菜,终于回到了家,天已经有点暗了,妈妈也没多帮姐姐做什么,
毕竟是到自己家了,就回屋去换衣服了。姐姐摸着自己吃饱的肚子,慢悠悠的走
回了自己的房……哎!那是我屋子!看着姐姐直冲我的卧室走了过去,我赶忙堵
在了门口。「我屋,你屋在隔壁,出国那么久家里的道儿都忘了。」我赶紧劝姐
姐回自己屋子。

  「我知道啊,我进去看看。」姐姐不慌不忙的说到,然后一个灵巧的侧身就
闪进了我的卧室。我无语的跟了进去,看着姐姐就像参观博物馆一样望着我屋子
里的物品,好像是来寻宝的。「真不错啊,居然收拾的还挺好,我以为是个狗窝
呢。」姐姐一边参观着我的卧室,一边调侃道。呵,那肯定的啊,不好好整理怎
么能行呢,尤其那床头的卫生纸,不整理不就完犊子了。

  也许是没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姐姐看了一圈就出来了,我也暗自松了一
口气,这要是真让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那我下半辈子不就活在她的淫威之下了
吗。姐姐出去后,我也把门关上了,和同学开心的打起了游戏。一切都是那么的
平静,直到我舒服的躺在床上,准备入睡的时候,看到了枕头边那一团丝袜。坏
了,这是昨天半夜打飞机从卫生间拿的,今天早上走的太着急忘了放回去了。

  平时要是没放回去倒好说,毕竟之前在医院妈妈给我做了个丝足按摩,我这
么做让她发现了也不至于社会性死亡,反正都心照不宣了,虽然谁都没再提一嘴,
可刚才姐姐可是好好地转了一圈我的卧室,这枕头边也太明显了。只能寄希望于
姐姐没看到了,好巧不巧的,手机响了,是姐姐的微信。

  「老弟,睡了吗?」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8.xyz/renqi/86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