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美人

杭州,慕容山庄。慕容玄天已有三年没有做过大寿了,今天已是他五十岁大寿,人已过半百,自然应该好好的大贺一番,是以山庄上上下下一致要为他体体面面的做一次寿宴。

欲望公寓3

另一只手用食指和姆指轻轻的掐着另一边的奶头!!
这样又拉又搓的!
这不像我看a片里女生自己那么大声!感觉有声音!但是都忍住的样子!
只有从鼻子里发出:「嗯….嗯….嗯哼…..恩….」
然后a片下载好了!!
想不到她一打开!!
是黑人大战日本妹?!
原来她喜欢吃这味的!!
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不过a片里在演什么我根本无心去看!我眼里只剩下拿着各种武器(情趣用品)攻击自己的女性肉体!!
那部片子的时间不长!大约才五分钟左右!
虽然她也换了不少的道具!但是感觉得出来她还是不满足!!
然后她打开资料夹!
又开了一部a片!(原来她也爱看a片啊?改天来交流交流吧!)
是一个载眼镜的日本男生(很丑!一看就是av男优)
他尾随一个女生回家!然后躲在她家的故事!!
这不就是我现在的处境吗?!(差不多啦)
后来的剧情的那个男的最后冲出来强暴正在自慰的女生!
在强暴的过程中!我发现她特别爱强暴的感觉!
因为她上半身往前倾斜!靠在萤幕前!脚是伸直倒v的姿势!然后狂用按摩棒插自己的下体!
插到都流水了!那个淫水就顺着她的双腿!慢慢的从大腿流下!到小腿!最后到达地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自慰和女生流出淫水)
可惜没有看到像a片里一样的抽蓄+潮吹的高潮!!
可是看到她最后瘫软的跪在地上!我知道她应该是高潮了!
当她回过神来以后!就拿了一堆的j卫生纸擦地和身体!也把情趣用品擦了一下!收好后又往我这里走过来!
我的心跳又加速了!!当她靠近我时!我觉得我的心脏快停了!
可是后来她放完东西就离开了!
我很纳闷!为什么她没有发现床上的枕头和内衣裤?
她一出去!我马上用最小的声音和最快的速度冲出去!想要把内衣裤和枕头拿下来!!
正当我拿下来的时候!她刚好走进门!!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我知道她想要大叫!!
正当她转身要跑的时候!我一时情急!就往她那里冲!
然后一手摀住她的嘴!一手环住她的手和身体!
这样的动作!好像是从a片中自然而然习得的@@
我觉得自己好变态!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一直想挣扎我一直不给她跑走!
其实我没有什么意思啦!!真的没有要强暴她….
我只是不希望她去喧哗或叫警察!
而且我发现!我摀她嘴的手上!拿的是我刚才自慰的内裤!!
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把她丢到床上!然后把内裤塞在她的嘴里!
我不希望伤害她!但是她又一直挣扎!
我好声好气的说:我不想伤害妳!我只是因为捡到妳家的钥匙!拿进来还!
妳突然就回来了!我一时害怕!就躲到衣柜里了!
这时她停下挣扎!但是身体还是在发抖!我慢慢的把内裤从她的嘴中拿出来!
那些精液夹着她的口水!一起出来了!
我实在怕她会大叫!所以我一只手准备随时摀她的嘴!!
然后她坐起来!我就很慎重的和她道歉!!
她还是说一定要报警之类的!!
我真的说不过她!而且我擅闯民宅是事实!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某部卡通的剧情)
我拿出我的手机!然后和她说:妳想不想要让我的网友们都看见妳刚才自慰的样子啊?
她吓到了!!两眼睁大!直直的瞪着我的手机!!
然后两眼开始瓢移!好像在盘算着什么?
我突然又开口说:如果你不希望这些影片被流到网路上!就别告诉别人今天的事情!还有….
她看着我说:还有什么?
「让我发泄!」我有点害怕的说!
只见她把头底下来!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偷看我!
最后很小声的说:你….你说的哦….真的不准公布哦!!
我答应她!然后就到了她的床上!
其实我根本没有性经验(如果上次和三楼的阿姨隔着裤子的不算的话)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始….我只能照映像先和她接吻!可是又想到她的嘴里刚才都是我的精液….
所以我就把头往下!慢慢的拉开她的衣服!然后用了一点时间脱了她的内衣(原来女生的内衣不太好脱一_一)
我梦寐以求的胸部就这样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马上把脸凑上去!就是一阵乱吸乱舔!
她好像没什么感觉!于是我就开始舔她的乳头!她突然叫了出来!
然后脸变得很红!可是后来都忍住不叫!只有闷闷的声音!
我也开始把手伸进她的绵裤!
另我惊讶的是….
她的下面早就已经很湿了!!
我停下动作!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
她害羞的把脸别到一边!!好像是默认我可以随意玩弄她的意思!!
我把她的裤子脱了一半!然后在她的内裤外继续快速的刺激阴蒂!
慢慢的!热热的淫水已经流得非常出了!
这时候她的手突然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贴近她的胸部!要我吸她!!
我就边吸边弄她下面!
可是技术不是很好!有时吸一吸就忘记要弄!弄一弄就忘记要吸!(请原谅新手)
后来!我忍不住了!脱下了裤子!那个胀到不行的肉棒就这样跳了出来!!
我把她压在下面!她两只手去把自己的腿拉开!(m字型)
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见女生的阴道!
实在是很状观!
记得网路上的影片或小说!只要够湿就能放得进去啊!而且对方生过小孩耶!
我怎么都放不进去?(囧)
这时候她用一只手!扶着我小弟!弄好角度以后!她的手又抓着我的屁股!慢慢的往她的下半身推…..
我….破处了……(读者并不会想知道这里…..所以省略)
当她充满淫水的阴道将我整个包覆时!我感觉到了!脑缺氧的感觉!!
然后我双手压着她的肩膀!开始抽送!
每一下感觉都好强烈!
原来这个就是阴道的触感!!
说紧嘛!是不会!但是会有吸住的感觉!而且里面滑滑的!!热热的!!
又有接触到对方身体的噗滋声!!
我慢慢的掌握到诀窍!然后开始加速!!
她也变得开始享受了起来!!这时因为太舒服了!所以我就快要射了!当下的第一个反应是:快拔出来!射在她身上!!
可是想不到她双手压着我的屁股!不让我拔出来!就这样!我的第一次做爱!第一次内射!都给了她…..
我用力的顶到底!然后全射出来!!可是感觉上她还没得到满足!!
我慢慢的拔出来!慢现真的会像av里中出一样!慢慢的流出来!
她带着一点喘息的说:手机可以给我了吧?
我就笑着说:其实里面根本没有妳的影片!
她先是惊讶!然后沈思了一会儿!
好像全身放松了一样!
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小弟!然后开始搓揉!想要把它弄大!
我刚射完不久!可是被它这样一弄!很快的就硬了起来!!
我不知道她想干麻!!只觉得她的手技很好!!很舒服!
然后她走去电脑的地方开了一部a片!开始要我和里面的人一样!
哇!!这种事情我想都想不到…….
竟然可以边看a片边和自己的性幻想对像做爱!!
我们就这样学着av里的动作!做了好久….虽然中间射了两~三次!但是都还硬得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久!!
最后!她终于高潮了!!我感觉到她的阴道正在用力的吸我的小弟!而且里面一直有热热的水流出来!她环住我的脖子!两条修长的腿被我的双手架着!我就这样用最快的速度(快抽筋)抽送!最后又射在里面了!!
我们就这样交叠着躺在床上!
这时候!外面又有声音!
我们两个人吓得赶快跳起来!!我拿了我的衣服!冲进衣衣橱!(x!这明明就是喜剧里偷情的男人的模式!怎么会真实上演咧….)
这次确定是她老公!好像是因为没有案件!所以就先回家了!
可是不知道是怎么搞得!她老公看见只穿内衣的她!只是一把把她抓到床上!
然后拥吻她!可是她却没什么反应(这是当然的!有个男人躲在衣柜里!谁会有心情再做啊?)
她老公停下动作说:怎么?平时不是都觉得我很少xx妳吗?今天难得下午没班!我们可以多弄几回啊?
说完她老公摸到她的下体!说:怎么湿湿的?
我想我们两都吓到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沈默了一会儿!她说:我刚才才在慰慰完!你就跑进来!我当然没有感觉啦!
老公先是怀疑的看着她!然后把头往电脑的地方转过去!
然后说:原来妳早就知道我把a片藏在那里了啊?
她说:当然知道!而且我还放了些新片进去!你没发现吗?
他回:我怎么知道?每次就是快转!然后自慰!射完了就关掉了嘛!!谁会管那么多?
她又说:好啦!要做可以!你先去洗个澡!我在这里等你!
她说的时候不时往我这里瞄!
我懂是什么意思了!
于是我准备拿着衣服裤子往外冲!
正当她老公进wc时!我马上就往外冲!然后在楼梯口穿上了我的衣服裤子!
然后往家里冲!!
回到家以后!我的心情突然觉得忐忑不安!
因为万一她和她老公说了我的事情….我不就完了?
又或者她不说….我每一次都射在她里面!
她会不会怀孕啊??
过了一个多星期!我整天都在想着这些事…..
不过看来第一点是不太可能发生了!因为她也很享受!
而且那么多天,警察也都没来找我….应该是没事了吧?
不过她到底会不会怀孕啊?
这个问题在有一天的下午!我放学回到家时!遇见了她!!
这时她带着她的女儿!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见她如往常一样走上楼!我问说射)在里面那么多次….会不会怎么样啊?
她说结)扎过了!没关系!
这时我才放心….
可是后来就回复到了刚开始的关系!
就和往常一样….
就是只有点头打招呼!!还有去偷窥她的生活!!
但是内裤可以比较光明正大的看了!
我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万一她突然又报警…我不就完了……
我回到了原本的生活!
大家一起来推爆!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我最爱了

双妹劫(四)

第十章
这样随着邢飞,不停的穿梭在这片原始丛林之内,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由远处传来一阵阵轰隆水声,由于比邢飞多背负了一人,这时周济世渐感不支,于是问道∶「邢兄,到底还有多远?」

黄蓉初入江湖

第一章初入江湖,黄蓉为了方便,就扮成乞丐。混迹在一群乞丐之中,黄蓉装的惟妙惟肖,没有人怀疑她是个女的。

金庸群侠—耶律齐

请各位大大看完不吝给个爱心与回覆,让小弟成为正式会员。
夕阳煦煦的彩霞,染红天边云织的衣裳,也洒在绝情谷外青翠的草原上。
只见一名少女气呼呼地在草原上跑着,轻功着实不怎么样。再仔细一看,
这名俏丽的少女,不正是郭靖郭大侠和黄蓉的黄花闺女──郭芙,粉嫩白
皙的肌肤散发出少女青春的气息,饱满的胸部不同于同龄女孩,正随着郭
芙的跑动而上下乱颤。
「芙妹!芙妹!你听我说呀!我跟完颜姑娘没什么的。」耶律齐在郭芙身
后疾追,由于郭芙轻功实在太烂,眼看耶律齐就要追上了。郭芙猛然一个
转身,鼓着气嘟嘟的俏脸道:「完颜姑娘、完颜姑娘,叫得这么亲热,那
你去找她呀!瞎缠着我做啥?反正她是温柔又贤淑,我则是一副大小姊脾
气,你瞎缠着我做啥呢?」
耶律齐一个箭步冲到郭芙面前,双手紧紧地抱住郭芙的纤腰,柔声说道:
「我就是喜欢你的大小姊脾气,你还不懂我吗?」说完,不等郭芙的反应,
就吻在郭芙的樱桃小嘴上。郭芙的反抗拍打终归无用,最后也不禁动情,
身子一软、阖上长长的睫毛,羞怯地回吻,两人的舌头温软交缠,交换着
心中无限情衷。
在接吻的同时,耶律齐手上也没闲着,不断地在郭芙青涩早熟的胴体上游
移,从粉嫩的颈间一路往下,经纤细的锁骨,最终停在郭芙高耸的乳房上。
隔着重重的衣服,耶律齐不停地揉搓郭芙的乳房,另一只手的动作更快,
早已经过郭芙的翘臀,游移到少女最隐密的私处,隔着裤子在郭芙的花瓣
间来回抚弄,郭芙美丽的眉头打结,忍不住发出「唔……嗯」的哼声。
耶律齐看郭芙春心荡漾知道时机已然成熟,忽然施展白鹤亮翅之后一飞冲
天。奇的是耶律齐人已飞到七尺之高,但衣服却留在原地,随即散落地上。
就像是金蝉脱壳一般,耶律齐用轻功把自己从衣物中抽出,只留下一个裸
身的少年英雄。
虽然早已看过耶律齐的这套把戏,郭芙还是被逗得科科娇笑。「小小把戏
献丑了,如果姑娘看得高兴,还请打赏几文钱。」耶律齐装模作样地鞠躬
请赏,更让郭芙笑得花枝乱颤。「这招是谁教你的啊?」「是我师父想出
来的古怪把戏」耶律齐腼腆地说:「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郭芙乐道:「我就猜到一定是老顽童想到的这怪招,不过…
这可怎么办
才好呢?耶律大侠,我可不会像你这样子脱衣服呢!」郭芙嘟着嘴说:「
不然……你自慰给我看好了。」
耶律齐哪肯让煮熟的鸭子飞走,连忙说道:「不怕,我有一招更神奇的脱
衣术,神乎奇技、近乎魔术」
郭芙大奇:「喔?这么厉害?那倒真要见识见识了。」
怕郭芙反悔,耶律齐连忙又抱住郭芙纤细的身子,吻在郭芙的樱桃小嘴上。
「唔…
怎么这样?」还来不及抗议,郭芙就闭上了双眼。她在接吻时,
总是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这个吻…
柔蜜绵长,吻的郭芙飘飘欲仙、
心魂俱醉,等到郭芙睁开眼睛时,她身上的全部衣物都已被褪下,还折得
整整齐齐地放在旁边的草地上。
郭芙大惊:「这…
」突然一阵凉风吹过让郭芙的乳头挺立而起,郭芙大羞,
连忙躲进耶律齐的怀中,把乳晕贴在耶律齐的胸膛以免被别人看到,耶律齐
感觉到了说;「芙妹,你的乳头站起来了耶!」郭芙白了他一眼,耶律齐不
敢造次,连忙以口相就,他的舌尖在郭芙柔软浑圆的乳房上画圈、亲吻、舔
舐,接着含住郭芙的乳晕轻咬吸吮,手也一刻不得停地抚弄郭芙的花瓣。
耶律齐接着又说:「芙妹,你的淫水泛滥成灾了,蜜汁一直滴在地上耶!」
郭芙又羞又气娇嗔道:「你一直说干嘛啦?羞死人了。」
耶律齐笑道:「偏偏就你做得,我说不得?」
郭芙揉身而上,抱住耶律齐羞道:「湿一点等一下才好行房呀!」
耶律齐强壮的体魄、郭芙清丽的胴体,在广大的草原上站立互拥着。接着,
他将郭芙一只修长的玉腿抬起,用硕大的龟头在郭芙的小穴外不停地磨。
郭芙闭起双眼、皱着眉头,静待肉棒破门而入的一刻,虽然和耶律大哥
交欢过几次,但花径依然窄小,每次破体而入时,总还伴随着些许疼痛。
但耶律齐只在外面挺弄,有几次龟头都在快要没入花瓣之际抽离,郭芙
百般地想要他进入,在口头上却不让步:「你再玩弄我,干脆不要进来
好了!」在郭芙的怒斥下,耶律齐像是做错事的小朋友一般低着头:「
我…
我想要你求我…

耶律齐如此可爱的讨糖吃模样,让郭芙笑出声来,她抱着耶律大哥厚实的
胸膛和筋肉纠结的背部,心中实在对他爱极,于是说道:「好啦!算我输
了。」娇声道:「拜托耶律哥哥放进来。」
耶律齐彷佛受到鼓舞一般,把龟头没入花瓣之中,随即又抽离,没入之后,
又再次抽离,来来去去十余次,终究只有龟头前端插入。
耶律齐不死心问道:「放进去要做什么?」
郭芙这时蜜穴骚痒难耐,已经被逗弄到快要疯了,只想要肉棒猛插全入,
大声说:「放进来做爱!!」
耶律齐还没等她说完就一捅到底:「好,那就放进来做爱。」
郭芙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插到底,美得她心魂俱醉。
耶律齐毫不客气地在郭芙的小穴中卖力抽插。后来为了省力,还把郭芙抱
高一点,郭芙本来就只有右脚站地,现在变得右脚还得垫起脚尖来迎合抽
送。过不了多久,右脚逐渐无力,只好撒娇道:「耶律大哥,你抱起我。」
接着就轻巧一跳,将双脚缠在耶律齐的腰间。耶律齐毕竟经验不多,抱着
郭芙的股间抽送一阵子后,逐渐觉得卡卡的,无法将劲力全数贯注,于是
把郭芙的双脚由腰际移到自己的肩膀上,双手则从郭芙白嫩的大腿下穿过
抱紧郭芙。
「这个姿势有个名堂,叫做火车便当。」耶律齐解释道。
郭芙奇道:「耶律大哥,这个时代也有火车吗?」
耶律齐:「蓉儿,你别管这些杂事了,专心淫叫好吗?」
郭芙:「可是你刚刚好像叫到我妈的名字了。」
耶律齐不再回话,反而腰马合一、气沉丹田,一股脑使劲地硬干。
这个姿势让耶律齐再无阻碍,大开大阖地用力狂抽猛送。
这一轮猛插,让郭芙如痴如醉,不知身在人间天堂,郭芙激烈地摇摆
窈窕的身躯,娇媚地发出淫荡地浪叫,欢愉地配合耶律齐的抽插,没
多久时间,郭芙就达到了高潮,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性欲逐渐淹没平
日不可一世、高傲的郭芙,青春洋溢的胴体随着耶律大哥肉棒抽插不
断摇摆,享受下体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而这时候,耶律齐的快感也逐渐升高,他心中雪亮知道精关难守,于
是说道:「芙妹,我快要射了。」
郭芙娇媚笑道:「不可以射在里面喔!」
耶律齐苦笑:「这个姿势,要我突然抽出只怕会摔疼了你。」
「那我躺在草地上让你好好地干」郭芙还是喜欢面对面的交合,虽然她
都闭眼。但是能抱着齐哥让她有种幸福的感觉。
「这个…
只怕不成。」
「为什么?」郭芙奇道。
「你不记得上次我们欢好,我快射出时,妳整个人像八爪章鱼一样紧紧
缠住我不放,让我想要抽出而不可得,最后只好射在里面,还让你担心
受怕了好几天。」
郭芙舒服地眯着眼睛、摆动柳腰、口里轻轻地娇喘,性交是如此欢愉让
她无法思考,「那你说怎么办嘛?」
「不如你趴在地上,像小狗一样…

郭芙咬牙:「你又想要狗干我?!」
耶律齐无耐:「这样你无法抱住我,我才能及时拔出啊!」
郭芙是名门之后、大家闺秀,当然不愿意让人狗干,但她自己也知道,
当高潮来临的弥留之际,那一刻拥抱带来的幸福感常让她奋不顾身。
「好吧!但是我们结婚以后,每次插插都要抱着插插喔!」
「好吧!我答应你,结婚之后,我再也不会狗干你了。」
于是耶律齐放下郭芙。尽管做过好几次,郭芙狗趴时还是觉得很害羞,
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淫荡的小母狗等狗来干。耶律齐不让她多想太久,
马上又把暗紫色的大龟头插入蜜穴、使劲抽插。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淫荡的姿势带来的影响,郭芙马上有高潮一浪接一浪
袭击而来,被高潮推到高点的郭芙完全无力抗拒,不停地摇摆黑发,好
像很苦闷似地扭动柳腰。最后一波的高潮让郭芙的身体向上仰起,随即
软倒躺地。耶律齐一看芙妹快要软倒,赶紧抓住她的腰。
此时,郭芙已全身趴倒在地陷入昏睡了,只剩下白嫩的臀部还被耶律齐
抓在手里,耶律齐连忙开始加速,抓着郭芙的臀部当她是人型的自慰套,
努力套弄着自己的下体,后来快感袭来,肉棒一阵一阵地变硬,耶律齐
才赶忙拔出阳具喷发,没想到喷一个太远,竟喷到了郭芙的头发上。
这也把郭芙惊醒,锤打着齐哥的胸膛埋怨道:「你看你啦!把人家头发
用得这么黏,回去要怎么解释?」
耶律齐百般抱歉:「不然…
我帮你舔掉好不?」
郭芙噗吃一声笑了出来:「人说虎毒不食子,今天耶律大侠可要比虎更
毒啰!」
「我们契丹人都是狼的后代,老虎哪算得了什么?」
耶律齐边说边抱着郭芙,温柔地舔去她头发上的黏腻。
郭芙心中无限感动,靠在齐哥厚实的胸膛上,心中暗暗默许:
「希望我们将来的小孩,能像狼一般地勇猛,并有着龙的智慧…

射雕之不为人知的故事

却说铁枪庙中黄蓉迫不得已跟着欧阳峰,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在这段日子中,她,究竟遇到了什么样子的遭遇?

偷情记 (一)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人们常说“男才女貌”,这里所说的“才”通常是指才干和学识。但在今天肉欲横流的社含泉,有时,男人的“才”只体现在“口”和下面那条命根上,只要口甜舌滑而又天赋异秉,就非但可以搞定富家女,做其软板王又可当其偷情圣手,左拥右抱,过着骄奢淫侈的生活……
九七回归前,我已与内子申请移民加国,因为那裹熟人较多,如果不成,我们会  择移民到外地加果不懂英语,彷佛是个哑巴。
内子是书院妹出身,她的英语不成问题,但我却差劲,为了学好英话,我唯有到英专补习学校“恶补”。
内子笑对我说:“你到英专补习英文,希望你不要借补习为名去找女人,如果被我知道,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我回应她:“新婚时你的醋味这麽浓,想不到现在你仍然如此,我服了你啦!”
她说:“你英俊高大威猛,只要有女人的地方,我对你也不放心!”
其实她这个顾虑也是对的,因为我在她的眼中,并不是个爱情专一的老公。
在我们婚后的第二年,我就曾经瞒着她搞婚外清,跟电视台一个新进女艺员秘密同居,谁知半年后,却被她发现。
她当时对我说:“一次不忠,我可以原谅你,如果再有第二次,你这个董事兼总经理马上就会被炒鱿,希望你好自为之!”
我了解她的性格,她对我提出警告,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事实上,我有今日,完全是得力于“夫凭妻贵”,她父亲是摘地产建  起家,我当时在她父亲的公司做个小职员,谁知“阴差阳错”,两年后,我竟然搭了她。
由于她是独女,凭着这个关系,我们结婚后,她父亲便悉心栽培找,仅一年时间,我便由主任,经理助理,经理而晋升到总经理。
到了去年底,她父亲见年事已高,便把我拉进董事局,成为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
我虽然不大相信缘份,但事实上,却不由我不相信。
香港的英专学校很多,我读的那间,师资都是一流的。
在班中,我的年纪是最大,不过,我跟其他男女同学很合得来,主要是我为人比较疏爽,放学后我们联群结队去卡拉ok夜总会,每次都是由我付钱,当他们知道我是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更加显得亲切,有些女同学还主动向我亲近,今我觉得自巳好像个“王子”。
香港主权正式回归当晚,我参加一位同学的生日舞会,班上的女同学很多都参加,她们都是二十余岁的年轻女于,都争着邀找跳舞,主动向我“示爱”。
其中一  叫莎拉的女同学,我平日对她特别好感,她在一间酒店公关部工作,性格十分开朗,作风大胆,上课时衣着很诱人,经常穿着低胸t恤,配以短裙,引人瞎思。
由于她人漂亮,身材惹火,我对她特别好感,先后跟她单独看过两次戏,在看电影时,她每次都主动向我技怀送抱,热情得像个“火球”。
在舞会即将完结时,她突然依偎在找身边,于微弱的灯光下,我才发觉她是真空上阵,她胸前那对“车头灯”坚挺得好像“竹笋”,不算很大,属于仅可盈握那款。
常时她明知春光外  ,但却无半点尴尬,我伸入抚摸了一会,她便把樱桃小嘴移近我的耳边说:“我们去做爱好吗?”
我顿时有点受宠若惊,我真不敢相信,她居然主动的向我挑逗。
结果,我默然向她点头示意,我俩便静悄悄的溜了出去,在门口截了一辆计程车,直趋汽车别墅。
入房后,她似乎对别墅的环境非常熟悉,当她脱下那件薄如蝉翼的衫裙,那对“竹笋乳”看得我呆住了,她乳晕的色泽是粉红色,两粒乳尖凸了出来,找忍不住便伸手摸她几摸。
她笑笑口说:“怎麽啦!你喜欢它吗?”
我点头说:“它太可爱了,不大不小,彷怫如两座小型金字塔。”
说时我便俯头吻了它几下,我嗅到一阵芬芳香味,我知她没有搽香水,这阵香味,乃是来一她的体香。
这时我再把视线往下移,我见到她所穿的内裤,比一条三角型的餐巾还要细小,但质地肯定足高价货。
她那个“大森林”,似乎不愿局促于那块小小的丝布内,尤其在较上的部位,简直如“怒发冲冠”一样,纷纷崭露出来。
她见我看得如此入神,立即便小心翼翼的把内裤脱去,那个“倒三角形”的“黑森林”,这时已经全部呈现在我的眼前,它虽然浓密,但却丝毫不紊乱,找怀疑这座“黑森林”是经常用人手修饰过,否则绝不会这麽整齐。
不过,这时我已经没有多余时问去考究这点,因为我两腿之间的“家伙”此时已经变成“怒目金刚”,我于是把牛仔裤脱去,让那件“家伙”展示在她服前,谁知她对这根足足有七寸半长的肉棒毫无惧色,并且摆出一个欲吞之而后快的媚笑。
在电光石火之间,我俩巳四唇交接,我的双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游来游去,她的皮肤比我的太太更为嫩滑,“黑森林”虽然浓密,但绝不剌手,今人觉得柔软如丝。
就在这时,她把香舌缩回口腔内,说:“你想怎样处置我?”
真是废话,还用问,我对她说:“我的肚子如果能装得下,我想吃了你。”
她听得咕咕大笑,说:“来吧,我就让你吃掉。”
说时她随即一低,半跪半跆的蹲在地上,捧着我的肉棒一口一口的品尝,她的“吞吐术”令我叹为观止,她的樱桃嘴这时却竟然像活生生的鲤鱼嘴,今我三魂七魄飞上云霄。
找俩似乎都是天生淫荡,当时找们连水床也弃之不用,就双双躺在地上大干一番。
虽然我事后知道她已不是处女,不过,她那度“玉门”的紧迫,重重叠叠的感受,却今我如置身于“仙境”。
最奇抄的,我最初挺进时,她还咬呀切齿的发出“唔……呀”之声,真是要命,如果我是初哥,肯定顶不住她这样的淫声浪语。
我们先采取男上女下体位,借看地板较为平硬,今我每次冲刺,都能顶进她的最深处,我感觉到那“家伙”已经顶到她的子宫颈,她“唔哦”之声不绝于耳,她的臀部起伏不停。
大概过了五、六分僮,她忽然来一个腾身翻转,很快便骑在我身上,来一招“坐  吞棍”,夹住我的“家伙”密密吸啜套纳。
不断摇摆,彷佛要把我的“家伙”甩脱,但是又好像想它再进一点,她努力的迎合着它的节奏,这种技巧也足我太太所不懂的,真的高低手之别!
正当我快要山洪爆发之际,她突然跃身而起,双腿紧实我的腰问,然后辎轻将我上半身推下,她借助一双上臂,将身体向后拗下,她是这麽小心,令我们彼此的上半身呈长方形的卧在地毯上,但我的“家伙”则仍然紧紧的插在她的体内。
“这时,一切似乎是静止下来,但我的“家伙”依然在怒举着,而爆发的冲动已暂告放缓,不知她是否懂得运用内功,找已感觉得那“家伙”此时正被一种绅奇力量一吸一啜,这种感受,是我平生从末领略过。
我们表面上是静止着,但赏际上,我们两件秘密武器仍然在运转,只是肉眼无法看见吧了。
良久,大概是过了五,六分钟,她忽然来一个腾身翻转,她的动作很快,一翻身便骑在我的身上,双腿擘开跪在我的腰间,然后再来一招“坐马吞棍”,我的“家伙”瞬息间便又再全部挤进她的“玉洞”之中。
她用右手撑地,支持着身体,左于则灵活而熟练地伸向臀部后面,彷佛怕我的“小弟弟”顽皮贪玩,伸头往外张望。
她的丰臀,此时正不停地上上落落,今我感受到说不出的销魂。
我们如是者缠绕了十多分钟,她又再停顿下来,让我的“小弟弟”喘息,她巧妙地将上半身向前倾,那对坚挺的“竹笋”乳就吊在我的口唇上,她细细声说:“你不是很想咬它吗?现在你可以咬了,它已送到你的嘴边哩!.”
她这样催促我,彷佛如一道命今,在这种环境下,我只有唯命是从,于是张开口,用舌头轻轻地舐着,又把它含进口里,肉紧时,我下意识的轻咬着它。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时却问歇的发出一阵呻吟声,听得我魂飞天外,我完全不觉得有任何疲累,可能是那股冲动的兴奋力给我支持,这种快感满足令我难以形容。
就在这时,她忽然把上身一缩,整个躯体压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她的浑身都是炽热的,体温似呼正在高升,她的双臂还起了“鸡皮”,根据找的经验,她虽然曾遍宵云雨情,但追求人生的生理反应,并没有减退。
我忍不住狠狠的用力咬她的乳尖,然后用力扯扯,她大声尖叫:“哎哟,你作死,你想把我的乳头咬下来吗?”
她随即把身向后一仰,便坐起来,伸手搓搓乳头,说:“你莫非有虐待狂?”
我含笑地说:“找太肉紧了,悄到浓时,才有这麽失仪,希望你不要见怪。”
她呵呵大笑起来,媚黛如丝般睨了我一眼,双手将邢淩乱得来带点狂野的秀发向上一拨,然后对我笑说:“我们继续吧!”
我点头应说:“好呀!”
她立即摇动着下肢,这一次,她似乎绝对不肯放过我似的,只见她一连上上落落了二,四十次,结果我的“小弟弟”不敌了,终于一  如注。
我还末及时细意地回味刚才爆浆发射的乐趣,她巳把身体放下来,这次她并非和我接吻或叫我舐她的乳头,而是将头郎埋在我两腿之间,半带强迫的将我的“小弟弟”含进她的口中,时而静止不动,只足大力地用鼻子呼气,时而用她的丁香小舌,在“小弟弟”的头部打圈。
本来在一场剧烈的激战后,我的“小弟弟”已经软化下来,但经过她一番口技,不消十五分钟,它又再蠢蠢欲动了。
我这时才体会得到,原来她对我的“小弟弟”有所偏爱,而且非常了解它的性格,彷佛是个性心理学家,对它的占计了若指掌,我忍不住问她:
“莎拉,你莫非还不够喉!”
她点头税:“一次过,这不是我的风格……”
我讶然说:“原来你的胃口这麽大,我真是看走了眼哩!”
她用楣眼“射”了我一眼,但没有开声,只顾继续施展她的口技,令我的“家伙”保恃昂首状态。
我双手也不甘示弱,在她的“玉洞”四周游移,但不是示威,而是给她爱怃。
抚了一会,我忍不住伏下去吻它,舐它,把它视作红唇般,用力吸人嘴里。
她终于忍受不了我的“舌功”,顿时连声的叫了起来,浑身颤抖,于是便把丰臀尽量向后移,而双手则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乳房,大力地抓,抓完又再搓捏,似乎要把它撕下来似的。
我见她荡成这个样子,便把她自地上抱了起来,走到水床上去。
我们双双的在水床上缠绵,翻来覆去,看似是“拉锯战”,其实却不然,因为这两条“肉虫”这时正好像两条“油条”般缠实在一起。
我们如是这缠绵了十多分钟,便双双的倒在水床上,借肋水床的动汤力,节省一些气力,然后又冉回从男上女下体位。
经过一轮抽送,找再也支持不了,突然浑身一震,我心知不妙,给果终于“爆浆”了。
一阵快感,今我  得无比满足。
莎拉痴痴地望着我,她笑笑口说:
“我们终于完成梅开二度了,看来你应该很累哩!”
我轻怃她的秀发说:“你呢?难道你不累吗?看你浑身部湿透了。”
她伸手抹一抹身上的汁水,说:“其实我也累透了。”
我们于是躺在水床上休息,一边喘息一边回味,她依偎在我怀中,不断用舌头舐吻我的胸膛,胸毛。
她的顽皮,彷佛像小女孩般,今我觉得她实在太可爱了。
我与莎拉经过了这次幽会之后,就大家约好,每星期到汽车别墅欢众两次,幽会的时间订在周二与周五。
莎拉问我为其麽不能整个星期占有她?我唯有坦白告诉她:“我是有太太的,我的太太很凶,她的醋咪很浓。”
“你怕她!”她向我质问。
我不能不向她坦白:“她足找的米饭班主,她的父亲是公司的董事长,如果她发现我有婚外悄,知道我跟你摘在一起,我这个董事兼总经理也会保不住,她会炒我鱿鱼,跟我离婚的。”
莎拉总算通情达理,她没有再迫我,继续顺其自然地跟我偷情。
但每一次,找都玩得提心吊胆,深怕被太太发现。
上周五,我跟莎拉梅开二度之后,我显得非常疲累,莎拉笑道:
“怎麽,你很累吗?”
我点头答道:“是的,这一战,我们果然半斤八两。”
莎拉莞尔一笑,告诉找,说下星期二她会带回一位要好的女友来,跟我玩一箭双雕游戏,瞩我好好养精蓄锐,届时不要令她失望。

姚滴珠

此乃某粤语旧书报杂志中的资料,凡夫选摘改编为网络故事,与同好共享。目的纯为延续华人的民间情色文学,请佚名原著见谅,请收集者继续流传﹗——————————————————————————–

母子鸳鸯戏水

武林第一美女林诗音和龙啸云结婚后,生下了儿子龙小云,今年已十八岁了。在小云十岁那年,龙啸云死于江湖恩怨中,从此母子俩相依为命。龙小云是那种典型的早熟孩子,从小就对女人充满了好奇和欲望。

神雕奇缘-5

第9章[天欲教踪]杨过带着两名新收下的女奴回到古墓后,先将程瑶迦她俩人安置好后,准备要洗个澡好去调教小龙女等三人的淫艳肉体。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